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索克萨尔

83185浏览    3009参与
心字罗衣
文州生贺《天生风流》古风镜像篇...

文州生贺《天生风流》古风镜像篇~
据说我鱼古风杀手,我试试看(。)

选这首没什么特殊原因,因为准备弹所以就它了

我爱东坡,填古风词时候痕迹很明显哈~

(其实跟天生风流的原词关系不大哈哈,但是毕竟是因此而产生的触发点,因此就当做镜像吧~)

有喻黄成分所以打一个喻黄tag~蓝雨其他角色有 ,一笔带过就不加啦~

 
原生贺视频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97368/,原填词作者:萧月,老福特链接:http://tsuki-lyrics.lofter.com/post/1cb86dc0_9e96b49

文州生贺《天生风流》古风镜像篇~
据说我鱼古风杀手,我试试看(。)

选这首没什么特殊原因,因为准备弹所以就它了

我爱东坡,填古风词时候痕迹很明显哈~

(其实跟天生风流的原词关系不大哈哈,但是毕竟是因此而产生的触发点,因此就当做镜像吧~)

有喻黄成分所以打一个喻黄tag~蓝雨其他角色有 ,一笔带过就不加啦~

 
原生贺视频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97368/,原填词作者:萧月,老福特链接:http://tsuki-lyrics.lofter.com/post/1cb86dc0_9e96b49

等什么地老天荒
只有索克萨尔,喻文州晚上再发,...

只有索克萨尔,喻文州晚上再发,画残了

只有索克萨尔,喻文州晚上再发,画残了

薄情xokai
这可能是女版索克萨尔历史课的产...

这可能是女版索克萨尔
历史课的产物🙃

这可能是女版索克萨尔
历史课的产物🙃

有月
点图的索王 “蓝雨也不给你剪剪...

点图的索王

“蓝雨也不给你剪剪”

点图的索王

“蓝雨也不给你剪剪”

迷你万万
“索克萨尔——切开都是黑的”

“索克萨尔——切开都是黑的”

“索克萨尔——切开都是黑的”

Atlantis_镱凌
一个彩墨色索夜! 去看官图!颜...

一个彩墨色索夜!

去看官图!颜色超美好!我好菜我画不出来!


Lof全职周边的开屏戳进去发现彩墨终于出了!!!

我赞美我蓝雨组!!!

好气现在不在国内,等回国我买爆啊啊啊啊!

一个彩墨色索夜!

去看官图!颜色超美好!我好菜我画不出来!


Lof全职周边的开屏戳进去发现彩墨终于出了!!!

我赞美我蓝雨组!!!

好气现在不在国内,等回国我买爆啊啊啊啊!

霜栖叶

走近魏琛

#欢迎来到小型探索发现栏目——走近魏琛

#百度词条上看见了《魏琛五十个你不知道的秘密》,受到启发,写了个改编版

#没错,这只是个改编版,那位整理的网友找不到,写完才发现没法要授权。emmmmmmm,百度词条上的应该不算倾权吧

#侵删(话说,有人知道原po是谁吗)

------分割线------------

1.老魏是一个容易引起误解的人物,首先,他的名字叫wèi chēn,而不是[wèi shēng](他像是个讲卫生的人吗?)

2.魏琛也就三十岁出头,却经常被脑补出四(五)十多岁的模样

3.在其第一次退役后,蓝雨开始了新一轮的崛起

4.(接上句)与此...

#欢迎来到小型探索发现栏目——走近魏琛

#百度词条上看见了《魏琛五十个你不知道的秘密》,受到启发,写了个改编版

#没错,这只是个改编版,那位整理的网友找不到,写完才发现没法要授权。emmmmmmm,百度词条上的应该不算倾权吧

#侵删(话说,有人知道原po是谁吗)

------分割线------------

1.老魏是一个容易引起误解的人物,首先,他的名字叫wèi chēn,而不是[wèi shēng](他像是个讲卫生的人吗?)



2.魏琛也就三十岁出头,却经常被脑补出四(五)十多岁的模样


3.在其第一次退役后,蓝雨开始了新一轮的崛起



4.(接上句)与此同时,蓝雨的颜值也达到了巅峰


5.老魏在网游里发现黄少,是因为黄少抢了他的boss还瞎bb,(老魏嫌他太烦),就想打爆他,结果发现他水平相当不错。。真·慧眼识英雄【滑稽脸】



6.蓝雨之所以没有妹子,我估摸着这个锅是不是可以甩给魏琛(划掉)


7.魏琛一身痞气是真的,难得一见的文艺也是真的,他集一生文学素养取了三个名字:蓝雨、索克萨尔、迎风布阵



8.败给喻文州后,他悄然而去,是呕气亦是让位。当蓝雨已经不需要他,他清楚应该怎么办。对此,他遗憾但从不后悔。当索克萨尔巍然屹立于场上,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9.最初,对于手残,他是轻视的。轻视但不至于无视。以喻文州的速度通过层层选拔是一大奇事。他的特点实在太鲜明。(别问我为什么)后来嘛,对于喻文州的看法,自然就不一样了...至于到底是怎么看的,不好说,太复杂了。




10.为了蓝雨,他可以让出自己的位置。为了兴欣,他还可以再疯狂一次。为什么?为了梦想?为了荣耀?为了弥补当年的遗憾?为了心中的不甘?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他回来了——以一个选手的身份。这次,他不再逃避。



11.或许,到后来,老魏抽烟是这样的:点一根烟,吸上几口,然后静静夹在手中,待烟燃至一半,狠狠吸上几口,转而吞云吐雾,或嬉笑怒骂,或不置一言。

待烟燃尽时,这大概便是老魏跌宕起伏的半生



12.魏琛是个充满搞笑元素的人物,读到后来,也许笑着笑着就突然笑不出来了。



13.岁数大的人,不喜欢过生日哦




14.“没下限只是老魏我用来掩饰高素质的”(哄虚空阵鬼呢)



15.老魏是个妥妥的人生赢家,早期创立的蓝雨后继有人,曾经的索克萨尔屹立赛场,亲手带出的喻黄大杀四方。沉寂多年,苦心研究技能书,成了千万富翁。临谢幕时,带着迎风布阵复出夺冠,实现当年梦想。(于此同时,一个和他长相一般的角色留在了联盟中,怒刷了一把存在感。因此,从过去,到现在,乃至将来,他一直都在)



16.如果你有机会问他为何要复出,他会这么说:“叶修那个心脏爆了我的银武。”真实的想法应该是这样:“为了荣耀”那么多年来,他一直在等着着,等待着回来的那一天。




17.若是喜欢老魏,欣赏便好,不必心疼。他不需要我们心疼的话语,不然,他会笑着骂你一句,然后转身离开,不再回头。



18.在愿望达成之前,我们的“倔脾气”老魏是不会彻底放弃的,再艰难再不体面也不会。

-------------------
为什么是十八条呢?因为老魏这个神一样的少年永远十八岁呀【滑稽脸】

热爱学习的饮醉

【王喻】摘星

私设。西幻。
破镜重圆。
神树守护者王x漂亮精灵喻。
生贺 @念平仄 走我俩去偷老王的星星。

 

星星树已经好久没有结过星星啦。
 

星星树其实是叫许愿树,是荣耀大陆上年纪最大的树,树干百人合抱都抱不过来。传说它由一位神明于万年前亲手栽下,神明希望它庇佑大陆生灵,于是予以它福祉和不死的权利。
 

人们向往传说中的神树,千里迢迢前来参拜,向它祈求福气和好运,以实现自己的愿望。这是“许愿树”名字的由来。
 

神明是仁厚宽容的,神明亲手种下的树自然也不吝啬于将自身所拥有的好运给予虔诚者。相应的,实现愿望的人心中生出的感激与喜悦等情绪,会化作星...

私设。西幻。
破镜重圆。
神树守护者王x漂亮精灵喻。
生贺 @念平仄 走我俩去偷老王的星星。

 

星星树已经好久没有结过星星啦。
 

星星树其实是叫许愿树,是荣耀大陆上年纪最大的树,树干百人合抱都抱不过来。传说它由一位神明于万年前亲手栽下,神明希望它庇佑大陆生灵,于是予以它福祉和不死的权利。
 

人们向往传说中的神树,千里迢迢前来参拜,向它祈求福气和好运,以实现自己的愿望。这是“许愿树”名字的由来。
 

神明是仁厚宽容的,神明亲手种下的树自然也不吝啬于将自身所拥有的好运给予虔诚者。相应的,实现愿望的人心中生出的感激与喜悦等情绪,会化作星星,高高挂在许愿树的枝头,发着光,在枝叶缝隙间交相辉映,宛如白昼里的星空。
 

所以人们也称它——星星树。
 

可是星星树好几个月都没有结过星星了。
 

集市上的人都在传言,说守护者大人有了心仪之人,无法再守护神树了。
 

因为心中有了所爱之人的守护者,会更加想要守护的是心爱的人,第一顺位不再是神树。神树自然不会再认可他作为守护者。
 

不认可归不认可,神树的好运依旧会撒向世间,这是世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大家不发愁。发愁的只有连自己有了心仪之人都不知道的守护者大人,他想,今年,大家恐怕是看不到盛大的烟火了。
 

到了每一年的年底,一年和下一年交替的那个夜晚,星星树上的星星都会一齐升上夜空,炸开,而后消散,就像璀璨的烟花。
 

 

熙熙攘攘的街道旁的小茶馆中聚集了不少从大陆各地赶来的人。
 

“守护者大人的心上人究竟是谁呢?”少女撑着头,与女伴小声议论。
 

女伴握着小巧的青绿叶子做的茶杯:“不知道。不过我想,她一定是个非常优雅,并且心地善良的人。”
 

坐在桌子对面的精灵似乎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抬头对着少女们弯起温柔的桃花眼:“抱歉,请问你们所说的,是那位守护许愿树的大人吗?”
 

精灵的眼睛尤其美,如无风时的湖泊,静谧得引人沉溺,笑时才激起细细的波纹,令人想起阳春三月里落了桃花瓣的水面。女孩们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末了想起他问的问题,答道:“是的,正是王不留行大人。”
 

要说王不留行是守护者的名字,也算,但不确切。
 

历任守护者都叫王不留行,与其说是名字,不如称之为职业之类的东西。有许多德高望重者都是如此,例如一叶之秋、百花缭乱、索克萨尔等人。这一任的王不留行已经当任好多年了,然而知其真实姓名的人却少之又少。
 

可巧,索克萨尔便是其中之一。
 

可是全大陆都知道一件事——王不留行大人讨厌暗精灵和术士。
 

所以,索克萨尔先生荣幸地排在了守护者大人黑名单的榜首。
 

向女孩们告辞后,喻文州结了帐,慢悠悠地前往许愿树。
 

 

王杰希隐去了身形,站在树下,目光扫过一批又一批前来参拜的人。不久前刚过了年,所有的星星都被放成了烟花,现在树上只剩下绿叶,看上去单调又乏味。
 

这似乎是从一位精灵的拜访开始的。
 

去年十月的时候,一位精灵来到了星星树下,同许多前来参拜许愿的人一样,他虔诚,并对星星树心怀敬畏。
 

可有一点不同,他很漂亮。
 

他低着头,银白色的长发垂下来,柔软绵密,让守护者先生忍不住悄悄在他发尾撒下几颗小星星作为点缀。
 

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那些小小的、发着光的星星,或许他还留着它们吧。王杰希想道。
 

他大概真的爱上某个人了,例如那位年轻的精灵。无法抑制的思念占据了他的头脑。
 

 

王杰希忽然瞥到一个穿黑色斗篷的身影,看起来是名术士,若只是这样倒还好,偏偏这名术士还大大咧咧地拿着镶嵌着水晶的权杖,实在扎眼。
 

不等王杰希靠近,术士就看向他所在的地方,视线不偏不倚地与他对了个正着。
 

王杰希看清他的脸上和额头的纹路,再仔细一看他手里拿的武器,哪能认不出这是占据他黑名单榜首的喻文州。
 

到了对手的地盘上,喻文州倒是不顾忌什么,嚣张得很,轻轻一撩斗篷的大兜帽,露出尖尖的耳朵和白色长发,闲庭信步般地走向王杰希。
 

神树四面八方都是人,没有哪个地方好打架,喻文州干脆上了树,挑了个外密内空的好地方,适合交手,也省得被地面上的人给看见了引发麻烦的议论。
 

王杰希见此情形,伸手一招,灭绝星尘破空而来,稳稳当当停在他身前。王杰希长腿一跨,骑着灭绝星尘笔直地飞了上去,不多时便找到喻文州。
 

喻文州倒不意外神树的守护者能做出上树打架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只是目光带有一丝异样地打量他。
 

敌不动我不动,可王杰希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便开口道:“索克萨尔先生什么时候竟然成了猴了?三两下就能爬上树。”
 

“那倒没有,”喻文州笑着,眼睛弯弯的,好似两弯月牙,“只是在路上听说王不留行大人无法自拔地爱上了我,所以临时改道过来看看传言是否属实。”
 

“思维活跃是好事,不过去相信一些绝无可能的谣言可不像是你的作风。”王杰希骑在扫把上,比喻文州高出了一截,这个角度居高临下地看他,就像看到了几个月前令他一见钟情的精灵。
 

就算他们都是精灵,那也是有不同之处的。
 

世上再也找不出谁比喻文州更恶劣了,表面上比春风更温柔,骨子里却是个爱戏弄人的家伙。王杰希想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喻文州存在那么多那么深的偏见。他的记忆是从守护神树开始的,他只记得他的前辈林杰将王不留行的位置交付与他,还有林杰临走前那句莫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守护所爱”。
 

王杰希原以为林杰是让他将神树作为深爱的信仰来守护,但后来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他就像缺了点什么,比如对世界的爱意。
 

在所有人看来,守护者都应该无欲无求,尽心尽力地尽到守护神树的职责,可是王杰希知道并不是那样的,他见过的上一任守护者林杰有着鲜活的情绪,喜欢摆弄稀奇古怪长相可爱的花花草草,喜欢逗猫逗狗和摸独角兽的角,林杰无疑和许许多多的人一样。
 

王杰希想,他大概是被世界所排斥在外的,他从未拥有过“喜欢”或“爱”心情,也不知道应该去对什么抱有喜欢和爱——毫无疑问,这里的喜欢和爱都是泛指。
 

直到他见到了那位精灵。
 

他哪里是精灵呢?他分明就是神灵,王杰希的神灵。
 

就像中了寒冰粉的王杰希又遇上熔岩烧瓶,在冰里冻久了,冰块化掉的时候会有些许的不适应。更像在温暖如春的地方待久了的人突然遭遇火海,不仅不适应,甚至还会惊慌会手足无措。不过等到最后冰雪消融,幸运者逃离火海,只会觉得春风化雨,暖自心头来。
 

可是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王杰希想到他的时候又会莫名其妙地想到喻文州,想喻文州的尖尖耳朵,他的头发,他漂亮的眼睛,看上去柔软诱人的嘴唇。
 

如今见到了人,更是直接将让他一见钟情的那位精灵与面前这个术士重合到了一起。
 

王杰希手里握着寒冰粉,正准备撒出去,却被喻文州一个束缚术给限制住了行动。
 

喻文州笑盈盈的:“杰希,偷袭可不好。”
 

好多年没有人叫过他“杰希”了,上一次还是林杰前辈……不对,是喻文州。
 

不过这件事喻文州本人都不知道。也是,醉鬼哪里会记得有谁照料了自己呢?
 

守护者偶尔需要离开神树前往各地视察民情。喻文州的家在四季如春的南方,王杰希前往那里的时候正是初秋,恰好就在路边捡到一个倒在地上的醉鬼术士。
 

穿三件都嫌热的天气,喻文州披了件貂皮大氅居然还是手脚冰凉。王杰希觉得自己可能是善心没处使了,才想把这个莫名有点可怜的家伙抱起来送回家。
 

喻文州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半抱着自己的人,软着声音喊了声“杰希”,跟撒娇似的。等王杰希问到第三遍“你家在哪”的时候,才慢吞吞地抬手按向面前这道门。
 

门上显现出一个阵法,闪了闪,大门缓缓向二人打开。
 

合着这人是倒在自己家门口了,早知道就不叫醒他了。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想。
 

可是“善心没处使”的王不留行大人还是决定好人做到底,把这个醉鬼送到床上躺好了再走。尽管醉鬼一直在缠着他不停地叫他的名字。
 

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才能让喻文州喝醉了都把他给记得清清楚楚啊。
 

什么深仇大恨,喻文州那时候不过是以为自己又梦到了熟悉的怀抱,鼻子有些发酸罢了。那分明就是时间都无法磨灭的浩荡爱意。
 

王杰希反唇相讥:“你不也是偷袭?”
 

“我是啊,”喻文州大大方方地承认了,随即话锋一转,“但是我觉得还是你比较在行。”
 

喻文州向他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几颗闪闪发光的小星星让王杰希恨不得亲自上天去炸成烟花。“这是你去年悄悄送给我的。”
 

喻文州和他爱上的那位精灵本来就应该严丝合缝地重合,他这几个月来思之如狂的都是同一个人。束缚术早已失效,可王杰希还是一动不动。
 

等到喻文州靠他极近,近到呼吸交错的距离时,王杰希再想躲开,却为时已晚。喻文州稍稍仰头,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你想吻我吗?”
 

这邪门歪道的术士一定是给他下了什么迷魂术,王杰希想。最终他还是无法克制地吻了上去。
 

什么守护者,什么神树,去他妈的吧,一棵老树谁爱守谁守去,我要面前这个叫喻文州的就够了。
 

王杰希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讨厌甚至是憎恶喻文州了。
 

当无法拥有“爱”这种情绪时,将深爱转换为憎恨,也不失为一种好的应对之策。反正,王杰希是这样选择的。
 

当年他走投无路来到神树下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求这棵树救喻文州的命的时候,作为交易,它要求王杰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成为守护者。谁也不知道一段时间是多久,但王杰希还是答应了。即使自己一生都被困在这里,那也比爱人就此死亡来得好。
 

神树又说,为了让他尽心尽力地当好一个守护者,他的记忆将被抹去,尤其是关于爱这一部分。
 

爱会被抹得干干净净,但其它多少会剩下那么一点吧,比如爱的相反面“恨”。于是王杰希在继任仪式前拼命告诉自己说,“我恨喻文州,因为他是虚伪的暗精灵和邪恶的术士,我恨他,对他恨之入骨,因为他恶贯满盈……”王杰希狠狠闭了闭眼。
 

……因为我爱他。
   

他已经确认过喻文州的安全了。王杰希站在喻文州病床边看的时候,床上的精灵呼吸平稳,面容温和,像个睡美人。王杰希忍不住在他唇边轻轻落下一个吻。
 

谁知道已经一脚踏入地狱却又被拉回来的喻文州见到成为守护者的王杰希时是怎样的心情呢?
 

喻文州一直在等,等到现在,等到王杰希悄悄将星星撒在他发尾,树上不再结出星星,他就知道——神树和王杰希约定的“一段时间”的期限到了。
 

他的爱人终于能回到他身边了。
 

喻文州从小到大没哭过几次,为王杰希哭过一次,又为王杰希哭了一次。
 

流下晶莹剔透泪水的精灵无疑极其赏心悦目,尤其是眼睛,就像下雨时的湖面,雨水落进湖里,晕开一圈一圈的涟漪。
 

然而此时的王杰希却无暇欣赏眼前的美景。看着自己供在心尖尖上的精灵流眼泪,王杰希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只会手忙脚乱地给他一遍又一遍地擦。
 

再擦都不管用,精灵怕是把自己积攒多年的眼泪全都在这一刻奉献给他了。王杰希视线往周围一扫,急中生智降低扫把高度让喻文州坐上来,带着他往树顶飞。
 

飞行方式依旧是王杰希所特有的直立向上,喻文州因为重力,后背和王杰希的胸膛贴得紧紧的,正方便王杰希搂着他。
 

“你以前不是开玩笑说让我给你摘星星吗?”
 

“看好了啊,现在就带你去摘。”
 

树顶上当真结了一颗耀眼的星星,要问是谁在这个时间点上实现了愿望。还能有谁,当然是王不留行大人和索克萨尔先生了。
 

可是它才刚结出来就被摘下了,就连神树也没有察觉到。
 

胆大包天的守护者大人摘下它,交给心爱的人。
 

星星树今年结出的第一颗星星,由王杰希摘下,送给喻文州。
 

 

星星树又结出星星啦。
 

守护者大人也换人了。
 

集市每天都这么热闹,路边的小茶馆也是。
 

叽叽喳喳的女孩对面坐了两个好看的年轻人,啊,有一位是精灵。
 

他好漂亮呀,眼睛就像春意盎然时的湖面。

苗疆后花园

烦烦也做好啦~~♪(^∇^*)

剑与诅咒完成!

烦烦也做好啦~~♪(^∇^*)

剑与诅咒完成!

咸鱼10086

魔道祖师伪历史·咸鱼直播间<二十三>这个脑洞是个坑啊

看到魔道的全职宝宝莫气,木占tag。。。。吧

本章有心脏组,狐狸组出场,小可爱们的账号卡也要出镜哒ꈍ◡ꈍ,内含荣耀术语,不了解的宝宝可以发评论询问哦⊙∀⊙!

(账号卡设来自咸鱼准备的坑“向死而生”,所以他们就是来客串,主打魔道,不会打全职高手这个tag哒)

咸鱼君一直坚持周更 but,上周学校月考,咸鱼周末也在考试、看成绩里度过(๑˃̥̩̥̥̥̥̆ಐ˂̩̩̥̥̩̥̆৭)哒

好蓝瘦,碰见只可爱的小橘,用面包试着骗猫被嫌弃了😭😭😭😭

正文

反攻啥的先放一边,这个牌是真的玩得火药味若有若无。

绝大多数人对这个神秘少年的话是持怀疑态度的,亡者复生?怎么可能啊?

但狡猾的老狐狸组...

看到魔道的全职宝宝莫气,木占tag。。。。吧

本章有心脏组,狐狸组出场,小可爱们的账号卡也要出镜哒ꈍ◡ꈍ,内含荣耀术语,不了解的宝宝可以发评论询问哦⊙∀⊙!

(账号卡设来自咸鱼准备的坑“向死而生”,所以他们就是来客串,主打魔道,不会打全职高手这个tag哒)

咸鱼君一直坚持周更 but,上周学校月考,咸鱼周末也在考试、看成绩里度过(๑˃̥̩̥̥̥̥̆ಐ˂̩̩̥̥̩̥̆৭)哒

好蓝瘦,碰见只可爱的小橘,用面包试着骗猫被嫌弃了😭😭😭😭

正文

反攻啥的先放一边,这个牌是真的玩得火药味若有若无。

绝大多数人对这个神秘少年的话是持怀疑态度的,亡者复生?怎么可能啊?

但狡猾的老狐狸组还是看出来少年的不一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好处就要自己抓到手上一向是金光善的人生教条。

“死人也能活过来吗?”

喻文州看着屏幕,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们这些数据都能存在”

术士微笑着斟酒,暗红的眼眸映着流动的酒液,苍白枯干的十指抚摩着秘银的壶口。

“他没陪你?”

“和大漠去竞技场去了,他水的有点过分”

“石不转还不出现?”

“你管他做什么?迟早要来的事”

仰颈,将幽绿的酒液一饮而尽,又些许透明的液体顺着他无血的肌肤留下,蜿蜒入厚重神秘的黑袍。

“魏无羡吗?是个好孩子,可惜了”

术士轻轻的叹息落入他面前深不见底的寒潭,在山洞中回荡。

可惜了。

他十多年的生活,终归灰飞烟灭了。

“可以问一句,复活亡者可有什么限制?”

聂怀桑终于弱弱的出声询问,虽然他现在是积分排名较低的,但聂明玦组的排名却意外的高。

“有”

端木的机械脸上似乎浮现出极淡而模糊的情绪波动,然后用悦耳的合成音回答。

“复活后的亡者修为降低至原先十分之一,修为锁死,且部分意外死亡者会失去部分记忆。”

这一条有效防止了万一有人给自己把几百年前某位修为恐怖的老前辈弄回来。

以及失去记忆,那就不知为什么了。

降低修为,失去记忆。

包括魏无羡在内的几人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

如果最在意的亲人甚至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意义呢?

气氛顿时有些压抑。

Lemon.G🍋
滤镜好好玩哦其实本来我想画的构...

滤镜好好玩哦
其实本来我想画的构图不是这样的(。
算了,以后再说8

滤镜好好玩哦
其实本来我想画的构图不是这样的(。
算了,以后再说8

云潜

【喻黄糖不甩24H/0H】求助,家里养的两个人类关系不好怎么办?

龙的天空-萌宠乐园

主题:求助,家里养的两个人类关系不好怎么办?

#1 鱼丸粥

原住民从小就和我们住在一起,感情一直很好。

前阵子一位前辈突然有事,就想把他养的人类交给我们养。

本来想给原住民一点缓冲时间,没想到前辈走得急,当天就把新人送来了。原住民就炸了,对新人的态度很不好,还和朋友吵了一架。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快速改善关系吗?


#2

性别?年龄?


#3 鱼丸粥

都是男孩子,15岁。新人应该比原住民大半岁。


#4

这……LZ平时不上论坛吧,都说了多少遍尽量不要同时养两个人类


#5

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


#6

我仿佛嗅到了修罗...

龙的天空-萌宠乐园

主题:求助,家里养的两个人类关系不好怎么办?

#1 鱼丸粥

原住民从小就和我们住在一起,感情一直很好。

前阵子一位前辈突然有事,就想把他养的人类交给我们养。

本来想给原住民一点缓冲时间,没想到前辈走得急,当天就把新人送来了。原住民就炸了,对新人的态度很不好,还和朋友吵了一架。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快速改善关系吗?


#2

性别?年龄?


#3 鱼丸粥

都是男孩子,15岁。新人应该比原住民大半岁。


#4

这……LZ平时不上论坛吧,都说了多少遍尽量不要同时养两个人类


#5

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


#6

我仿佛嗅到了修罗场的味道

打起来,打起来.jpg


#7 鱼丸粥

还真的算是打架引起的矛盾。

原住民喜欢PK,之前只有我们两个陪练,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新人,当然很兴奋。

但新人并不是擅长体术的类型,直接拒绝了他,原住民本来就不开心,被无视了更不爽,才开始处处针对他。


#8

我们?还有谁?


#9 鱼丸粥

我朋友,原住民是他捡来的人。


#10

那可不就容易了,要么你带新人搬走,要么你朋友带原住民搬走


#11 鱼丸粥

这恐怕不行,我和朋友提议过,被他直接否决了。

我们住一起也有七八百年了,分开也不太习惯。


#12

?男票还是女票啊?

龙还有和朋友住一起的?嫌地方不够挤吗?


#13

原住民有点可怜哦

看主楼描述,接手新人的是楼主,而楼主朋友明明是他的原饲主,却还向着新来的人


#14 鱼丸粥

其实新人还挺有礼貌的,不然我朋友也不会帮着他。

就是性子比较冷淡,而且怎么说,是看上去比较秀气的那种,原住民最看不惯这种人,喊他小白脸。虽然是挺白的……也是因为这个,我朋友才和他吵了起来。


#15

可我喜欢长得漂亮的人类


#16

原住民不会是自己长得吃藕,所以嫉妒吧?


#17 鱼丸粥

这个倒没有,他也很可爱的,只是另一种风格。


#18

口说无凭,lz把照片发出来让我权威鉴定一下


#19

对啊,这楼居然没人喊rwkk


#20

虽迟但到

让我康康!!!!!!!


#21 鱼丸粥

[原住民的照片][新人的照片]


#22

啊,原住民这头金毛,我穆勒


#23

这个新人确实看上去就不太会打架的亚子2333


#24

我也想要这么好看的人类1551

认识的前辈里没有养人类的,那我就问问原住民是怎么捡到的吧


#25 鱼丸粥

原住民应该是被遗弃的,那天有暴雨,我们都没出门。夜里朋友听见外面有哭声,我就出去看了一下,结果捡到了这个孩子。


#26

那不是你捡到的吗??


#27 鱼丸粥

朋友说是他先听见声音的……

他也想养人类挺久了,就给他了。


#28

他是火龙吗为什么自己不去


#29

lz好宠啊(。


#30 鱼丸粥

我还好吧。客观地说,朋友是挺宠烦烦的。

这个名字也是朋友取的,那天晚上他确实挺吵的。


#31

还好比较吵,不然活不过那天夜里吧……tcl


#32

能理解楼主朋友宠他,毕竟是被父母遗弃的

有些人类是真的不负责任


#33

这种人类一般会体质比较差的感觉,现在倒是很擅长打架的样子,楼主和朋友应该花了不少心思


#34

不,我是说lz好宠朋友……


#35 鱼丸粥

你们歪楼了^^

所以看大家的意思,我是应该多偏向烦烦一点?


#36

我觉得可以,看样子你朋友平时把人宠坏了,所以他现在落差比较大。


#37

但一直宠下去也不是办法吧

要立规矩的


#38

我朋友养过这个年纪的男孩

怎么说呢,如果能打一架反而是好的,他们就是不打不相识的啦hhh


#39

我朋友也碰到过这种情况,就是比较偏新来的人

后来原住民就跑了……朋友超级后悔,楼主可要引以为戒


#40

楼上,你们说的那个朋友到底是不是你们自己.jpg


#41 鱼丸粥

谢谢lss,这方面我也会多注意。


……

夜雨声烦气呼呼地走在山间的小路上,时不时回头望身后一眼。那个索克萨尔,还真像个幽灵一样,一直跟着他,怎么甩也甩不掉。

“喂!”他冲索克萨尔喊了一声,对方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让他愈发焦躁,“你没有自己的事要做吗!”

索克萨尔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看什么看,我脸上有东西吗?”夜雨声烦不满地说。

索克萨尔终于开口了。

“小心你后面……”

话音未落,夜雨声烦感到肩膀上擦过什么滑溜溜的东西,微微侧过脸一看,是一条黑白相间的蛇。

“卧槽!!!”

他下意识地往边上跳开,却一脚踏空,直直地向下坠去。

索克萨尔往前跨了一步,即刻反应过来,伸手已经来不及了,他举起法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念起了咒语。

蛇早已窜回树丛,而一扇黑色的门凭空出现在夜雨声烦摔落的地方,随即几根触手飞速破空而下。

夜雨声烦被抓住了。

“你、你干嘛?”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黏糊糊的东西,头顶的那扇死亡之门他也认识,此刻正像一张血盆大口,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你……你别乱动,”一下子使出这么厉害的法术,索克萨尔也有些疲累,微微喘着气,“我先把你拉上来……”

“我去,恶心死了,你能不能先放开?”

索克萨尔皱眉。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

他的声音被巨大的风声淹没,一条金色的巨龙霸道地闯入他们的视野,稳稳地接住了夜雨声烦。与此同时,一道深紫色的光笼罩了索克萨尔召出的死亡之门,很快门和触手齐齐地消失了。

“夜雨!”

变回人形的黄少天第一时间紧紧抱住了这个差点一命呜呼的金发少年。

“吓死我了,你想下山就直接跟我们说啊,我和文州让你去就是了……”

“不是,我……”夜雨声烦还想辩解,随即看见喻文州拍了拍索克萨尔的肩膀,还跟了一句“辛苦你一直跟着他”。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他小声说,心里还是有些五味杂陈。

黄少天终于放开了他,摇摇头,还想说什么,只见夜雨声烦几步走到了索克萨尔的面前。

“刚才谢谢你,”他鼓起勇气说道,“是我有点过分了,主要是我真的很讨厌触手之类的东西,不是针对你……”

“我也是有底线的,”索克萨尔打断了他的话,紫水晶般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些生气的情绪,“你不是想和我打一场么,现在来吗?”

……


#51 鱼丸粥

UP一下^^

现在又有新的问题想请教大家。请问17岁的男性人类,互相帮忙解决生理需求是正常现象吗?


#52

¿


#53

LZ不要挖坟啊


#54

楼主可以挖坟的,回复不可以。


#55

不正常吧


#56

正常啊


#57

你们先打一架


#58

也不一定吧,互相解决具体是个什么意思


#59 鱼丸粥

额,就是互相用手……被我不小心看见了。


#60

我补了一下前面的楼

告诉我这两年发生了什么???


#61

啊,我朋友(真的是我朋友)也正好接手了第二个人类

LZ家的两个人后来关系还不错的样子?能说说是怎么变好的吗


#62

楼上,你对不错有点误解


#63 鱼丸粥

索索救了烦烦一命,不过最后和38楼说的差不多,还是打了一架,关系有所缓和。

后来我们送他们出去读书,寄宿制的学校,假期才回来。之前倒担心,他们认识的人多了,会不会互相之间更疏远,事实证明我想得有点多。

不过刚才那件事发生后,我又觉得我还是想得少了。


#64

所以这是一架泯恩仇?


#65

哪有什么仇不仇的,青春期小孩子闹脾气而已


#66

去过寄宿制学校的话就比较正常了,如果是男校的话就更是。

挺常见的,都是直男,不过lz也可以多注意一下。


#67

楼上怎么知道的,警觉.jpg


#68

认识一个人类,是男校的老师,听他吐槽过这种事情。


#69

dbq,我还是比较关心打架的问题

不是说索索(是那个新人吧)肯定打不过么,烦烦这个性格,要给他赢了,尾巴岂不是能翘到天上?


#70

楼上根本不懂人类,邓摇.gif


#71

什么意思……


#72 鱼丸粥

确实是男校,但我还是再观察一下吧。

打架算是平手,烦烦被索索救了,而且他应该也看出索索在气头上,一开始不肯,反而是索索坚持。之后烦烦一直让着他,结果索索因为刚用过大型法术,最后自己体力不支晕过去了。


#73

我要是烦烦,我绝对拿这个做把柄了


#74

所以楼上没有帮忙解决生理需求的朋友,滑稽.jpg


#75

并不需要好吗!!!


#76

也不是不可能吧,楼主确定他俩是真的关系好吗?


#77 鱼丸粥

这个我很确定。

之前有一次放假,烦烦抄索索作业被我抓到了,我罚他打扫山里的旧龙庙,不许用法术。索索非说自己也是共犯,要帮他一起打扫。


#78

不许用法术的打扫,还去帮忙?

是真爱


#79

lssdd


#80

其实烦烦这种人类还挺好养的,就是爱憎分明,情绪比较外露那种吧

当然索索脾气也是真的好


#81

都说人随正主

我觉得索索宠烦烦的原因在34楼


#82

看了楼上我忍不住往前翻了


#83

+1


……

大概是经历过去年的事,今年假期,在两龙一人的督促下,夜雨声烦自己完成了作业。

喻文州一边慢条斯理地翻着作业,一边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学校有联谊活动吧?有没有看得上的女孩子?”

“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夜雨声烦的眼神有点躲闪,“没有,不过就算看得上又怎么样?竞争多激烈你肯定不知道,我们家就有个强力的竞争对手,外校来的情书收了一大摞呢。”

“夜雨谦虚了,”索克萨尔笑吟吟的,“要不是你拒收,门卫只能把你的信全给我,我这边能少一半。”

“那你不要收好了,”夜雨声烦小声嘟囔,“门卫大叔非要给你又不是我……”

“行了,”喻文州将作业还给夜雨声烦,“索克的也给我看一下,免得夜雨又说我偏心。”

“我哪有!我才没那么幼稚。”夜雨声烦跑出去前不忘做个鬼脸。他是写完了,但不算认真,机智地在和索克萨尔的产生对比前赶紧走人。

等夜雨声烦不见了踪影,索克萨尔开口问道:“把夜雨支开,是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我前天晚上看到了,”喻文州言简意赅地说,“我需要一个解释。”

索克萨尔眨了眨眼。

“就是你想的那样,”他说,“夜雨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好啊,”喻文州笑了起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索克萨尔叹了口气:“我怕黄少不太能接受……”

“那我就能了?”

“你不一样,”索克萨尔弯了弯唇角,最终坦然道,“老实说,我也没想到我会比你还先告白。”

喻文州也笑了。

“但龙族的时间更长,”他说,“我可以慢慢来。”


……

#99 鱼丸粥

谢谢大家,家里养的两个人类在一起了。

我和我朋友也在一起了^^


Fin.


索克萨尔:有幸能活着见到喻黄的婚礼

原梗

夜阑听雨

^_^

从前以后的每一天都喜欢蓝雨.


^_^

从前以后的每一天都喜欢蓝雨.


耳边戴花的小福泥

队服到了!!!快乐!!爱文州!

队服到了!!!快乐!!爱文州!

星辰&月_邱小队长

索克萨尔:生日快乐,前队长,前……前master

索克萨尔始终忘不了魏琛。

他带他来到了职业圈,却先他一步离开。

索克萨尔很羡慕战斗格式,

羡慕战斗格式能抱着战矛,站在比赛台下。

等待迎接,迎接邱非,迎接胜利。

没有失败,是的,没有。

哪怕最终倒下的是他战斗格式,哪怕对方仍高傲的站着,血条还有百分之八十。

“这只是胜利的铺垫。”

“当然。”

“我不会输,所以你也不会。”

“你说反了。”

“没有。”

“……”

他也想这样,站在比赛台下,等待浑身疲惫的魏琛出现,然后用他人听不到的声音告诉他,“master,下次努力。”

然后,用独属于他自己的自嘲式语气,腹黑地和魏琛开个无伤淡雅的玩笑,“再不赢的话,夜雨声烦又要吵了。”

他可以这么做,但却等不到来自魏琛的反应。

“索克前辈,9月...

索克萨尔始终忘不了魏琛。

他带他来到了职业圈,却先他一步离开。

索克萨尔很羡慕战斗格式,

羡慕战斗格式能抱着战矛,站在比赛台下。

等待迎接,迎接邱非,迎接胜利。

没有失败,是的,没有。

哪怕最终倒下的是他战斗格式,哪怕对方仍高傲的站着,血条还有百分之八十。

“这只是胜利的铺垫。”

“当然。”

“我不会输,所以你也不会。”

“你说反了。”

“没有。”

“……”

他也想这样,站在比赛台下,等待浑身疲惫的魏琛出现,然后用他人听不到的声音告诉他,“master,下次努力。”

然后,用独属于他自己的自嘲式语气,腹黑地和魏琛开个无伤淡雅的玩笑,“再不赢的话,夜雨声烦又要吵了。”

他可以这么做,但却等不到来自魏琛的反应。

“索克前辈,9月28日是魏琛前辈的生日。嗯……简单说,就是今天。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

“嗯?”索克萨尔一愣,随即苦笑,“他又看不到听不见。”

“前辈看这个。”战斗格式强塞给索克萨尔一支录音笔。“这个可以。”

“别问我哪来的。”

索克萨尔看着录音笔,微敛的双眸中暗暗闪过一抹异彩,他缓缓抬手,散漫的动作中却满是严肃,“生日快乐,前队长,前……前master。”

“谢谢。”将录音笔递还给战斗格式,索克萨尔友好一笑,“夜雨他们还在等我,我要先回去了。下次比赛见。”

战斗格式郑重地接过录音笔,“不用谢,前辈。”


傍晚 上林苑

“哎呦,忙活了一天,我这老腰可受不了喽。”魏琛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朝床上走去。

“咦?这录音笔谁的?”魏琛拿起录音笔,看见下面垫着张纸,“祝魏琛前辈生日快乐!——嘉世全员。注:录音一定要听。”

魏琛一边念,一边琢磨,“估计又是那谁……那谁来着?好像叫邱,邱什么?我记得挺怪的来着,分……非?对,对,叫邱非,肯定是他送的。每次他来准没好事,这次又送的什么?”

魏琛嘴上嫌弃着,手上却动作麻利。

“生日快乐,前队长,前……前master。”

魏琛哐当一下将录音笔摔在地上,“索……索克萨尔?不可能吧。”

魏琛嘴上说着不可能但心里却认定了这件事,因为这就是他心目中索克萨尔该有的声音。他无法用语言去描绘那种声音,所以绝对不可能有人知道,但这份礼物……

“切,老夫当年可是叱咤整个职业圈的人,区区一个索克萨尔,根本不足为道。”魏琛中气十足地自言自语道,“蓝雨古今全部卡来朝拜还差不多!”


美攻工作室

全职高手水彩风周边挂件立牌
【预售时间】9月25日20:00—10月12日

挂件:
7.5cm双面滴胶+粉挂件
价格20元

立牌:13cm双层亚克力
价格35元

徽章:58mm星幻膜铁底
价格10元

【预计发货】11月中

具体以到货为准

【社团寄售】漫游引力 

购买戳


全职高手水彩风周边挂件立牌
【预售时间】9月25日20:00—10月12日

挂件:
7.5cm双面滴胶+粉挂件
价格20元

立牌:13cm双层亚克力
价格35元

徽章:58mm星幻膜铁底
价格10元


 

【预计发货】11月中

具体以到货为准

【社团寄售】漫游引力 

购买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