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凯×伽古拉

333浏览    10参与
沬轩

【欧布奥特曼/凯伽】异世界,正世界⑴

冬天的寒冷,刺骨的寒风吹着,卷着树叶发出哗哗声。独自在家红凯泡了一杯热可可,沉浸在唯有火炉烧得正旺的小世界里。外面隆隆的雷声与倾盆的大雨仿佛都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知什么时候,门打开的吱嘎声打破了这份宁静。红凯顺着门望去,一个有些熟悉,却又不同的身影走了进来一一武士服的内外都被雨水与汗水打湿,将他的卷发冲直,上面还挂着少些水珠。男人抬起头,和红凯的目光对了上去

“伽古拉(凯)你这么穿成这样?"

双方都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对方,伽古拉的表情像极了从没见过凯穿成这样过的那种样子,凯也很诧异对方为什么穿回了原来的衣着。心里正疑惑,并思考出多种原因时,对方先开口打断了凯思考

“凯,你怎么穿成这样...

冬天的寒冷,刺骨的寒风吹着,卷着树叶发出哗哗声。独自在家红凯泡了一杯热可可,沉浸在唯有火炉烧得正旺的小世界里。外面隆隆的雷声与倾盆的大雨仿佛都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知什么时候,门打开的吱嘎声打破了这份宁静。红凯顺着门望去,一个有些熟悉,却又不同的身影走了进来一一武士服的内外都被雨水与汗水打湿,将他的卷发冲直,上面还挂着少些水珠。男人抬起头,和红凯的目光对了上去

“伽古拉(凯)你这么穿成这样?"

双方都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对方,伽古拉的表情像极了从没见过凯穿成这样过的那种样子,凯也很诧异对方为什么穿回了原来的衣着。心里正疑惑,并思考出多种原因时,对方先开口打断了凯思考

“凯,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一直都穿的这样,那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也一直穿的这样”

"……”

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空气也仿佛没有流动了,就像时间静止了一般。还是红凯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

“伽古拉,你去洗个澡吧,别感冒了"

“也行”

眼睛告诉红凯这是伽古拉,而感觉却反驳着不像伽古拉。目睹着人去了洗漱间,凯被伽古拉放在桌上的东西所吸引住

“欧布至高圣剑?!!”

凯拿起了桌上的东西,一股熟悉的感觉喷发出来。凯的目光全部聚在洗漱间门口

“不,他不是伽古拉。他是谁?"


温暖的热水澡时间结束后,伽古拉包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立马被凯摁在墙上。身上的浴巾掉了下去,男人的裸体顿时暴露在目前,在灯光的照耀下还发着亮。不过凯倒是没有什么心情欣赏的,他的内心只想弄清眼前的人。

“我是伽古拉啊,伽古拉斯•伽古拉"

“那你解释一下欧布至高圣剑“

“来自O50战士之巅的欧布奥特曼的力量。凯,你发什么神经?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是记得,但……"

“但什么?”

红凯放开了对方,但无论再如何追问也问不出来的话对男人很是不解。转头一看,红凯已经抱着衣服走了出来递给了他

“希望你不要介意”

伽古拉接过衣服,西装三件套的穿法倒是弄得他一脸懵,无论如何打理,还是乱七八糟的。最后只能靠红凯帮他

“谢谢"

伽古拉拿起红凯的热可可看着窗外,优雅的抿上一小口。一咽就解决的事情巴不得磨个几分钟。又突然举起杯子晃晃里面那乌黑的液体

“这东西…还有点好喝…"

说着闭上眼睛,几分享受的又抿了口。这举动倒是令一旁的红凯忍俊不禁

“伽古拉,这可不是咖啡"

“咖啡?那是什么?”

新奇的词令伽古拉两眼放着光,这个叫“咖啡”的新奇玩意勾住了他的魂。

“有时间带你去喝”

凯重重的打了个哈切,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站了起来。

“我先去睡了,困的话你去那家伙的房间吧。”

红凯指了指空旷的房间转身走回自己房间,宽大的客厅只留下伽古拉一个人。红凯的“那家伙”倒是令他陷入思考

“那家伙…是谁?”

伽古拉走进了房间,虽然是空的,可总总迹象表明确实是有人住的。东西放的的很整齐,柜子里的衣服大部分都是西装,唯有最里面那件已经落灰的武士服。伽古拉重重的打了个哈切,爬到床上


沬轩

来自黑暗联合光明对抗黑暗的战斗,黑暗,这强大的黑暗,令两人陷入苦战的黑暗在欧布至高圣剑的光芒照耀下,化作了微小的黑色颗粒,随风飘散。

体力耗尽过度的无幻魔人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倒在了一片废墟之中。欧布奥特曼也恢复了人间体的样子。两人灰蓬蓬的脸上布满了尘土,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不下20个。损失惨重是周围的建筑大已成为废墟,人们的祈求与责备,渴望着母亲乳汁的婴儿哇哇大哭,哭着要找爸爸妈妈的孩童……显得得场面更显得凄凉。

欧布奥特曼帮助SSP安顿好人群后,走到魔人旁。昏迷之中的魔人右手淌出的鲜血已经把身边的地板与灰尘染了个红。欧布摇摇头,从皮衣里掏出石膏绷带给对方缠上。思绪飘呀飘,飘到了从前。


那是欧...

来自黑暗联合光明对抗黑暗的战斗,黑暗,这强大的黑暗,令两人陷入苦战的黑暗在欧布至高圣剑的光芒照耀下,化作了微小的黑色颗粒,随风飘散。

体力耗尽过度的无幻魔人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倒在了一片废墟之中。欧布奥特曼也恢复了人间体的样子。两人灰蓬蓬的脸上布满了尘土,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不下20个。损失惨重是周围的建筑大已成为废墟,人们的祈求与责备,渴望着母亲乳汁的婴儿哇哇大哭,哭着要找爸爸妈妈的孩童……显得得场面更显得凄凉。

欧布奥特曼帮助SSP安顿好人群后,走到魔人旁。昏迷之中的魔人右手淌出的鲜血已经把身边的地板与灰尘染了个红。欧布摇摇头,从皮衣里掏出石膏绷带给对方缠上。思绪飘呀飘,飘到了从前。


那是欧布奥特曼,哦,不,应该说是红凯。那是红凯认识伽古拉没多久。飘逸的卷发,手握蛇心剑,身着武士服。年幼的伽古拉严肃又帅气。但终归是孩子,实力还是与成年人悬殊太大。每次和成年人对打,总是一身伤,那是令人永远也适应不了的疼痛,伽古拉总是皱着眉咬着牙的听着身旁人的冷嘲热讽。红凯快步走上前去,抓着对方的手给其包扎。

“喂!谁准你帮我包扎了?”

“可不包扎伤口会感染”

“要你管啊!给我拆了”

红凯只好笑笑的看着那任性的孩子

“伽古拉,我给你吹曲子”

红凯拿出了口琴,那曲子,那熟悉的曲子,那首红凯怎么吹都不会腻的曲子回转在耳边

“喂!凯,你吹的还是那么难听啊"

伽古拉打断了红凯旁若无人的演奏,站了起来,指着远远的那座高山一一战士之巅。一脸认真的看着红凯

“喂!凯,有没有兴趣去爬上战士之巅?据说爬上去可以得到奥特战士的力量。等我成为了奥特战士,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伽古拉你成为奥特战士后,我也会帮助你的!”

“那说好喽"

……


但那些其实只是小孩子不合事实的天真的想法与愿望罢了。想到这,红凯突然被一个声音拉回到了现在

“喂!谁准你帮我包扎了?”

刚包扎好的红凯顿时被这个声音吓得放开了手。伽古拉站了起来,看着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几分嘲讽的语气顿时吐露出

“堂堂光之战士,竟然帮助黑暗势力。凯,你不嫌丢人吗?"

“不嫌"

不知哪来的花瓣掉落下来,但貌似两人并没有怎么在意,谁都没再说话。凯站起来戴上了自己的帽子,拿起口琴又吹起那首熟悉的,令他怎么也吹不腻的曲子,向远方走去。坐在地上的无幻魔人像早已习惯似的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便消失。


章海缘
不管是哪一个伽古拉叫起凯来都是...

不管是哪一个伽古拉叫起凯来都是一样的撕心裂肺呢

不管是哪一个伽古拉叫起凯来都是一样的撕心裂肺呢

章海缘

欧布补完了爽个凯伽文,重度ooc

从遥远没有尽头的过去回望现在这般糟糕的自己……竟然已经无法记起想念的触感了。

伽古拉并不相信自己是个被控制欲​摆布的存在,但是单凭他在被迫化身孤独前自己抛弃一切的固执,或许他欲念牵引的对象并非是“想要什么”,而是自己“将影响到什么”。

可笑,像是本能,保护着,在深渊保护着……

在深渊被嘲笑着……

是谁呢,笑得声嘶力竭的​,仿佛他这个存在本身就是宇宙间最好笑的悲剧。

但是……啊,伽古拉想要反驳,语言溢出唇缝却化作苦笑。

真的这么好笑吗,黑暗保护世界,真的那么颠覆吗?

……

废墟之中,凯注视着伽古拉刚刚睁开的眼睛,想说的话一时被那眼中的情绪碾碎在风尘里。

记忆,不是这纠缠的千百年光阴,而是一切的起点——战士之巅。

想...

从遥远没有尽头的过去回望现在这般糟糕的自己……竟然已经无法记起想念的触感了。

伽古拉并不相信自己是个被控制欲​摆布的存在,但是单凭他在被迫化身孤独前自己抛弃一切的固执,或许他欲念牵引的对象并非是“想要什么”,而是自己“将影响到什么”。

可笑,像是本能,保护着,在深渊保护着……

在深渊被嘲笑着……

是谁呢,笑得声嘶力竭的​,仿佛他这个存在本身就是宇宙间最好笑的悲剧。

但是……啊,伽古拉想要反驳,语言溢出唇缝却化作苦笑。

真的这么好笑吗,黑暗保护世界,真的那么颠覆吗?

……

废墟之中,凯注视着伽古拉刚刚睁开的眼睛,想说的话一时被那眼中的情绪碾碎在风尘里。

记忆,不是这纠缠的千百年光阴,而是一切的起点——战士之巅。

想要力量守护。掩藏在卷翘碎发后倒影着光焰的那双眼如此坚信。

凯瞬间觉得,是伽古拉,能成为光之战士的一定是伽古拉。

然而之后发生的一切让凯一度认为伽古拉忘记了自己的信念,可他现在又看到了,一样的眼睛,一样的情绪,更平静,甚至更坚定。

凯于是难以抑制的哭了,把头埋在那人伤痕累累的肩上,低声呜咽。

“喂喂,为什么是你在哭啊。”

没有起伏的语调。

“伽古拉!”

“干嘛啊……”

“你真的,真的,真的很厉害啊!”

“那是当然的啊,我……”

“即使没有成为光之战士,你也会想法设法,不顾一切的去达到守护吧!”

“……”

伽古拉沉默了,接着又笑了起来。

“我说过吧,我要超越光之战士。”

“……超越是个沉重的词,伽古拉。”

“如果你能,那我也能。”

凯明了了,唇蹭着那人的耳钉,抬头去看他。

比他更加厉害,比他更加理智,比他更加惨烈的战士……

我果然喜欢你啊,伽古拉。

瞳孔间逐渐放大的脸,在下一刻把伽古拉从未感受过得温暖铭刻在他唇上。

当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伽古拉本能地抓住凯的衣服,可是不知怎么的,他没法把他推开,并非是力气上的差异,而是情绪不让他做出下一个动作。

……难道……

不……怎么可能……

伽古拉是个聪明人,但聪明人也会有想不明白的死结,或者换句话说,有死不承认的勇气。

结果凯还是被狠狠推开了,伽古拉大口喘息着,几乎能够想象自己的狼狈样使伽古拉对凯的怒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摸索着找到卡在石块堆里的蛇心剑后立刻对着还在傻笑的那家伙劈了过去。

“喂喂,伽古拉,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闭!嘴!谁会喜欢你这种混蛋啊!”

“啊!你原来喜欢吗!真的吗!”

“去死吧!凯!”


沬轩

皎洁的圆月来就在面前,像触手可及一样。那树叶的影子和漆黑的天空,更是点缀了这月儿。红凯站在月前,拿出口琴吹了起来。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又似泉水匆匆流,回响在耳边

“你吹的还是那么难听啊”

坐在地上的那人笑笑,递给他一块月饼。红凯收起口琴,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月饼。金黄的面皮和上面的花纹让人看着格外有食欲。红凯大口大口的咬上去,看了看坐地上的伽古拉

“你不吃吗?伽古拉?”

大概是因为嘴里吃着东西就说话,红凯的发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怎么说也是听得懂的。伽古拉笑了笑,并没有说着什么。突然周边的一切都化为了灰尘随风飘去,包括红凯眼前的伽古拉。

“伽古拉!!”

一切都消失了,唯有月亮还挂在...

皎洁的圆月来就在面前,像触手可及一样。那树叶的影子和漆黑的天空,更是点缀了这月儿。红凯站在月前,拿出口琴吹了起来。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又似泉水匆匆流,回响在耳边

“你吹的还是那么难听啊”

坐在地上的那人笑笑,递给他一块月饼。红凯收起口琴,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月饼。金黄的面皮和上面的花纹让人看着格外有食欲。红凯大口大口的咬上去,看了看坐地上的伽古拉

“你不吃吗?伽古拉?”

大概是因为嘴里吃着东西就说话,红凯的发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怎么说也是听得懂的。伽古拉笑了笑,并没有说着什么。突然周边的一切都化为了灰尘随风飘去,包括红凯眼前的伽古拉。

“伽古拉!!”

一切都消失了,唯有月亮还挂在天上,还有面前的石碑。上面还摆着盘月饼。那一盘和红凯手上的月饼,竟出乎意料的新鲜。

“伽古拉,中秋节了,你吃月饼了吗?”

声音带着几分犹豫与迟钝,说罢又拿出口琴吹了起来。还是那个曲子,那个,熟悉的曲子。但其实,在红凯看不见的树后,有个人影。树后的那人笑了笑,随即消失不见……


我不能把年华给你

圣诞节里的冬日时光(凯伽)

圣诞贺文,不喜勿喷。小甜饼日常,大家圣诞节快乐哦!

圣诞节里的冬日时光(凯伽)

上 平安夜

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随及就被胸口伤疤处的不适激得清醒,伽古拉左手虚按着胸口,缓缓坐起身。

卧室里开着灯,落地窗的窗帘已被全部放下,因着有些厚重的深棕色布料,看起来甚是密不透风。实际上也确实密不透风,能听到寒风呼啸,却感受不到丝毫来自外面的寒意,将冰天雪地阻挡在外。

察觉到自己被换了身衣服,伽古拉伸手揉了揉头发,格外的柔顺,身体稍一动发丝便滑落至前。挽起袖子闻了闻手臂,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是他常用的沐浴露香味。

立起抱枕垫在腰下,抱臂倚着床头,伽古拉有些不爽。...
圣诞贺文,不喜勿喷。小甜饼日常,大家圣诞节快乐哦!

圣诞节里的冬日时光(凯伽)

上 平安夜

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随及就被胸口伤疤处的不适激得清醒,伽古拉左手虚按着胸口,缓缓坐起身。

卧室里开着灯,落地窗的窗帘已被全部放下,因着有些厚重的深棕色布料,看起来甚是密不透风。实际上也确实密不透风,能听到寒风呼啸,却感受不到丝毫来自外面的寒意,将冰天雪地阻挡在外。

察觉到自己被换了身衣服,伽古拉伸手揉了揉头发,格外的柔顺,身体稍一动发丝便滑落至前。挽起袖子闻了闻手臂,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是他常用的沐浴露香味。

立起抱枕垫在腰下,抱臂倚着床头,伽古拉有些不爽。

在睡眠状态下“被洗澡”“被换衣”“被看光”,谁遇上这些都会有些不爽吧。

“你醒了?”光的使者端着杯温水推门而入,走到床前把杯子递给伽古拉,“你消耗了不少气力,再睡一会儿对身体比较好。”

“凯,我就猜你会来。”伽古拉接过杯子喝了口水,干涩的喉咙瞬间得到解救,伽古拉满意地抿了抿嘴唇,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

“我赶到的时候你昏倒在客厅的地毯上,全身被汗浸透,脸色惨白。”凯坐到伽古拉身前,“你之前做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昏倒?”

伽古拉闭上眼睛,回想着昏倒前那场真实的梦。虽然像是梦,可的确是真到不能再真的真事——他与意识和灵魂即将彻底消失的伏井出k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的交谈。

不到一个小时,他起码得三天不能动武。

不过有光的使者在身边,谁又能伤害得了他呢?

见伽古拉一直捂着胸口,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既心疼伽古拉落下病根,寒冷潮湿或是炎热酷暑天气都要受伤疤折磨,又庆幸这道伤疤是救娜塔莎落下的,伽古拉的善心从未消失。

凯已不想再去思考什么光明黑暗,他只知道伽古拉就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守护着所珍视之物。

“呐~你在担心我吗?”伽古拉俯身,双手托腮撑着胳膊趴在凯盘坐着的左腿上,抬头一脸纯良地看着光之战士。

“如果我不担心你就不会坐在这里了。”凯伸手理了理伽古拉额前卷卷的黑发,低头四目相对,“所以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去魂灵之地见伏井出k了。”

“你们认识?”凯微微皱眉,难怪伽古拉气息虚弱,魂灵之地都是些执念太重魂灵消散不净被送去强制消散的宇宙罪犯。有机生物的意识前去魂灵之地是极伤元气的做法。

伽古拉不是感情用事的人,且他与伏井出k也没什么来往,凯不懂他为什么要冒险去魂灵之地。

“曾经在宇宙雇佣兵总局见过他一面。”伽古拉直起身子,提了提毛衣的领子,“那时斯特鲁姆星还没有毁灭,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斯特鲁姆星人。那时他还只叫做k,宇宙雇佣兵总局初试失败,满脸的失落和不甘心。我与他有过简短的交谈,他还请我喝了一杯自动贩卖机里的罐装咖啡。”

“你的情谊一杯咖啡就能得到吗?”凯不由提高声调,我们可是一起喝了好多杯黑星咖啡馆的昂贵咖啡啊。

“我只是对他感到好奇。比起当年,他现在可是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啊!k的一生已经尘埃落定,很快就会彻底收场。”伽古拉很不客气地伸直双腿搭在凯的大腿上,凯没有反对他的动作,伽古拉有些无趣,刚想绻起腿就被凯按在自己的大腿上。

虽然凯的力道不大,但伽古拉没有挣脱,嘴角微扬,挑眉看着他。

“你们都说什么了?”

“他还在想他的贝利亚大人,一心想为了贝利亚大人而死。”伽古拉捂着前胸,垂眸有些出神地直直盯着凯左手搓热他脚背的动作,低声道:“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母星发出一声巨响,然后燃烧起熊熊烈火,最后消失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他的灵魂,理想和希望也都随着斯特鲁姆星燃烧殆尽。贝利亚救了他,赋予了他这具已是空壳的躯体存活的意义。在别人看来他的愚忠很可笑,可于k而言,他就是贝利亚的拥有物,生存的意义就是为贝利亚做一切自己能做的。”

“哪怕被利用也不会心生怨言,他的想法注定了他的结局。”凯凝视着伽古拉,突然有些庆幸他们这么多年来的纠缠不休。一次次的交锋提醒着他们的曾经,他们的现在,是光明和黑暗,也是凯和伽古拉。

凯变身成为欧布维护宇宙和平,却没有成为一个用来保护宇宙的巨大武器。伽古拉虽然身处黑暗,但却学会运用黑暗的力量,而不是如伏井出k般成为黑暗的奴隶。

“不过作为高等生物,生命再怎么痛苦也还是有本能的自主意识的。但伏井出k是被贝利亚救了,即使他想,也没有别的选择。”伽古拉盘起腿,俯身双手撑在凯身前,咧嘴不正经地笑道:“呐~凯,我总是给你添乱,讨厌的气息彻底消失不是正合你意吗?为什么又会来找我呢?”

“我从未有过希望你消失的想法,”凯伸手按着伽古拉的左肩,“也从未想过要与你敌对。我一直想做的事是和你携手同行!从未变过!”

“哈哈,天真!”伽古拉小声笑着握住凯的手,“今时不同往日。欧布,你要看清哦,现在的伽古拉可是连宇宙监狱都进过的大坏蛋哦~”

凯虚拢住他的腰,轻笑两声反问道:“你说过再也不会帮我了,可这些年来又帮了我无数次,那么伽古拉作为一名大坏蛋,是不是太不称职呢?”

“在我打败你之前是不会让你出事的。”伽古拉贴近凯温暖的身体,“我可不想再管什么光明黑暗,等我打败了你,我要让你天天给我端茶倒水,还要负责一日三餐,让伟大的光之战士当个男仆。”

“如果是这样,你没必要打败我,只要让我免费和你住一起就好了。为了抵房租我会承担家里一切家务。”

“家里?”伽古拉像是听了个天大的笑话,露出疑惑的表情,似是嘲讽地笑着,“浪客红凯也会有家吗?”

伽古拉这个表情让凯想起战大蛇前伽古拉崩溃地哭诉。

那时他的脸上充满了不解,不解为何凯在经历过千万年光阴后仍坚信着爱能拯救一切,不解自己现在这副走火入魔的样子,不解多年来与凯的纠缠到底是为了什么。

话说得再狠,场面闹得再僵,他却还是救了娜塔莎,救了奈绪美,最后与凯携手打败了大蛇。

“是人都会有家,宇宙人也不例外。所谓“家”一词,不仅是指固定的住所,”凯紧了紧抱着伽古拉的胳膊,“更是指那个能带来归属感的人。”

“你是想说我是你的家人吗?”伽古拉捋了捋头发。

“我想是的。”凯有些困了,拉着伽古拉向后躺去,枕着胳膊闭目道:“说实话,你对我而言太重要了。”

······

无人应答。

凯转过头,只见伽古拉眉头紧皱,捂着胸口身体蜷缩成一团,很难受的样子。

“很难受吗?”凯忙坐起身将伽古拉抱回到枕头上,盖好被子。不放心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伽古拉皱着眉鄙夷地白了他一眼,虚弱地开口,“曾经的宇宙银十字会的医疗兵能帮他的家人想想办法吗?”

凯扯开被子坐到伽古拉身边,动作轻柔地扯低他的领子,伤疤的周围皮肤有些发红,应该是被伽古拉捂着揉搓红的。

凯握住伽古拉的手,并不强烈的光形成一层屏障将他们包裹其中,待光散去后,伽古拉不再难受,感觉身体仿佛被注入了一道暖流,不再冰冷。

“没想到我要被光救啊。”伽古拉闭上眼睛,嘴角上扬,“谢谢你,凯。”

“伽古拉。”凯轻唤了声,躺下伸手紧抱住伽古拉,呼吸中满是伽古拉的头发香味,似是有些甜腻了。凯没有松手,在他的脖颈处蹭了蹭,他不想再离开他。

伽古拉没有挣脱,任由凯抱着。

呐,今晚是平安夜,就当是凯的圣诞礼物了。

外面风声又大了些,新一轮的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大概是被圣诞老人的驯鹿拉车行驶不小心溅到人间的雪。

屋内已不会再冷。

下 圣诞节清晨

只要你没忘了他,他也没忘了你,那么终有一日会彼此理解。

伽古拉看着凯认真研磨咖啡的样子,突然想到藤宫对他说过的话。

我梦也对凯说过同样的话。

现在看来,前辈不愧是前辈。

“你今天什么安排?”凯端过咖啡和吐司放到伽古拉面前,“如果没有什么安排的话,跟我一起行动怎么样?”

“欧布之光又给你安排什么任务了?”伽古拉喝了口咖啡,虽然比不上黑星咖啡店老板的手艺,但味道还不错。

“是我梦前辈和藤宫前辈邀请我去他们家过圣诞。”

“他们邀请你跟我有什么关系?”伽古拉的神情不由染上嫌弃,说话的片刻河马凯也喝了口咖啡,然后半杯就没了。还真是能吃能喝,不改饭桶本色。

“我想他们会很高兴见到你。”凯想起之前去藤宫我梦家,我梦邀请完他后藤宫就意味深长地说多带一个人也没事,这个“人”当然就是指伽古拉了。

“呐~我可以跟你一起。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不难答的。”伽古拉把面前的盘子推向凯,拿起咖啡杯道:“昨晚你说我对你很重要,我还不知道我对你哪里重要呢。”

凯没有回答,从伽古拉盘里抓起吐司塞到嘴里。这已经是他吃的第六片了。

“说话说一半是要烂舌头的哦~”

······

“不过欧布奥特曼应该也不需要吃东西吧。”说着伽古拉便伸手拖回盘子。

“欧布不需要,凯需要。”凯及时阻止他的举动,一脸认真地看着伽古拉。

伽古拉脸上写满了不屑。

凯放下面包,擦净手起身走到伽古拉身后,俯身环抱住伽古拉,轻轻吻上了他的脖颈处,还带着残余的面包香气。

只是轻轻一吻,却让伽古拉耳朵和脸颊迅速变红。

这不是凯第一次吻伽古拉。

曾经还是冷面武士的伽古拉有一次左腿膝盖下受了伤,很痛,他也不呻吟不哭喊,就那么低着头坐在那儿,等着凯来给他包扎。

凯至今忘不了他过去给伽古拉包扎时伽古拉的样子。坚强的武士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眼泪却诚实地溢出眼眶顺着眼角不断滑落,见到凯的那一刻差点哭出声。

伤口很深,差点伤及骨膜,伽古拉又是从训练场那边走回来的,应该会很痛很痛。当时凯就只剩心疼了,处理完伤口后抱了他很长时间,那时有安慰似的吻过他的脸颊。

凯想伽古拉大概不记得了。

伽古拉当然记得,不然他现在的脸颊不会格外的红。

凯抱紧伽古拉,沉声道:“过去的千万年中我们无数次对峙,无数次纠缠不休,可也能在对方生死一刻时施以援手,过后共同坐在黑星咖啡馆喝咖啡。你在我心中的地位绝对没有人可以替代,因为不会再有一个人陪伴我的时间如此之长,更不会让我又爱又恨,羁绊如此之深。伽古拉,我最初的想法是获得强大的力量,成长为可以保护你,保护宇宙的战士。不再让你为我担心,不再在你遇到危险时一筹莫展。我的初心是与你一起战斗,绝不是与你敌对!”

感受着来自于凯的气息以及真心话语,伽古拉感觉自己一向偏凉的身躯开始温暖起来。并不想离开熟悉的温暖,伽古拉放松身体靠在凯的怀抱中。

他懂他的真心。

冲绳一别后,还没等伽古拉出发,凯倒先找上了他。原因是凯要去光之国帮忙训练新人一段时间,而他不放心因变大消耗了不少能量的伽古拉一人四处走,怕他被其他宇宙人寻仇,就想让他去跟我梦藤宫家住一段时间。

伽古拉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他不习惯住在别人家。但很快无奈的现实便让他不得不答应了——他的力量很不稳定,必须好好休养。

后来那段时间伽古拉真有一种回到当年之感。凯几乎每天都会和他手机联系,谈论一天发生的事,问他过得怎么样。伽古拉一开始还略带讽刺地笑他太啰嗦,后来渐渐变得认真与他交流,听着电话那头凯的话语,时不时插一句嘴给他些建议。

凯的心态变了。他看到了他们和解的希望,于是他开始变得主动,想尽快恢复关系。他一直都惦念着他们的感情,从未放弃。

伽古拉看着我梦藤宫的生活,再回想起藤宫每晚给他讲的“睡前故事”,认为万事皆有可能。

“喂喂喂,光明的战士可不能拥抱黑暗哦。”伽古拉摸了摸凯抱在自己胸前的手,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

“那我很荣幸成为创造历史的人。”凯深吸了一口独属于伽古拉的气味,伽古拉的一切他都是那么熟悉,那么喜欢。凯抱过许多人,只有拥抱伽古拉才能感觉到一种从内而外的踏实感,一种似是回到家的安稳。

虽然嘴上总是说着“想和我共饮黎明前的咖啡吗”这种话,但伽古拉并不喜欢别人近身,他极其讨厌亲密接触完后乍离对方温暖的失落感。

凯却总是能从方方面面温暖他的身体,他的心灵。

或许正如藤宫所说,凯是能给伽古拉带来幸福感和归属感的人。就如我梦于藤宫一样。

伽古拉心喜于情感这个最大的弱点在凯身上,一个永远不会加害于他的人。

“我也不介意陪你一起创造历史。呐,笨蛋凯,明年记得变聪明哦。”伽古拉转头回吻上了凯的嘴唇,只是轻轻一点。吻完不仅凯脸红了,他也难以掩饰的脸红了。

“有你在我不需要变聪明。”

“哼,不是每一次我都会出手帮你。”

“我不信。”

“很自信嘛~”

“你说过的,对自己都不信任是无法获得别人的信任的,更无法承担起责任。”

“很好,已经变聪明了。”伽古拉喝尽最后一口咖啡,“只是你连我一同信任了。”

凯附在他的耳边,抚摸着伽古拉柔顺的发丝,“没有你我,只有我们。”

Two as one。

圣诞之日,人间爱意。
Shirley

交易

一个小脑洞(小甜文)

有点毒    注意避雷


〔ssp办公室〕

奈绪美:凯桑,你很喜欢弹珠汽水吧。

凯:嗯,这东西甜甜的,很好喝(说着就喝了一口)

坐在旁边的伽古拉:这种甜死人的东西,你是怎么喝下去的.

凯:要你管,这比你那苦涩涩的咖啡好喝多了好吗!

奈绪美:凯桑,凯桑,那你喜欢伽古拉吗?

凯:这家伙啊。。。不给我捣乱就很好了。

奈绪美:那我用喝不完的弹珠汽水换伽古拉好不好?(在死亡边缘试探)

凯:!!?

伽古拉:!!!!!

凯:不要!我的!(抱紧伽古拉)

伽古拉:(⁄ ⁄•⁄ω⁄•⁄ ⁄)

一个小脑洞(小甜文)

有点毒    注意避雷


〔ssp办公室〕

奈绪美:凯桑,你很喜欢弹珠汽水吧。

凯:嗯,这东西甜甜的,很好喝(说着就喝了一口)

坐在旁边的伽古拉:这种甜死人的东西,你是怎么喝下去的.

凯:要你管,这比你那苦涩涩的咖啡好喝多了好吗!

奈绪美:凯桑,凯桑,那你喜欢伽古拉吗?

凯:这家伙啊。。。不给我捣乱就很好了。

奈绪美:那我用喝不完的弹珠汽水换伽古拉好不好?(在死亡边缘试探)

凯:!!?

伽古拉:!!!!!

凯:不要!我的!(抱紧伽古拉)

伽古拉:(⁄ ⁄•⁄ω⁄•⁄ ⁄)


空空如也
每次看到这种状态都想按头啊!!...

每次看到这种状态都想按头啊!!!
壁咚什么的真是超有爱!
官逼民腐!

每次看到这种状态都想按头啊!!!
壁咚什么的真是超有爱!
官逼民腐!

空空如也
原剧好虐啊,我觉得伽古拉没错啊...

原剧好虐啊,我觉得伽古拉没错啊!
改图来慰藉自己受伤的心!

原剧好虐啊,我觉得伽古拉没错啊!
改图来慰藉自己受伤的心!

寻沙

#OJ##ooc见谅##如果伽古拉死去#

伽古拉是没有坟墓的。
因为他在地球上的最后一战,就化作了尘埃。
唯一留下的,只有已经腐朽的蛇心剑而已。
而凯知道这点,已经离最后一战过去很久了。
那时的他背着伽古拉的蛇心剑和他自己的行囊在宇宙里前行着,寻找着下一个任务的目的地,和伽古拉的踪迹。
他心里总是这么想着的,只要他还是欧布,或者说他还拿着伽古拉的剑,他总是会出来找他的。
到那个时候,他得告诉伽古拉他所有未赋之于口的话。
但是太迟了。
那是凯在再次回到地球,那时的他,或者说欧布,已经算得上是前辈了。
作为前辈,去往地球协助那位年轻的战士,这几乎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凯看了看挂在一边的蛇心剑,那把剑已经锈蚀得很厉害...

#OJ##ooc见谅##如果伽古拉死去#

伽古拉是没有坟墓的。
因为他在地球上的最后一战,就化作了尘埃。
唯一留下的,只有已经腐朽的蛇心剑而已。
而凯知道这点,已经离最后一战过去很久了。
那时的他背着伽古拉的蛇心剑和他自己的行囊在宇宙里前行着,寻找着下一个任务的目的地,和伽古拉的踪迹。
他心里总是这么想着的,只要他还是欧布,或者说他还拿着伽古拉的剑,他总是会出来找他的。
到那个时候,他得告诉伽古拉他所有未赋之于口的话。
但是太迟了。
那是凯在再次回到地球,那时的他,或者说欧布,已经算得上是前辈了。
作为前辈,去往地球协助那位年轻的战士,这几乎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凯看了看挂在一边的蛇心剑,那把剑已经锈蚀得很厉害了,自从他回到了地球之后,似乎正在加速着碎裂的过程。
但是伽古拉怎么还不出来呢?明明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了。
他带着蛇心剑几乎去往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那些和伽古拉曾经约定好的地方,他总是会想着要是伽古拉在就好了啊,但是他的身边并没有那个人。
其实是有点隐隐的预感的,伽古拉怎么都不出现的原因。
但是潜意识里就是没有办法接受,只有带着蛇心剑,抱着那点最微弱的也是最可怜的幻想。
只要蛇心剑不碎,那么伽古拉还活着。他的心里这么一遍遍地重复着,直到他能够再次踏上旅途。
蛇心剑碎的那天,他站在当初对战八岐大蛇的地方,看着那把剑在他的手里化作碎屑,然后随风飘散。
他的伽古拉是不是也这么消失的呢?
凯这么想着,伸出手去试图挽留,却什么也做不到。
太迟了。
他这么想着,跪在地上痛苦起来。
一切都太迟了。
那些说不出来的,情感,回忆,甚至是爱。
都随着这场风,一去不复返了。
“伽古拉......”他再次呼唤出了这个他上百年没有说出口的名字。
“我爱你.......”
可是这句话,也消散在了风里,一去不复返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