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綄綄的私人标签!!

37浏览    9参与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我说怎么车群没有了……好气哦…...

我说怎么车群没有了……好气哦…
裙◆好:⑥久0巴④②巴巴③
…不能看出来,就看大家的造化了😂😂😂
国庆的那个追凌的贺文在里面

我说怎么车群没有了……好气哦…
裙◆好:⑥久0巴④②巴巴③
…不能看出来,就看大家的造化了😂😂😂
国庆的那个追凌的贺文在里面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咱家规矩看一下鸭!!!

wtf???

咱家宝贝都看一下~

今天咱就来说一说“拆cp”这个问题。

暴躁LOFTER綄.凌实名diss那些以为自己啥都懂还不会圈地自萌的SBxx粉!(不是指所有)

我在原耽圈浪迹两年半,腐龄不长,而且前两年多都是在看文,最近今年六月末才发布了第一篇出自我手的同人文

效果对于我来说是真的出乎意料了,反响不错,于是我在乐乎(LOFTER)上连停更带连载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多

对于拆cp的说法在乐乎上…也不能说没有,但是很少,至少我没看见过

而且别的圈我不清楚,但《魔道》同人里这个现象很严重了!!!所以我就是自己看不惯才说一下,不想看或者怕气到自己的,现在就退出去吧,不要往下看了,以防气着~


一说拆cp,我...

wtf???

咱家宝贝都看一下~

今天咱就来说一说“拆cp”这个问题。

暴躁LOFTER綄.凌实名diss那些以为自己啥都懂还不会圈地自萌的SBxx粉!(不是指所有)

我在原耽圈浪迹两年半,腐龄不长,而且前两年多都是在看文,最近今年六月末才发布了第一篇出自我手的同人文

效果对于我来说是真的出乎意料了,反响不错,于是我在乐乎(LOFTER)上连停更带连载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多

对于拆cp的说法在乐乎上…也不能说没有,但是很少,至少我没看见过

而且别的圈我不清楚,但《魔道》同人里这个现象很严重了!!!所以我就是自己看不惯才说一下,不想看或者怕气到自己的,现在就退出去吧,不要往下看了,以防气着~


一说拆cp,我就很烦,因为大家知道,我现在主打就是《魔道祖师》的同人文,而魔道官配(指原著里表明心意的)就只有忘羡一对

但是我是吃邪教的,各种cp通吃,只要写得好,任何cp都可以接受,于是我是一个百分之九十写邪教的写手

(不是说官配不好,就是说官配秀秀妈写的太棒啦,我这种文笔渣没办法再把忘羡写的更好)

然后关于拆cp的说法,在原耽圈是没有的,至少我没听过有名加v的太太说“啊!你拆cp!你不道德!你有罪!”

所以我认为原耽圈不存在拆cp

圈,圈地自萌,你不喜欢默默退出去就好了啊,干嘛非得吐槽一下人家太太辛苦码出来的呢?

你不喜欢就不要看啊,不要点进去啊,人家太太都有打tag(标签)的啊!!!

emmmm……

反正我綄.凌,用圈名发誓,我的粉我护着,但如果我的粉到处说什么拆cp,去diss别家太太,或者乱说话,对不起,咱家不认你,最好有多远滚多远呢~亲~


总结就一句话:爱看不看,不看混蛋!(不是指所有人~)

咱家粉都是文明粉叭?希望是的,就这样,我还是辣个爱你们的綄~


咳咳……200粉福还没写完,我太难了

初三上课没时间写,下课写怕被老师看见,国庆放假咱开车,天天开!!!哈哈哈![给自己挖坑]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忘羡]小奴契约01

具体排雷啥的上一章已经说了,那算个引子,大家可以先看看那个。

咋说呢,这一章有点心疼咱理解错误的羡羡,太卑微了……


“主人。”魏婴跑过去侍候蓝忘机脱掉外套,待他坐下,跪在一旁低着头,垂着眸,轻轻的给蓝忘机捶腿。


蓝忘机一手端着合同夹,另一手捏着一只镀着金边精致无比的钢笔。


魏婴抬头凝视着他皱紧的眉头,恍神,不自觉的愣在那里。


蓝忘机似乎注意到“魏婴。”


“呃啊?主人,我在。”魏婴慌忙收回视线,心虚的继续给蓝忘机捶腿,他曾不知,他攥起来的手心中已经捏了一手的汗。


“啧……”蓝忘机不悦。


魏婴往后挪了一步,一声不吭的跪好,他被调教的很好,很乖,但也很畏惧这里...

具体排雷啥的上一章已经说了,那算个引子,大家可以先看看那个。

咋说呢,这一章有点心疼咱理解错误的羡羡,太卑微了……







“主人。”魏婴跑过去侍候蓝忘机脱掉外套,待他坐下,跪在一旁低着头,垂着眸,轻轻的给蓝忘机捶腿。


蓝忘机一手端着合同夹,另一手捏着一只镀着金边精致无比的钢笔。


魏婴抬头凝视着他皱紧的眉头,恍神,不自觉的愣在那里。


蓝忘机似乎注意到“魏婴。”


“呃啊?主人,我在。”魏婴慌忙收回视线,心虚的继续给蓝忘机捶腿,他曾不知,他攥起来的手心中已经捏了一手的汗。


“啧……”蓝忘机不悦。


魏婴往后挪了一步,一声不吭的跪好,他被调教的很好,很乖,但也很畏惧这里。因为传闻贵族世家子嚣张跋扈,因为这里的下人的眼神,因为流言蜚语,他都怕的要死,他也怕蓝忘机将他赶出去……


蓝忘机舒了一口气,道“不许叫主人,要叫哥哥。”


“是……是,哥…哥哥……”魏婴不敢反驳。


“嗯,你回房间去吧,这里不用你了。”


“是……”不需要了吗?可他还没碰过我……魏婴的心抽痛一下。


……


……


“忘机!”蓝曦臣鲜少像今天这般生气。


“兄长不必多言了,我自有分寸。”蓝忘机正视着蓝曦臣的眼睛。


蓝曦臣气的跳脚“你有分寸?你分寸到把人家带到家里来了!”


蓝忘机不语。


“澄澄和你偷养的那个人什么关系你不知道么?”蓝曦臣拍了拍桌子,桌沿上的茶杯差点跌落尘埃,粉身碎骨“澄澄的名誉怎么办?江家的名誉怎么办?!!”


“那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蓝忘机的态度也十分强硬“与婴无关。”


蓝忘机说完径自推门出去了,留下一脸懵逼和一肚子气的蓝曦臣愣在原地。


好像……忘机说的也没错……江澄是他妻子,江澄的事,江家的事,确实与他们没什么关系……


可能已经太爱江澄了吧……蓝曦臣想。


……


……


“主人……”魏婴坐在床上,衣服有些凌乱,扣子错着系,露出白嫩的脖子和锁骨,眼眶微红的看着推门进来的蓝忘机。


“你不听话。”


魏婴有点慌“我……我没有……”眼神躲闪着不敢去看蓝忘机。


“魏婴,看我。”蓝忘机走到床边。


魏婴跪在床上,抬起头。


蓝忘机顺势掐住了他的下巴,微微用力。


“主…主人……”一两滴晶莹在魏婴眼眶里打转,小脸憋的通红。


蓝忘机自顾自喃喃道“还是太小了,舍不得吃掉啊……”


魏婴被掐的有些疼,微微摇了摇头。


“等养大一点,有你好受的。”蓝忘机露出危险的一笑。


魏婴被盯的脊骨发凉“哥…哥……哥哥……呜呜…”眼泪流到蓝忘机手上。


蓝忘机松了手,把魏婴压在怀里,睡了过去。


每晚十点,蓝忘机都会一下睡过去,而每早六点又一秒也不耽误的醒过来。


蓝忘机也偶尔拥着魏婴入眠,魏婴即兴奋又有些畏惧——他不知道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在背地里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可是对他的喜欢,是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显然魏婴的担心是多余的,至少现在是,蓝忘机除了揽着他光溜溜的身子什么也没干。










待续啦…

等我,这个可能会发展成黄bao小说,车可能会很多……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温叔叔漫漫追妻路[云深篇.领罚]

自从温若寒爬树被发现,他就厚脸皮的缠上了蓝启仁。


在姑苏听学的某一天……


“仁仁~”


“……”


“仁仁~~”


“……”


“仁……!唔!!唔…!!”


温若寒快赶两步跑到蓝启仁面前,指了指自己紧紧闭着的嘴巴“唔唔?!!”


“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蓝启仁抬眼看了看他。


“窝诶油!!(我没有)”温若寒辩驳道。


“……”蓝启仁有一点点无语,真的是无语“云深不知处禁止白日宣淫。”


温若寒哼唧哼唧的缠着蓝启仁“嗯嗯~(仁仁),诶唔耶哎阿~(给我解开嘛)”


蓝启仁眼皮也不抬“让开,我要去冷泉。”


温若寒眼睛一亮,嘴角奇怪的一勾,...

自从温若寒爬树被发现,他就厚脸皮的缠上了蓝启仁。


在姑苏听学的某一天……


“仁仁~”


“……”


“仁仁~~”


“……”


“仁……!唔!!唔…!!”


温若寒快赶两步跑到蓝启仁面前,指了指自己紧紧闭着的嘴巴“唔唔?!!”


“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蓝启仁抬眼看了看他。


“窝诶油!!(我没有)”温若寒辩驳道。


“……”蓝启仁有一点点无语,真的是无语“云深不知处禁止白日宣淫。”


温若寒哼唧哼唧的缠着蓝启仁“嗯嗯~(仁仁),诶唔耶哎阿~(给我解开嘛)”


蓝启仁眼皮也不抬“让开,我要去冷泉。”


温若寒眼睛一亮,嘴角奇怪的一勾,饶有兴趣的盯着蓝启仁的胸膛。


“你……”顺着温若寒眼神看过去,看到自己的胸膛“你你你!!!你在想什么!!”


蓝启仁推了温若寒一把。


“诶?禁言术解了?”温若寒摸了摸嘴唇“仁仁,你犯禁了!”


“我?”


“嗯!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


谁成想,蓝启仁突然拎着温若寒的后领折回去。


“诶诶诶?!!仁仁你干嘛去???”


“领罚。”


“带我干嘛,我不忍心看你受罚。”


“一起罚。”



嗯,就这样,两个白日宣淫的玩意儿各吃了50板子。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綄綄回归!新文[忘羡]小奴契约

[啊啊啊,日常负能量:我放周末了,累死了,英语我根本跟不上……历史好难记…语文什么的要背的我背的算快的,就是背不过历史,不说辽,马上进正文。]

人物秀麻麻的!秀麻麻我的!ooc我的!

首先排雷:官配忘羡,可能ooc,主仆设定,年上十岁整。

贵族伯爵叽×上等小奴羡

在这个称为上等社会的繁华与肮脏共生并存的地方,各大优等家族云集。

正派四大家族中的蓝氏势力最盛,蓝家继承人蓝曦臣和江家继承人江晚吟联姻,两家合力带领其他两大家族以及一些附属家族共同对抗温氏,仅仅两个月时间就轻易扳倒了一直横行霸道的温氏。

在安全与进步的背景下,贵族之间流行起了一种“炫耀”般的玩法——养小奴。...

[啊啊啊,日常负能量:我放周末了,累死了,英语我根本跟不上……历史好难记…语文什么的要背的我背的算快的,就是背不过历史,不说辽,马上进正文。]

人物秀麻麻的!秀麻麻我的!ooc我的!

首先排雷:官配忘羡,可能ooc,主仆设定,年上十岁整。

贵族伯爵叽×上等小奴羡







在这个称为上等社会的繁华与肮脏共生并存的地方,各大优等家族云集。

正派四大家族中的蓝氏势力最盛,蓝家继承人蓝曦臣和江家继承人江晚吟联姻,两家合力带领其他两大家族以及一些附属家族共同对抗温氏,仅仅两个月时间就轻易扳倒了一直横行霸道的温氏。

在安全与进步的背景下,贵族之间流行起了一种“炫耀”般的玩法——养小奴。

这座城市里,奴隶,没有人权,没有尊严,更没有地位可言。

国家除了“不可贩卖人口”以外,没有任何对奴隶的保护法§律。

一些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有一群人,不,是恶鬼,拐骗穷人家中六岁左右的孩子去集体训练成各大贵族的奴仆。

自然,奴仆也分三六九等,也有各自的职务。

其中身材娇小,长相清秀的除了仆人训练,还会被集中起来进行专业的教化,成为合格的小奴。

所谓小奴,就是上层家族一些人,多半为管理家族者,他们的——泄欲工具!他们对小奴没有感情,只要条件允许,别说两个,二十个都可能!

如果奴隶是没有人权的话,那么小奴是没有尊严,羞耻感,罪恶感。

他们一直被灌输一个思想——只需要讨好主人。

……

蓝忘机作为自己哥哥的得力助手,谈合同这类的事,在哥哥抽不开身的时候也是可以代劳的。

对方是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谈合同的地方在奴隶市场后面的秘密会所。

蓝忘机回去时穿过奴隶市场,无意间瞥见一个长相精致的男孩,身材瘦小的让人心疼,大概是个小奴吧,蓝忘机想,男孩不知在哭着些什么,转眼间一鞭子落在了身上,男孩白皙的皮肤上印出一道红痕。

轻轻眨眼,心中有些惊,原以为会有更大的哭声传出来,蓝忘机没想到男孩抽了抽鼻子,收住眼泪,往他这边看过来。

甩了甩袖子要走。

“哥哥!等等!不要走!救救我!!”男孩冲着蓝忘机伸出手叫道“求求你!”

蓝忘机身形顿了顿,正欲抬脚。

“求你……”

“哎——”蓝忘机转身折回去“这孩子多少钱?”

“诶???公子,这个可是我们上等的……”

话被蓝忘机噎回去“五十银币。”

“啊?!!”小贩有些惊。

“……一百。”蓝忘机皱了皱眉,有一点不耐烦。

“什…什么?”

“呵,贪心太多会被反噬的。”他并不是很想带走那个男孩,一百银币,已经达到男孩的价值极限了,蓝忘机不想再往上加价了。

“不不不,他……行,成交!”小贩想说的是他不值那么多钱,可是有钱岂有不赚之理?

蓝忘机看了看有些欣喜的男孩“能走?”

男孩拽着蓝忘机的裤脚,坚定道“嗯!”

蓝忘机有点洁癖,抓着自己的人虽然不脏,但毕竟是个奴隶,有一点不悦的皱了皱眉。

男孩已经站起来了,看见蓝忘机的眼神,慌忙松了手,低下头“对…对不起……主人……”

揉了揉眉心,心道:哎,怎么就因为一声哥哥,就把他买下来了呢……

男孩更慌了,指节分明的手揉搓着单薄的衣摆。

……

“你叫什么名字?”蓝忘机将男孩领进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装潢的落落大方,确十分气派。

“魏无羡……但……”魏无羡有些扭捏。

“但什么?”蓝忘机看向他。

“主人,您可以叫我魏婴吗?因为…因为以前妈妈在的时候那么叫我……”说着,魏婴眼里含满泪水。

蓝忘机愣了愣,点点头。






待续!!!

emmmm……剧情起伏不定,我还没想好后面怎么发展,先说好,可能会虐。200粉福的车我还没开,哭辽!!!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混更一个官配,曾经说不写官配的我也真香了!!!

一个时间线混乱的“父子”梗

短篇

总裁爸爸叽×学生儿子羡

汪叽三十多是个老总,羡羡十八岁吧,高三(可能这个年龄不是高三,但我就想这样写…),但是我写的羡羡会有的…幼儿……对,幼儿。

希望你们不要脱粉…我就是偶尔会写一点官配,平常还是吃各种邪教啥的……[卑微的挽留粉丝们]

       “爸爸?!”魏婴的声音中满是喜悦“你回来啦!”放下手机向玄关处奔去。

         “嗯,今日不必开会。”蓝湛揉了揉魏婴的头发,弯腰去拿拖鞋。...

一个时间线混乱的“父子”梗

短篇

总裁爸爸叽×学生儿子羡

汪叽三十多是个老总,羡羡十八岁吧,高三(可能这个年龄不是高三,但我就想这样写…),但是我写的羡羡会有的…幼儿……对,幼儿。

希望你们不要脱粉…我就是偶尔会写一点官配,平常还是吃各种邪教啥的……[卑微的挽留粉丝们]













       “爸爸?!”魏婴的声音中满是喜悦“你回来啦!”放下手机向玄关处奔去。

         “嗯,今日不必开会。”蓝湛揉了揉魏婴的头发,弯腰去拿拖鞋。

        “那……爸爸可以陪我看电影吗?”魏婴的目光小心翼翼的飘到蓝湛的脸上,认真的想捕捉一些微小的表情。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蓝湛闻言一手扶着鞋柜,直起身子想了一会,缓缓道“可以。”

         “耶!太棒喽!”魏婴手舞足蹈的蹦到沙发前摆弄着遥控器。

        蓝湛挂起外套,坐到魏婴身旁。

        看着茶几上几个带着亮片的卡片出神。

        魏婴回过头,看了看蓝湛,看了看桌上的东西,一笑道“哦没什么,就是今天在学校里一些女生送的。”

        “嗯。”蓝湛大手一挥,卡片尽数被移到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翻看起来,内容很无聊,几乎都一样——学长魏无羡十八岁生日快乐。

        蓝湛翻看完全部贺卡后,闪耀着光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魏婴完美的背部线条。

        摆弄很久,魏婴似乎找到了满意的电影,头也不回的坐下来,摊在沙发上,好巧不巧的挤在蓝湛怀里。

       “魏婴。”

        魏婴抬头看了看蓝湛,有些失落的应道“爸爸,我在。”

         蓝湛揉了揉眉心“无事。”

         “嗯!”魏婴笑着挤回蓝湛怀里。

         温暖的怀抱总是有催眠效果,上了一天课的魏婴电影演到一半便昏昏沉沉的犯迷糊。

         蓝湛的声音再次响起“魏婴。”

         “嗯…”魏婴拉着尾音应着。

          “生日快乐。”

           “谢谢爸爸。”魏婴扯出一笑。(是因为困,不是因为勉强啥。)

           “你长大了,还有一件事,我该告诉你了。”蓝湛垂着眸看着魏婴的眼睫。

         “什么事?”魏婴翻了翻身,手挂在蓝湛的脖子上。

         “我爱你。”蓝湛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那么直白的说出这句话。

         魏婴的困意一扫而空,愣了愣,转头一笑“嗯,阿羡也爱爸爸。”直视着蓝湛的眼睛,魏婴的心跳变得很快,缓缓低头努力使自己平静些,不要让蓝湛发现。

        不知什么时候起,蓝湛对怀里小孩的爱就变了味道,一开始只是抚养他长大的叔父替他着急,总张罗他去相亲,无奈之下领养了个孩子,说自己心爱的人已经去世,才瞒天过海;却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只要抱着这个小孩,心会安静下来,睡觉也会安心…直到有一天,这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竟然有了狠狠欺负这孩子的念头……他明白,他陷进去了,他爱上了一个整天围在他屁股后面叫他爸爸的孩子。

        “魏婴,别闹。”

        “爸爸,我没闹嘛,爸爸对我那么好,我当然爱爸爸!”魏婴不敢让他知道,用着冠冕堂皇的理由,说着违背^0^伦^0^理的爱……

         这感觉……真他妈难受!

         其实魏婴只不过是在福利院第一眼见到蓝湛,就费尽心机的想被他带回家,后来越来越大,第一次有男孩子的生理反应时,梦里全是蓝湛轻声唤他魏婴时的景象,不敢让蓝湛发现,一大早便红着脸狼狈的洗内衣……

         “魏婴”

         “我在”

         “看着我”

         蓝湛抚上魏婴的脸,轻轻附在魏婴的耳边,呼出些热气“讨厌吗?”

         魏婴轻轻摇头。

         蓝湛一把将魏婴揉进怀里,手伸进衣摆,轻轻摸在纤细的腰上,薄唇掠过肩膀,在锁骨处轻咬“现在呢,讨厌吗?”

        魏婴推着蓝湛的肩膀,蓝湛眸中暗了暗,手从衣摆中抽出。

         魏婴推着蓝湛的肩滑到了合适的位置,手搂紧蓝湛的脖子,对准刚刚亲吻自己的薄唇一口咬下去,轻轻的咬在蓝湛的下唇上,玩^0^弄一会后积极的将舌头探进去。

         蓝湛微微惊诧过后一手搂住魏婴的腰,一手扣住魏婴的后脑,加深这个没有官场利益,没有勾心斗角,只有爱的吻。

         ……(咳咳…后面就天天,我就不写了,写了是要被屏蔽的!!!)

        事后小剧场:

        魏婴红着脸也红着眼角,哑着嗓子哭唧唧“爸…爸爸……你是不是不爱我……羡羡…疼……这里…这里疼”一个十八岁的大男孩指着自己的屁^0^股向着眼前明显没有做^0^满足^0^的男人哭诉着。

        蓝湛看着他通红的眼角,心里阵阵心疼,把人放倒细心的掖好被角“一……一会给你上药,先躺一会。”然后头也不敢回的跑进卫生间冲凉水。


end.

啊,真香,我竟然写原配了!!!感动

就是一个大半夜心血来潮突然乱码的一个小短篇,大概不会有续了,就这样,爱你们。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玩脱12.

12.

[先来个预警:要出情敌!!!我们亲爱的曦臣哥哥要出场了!!!]

        第二天醒来时江澄的手搭在金凌腰上,金凌一只腿压着江澄,两人面面相觑,气氛有些尴尬。

        “早?”江澄先开口。

        金凌看了看手机,表示赞同“嗯,还早。”目光落在江澄唇角“要不……你再睡一会儿?”

        ...

12.

[先来个预警:要出情敌!!!我们亲爱的曦臣哥哥要出场了!!!]

        第二天醒来时江澄的手搭在金凌腰上,金凌一只腿压着江澄,两人面面相觑,气氛有些尴尬。

        “早?”江澄先开口。

        金凌看了看手机,表示赞同“嗯,还早。”目光落在江澄唇角“要不……你再睡一会儿?”

         江澄被盯的有些不自在。却佯装老道的问“要……要来个早安吻吗?”

          “嗯?你想?”金凌挑了挑眉,手抚上江澄的后颈,捻着柔软的碎发。

        “我……”话没讲出来,就被金凌一把揉进怀里。金凌的味道包裹着江澄,香香的,淡淡的,温和的青竹香味。

         江澄额头被印上浅浅一吻。

         “再抱一会,再困就去楼上睡。”声音在江澄头上响起,触着金凌微震的胸膛,江澄身体中有些燥热——这个人,上头!!!

        江澄还在回味那个早安吻,转眼便到了中午。

          江澄摸着装满美味佳肴的肚子,舒服的打了个饱嗝,满足的躺在沙发上,极像一只懒猫微微眯着眼。

         金凌则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偷看江澄。

         “喂?啊!曦臣哥!”江澄拿着失宠的手机,坐起来,把手机拿到另一只耳朵前“好啊,什么时候?”

         江澄抬眼看了看金凌,而后又欣喜的应着电话,以一句语调十分欢悦的“我等你”结束了通话。

         啧…像一对热恋的情侣。

         放下手机,江澄依旧是满脸笑意。

        而这一切都在金凌眼里,江澄接电话是的神情,语气,态度,都是对他所没有过的。

         果然没一会儿,敲门声规规矩矩的响了两短一长。

        金凌刚起身准备走过去,江澄却一路小跑去开了门。

        “曦臣哥?怎么这么快?”江澄看着蓝曦臣温柔似水的深色眸子,笑意甚浓。

        蓝曦臣薄唇轻启“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在小区里了。”

         无人不晓蓝氏集团的‘姑苏双璧’,蓝二公子虽冷若冰霜,却早已和江家的魏公子魏婴结发为夫妻,这蓝大公子眼眸如水,性情温润,就连说话都绵绵的,却从未听说过任何桃色新闻!!!

         今日一见,这蓝涣竟是和传闻中的温润性子并无二致!处处都如水般温和。金凌暗自感叹,默默想自己是否戾气太重了呢……

         “曦臣哥,我好了,走吧。”江澄提着大衣道。

         没等蓝曦臣应声,金凌接起话“舅舅,你们去哪?阿凌也要去!”


OK辽,今晚就卡到这[啊哈哈卡剧情,别打我]嗯,曦臣哥哥已经上线,下次准备让聂瑶(副cp)一起上线!!!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杀手×九王爷(算原创,脑洞是我闺蜜的)

灵感来自我闺蜜凌的一个脑洞


码一个超级短的小小小短篇


         是夜,朱红色城墙上的鎏金瓦被皎月照的闪着磷光。


         被人的奔跑,跳跃踏出‘叻啦叻啦’的声音。


          划破子夜的宁静。


         ...

灵感来自我闺蜜凌的一个脑洞


码一个超级短的小小小短篇


         是夜,朱红色城墙上的鎏金瓦被皎月照的闪着磷光。


         被人的奔跑,跳跃踏出‘叻啦叻啦’的声音。


          划破子夜的宁静。


           “呼……呼呼……”跑在前面略微矮一些的金袍男子出声道“你……你别追了……呼呼…我……我跑不动……了…”


         男子大步大步的踏着一块块瓦,他觉得胸口十分沉闷,好似有些呼吸困难了。


         “呵,这就不行了?”身后略显高挑的黑衣男子轻蔑的笑道。


         “都……都半个……半个时辰了……”黄袍男子一步也不敢懈怠,不满道。


        “才半个时辰?”黑衣男子似乎有意再追上几个时辰。


        过了没一会,黑衣男子道“想活命?”没等黄袍男子回答,他自顾自接着道“你要是想活命就赶快跑。”


         语罢黑衣男子真的放慢脚步。


         可那个极不和谐的小碎步声却大了起来‘哒哒哒哒’……


         两人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小。


         直到黄袍男子‘噗通’撞进黑衣男子怀里,贪婪的大口大口呼吸,脸埋在黑衣男子胸口,放松了身体,软软的趴在那,身体随着呼吸阵阵起伏。


         黑衣男子双臂揽了他,右手抚上他毛茸茸的脑袋,擦过跑的微烫的脸颊,有些无奈的笑道“诶笨蛋,不是让你往我这边跑啊喂!”


         黄袍男子一语不发,脸被捧起来擦了擦眼角的泪。


         黑衣男子安慰道“行了别哭了,这次算你赢,丞相那边我可以瞒过去,但是你不要再哭了。”


         “…嗯……”黄袍男子吸了吸鼻子,眼泪又滑落一颗,晶莹的水滴恰巧落在黑衣男子的手上。


        “别哭了,再哭我就……”黑衣男子想了一会“我就在这亲你了。”


         “你是个杀手……”黄袍男子小声提醒道。


         “我没忘,就算是杀手,也得有媳妇啊”杀手捏了捏黄袍男子的耳朵。


         “喂我是男的!”闻言黄袍男子不干了。


         “男的怎么了,谁让你自己跑过来抱我的。”说完,杀手就一脸无辜。


         “我……我还是九王爷,我父皇不会同意的!”九王爷双手环住杀手的背,头蹭了蹭他的胸口。


        “咳咳……这样啊…那你松开吧,九王爷不能这样。”杀手敞开双手,扬了扬下巴,示意他松开。


         “你又不跟我父皇过,要他同意作甚……”九王爷搂的更紧了,声音闷闷的传出来。


          杀手笑着揉了揉九王爷的头,轻声道“行了,抱够了吧?我该走了,你回去小心……”杀手顿了顿“哎算了,小孩,松手,我送你回去。”


         “嗯。”


          “记得想我啊你!”


           “…嗯……”


            “什么?声音太小了听不到!”


            “嗯。”


             “啊?”


              “我说,我知道了!”


              “这才乖嘛!”



待不一定续系列…


因为我的坑实在太多了,看心情填叭。


晚上发没人看,那我就删了,再发一遍。


綄.凌(暂退,寒假更新)

綄綄的自我介绍!!

啊啊啊,别的太太都有置顶的介绍,我也要写一个!!![兴奋]

各位小宝贝们好,我是綄綄~大家也可以叫我碗碗[乖巧]

我十六岁了,上初三了,学习……还阔以(划掉,不要信),我超级超级可爱的[继续乖巧]

我会弹吉他,喜欢唱歌(啊哈哈多才多艺!!),凌是我的超级好的朋友[更加乖巧]

————————[乖巧的分割线]————————

那个啥……[突然沙雕]

我要说一哈,我写文超级短,而且超级垃圾[自我嫌弃]

并且……[娇羞ing…]我拖延症晚期[自我嫌弃+1]

我脑洞还大[自我嫌弃+2]

我还挖坑不填[自我嫌弃+3]

我我我……[突然娇羞+1]我老公还多[羞羞~]

我老公列表:...

啊啊啊,别的太太都有置顶的介绍,我也要写一个!!![兴奋]

各位小宝贝们好,我是綄綄~大家也可以叫我碗碗[乖巧]

我十六岁了,上初三了,学习……还阔以(划掉,不要信),我超级超级可爱的[继续乖巧]

我会弹吉他,喜欢唱歌(啊哈哈多才多艺!!),凌是我的超级好的朋友[更加乖巧]

————————[乖巧的分割线]————————

那个啥……[突然沙雕]

我要说一哈,我写文超级短,而且超级垃圾[自我嫌弃]

并且……[娇羞ing…]我拖延症晚期[自我嫌弃+1]

我脑洞还大[自我嫌弃+2]

我还挖坑不填[自我嫌弃+3]

我我我……[突然娇羞+1]我老公还多[羞羞~]

我老公列表:

易烊千玺

张艺兴

薛之谦

李现

胡一天

彭昱畅

郭俊辰

肖战

余承恩

郑繁星
……

还有好多[羞羞+1~]

[捂脸]

要是动他们,我可跟你急!!![突然凶悍!!]

而且我也是道友呢!!!

想看什么文可以告诉我,我尽量[认真]

只要你喜欢我就行,嘿嘿,就这样吧,记得爱我哦~[深情!!]

挂了吧,木啊,白白~[油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