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细胞神曲

72.6万浏览    4842参与
无舆论

好像不上色的更好一点(躺)
有没有coe群拉我啊啊啊啊啊我没有粮磕了!!

好像不上色的更好一点(躺)
有没有coe群拉我啊啊啊啊啊我没有粮磕了!!

蝶泡

=初鸟藤


不知道是什么AU总而言之看起来很年轻但像邪教头目的轻飘飘教宗x伪装成小提琴家营救同伴的狙击手,很雷,OOC不请自来,但是我想看我画了不要骂我

=初鸟藤


不知道是什么AU总而言之看起来很年轻但像邪教头目的轻飘飘教宗x伪装成小提琴家营救同伴的狙击手,很雷,OOC不请自来,但是我想看我画了不要骂我

想搞德幸有错吗

人造神明

爽就完事了。

----------------------


      所背负着众人期待和生命的阿藤春树终于到达了这里——

      在绝对的黑暗下,人无法认知到房间的宽窄,此刻在阿藤春树的眼中,这里是个绝对无法走出的广阔空间。

       ……婉拒了丽慈和信浓,独自一人到达这里的这个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爽就完事了。

----------------------


      所背负着众人期待和生命的阿藤春树终于到达了这里——

      在绝对的黑暗下,人无法认知到房间的宽窄,此刻在阿藤春树的眼中,这里是个绝对无法走出的广阔空间。

       ……婉拒了丽慈和信浓,独自一人到达这里的这个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阿藤春树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两步,忽然一阵柔和的白光打到他的眼皮上,虽然有些刺痛,但还不至于要用袖子遮挡。于是他清楚的看到了站在白光里的人,以及插在他身后的数条导线。

       从脚开始蔓延,直至爬升腰间的这部分,都连着无数条输液管和传输线,那些导线被高高吊起,被很好的束缚在房间顶端。金属质地的肢体反射了柔和的白光,给人一种异常温暖的感觉。那些导线在他身后支撑着他、簇拥着他,使他可以慢慢走到阿藤春树的身前。

     “这些线,目前还不能很好的隐藏起来,有吓到吗?”

      “初鸟创……吗?”在眼睛适应了突然的白光后,这房间的一切就更清晰可见了。那些线并不是凭空存在的,房间的其他地方也都摆放着不同的电子设备,反应工作情况的指示灯也忽明忽暗着。

       为什么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

       阿藤春树的脑中很快的闪过了一个念头。但太过仓促,还不等他整理出什么思绪,就被面前的初鸟创带走了注意力。

     “是的,我想这次才是我们真正的第一次见面。可以这么说、”

       初鸟创没能把这句话说完,就被亲切却呆滞的机器人女声打断了。

     “警告!警告!有错误代码输入、有错误代码输入!”

     “正在进行处理、正在联系大司教”

     “请求……请求……请求……请………………”

       一开始还是高昂宣布着什么的声音,在几番挣扎之后,只剩下刺耳的电流音在嗡嗡作响,之前温和的白光也随着转变为刺眼的红色,很快,这个房间就不再剩下黑色与白色了,漫天扑来的血红色覆盖着每一个人。

       阿藤春树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望向初鸟创,在猩红的灯光下,初鸟创似乎不为所动,仍然维持着独属于他的那个微笑,几乎使看向他的人也感到了相同的安心、

       ——如果没有看到支撑那颗头颅的脖颈正在以非人的角度扭曲着的话。

       笑着的头正在不停向左肩膀的方向歪扭,先是突然拧到了折角,在碰到了肩膀后,仍然强行向下,不停的朝下方拧动着。与此同时,初鸟创嘴里说的话,穿透了嘈杂的电流音,清楚传达到了阿藤春树的耳朵里。

      “……这正是,面包与红酒。”

      “什么,你在说什么、不,不如说这种情况下还能说话才是奇迹吧!”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阿藤春树,他三两步跨上前去,捧住初鸟创的头,试图将其带回回归正轨。

       一瞬间、

       一瞬间就可以察觉到、

       触碰头颅的手掌中心传出来的不属于人的冰冷温度这件事。但是阿藤春树已经来不及放开了,“初鸟创”睁开眼睛,原本就偏红的瞳孔在这一刻灿红的更加惊人。他紧紧盯着他,嘴依然没有停下,还在说着这一个阿藤春树完全不能理解的内容。

     “谁知道呢。这一切可以说是故意,也可以说是命运吧。”

       冷汗霎时间布满了阿藤春树的整个后背,他不受控制的捧着那颗头,即使想离开也一时想不到要逃去哪里。

       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在阿藤春树的掌心蔓延开了,是什么?眼泪、血,还是什么别的,他试图看个清楚,但在通红一片的灯光中,无论什么都与那不详的颜色接近。

      “■■■■在哪里?”

       阿藤春树不确定最后一句话是不是错觉,但他也再没机会确定了。就在这句话轻飘飘的落下后,巨大的撕裂感充斥着每一个神经,他勉强低头看下去,模糊的视野内只能看到是漆黑色、藤蔓一样的东西杀死了自己。

      在视野黑了的那一瞬间,阿藤春树的思绪就彻底消失了。


      ……

    “异物排除,安全警报接触。”

      红色的警报灯转变为正常的白光,照亮了整个屋子。在房间的正中央,一滩血液里,还夹杂着不少散碎的零件,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初鸟创”身上的,还是“阿藤春树”身上的了。

      在黑色的幕布背后,宇津木德幸站在初鸟创身后,身上穿还着是研究员时候的白衣。

     “初鸟大人,第六组也失败了。需要我联系宇津木大人吗?”

     “嗯,告诉德幸吧。”


湮

我憋不住图(
阿藤先生真的好可爱

我憋不住图(
阿藤先生真的好可爱

ℙ𝕒𝕣𝕤𝕝𝕖𝕪

旧图搬运

多少都有点鸟亲子成分的那种

p4 5 6是鸟单人图

p7以后都是g图,包含内脏露出爆头挖眼不能接受就不要点开哈

旧图搬运

多少都有点鸟亲子成分的那种

p4 5 6是鸟单人图

p7以后都是g图,包含内脏露出爆头挖眼不能接受就不要点开哈

逐夜人

随便发发

补番太累了(错乱)

后两p有课本出现(大草)

随便发发

补番太累了(错乱)

后两p有课本出现(大草)

齐嵬谙
阳光下的鸟显得无比。安详(?)

阳光下的鸟显得无比。安详(?)

阳光下的鸟显得无比。安详(?)

薄荷黑
幼鸟(得在暴露我只会画大头之前...

幼鸟

(得在暴露我只会画大头之前想想办法蒙混过关才行)

幼鸟

(得在暴露我只会画大头之前想想办法蒙混过关才行)
GS
這張叫做,哈慈頭裡泡番茄醬(草...

這張叫做,哈慈頭裡泡番茄醬(草)沒畫完,是明信片的尺寸,如果成功畫完估計會拿去印明信片

液體殺我

這張叫做,哈慈頭裡泡番茄醬(草)沒畫完,是明信片的尺寸,如果成功畫完估計會拿去印明信片

液體殺我

潮田莺
这对真好啊,真好啊(感慨)

这对真好啊,真好啊(感慨)

这对真好啊,真好啊(感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