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繁体

15008浏览    205参与
黑貓‧泠夜秧
嘛,寫到有點語無倫次了,有錯...

                    嘛,寫到有點語無倫次了,有錯再說,我改。如果不適當,我刪。

看到班上同學在自殘,希望可以幫到一些人。


#理性勿戰

在正文前,先分享個東西【保護指南

作者:Ruri Kaname

原網址: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2213820868935034&id=100009214272303...

                    嘛,寫到有點語無倫次了,有錯再說,我改。如果不適當,我刪。

看到班上同學在自殘,希望可以幫到一些人。


#理性勿戰

在正文前,先分享個東西【保護指南

作者:Ruri Kaname

原網址: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2213820868935034&id=100009214272303


※前言【自我傷害不好玩,別輕易嘗試】

我不是甚麼心理學系的,也不是專業學者,只是一隻喜歡阿德勒學說的初中黑貓。內文皆為經驗歸納及個人臆測,如有錯誤歡迎指正。以下的"他們"如未特別說明,皆指自我傷害者。

※※ ※                         

我不敢說我了解他們,因我的經驗也僅由經驗得出,我身邊會自我傷害的人算不上多,但我多少也知道一點他們的想法。

有時候,他們只是不知道如何發洩,所以才選擇了自我傷害的方式。有時候,是基於一種「報復心態」,報復自己的父母等。

在此,我討論的不只是物理層面的,也包含心靈層面的。之前在某社團(當事人及社團名稱、平台無可奉告)看到一個人,他自我傷害的方式,不會見血——而是以文字來批評、否定自身。

或許有些人認為沒什麼,對我來說,這種方式,或許比割腕更傷。然而,痛苦,是無法比較的。不能只因為你覺得這沒什麼,而認定這件事不會對他們造成創傷。

(經驗談:有時候,把事情看得太淡,也不是件好事。)

一昧地強求他們不得以自我傷害的方式發洩情緒,可能只會成就更糟的結果——自我放棄或了結。


補:不要只會要求憂鬱症的人開心,正因他們無法快樂,所以才稱為病症。

 ※                     ※                  ※


後記:

黑貓我其實也不太了解……但有困難可以來找我沒問題的,不要嫌棄我就好哈哈

狼爪

隱藏的記憶

“轉眼之間 歲月如煙”

  我看著時間之砂,想起了我那隱藏的記憶。

  那個被我封閉的記憶,如冰雪般封印。

  這世上,會不會有個記憶,是人們不願記得的呢?或許,是結束。

  偶爾,人們會說終於結束,但,有誰希望結束自己所信仰的呢?

  學生都希望結束考試,但結束一個輝煌的時代,又有誰希望呢?

  “陰天或晴天 一天又一年 風在對我說莫忘這一切”

  我想起我最後一次被風輕輕撫摸的感覺,當時,他是否正提醒著我,別忘記這些呢?

  我們走來走去,最後走成一個不規則的形狀,可能和他人有接觸,可能走的路和別人一樣,但到了最後,終究會回到原點。

  漆黑的原點,或者說,重點。

  “一直到某個幸福期限 別忘記我的臉”

  ...

“轉眼之間 歲月如煙”

  我看著時間之砂,想起了我那隱藏的記憶。

  那個被我封閉的記憶,如冰雪般封印。

  這世上,會不會有個記憶,是人們不願記得的呢?或許,是結束。

  偶爾,人們會說終於結束,但,有誰希望結束自己所信仰的呢?

  學生都希望結束考試,但結束一個輝煌的時代,又有誰希望呢?

  “陰天或晴天 一天又一年 風在對我說莫忘這一切”

  我想起我最後一次被風輕輕撫摸的感覺,當時,他是否正提醒著我,別忘記這些呢?

  我們走來走去,最後走成一個不規則的形狀,可能和他人有接觸,可能走的路和別人一樣,但到了最後,終究會回到原點。

  漆黑的原點,或者說,重點。

  “一直到某個幸福期限 別忘記我的臉”

  世上是否有幸福期限?我不知,或許,我只知道人們不會忘記事情,人們只會封印事情,封閉他,假裝自己忘了他,但,當你需要時,你會感到熟悉。

  或許,這就是隱藏的記憶吧?

  

 


狼爪

莫忘

時間結束,一切歸回原點,此刻開始,這個世代,已經不需要我們了。

  下個時代開始,下一任,由你主導。

  但,請記得,莫忘初衷,莫忘這一切,我們所創造的一切。

  請你記得,當你轉身時,身後有我們,經管有人死,有人活著。

  請你記得,你的時代已經開始了,現在,你手上已經擁有開啟時代的鑰匙,打開吧。

  我只希望你,莫忘初衷。

  

時間結束,一切歸回原點,此刻開始,這個世代,已經不需要我們了。

  下個時代開始,下一任,由你主導。

  但,請記得,莫忘初衷,莫忘這一切,我們所創造的一切。

  請你記得,當你轉身時,身後有我們,經管有人死,有人活著。

  請你記得,你的時代已經開始了,現在,你手上已經擁有開啟時代的鑰匙,打開吧。

  我只希望你,莫忘初衷。

  

御宅鼠(笑)
【圈地自萌人設圖/字多注意】在...

【圈地自萌人設圖/字多注意】
在學校摸了一天把手機玩沒電的舊圖上色(*゚∀゚)

→以下是燭龍先生的人設由來及不重要冷知識科普(

事情的一開始看到是柳宗元在他的《天對》對屈原的《天問》做出了解答(*゚∀゚)

問:安日不到,燭龍何照
答:修龍口燎,爰北其首;九陰極冥,蕨朔以炳

太陽照不到的地方為什麼要燭龍來照呢(´ . .̫ . `)
長長的龍嘴巴發光頭朝北方把它照亮囉(*゚∀゚)
((等等大哥你有回答到問題嗎????

原來在東漢王逸的《楚辭章句》中有解釋
→言天之西北有幽冥無日之國,有龍銜燭而照之也

所以柳宗元是在嗆屈原燭龍先生不是拿蠟燭照而是嘴巴發光照(*゚∀゚)??

好吧我們...

【圈地自萌人設圖/字多注意】
在學校摸了一天把手機玩沒電的舊圖上色(*゚∀゚)

→以下是燭龍先生的人設由來及不重要冷知識科普(

事情的一開始看到是柳宗元在他的《天對》對屈原的《天問》做出了解答(*゚∀゚)

問:安日不到,燭龍何照
答:修龍口燎,爰北其首;九陰極冥,蕨朔以炳

太陽照不到的地方為什麼要燭龍來照呢(´ . .̫ . `)
長長的龍嘴巴發光頭朝北方把它照亮囉(*゚∀゚)
((等等大哥你有回答到問題嗎????

原來在東漢王逸的《楚辭章句》中有解釋
→言天之西北有幽冥無日之國,有龍銜燭而照之也

所以柳宗元是在嗆屈原燭龍先生不是拿蠟燭照而是嘴巴發光照(*゚∀゚)??

好吧我們不理他們,但是燭龍先生成功引起了我的興趣(´ . .̫ . `)

所以找到勒在我們親愛的《山海經》中記載燭龍先生的部分

大荒北經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乃明,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是燭九陰,是謂燭龍

海外北經
→鍾山之神,名曰燭陰,視為晝,瞑為夜,吹為冬,呼為夏,不飲,不食,不息,息為風,身長千里。在無※之東。其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鍾山下。
※有個字竟然打不出來了(´ . .̫ . `)

還有《淮南子》中
→燭龍在雁門北,蔽于委羽之山,不見日,其神,人面龍身而無足

*****************************
所以我們燭龍先生到底是拿蠟燭還是嘴巴發光還是個不解之迷,另外也還有燭龍先生就是"祝融"、"后土"或是北極光的解釋哦(*゚∀゚)

總之,這麼有趣的燭龍先生就被我拿來二創了
做為應龍的朋友(嗯?

我猜不會有人看到這裡,但如果有人看到,喜歡的話請...請幫忙轉發....(つ//д//⊂)

讓更多人來萌上古神話吧/////!!!

御宅鼠(笑)
【原創/沙雕警告】簡單一句:達...

【原創/沙雕警告】
簡單一句:達拉崩巴

腳本 @檸檬馬鞭草

【原創/沙雕警告】
簡單一句:達拉崩巴

腳本 @檸檬馬鞭草

None_Fish

百字令

百字令·怨女

桃夭

燕歸巢

靜女窈窕

待月上柳梢

人言物語漸消

多情怕被無情惱

秋波浩渺心緒難逃

瓊樓玉宇架冉冉鵲橋

聽得一曲癡怨女長情調

往往是非恩怨皆可拋

卿亦不知佳木問樵

只恐鏡裏朱顏凋

不負傾城容貌

輕狂趁年少

兩情迢迢

東風遙

瑜喬


百字令·怨女

桃夭

燕歸巢

靜女窈窕

待月上柳梢

人言物語漸消

多情怕被無情惱

秋波浩渺心緒難逃

瓊樓玉宇架冉冉鵲橋

聽得一曲癡怨女長情調

往往是非恩怨皆可拋

卿亦不知佳木問樵

只恐鏡裏朱顏凋

不負傾城容貌

輕狂趁年少

兩情迢迢

東風遙

瑜喬


None_Fish

《百字令》

百字令·阿嬌 並序

序:是不是所有人有了衛子夫,都會忘了陳阿嬌。

並梳

細柳目

芙蓉蓮步

牽龍顏喜怒

美嬌娘藏金屋

甘拜石榴裙下奴

紅妝笑殺春宵喜燭

把那春花秋月等閒度

哪曉得勞燕易分人易負

不若嫋嫋婷婷衛子夫

系金鑾翠玉染流蘇

輕曼羅裳翻飛舞

新人笑舊人哭

苦海誰引渡

伊人遲暮

斷聽骨

何苦


百字令·阿嬌 並序

序:是不是所有人有了衛子夫,都會忘了陳阿嬌。

並梳

細柳目

芙蓉蓮步

牽龍顏喜怒

美嬌娘藏金屋

甘拜石榴裙下奴

紅妝笑殺春宵喜燭

把那春花秋月等閒度

哪曉得勞燕易分人易負

不若嫋嫋婷婷衛子夫

系金鑾翠玉染流蘇

輕曼羅裳翻飛舞

新人笑舊人哭

苦海誰引渡

伊人遲暮

斷聽骨

何苦


๛YY
將情緒融入字裡行間 卻沒人讀懂...

將情緒融入字裡行間

卻沒人讀懂我..
一撇一捺的傷悲

將情緒融入字裡行間

卻沒人讀懂我..
一撇一捺的傷悲

御宅鼠(笑)

米津玄師2019巡演台北場-當脊椎化作蛋白石/小小report與心得抒發我的激動

阿偉亂葬岡現場

開場就flamingo直接炸裂
loser大家的 foooo!!好可愛ww
飛燕的啦啦啦看見粉絲的默契((
春雷米津跳跳跳的太可愛了他是什麼大天使QwQ
アイネクライネ背景特效融合根本神仙下凡(
peace sign大家都伸手比了v😂😂
打上花火到中間還跳起了舞再次炸裂
幽靈船的WA WA WA WA!又見粉絲默契
orion和lemon粉絲幾乎都是全曲跟唱/仿佛全台灣都會講日文(什麼

中間米津還說了台灣的場地真的好小//主辦方你看看你
還說卡在天花板上的彩帶キラキラ(也太可愛
還有粉絲大喊 愛して...

米津玄師2019巡演台北場-當脊椎化作蛋白石/小小report與心得抒發我的激動

阿偉亂葬岡現場

開場就flamingo直接炸裂
loser大家的 foooo!!好可愛ww
飛燕的啦啦啦看見粉絲的默契((
春雷米津跳跳跳的太可愛了他是什麼大天使QwQ
アイネクライネ背景特效融合根本神仙下凡(
peace sign大家都伸手比了v😂😂
打上花火到中間還跳起了舞再次炸裂
幽靈船的WA WA WA WA!又見粉絲默契
orion和lemon粉絲幾乎都是全曲跟唱/仿佛全台灣都會講日文(什麼

中間米津還說了台灣的場地真的好小//主辦方你看看你
還說卡在天花板上的彩帶キラキラ(也太可愛
還有粉絲大喊 愛してる! 
米津回了こちらこそ、愛してるよ!
簡直///(語無倫次

謝幕時樂團的小哥們也都好可愛ww
說了還想再來請一定要來啊QwQ

最後的灰色と青淚目

結論:Live就是粉轉腦殘粉的過程-滿足

萱只會繁體

遊戲心得

在半年前發現了一款江湖手遊

那時候也是因為看它廣告太過強大才玩的

畢竟連看個youtu都滿滿是這個廣告

也不知道是因為覺得好玩  還是認識了一些奇怪的人

我就這樣玩了整整半年

在這之間認識了馬來西亞的一個跟我同年的女生

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挺好相處挺好玩的

(在這裡我得先坦白一件事  我本人原本是一個很悶的人很難相處的)

跟這女生一起玩的這時間我也有些改變

之後也認識了一個香港的.......大叔(?

(我又得坦白一件事  就是我真的挺喜歡成熟的大叔

偏偏這個男人就剛好符合這個條件  不過這事我一...

在半年前發現了一款江湖手遊

那時候也是因為看它廣告太過強大才玩的

畢竟連看個youtu都滿滿是這個廣告

也不知道是因為覺得好玩  還是認識了一些奇怪的人

我就這樣玩了整整半年

在這之間認識了馬來西亞的一個跟我同年的女生

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挺好相處挺好玩的

(在這裡我得先坦白一件事  我本人原本是一個很悶的人很難相處的)

跟這女生一起玩的這時間我也有些改變

之後也認識了一個香港的.......大叔(?

(我又得坦白一件事  就是我真的挺喜歡成熟的大叔

偏偏這個男人就剛好符合這個條件  不過這事我一直沒怎麼說)

因為一個玩笑我跟姆姆開始叫他把拔

(馬來西亞那女生遊戲ID叫額姆)

一開始把拔不是很接受突然有了兩個女兒

之後倒是挺自然以“把拔”的名義怒罵我們

但主角是遊戲

這遊戲一開始是在廣告上主打高自由度、體驗江湖

如果知道是什麼手遊可以來找我玩

自由度真的挺高的  可以在屋頂跳上跳下的  沒跳好還會摔死

還能送禮物給NPC培養好感

但主要大家玩的比較多是打架

剛開始玩的時候每經過一個固定的地方還會被人開紅打死...

那也由於我角色還不夠強  同時也是個脆皮的門派

每每有打架的活動我都是最先死亡的OwQ

但這還是澆不滅我愛打架的心!

這遊戲雖然每天玩的任務都一樣  讓人有種想退遊的衝動

但是想著做完任務能把自己弄得強點就還是有種成就感的

可能有人會覺得這遊戲感覺就很無聊

我一開始也這麼覺得,結果就這麼玩了半年去了●▽●

想吃小孩_你蓝蓝

—似梦回旧时琼林人,白衣招魂锁链困,鬼名一朝练成,担己任——吾道—

溫寧
字丑23333

—似梦回旧时琼林人,白衣招魂锁链困,鬼名一朝练成,担己任——吾道—



溫寧
字丑23333

幸福魔塔

【精品字体】康熙字典体完整版

       康熙字典体是一款在电脑中常用的中文字体,总共收录了47037个繁体汉字,最具古典风格的繁体字,无论在笔锋、风格都十分具有特色。字体笔锋犀利,热情奔放,美观大方,适用于广告设计、平面设计、标题正文、书法绘画等方面。

       康熙字典体是一款在电脑中常用的中文字体,总共收录了47037个繁体汉字,最具古典风格的繁体字,无论在笔锋、风格都十分具有特色。字体笔锋犀利,热情奔放,美观大方,适用于广告设计、平面设计、标题正文、书法绘画等方面。

息息

1-1 “普通”的調停者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這麼一個普通的高中女孩,居然會——

  ——收到恐嚇信。

  從內容上看的確就是電影裏常見的那種恐嚇信。但是有一點奇怪的是,那張破紙上告知我的只是要——把我殺掉。

  是的,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沒有任何條件。

  該說對方頭腦簡單還是說他從一開始只是看我不順眼好呢?...

  總之,在收到這封詭異的信後,我沒有任何辦法,只能一個勁地害怕著。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可能你會問,完全有可能是惡作劇嘛,用不著那麼緊張吧?

  這應對措施不是很隨便嗎?

  但那是對你們而言而已啦。

  出現這種危機,就說明我家族的秘密已經曝光了。至少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把握。

  這種局面必須得打破。

  ...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這麼一個普通的高中女孩,居然會——

  ——收到恐嚇信。

  從內容上看的確就是電影裏常見的那種恐嚇信。但是有一點奇怪的是,那張破紙上告知我的只是要——把我殺掉。

  是的,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沒有任何條件。

  該說對方頭腦簡單還是說他從一開始只是看我不順眼好呢?...

  總之,在收到這封詭異的信後,我沒有任何辦法,只能一個勁地害怕著。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可能你會問,完全有可能是惡作劇嘛,用不著那麼緊張吧?

  這應對措施不是很隨便嗎?

  但那是對你們而言而已啦。

  出現這種危機,就說明我家族的秘密已經曝光了。至少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把握。

  這種局面必須得打破。

  為了找到一個合適的解決方案,我現在必須要和他探討一下。

  刻不容緩。

  “數,妳離開這個第二大陸*,是一個明智的抉擇。但是,平日嬌生慣養的,妳離開這裏大概會馬上死掉吧?”作爲第一咨詢對象的父親大人貌似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甚至還在說著風涼話。

  喂,等等,我是你女兒誒!是親生的吧?

  還有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走了!離開距離的單位還是一個大陸?

  “妳現在有必要去見他了——去向雷特.艾爾菲特尋求幫助。”父親大人平靜地說出每一個字。

  “雷特?”這個名字,我好像聽過....但是是在哪里聽說過呢?我回憶了一會之後總算是有點印象,“——是現用名嗎?”

  家族文獻中似乎有關於他的資訊……

  “對...妳還記得真是太好了,省了不少口水。那麼我只要拜託他就可以了,他是不可能也不可以推脫掉的。”

  ???

  你真的是要把你女兒交給一個奇怪的男人!?我沒聽錯吧?還有什麼“找到他就沒有問題了”,打什麼包票!

  “我才不答應!”我叫了起來,把房間裏的傭人也嚇了一跳,“依我們家的財力,保護我綽綽有餘的啊!”

  “妳説什麽鬼話…要不然這樣吧...我把妳交給代理人如何?‘代替我保護妳’。這對他們來說可是一筆大生意呢!”

  “啊——你不是我老爸吧?開什麼玩笑,你有撫養我的義務吧!保護自己孩子的安全不也是你的責任嗎!監護人誒!”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妳也18歲了,是時候讓妳有所改變了...拋開這次的事故不說,妳的個性就是需要修正的,太不像話了!!!”父親大人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猝不及防就把奇怪的話題混了進來。

  我的個性又怎麼啦!

  說到轉移話題這一技能上,我覺得我父親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層次了。

  “喂喂,這八竿子都搭不上的....”   

  “就這樣決定了!不要跟我談判!”父親大人一拍桌子,不由分說就叫傭人把我拉出他的房間。

  怎麼我覺得你比送恐嚇信的人還無理咧!完全沒有一點防備啊!我拼了命掙扎,奢望可以從傭人緊抓著我的手中逃脫:“比起代理人,你聘用SP(Special Police)不是更靠譜嗎!”

  “哦哦,原來妳在說這個...”父親大人臉部表情變得稍微溫和了點,好像想到了些什麼。

  快告訴我剛剛全部都是開玩笑的!

  “不用擔心,我找的那兩個代理人,是妳的表哥表姐呢!絕對信得過,比SP還可靠!”他這樣說像是要安慰我似的,大笑起來。

  “鬼才信啊,這絕——對是你剛剛掰出來的吧!”但我吐槽的聲音越來越遠離他——我被徹底地“請”出了房間。

  荒謬啊這個大腦淩亂的臭老頭!

  我決定不再用敬稱來稱呼他了——

  

  

  

  

  就這樣,一天後,莫名其妙的,我就得背井離鄉。。

  但是我知道那個神秘的傢伙的目標,其實只是“我”一個人而已。

  我現在的使命就是活下去。

  因為還有更重要的工作在等著我...

  現在必須要找到雷特——這個陌生而又被我們知曉的男人、充滿謎團和矛盾的男人。

  我的家族,和他也有一些孽緣。

  他所在的地方,究竟是怎麼樣的呢?他又是怎麼樣的人呢?

  在平常的港口,平常的上午10點半,我在等候著所謂的“代理人”——去他的表哥表姐,和思考著之後的生活。

  突如其來的事件,現在變得不太奇怪了。

  遲早是會捲入某些事情的——那個臭老頭曾經說過...

  “這就是我們家族的宿命。”

  我該詛咒自己的出身嗎?出生在這種家族。

  作為一名“調停者”。

  ......

  只是現在歎氣也沒用了啊,臭老頭這樣做,必定是有他的目的。

  “修正個性”的恐怕只是幌子——甚至我嚴重懷疑那封信也是他自己用左手寫出來的,因為字難看得要命。

  是真的很難看的那種。

  還是那句話:關於老頭的目的種種猜測,也真的只是猜測而已啦...

  “是嗎,這個紅色頭髮的是奈文.艾爾菲特,而旁邊這個諾亞.埃文斯就是...”

  所以【Doppelganger】到底是什麼意思啦?單純就是鬧著玩取的中二名字吧?!看起來怎麼像某些遊戲裏亂起的戰隊名字?

  我看著代理人的照片,回想起之前的事——

  我的使命,好像就是因為這幫人而被啟動的。

  如果沒有這些人搞出來的這一切的事端,那麼我的未來可能還會再美滿一些。

  人生危機啊。


息息

第一章 Prologue 命運的胎動

  “喂,我就說啊,能別鬧了好嗎?我跟你們無怨無仇沒錯吧?”夜幕降臨,在雨夜中經過霧雨濡濕的牆壁處,少年倚在上面發表著刺耳的言論,“…我可以歸類為恐怖襲擊呢。”

  少年拳頭因為疼痛而鬆開,從骨節處滲出少許血液,滴在水潭裡,混在一起。這畫面只帶來了不適。

  這番話正是對著仰躺在地上的另外一個年紀相仿的少年講的。

  地上的少年一動也不動,嘴角也有血跡。旁邊靠著牆坐著的少女,耷拉著腦袋,任頭髮垂下,也不去撥弄——因為再也沒有力氣做出如此簡單的動作了。

  她已經陷入昏迷。

  但是相反地,躺在地上的少年還有意識。

  約莫十七、八歲的勝利一方,嘴角上揚,以蔑視的姿態俯視著敗者。...

  “喂,我就說啊,能別鬧了好嗎?我跟你們無怨無仇沒錯吧?”夜幕降臨,在雨夜中經過霧雨濡濕的牆壁處,少年倚在上面發表著刺耳的言論,“…我可以歸類為恐怖襲擊呢。”

  少年拳頭因為疼痛而鬆開,從骨節處滲出少許血液,滴在水潭裡,混在一起。這畫面只帶來了不適。

  這番話正是對著仰躺在地上的另外一個年紀相仿的少年講的。

  地上的少年一動也不動,嘴角也有血跡。旁邊靠著牆坐著的少女,耷拉著腦袋,任頭髮垂下,也不去撥弄——因為再也沒有力氣做出如此簡單的動作了。

  她已經陷入昏迷。

  但是相反地,躺在地上的少年還有意識。

  約莫十七、八歲的勝利一方,嘴角上揚,以蔑視的姿態俯視著敗者。

  接近子夜的時刻,無人注意的空巷裡,正發生著常見的鬥毆事件。只是人們在發現時,可能早已結束了。

  ——代理人*可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隨意活動。

  巷道裡唯一亮著的橘黃色的閃爍路燈,如同揭發者一樣照射在他們的身上。

  勝利一方——虹膜是金黃色的。

  “放心吧,陶斯,蕾希亞沒死哦,只不過就像一條快被煮熟的章魚罷了。”“…你知道我們的名字?”被稱作陶斯的少年用右手臂艱難地支撐起身體,吐出一句話。

  “哎,不錯嘛,看來牙齒沒被打斷……是你的福氣。”少年“哎呀哎呀”地笑道。這滿嘴的血腥味也夠我受的了……陶斯憤憤地想道。

  “因為你們很有名啊,在這一帶甚至比黑幫出場率還高呢!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啊?看起來就像是遊手好閒的不嚴肅執法者…”

  “我當然是不會告訴你真相的——而且才沒有你說的這麼不堪…我好歹也是...”他貌似在這種境況下,還有自豪感的溢出,但馬上住了口。

  “那你們到底想幹什麼…說起來,沒有任何理由就對我發起攻擊這種事,不能抵賴了吧?”

  “什麼…那是因為你沒有乖乖伏法...”

  “OK,無辜的我才不想跟你這種持槍的暴徒理論呢,”諾亞迅速打斷了對方的回答,指了指四處的彈孔。“不要告  訴我,你們純粹只是想找些樂子?”

  “這是命令!在他的命令下,我們不得不這樣做......”

  “這關我屁事,我只知道你這樣死纏爛打,已經是第三次了。要是有一個可愛女孩能像你這麼有毅力去追我的話,我會欣然接受,”諾亞俯下身子,拾起浸泡在水窪中的兩把手槍,“可惜你並不是...我對男人沒興趣,懂吧?”

  “你想幹什麼?!”陶斯看見他拿起手槍,有點失形象地驚恐。

  “這兩個可愛的小傢伙還是我幫你保管好了,免得你又不溫柔地對待他們——還有四周的無辜百姓。”諾亞把手槍插進皮帶間。

  “不打算滅口?......”

  “別傻了,隨隨便便就放棄自己的生命...況且你那條命又不值錢。我只是打算成為代理人去做我要做的事而已,不是想做屠夫。告訴你,我連殺雞都不敢看。”

  陶斯眯著眼睛——也許只是因為疼得睜不開眼,但其中充滿怨恨:“此仇不報非君子!…”

  “——總覺得你的掛念有些扭曲啊!我猜也只有你才有這種不健康的想法吧,從剛才的舉動來看,蕾希亞明顯是知難而退了......”“你管她幹什麼,反正我是不會違抗命令的,在你沒有死之前。”

  “好吧好吧,隨你喜歡...說真的,我根本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拿我的命,本身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代理人啊,啊,什麼都沒開始做呢,”諾亞轉過身去,迎著昏黃的路燈向巷口走去,“只是之後你能找到我的話,我也不介意再把你打趴下。”

  說罷,他揚長而去。

  

  

  

  

  巷口,金屬長椅上,一位有著奇特外貌的女性以一種悠閒的姿態——仰躺在椅子上,嚼著泡泡糖。像是要抓住星斗,伸手在空中比劃著。

  “喂,結束了。趁早走吧。”諾亞拖著疲憊的步伐,路過長椅時差點栽倒在女孩身上——幸虧她及時抓住了他的雙肩。

  “諾亞…沒大礙吧?”待諾亞站穩後,她也坐直了身,用輕柔的氣息詢問著。“想不到作為代理人會惹上這麼多麻煩啊…不…應該說是原因不明,就被纏上了…”他懊惱地抓了抓頭髮,看起來是已經身心俱疲。

  靜靜地,女孩從劉海的縫隙之間鑽出的視線,給他增加了不必要的壓力:“嗨…幹什麼…別盯著我啦…”

  “踏上代理人這一道路,會遇上更多奇怪的麻煩喔。你真的下定決心了嗎?”女孩笑道。

  “當然了,為了解開那個謎…也必須得這麼做了…希望以後收集的情報都是可靠的,”諾亞接受了對方的攙扶,“還有呢,奈文…還有那個混蛋不能放過。”

  

  

  

  

  

  人類已知的三個世界,從古到今漫漫歷史中,一直在糅合中和著之間的差異。三個世界通過某種次元通道來連接在一起,人類的認識得到了擴展。最起碼——空間得到擴展。

  先從這個方面介紹吧。

  第一個世界是歐爾津,又稱為原初世界。最能體現現時代特徵,超過半數國家擁有較高的科學技術水準。自然環境的污染比較嚴重,雖然據稱擁有了講環境緩慢恢復的技術,但是仍然有大部分人選擇離開這個世界去尋求更適合生存的空間。

  雖然很沒道理,但是與之相對的方面也是存在的。

  那就是第二個世界,帕特卡納。帕特卡納的感覺和歐爾津的完全不同,是一個充滿未知生物和現象的魔幻世界。因為大部分都是崇尚各種鬼神的蠻荒大陸,所以科技在這個世界並不流行,只有少部分中心地區有科技活動的跡象。這也是歐爾津的人類所帶去的所謂“文明”。另外,人類還要與各種魔物爭奪生存領域。

  最後要提及的,也是兩個世界非常看重的中轉站——第三個世界:特塔尼爾。這裡融合了兩個世界的元素,並且在這裡兩邊的元素相對協調。帕特卡納的魔物雖然也會在這裡出現,但是由於人類發達的武裝而沒有造成過大的威脅。整個世界只有四個大陸——極北大陸“第一大陸”、高原大陸“第二大陸”、極南大陸“第三大陸”、樹海大陸“第四大陸”。其中第二大陸的三個同盟國幾乎擁有了這個地球上最強大的實力——由此可見世界勢力單極化明顯。

  而我們的故事,就是要從這個特塔尼爾開始敘述了。

  

  

  

  

  

  

  此外,有一點還不得不提。

  世上存在著被稱為“Doppelganger”的現象。“遇上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樣相貌的人後,本體就會被殺死,然後這個後來居上者,會替代你在社會上的位置,渡過你本該渡過的餘生。”

  都市傳說裡所說,可能是偽裝的惡魔,抑或是...人的潛在人格扼殺了自己。

  但現在對於這三個世界來說,這是一個與傳統揣測大為不同的存在。

  這裡是對兩個思考互通並且可以交流的兩個人類的稱呼。一個血統純淨的普通人出生,有可能會和另一個世界同一時間裡出生的純淨血統的人建立這種奇妙的關係,察覺到的時候都是對方心智已成熟了,具有一定的溝通能力才會有存在的意義。只是實際上這並不常見。因為只有處在不同的世界才會有這種情況。並且奇妙在於,兩人可以知道對方即時的思維變動,想法一覽無遺。

  二人合稱“Doppelganger”(二重身),互稱“同行者”**。

  語言不通似乎無法阻礙這種交流。

  由於是上古時期就存在的現象——連真正的文字都還沒出現、甚至語言根本還沒有成型的時候就存在,所以在當今的世界,這種人類早就習以為常。即使是造成了很多混亂事件,這個事實也未曾改變。

  但當其中一方跟另一方處在同一個次元時,擁有的這種關係就會消失,而且對另一方的記憶也會隨之消失,只剩下原住民持有兩人的記憶。

  所以“一般”來說,兩人相遇的機率幾乎為零。

  但是沒有多少人願意相信這樣的話,逐漸地在歷史的洪流中被埋沒,成為了真正的都市傳說。

  

  

  

  

  

  

  

  

  注釋:

  *:代理人(Agent):此處採取與現實世界中不太一樣的設定。本作品中的“代理人”,更類似於傭兵或者賞金獵人,但是一般意義上的代理人仍然存在。也有作為幫忙介紹工作給傭兵或賞金獵人的中間人的。由於是戰後,代理人或許在戰時當過傭兵,戰後為維持生計有一部分選擇這一行,亦有抱持相同目的的通常人加入。

  ①第一種為“自由代理人”,全靠自己的人脈關係或者手段來獲得代理工作,從事的工作各種各樣,而且大多是“髒活”,沒有規則限制,不過武器被禁止攜帶這項規定是對所有人都有效的(例外后述)。

  ②第二種為“簽約代理人”,所指的是與代理人總公會下的各代理局簽下有限期協議書的代理人。經過招募或自薦,代理人和代理局之間建立了受正式法律保護的勞務關係。通常,代理人只為委託人的利益而行動,但是就某些委託而言,如果事先與委託人達成“轉讓協議”,那麼該代理人獲得委託報酬的同時,還因為自己已經作為唯一行動者,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也說不定。那剩下的就是一般的代理行為,純粹是為了委託人而行動。

  通過受法律保護的委託協議,代理人可以事先領取等同於總報酬金額的三分之一的等值物品。這種行為跟代理局的聲譽關係較大,因此只有長期口碑不錯的代理局才敢給予代理人此項待遇。

  ③簽約代理人具有持有武器的資格,這同樣是取決於和關係到代理局的聲譽。若造成不必要的傷亡和阻礙執法之類不和諧事件,本代理局與其麾下的所有代理人均會被依法處置。

  ④簽約代理人中同樣魚龍混雜,所以代理局事實上正逐漸被各國所淘汰。引發的問題層出不窮。

  

  **:“同行者”:“二重身”之間的互稱,這裡是特塔尼爾的說法,帕特卡納那邊似乎不是用這樣的詞來稱呼。同樣,帕特卡納也不使用“二重身”。

  

  

  

  

御宅鼠(笑)

【Wink】&【讚美太多了】

【Wink】&【讚美太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