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娘

2153浏览    13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3 02:09
在给小和尚讲故事

看了就恋爱!神仙可爱小红娘(ुŏ̥̥̥̥םŏ̥̥̥̥) ु我画不出她一分可爱(ुŏ̥̥̥̥םŏ̥̥̥̥) ु ​​​

【话说普救寺就在我的家乡啊(≖‿≖)】

看了就恋爱!神仙可爱小红娘(ुŏ̥̥̥̥םŏ̥̥̥̥) ु我画不出她一分可爱(ुŏ̥̥̥̥םŏ̥̥̥̥) ु ​​​


【话说普救寺就在我的家乡啊(≖‿≖)】

黑土山风
“我拿着棋盘,隐着你的身子,你...

“我拿着棋盘,隐着你的身子,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

————————————————————————
人物有参考,参照京剧《红娘》,张佳春主演。av25428859
画技不精考究不深,若是有什么重大失误望各位指出。
妆面我放弃了。画不出。嘤

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咿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咿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要什么崔莺莺我要嫁红娘啊!!!

“我拿着棋盘,隐着你的身子,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

————————————————————————
人物有参考,参照京剧《红娘》,张佳春主演。av25428859
画技不精考究不深,若是有什么重大失误望各位指出。
妆面我放弃了。画不出。嘤

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咿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咿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要什么崔莺莺我要嫁红娘啊!!!

绣娘天下第一
有女朋友就是可以在5.21为所...

有女朋友就是可以在5.21为所欲为。

:D红娘和崔莺莺终于在一起了,可喜可贺。

有女朋友就是可以在5.21为所欲为。


:D红娘和崔莺莺终于在一起了,可喜可贺。

陂塘柳
红娘那么可爱,试问谁不会喜欢她...

红娘那么可爱,试问谁不会喜欢她呢。
京剧·红娘

红娘那么可爱,试问谁不会喜欢她呢。
京剧·红娘

假装自己会画画

小红娘是什么大可爱ヘ(;´Д`ヘ)!!

小红娘是什么大可爱ヘ(;´Д`ヘ)!!

乾乾乾音
1551我真的太喜欢小红娘和小...

1551我真的太喜欢小红娘和小和尚了
太可爱了噫呜呜噫
画不出他俩千分之一的可爱!!!!!!!

1551我真的太喜欢小红娘和小和尚了
太可爱了噫呜呜噫
画不出他俩千分之一的可爱!!!!!!!

阿苓本体是泥巴
京剧红娘中的小红娘——融合了各...

京剧红娘中的小红娘
——
融合了各路红娘的发饰

京剧红娘中的小红娘
——
融合了各路红娘的发饰

晤歌如泱

入坑曲

《红娘》
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额)令
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
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
跟随我小红娘你就能见到她
可算得是一段风流佳话
听号令切莫要惊动了她

《卖水》
清早起来什么镜子照
梳一个油头什么花香
脸上擦的是什么花粉
口点的胭脂什么花红
清早起来菱花镜子照
梳一个油头桂花香
脸上擦的桃花粉
口点的胭脂杏花红
什么花姐
什么花郎
什么花的帐子
什么花地床
什么花的枕头床上放
什么花的褥子铺满床
红花姐 绿花郎
干枝梅的帐子
象牙花的床
鸳鸯花的枕头床上放
木犀花的褥子铺满床

拿图的宝贝儿吱个声儿~

入坑曲

《红娘》
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额)令
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
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
跟随我小红娘你就能见到她
可算得是一段风流佳话
听号令切莫要惊动了她

《卖水》
清早起来什么镜子照
梳一个油头什么花香
脸上擦的是什么花粉
口点的胭脂什么花红
清早起来菱花镜子照
梳一个油头桂花香
脸上擦的桃花粉
口点的胭脂杏花红
什么花姐
什么花郎
什么花的帐子
什么花地床
什么花的枕头床上放
什么花的褥子铺满床
红花姐 绿花郎
干枝梅的帐子
象牙花的床
鸳鸯花的枕头床上放
木犀花的褥子铺满床

拿图的宝贝儿吱个声儿~

烧月

“盼假期数不尽黄昏清旦”

“盼假期数不尽黄昏清旦”

晤歌如泱

李佳春【不对张佳春】老师的小红娘正中我心!
老师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叭!
娇俏佳人在线索命

李佳春【不对张佳春】老师的小红娘正中我心!
老师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叭!
娇俏佳人在线索命

三岁半阿姨

常秋月//红娘

我爱荀派的小可爱~

常秋月//红娘

我爱荀派的小可爱~

GRIGIO
看完红娘后赞叹佳春姐姐真是好甜...

看完红娘后赞叹佳春姐姐真是好甜好甜

看完红娘后赞叹佳春姐姐真是好甜好甜

Andrea雾乃
红娘怎么那么可爱啊我哭了qwq...

红娘怎么那么可爱啊我哭了qwq张佳春老师是神仙qwq

红娘怎么那么可爱啊我哭了qwq张佳春老师是神仙qwq

芊芊以陌

【红梅】【红娘x梅香】一点红梅

红呢,是西厢记里的红娘(但是我看的是京剧《红娘)》,梅呢,是锁麟囊里的梅香。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姑娘为什么会被我拿来凑cp呢,因为我喜欢张两个小姑娘,想着要是不能和她们在一起那就让她们在一起吧。所以全篇胡扯,补了一些自认为的细节,发生的所有事都在平行世界,时间线全乱。瞎扯无罪yy万岁,如有雷同我没抄袭。古风一直是硬伤,希望不要写的太难看。

——

(一)

话说那仲夏的日头真真是毒辣,接连晒了三日,晒得那石板桥都冒着热气儿。莫说背负烈日的老农,就是那躲在闺阁里的小姐也叫苦连天,巴不得把冰片儿时刻含在嘴里。

这不,崔相国家的小姐带着侍女红娘来到西郊的庄子避暑。来了没两日,崔小姐说想吃山楂。可苦了庄子里的小...

红呢,是西厢记里的红娘(但是我看的是京剧《红娘)》,梅呢,是锁麟囊里的梅香。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姑娘为什么会被我拿来凑cp呢,因为我喜欢张两个小姑娘,想着要是不能和她们在一起那就让她们在一起吧。所以全篇胡扯,补了一些自认为的细节,发生的所有事都在平行世界,时间线全乱。瞎扯无罪yy万岁,如有雷同我没抄袭。古风一直是硬伤,希望不要写的太难看。

——

(一)

话说那仲夏的日头真真是毒辣,接连晒了三日,晒得那石板桥都冒着热气儿。莫说背负烈日的老农,就是那躲在闺阁里的小姐也叫苦连天,巴不得把冰片儿时刻含在嘴里。

这不,崔相国家的小姐带着侍女红娘来到西郊的庄子避暑。来了没两日,崔小姐说想吃山楂。可苦了庄子里的小厮了,八月里这山楂刚刚开始熟,要到哪里去找那水灵的山楂给小姐吃?小姐可不管,一个人找不到就两个人去,两个人找不到就三个人去,庄子里的奴才们被差遣的人仰马翻,没得办法,小姐点了点红娘,叫她也出去寻。

“小姐莫不是忘了,老夫人让我跟着您呐!”这时候红娘正满十八,却鬼机灵儿着。红娘奉了老夫人的命寸步不离地守着崔小姐,如今若是被差遣走了又怎么能守着小姐呢。

崔莺莺正在案前铺纸,红娘眼轱辘一转凑上前去研墨,却被崔莺莺拿着手巾的手轻轻一拍。

“你这丫头,跟我亲还是跟老夫人亲呐?”崔莺莺从红娘手中拈起磨石,轻轻柔柔地研“叫你去你就去,到时候山楂买回来了,少不了你的那一份。”

红娘也想吃一口用冰片镇过的山楂,听罢便抿唇一笑欠了欠身子,出去了。

红娘平日里陪着小姐,也甚少出闺阁。如今一人出来了,却也不知道去哪买山楂。红娘娇嗔一声,正欲转身回去,忽听得身后一声叫唤。

“诶!那边穿红色儿的!快停下!”

红娘左看右看发现周身也没别穿红色儿的了,便用帕子遮了遮下颌就转了身,定睛一看,来的也是个姑娘。

那姑娘身着桃红,眉描青黛,腰佩香囊,口点朱砂。虽是奴家打扮,却也干净整洁光彩照人,只是那眉目间总带着一股子傲慢让红娘喜欢不起来。

那来人见她转身竟是气的一跺脚,噔噔跑到她身后,一把扯住了她日日佩戴的发披(注1),又是一拉一扯就将它整块拽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红娘伸手一摸,那红绸已经被扯下来,她只能摸到被精心整理过的辫子。红娘日日要带着这发披,却是第一次被人扯了下来,心中便是无限的委屈与愤怒。红娘正要与那人理论,就见那人抚着红绸上的刺绣细细观赏。

“这,这金线绣彩蝶,绸缎红百花。这花样小姐一定喜欢!我这就给小姐送去!”那姑娘眼睛睁大,又添了几分水灵,腮边的红晕因喜欢谁欣喜已然红过了胭脂。

红娘一听就更加生气了,这分明是她的红绸,为何要给别的小姐送去?抽身来到那姑娘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你这人好生无理,毁了我的发披,且不交还于我,还要给甚小姐!”红娘生性直爽,欲与那人辩个是非,那人却不欲多话转身便挣开了红娘的阻拦。

那人将红绸握在手中,大步子就走开了,走时只留下一句话。

“小姑娘你别拦着我呀,我要这红绸急用!他日你来到这薛府,只说你找我梅香,我定会给你银两!”

红娘平日里就是陪着崔小姐焚香扑蝶,走路都快不过侍奉薛小姐的梅香。追了几步就见不得梅香了,红娘气地叉腰,指着梅香的去处“你你你”个不停。

“谁稀罕什么薛府的银两,哼!”红娘拧了拧手巾就要转身,眼角一瞥就瞅见了一箩筐的红果子。一时间便忘却了气恼,快步走到那山楂堆前问:“老婆婆,您这山楂儿,买的多少钱两呐?”

却说那梅香回到薛府中,薛湘灵薛小姐还没寻到衬心意的手巾,一个人坐在那生闷气。看的梅香那是心焦又心急,拿着那从红娘那抢来的红绸便往小姐眼前递。

“小姐您看,这花样您还中意不?”

薛小姐挑了整整一天的嫁妆,已然有些恹恹欲睡,看了看那红绸仍然是不大中意。梅香也不欲让全府上下劳心劳力,也想让薛小姐早些歇息,低声编了几句吉祥话,终是等到了薛小姐是点头。

梅香退出门来,叫来小厮道:“快叫朱裁缝来,让他按照这个花样,加紧做一方手巾来!”

那小厮叫了声“梅香姐”就要接过红绸,梅香一用力又将红绸抽了出来,对着小厮就是一瞪,说道:“做什么做什么,让朱裁缝过来,看了这花样就给我记住喽!怎么,还想把这绸子拿走了照着绣不成!”

小厮心道不都是得照着绣的吗?却不敢多话,委身去找朱裁缝了。

梅香本是打算着明日那穿红衫的小姑娘来了,便将这红绸还回去便是,还能剩些钱财,却没曾想明日她就要随小姐出嫁了,少有机会回到薛府,更不曾想那红娘爽朗率真根本没来找着红绸。

于是乎,这从红娘发上扯下的红绸,就一直留在梅香身边。

(注:就是红娘遮着辫子的大蝴蝶结,我不晓得这个叫什么百度也搜不到,就随便取了个名字。)


佳期十二红

【化碧】第二卷 寻梦 第二十五章 佳期寻故梦

雷峰塔倒三年之后,许仕林孝满。又一年,除潭州太守,娶姑母之女李氏为妻,婚后即赴任。婚宴上悬灯结彩,请了戏班子来演戏。谁知那闺门旦今日嗓子不痛快,班主与白季子商议之后,让贴旦扮了个红娘,上演《佳期》《拷红》。

其时走江湖的戏班子有男伶也有女伶,只是女伶不扮旦角——女伶若是扮了旦角,难免被达官贵人看上,戏班子无权无势,只能任他们买去,自己就没了台柱子。唱戏重童子功,都是从小教起,若是教出来就让人家买去,戏班子花多少钱也换不来一个当时就能上台的来顶替。因此,走江湖的戏班子中多乾旦坤生。

就说这个小贴旦,在台下看着挺老实的一个少年,闷闷的毫不起眼,一扮上戏,门帘一挑,真如脱胎换骨一般。脚步又轻又快...

雷峰塔倒三年之后,许仕林孝满。又一年,除潭州太守,娶姑母之女李氏为妻,婚后即赴任。婚宴上悬灯结彩,请了戏班子来演戏。谁知那闺门旦今日嗓子不痛快,班主与白季子商议之后,让贴旦扮了个红娘,上演《佳期》《拷红》。

其时走江湖的戏班子有男伶也有女伶,只是女伶不扮旦角——女伶若是扮了旦角,难免被达官贵人看上,戏班子无权无势,只能任他们买去,自己就没了台柱子。唱戏重童子功,都是从小教起,若是教出来就让人家买去,戏班子花多少钱也换不来一个当时就能上台的来顶替。因此,走江湖的戏班子中多乾旦坤生。

就说这个小贴旦,在台下看着挺老实的一个少年,闷闷的毫不起眼,一扮上戏,门帘一挑,真如脱胎换骨一般。脚步又轻又快,嗓子又清又脆,身段又俏又柔,更别提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滴溜溜乱转,说不尽的风流灵巧,真是活生生的俏红娘从传说中走了下来。

“张先生,张先生,啊张……”

张生与崔莺莺作关门身段下场,只留下红娘一人。贴旦转过身来,有些委屈:

“看他二人同入罗帏,把我红娘推出门外。红娘啊红娘,你这是何苦啊!”

后面是一段唱,十六岁的小红娘看见张生与崔莺莺鱼水和谐,又是高兴,又是心痒,又是委屈。那贴旦不是女子,却把情窦初开的少女这复杂的感情拿捏得恰到好处。台下的宾客们议论着:

“你看看这小红娘,聪明伶俐,胆大心细,可比那两个主角有意思多了。说不定再过个几百年,这《莺莺传》就要演成《红娘传》了。”

“啧啧啧,红娘有什么好的?先是遇上张君瑞和崔莺莺这俩不着调的,做事板不是板,眼不是眼,半点忙帮不上,专拖后腿。累死累活的好不容易给他们玉成好事了,可不管你红娘在门外挨冻。还没安生几天呢,又被老夫人拷打。得亏红娘姐三寸不烂之舌,不然这事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白季子一听此言,忽然想起柳下借伞时,小青说过“我知道,渡船就好比普救寺,小青倒做了小红娘”,不由得触景生情,又不愿扫了别人的兴,便告了一句不便,独自往后院来了。

后院的一间小屋中,白幡未撤,香烛袅袅,青灯照壁,与整个府中的喜庆气氛格格不入。白季子推开门户,迈过门槛,剪香烛,添灯油,将龙泉宝剑又擦拭了一遍,这才打开供桌上的石匣,其中是一块荧荧碧玉,仿佛隐隐散发着微光。

三年了,小青的血得定生香滋养,化作了这块碧玉。

“红娘啊红娘,你这是何苦啊!”

青妹啊青妹,你又是何苦啊!我渴望自由,可我不要收你喉头索,解我腕上绳;我渴望爱情,可我不要倾你血满腔,染我红绡帐!

白季子从匣内捧出碧玉来,怔怔立了半晌,忽然听到板子敲在台毯上的闷响,想必是中庭的戏已经演到《拷红》。

戏里的拷打红娘,板子不会真的招呼到贴旦身上;可是她的小青妹,是真真正正洒尽鲜血,灰飞烟灭,再也不会回来了。戏里千般磨难万般曲折,最终总能团圆;可是白季子今后漫长的生命里,再也不会有真正的团圆了。

就在这时,忽听有一人带着戏腔念道:“姑娘啊,你要多保养,莫哀愁,把天大的事儿放开手!”

白季子回头往外望,只见菡芝仙着一身月白色便服,跨过门槛,走了进来。

自从三年前血溅雷峰塔,菡芝仙感动于白季子和小青的情义,偶尔会来与白季子说话解愁,一来二去两人便熟识了。此时她不请自来,白季子也不见怪。

“大喜的日子,做娘的怎么独自在后院垂泪呢?”菡芝仙望一望供桌后面小青的牌位,叹息道,“有一句没良心的话,你要是见怪,我就不敢说了——死的已经死了,可活的还得接着活。你要怀念小青,将来自有千年万年的日子好怀念的。可你儿子跟你只有几十年的缘分,结发为夫妻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你这做娘的可别让他挂心。”

“你说的是。”白季子知道菡芝仙善意,心下感动,“今日怎么得闲到此?”

“你还不知道呢?斗母元君归位坎宫了。文曲星君可真是有本事,也不知他是怎样说服金灵圣母的,她竟然抖擞起了几千年的老精神——先依据瑶池一战的伤亡情况,对大小臣工兵将们善加抚恤;又查点各处官吏,超员者裁撤,欠员者增补;还考较百官业绩,有功者录功,有过者记过,无人不服。

“斗母娘娘要查点伤亡、抚恤臣工、裁撤增补,如今天庭上下都在忙着配合斗部,就我们雷部清闲——我们一直在下界巡查,一仗也没打,所以根本没有伤亡。不过斗母娘娘也为我们请功了——震慑四方妖魔不敢妄动,保下界平安,这当然是一大功。除了金帛酒肉之外,还放了我们每人半天假——这在下界就是半年呢!雷部众将分批放假,现在正好轮到我了。我在下界游山玩水、访亲会友,刚到杭州,就看见你家办喜事。我想,喝喜酒不能空着手,又怕到别处去找来不及了,就在杭州买了一对白玉鸳鸯,送给你们当贺礼吧。你要是嫌我没诚意,我就不敢说了。”

白季子忙将碧玉放回匣内,连声道谢,只说礼重,接过了白玉鸳鸯。

“你那中庭是在演戏呢?”

“是啊。现在正演《拷红》呢,想必是要演完了。”

“《拷红》?贴旦戏?我最爱看贴旦戏了!真不巧,我来迟了!让他们别忙,再给我演一出《闹宴》!”

白季子见她热忱,心下也舒朗了不少,故作戏腔念白:“如此,上仙请啊——”

菡芝仙笑着念白:“还是娘子先请——”

“你我挽手而行。”

——幸好一个是神仙一个是妖精,不怕门窄出不去。

 

小屋后面,杨戬的身形有些虚化起来。

“主人!您还是快回去吧!”哮天犬在侧,焦急地劝说着。

主人的法力刚刚修回来一点,就元神出窍,远遁楚州,只给辛夷渡了些法力安抚心神,就支持不住了,只得先回舍身崖的肉身中休养,命他把辛夷送回青石山。还特地叮嘱他把辛夷送到洞门口,敲一敲门就好,别让人看见。还没休养几天,又到杭州来找龙泉宝剑,还想自己为小青修补残魂。不过是个素昧平生的青蛇妖,用得着吗?

“无妨,无妨。”

青玉案,定生香,白季子对小青的深情厚谊总算没白费。小青的残魂依附于龙泉宝剑,得它们滋养,虽然并没有好转多少,到底也没有恶化下去。

佛门还在惦记着白季子。倘若让他们知道自己正在想办法救回小青,恐怕白季子刚从漩涡里脱身,又要陷进泥潭中去了。

法力还没有修回来,元神远遁、安抚辛夷的心神、抹去她对哮天犬和自己的记忆,已是勉强至极,修补残魂实在是无能为力。还是设法提醒白季子吧。就算她自己不能修补残魂,凭着黎山老母高足的身份,只要到了昆仑雪洞,教主也一定会帮她的。

如此,这桩憾事也就算了了。

 

“这……”班主一听这位贵客要点《闹宴》,有些为难,“这出戏,一般我们不在结婚的好日子演啊!”

“为什么不演?”

“这个人后来……下场不好,拿剑抹了脖子。”

“我知道,是抹了脖子,可是没死吧?我记得后面还有呢,那个贴旦后面有小半出都寄人篱下,一直缠绵病榻,阖府上下都骂她罪有应得,还有恶仆欺辱她……”

“这位贵客想是记差了。那是一个人演的,在戏里却是两个人啊!闹宴的这个抹脖子就死了,后面还是同一个角儿,但演的是另一个人。”

“两个人?你是说闹宴的跟后面那个的是两个人?我记得还有一段特别好听的唱,什么‘鸳鸯剑断送了手足……什么心’?好像还有什么‘一来是三妹妹生来任性’‘二来是什么府坏了声名’之类的,那是哪个唱的?”

“不是闹宴的这个,是后面那个唱的。”

“别说了……”白季子按了按眉心,竭力不让他们看出自己又被勾起的悲痛来,“快跟你们那位贴旦说说,就演……这出《闹宴》吧!”

菡芝仙还是感觉到不对了:“白季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没什么,”白季子弯了弯嘴角,勉强笑着,“咱们且看戏。”

那一段“特别好听的唱”,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她甚至能清清楚楚地指出,菡芝仙把词儿记错了:

鸳鸯剑断送了手足性命,思想起不由人缭乱芳心。

一来是三妹妹呀生来烈性,二来是宁国府坏了声名。

奴幸喜嫁檀郎夫妻欢庆,怀六甲但愿得早降麒麟。

那是一段极慢极慢的唱,花腔跌宕起伏,回环往复,一唱起来,好像整个世界都从那缓拍疏节的檀板、悠扬缱绻的丝弦、切金断玉的嗓音中流逝了过去。早些年听这出戏时,白季子很不耐烦这一段,嫌它没完没了,就那么几句词儿唱到地老天荒。后来慢慢咂摸出味儿来,听着听着沉浸了进去,才知道什么叫“余音绕梁”——不是音绕梁,是情绕梁啊!骨肉亲情之伤,阴阳永隔之痛,都在那峭拔婉转的花腔里,悠悠然不绝如缕。

可是,自从小青走后,她再也不敢听这段戏了。

就演这出《闹宴》吧。

“纨绔儿郎行不正,我笑你们今朝就错用了心。来来来同把双杯饮……”

这醉也不是真醉。

违心假作疯魔行径,一场大闹之后,只剩下满地狼藉,孤独凄楚,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不知此身终归何处。随后不久,便是满心欢喜地接下那最终绝了她痴心、送了她性命的鸳鸯宝剑。可到底是一时压过了狂蜂浪蝶,寒门弱女反教权贵子弟诺诺连声,那一刻谁堪与她争辉?

大戏终将散场,凡人终有一死,就连神仙也并不意味着永生。可是当她还活着的时候,酣沉恣肆,盛放到了极致。即使为这极致最终毁灭了自己,也远胜那些庸人们浑浑噩噩活到天地复合、混沌重来!一场大梦,几度秋凉,这样的一生纵然悲辛,又如何不值得在那补天石上大书一笔?

当年挣开锁链逃出白莲池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想的吧?可是为什么——本来是她想要的东西,最终却累得小青流尽了鲜血?

“要饮酒来我就同你们饮——花容貌铁心肠岂受欺凌!”

罢了,罢了,只演一出折子戏,不要在乎终局,不要再听那令人肝肠寸断的曲调。没有谣诼纷传、痴心错付,没有揉碎桃花、玉山倾倒,没有骨肉永残、生死两隔,没有寄人篱下、受尽折辱……只有这一出折子戏,只有这一生最光彩照人的样子。

 

许仕林与李氏女双拜花堂,自是不提。菡芝仙不胜酒力,早已吃得双颊酡红,如玉山将倾。等到酒阑人散,白季子送醒酒茶来与她饮了,又在花园里坐了一会儿,才送她出门。

“你得了闲,就常来杭州走走吧。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也领你游玩一番。”

“别提了,这个假放过,我恐怕又要忙起来了。”

“怎么?”

“现在到处都是活儿啊!别的不说,就说我们雷部,虽说降水的事都移交给了乌浩宫,可是还有鉴相司呢。先放假先回去的那一批人已经在着手办这件事了,专门负责查案子,一群武夫谁会这个?听说他们忙得脚不沾地,还摸不着头脑呢。这一回去,也不知道我得领个什么活儿!”

“有这回事?对了,黑风仙怎样了?我听说天庭在裁军,不会把他裁掉了吧?”

“你是说黑石胜?放心吧,怎么裁也裁不到二十八星宿头上的。裁军对他还有好处呢!嗳,吃粥的人少了,分给每个人的粥不就多了吗?也是的,养那么多兵干什么?真到了打仗的时候,十亭人里面有九亭废物,帮不上忙还净拖后腿。早该裁了,把剩下的人好好拾掇拾掇!可是事情也难办,已经有好几拨人闹过事了,每次陛下都妥协,这个也不能动,那个也不能动,根本裁不下去。要是以前哪有这么多废话啊?照这样下去……唉!那帮闹着改天条的,真是管杀不管埋!自己倒是风光了,烂摊子我们收拾!”

说话间已到了门口,菡芝仙道了别,振衣而起,身形还有些不稳。

白季子目送她远去了,正准备关门,忽听一声“白季子且慢”,推门一看,却只见菡芝仙去而复返。

“怎么了?可是丢了什么东西?”

“嗳,哪里是丢了东西!瞧我这脑子——吃多了酒就不好使了!”菡芝仙落了地,一跺脚迎上来,“险些忘了大事!白季子,小青未必没救!”

“什么?”白季子乍闻此信,又惊又喜,看她犹有醉态,踉跄了一下,赶忙上前扶住。

白季子的手扶上来的一刹那,菡芝仙似乎有一瞬间极其轻微的不自然:“对,小青也许还有救!——我把你们的事情对斗母娘娘说过,她说几十年前她在中原寻找天罡地煞诸位星君时,知道中原群妖多有秘术。即使肉身湮灭,魂魄也未必无存,可能会就近找一件沾染了她气息的东西,依附在里面。”

“这……我从未听小青说过她会此术……你别不是喝多了说胡话吧?”

“可她的魂魄飞散快得不正常,这也是事实啊!说不定是别人保了她呢?那天我没有找到小青散去的魂魄,不是因为她的魂散得太快,而是因为早已被人保下了!”

“中原……青石山……对对对!你说得太对了……难怪会……是啊,沾染了她的气息……龙泉宝剑!我早该想到!”白季子激动得语无伦次,“太好了!我这就……”

“你别忙,你会修补残魂吗?”

“这……”

“我给你支个招吧。东海四公主曾经被二郎神杀死过,而且驱散了魂魄,可后来她又复生了。我听说是昆仑雪神救了她,你带上龙泉宝剑和那块碧玉,到昆仑雪洞去求雪神为小青修补残魂,岂不比在外面瞎撞强?”

TBC


注:

1.要不是写这篇文,打死我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西厢记·佳期》和《牡丹亭·寻梦》还能放在一起构成一个标题……原剧里面沉香找黑白无常的时候就提到了“戏里都说阴间有生死簿”云云,所以我在这里写戏虽然穿越但也不算无根无据。

2.宋朝有宋元南戏,但是我不知道那时候的行当是怎么划分的,只好用昆曲里面的闺门旦、贴旦。闺门旦就是端庄贤淑的未婚少女,贴旦一般都是活泼的小丫鬟,比如《西厢记》里面崔莺莺就是闺门旦,红娘就是贴旦。另外,红娘跟端午节也是有关系的。端午节要吃“十二红”,昆曲《西厢记·佳期》里面就有红娘唱的一段“十二红”,所以其实昆曲《西厢记·佳期》跟《白蛇传》一样,都是端午节的应节戏。至于宋朝人演元朝戏,你可以认为其实这出戏早就有了,王实甫只是最后一个写定者。顺便说一句,跟某文一样,红娘也是个配角抢戏主角、同人倒逼官方的先驱者,现在很多人一提“西厢记”就想到“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什么的,那可不是《西厢记》原作,而是它的同人、荀派京剧《红娘》里面的唱段。

3.男人扮贴旦的这种“风流灵巧”,你可以脑补一下表哥版唐蜜……

4.“张先生,张先生,啊张……”“看他二人同入罗帏,把我红娘推出门外。红娘啊红娘,你这是何苦啊!”这两句念白都是京剧《红娘·佳期》里面的。

5.“姑娘啊,你要多保养,莫哀愁,把天大的事儿放开手!”这句出自越剧《红楼梦·黛玉焚稿》,是紫鹃劝慰林黛玉的。我前面说过,《红楼梦》的故事是没有朝代的,所以放哪里都不算错……还有,《红楼梦》本来是写在补天石上的一篇文字,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只是个改编者,所以你可以当作这是补天石上原来的内容改编成的戏。反正西游水浒都在这里面,再来一个红楼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吧?

6.《闹宴》是京剧《红楼二尤》中的一场。再强调一遍,乾旦坤生……害了二尤姐妹的还是柳湘莲,贾琏……没错我又在夹带私货了。想不到那一层也不要紧,你就当是白季子在怀念小青,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7.“鸳鸯剑……”这六句唱词出自京剧《红楼二尤·赚府》,是尤二姐怀念死去的尤三姐的唱段。如果不是特别喜欢京剧的人,不建议去听这段,因为它是二黄慢板,十个字能唱两分钟的那种慢,你以为整首歌已经唱完了实际上刚刚唱完第一句……

8.看出来了吧?去而复返的菡芝仙不是真的菡芝仙。菡芝仙点的《闹宴》是男人扮旦角演装醉,后面就真的来了个男人变成女人的样子装醉,假作真时真亦假嘛……

殇染
是送人的生日礼物.! @废木一...

是送人的生日礼物.! @废木一双·鸽子精

低配划水版).画的是春晚同光十三绝叫张生那段儿的小红娘.!!
她太可爱了一百个我都画不出😭😭😭😭😭

是送人的生日礼物.! @废木一双·鸽子精

低配划水版).画的是春晚同光十三绝叫张生那段儿的小红娘.!!
她太可爱了一百个我都画不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