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紫罗兰

7715浏览    399参与
我想食面包
之前摸的紫罗兰小姐姐,可能有点...

之前摸的紫罗兰小姐姐,可能有点bug(x)电影上b站了太好啦!

之前摸的紫罗兰小姐姐,可能有点bug(x)电影上b站了太好啦!

桃桃子

最终决战重制

(E3)


  使徒用手拂去匣子上干细的雪,注视远方被云翳笼罩的密林,土地在解冻,冰层破裂时旭日正东升,万丈汪洋直逼百世干涸,纵天游戈紧贴千古荒漠,平衡只维系游丝一缕的光阴,山坡上,黄昏要塞屹立在暴雪中,巨影宛如被冻僵。


  使徒晲到冷峻的山巅,它那在雪雾中趋于柔和的刀削般的轮廓,千钧万霆之间,浑黄的日正徐徐下垂。


  JOKER每次跋涉这段漫长而荒芜的路途,总能联想到一些并不相干的事物:岩浆漫没岩石,一位吟游诗人抻开满步尘埃的史册,万众瞩目的仪式中,一只橙色的毒蛇在众目睽睽之下颓然升起....


  如果垂死和诞生最终融为了一体,就...

(E3)


  使徒用手拂去匣子上干细的雪,注视远方被云翳笼罩的密林,土地在解冻,冰层破裂时旭日正东升,万丈汪洋直逼百世干涸,纵天游戈紧贴千古荒漠,平衡只维系游丝一缕的光阴,山坡上,黄昏要塞屹立在暴雪中,巨影宛如被冻僵。


  使徒晲到冷峻的山巅,它那在雪雾中趋于柔和的刀削般的轮廓,千钧万霆之间,浑黄的日正徐徐下垂。


  JOKER每次跋涉这段漫长而荒芜的路途,总能联想到一些并不相干的事物:岩浆漫没岩石,一位吟游诗人抻开满步尘埃的史册,万众瞩目的仪式中,一只橙色的毒蛇在众目睽睽之下颓然升起....


  如果垂死和诞生最终融为了一体,就像浑然天成,那这段旅途简直毫无意义,一阵夹雪的凛冽北风直直刮来,他干渴地将盒子搂紧,快步前行。


  他竭力张开眼,透过不断斜洒的冰雨,瞥见堡垒深紫的凹陷,渗进其中的青苔与还未融化的冰晶。蜡油在冰冷的石槽中静淌,一直延伸到塔顶,在火焰的尽头,尖顶上犹如一丛丛炽烈的火炬齐放,始作俑者覆着手,耐心地等待寒冷退去。


  “你猜猜我找到了什么,圣母的眼泪!“JOKER干咳一声,他伸出泛白的掌接住恰好从另一名使徒衣角滴落的水珠。


  TALKER总是静静地观察同伴的一举一动,像幽灵一样窥伺他眼里稍纵即逝的难以攫取又难以摸透的抱怨,他永远保持着活跃的好奇。


  祭司和从地狱降生的恶鬼并排站在一块,彼此近得能从对方眼眸里看到对一丘之貉走投无路的冷嘲热讽,咫尺距离的斩首斧,漫天云彩像被血烧得通红,然而在绝境尽头,他们冷静得犹如冰封。


  火在旷野上连绵不绝地燃烧,一些落在雪堆中,将整片山融化。一些甚至在冰层下灼烧,跳动着舔掠士兵的铁靴。


  “那是什么?”TALKER收回远眺的视线,从容得不像置身事中,远处的空谷传来极深的幽律,从死亡与墓穴中钻出。它飘散在雪原上空,蔓延犹如疾疟的足音。


  “没什么,一点纪念品。”


  命运的支流...长达四亿五千万光年的绳索,最终套到跋涉千里的来者的脖颈上。他跪在河水中,触及的冰苔越变越凉,炮火轰鸣,雷电的残闪顷刻绽开,已积累数万年的厚重的黑暗,它宛若恶魔般的獠牙撕裂了闪电,深渊吞没了闪电。


  使徒怀中的箱匣里滚出一颗头颅。凝固的血从发隙里密密淌下,像无数条黑蛇。


  幽灵沉默着用手捧起一片沙样的雪,如抚慰极地呓语的风尘,覆在其狰狞且尚死犹生的面孔上。他默视在赤色的天穹间,候鸟的身影闪逝而就。


  干涸贫瘠的土地上,无所谓过去,无所谓未来:一切已经写定、一切又未开始书写;一切终将归去,一切就要来临,一切在破碎,一切又在凝聚。这里是无望的世界——裂谷是无望的裂谷、河流是无望地流淌的河、烟是无望的烟。


  “正义还需要召唤吗?他们不请自来。”


  JOKER冷笑,消失在苍茫雪色中。

深夜蹦迪芙蕾塔

关于我克拉克拉上的小说

不知道咋回事,每次试图分享过来的时候


在评论区里放链接时


就会给我显示“关键词错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最近也在很努力的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给Lofter上的小可爱们说声对不起


如果实在解决不了我会在Lofter上尽量更点文补偿你们


就是那种Lofter专有的系列啦


真的很不好意思(鞠躬.jpg)


拖了很久还是决定说一声


就这样,占tag抱歉

不知道咋回事,每次试图分享过来的时候


在评论区里放链接时


就会给我显示“关键词错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最近也在很努力的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给Lofter上的小可爱们说声对不起


如果实在解决不了我会在Lofter上尽量更点文补偿你们


就是那种Lofter专有的系列啦


真的很不好意思(鞠躬.jpg)


拖了很久还是决定说一声


就这样,占tag抱歉


如意快饿死了

【洛竹/紫罗兰】风息其妖

*没有CP向!!!
*本文大概又名《洛竹的一天》
*ooc肯定有
其实是觉得国庆七天假不能辜负所以才有了这个很无聊的小故事
其实我不知道洛竹是不是花妖但我觉得他是那他就是

0.
洛竹翻了个身——树枝再粗也只是树枝,毕竟不能当床——他从树枝上滚了下来,但没有摔在地上。旁边另一根树枝伸过来,稳稳的接住他。
洛竹……没醒。
时值一月,树枝上却开了一朵花。
这是第六十三朵。

1.
一直到日上三竿,坐北朝南的房子也充满阳光的时候,贪睡的木系妖精才睁开眼,惊觉自己睡觉的树枝已经换了一个。
他坐起身来,望着空旷的房间发愣——这里已经小半年没有人居住了,房内铺满了灰尘,阳光照射进来,能看见空气里浮沉的灰。...

*没有CP向!!!
*本文大概又名《洛竹的一天》
*ooc肯定有
其实是觉得国庆七天假不能辜负所以才有了这个很无聊的小故事
其实我不知道洛竹是不是花妖但我觉得他是那他就是

0.
洛竹翻了个身——树枝再粗也只是树枝,毕竟不能当床——他从树枝上滚了下来,但没有摔在地上。旁边另一根树枝伸过来,稳稳的接住他。
洛竹……没醒。
时值一月,树枝上却开了一朵花。
这是第六十三朵。

1.
一直到日上三竿,坐北朝南的房子也充满阳光的时候,贪睡的木系妖精才睁开眼,惊觉自己睡觉的树枝已经换了一个。
他坐起身来,望着空旷的房间发愣——这里已经小半年没有人居住了,房内铺满了灰尘,阳光照射进来,能看见空气里浮沉的灰。
迟钝的思维也慢慢醒了,然后洛竹想起来,昨晚入睡前,这里没有树枝。
——这是新长出来的。
他几乎是跳到地面上,急切的把手搭在树枝粗糙的表皮上。
“风息?”
“风息是你吗?”
“风息……”
反正时间有很多,他可以一直呼唤这个永远不会回答他的家伙。
他最后叹了口气:“风息啊。”
这时候手机闹钟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闹钟名写着:帮紫罗兰送花。
洛竹摁掉闹钟,心想也许两天前订闹钟的时候,自己就想到今天一定会忘记这件事。

2.
龙游是他们的家乡。
话虽这么说,但洛竹回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完全找不到曾经的影子了。
高楼。
霓虹灯。
游人如织。
宽阔的大路。
……
洛竹被抓后,很快就被会馆评定为“安全”,但却没有马上被放出来。被关在会馆的时候,洛竹被摁着头学习了现代人类世界林林总总的规则和知识:例如手机怎么用,例如不会暴露妖精身份的方法,例如在城市里要学会看红绿灯。
紫罗兰发短信催他,洛竹回消息,很笨拙的用一根手指在屏幕上戳:快了,马上就到。
洛竹放下手机,抬头恰好看见交通信号灯的红色数字跳转为零,于是转动电动车的把手,和身旁的车流一起冲了出去。
……如果需要,会馆也教骑电驴。

3.
认识紫罗兰是一个意外。
当时洛竹刚刚被放出来,回到龙游,还没找到合适的住处——现在也没有,每天晚上都跑回风息身上——在陌生的城市里乱晃,偶然看见了一家花店,花开得格外好。
其时正是十一月,反季的紫罗兰怒放了一整个橱窗。
洛竹也是花妖,天生亲近植物,路过的时候,没忍住,站在花店窗外多看了几眼。
也许是他站得有点久。花店的老板,也就是紫罗兰,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陌生人,她推开门,探出头来,对洛竹露出一个笑容。
“先生,您要买花吗?”
洛竹也喜欢对人笑,但不知怎么,竟然看着女孩的笑容愣了神,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像不会说话一样,说:“啊,不是、我……”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种子,稍微用了点灵力,一朵红色的花从种子上冒出来,悄然绽放。
他把花递到紫罗兰身前,说出了回到龙游后的第一句话:“送你朵花。”

4.
洛竹把车停在花店门口,紫罗兰正好捧着花出来。
她把花递给洛竹:“还是上次那家,别送错了喔。”
“知道啦,”洛竹接过花,往电动车上放好,“我不会弄错的!”
“上次你就走错了。”
“上次是不认路啦,这次我记得的!”
“好啦好啦,”紫罗兰笑着朝他挥挥手,“快去吧,你快要迟到了。”
洛竹也笑着挥挥手,说:“待会见。”
一月的风还是很大,骑在电驴上,能感受到冷风呼啸的吹着。
在以往的这个时节,送花的任务只能由紫罗兰做。娇弱的花儿总是禁不住风吹也受不了寒冷,放在全方位无壁的小电驴上,只有木系的妖精可以保护它们。
洛竹现在无事可做——会馆给的钱做够妖精们过上很好的生活——所以经常来帮紫罗兰打理花店。
算是在百无聊赖中,找一点能让自己感到安静的事情。
再拐过一个弯,洛竹抬头,看见了那棵大树,生长在高楼间,枝繁叶茂的。
天气分明还冷,它却已经不管不顾的抽出了新芽。

5.
花是送给一家酒店的。
洛竹第二次来这里,第二次差点撞到酒店门口的雕像,第二次在千钧一发之际刹住了车,第二次在心里悄悄抱怨这个雕像立的地方太刁钻了。
接待人和上次不同。上一个女孩子冷冷淡淡的,捧了花就走,只甩下一句“尾款会打进支付宝”。
今天也是一个姑娘,很热情,大概是时间还算充裕,接了花也没走,就地和洛竹聊起天来。小姑娘大概是装了一脑子的好奇心,从洛竹的“奇装异服”一路好奇到风息。
小姑娘说:“其实我以前是在那里租房子的啦,结果半年前一觉醒来那里竟然长了那么大一棵树,根本没法住人了。”
“你说那棵树是什么来头啊?有人说是妖精呢。”
洛竹不是很想和人类聊天。
他很敷衍的说:“不会吧,怎么可能真的有妖精。”
“也是喔……”小姑娘说,“我之前回去看的时候,发现那里聚了很多流浪猫狗,感觉这是一棵很温柔的树呢。”

6.
其实洛竹在这里待了两月有余,如果有心,又有会馆的帮助,也不至于找不到落脚的房子。
可他就是想每晚爬到风息身上。
洛竹想离风息近一点。
如果可以,他也想离虚淮近一点,离天虎近一点。
家乡变得不像是家乡,熟悉的风景变为陌生的街道,天生地养的妖精散落四方。
只有在身边陪伴了上百年的人还是原来的模样。
天虎虽然同样也被评定为“安全”,但死活不肯化作人形,因此不被允许进入城市生活。他现在在龙游的会馆里生活,身处家乡,每天有肉吃,活得也还不错。
而虚淮被评定为“危险”,至今仍被关押在冰云城——冰云城名义上是监狱,但对被关押其中的妖精还是很友好的。可以上网。
大约是无聊,虚淮现在完全化为了网瘾老年人,每日在妖精论坛里混得风生水起,洛竹偶尔登录论坛看一下,不出一页,必然能看到老友的发言。

7.
“你听说了没有,那棵树那里马上要修建成公园了,以后进去就要收门票了。”
“前两天才听说……是说要叫风息公园吧,不知道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蛮怪的。”
“那棵树感觉也够怪的,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一夜之间就长了那么大。”
“……”
洛竹骑车回紫罗兰的花店,路过十字路口,红灯亮了。
他停下来,旁边的人类也停下来,探探头,猛然发现了一个老熟人,拍拍对方的肩,开启了上方的对话。
洛竹听力好,即便风刮得猖狂,他也听清了那边两个人类的话,捏着车把的手动了一下,小电驴差点冲了出去。
幸好刹车捏得紧。
如果要建成收费公园,以后是不是就不能再每夜爬到他身上去了。洛竹想。
绿灯亮了,洛竹左拐,进入下一个街道时又看见了大树。它真的很大,足以给各路流浪的小动物遮风挡雨。
但也不算太大,毕竟还不能遮云蔽日。

8.
花妖实际上是不用吃饭的,靠光合作用就能活,但紫罗兰一定要拉着洛竹去吃一顿饭,说是感谢他这些天帮忙送花。
两只不用吃饭的妖来到饭馆,随便点了两个素菜,帮忙点单的服务员明显没加过世面,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再三确认是不是真的只要这两个菜。
紫罗兰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是。
这时候即使不是心灵系的妖精也知道这个服务员在想什么了,他的想法全写在脸上——这两个穷鬼。
等到服务员走了,紫罗兰才又把实现转回到洛竹身上,很直接的说:“你看起来心情不好诶。”
洛竹点点头:“有点。”
“怎么啦,骑车的时候摔跤了?”
“没有啦,”洛竹闷闷的说,“我今天听到有人说,风息那里要建公园了。”
“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喔……”紫罗兰想了想,“风息是半年前大闹龙游的那个妖精吧,你以前认识他吗?”
“是啊,”洛竹声音低了下去,跟着头也低了下去,他说,“其实我就是跟着他的……”
那伙大闹龙游的妖精。
“诶——?”

9.
紫罗兰是一个很单纯的小花妖,在人类世界生活了多年也没有染上人类的种种恶习,包括猜忌啊、怨恨啊、林林总总。
她不太喜欢风息,因为听说他差点害死小黑,那个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小黑猫。
但也不讨厌,因为听说他为了能留在家乡龙游自愿散灵化作一棵大树。
恋家的妖精。
洛竹和紫罗兰分开后,开始仔细考虑对方的提议。
紫罗兰说:“既然要建成收费公园……那你要不要考虑去找个房子?你每天都跑到他身边,他会不会觉得你过得不好,所以才每天去找他寻求安慰呢?”
紫罗兰没有对他们当日的行为做出什么评价,只是稍微有点惊讶。
洛竹给紫罗兰讲了一点以前和风息待在一起的事,她很认真的听着,最后说,她感觉风息和她曾经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感觉……他很温柔。”
但紫罗兰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她想,可惜他太偏激了。
不然结局肯定会不一样吧。

0.
洛竹骑车回到树下的时候,刮了一天的风停了。

洛书婉婉
“早上好!来束花吗?” 是紫罗...

“早上好!来束花吗?”

是紫罗兰。
紫罗兰也好可爱!
我来丢人了。

“早上好!来束花吗?”


是紫罗兰。
紫罗兰也好可爱!
我来丢人了。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全员】就像我看见太阳雨

*关于“喜欢”

*全员清水无差,除洛紫闺蜜情,虚淮洛竹双箭头确定外,其他CP是哪种喜欢自由心证

*CP(左右无意义):无限小黑师徒组,小黑小白,风息龙游,虚淮洛竹,洛竹紫罗兰

虚淮谛听、小白山新几句话提及

(0)

风息公园修了很久,开放第一天,有两个穿着古装的怪人站在树下,不吃不逛不闲聊,干盯着树看。风吹过的时候,轻微的叹息淹没在叶的簌簌声中。

“树欲静而风不止。”长发青年喃喃低语。

“子欲养而亲不待。”白发小孩郑重其事。

“别乱用词。”

“你吃醋了。”

大树抖起来,像是在狂笑,落下一地的叶子。

无限伸手去摘小黑头上的落叶:“是他吃醋了。”

下一轮的落叶糊了无限一脸。...

*关于“喜欢”

*全员清水无差,除洛紫闺蜜情,虚淮洛竹双箭头确定外,其他CP是哪种喜欢自由心证

*CP(左右无意义):无限小黑师徒组,小黑小白,风息龙游,虚淮洛竹,洛竹紫罗兰

虚淮谛听、小白山新几句话提及

(0)

风息公园修了很久,开放第一天,有两个穿着古装的怪人站在树下,不吃不逛不闲聊,干盯着树看。风吹过的时候,轻微的叹息淹没在叶的簌簌声中。

“树欲静而风不止。”长发青年喃喃低语。

“子欲养而亲不待。”白发小孩郑重其事。

“别乱用词。”

“你吃醋了。”

大树抖起来,像是在狂笑,落下一地的叶子。

无限伸手去摘小黑头上的落叶:“是他吃醋了。”

下一轮的落叶糊了无限一脸。

(1)

“小黑知道什么是喜欢嘛?”小白问。

小黑猫原本在舔毛,听到这个问题歪头喵了一声,尾音上扬,是疑问的语气。

“因为今天和山新出去玩收到一张这个呢。”小白趴在凉席上,撑着头翘着脚,指给小黑看一张书签。

「我爱你,如鲸向海,鸟投林。不可避免,退无可退。」

小姑娘念完,很困惑的样子:“这个说的是喜欢吧?可喜欢不应该是很开心的事吗?为什么这句话感觉这么难过呢?”

小黑沿着床沿走过来,在书签旁坐下。是一张很好看的古风书签,用水墨风画了海和林。

小黑在床头坐下。他想起四年前的季夏,他想起海上的漂流,林间的篝火,想起月余未见的师父,想起风息。

“小黑?”

小白猜到小黑在想事,头顶的嘿咻叫了一声安抚她。小黑的尾巴扫一扫书签上的画,像人类手指的摩挲:“喵~「可能是因为,世间有许许多多的不得已吧。」”

“唔……”小白露出更加困惑的表情,“小黑你真的只有十岁吗?”

“喵?”

“明明是个弟弟,为什么说话和爷爷一样啊。”小白放下手臂,把头枕上去,这样可以看见她头边的小黑,和窗外乡村的星空,“老是说一些我听不懂,但是很让人难过的话。”

“喵~「没有啦,这句话是我师父说的,我只是学学而已。」”小黑赶紧补救。

“小黑的师父……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老爷爷吗?”小白问,“语气听起来和爷爷一样大呢。”

“喵……「师父是很大,但不是老爷爷啦……」”他还被人叫过美女。已经知道了美女是什么意思的小黑,想了想没有把这句话喵进去。

“这样啊……”小黑不知道在小白心里他的师父已经变成了奇形怪状妖精——至于奇形怪状,大概还是府先生他们的功劳,“那这句话让小黑想起师父了吗?”

“喵。「不是师父。」”小黑摇摇头,又补充道,“喵。「但这的确是喜欢的一种吧,我以前见过有人这样喜欢自己的家。」”

“啊……喜欢家也会有不得已的问题吗?”小姑娘担心起来,“那他后面回到家了吗?”

小黑看着她担忧的样子,露出一个笑容,和蓝蓝的舌头。

“喵!「嗯!」”

而且不会有不得已了。

(2)

洛竹有时候会想不明白一些事。

他是在被押往冰云城的路上听说风息的事情,之后虽然不愿意在会馆的敌人面前示弱,但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天虎手足无措地凑过来抱住他,“不。”他是在叫他不要哭。但埋在天虎的毛里,他反而更想起大家以前在一起的时光。

身后靠着的墙壁突然渗出一股凉意。他想起来隔壁是虚淮,混天绫已经解开了,但他还是被封了法力单独关押。

“虚淮……”他靠上冰冷的墙壁,“为什么会这样啊?”

“不是只是说想回家吗……”

也许是温度的降低,他一只手覆着墙,心安理得地把自己缩成一团,缩得尽量小。

他不知道的是,在墙的另一边,喜凉的冰系的妖精也将手覆上那片温暖,做出十指相扣的姿势。

(3)

找到无限,依然是在荒郊野外。

流程一般的突然发难,被尽数化解,若水扑出,被摸头。

只是这次面对打算掏出满汉全席的花轮,无限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我赶路。”无限给他们看了手机上的缺德导航,目的地是灵溪。

众人了然地点点头,准备撤了。鸠老嘴上却是个闲不住的,凑上去问他这么关心那孩子,为什么不干脆接回会馆休养。

“他需要历练,”无限回答,“他的潜力很大,今后他的世界,绝不会只是我身边的一隅之地。”

鸠老捋捋胡须,即使拥有洞察,此刻他也看不懂无限的心思:“何必这么排斥他待在你身边呢~会馆也不是没有师徒搭档的组合,况且跟你一起做执行者,对他的能力也不见得是一种浪费。”

无限看着眼前的篝火出神,心里却想起小黑刚刚跟着他时,小孩碧绿的眼睛看着他眨巴眨巴,说要和师父永远在一起。

那时他难得在心里纠结了一阵,是不是该敷衍地回答“师父也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来维护小孩的天真烂漫。

至少敷衍和撒谎这两件事,他的懒促使他做得十分熟练。

可是他却看着小黑,很认真地说:“永远是一个很郑重的词。也是一件,”他顿了顿,“很难真的达到的事情,所以不要轻易许人。”

小孩不解地偏偏头:“我想和师父永远在一起,不是我自己决定的吗?为什么会很难呢?”

无限揉揉他的头,雪白的毛发被篝火映成橙红:“因为在漫长的时间中,我们是会改变的。”

“况且,就算我们待彼此的心意没有变过,这世间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不得已。即使是师父,现在也不敢说对未来的所有可能性都有把握。”

小孩似懂非懂地低下头,但隐隐约约感觉到师父在说很悲伤的事情,而自己大概是被拒绝了。

“不过只是说想的话,我也想和小黑永远在一起。”在眼泪掉下来之前,小孩却听见无限的轻笑,“而且我会尽力去做的。”

小黑感动地转过头想叫一声师父,却看到无限递来的烤肉串。

“我没有排斥他跟着我,”无限回答鸠老,“我只是希望在我身边,是他在众多道路中选择的一条,而不是别无选择做出的决定。”

“他当然可以和我在一起,但在那之前,我希望他先去看看这个世界的全貌。”

就像自己当初和他承诺的一样,如果他看过会馆了依然不喜欢,自己会放他走。

而如果他看过世界以后依然选择回到他身边,他当然也会欣然接受。

而且到那时,他大概会更有底气去回应小家伙的“永远”吧。

(4)

洛竹不明白的事情之二,就是他和天虎在冰云城待的时间,还不如小黑和无限当时走一趟会馆花的时间长。

在被心灵系的妖精评定为“安全”后,洛竹选择了去龙游生活,而天虎留在会馆帮忙照顾一些小精灵。

洛竹不明白的事情之三,是自己很快融入了这座被会馆飞速洗去了领域战痕迹的城市。

现代人类的衣服比想象的要轻便舒服,植物远比不上森林,但多过风息的描述和自己的想象,人类对比起从前少了敬畏,但更多的是友好。

洛竹不明白的事情之四,就是会馆和人类高层商议之后,保留了风息留下的树。并且修成了公园。

不仅没有收门票,还派了专人维护。

风息公园,连风息的名字都没有抹去,他不止一次听见有人类夸这个公园的名字好听。

不知道风息听见这样的夸赞会作何感想。

洛竹通过会馆走了后门,从此风息公园最核心部分的维护由他负责,搭档有几个人类工程师和金系土系的妖精,他负责树木部分的健康,他们负责大楼的稳定。

而在一次为风息买花而认识了紫罗兰之后,他突然就有了第五件不明白的事。

紫罗兰和他性格很像,同样是木系妖精,风息就像树,深深地扎下根系,长成苍翠而沉重的样子,而他们都像是花,生命力旺盛到轻盈,永远和朝阳一样明媚。紫罗兰很忙,忙着去城市各处送货,他也渐渐在除了上班之外的时间开始帮紫罗兰照看花店。

在清闲的时候,他会想还在冰云城里的虚淮,他试着和紫罗兰讲他们以前的事来排解自己的思念,紫罗兰的共情能力很强,跟着他的描述开心,悲伤,紧张,甚至会落泪。

紫罗兰教会了他用智能机,他开始学着上网看天气和日历进货。紫罗兰教他坐公交搭地铁,花了一个晚上给他整理了一份龙游城游玩攻略,他去转了一圈,发现果然很合他的口味。他们开始在周日关门一天,两个人骑着紫罗兰的电动车去更远的地方。

秋天的电瓶车后座带着凉意,他坐上去的一瞬间想到了那晚冰冷的墙壁。

如果是虚淮的话周末更乐意待在家里修炼聚灵吧?

他在这一瞬间惊觉自己开始不明白一件自己习以为常的事情。

他开始不明白自己对于虚淮的感情了。

紫罗兰和他如此相似,他们现在已经会一起远足,刷手机,看综艺,照顾花草,每一件爱好都如此相似。他们成为朋友是理所当然。

那虚淮呢?

他们几乎没有相似之处,为何虚淮还是在他心里占据着一个与众不同的位置。

紫罗兰感到他突然的情绪低落,关心地询问他的情况。他把自己的困惑和紫罗兰说了。

“唔……”紫罗兰明显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但好在她看过足够多的同人,可以引经据典。

“友情需要志同道合,而爱情才是奋不顾身的。”她如是说。

洛竹一路愣着回了家,到家以后,他接到会馆的消息,说昨天谛听去见了虚淮,两人不知聊了什么,但虚淮的威胁值已经在下降,可能不久就可以出来了。

“他说他也想在龙游,”会馆负责的妖精问他,“你要来接他吗?”

洛竹几乎没有犹豫地回复“我去接他”。

他现在有了一件新的很重要的不明白的事了。

(5)

“喵~「那小白有想过什么是喜欢吗?」”

“唔……”女孩认真地思考起来,“喜欢就是想一直在一起吧?就像我喜欢山新,喜欢爸爸妈妈,爷爷哥哥,我就想和他们永远在一起,啊,当然也喜欢小黑和比丢了!”

“不过……想想好像也不对呢,”女孩自我反驳道,“明明很喜欢比丢,之前还是把它送回深山了……那喜欢大概就是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吧,即使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也好好的。”

“不过这么一说……我好像也希望三叔好好的,希望大吉小吉好好的,农民伯伯,学校的老师同学,还有老君谛听,会馆的卡里馆长和秃贝,还有东北虎先生和他们要救的朋友……哇小黑,你说我是不是一个花心的人啊!”

“喵~「小白才不是花心啦,是很善良」。”小黑偏偏头,“喵?「那其他人是怎么定义喜欢的呢?」”

“山新说喜欢就是想要一起玩游戏,唔……虽然总是她在带我,小时候有一次玩抓人,我当鬼但是总抓不到人,她就跑出来故意给我抓,然后转身去抓别人……最后肯定是我们赢了啦,从那以后就一起打游戏了,”小白开始掰着指头数,“爸爸妈妈说喜欢我就是希望我一直开开心心的。哥哥……唔,哥哥好像没有说过喜欢什么的……爷爷的喜欢大概就是给我塞各种吃的吧?每次一跟爷爷说喜欢吃什么,过几天餐桌上都是一样的菜。”

“喵~「因为看小白这样可爱又有干劲的人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吧。」”

“诶?会吗?谢谢夸奖啦~”小白揉揉小黑的头,“那小黑呢?小黑觉得喜欢是什么?”

“喵……「没想过呢……」”

“没关系啊,可以举例子来想嘛,”小白启发他,“就比如,小黑有喜欢的人或者妖精吗?”

“喵~「喜欢小白和师父!」”

“嗯!谢谢小黑喜欢!”小白很开心地笑了,“那是怎么样的喜欢呢?是一样的吗?”

“喵……「不知道,好像不一样吧……」”小黑努力地想,“喵——「对小白的喜欢,就是——」”

想要介绍小白给自己的师父,还有若水他们,又不想小白太多地进入妖精的世界,想小白一直平平安安,想要小白如果遇到危险自己一定能在小白身边,想……

“喵!「就是想要尽自己所能地陪着小白!」”

“嗯!我也想永远陪着小黑呀!”小白没有发现用词上细微的差别,“那小黑对师父呢?”

小黑偏过头抖抖耳朵:“喵……「对师父的喜欢……就像……」”

“喵~「就像有一天看见太阳雨,第一个就想起师父了!」”

“喵!「虽然师父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一定也见过太阳雨了,但就是很想跟他分享的感觉。」”

我喜欢你,就像我看见太阳雨,想起你。

窗外夜空下的树林中,星夜兼程赶到的人把这句话在心里研磨几遍,感觉心里的某个空洞被这样细细小小的字句填满了。

于是他笑了,心里对于“永远”的底气又足了几分。

——————完——————

*“友情需要志同道合,而爱情才是奋不顾身的。”:这句话非原创,真的是对同人的引经据典,印象里是老万和教授的文但实在记不清具体出处了_(:з」∠)_擅自引用真的很抱歉

翯白

【洛紫】永生花(万字长文预警)
是自己私心写的大电影后续,有cp向但并不只是言情(啥),尽量把主要配角的戏份都提了一提,但官方设定集出来我可能就去世了…
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其实里面也埋了几个彩蛋,比如虚淮和谛听是老熟人,这个有人能看出来埋在什么诡异的地方吗…然后最后一句,cue了一下风息的名字,风息:我太难了,看着兄弟看我面前谈恋爱…)

【洛紫】永生花(万字长文预警)
是自己私心写的大电影后续,有cp向但并不只是言情(啥),尽量把主要配角的戏份都提了一提,但官方设定集出来我可能就去世了…
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其实里面也埋了几个彩蛋,比如虚淮和谛听是老熟人,这个有人能看出来埋在什么诡异的地方吗…然后最后一句,cue了一下风息的名字,风息:我太难了,看着兄弟看我面前谈恋爱…)

諔鹊

虽然很菜但我就是要发(

第一次画剧情我果然是个沙雕画手(…)
脑洞一时爽,画画火葬场,
钻回垃圾桶。

虽然很菜但我就是要发(

第一次画剧情我果然是个沙雕画手(…)
脑洞一时爽,画画火葬场,
钻回垃圾桶。

葛优瘫_gif
哇这张沙雕居然漏了【】感觉花妖...

哇这张沙雕居然漏了
【】感觉花妖干的出来的事情

哇这张沙雕居然漏了
【】感觉花妖干的出来的事情

大海里的小贝壳
是三百年前一起住在树林里的若水...

是三百年前一起住在树林里的若水和紫罗兰~

本百合爱好者看到孙呱太太的若水紫罗兰互换衣服激动得当场社保然后蹦起来摸鱼……女孩子太可爱了5555555我需要更多百合能量!

((背景临摹了官方设计稿,紫罗兰的衣服是根据她电影里穿的衣服改的

是三百年前一起住在树林里的若水和紫罗兰~

本百合爱好者看到孙呱太太的若水紫罗兰互换衣服激动得当场社保然后蹦起来摸鱼……女孩子太可爱了5555555我需要更多百合能量!

((背景临摹了官方设计稿,紫罗兰的衣服是根据她电影里穿的衣服改的

绫墨
摸了洛竹和紫罗兰!官方gkd(...

摸了洛竹和紫罗兰!官方gkd(?

姑且录了个过程

https://b23.tv/av69284986

摸了洛竹和紫罗兰!官方gkd(?

姑且录了个过程

https://b23.tv/av69284986

JessieYang支言碎语

一个关于《罗小黑战记》里出现的花的有趣猜想,可能是类似彩蛋般的存在:

洛竹第一次见到小黑时,给他变的花,以及后来官博发出的,他与小花妖的一张图片,极有可能都是变的海棠花(我猜测他的本体可能就是一株海棠树)。海棠花自古就受到人们的喜爱,《诗经·卫风·木瓜》有诗曰“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诗中的“木瓜”、“木桃”、“木李”全都是属于海棠类的植物,它们在古时候常常被作为送给亲朋好友的礼品(这段摘自百度百科),洛竹自带友善属性,倒是非常符合这个特征。
海棠花还性喜阳...

一个关于《罗小黑战记》里出现的花的有趣猜想,可能是类似彩蛋般的存在:

洛竹第一次见到小黑时,给他变的花,以及后来官博发出的,他与小花妖的一张图片,极有可能都是变的海棠花(我猜测他的本体可能就是一株海棠树)。海棠花自古就受到人们的喜爱,《诗经·卫风·木瓜》有诗曰“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诗中的“木瓜”、“木桃”、“木李”全都是属于海棠类的植物,它们在古时候常常被作为送给亲朋好友的礼品(这段摘自百度百科),洛竹自带友善属性,倒是非常符合这个特征。
海棠花还性喜阳光,而且极度耐寒(这就是洛竹小天使般的性格,以及他跟虚淮很亲近的原因吗?😂不怕冷)。而且海棠的花语代表意义:游子思乡、离愁别绪、温和、美丽、快乐。绝了,这不就是洛竹本人嘛!!!

另外,就是小花妖紫罗兰,她第一次见到小黑时送的花,从花型来判断,应该是一朵非洲菊。非洲菊也是一种喜爱阳光,且花型特别艳丽漂亮的花朵,它的花语是:神秘、互敬互爱,有毅力、不畏艰难,简直就是无限大人和小黑的绝配,太会送啦!!!😘
而紫罗兰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与美,质朴的美德和盛夏的清凉。紫罗兰低调,花朵繁盛而不喧闹,更没有奇形怪状的模样引人议论纷纷。在古希腊神话中,爱之女神维纳斯的恋人将要远走他乡,维纳斯同他依依惜别之时,忍不住垂下了晶莹的泪珠,泥土吸收了这泪珠,保存在地下。等到第二年,在维纳斯和恋人分别的原地,竟然就这样长出了艳丽而优美,散发着阵阵香气的花朵——这便是紫罗兰的由来。哇,感觉花语和传说都好美噢!😊😊😊

楚栖

给自己和别人整的头像,想想还是放了一下

给自己和别人整的头像,想想还是放了一下

糖果是什么味道?
是感觉笑起来就能冒出小花花的紫...

是感觉笑起来就能冒出小花花的紫罗兰小姐!!TvT!!
我因为不会画画被打入冷宫了

是感觉笑起来就能冒出小花花的紫罗兰小姐!!TvT!!
我因为不会画画被打入冷宫了

猫的脚步声

最近新学习制作的手染布花 

全进口真丝 从剪花片 染色 粘合 熨烫 组合而成…

最近新学习制作的手染布花 

全进口真丝 从剪花片 染色 粘合 熨烫 组合而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