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繁体

16103浏览    723参与
淮眠君(有事看置顶)

【策约】我的班主任哥哥(繁体版)

零、我是誰?


简体直通车 ➡️ https://huaimianjun.lofter.com/post/3204fb09_1c95bf273 脑洞直通车(简体):没错!点我!点我! 

————————

私設百里守約24歲,百里玄策22歲

ooc歸我,人物歸騰訊

幼兒園筆文警告⚠️

喜歡記得留❤️or👍(藍色的)~

           ————————————

但當每次我試圖去抓住那些碎片,卻什麼都碰不到。———百里守約...

零、我是誰?


简体直通车 ➡️ https://huaimianjun.lofter.com/post/3204fb09_1c95bf273 脑洞直通车(简体):没错!点我!点我! 

————————

私設百里守約24歲,百里玄策22歲

ooc歸我,人物歸騰訊

幼兒園筆文警告⚠️

喜歡記得留❤️or👍(藍色的)~

           ————————————

但當每次我試圖去抓住那些碎片,卻什麼都碰不到。———百里守約



從前有一個人,他叫百里守約。

百里守約有兩個秘密,第一個就是他是一個Omega,卻一直偽裝成Alpha,此事只有三個人知道;另一個,就是他失去了24歲以前的所有記憶,當然,除了名字。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失憶,怎麼失憶的,剛從病床上蘇醒的那段時間,這事情讓他苦惱過一陣,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漸漸放下了。反正失去了就失去了,活在當下就好了,何必在意過去呢,對吧?


可.....他真的放下了嗎?


百里守約能感覺得到,他潛意識是想記起從前的記憶的。


每到夜晚就寢時,他總會夢到一扇鐵鏽斑斑的大門,一聲絕望哭喊,一片壓抑的氣氛,和....那濃濃的血腥味。


不過.....他一直想知道,那聲哭喊....到底在喊什麼呢?當他每一次想仔細聽時,這個夢就像被蒙了一層霧,看不清霧裡的場景,也撥不開那濃濃的霧....


但他可以確定,那個人一定對他很重要,非常的重要!


沒有理由,非要說的話,那就是每次聽見那模模糊糊的哭喊時,他內心總是一陣抽痛,恨不得衝上前,抱住他,溫柔的安慰他,告訴他,別哭了,我在這裡....


可,他醒了。


...........


清晨,一縷陽光悄悄的從窗簾沒有遮住的小角落斜射入這安靜又整潔的屋子,屋子里安安靜靜的,這時,一陣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起床啦!起床啦!起床.....」鬧鐘開始在床頭櫃上不停的鬧著,躺在床上的人睜開了朦朧的眼睛,慢慢坐起了身,用手輕輕拍了一下鬧鐘,緩緩起身走向廁所洗漱。


當從洗手間出來,那人已穿戴整齊,他看了看鐘,推開了門,走了出去。


屋外,清晨的陽光暖暖洋洋的撒在那人身上,使那人舒服的眯了眯眼。


那人向著大街走著,過了一會轉了個彎,過了一會,到達目的地。


全程用了6分鐘左右。


他走進目的地,目的地竟是一所學校;中等偏高的圍牆圍著這所學校,令人感覺十分安全;圍牆外種植了好幾棵蘋果樹,時常有小孩在傍晚悄悄地爬上樹,偷偷的摘下一兩個蘋果;圍牆內更是特別,五彩繽紛,綠樹成蔭,花花草草一堆接一堆,徬佛不像一所學校,而是一個奇異的世界。


「百里老師好!」


一路下來,有許多同學向那人問好。


「你們好,」那人笑道。


他走向校醫室,校醫室旁,校醫扁鵲早已在那裡等他。


「這個月好點了嗎,守約?」扁鵲見他來,邊走進校醫室邊問道。


百里守約想了想,道「嗯,現在頭不會像之前那樣痛了,也不會對肉食反感了。」


這時,他們已經走進校醫室,扁鵲正從抽屜里拿出他的病歷本。


扁鵲抽出他的病歷本,邊在上面記著,邊對他點了點頭,繼續問道「好,那,你還會夢到「那個」嗎?」


百里守約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有點蒼白,他又回想起了那個夢,血,鮮紅的血液....他猛的甩了甩頭,把雜念拋掉,道「還....還會夢到....」


扁鵲看了看百里守約一下子變得有些蒼白的臉色,皺了皺眉,微微嘆了口氣,道「守約,雖然我不知道你失憶前到底經歷了什麼,但船到橋頭自然直,目前我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雖然按照這三個月的檢查,你的夢非常有可能就是你失去的記憶....」扁鵲頓了頓,繼續道「但你不要想太多,你的身體已經調養的差不多了,現在需要你最重要的是保持好好的心態,若有什麼問題,你可以來問我。」


「嗯….好....」百里守約抿了抿唇,「謝謝你,扁鵲....」


「好了好了,去吧,你班的學生應該要等急了,」扁鵲笑笑。


他坐在那看著百里守約像他點了點頭,走出了校醫室,又朝他揮了揮手,然後走向教學樓。


———————

这艰难的繁体啊.....

sunseeker(开学已退)
200fo粉丝福利~ 还有什么...

200fo粉丝福利~

还有什么点子走这里~ 

这毛笔字....有点chou啊.....

好吧,我承认我不会写毛笔字啊喂

我没了我没了我没了我没了我没了

@CharityLin 你要看这玩意儿?

200fo粉丝福利~

还有什么点子走这里~ 

这毛笔字....有点chou啊.....

好吧,我承认我不会写毛笔字啊喂

我没了我没了我没了我没了我没了

@CharityLin 你要看这玩意儿?

冰柃玥

我的本丸【設定】

注意!這合集裡面的文字都是繁體。

如果不喜歡請點左上角。

這合集裡的圖、文都是記錄我的本丸,或者寫一些小日常、短文、腦洞…

不喜請點左上角哦!

謝謝!


想看請往下滑

↓↓↓↓↓↓


【設定】

注意!這合集裡面的文字都是繁體。

如果不喜歡請點左上角。

這合集裡的圖、文都是記錄我的本丸,或者寫一些小日常、短文、腦洞…

不喜請點左上角哦!

謝謝!


想看請往下滑

↓↓↓↓↓↓...


注意!這合集裡面的文字都是繁體。

如果不喜歡請點左上角。

這合集裡的圖、文都是記錄我的本丸,或者寫一些小日常、短文、腦洞…

不喜請點左上角哦!

謝謝!





想看請往下滑

↓↓↓↓↓↓

























【設定】

注意!這合集裡面的文字都是繁體。

如果不喜歡請點左上角。

這合集裡的圖、文都是記錄我的本丸,或者寫一些小日常、短文、腦洞…

不喜請點左上角哦!

謝謝!





想看請往下滑

↓↓↓↓↓↓

























【設定】

本名:???

代號:綾奈(我)

性別:女

身高/體重:160/不明

生日:1/4

職業:學生

興趣:做點心、一些手作品。

刀劍/其他人稱呼她的名字:               主(あるじ)、大將、主殿、ご主人様(應該知道是誰喊的吧~雖然日服的還沒來....小聲)、主君、主人様/                   綾chan、綾奈Sama、審神者Sama。(請自行翻譯日文~)

討厭:所有苦的、酸(接受能力大概只有3...)的東西、還有一些靈異現象。(看了鬼片會睡不著的那種………是我的寫照啦~😂)

…………………………………………………

能力值(1-10)

靈力:A+

戰鬥能力:5

運動能力:4

力量:4

精神力:7

結界:7(可以扛住大太刀和槍爹的一擊)

顯現力(運用力):8

退魔:5

能力解釋:會些許格鬥,但體力是一大缺點。

靈力比同期還強一些,靈力的運用比較好,比較能做細緻的變化。

會使用靈力的常識,但深一些的就不太什麼擅長,現在正學習、開發當中。

常常開發出奇怪的功能。

…………………………………………………

初始刀:山姥切國廣

初段刀:今劍

近侍:會輪流,但大部分是還沒特化、極化或新刀當。(要輪到這種以外的刀的話會抽籤啦!)

所在地:【日服】加賀國

———————————————————————


剩下都的在評論了!

因為有敏感詞…

我:( ・ω・)?????







草!(一種植物)(ノ`△´)ノ~┻━┻

只是介紹而已就有敏感詞?(我要炸了!

不多說了,小天使們看評論吧!(・∀・)


sunseeker(开学已退)

喏交作业啊@一盐盐盐盐盐。 

底图来自@一盐盐盐盐盐。 

图123文素来自@顾清棠 

(好像都是一个句子哈,图二是繁体图三是草一点的 )

图45摸了个顾爷的ID,丑别说我啊

喏交作业啊@一盐盐盐盐盐。 

底图来自@一盐盐盐盐盐。 

图123文素来自@顾清棠 

(好像都是一个句子哈,图二是繁体图三是草一点的 )

图45摸了个顾爷的ID,丑别说我啊

sunseeker(开学已退)

“世界兜兜转转,四处芸芸众生,也不是非你不可”

文素来自@鸱吻是鸱总想宠粉 

底图来自@Lokoooi(求求不要限流了) (第二张换笔了看的出来咩⊙▽⊙)

并且第一张图是繁体 ,第二张不是呐~(论区别好像就是圆了点儿?🌚🌚🌚)

“世界兜兜转转,四处芸芸众生,也不是非你不可”

文素来自@鸱吻是鸱总想宠粉 

底图来自@Lokoooi(求求不要限流了) (第二张换笔了看的出来咩⊙▽⊙)

并且第一张图是繁体 ,第二张不是呐~(论区别好像就是圆了点儿?🌚🌚🌚)

sunseeker(开学已退)

我写好啦~@鸱吻是鸱总想宠粉 

图二繁体~

底图来自@网暴人肉小分队—大猛男 

超有感觉!

说实话这句话真的很能戳我!!!

我爱《默读》!我爱P大!(超大声!)


我写好啦~@鸱吻是鸱总想宠粉 

图二繁体~

底图来自@网暴人肉小分队—大猛男 

超有感觉!

说实话这句话真的很能戳我!!!

我爱《默读》!我爱P大!(超大声!)



sunseeker(开学已退)
是@鸱吻是鸱总想宠粉 的ID单...

@鸱吻是鸱总想宠粉 的ID单字~

听小可爱的建议,用一下粗笔写一下

然后现在是翻车现场,耶🌚🌚🌚

底图来自@Lokoooi 

@鸱吻是鸱总想宠粉 的ID单字~

听小可爱的建议,用一下粗笔写一下

然后现在是翻车现场,耶🌚🌚🌚

底图来自@Lokoooi 

sunseeker(开学已退)

还是抽奖~

是最后一个@八叶 小朋友的ID~

底图依旧来自@江陵。 神仙~

好chou啊~但我尽力啦~

依旧私心喜欢繁体啊....

感谢喜欢昂~(´∀`)♡

(假如真的有人喜欢就红心蓝手叭~)

还是抽奖~

是最后一个@八叶 小朋友的ID~

底图依旧来自@江陵。 神仙~

好chou啊~但我尽力啦~

依旧私心喜欢繁体啊....

感谢喜欢昂~(´∀`)♡

(假如真的有人喜欢就红心蓝手叭~)

sunseeker(开学已退)

又是抽奖~

这次是@网暴人肉小分队—大猛男 大大的吖~

底图来自@江陵。 贼好看!!!

第二张私心喜欢繁体就写了,不喜欢就不要叭~

又是抽奖~

这次是@网暴人肉小分队—大猛男 大大的吖~

底图来自@江陵。 贼好看!!!

第二张私心喜欢繁体就写了,不喜欢就不要叭~

Kyrriar
字变丑了。。。歪歪扭扭。。。...

字变丑了。。。歪歪扭扭。。。

心好累(亲爱的繁体我对不起你)

字变丑了。。。歪歪扭扭。。。

心好累(亲爱的繁体我对不起你)

一只咕咕咕的鸽子

威向避雷

[图片]伪装学渣威向书籍大家不要从淘宝上买,淘宝上是盗版,威向官方已经否认了

威向有通贩,想要的可以关注威向微博❤️

如果上学的话可以找代拍❤️

希望大家不要在被骗了w

比心心(。’▽’。)♡


(上次也差点被骗,幸亏有姐妹提醒了我,希望大家不要被骗吖❤️)

伪装学渣威向书籍大家不要从淘宝上买,淘宝上是盗版,威向官方已经否认了

威向有通贩,想要的可以关注威向微博❤️

如果上学的话可以找代拍❤️

希望大家不要在被骗了w

比心心(。’▽’。)♡


(上次也差点被骗,幸亏有姐妹提醒了我,希望大家不要被骗吖❤️)

sunseeker(开学已退)
祝帅气的居老师生日快乐! 底图...

祝帅气的居老师生日快乐!

底图来自@倾与 

居老师好帅,我没了我没了我没了

祝帅气的居老师生日快乐!

底图来自@倾与 

居老师好帅,我没了我没了我没了

青花鱼🐟

杀破狼繁体再版了!

杀破狼繁体再版了!

文人

溫柔是鋪開的紙_____ 唐山跆拳道團

2009年?


導:

小時候學跆拳道的一個教練,長的有點魅惑,常穿白色大T恤,會對我們說乖乖。我屁股坐過他懷裡,某個等待家人來接的訓練結束的晚上,當時有點警覺,不一會就跳開了。想念他.想念那段時光認識的很多人,似乎是我的性啓蒙發展的關鍵階段:蹲屁股上廁所被張緒成哥哥撞見、有趣多樣的不男不女生們、還很活猛乖張的我、唐山行的無法形容的特別、戛然而止的結局和四散漂離的未來……


河北理工大學——大概記住最早和最久的名字之一,長長的門石,那時校園很大。

虎威跆拳道總館裡當時有很多教練在,其中一個皮膚很黃很亮,是我至今為止見過最黃種人的樣子——後來分館教過我們一段時間,有他手拿靶子的印象。有...

2009年?


導:

小時候學跆拳道的一個教練,長的有點魅惑,常穿白色大T恤,會對我們說乖乖。我屁股坐過他懷裡,某個等待家人來接的訓練結束的晚上,當時有點警覺,不一會就跳開了。想念他.想念那段時光認識的很多人,似乎是我的性啓蒙發展的關鍵階段:蹲屁股上廁所被張緒成哥哥撞見、有趣多樣的不男不女生們、還很活猛乖張的我、唐山行的無法形容的特別、戛然而止的結局和四散漂離的未來……


河北理工大學——大概記住最早和最久的名字之一,長長的門石,那時校園很大。

虎威跆拳道總館裡當時有很多教練在,其中一個皮膚很黃很亮,是我至今為止見過最黃種人的樣子——後來分館教過我們一段時間,有他手拿靶子的印象。有個叫黃教練的,是誰呢?

最瘦最嚴厲、資歷似乎也很高的那個短髮教練赤腳蹲著——教練們的大腳們總是讓人印象深刻,腳趾上可以看見毛——手掌拍著靶子,很清爽的咧嘴笑,誇我「360°旋風踢」不錯,讓我表演。我覺得沒說得那麼厲害那麼多圈。一邊說不行,一邊上,靶子高得夠不著,放低了也沒有兩三圈。我彷彿超出身體之外旁觀一切,看我、看那個蹲著的、很嚴厲的、目光不在我這邊方向的教練。

記住了三角支架的地震點。記住了招待所而非賓館,白色被子有點硬,有陌生的乾爽味兒。和牛文秀、張恆一個房間,也許是那時見到了初發育的雙乳,因為沒見過所以覺得特別,那時似乎也已經有了模糊的身體禁忌。

出發前買了很多新衣服:棉厚白背心上有色彩過分鮮豔的美羊羊,肩膀是彈性的褶皺花邊式樣;特別淡的粉色T恤前胸有兩片薄紗和幾串看不懂的英文——也許是這件被提醒:小心凡是有外文的衣服。某晚開會,搭拉雙拖鞋的乖乖教練翹二郎腿坐在我床邊,背對我給大家講話。那時我想換衣服,就從頭套上特別淡粉色T恤,裡面那件藍邊、白色背景上是特別漂亮的公主吊帶可以解開,穿過綠色帶亮片的鬆緊七分褲拿下來,房間裡的其他人很驚訝,乖乖教練轉身也很驚訝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又轉身繼續開會了。我心裡暗自得意,嘴上雲淡風輕地解釋:我就是這樣子脫掉了balabala沒啥。

乖乖教練很白,鬍子不厚密但是明顯,不穿道服的他在我眼裡變得格外特別,小腿、喉結、笑起來的無辜小眼神⋯⋯彷彿走下神壇、走入我們,別的學員不穿道服同樣很吸引我。非常漂亮的張恆穿什麼都漂亮,扎馬尾,瘦削苗條,五官秀媚,我那時覺得。

教練明顯喜歡鬧她,我羨慕和嫉妒,也就僅此而已,看到他和她,也就一閃而過的模糊反應,轉身即忘。廢墟前我們幾個的合照裡,她穿黑色條紋上衣和牛仔褲,纖瘦,不白。我舉了樹枝想充當照片邊緣伸進來的自然背景,舉著的手卻一併被拍了進去,我的短髮順滑清麗,牛仔褂、黃T恤——似乎穿了很久很久,上面是系兩個麻花辮的小女孩的白描。白色硬褲子——這次旅行我似乎嘔吐過,弄髒過這條——鞋子裡的襪子有蕾絲邊。

張恆的媽媽看我比賽。戴頭套的對手看起來很高,我害怕得什麼後踢後旋等高級招式都不敢使,只有基本的正踢腿和下劈最有安全感,練得最多最扎實。但是通通被對手壓制住了,死死壓制住我腿部的力量。似乎沒有被打多慘,只意識到招式輸得很慘,很難過地結束、向四個方向鞠躬。我坐在稀稀落落的觀眾席後面,哭著讓教練給我家人打電話——我想跟我爸爸媽媽說「我輸了」——辜負了他們一點也沒有暗示出來的期望。教練沒打,也沒有安慰我。張恆的媽媽說在她角度看,對手比我高一頭,身體實力差距放那呢。我將信將疑,也不確定對手比我高多少。賽前踩體重秤時,隱約感覺場面混亂,我是三十公斤,最後報的三十六公斤。

我還是拿了獎牌,有人笑說我們這組最後正式參賽算只有倆人,我很不是滋味。張緒成哥哥很認真地跟教練研究討論比賽對手的技術,我很羨慕這樣的內容和氛圍。頭盔他戴總是方方正正的,表情有點呆,笑起來又很燦爛,臉上的痣像大嬸。張恆的下劈很漂亮,腿瘦——她的道服不是新白硬的那套,有點老舊的黃透軟。她的金牌比我的銀牌厲害不止一個層次。

走過校園的磚路,柳樹毛毛蟲散落各處。

文人

碎片吸附有機體(1)

洗完澡回到臥室,脫去浴袍,她扭頭看見窗簾沒拉緊,窗簾縫隙是對面樓的衛生間,亮著白燈,再看客廳和廚房,似乎沒有人——她想,離開家在外地獨居,有一天換衣服被人看見,是什麼樣子······

晚上走樓梯的時候,紅色高跟鞋嗒嗒踩著昏黃的光,突然一個流浪漢從身後跟上來——操我吧——她轉身拉住他的手,光潔細膩的皮膚觸到粗壯。

「你想操我嗎?來吧」,繼續往前走。對方一定呆了,手臂上的毛被她摩挲著。先去浴室,她耐心解釋,「沒事,如果你怕我報警,我們可以一起洗」,挺胸靠上他,撫摸他的臉,他可能比她大十多歲,並不是很邋遢。

「...

洗完澡回到臥室,脫去浴袍,她扭頭看見窗簾沒拉緊,窗簾縫隙是對面樓的衛生間,亮著白燈,再看客廳和廚房,似乎沒有人——她想,離開家在外地獨居,有一天換衣服被人看見,是什麼樣子······

晚上走樓梯的時候,紅色高跟鞋嗒嗒踩著昏黃的光,突然一個流浪漢從身後跟上來——操我吧——她轉身拉住他的手,光潔細膩的皮膚觸到粗壯。

「你想操我嗎?來吧」,繼續往前走。對方一定呆了,手臂上的毛被她摩挲著。先去浴室,她耐心解釋,「沒事,如果你怕我報警,我們可以一起洗」,挺胸靠上他,撫摸他的臉,他可能比她大十多歲,並不是很邋遢。

「我會好好伺候你,所以為我戴上套好嗎?」歸在他身前,雙手托住陰莖,她第一次這麼虔誠地注視別人,又純真,又渴望。

「你可以咬我」,她躺到床上,毛巾半遮,肩膀側露出一塊。流浪漢的陰莖格外粗大有力,他好聽話,抓住她的腳揉了兩下,趴了過來。

「操完我,給你做吃的」,她疼惜著伸伸舌頭,不能忽略這個需求呀·····

發現沒有內褲穿,父親回家了,她套上鬆垮的運動褲,上身是緊貼身材的薄內衣,披著外套坐在椅子裡看手機。

「我去一趟超市」,父親推門進來,看見床上丟著的浴袍,接著說:

「你下午洗澡了呀,我晚上也該洗了」。

「我跟你一起出門吧」,還是出去活動一下比較好,她想。

「行,我等你換衣服」。

運動鞋裡照例沒穿襪子,別熏臭剛洗過的腳呀,她暗自祈求著。路上,父親調整了一下口罩的掛繩,「小心別接觸外面那層」,她忍不住說。鼻子有點癢,還是沒有用手撓。

超市入口貼著二維碼,用手機掃了登記和量體溫,網絡有點延遲,她想起學校每日健康報的「形式主義」——40度報上去也不會被發現吧。人明顯比疫情剛爆發時多了。

父親去買胡辣湯的料。看見一個穿白羽絨服的男人,覺得髮型和背影眼熟,像很久不聯繫的一個同學,她抖抖頭髮,還有一點濕濕的涼意,黑貝蕾帽往下遮了遮。他是否注意到我呢?

往回走的時候,父親在前面,她看著路燈下的背影,突然唱起「大河向東流呀,天上滴星星參北斗······」

回到家趕忙洗手,父親在廚房熬湯。打開手機,發現一直掛著梯子,出門忘了關——怪不得在超市感覺網不好。母親也下班回來了,準備一起吃晚飯。擦肩而過的時候,母親突然驚叫起來,又咧嘴一笑,「你這件肉色的長袖,乍一眼還以為光著身子呢」。她沒穿胸罩,披著的外套有時滑下來,也不在意。

飯桌上,母親問起她和父親一起去超市的事。

「你去了他才買了胡辣湯呀」。想起前天夜裡父親不在家,她在微信群裡提了句想喝胡辣湯,母親應該忘了這回事。

「嘿嘿,我這次沒瞎買零食呦」。她從碗里抬起頭。母親起身去拿頭繩,輕輕挽起披肩的長髮,給她扎了馬尾。

「一會就睡啦,不用扎起來啦」。

「沒事我不弄疼你,就扎個簡單的」。

頭髮差不多幹好了,還不至於蓬亂,應該不會掉進碗裡,她想。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八章 通往未來的道路3

🌸前言與閱讀須知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雛子在伊庭宅邸花園掃著落葉,距離來到元治京都已有三個月,


如今的冷風吹起來仍感受的到冬天的氣息,前陣子京都下著大雪,雛子只好將收尋情報延緩,


為了表現出平民的模樣,雛子總是穿著她那身看起來普通的和服,由於這和服十分單薄容易失溫,雛子才選擇等待較不冷時在行動,


這些日子雛子也不好好白費伊庭的好心,時常幫忙做些簡單的家事,打掃庭院,煮飯,澆花,已成為雛子的日常,


雛子掃完地之時,伊庭從門口走進宅邸「我回來了。」


他微笑的看著雛子「謝謝妳一直幫我做這些,明明我來就可以了。」


「...

🌸前言與閱讀須知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雛子在伊庭宅邸花園掃著落葉,距離來到元治京都已有三個月,


如今的冷風吹起來仍感受的到冬天的氣息,前陣子京都下著大雪,雛子只好將收尋情報延緩,


為了表現出平民的模樣,雛子總是穿著她那身看起來普通的和服,由於這和服十分單薄容易失溫,雛子才選擇等待較不冷時在行動,


這些日子雛子也不好好白費伊庭的好心,時常幫忙做些簡單的家事,打掃庭院,煮飯,澆花,已成為雛子的日常,


雛子掃完地之時,伊庭從門口走進宅邸「我回來了。」


他微笑的看著雛子「謝謝妳一直幫我做這些,明明我來就可以了。」


「你太客氣了,是我應該要幫你忙。」雛子淺笑的回答,


兩人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伊庭始終沒有越舉,甚至做出讓人誤會又不舒服的事,雛子十分的感謝伊庭,


「對了妳方便陪我去一個地方嗎?」伊庭向雛子詢問道,


「是可以,怎麼了嗎?」雛子疑惑的望著伊庭,


伊庭淺笑著回答緩慢的走出宅邸「到時候妳就知道了,走吧。」


「欸?」雛子疑惑的緊跟在伊庭的身後,


雛子望著伊庭的背影,高大又厚實的肩膀給雛子有種很安心的感覺,


兩人ㄧ前一後的走在京都街道,寒冷的風吹拂著,讓雛子打了個噴嚏,縮緊了手臂,


雛子的舉動被走在前方的伊庭看在眼裡「抱歉,天氣這麼冷還帶你出來。」


「這沒什麼不用道歉,是我自己身體的問題。」雛子靜靜的回覆伊庭,


「手給我吧,我的手是溫的。」伊庭伸出手轉頭望著雛子,他眼眸閃過一絲歉意,


「不...我沒事。」雛子有些訝異的說道,只見伊庭向雛子靠近伸出手握住了雛子的雙手,


伊庭的手大到可以包住雛子的雙手,手心的溫度慢慢在雛子的雙手蔓延開來,


「伊庭先生?」雛子露出有些困擾的臉望著伊庭,


伊庭露出嚴肅的表情,眼神卻依舊溫柔的說道「好了,不要拒絕我,萬一妳感冒了怎麼辦?」他笑著繼續說「我知道妳這陣子都沒出門,因為很冷吧。」


被猜中自己想法的雛子不知怎麼回覆,只能默默的點點頭承認,


伊庭沒有回話,牽起雛子的手,牽著走向一間店家,


雛子就這樣默默的被伊庭拉著進到店裡,


店內裝潢十分華麗,充滿著各式的豪華布料以及和服,雛子看著這些布料有些入神,


伊庭輕輕的推了推雛子「去試試看吧。」他指著那些豪華的和服,


「不行的,伊庭先生,你怎麼能....。」還沒說完話的雛子就被伊庭打斷,


「就去吧,當作我送給妳的禮物。」伊庭露出陽光般的笑容讓雛子不知怎麼拒絕只好接受他的好意,


雛子接連試穿很多件和服,伊庭則在一旁給予雛子建議,最後選擇了一件有著牡丹花紋的暗紫色和服及深藍色素色腰帶,


雛子穿著新買的和服與伊庭走出店外,她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向伊庭道謝「伊庭先生,真的很謝謝你,這件和服不便宜吧?」


「價錢秘密。」


見雛子沒有抬起頭,伊庭走到雛子面前,用雙手環住雛子,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雛子有些震驚,想後退幾部卻被伊庭阻止「別動,一下子就好了。」


只差五公分的距離,讓雛子有些心跳加速,頭壓得更低,不讓伊庭看見自己有些紅暈的臉頰,


過不久兩人的距離再次拉開,雛子摸著自己的包頭,上面多了一支髮簪,


伊庭微笑著點點頭「很適合妳。」


「伊庭先生,這是.....?」雛子眼神露出疑惑的神情,


「上次經過有個店家,看到就覺得很適合妳。」伊庭回答道,「走吧我們回去宅邸,任務達成。」


「欸欸等等!伊庭先生!」雛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住伊庭的袖子,「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真的好嗎?明明伊庭先生已經收留我了,還送我這些....。」


雛子露出困惑的眼神,讓伊庭嘆了嘆口氣「一個女子獨自上京什麼東西都沒有,總要給點援助吧。」


「!」雛子說不出話來,這個世代像伊庭如此見義勇為的人真的不多,


兩人默默的朝著宅邸前進,


雛子停在小溪旁,望著溪流,眼神閃過一絲落寞


「伊庭先生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雛子轉頭望著伊庭,


「當然是因為一個女孩子在外...。」話還沒說完卻雛子打斷,


「真的僅是因為我是女孩子嗎?」雛子對上伊庭綠色的眼眸,對視幾秒後伊庭撇開了眼眸,也望著雛子剛才望著的小溪,


「雛子小姐還記得妳初次見面時跟我說的話嗎?說我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伊庭解釋道,他眼中閃過著一絲焦慮


「我也是這麼覺得,總覺得以前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這樣沒錯。」雛子回答道,


第一次見到伊庭時,第一眼就覺得這個男人,竟然有種與浩相似的感覺,但僅僅只是那一瞬間,經過三個多月的相處,


雛子認為伊庭跟藤咲浩沒有任何一個點相像之處,


僅僅只是她太過思念那個男人的緣故吧?


雛子總是如此的想著,


「雛子小姐跟我的青梅竹馬很像....。」伊庭解釋道「她也是獨自一人到京都尋找自己的親人。」


「可是我不是你的青梅竹馬....。」雛子冷冷的回答道,這句話卻像弓箭般直直的射中伊庭的心,


「妳雖然不是我的青梅竹馬,但妳與她一樣獨自一人上京,總覺得不能放著妳不管....。」伊庭嚴肅的看著雛子,堅持著自己的原則,


「我知道了,抱歉說了這麼過份的話,明明伊庭先生對我這麼好...。」雛子嘆了口氣,露出了道歉的神情,


明明伊庭只是擔心雛子,才這樣多加關照,雛子真想把剛才說的話吞回去,


「那麼雛子小姐找的名為藤咲浩是什麼樣的人呢?」伊庭訊問道,他充滿著好奇的看著雛子,


突然被問到這樣的問題,雛子愣了一下,思索著如何回答,


「他嗎...?」雛子低著頭思索著「一個總是拼盡全力的人,雖然有些搞不懂他在想什麼,但是總是為別人著想?」


雛子想起以前的浩,在本丸時總是照顧每個刀劍,刀劍有困擾時拼命的幫忙解決,有時候很成熟有時候很幼稚,特別喜歡櫻花,總是望著那棵在他房間前的櫻花樹,


她的笑容如此的溫暖,


這一幕被伊庭看在眼裡,


伊庭皺著眉苦笑著說道「雛子小姐喜歡藤咲浩先生吧?」


「欸欸欸?才沒有...。」雛子搖搖頭否認「可能...早已超過男女之情了吧?」她越講越小聲,


雛子自己也不知道她對浩的感情究竟是麼?


「這樣啊...。」伊庭點點頭,示意雛子跟上「外面天氣太冷了,我們也趕快回去吧。」


「好。」雛子點點頭,跟上伊庭腳步,兩人並肩走在街道上,


雛子看不見伊庭的表情,僅能感受到他的一絲落寞,


為何?他會有這種情緒?



*紫牡丹花語:難為情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六章 通往未來的道路1

🌸前言與閱讀須知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雛子再次回到元治元年十一月—京都,時間點爲遇到伊庭八郎的第二天下午,


雛子不想再回到同樣的一天被浪人纏上,她緩慢的走在京都街道,停在了一棟宅邸前,她一直在思考要用什麼方式再次接近伊庭八郎,


她思考的同時,身穿著綠色和服的男子從街道另一側走了過來,看到雛子時有些驚訝「妳這麼快就回來了啊?」


「欸?」雛子也要些震驚,她不理解眼前的男子還記得自己,


按照歷史,她與伊庭八郎並不會相遇,自然而然也不會記得,


雛子快速的整理情緒回答道「是的,早上的事真的很謝謝。」雛子鞠躬感謝眼前的伊庭八郎...

🌸前言與閱讀須知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雛子再次回到元治元年十一月—京都,時間點爲遇到伊庭八郎的第二天下午,


雛子不想再回到同樣的一天被浪人纏上,她緩慢的走在京都街道,停在了一棟宅邸前,她一直在思考要用什麼方式再次接近伊庭八郎,


她思考的同時,身穿著綠色和服的男子從街道另一側走了過來,看到雛子時有些驚訝「妳這麼快就回來了啊?」


「欸?」雛子也要些震驚,她不理解眼前的男子還記得自己,


按照歷史,她與伊庭八郎並不會相遇,自然而然也不會記得,


雛子快速的整理情緒回答道「是的,早上的事真的很謝謝。」雛子鞠躬感謝眼前的伊庭八郎,


要不是當初伊庭開導她,說不定直至今日還想不通浩的事,甚至錯失拯救櫻丸的時間點,


想起過去的事,讓雛子更加的感謝眼前的棕髮男子,


伊庭八郎露出了苦笑「這沒什麼,不用這麼客氣,快進來吧,不要站著聊。」


伊庭示意雛子進到宅邸,兩人在會客和室房跪坐著,伊庭說道「妳看起來比早上的樣子好多了。」


「多虧伊庭先生的幫忙。」雛子淺笑的回答,

「其實我是來京都尋找人的。」


「尋找人?」伊庭有些疑惑的詢問道,


雛子點點頭,她望向窗外的天空,展現了自己的演技「我來尋找人,他曾經為幕府工作過,但是已經找不到他的人了。」雛子嘆口氣說道,


「幕府嗎? 請問一下他的姓名,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幫妳詢問。」伊庭好心的詢問道,


「真的嗎?我其實也不知道他為幕府做什麼工作,僅僅知道他在京都附近。」被訊問到對方姓名的雛子愣了一下,


她其實只是隨便找個理由想留在京都,留在伊庭八郎的身邊,


伊庭用十分認真的眼神望著雛子,讓雛子有些罪惡感,


「沒關係,我幫妳找找。」伊庭先生熱心說道「反正經過昨天的事妳應該也知道我也是為幕府工作的人了。」


「這樣啊,那先謝謝伊庭先生了。」雛子有些尷尬的思索著,臨時要他說出個名字來,且不能說出改變歷史的名字真的十分的困難,腦袋突然間閃過了黑髮男子的身影,


雛子隨口說出「藤咲浩...」


說出口後雛子有些慌張的望著伊庭,


為何偏偏不小心說出了他的名字!


「藤咲 浩是嗎?還真的沒聽過呢!」伊庭努力的思索著「不過我跟一個藤咲世家交情很深,我倒是可以問問看,他們有沒有這個人的下落。」


「謝謝...」雛子嘆了口氣,事情好像往很奇怪的方向發展著,


「妳在京都沒有落腳處對吧,請不用客氣儘管住下來吧,我平時也會出門,很少一直待在宅邸,妳就安心使用。」伊庭微笑的對雛子表示歡迎,


「這樣造成你的麻煩吧...」雛子繼續展現她引以為傲的演技,


伊庭搖搖頭說道「我也有些工作,不可能一直在宅邸,但是如果妳不想的話我也不會強迫妳。」


「如果不麻煩的話就不好意思打擾了。」見情勢有些偏移雛子趕緊把狀態調整回來,她鞠躬感謝著伊庭,


兩人的分房同居的日子即將展開,


來到元治元年京都後兩個禮拜,


雛子開始展開行動,她趁著人們熟睡之時,偷偷的站在房子屋瓦上,俯瞰著京都的街景,月色照亮著古老的城市,


再過幾年京都也會變成戰場,到時候幕府勢力就不得不離開京都,雛子感嘆的嘆口氣,


那麼伊庭八郎又會如何呢?


會跟著幕府離開嗎?


她邊思索著問題,邊默默的回到伊庭宅邸,


之後的日子,雛子有空之時便會假借找人名義在京都街道收尋情報,


「妳問說最近京都有什麼事情嗎?怎麼可能不知道?妳來自外地嗎?」雛子在詢問一名店家的老闆,他有些驚訝的看著雛子說道「最近京都很不平靜,疑似有人在試刀殺人,不知道究竟是浪人還是別的藩勢力,尤其是那些人身上被砍了二十幾刀!」


老闆顫抖著手繼續說道「小姑娘,一個人的話晚上不要到處跑,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太可怕了...。」


「我會注意的,謝謝老闆。」雛子向老闆表示謝意後,


轉身準備走之際,老闆在雛子耳朵邊低語道「小姑娘,聽說有人看到是穿著淺藍色羽織的白髮男人在試刀殺人,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但是還是儘量遠離新選組比較好!」


「新選組嗎?」雛子有些疑惑的問道,


「噓!」老闆有些緊張的左看右看,深怕自己說的話被發現「不要告訴別人啊,新選組他們很可怕,聽說連自己同伴也會殺,所以還是小心為好。」


雛子點點頭,轉過身走在京都街道,


淺藍色羽織?


雛子想起之前救過他的一男一女,好像叫齋藤跟雪村,他們似乎就是新選組的成員,


街道上的人們突然間都往店家或住家旁靠近,街道中央空無一人,


一群人身穿著淺藍色羽衣朝著雛子的方向走來,


一旁的人們畏懼的盯著身穿著淺藍色羽織的隊伍,


唯獨雛子站在道路中間,眼神直直的盯著新選組的隊伍,她望向隊伍後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


對方似乎也發現了雛子,開心的向雛子揮揮手,


雛子展開笑容,正面迎上新選組隊伍,


與其聽別人猜測,不如自己去尋找答案。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二章 找不到的答案

🌸前言與閱讀須知 


「岫,妳怎麼會在這裡?」雛子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妹妹,


岫看到自己的姐姐傻笑的撲向雛子,開心的磨蹭著雛子,


雛子蹲下身,抱起岫「藤四郎哥哥們呢?」


「我們在賽跑,哥哥馬上就不見了。」岫嘟著嘴抱緊雛子,


雛子嘆了口氣,短刀得機動這麼高,想必不用幾秒就看不到身影,他們一定是玩的太開心才忘記照顧岫的任務,


「看來得好好唸一下藤四郎他們呢!」鶴丸點點頭提議道,


「你就不怕一期跑來找你算帳?」光想到如果教訓小短刀,一期一振會用什麼表情站在他們身旁,雛子發了一個冷顫,


雛子低頭看著自己的妹妹說道「姐姐帶你回家好不好?」


岫乖...

🌸前言與閱讀須知 


「岫,妳怎麼會在這裡?」雛子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妹妹,


岫看到自己的姐姐傻笑的撲向雛子,開心的磨蹭著雛子,


雛子蹲下身,抱起岫「藤四郎哥哥們呢?」


「我們在賽跑,哥哥馬上就不見了。」岫嘟著嘴抱緊雛子,


雛子嘆了口氣,短刀得機動這麼高,想必不用幾秒就看不到身影,他們一定是玩的太開心才忘記照顧岫的任務,


「看來得好好唸一下藤四郎他們呢!」鶴丸點點頭提議道,


「你就不怕一期跑來找你算帳?」光想到如果教訓小短刀,一期一振會用什麼表情站在他們身旁,雛子發了一個冷顫,


雛子低頭看著自己的妹妹說道「姐姐帶你回家好不好?」


岫乖乖的點點頭「好~可是賽跑還沒結束!」


「沒關係!岫贏了喔!你看妳第一個找到我,好棒喔。」雛子微笑的回應岫,


「好!那我回家!回家!」岫開心的說道,


「鵜丸,等你回來喲。」鶴丸露出有些擔憂的眼神,想必還在為剛才吐血之事有些擔心,


「嗯等我回來。」雛子語畢,便抱著岫朝櫻丸大門口前進,




午後的微風吹拂著京都這座古都,雛子牽著岫的走走在街道上,


兩人的年齡差與其說是姐妹,更像是一個老奶奶與小女孩,


兩人的朝著藤咲宅邸前進,快抵達之時,雛子看向另一條與之交會的道路,只見金黃髮女孩綁著高馬尾往他們的方向走來,


「!」雛子有些驚訝的望著女孩,


「沒想到走來附近就能遇到妳呢,藤咲さん。」

「千雨?」雛子望著熟悉的身影問道「妳怎麼會來這裡?我記得妳的家與我家是反方向。」


千雨見到雛子驚訝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其實我是來找妳的,這位是妳妹妹嗎?」她望向因怕生而躲在雛子身後的岫,


「嗯,岫,不可以沒禮貌喔,叫千雨姐姐。」雛子輕輕推著岫,示意她打招呼,


只見岫依然躲在雛子身後不願出來打招呼,


「沒關係的,小孩子怕生,妳是要送她回家吧,我在門口等妳,我有事想跟妳說。」


「好等我一下。」雛子將岫交給宅邸的僕人後,便與千雨來到附近的公園,兩人並肩坐下,


「所以,妳找我有什麼事?」雛子詢問道,


「藤咲さん,妳真的不回去弓道部幫忙嗎?我們真的很需要妳。」千雨低著頭解釋道「我們的能力都沒有妳那麼的強,在全國弓道賽拿了三次冠軍...」


雛子見千雨有些消沈,她拍了拍她的肩膀「何必跟我比?況且弓道部有妳跟天牧在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現在的孩子實在不好教。」千雨緊握著拳頭「明明那麼努力在教導著,成果卻不如預期。」


「慢慢來吧,每個人的能力本來就不同,別太心急了。」雛子向她說道,


千雨勉強打起精神說道「說的也是,何必跟妳相比呢,抱歉我今天這麼失態。」


「不用道歉,人都會有沮喪的時候。」


「我今天來也是來看看妳的狀況,自從上次見到你,已經一年前的事了,齋藤さん也還好嗎?」千雨向雛子詢問道,


「由里很好,她現在還時不時與我聯繫,或有事沒事都跑來櫻丸看我,其實很謝謝她呢,害怕我靈力不足或者有什麼狀況。」雛子淺笑回答道,


「這樣啊,這麼一想我擔任審神者也已經快五年了呢。」


千雨說道「當初明明只有初始刀,現在漸漸的刀劍們越來越多來到本丸,中間熱鬧起來了,以前覺得他們僅僅只是付喪神,但不知不覺中,我與他們就像是一體,密不可分的存在。」


千雨笑著繼續道「以前我可能感受不太出來他們的心情,但隨著相處時間越來越長,總覺得現在漸漸能感受到,他們的心情就像是我的心情。」


雛子看著千雨微笑著解釋自己的想法,雛子隨口說道「千雨真的很喜歡刀劍呢。」


「欸?」


「怎麼說,在妳的言語中能感受到妳的愛。」雛子說道「當妳的付喪神一定很幸福。」


「真的是太高估我了。」千雨笑著搖頭「藤咲さん也想當我的付喪神嗎?」


「不要。」


「欸~~~」


兩人開著玩笑,度過了難得的時光,轉眼間夕陽西沈,到了傍晚的時刻,兩人就此道別,


「藤咲さん,我不知道妳能不能感受到刀劍們的心情,但是如果能的話請好好的感受一下,至少在就任最後兩年,好好的享受著。」千雨離別之際向雛子喊道「審神者與刀劍們是密不可分的存在。


「好,謝謝。」雛子揮揮手道別金黃髮女孩,


雛子獨自一人的回道櫻丸,她望著還未開花的櫻花樹,


思念不停的在她心中,閃過了許多的回憶,


再也觸及不到他的手如此的顫抖著,


明明想過要好好照顧刀劍,

明明想過要好好的照顧自己,

明明想過不再思念著你,


雛子捏著自己胸口的衣領,痛苦的蹲在原地,

每當思念你之時,心似萬箭穿心般,如此的痛苦著。


《感謝mao-君ノ記憶給予靈感》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章 失去

🌸前言與閱讀須知 


⚠️此章有涉及死亡 請慎入


「被被?」回到櫻丸的雛子有些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金髮男子,


「等你很久了,鵜丸。」山姥切國廣刻意壓下自己的帽子不讓雛子看見她的表情,「主人有令,鵜丸一回到櫻丸馬上回到現世操辦繼承櫻丸事宜。」


「繼承?什麼意思?被被我怎麼聽不懂?」山姥切國廣沒有回答,而是將她帶到櫻丸正門口,


一瞬間雛子回到現世,她張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許多沒看過的人穿梭在宅邸,每個人身上穿著黑色素色的和服,雛子衝進宅邸,通往浩的房間道路擠滿了不認識的人們,雛子努力撥開人群,來到浩的房門,只見房門緊閉,外頭...

🌸前言與閱讀須知 


⚠️此章有涉及死亡 請慎入




「被被?」回到櫻丸的雛子有些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金髮男子,


「等你很久了,鵜丸。」山姥切國廣刻意壓下自己的帽子不讓雛子看見她的表情,「主人有令,鵜丸一回到櫻丸馬上回到現世操辦繼承櫻丸事宜。」


「繼承?什麼意思?被被我怎麼聽不懂?」山姥切國廣沒有回答,而是將她帶到櫻丸正門口,


一瞬間雛子回到現世,她張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許多沒看過的人穿梭在宅邸,每個人身上穿著黑色素色的和服,雛子衝進宅邸,通往浩的房間道路擠滿了不認識的人們,雛子努力撥開人群,來到浩的房門,只見房門緊閉,外頭跪著哭腫臉的井川以及坐在一旁好奇盯著眾人的岫,


「怎麼回事.....」雛子顫抖著,她後退了腳步跌坐再地上,

一旁的橘發女孩看到雛子,扶著她走到另一側得庭院裡,


「丸丸?還好嗎?」雛子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女孩,


「由里!」雛子緊抓著由里的手急忙詢問道「怎麼回事?我明明只離開了兩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浩呢?大家在跟我開玩笑對吧?」


由里皺著眉握緊著雛子「丸丸妳冷靜點!事發突然誰也沒有預料到,妳要節哀啊!」


「為什麼要節哀?浩呢?我有話要跟他說。」雛子站起身,想衝去浩的房間,被一旁的由里抱著不讓她前往,


「丸丸,浩死了!他一直以來被病痛侵蝕著,他一直都沒有說出來!所以大家才會這麼震驚!我們大家也很難過!」由里抱著失魂落魄的雛子向她喊道,


「病痛嗎?....可是他平常並沒有症狀!」


講出來的同時雛子想起了,畢業典禮當天蹲在地上咳嗽的浩,她睜大眼睛,瘋狂搖著頭「不會的,那只是小咳嗽...怎麼會」


由里望著雛子想安慰她,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他.....明明答應過我....會等我回來,他說過他不會食言的....。」眼淚在雛子的眼中打轉,使得她逐漸看不清眼前的景物,


所有的回憶歷歷在目,他一抹微笑如今仍在腦海裡打轉,


心靈就像是被炸出了一個洞,洞里全被掏空,什麼東西都沒留下,


雛子捂住自己的臉放聲的哭泣,


一旁的由里也跟著潸然淚下,


這是首次,雛子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也是最後一次見她哭泣的身影,喪禮的這段時日,


雛子再也沒有流淚過一滴眼淚,



藤咲浩的喪禮由他的夫人井川優子打理,


結束了漫長的喪禮,


雛子與井川再次正面對決,水杏梨子在一旁調節著,


「我認為櫻丸不該由妳來繼承,應該由岫來繼承。」井川怒視著看著雛子「我已經遵照浩的遺願,不把你踢出本家還保留大女兒的身分已經對妳很仁慈了,休想再把櫻丸的一切拿走!」


雛子冷冷的瞪著井川說道「岫還這麼小,怎麼可能控制的好靈力的供給,在喪禮這段時間也是由我這裡給予相對應的靈力才能才能支撐到現在,請妳好好的想想,不要拿妳個人的私慾跟刀劍們的性命開玩笑!」


「妳說什麼,當心我把你給廢了!我們井川家有時間政府官員,我說一下馬上就可以讓妳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井川憤怒的拍了聲桌子,


雛子也不甘示弱的回道「我不怕妳,既然已經成功加入刀帳,取消談何容易,就不怕審神者罷工啊?這樣欺負刀劍?」


「妳...!」


水杏看不下去,在一旁勸架「好了好了,井川小姐,雛子說的也不是沒道理,岫太小了,怎麼可能控制好靈力呢?而且浩也是希望雛子只是接到岫長大為止,又不是要讓雛子當一輩子的審神者。」


「但是!....這個女人真的太可惡了!」井川指著雛子,眼裡滿滿都是火氣,


「是誰可惡?又是誰一直在逼迫浩做他不想做的事?」雛子回嗆道,


「好了好了,不然寫個契約嘛,白紙黑字誰也賴不掉,如何?」水杏嘆了口氣,拿出紙在上面寫著,


直致藤咲岫年滿八歲,櫻丸將由藤咲岫管理,


「來吧妳兩個簽名!」


兩人還是有些氣憤的各自簽上自己的性命,


隨後水杏以及雛子準備離開宅邸,


水杏盯著看似一切完好的雛子拍著她的肩膀「抱歉,沒什麼能幫上妳的。」


「沒有,妳已經幫我很多了,真的。」雛子向水杏鞠躬「要不是妳的幫助,櫻丸很可能會消失。」


水杏扶起雛子問道「之後妳打算怎麼做?」


雛子冷冷的回覆道「把櫻丸好好重振一下。」


水杏搖搖頭「不是,我指的是五年後。」


雛子沈默了一下「我還沒想到這麼遠。」



「說的也是,走一步是一步吧,抱歉問妳這麼奇怪的問題,那麼祝妳好運,雛子。」水杏微笑著向雛子道別,


雛子看著水杏的身影,她看得出來雖然水杏已是大人,但面對去世的浩她也是非常痛苦著,


但她還有使命,所以她堅強著,


雛子顫抖著身子,蹲在地上「等我的使命完成後,我又該如何?」


「能告訴我嗎? 浩。」


《感謝lady gaga-i’ll never love again 給予靈感》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二十八章 初見

🌸前言與閱讀須知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元治元年十一月— 京都


雛子看著西方鐘錶顯示的年號,


幕府時期的京都,十分熱鬧,這樣的景象很難想像一年前的京都發生了池田屋事件,造成多名尊王攘夷急進派傷亡慘重,


雛子為了掩人耳目,身穿平通暗色系和服盤著當時流行的髮型,走在街頭,


突然要她去尋找前主,實在讓她沒有頭緒,她從和服內袋拿出了一張小抄,


上面寫著此時的伊庭八郎進行著德川家茂護衛的工作,此工作非常的輕鬆悠閒,


雛子皺了皺眉,無法接受這位遊山玩水到處吃喝玩樂的傢伙是自己的前主,


就在雛子準備要去探...

🌸前言與閱讀須知 


⚠️ 鵜丸歷史與史實不同,請慎入



元治元年十一月— 京都


雛子看著西方鐘錶顯示的年號,


幕府時期的京都,十分熱鬧,這樣的景象很難想像一年前的京都發生了池田屋事件,造成多名尊王攘夷急進派傷亡慘重,


雛子為了掩人耳目,身穿平通暗色系和服盤著當時流行的髮型,走在街頭,


突然要她去尋找前主,實在讓她沒有頭緒,她從和服內袋拿出了一張小抄,


上面寫著此時的伊庭八郎進行著德川家茂護衛的工作,此工作非常的輕鬆悠閒,


雛子皺了皺眉,無法接受這位遊山玩水到處吃喝玩樂的傢伙是自己的前主,


就在雛子準備要去探查京都現狀之時,一旁的浪士注意到她,走到她身旁說著「啊唷,這位姑娘自己一個人嗎?」


另一名浪人接著說「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呀,跟著我們走保證讓妳吃飽睡好,跟我們走吧,嘿嘿。」


雛子皺了皺眉緊握著藏在身後太刀,腦袋回想起浩的一句話,「改變歷史或做出歷史不符合的事就會極化失敗喔。」


她放開握住的刀柄,露出有些困擾的神情「請恕小女子沒辦法答應你們的要求,我有事先走了。」雛子踏出一步卻被浪士抓住了右手,


「喂,別想逃!喝幾杯酒也行吧?」浪人色瞇瞇的眼神讓雛子非常想揍下去,但她還是忍住,用力的想抽回被抓住的右手「請你放開我。」


他們的動靜逐漸吸引到一旁的路人,所有人看著浪士卻不敢上前勸阻,此時一個身穿著綠色和服加袴褲的男子衝了出來,用力的握著浪士的左手,使得浪士痛的推開雛子,雛子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板,


綠色和服的男子向浪人淺笑道「強迫女子做不想做的事,你認為這是一件很高尚的事嗎?」


「放開我!」浪人拼命得喊道,卻只見綠色和服男子手握的越緊,另一名浪人拔出刀朝著綠色和服男子砍去,


「小心!」雛子喊道,


一個身穿著淺藍色羽織的人衝了出來,擋在綠色和服男子前面,用武士刀擋住浪人的攻擊,


「那個衣服!」浪人有些震驚的顫抖著,

「是新選組!」一旁的路人竊竊私語的說道,


兩名浪人嚇到跌坐在地,一溜煙的就逃的無影無蹤,


綠色和服男子向淺藍色羽織的男子詢問道「不追他們可以嗎?」


「沒什麼太大問題。」淺藍色羽織男子轉頭看向坐在地上的雛子「受傷的人優先。」


從遠處跑出來另一名穿著粉色和服袴褲的女子,他走向雛子伸出手問道「妳還好嗎?」


雛子點點頭「謝謝我沒事。」雛子握住了他的手站起身,


人潮逐漸散去留下了眼前的三人,


「這樣不像是沒事的樣子。」羽織男子指著雛子的腳,大面積的傷口似乎是浪人推倒雛子,同時摩擦到地板所造成,鮮血仍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哇!這個傷口!齋藤先生能帶她到屯所清理傷口嗎?不然很可能會感染!」粉色和服的女子詢問著名為齋藤的男子,


齋藤甩了一下自己的羽織,使羽織恢復原本沒什麼皺摺的

樣貌「雪村,副長知道的話應該會大發雷霆,我想應該是不行的。」


「那怎麼辦?」名為雪村的女子露出了擔憂的表情,


「去我住的地方如何?」綠色和服的男子此時才轉過身眼神對上了雛子的眼眸,


雛子震驚的看著這名男子,為何有種熟悉的感覺,他究竟是誰?


「好主意,伊庭先生!這樣就不會被土方先生罵了吧!」雪村開心的說道,「請問妳怎麼稱呼呢?」


雪村望著雛子詢問道,


雛子微愣了一下,所有事情來的太快,她有點沒辦法一一消化,


她沈默一下回答道「我叫雛子。」


「雛子小姐,妳能還能走嗎?」雪村詢問道,


「我想沒有問題。」雛子點點頭踏出一步,腳傳來的痛楚讓雛子皺了皺眉,


雛子的舉動被一旁的伊庭看在眼裡,他走到雛子面前背對著她蹲下,向她說道「上來吧,我背妳。」


「不用了,男女授受不清。」雛子回答道,


伊庭有些意外的回過頭,笑著說「今天當個例外吧,千鶴和阿一也得趕快回去,妳不能拖到對方的時間對吧?」


確實,能盡快遠離重要歷史人物對於自己或歷史都沒有壞處,


她點點頭,趴上伊庭的背部,


「走吧!」


三人朝著伊庭的落腳處前進,

雛子將手伸向前抱緊著伊庭,


為何他給我的感覺這麼像 《那一個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