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索隆

20.5万浏览    4927参与
枝首鹰

【all路】《小嫦娥》

很欢乐的一首歌

主asl和三主力√

【all路】《小嫦娥》

很欢乐的一首歌

主asl和三主力√

画屎屎

是小短漫 前面塞不下了(。

索香太香了 最后结尾想画亲亲但是没时间orz别人都喊我快点走了要关灯了我还坚持坐在教室画到了低

是小短漫 前面塞不下了(。

索香太香了 最后结尾想画亲亲但是没时间orz别人都喊我快点走了要关灯了我还坚持坐在教室画到了低

画屎屎

先发草稿流!还有一个小短漫!!

我真的 

草 (稿) 流 之 主

先发草稿流!还有一个小短漫!!

我真的 

草 (稿) 流 之 主

汉堡不要肉的Fi鸭

早餐(香索香)

*原著向,清水,完结

*想写的是香索,但好像也可以看成索香。毕竟…啥子内容都没得~


天边出现了一线白色,这是快要天亮了。

趁着夜色还没散去​,山治早早地起了床。

他已经习惯了早早地​醒来,洗漱好,检查好每一颗纽扣,别一别袖口,然后在夜色融化的最后几分钟点一支烟,最后走进厨房为他的伙伴烹饪料理。

早餐的话,山治只需要做3份料理,不包括自己那一份。

给早起的lady们和小船医的料理都是仔细搭配、精心装饰的,因而总会剩一些边角料,足够让他填饱肚子甚至还能让那个还没睡觉的剑士也吃上一口。

那么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呢?

-------汉堡肉-----------

​冰箱里有鸡蛋,沙拉酱,洋葱,紫薯,酸奶,牛奶,橙子,...

*原著向,清水,完结

*想写的是香索,但好像也可以看成索香。毕竟…啥子内容都没得~


天边出现了一线白色,这是快要天亮了。

趁着夜色还没散去​,山治早早地起了床。

他已经习惯了早早地​醒来,洗漱好,检查好每一颗纽扣,别一别袖口,然后在夜色融化的最后几分钟点一支烟,最后走进厨房为他的伙伴烹饪料理。

早餐的话,山治只需要做3份料理,不包括自己那一份。

给早起的lady们和小船医的料理都是仔细搭配、精心装饰的,因而总会剩一些边角料,足够让他填饱肚子甚至还能让那个还没睡觉的剑士也吃上一口。

那么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呢?

-------汉堡肉-----------

​冰箱里有鸡蛋,沙拉酱,洋葱,紫薯,酸奶,牛奶,橙子,巧克力,啊,还有一沓昨天做的吐司。

“那就…”​

点起火,烧了一锅水,丢了几颗鸡蛋还蒸了一些紫薯​。洗去砧板上的橙子汁,打算切洋葱碎。

在把洋葱碎盛进碗里的时候,山治听见了下楼梯的声音​。

又拿了一柄小奶锅,早上的话还是喝点热的比较好呢​,于是咕嘟咕嘟地倒起了牛奶。

索隆在最后一滴牛奶​滴答进锅里的时候推开了厨房的门,一身潮潮的衣服,还有一条搭在脖子上的毛巾。

自顾自坐在椅子上,翘着脚,看着山治忙碌地料理。

“有这时间在这看着,都能去洗澡了吧”​

“昨晚洗过了”​

“啧,又出了一身臭汗吧”​

“晾干了,今天吃什么”

“这是给lady们吃的,有你什么份”​

​微不可闻的一声闷哼,有一点点心知肚明的得意。

索隆知道总归是有自己的一口粮的,他才懒得和这个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卷眉毛说话。

​刀在盘子里滑动,山治控制得很好,这个声音并不刺耳。

在选好的盘子上码好鸡蛋碎(洋葱沙拉)三明治、紫薯酸奶三明治​还有多汁的橙子,再倒上一杯巧克力牛奶。

巧克力的香气还有热牛奶的热气,还有吐司脆脆的表层,完美的早餐。

​lady们在洗漱啦。

“喏,赶紧吃,省的娜美桑一醒来就看到一颗脏兮兮的绿藻”​

索隆也不客气,看了看精心摆盘的三明治,就吃了起来,锻炼了一晚上好饿还好困,吃山治的料理简直是救命的良药。

啧,给这家伙吃,能尝出味道吗。

------汉堡肉------------

山治已经不知道这是多少次莫名其妙就做了第4份料理了。

索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养成锻炼完来厨房吃一顿早餐再睡的习惯。

自然而然的​就成为每日的必备行为了。

自然而然的犯糊涂多做一份

自然而然的坐在这等早餐

“好甜,不喝了”

索隆喝了一口巧克力奶就朝山治推了过去,然后擦擦嘴站起身,还要伸伸懒腰打打哈欠。

“啧,混蛋绿藻,不感恩戴德的吃完还要剩着”

“你知道我不喝甜的。嘛不过,三明治很好吃。”

“算你识相,赶紧去睡觉,我看你今天又得睡过午饭”

“嗯,给我留一份,醒了下午吃”

-------汉堡肉-----------

​山治喝完了这杯热乎乎的巧克力奶,

少放了巧克力,对他来说还是甜吗。

索隆也填补了一些锻炼的体力消耗,

厨子这家伙不困吗,一大早的。


浣熊君

最近一直在画作业和稿子,难得有空偷偷画了绿藻头,他太可爱了!!!
虽然晚了三天但是世界第一大剑豪生日快乐!!!!

最近一直在画作业和稿子,难得有空偷偷画了绿藻头,他太可爱了!!!
虽然晚了三天但是世界第一大剑豪生日快乐!!!!

京奈

天使心-38【香索-厨师X警察】

久等了! !


38-冠军


「啊啊~吃...吃太多了。」


餐会结束,回到房间休息的爱纱和同学们终于支撑不住,投身陷落于柔软的被褥间。


「我也是...吃不下了。」回答爱纱的是黛娜,她也正是这所露依莎女子学院校长的孙女。虽然因为贪玩而稍微行使了特权,但其实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虽然吃不下了,但就是太好吃了,停不下来。」将脸埋在枕头间,这是贝莉亚。

个性开朗健谈,相较于爱纱更加的直来直往,实在看不出是蝉连榜首的优等生。


「就是啊,那个叫山治的哥哥好会做菜喔。」最后一位是夏绿蒂,声音一贯的轻柔优雅。

她是一行人中唯一没有瘫倒的,此刻坐在被褥上依然维持...

久等了! !


38-冠军


「啊啊~吃...吃太多了。」


餐会结束,回到房间休息的爱纱和同学们终于支撑不住,投身陷落于柔软的被褥间。


「我也是...吃不下了。」回答爱纱的是黛娜,她也正是这所露依莎女子学院校长的孙女。虽然因为贪玩而稍微行使了特权,但其实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虽然吃不下了,但就是太好吃了,停不下来。」将脸埋在枕头间,这是贝莉亚。

个性开朗健谈,相较于爱纱更加的直来直往,实在看不出是蝉连榜首的优等生。


「就是啊,那个叫山治的哥哥好会做菜喔。」最后一位是夏绿蒂,声音一贯的轻柔优雅。

她是一行人中唯一没有瘫倒的,此刻坐在被褥上依然维持着大和抚子般充满教养的跪坐,不愧是千金小姐,今天大家也是乘坐她家的加长型礼车上山的。


「其实我也是今天才认识他的,」爱纱撑着肚子吃力地说,「娜美说他跟罗宾姊姊都是最近从桑尼市过来工作的。然后他还是索隆的.... ..」


「的什么......」贝莉亚用运动社团的毅力,逼迫自己坐起身,「索隆是那个......绿头发的警察哥哥对吧。」


「我记得他,」黛娜翻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显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制服帅哥好棒喔。」她陶醉地说。


「我都搞不清楚你是喜欢制服还是喜欢帅哥了。」贝莉亚吐槽,「我的话还是喜欢艾斯先生那种的,成熟温柔又有礼貌。爱纱你呢?」


「我.... ..我觉得都差不多。」这是真的,那几张脸她从小看到大。

但女孩们在讨论帅哥的话题时,是不允许有人装神秘的,爱纱收到来自贝莉亚和黛娜的瞪视,「萨波吧.....」


看到面前两人露出满意的笑容,爱纱才确定这个回答是『合格』的。

黛娜终于起身,「夏绿蒂你呢。」


「咦我吗?」


似乎是没想过会被问到,夏绿蒂的惊慌失措尽显于脸上,只见她玻璃色的眼睛转啊转的,看来是真的有在认真思考。这让随口回答的爱纱有些心虚,正当她想出言劝说放过夏绿蒂时,轻柔优雅的嗓音响起了,「应该是......」


夏绿蒂抬起微红的脸,「应该是瓦夷帕先生吧。」



「......咦?」女孩们沉默,「诶诶诶——!!」然后这叫喊中,又以爱纱最无法接受。







索隆不客气的用剑尖挑开对手的剑路。

竹刀落地,他直指对手的咽喉,胜负已定。


「赢了啊!」路飞和乌索普搭着肩从座位上跳起,一旁的山治也难掩脸上的兴奋。


餐会后的余兴节目,今年一如以往是由一心道场主办,邀请各地剑术好手前来切磋的剑道交流会。代表一心道场出赛的卫冕者,自然是身为耕四郎第一弟子的索隆,他今年依然从各路好手手中守住了冠军宝座。


「索隆做的好!不枉费我下注在你身上啊!」娜美辉著手上的赌票,双眼化作贝里。


「这已经是第十二连霸了。」诺琪高闲聊的说。

「十二连霸?」山治思索,「是指索隆已经连续赢了十二年了?从他......」

「没错!从十三岁那年他就没输过了。 」娜美抢在她姐姐前回答

「可那不还是小孩吗!」山治的声音因不可置信而稍微拔高了。


「还记得当年有很多人瞧不起还是小孩的索隆,但我还是把零用钱都压在他身上。结果大爆冷门翻倍赢了好多钱......啊~我人生中的第一笔存款啊~」


「这样啊......」虽然很疑惑当年也才十二岁的娜美小姐为何可以买赌票,但山治还是忠实地做个倾听者,听娜美说她的致富故事。他分神注意走上颁奖台的索隆,只见对方从老师手中接过一把白鞘的武士刀。


『索隆——!索隆——!索隆——! 』


会场中,所有人都在欢呼索隆的名字。


他接过武士刀举高,一心道场的门生们在他身后高举有道场绣纹的布条,山治也使劲加大掌声。他意气风发的恋人朝众人挥手回应,山治终于按耐不住跟着路飞和乌索普跳上了长椅大喊——


「索隆我爱你——!!」





「我相信古伊娜也希望你收下这把刀。」


热闹的颁奖典礼结束,观众们离席回餐会小酌,山治独自前往和索隆约好的会场后方。

还未走近他就听到耕四郎老师的声音,山治悄悄的探出头,他看见索隆将冠军证明的白鞘武士刀交到了耕四郎手上,他接过武士刀后不发一语。


「不,」索隆背对着山治看不清神情,「这是冠军的刀而我却一次都没能战胜古伊娜。更何况——」


「古伊娜是因为我才... ...」


索隆的语气波澜不惊,但背景却带着一股落寞和悲伤。

霎时间耕四郎肃然反手刀尖直击地面,刀镡和刀鞘撞击金属声在林间震荡。


「索隆!」向来和蔼的耕四郎少见的扳起脸孔。


「我不许你那么说。那就是意外,不是任何人的错更不是你的错,明白了吗。」

「......是。」


语气平静,但却不像是接受了。

山治躲回树后,揉着金发缓缓蹲下,恍惚间娜美那日的话语在他的脑袋中嗡嗡的回响——


『十二年了,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


TBC.

最近忙碌藻生贺,所以更比较少抱歉了

另外爱纱与她快乐的朋友们可以用ABCD来记XD

(爱纱>Alsa;贝莉亚>Belia;夏绿蒂>Charlotte;黛娜>Dinah)




有猫病

第十五章:老毛病又犯了

  叶墨拉着索隆一头扎进山里,一路上他没敢松开拉着他的手,就怕他会迷路。

  “这是干什么?”看到他蹲在地上,索隆不解的问。

  “嘘!”叶墨转头捂住他的嘴巴,再转回去时,只剩绿油油的青草,“都是你!你在这等着,不许乱跑不许跟来,知道没?”

  索隆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很听话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叶墨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完全消失。

  在原地等了五分钟,还没见叶墨回来,索隆就到旁边的大树下睡觉,顺便等他回来。

  可直到索隆再次醒来,天色已晚,叶墨还是没有回来。

  “不会是迷路了吧?这么晚……”索隆的脸色猛地一变,从地上站起来直接往前走。

  这是在山里,叶墨这么久还没回来,一...

  叶墨拉着索隆一头扎进山里,一路上他没敢松开拉着他的手,就怕他会迷路。

  “这是干什么?”看到他蹲在地上,索隆不解的问。

  “嘘!”叶墨转头捂住他的嘴巴,再转回去时,只剩绿油油的青草,“都是你!你在这等着,不许乱跑不许跟来,知道没?”

  索隆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很听话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叶墨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完全消失。

  在原地等了五分钟,还没见叶墨回来,索隆就到旁边的大树下睡觉,顺便等他回来。

  可直到索隆再次醒来,天色已晚,叶墨还是没有回来。

  “不会是迷路了吧?这么晚……”索隆的脸色猛地一变,从地上站起来直接往前走。

  这是在山里,叶墨这么久还没回来,一定是出事了!

  刚走出两步,索隆就见叶墨迎面而来,连忙走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大吼:“你是猪吗?不知道里面有野兽,很危险吗?!”

  “嘶——疼疼疼!”叶墨倒抽一口气,这家伙明明看到他伤口,还抓他受伤的位置,故意的!

  手边没有伤药,索隆急冲冲的抓住他没受伤的那边手,絮絮叨叨的带着他回道馆。

  一路上听着他的絮叨,叶墨也不觉得烦,就是这回去的路程好像有点远,已经走了快半小时,怎么好像还在原地踏步呢?

  叶墨犹豫了下,还是问出口:“索隆,你是不是迷路了?”

  索隆大声反驳:“才没有!明明是你迷路。”

  “现在带路的,好像不是我哦。”叶墨举起被他拉着的手晃晃。

   “啰嗦!”
  这是恼羞成怒了。

  叶墨勾唇,不着痕迹的越过索隆,在前面带路。

  回到道馆已经是晚上,索隆找来伤药纱布给他治疗,大大的一条口子, 让索隆不由得放轻动作。

  看着他认真的给自己上药,疼了还会露出他也疼的神情,叶墨敛去心底升起的怪异感,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他。

  “这是什么?”

  “好玩的。盒子里面装的是蛐蛐,将两个蛐蛐放到一起,它们就会决斗。”叶墨简单的跟他讲斗蛐蛐的玩法,并让他带回去好生养着,过几天来斗一次蛐蛐。

  结果几天后,索隆还记着斗蛐蛐这件事,而叶墨早就忘在了脑后,连蛐蛐也不知丢到哪了。

  主要是他发现了更好玩的。

  那是在两天前,他心血来潮假扮成古伊娜。要假扮古伊娜并不难,他只比她矮半个头,只要把鞋子弄高一点,身高基本就跟她一样了。

  就是脱掉鞋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至于声音,叶墨可是演员出身,只要找到调子,声音调高一点,基本上跟古伊娜的声音没两样。

  于是,当叶墨出现在耕四郎面前时,他完全没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女儿。

  “古伊娜,练完剑了?今天结束得很快,说明你的实力有进步。”

  “嗯,那当然,我可是要成为天下第一的大剑豪。”叶墨走到他旁边坐下,不管是神态还是语气,跟真正的古伊娜没有区别。

  又在说这种傻话了。

  耕四郎心里划过一丝无奈,面上却不显,转而说起别的话题:“古伊娜,你是女孩子,女孩子用不着打打杀杀的。”

  这话,耕四郎曾跟古伊娜说过好几次,但每次都是以古伊娜生气收场。

  他知道,她一定又会生气的,正等着她质问的耕四郎,却听到和以往不同的问题:“为什么呢?女孩子就一定要待字闺中,以后好相夫教子?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耕四郎一怔,仍旧说:“女剑士有一个巨大的障碍,不管她们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比不过男剑士。”

  叶墨却不赞同这观点,反问他:“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比不过?”

  “这是有过实验的。”耕四郎皱眉,再多再具体的,却是不肯说了。

  “那我倒是认为,是她们不够坚定,所以她们才没能走到最后。父亲,我曾听人说过这么一句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比你有毅力,更坚定的大有人在,可她们终究还是跨越不过那障碍。”耕四郎承认他最后那句话很有道理,但还是反驳他的话。

  “那是她们,古、我是你的女儿,身为父亲的你难道不应该支持我吗?今后会有多大的成就,我们可以交给时间去证明,你只要在我身后支持我,便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也是我的动力。”叶墨差点就说漏嘴,好在及时转过弯来。

  这番话给耕四郎带来极大的震撼。
  是啊,古伊娜是他的女儿,她这么多年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而他只是不断的否认古伊娜,几乎从没肯定过她,这对她来说是动力也是压力,但压力却远远大于动力。

  一个得不到父亲肯定的孩子,心里该是怎样的难受?可古伊娜却还是这么拼命。

  耕四郎心中感慨,看着不知何时变得这么成熟的“古伊娜”,语气里满满的父爱说:“古伊娜……”

  “你是谁?!”可刚叫出名字,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就连声音也是一模一样。

  “我是古伊娜,你又是谁?”叶墨表面镇定,心里却慌得一批。

  艾玛糟糕,要暴露了!

  “我才是古伊娜!”古伊娜怒气冲冲的瞪着叶墨,又看向耕四郎,“父亲,你不会连我都认不出吧?!”

  叶墨抱住耕四郎的胳膊,扬着小下巴对她说:“我才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你这么凶巴巴的,才不是父亲的女儿。”

  “你这妖言惑众的小丫头,我要教育你!”古伊娜举着木剑,对着叶墨刺去。

  叶墨松开耕四郎的胳膊,躲避她的攻击,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抵挡她的招式。

  两人的争吵很快引来道馆的小伙伴,聚集在一起后,发现有两个古伊娜在打架,全都聚在耕四郎旁边,一边看他们过招,一边问耕四郎。

  “师父,她们谁是古伊娜?”

  有个早熟的小孩儿甚至问:“师父,你是不是在外面私藏了一个女儿?叫……叫什么……私生女?”

  耕四郎哭笑不得,他的女儿他最了解,虽然之前被叶墨骗过去,但从说话语气和招式,还是能分清哪个是古伊娜。

  叶墨毕竟没有经过训练,也不擅长木剑的招式,很快就敌不过古伊娜,手中的棍子被古伊娜挑飞,只是躲避着她的进攻。

  眼见叶墨不敌古伊娜,要被她打中,耕四郎加入进去抓住她的木剑,帮叶墨挡住她的攻击。

  “古伊娜,够了。”

  “父亲?”打了一架,古伊娜的怒火消退大半,不解的看着耕四郎。

  “她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我的女儿,肚量可不能这么小。”耕四郎虽然认清了女儿,却不知道是叶墨假扮的古伊娜。

  “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叶墨对她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要跑,却被耕四郎抓住后衣领。

  耕四郎:“我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古伊娜。你是谁家的孩子?这么调皮。”

  “师父……”叶墨声音一转,竟发出了索隆的声音。

  “你也不会是索隆。”耕四郎却不上这个当,他观察索隆那么久,知道索隆可没这个本事。

  见躲不过,叶墨只能卸了妆。

  他现在是小孩子的身体,脸型还没完全定型,只要化个妆,戴上跟古伊娜一样的假发,就会变得跟她一样。

  此后,道馆的人都知道,叶墨的“易容术”,每次想要偷懒不练武,都会“雇用”叶墨代替自己去学习,而自己则是跑去外面疯玩。

  后来叶墨烦了,不想去的时候,就会提高价格,有些人见价格高了,就老实的自己去上课。但有些人根本不在意这几个钱,只要身上带够,就跟叶墨交易。

  可有的人没钱又想找叶墨帮忙,搬出各式各样的理由,刚开始叶墨还会心软,上他们的当,后来叶墨被扰得不胜其烦,开始变装躲他们,让他们找不到自己。

  这可就苦了索隆,每次他去找叶墨都找不到,而变装的叶墨开始整蛊他。

  第一次的时候,叶墨化妆成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索隆并没有认出他,见他像跟屁虫一样粘着自己,索隆没忍住凶了一句。

  结果就见眼前这个“女孩”在大街上,扯着自己一边大哭一边喊:“哥哥别不要我!艾米会乖乖听话的!呜呜呜!”

  “喂你别哭啊!我不是你哥哥啊!”索隆涨红着脸想要扯回手,却被他死死抱住。

  看到大街上来往的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索隆黑着脸拖走叶墨。

  诸如此类种种比比皆是,折腾得索隆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他实在不明白,身边怎么出现这么多奇怪的人。

  索隆苦思冥想好久,才发现他会这么倒霉,是从叶墨玩失踪开始的。

  他想要找到叶墨,说不定他就不会这么倒霉了,一定是因为叶墨不在他身边,他才会这么倒霉的!

  可偏偏,索隆就是找不到叶墨,问耕四郎,耕四郎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道尔
2019.11.14吾乃生于乱...

2019.11.14
吾乃生于乱世中
自当斩破尘埃

2019.11.14
吾乃生于乱世中
自当斩破尘埃

·戏剧性謀殺·

[海贼王乙女]关于恋爱的事Ⅰ

*关于与索隆恋爱的一些小事

*短小 OOC预警

[牵手]

 

这算谈的哪门子恋爱呢?

 

你气呼呼的抱着胳膊独自走在前面,尽管心里不开心却还是时不时的回头瞥一眼,确保那个在迷路这一块拥有绝对天赋的绿发剑士没有走丢。

 

你回头看他,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但是对于你生气理由他确实是摸不着头脑,迷茫无辜的神情就那样摆在脸上,你气的好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各种构造。

 

这这这…谈的算是哪门子的恋爱啊?!

 

大声的哼了一声,你扭过头走的飞快。索隆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跟起来也毫不费力,只不过他仍不明白你生气的缘由,...

*关于与索隆恋爱的一些小事

*短小 OOC预警






[牵手]

 

这算谈的哪门子恋爱呢?

 

你气呼呼的抱着胳膊独自走在前面,尽管心里不开心却还是时不时的回头瞥一眼,确保那个在迷路这一块拥有绝对天赋的绿发剑士没有走丢。

 

你回头看他,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但是对于你生气理由他确实是摸不着头脑,迷茫无辜的神情就那样摆在脸上,你气的好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各种构造。

 

这这这…谈的算是哪门子的恋爱啊?!

 

大声的哼了一声,你扭过头走的飞快。索隆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跟起来也毫不费力,只不过他仍不明白你生气的缘由,摸摸脑袋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怎么办好,只得跟在你身后看你走的飞快。

 

你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与索隆之间的关系。明明是情侣,却又好像没有什么情侣之间的样子。偶尔也会亲吻拥抱,但是次数少的可怜,两只手就可以算的过来。

 

在对待你这件事情上他虽然足够温柔,却不怎么体贴,也不浪漫,在加上索隆本身对待感情的迟钝,有时候你甚至会让你怀疑,你们两个到底是不是情侣关系。

 

就比如说只是逛街想牵个手而已嘛,竟然表现自己是害怕走丢才会想要牵他的手?!明明最经常走丢的是他才对吧!

 

所以说自己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个钢铁大直男啊!

 

“喂,不是说要我陪你逛街的吗?”

“索隆你个笨蛋!!”

“哈??”

 

索隆更加茫然了,他摸摸鼻尖,还是想不出原本高高兴兴出来的你却在短短时间内,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生气。

 

“到底…怎么了啊?”

 

 

[亲吻某处]

 

索隆最喜欢亲吻你的锁骨。

 

你也曾在某次性事结束后,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看自己的锁骨,到底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就是普普通通的锁骨嘛,也不知道索隆那个家伙怎么就这么喜欢。

 

索隆总是喜欢把你整个人抱起来,让你的腿盘在他的腰上,他只要微微低头就可以把整个脸埋在你的胸口。他会先在你的胸口印下一个一个暗红的痕迹,然后便去亲吻你的锁骨。

 

他自然不仅仅是亲吻那样简单,有时他还会用牙齿轻轻的啃咬。他会用舌尖勾勒你锁骨的形状,然后再去吮吸亲吻,密密麻麻的留下属于他的印记,你被他撩拨的难受,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想要他快点进行下一步,可他却恶劣的在你锁骨处停留的更久。

 

你不满的抓住他的头发用力拉开一点距离,他这才打算放过你。你叹口气本以为终于到此为止,却未曾想他竟一口咬在了你的锁骨上。你痛的惊呼,一拳打在他的肩膀却使不出什么力气,他的力道控制的很好,会让你感受到疼痛,却也不会真的给你带来什么严重的损伤。

 

第二天醒过来后,你对着镜子看自己锁骨上明显的咬痕冷笑,然后换了件高领的外套起身向厨房走去。

 

“山治君,最近的菜单请务必帮我全部换成锁骨吧。”

毛毛🐠
my heart will g...

my heart will go on~泰坦尼克版索香~
(为什么不是藻子在水里?因为厨子长得像莱昂纳多啊!)

my heart will go on~泰坦尼克版索香~
(为什么不是藻子在水里?因为厨子长得像莱昂纳多啊!)

打一枪换一墙头
【SZ王国汉化组】a~ byマ...

【SZ王国汉化组】a~ byマルゲ

两天前就发了!ping了我好几次!

当年我在SZ王国做图源时的汉化,首发贴吧(被吞),经过组内同意,发在lofter,作为补档(以上内容第三次编辑)

🚗🚕🚙💤链↓:

| 1 | 2 | 3 | 4 | 5 |

【SZ王国汉化组】a~ byマルゲ

两天前就发了!ping了我好几次!

当年我在SZ王国做图源时的汉化,首发贴吧(被吞),经过组内同意,发在lofter,作为补档(以上内容第三次编辑)

🚗🚕🚙💤链↓:

| 1 | 2 | 3 | 4 | 5 |

杨霸天

我不允许有索香粉还不知道这群大佬!

专门翻译霓虹优秀的索香作品!绝对不搞颜色活动(才怪)!

刚刚成立没多久,是真的优秀!

都给我去关注啊@索香双璧汉化组

https://weibo.com/u/7331329603
(乱加tag真的8好意思 鞠躬)

我不允许有索香粉还不知道这群大佬!

专门翻译霓虹优秀的索香作品!绝对不搞颜色活动(才怪)!

刚刚成立没多久,是真的优秀!

都给我去关注啊@索香双璧汉化组

https://weibo.com/u/7331329603
(乱加tag真的8好意思 鞠躬)

氟汰
Lofter 滤镜真的好看 摸...

Lofter 滤镜真的好看

摸一个索隆溜了

Lofter 滤镜真的好看

摸一个索隆溜了

夜市街边的猫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跟着索大学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跟着索大学坏了。

独爱葱油饼

饭店王04

本文又名论草帽大饭店的成长史

•ooc预警

•年下攻预警

•各种私设预警

•玛丽苏预警!!!

现代

副店长索X店长路

Day  4

从事警察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一个名叫妮可•罗宾的女人,反而是奥哈拉大学的世界历史专业的学生们却对他们的这个天才学姐不甚了解。

你听说过一个八岁就获得世界历史专业博士学位的女孩吗?

没有,最年轻的博士不是才十六岁吗?

一个八岁的博士,多么令人震惊啊,可是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天才。

原因在其的毕业论文,虽然写得很精彩,得到了奥哈拉各位导师,教授的认同,但她的论文题目竟然是关于空白的一百年,虽然现在改革开放,政府并没有明令禁止,但她写的论...

本文又名论草帽大饭店的成长史

•ooc预警

•年下攻预警

•各种私设预警

•玛丽苏预警!!!

现代

副店长索X店长路

Day  4

从事警察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一个名叫妮可•罗宾的女人,反而是奥哈拉大学的世界历史专业的学生们却对他们的这个天才学姐不甚了解。

你听说过一个八岁就获得世界历史专业博士学位的女孩吗?

没有,最年轻的博士不是才十六岁吗?

一个八岁的博士,多么令人震惊啊,可是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天才。

原因在其的毕业论文,虽然写得很精彩,得到了奥哈拉各位导师,教授的认同,但她的论文题目竟然是关于空白的一百年,虽然现在改革开放,政府并没有明令禁止,但她写的论文,存在很大的争议,于是把她公开发表的论文全部删除,并让妮可•罗宾本人不再进行相关的考古活动与学术研究。

八岁的罗宾虽然有着一颗聪明的头脑,但毕竟父母早逝,没人教她如何为人处世,年纪还如此之小,心性上到底是有所欠缺,再加上对知识的渴望,她仍在偷偷地进行研究。

当然,纸是包不住火的,尽管罗宾很小心翼翼,聪明的她也隐瞒了十年,在她十八岁那年,她的研究被发现了,而她在这十年间写的笔记当然也被发现了,这些笔记被高层们认为有很严重的政治倾向,违背了宪法法规。

这时在奥哈拉教授眼里一向乖巧的罗宾像是突然进入了叛逆期,盗走了档案室的重要资料连夜潜逃出镜。

抓捕后当场击毙。

这是高层给下来的命令。

十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抓到罗宾,而之前知道罗宾引发的被称为“屠魔令”的事件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

我叫妮可•罗宾,让我加入你们吧,克洛克达尔。

……

罗宾在来到这个名叫罗格的城市后,只是因为刚好是中午,又刚好地进入了那家那时还叫“梅丽”的饭店,便幸运的遇上了她生命里的最后一抹光亮。

这是的路飞才刚刚开店,整个店里只有他一个人,他要兼职服务员收银员和厨师。

当路飞端上来一盘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饶是罗宾也不禁汗颜,她明明点的是三明治和红茶……

但看着路飞期待的眼神,罗宾还是强忍着不适吃了,也许只是看着不好看呢?

这食物还真是表里如一!如果还能称之为食物的话。

“怎么样,好吃吧,这可是我第一次做饭!”

看着期待又激动的路飞,不知为何,逃亡十年从未流过泪的妮可•罗宾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她到底还是把那盘不明物体吃完了,并告知了路飞自己的名字,还说了下次还会来这种话,她一个逃亡的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的人,怎么能这么说呢?

这根本不像她。

她看着这个饭店一路成长起来,从最初的没有人来吃饭,到招聘了很棒的厨师和优秀的收银员,看着他在饭店失火后的悲伤,重建后,他问她,想给这家店改个名字,改什么好呢?

她想了想,温柔地笑着说:“叫sunny吧”有你在就是晴天。

这时候的罗宾还没有完全沦陷,直到。。。

“罗宾,我好像在爷爷的书上看到过你。说是……一个很厉害的历史学家?”少年的语气带着不确定,却让罗宾心跳加快。

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贪恋了这么多的阳光和温柔,最后还是要还回去吗?是什么惩罚呢?对我这偷来的时光。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啦?诶,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厉害,你果然很厉害啊!”少年闪着星星眼。

罗宾决定不再逃避:“书上说了的吧,我……是个罪犯……”

“那又怎样?罗宾明明是个好人啊!喜欢山治的饭菜的人都是好人!”少年一脸坚决,傻里傻气的发言任何人听了都会觉得好笑。

却让罗宾流下了眼泪。

……

我是乌索普,今天难得路飞这个不负责任的店主在,我终于可以问问他这个放在门边的木制卡通羊头是干什么的了,就算是作为装饰品,也太违和了吧。

“哦,那是这家店之前的招牌。这家店以前叫【梅丽】只是后来失了火,才重新装修了一番,新的店名【sunny】也是罗宾帮我取的。”

真是难得,路飞说这些话的时候异常平静,只在说完的时候微微笑了一下,可真不像他平时的风格啊。

而我的心脏也不知为何突然收紧,一种窒息感向我袭来,这是痛苦吗?这是难过吗?

……

你才17,是个高中生,大好的年华可别像我一样浪费了,他会给你救赎的。

白衣白帽的女人把昏迷的索隆拖到了“sunny”的门前。

……

晚上9:54

路飞突然想起自己的草帽因为热而放在了店里忘记拿了。

10:08

已经可以看到店了,店门口还有个……人?

那抹身影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路飞走近了才看清那人是谁。

“……大叔?”

Kristen
_(:τ」∠)_就补完临摹索隆...

_(:τ」∠)_

补完临摹索隆

上色+勾线

P.S.03勾线笔真的好适合使用.

原本想修改在昨天的图片里,
但好像添加不了图꒰ꌶ  ̯ ̜ꌶ ꒱

_(:τ」∠)_

补完临摹索隆

上色+勾线

P.S.03勾线笔真的好适合使用.

原本想修改在昨天的图片里,
但好像添加不了图꒰ꌶ  ̯ ̜ꌶ ꒱

三缄其口

刷题的时候被虐了,摸鱼两张,假装情头cp粮
我太菜了我不会画画,我想念我家板子

刷题的时候被虐了,摸鱼两张,假装情头cp粮
我太菜了我不会画画,我想念我家板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