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紫堂真

56878浏览    388参与
空颜
我发现我真的好喜欢冷门,北极圈...

我发现我真的好喜欢冷门,北极圈有人吃吗?
(画完了以后才发现眼睛底下的画反了😭)

我发现我真的好喜欢冷门,北极圈有人吃吗?
(画完了以后才发现眼睛底下的画反了😭)

五毒巨权
试卷摸鱼发烧也要陪幻参加兄弟/...

试卷摸鱼
发烧也要陪幻参加兄弟/姐妹竞赛

试卷摸鱼
发烧也要陪幻参加兄弟/姐妹竞赛

AKA
君が涙の海に身を投げても, 就...

君が涙の海に身を投げても,

就算你投身泪之海

握りしめた手 離さないから,

我也决不会放弃  紧握住的手


《ワンダーラスト (Wanderlast)》

by sasakure.UK


这首歌大概是我理想的真幻曲了

君が涙の海に身を投げても,

就算你投身泪之海

握りしめた手 離さないから,

我也决不会放弃  紧握住的手


《ワンダーラスト (Wanderlast)》

by sasakure.UK


这首歌大概是我理想的真幻曲了

若曦er
试着点开看看?有魔力的噢。

试着点开看看?有魔力的噢。

试着点开看看?有魔力的噢。

水花哗哗

真实与虚幻.2

      然而美好向来不会永恒。紫堂真垂下眸,他身上蓦然飘起丝缕蓝白色的烟,在紫堂幻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薄膜。

      紫堂真坚信,幻这样的美好是需要自己来守护的。

      “嘿,看到了吗,那个紫堂家的小子刚刚又对着空气笑了,该不会是真的有什么毛病吧。”

      “你小声点,我听爷爷说紫堂氏在古代可是很有名的,是降妖除魔的大家族呢!能看到我们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很正常。”...

      然而美好向来不会永恒。紫堂真垂下眸,他身上蓦然飘起丝缕蓝白色的烟,在紫堂幻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薄膜。

      紫堂真坚信,幻这样的美好是需要自己来守护的。

      “嘿,看到了吗,那个紫堂家的小子刚刚又对着空气笑了,该不会是真的有什么毛病吧。”

      “你小声点,我听爷爷说紫堂氏在古代可是很有名的,是降妖除魔的大家族呢!能看到我们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很正常。”

      “哈,我说你们也太能胡扯了,他要是真有这个本事,怎么不让那个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帮他考试呢,说不定早就成为前百的那些大佬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你还记得刚开学那会儿有个高年级学长调戏新生不得反而退学的事儿吗?”

      “当然记得啊,当时好多人传这个呢,那个学长把一个紫发的学弟看成了学妹,正调戏着,结果被一个不知道哪里的花盆从天而降当场砸晕。更神奇的是校方去调查摄像的时候发现摄像头被不明原因大力的掰向了另一边,录像上就只有那个学长的画面。”

      “卧槽等等,你说是紫发的学弟?”

      “对啊,是紫……卧槽。”

      “…咱们这届又是紫发又容易被错认成女生的男生……”

      几人不约而同咽了咽口水,互相对视达成共识,僵硬着扭头偷偷看向窗户那边。

      他们其实离紫堂幻不是很远,对话很容易就会被紫堂幻听到,但紫堂幻神色专注着对着卷子涂涂改改,显然是没有注意这边。但更令几人惊悚的是,紫堂幻身边那个半透明的身影。

     紫堂真察觉有人难得看见了他,便回他们一个温和的笑容。

     可不管这笑容无论多么温和可亲,在几人眼里却是愈发的恐怖,宛如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而显然几人已经成为了那个恶鬼的目标。

      “有鬼啊!!!”班级爆发出了几人的惨叫。

究极体的奥叔

弟吹

突然很想写海归紫堂真与雷蛰之间相互吹捧各种弟弟的对话。温柔儒雅的紫堂真x认真计较的雷蛰

突然很想写海归紫堂真与雷蛰之间相互吹捧各种弟弟的对话。温柔儒雅的紫堂真x认真计较的雷蛰


仇剑亭

都是亲情向,呆毛姐弟,真幻兄弟 塑料姐妹

都是亲情向,呆毛姐弟,真幻兄弟 塑料姐妹

千本狐
性转注意!!!因为忙着写作业所...

性转注意!!!
因为忙着写作业所以偷懒了【ni】
是花嫁幻妹!
是幻妈给幻幻做了嫁衣然后让幻幻穿上看看效果x

那个要爬我床监督我画画的女人让我恰了新cp

性转注意!!!
因为忙着写作业所以偷懒了【ni】
是花嫁幻妹!
是幻妈给幻幻做了嫁衣然后让幻幻穿上看看效果x

那个要爬我床监督我画画的女人让我恰了新cp

苦中T_T作乐

如果黑金是个真实的人(23)

(本来是准备赶在凹凸世界跟下半季的时候提前更新,直接不更回忆了,把后期自己的想象给写了,但是我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去想黑金和莱纳这一战)

(只好来这儿更回忆,还有我是怎么跳过这么多回忆的?)


在如同一个斗兽场里,一个大蜘蛛解放了封印,跟对面一个白毛打了起来。

蜘蛛想戳死他,可被他通过身法闪过蜘蛛又用蛛丝困住他困住了,正准备攻击,又被他躲开。二,白毛不断通过身法躲避蜘蛛的攻击,无论蜘蛛怎么攻击都打不中?他甚至白毛从下位攻击了他“破”

蜘蛛正准备利用大范围之丝困住他的时候,白毛举起了双手“固”

让蜘蛛不能动弹,并且直接从上面向下使劲踢了一脚“镇”产生了一阵烟雾,背对着蜘蛛“我一直紫堂家的血脉命令你”蜘蛛...

(本来是准备赶在凹凸世界跟下半季的时候提前更新,直接不更回忆了,把后期自己的想象给写了,但是我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去想黑金和莱纳这一战)

(只好来这儿更回忆,还有我是怎么跳过这么多回忆的?)


在如同一个斗兽场里,一个大蜘蛛解放了封印,跟对面一个白毛打了起来。

蜘蛛想戳死他,可被他通过身法闪过蜘蛛又用蛛丝困住他困住了,正准备攻击,又被他躲开。二,白毛不断通过身法躲避蜘蛛的攻击,无论蜘蛛怎么攻击都打不中?他甚至白毛从下位攻击了他“破”

蜘蛛正准备利用大范围之丝困住他的时候,白毛举起了双手“固”

让蜘蛛不能动弹,并且直接从上面向下使劲踢了一脚“镇”产生了一阵烟雾,背对着蜘蛛“我一直紫堂家的血脉命令你”蜘蛛正准备戳向他脖子的时候又被控制了。

“服从我的召唤,契约生成”而蜘蛛在片刻后便向他下跪。

“好厉害,兄长”紫堂幻在旁边叫喊着,而他的师兄则把蜘蛛给召唤回去“父亲,幻”说完白毛,转过身去,走向了紫堂幻还有他们的父亲

“你做的很好,真幻通过新继仪式的测试后,你迟早也会有像真的一样的力量”

紫堂幻朝向父亲“真的吗?”

“星际仪式世子堂家族测试资质培养训练能力的第一步,作为召唤一族,紫堂家组日渐衰弱,遗失了神最初赐予的召唤力量只能停留于驯服召唤兽的境地,但是,紫堂家族不会永远落魄下去,真,幻,你们要时刻谨记身为紫堂家族一员的使命,重振家族昔日的荣光”“是父亲”父亲走向了他摸了摸紫堂幻的头。

“幻等新继仪式过后,你代表紫堂本家出席,凹凸大赛吧!”“我一定会带着胜利回来,然后辅佐兄长”

而等死谭焕看向他的兄长,他的兄长却是一脸无奈的表情慢慢消失,“兄长”

“不知道家主的儿子会有怎样的表现啊,终于要来了来了来了,别站着不动啊,哇,加油,让我们看看你的本事,有那么厉害的哥哥,它的资质应该也不容小觑,快念咒啊!这一天我等很久了,加油啊!”

地面开始颤抖,紫堂幻冲向后面“来了来了那就是这次需要驯服的召唤兽。”

只桃花看着召唤兽退了一步“你退什么啊?上啊快点你可以的”“我可以的,我能做到没问题”说完死谈话便开始驯服,“我以紫堂家的血脉命令你服从我的召唤契约生成亚贡兽”

怪物开始反抗,紫堂幻不断控制着能力,但最后还是失败,“怎么会这样?”“驯服失败了,那可是最低级的测试收啊,还紧张到失守了,哦,快看,认真了能成吗?”

紫檀幻听着这番嘲笑,“亚贡兽服从我的召唤契约生成”可是召唤依旧没有成功“啊,失败了,这个是大状况啊!”

面对怪兽,紫堂幻不断重复“契约生成契约生成,为什么?”而此时,怪兽也挣脱了束缚,紫堂幻的兄长立刻从观众席上跳下来用刚刚训服的蜘蛛把这个怪兽传送走了。

“哥哥就是比弟弟厉害啊!紫堂真紫堂真,也太没用了吧?驯服了那么多次,居然都失败了,明明有那么优秀的哥哥居然完全没有继承能力,什么啊,我还以为本家的人都很厉害呢,哼,家主的儿子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哈哈”紫堂幻面对这些嘲笑,而他的父亲也在此时闭上了眼睛。

“父亲父亲父亲等等我”

“幻”,兄长叫住了他“为什么我驯服不了召唤兽?我的力量在哪里?我是你的弟弟,我不应该不应该和你一样吗我?”“对不起幻”

兄长慢慢消失。死亡幻想抓住这些碎片“兄长兄长”“完全没有继承死堂家族的能力真是可怜呢,这一届的凹凸大赛只能紫堂真去了,唉,本家血脉留下的是个废物”“我不是”“紫堂真没有回来,没有继承人本堂家族完蛋了,废物”“我不是废物,兄长不不废物,我不是废物”

紫堂幻从梦境中苏醒过来

“紫堂紫堂你没事吧?”金不断叫着他的名字,斯巴达正在跟他战斗“金”

“不要再使用这个力量,他在伤害你。”紫堂幻看着本家的屋子“伤害这不重要,毕竟我不会再做那个没有能力的废物了,是时候了断了,金”

“了断等等紫棠那我力量很危险,别让它控制你,还有”还没等金说完话,斯巴达优立刻攻击了他,金立刻闪开“矢量箭头”

矢量箭头直接被大斯巴达给弄粉碎。

金不断利用矢量疾走,躲避大斯巴达的攻击。

“子唐,你先冷静听我说,我们不应该再比下去了,这没有意义”而大斯巴达依旧不断攻击着金

“异矣,事到如今,还说这些经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你根本就不屑和我战斗?”说完死谈话,又把力量分给了大斯巴达。

(说实话,紫堂幻和紫堂真,好像我和我姐姐呀,两个姐姐学习都比我好,父母光拿我和她们做对比,我姐姐甚至曾经为了那独生子女的那几分,甚至曾经想掐死我。。。)

(直接说分析吧!)

(在得知紫堂幻要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胸涨明显,神情无奈又伤感,我非常怀疑其实是紫堂真在那上面做过手脚,毕竟假如是紫堂幻有了那实力肯定会参加凹凸大赛紫堂真为了保护他在那上面做了手脚,这算是在保护她,并且尤其是后面说了一句对不起ಥ_ಥ还有就是回忆的最后,紫堂幻身边不断立起了柱子我估计这个意思是他把内心给封闭了。不得不说,好可怕,我估计大佬们都发现了吧?)


水花哗哗

真实与虚幻

      完蛋了。

      紫堂幻捏着手中的成绩单,面如死灰。

      这次又要让父亲大人失望了。

      想到父亲训斥自己的模样,紫堂幻不禁一阵失落,暗叹自己的无能,俯身将额头抵在桌边吐出一口浊气,任圆框眼镜挂在脸上要落不落。

      身为紫堂家族的嫡系长子,幻肩负着将紫堂家业发扬光大的责任,同时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紫堂家族...

      完蛋了。

      紫堂幻捏着手中的成绩单,面如死灰。

      这次又要让父亲大人失望了。

      想到父亲训斥自己的模样,紫堂幻不禁一阵失落,暗叹自己的无能,俯身将额头抵在桌边吐出一口浊气,任圆框眼镜挂在脸上要落不落。

      身为紫堂家族的嫡系长子,幻肩负着将紫堂家业发扬光大的责任,同时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紫堂家族的脸面,这让紫堂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平时说话做事都有拘束和顾虑就算了,紫堂幻不得不考入这所汇聚了各地方著名势力著名家族逆天天才的学校——凹凸学园。其中,前百名的学生享有学校特殊的照顾和权利,是实力与地位的象征。

      父亲大人对自己自然是寄予厚望,只可惜幻的天赋在家族中确实是居于首位,来到了凹凸学园之后却是不够看了……

      谁能打过前百的那些变态啊!紫堂幻泄气的闭上了眼睛。

      清晨的微风携带凉爽信步从窗口走来,伸出手轻抚一头洋红色发丝的小脑瓜。幻有所感睁开眼,在镜片未相隔的地方,一抹蓝白色的衣裙正站在自己的身边。

      “幻,加油。”

      温和嗓音入了耳。

      紫堂幻回头,看着紫堂真半透明的身躯沐浴在阳光下,明明是一身冷色的装扮却让幻觉得格外的温暖。那温暖顺着真还没收回的手臂,从幻的头顶蔓延到全身。

      紫堂幻忽然觉得没有那么低落了。

      试卷被重新翻开,紫堂幻开始认真的分析自己的错题,渐渐地遗忘了周围的一切。紫堂真稍稍抬高了手掌,但还是舍不得收回来,食指轻戳着幻有些引人心痒痒的呆毛。

風日@快乐爬墙

“幻!”

“幻。”


如果真和Z两个是同时存在的话,一起去接幻幻放学←这样的场景

好久没画Z尼了!!学院凹凸的紫堂家兄弟合影真温馨啊suki~~TT

(性癖原因项链画choker了,对不起!!)


顺毛画的太舒服了,补一张幻幻

“幻!”

“幻。”


如果真和Z两个是同时存在的话,一起去接幻幻放学←这样的场景

好久没画Z尼了!!学院凹凸的紫堂家兄弟合影真温馨啊suki~~TT

(性癖原因项链画choker了,对不起!!)


顺毛画的太舒服了,补一张幻幻

灵艳Ocean

失踪人口回归
狂草风z尼

失踪人口回归
狂草风z尼

上官胃疼

紫堂幻专场

This is a planet in a parallel universe.


Its name is……


Phantom star.


—*—*—*—*—*—


晚饭过后,紫堂幻便抱着怀里的斯巴达玩偶,低着头,轻轻推开了门,走到了自己昏暗的房间里。


窗外的太阳早已落山,周围已是一片漆黑,紫堂幻来到了桌前,拉开椅子,像是吹走什么东西一般,吹了吹椅子后才坐了下来,将斯巴达摆在桌子显眼的部位,翻开本子,拿起一只钢笔,埋着头,面带微笑的,一笔一划的写着。


每一天的晚上,紫堂幻都是自己一个人这么度过的,有什么心事,有什么烦恼,都在和这个本子倾诉,因为没有人会因此责备他...

This is a planet in a parallel universe.


Its name is……


Phantom star.


—*—*—*—*—*—


晚饭过后,紫堂幻便抱着怀里的斯巴达玩偶,低着头,轻轻推开了门,走到了自己昏暗的房间里。


窗外的太阳早已落山,周围已是一片漆黑,紫堂幻来到了桌前,拉开椅子,像是吹走什么东西一般,吹了吹椅子后才坐了下来,将斯巴达摆在桌子显眼的部位,翻开本子,拿起一只钢笔,埋着头,面带微笑的,一笔一划的写着。


每一天的晚上,紫堂幻都是自己一个人这么度过的,有什么心事,有什么烦恼,都在和这个本子倾诉,因为没有人会因此责备他,这倒让他心里感到异常的舒畅。


起码紫堂真还在的时候,并不是如此……


紫堂幻有个非常敬重的兄长,紫堂真。他足够的优秀,甚至是紫堂家族唤兽师中最耀眼的那一个,然而他也一直是紫堂幻去拼搏,去努力的榜样。


紫堂幻也想成为他兄长如此优秀的人。


可偏偏这么优秀的人,却永远的消失在了幻兽星。


尸骨无存。


紫堂真的离去对紫堂幻的伤害很大,在那一段昏暗虚度的日子里,他仿佛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甚或找不到自己活下去的意义。


他是家主的儿子,从小便一直是家族的期望,而现在竟沦落到家族里人人口中的废柴。


他不想再继续堕落下去了。


他在努力,无时无刻的努力,而他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都不及他人的万分之一。


但他从未放弃自己,为了不让他敬爱的兄长紫堂真失望,为了紫堂家族的兴旺,即使面对着家族人们的百般唾弃,他也必须坚持下去。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骚动打断了紫堂幻繁琐的思绪。


紫堂幻将笔夹在本子里,轻轻将其合上,起身走到了床前,轻轻拉开米黄色的窗帘,探头向外看去。


一块巨大的石块直冲紫堂幻飞来。


还没等紫堂幻反应过来,便已经被他的父亲及时的抱走,闪到了楼下的安全地带。


“父……父亲大人……”


“废物。” 说罢,便扔下紫堂幻,召唤出来自己的召唤兽,并同它一起奔向前。


前方早已混乱成一片,而紫堂幻却呆坐在原地,望着父亲的离去的背影,心中复杂的情感油然而生。


突然,三个小家伙扑在了紫堂幻的身上,并胡乱的扯着他的头发和眼镜。


“这是……兄长送给我的……小斯巴达?!” 紫堂幻有些吃惊惊不能回神神了。


那三个小斯巴达并不给紫堂幻反应的时间,扯着他的衣服便往森林里面跑。


“你们……慢点啊!”


紫堂幻这一路上被小斯巴达们扯得生疼,嘴里也吃了不少土。


“紫堂幻。” 一个熟悉而又温柔的声音传入紫堂幻的耳朵里。


“兄……兄长!” 紫堂幻激动的爬起来奔向前,想扑到紫堂真的怀抱里,但却扑了个空,“我……兄长……”


紫堂幻那双像沉在水潭之下绿宝石一般的眸子望着触碰不到的紫堂真,隐隐约约闪烁着凄楚的光。


“我很抱歉,紫堂幻,” 紫堂真转过身冲着紫堂幻温柔的笑了笑,“我是真真实实的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紫堂幻微微张了张口,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是你唤回了我,紫堂幻,并且,我也看到了你的努力,所以……” 紫堂真抬起了手,对着紫堂幻的脑袋轻戳了一下,“……去参加凹凸大赛吧,紫堂幻,我在大赛第一的场外等你。”


End


——————————


这个最后的结尾好沙雕的👀


助理君:我习惯了

Mr.病

对于哥哥们的看法

秋,雷伊,艾比性转注意

金团宠注意

OOC注意

以上


The question:对于自家哥哥的看法。


雷狮的场合——

先生:请问,你是怎么看待你的二哥的?

雷狮:……你确定不会让他知道?

难得显露出了示弱的姿态,倚在沙发上的男子略有烦躁地揉了揉一头墨发,紫罗兰色的瞳眸瞥向一边。

先生:笑/当然,我们的活动有着极大的保密性。

雷狮:成。

雷狮:雷伊的话……不得不承认是个强大的人,我服。但迟早有一天也会敌不过我,呆在那种鬼地方,就是鶸。

先生:哦哦,那是不是也是一个很有宽容之心的仁者呢?

雷狮:呵,凶着呢。

-

雷伊:……就凭你那点小小的静电,也敢...

秋,雷伊,艾比性转注意

金团宠注意

OOC注意

以上




The question:对于自家哥哥的看法。



雷狮的场合——

先生:请问,你是怎么看待你的二哥的?

雷狮:……你确定不会让他知道?

难得显露出了示弱的姿态,倚在沙发上的男子略有烦躁地揉了揉一头墨发,紫罗兰色的瞳眸瞥向一边。

先生:笑/当然,我们的活动有着极大的保密性。

雷狮:成。

雷狮:雷伊的话……不得不承认是个强大的人,我服。但迟早有一天也会敌不过我,呆在那种鬼地方,就是鶸。

先生:哦哦,那是不是也是一个很有宽容之心的仁者呢?

雷狮:呵,凶着呢。

-

雷伊:……就凭你那点小小的静电,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

男子张扬的长发在肩上肆意敞开,耀金色的菱形耳坠折着刺目的光,脸色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身旁却是冒出了细小的紫色雷电。

雷狮:MD说好的保密性极大呢?!

雷狮:不,二哥,冷静,这只是误会!



埃米的场合——

先生:那么,您是怎么看待您哥哥的?

埃米:诶,我跟你说啊,我早就想吐槽了。我老哥整天拉着我去找什么王子殿下,什么倒霉事儿都先推我过去,有什么好事儿都自个儿吞了,我一点自由都没有!

黑发的少年激动地站了起来,甚至带倒了身后的椅子,清秀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不满”两个大字,眉头全然拧成一团。

-

埃比:好你个衰仔!敢这么说哥哥!

少年扬了扬自己的拳头,气急的状态下,一头粉发都似乎炸了起来。

埃米:?!!不,哥,别打我啊啊啊啊啊!!!!



紫堂幻的场合——

先生:请问,您对您兄长的看法是?

紫堂幻:我的兄长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他总是会鼓励、安慰我继续努力。我十分尊敬他!

扶了扶眼镜,少年的嗓音是格外的富有生气。

-

男子勾了勾唇,配着玫红的发,也有了夕阳般的暖意。

紫堂真:嗯,不愧是我的好弟弟。



金的场合——

先生:笑/金对自家哥哥有什么看法呢?

金:我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他超厉害,我可崇拜他啦!而且哥哥也超温柔的,我最喜欢哥哥了!(还有格瑞!先生:后期~麻烦把“还有格瑞”剪掉。谢啦~)

金发的少年展开了大大的笑颜,天蓝色的瞳中点缀着星光闪烁,语气中充斥着喜悦与精神气,让人不由自主地为此感染。

-

秋:……………………………(呜,我家金怎么能这么可爱!!!)

男子柔软的金发束在脑后,尚有几缕发丝,似是贪恋其人的温柔般,摩挲着他的脸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捂住了半脸,头也是垂了下去,这全副武装的遮掩却为泛红的耳尖所暴露。

金:?

不明所以的金蹭了蹭秋。

-秋,卒。



仍旧是金的场合——

先生:笑/那么,金对其他人的哥哥怎么看呢?

金发的少年歪了歪头,再次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颜。

金:紫堂的哥哥就和紫堂一样温柔!很亲切!雷伊哥超帅的!而且人也很好!请我吃过烤电鳗!埃比很热情的!我们常常会一起玩!

雷伊:……哼。

紫堂真:谢谢你,金。

埃比:王子殿下!!!啊啊啊,能认识王子殿下我简直三生有幸!!!



——

END.

——

是一时兴起的沙雕产物,要说就是水,水。

我,爱,雷,伊。

雷伊大姐头太A了,ws。

顺带一提改了改艾比的名字,不是打错。

嗯,以上。(今天又是不检查错别字的一天。)

祝乐。

安迪可洛克

|真蛰||扩写|未命名(R上加R)

被pb一次,我就扩写一次,我跟lof的战役旷日持久。看看真哥到底有多能干♂。

雷蛰生日快乐x


论雷蛰到底是不是个好东♂西

--------------------

如果上面那个打不开:

【AO3入口】

被pb一次,我就扩写一次,我跟lof的战役旷日持久。看看真哥到底有多能干♂。

雷蛰生日快乐x


论雷蛰到底是不是个好东♂西

--------------------

如果上面那个打不开:

【AO3入口】

五毒巨权

懒癌犯了
P1年龄操作有,关于小学一年级第一天的自我介绍
P2动作有借鉴happy sugar life的op

懒癌犯了
P1年龄操作有,关于小学一年级第一天的自我介绍
P2动作有借鉴happy sugar life的o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