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星

3527浏览    70参与
行行

补档【红星/困兽之斗】

富强民主和谐自由平等公共法治

富强民主和谐自由平等公共法治

雨骤

【红星】夏日夜晚

写在莫奈决赛夜,拖了很久才缓慢的打了出来,

文笔不好有些粗糙,是一些我想要描述的红星之间的感情。

祝观文愉快。

 

※夏日夜晚

    

   “现在宣布!获得第一名的是!Hoppípolla !”

 

在主持人宣布完后 Hong Isaac长长的舒了口气,心情  却有些焦躁 ,一旁的佑星搭上了hong Isaac的肩,歪头笑的像个狡黠的小狐狸 “Isaac 哥,今晚一起去聚餐吧!庆祝一下!” ...

写在莫奈决赛夜,拖了很久才缓慢的打了出来,

文笔不好有些粗糙,是一些我想要描述的红星之间的感情。

祝观文愉快。

 

※夏日夜晚

    

   “现在宣布!获得第一名的是!Hoppípolla !”

 

在主持人宣布完后 Hong Isaac长长的舒了口气,心情  却有些焦躁 ,一旁的佑星搭上了hong Isaac的肩,歪头笑的像个狡黠的小狐狸 “Isaac 哥,今晚一起去聚餐吧!庆祝一下!” 大概moné的成员心比较大即使第四名没什么好庆祝的,还是决定要一起出去聚聚。 


  然而还是要等待后面一些琐碎的颁奖环节,第四名的mone只能无所事事的发发呆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 Isaac望着一亿元的奖金有些神游。

   

“阿,这个项链好像要掉了。”耳边传来带有一些上翘尾音的沙哑声线,他看着几个人环绕着金佑星 心里有几分不知何处来的失落

今天之后,这几个月的一切就真的要结束了 。

 

 一双上挑的漂亮眼睛看向了他带着几分求助,他有些犹豫的走近了金佑星,手伸了出去悬在空中许久,还是轻轻落在了那条细细的金属链上。


他错觉似的感觉到金佑星轻颤了一下,他有些笨拙触碰到金佑星胸前小片裸露的肌肤,温凉的温度,hongIsaac不免有些心思乱飞,特别是金佑星又将脸颊轻轻贴近了hong Isaac的手背。

hong Isaac有些窘迫的低垂着眼继续摆弄了几下项链 。

“hiong。” 金佑星轻轻的开口


“嗯?” hong Isaac专注的看着手中那条细细的链子 没看到金佑星闪着星芒的眼睛。

“啊..弄好了,你看看行不行” hong Isaac有些不自在的错开了金佑星的眼神。

一旁的几个人马上又凑近了过来,hong Isaac压了压内心的烦闷,又伸出手重新调整了一下那条怎么看都不太顺眼项链,略微隔开了一直在一旁的zairo。

“谢谢Isaac哥。”金佑星笑的甜的过分 ,他经常这么笑,眉眼一同上扬,露出尖尖的小牙齿,很可爱。

有其他选手走过来打招呼告别和合影,mone的几个成员便暂时被冲散了开,hong Isaac跟其他选手说话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舞台上明晃晃的灯光,漆黑不清的后台,总让他恍惚,现在又加了个金佑星。

等那些杂乱的事情处理完后,mone的成员才又在superband的总决赛场地外见面,短暂的讨论后还是决定要去吃土豆汤。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起点一样,mone的开始,姨母家的土豆汤

一碗土豆汤喝完,几个成年的男性都表示意犹未尽 于是一群人又转战了烤肉店,特地开了间包间坐下,边烤着肉要了几扎啤酒。

benji和zairo兴致勃勃的拼起了酒,忙内像一颗红色的蘑菇靠在墙角,尽力的避开着玩疯的两个不靠谱的哥哥,佑星也跟个小疯子似得,看着那两个人笑得直不起腰。

hong Isaac又举起了手机习惯性的想要记录下这一刻,在即将按下镜头的那一刻,金佑星扭过头来歪头比了个剪刀手。

“哥不要老是低头玩手机嘛。” 金佑星的脸已经开始有点红了。


“比起这个,佑星啊 你别喝太多酒了。” hongisaac 皱了下眉,zairo和benji两人大概是管不了了 佑星这个现役爱豆(?) 还是是要注意一下啊。


“哥,好...啰,嗦哦。”稍稍拉长的语调尾音绕了了好几下,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手里还抱着先前点的草莓烧酒。 


hongisaac挠了挠后脑勺,作为一个 三十多岁的男人,他大概是迂腐了?


刚刚出去接了个电话的黄泯渽,走进来背起背包站了起来,迈开大长腿便急匆匆的往外迈,


“我乐队说有事!Isaac哥先走了,帮我跟他们说声,以后一起喝茶啊。”


hongIsaac看了看手机屏上显示的时间 都已经十二点多了啊,在看到醉醺醺的三个人,不由的感到一丝绝望。


他下定决心将手机往桌上一拍,拍了拍趴倒在饭桌上的两人。


“回去吗?”


回应他的只有 模糊不清的呓语,只有金佑星乖巧的端坐着,不过眼神也在放空了。

“回去吗” hong Isaac又问了一下乖巧姿势的金佑星。

“跟哥一起。”金佑星抬头看着hong Isaac,眼尾被酒意染红几分,“想跟哥一起。”又把头低垂了下去嘴里轻轻念了一遍。


hongisaac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在初选过后的采访里,决赛前的选人里,总是能听到金佑星坚定的

“想要跟Isaac哥 合作,觉得是很有趣的人。”

那么自己呢,也是想和那样耀眼的存在亲近的啊。


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那两个酒鬼塞进代驾的位置里,又仔细的吩咐了详细的地址,才扭过头来牵着喝醉的像个小孩一样的金佑星。


“跟哥走就要坐公交啦。”hongisaac念叨地走在前头,声线温柔传入耳中。


金佑星沉默的跟在后头,努力想将这一刻再留的久一点。



摇晃的42号末班车上,暖黄的灯光映在有鲜艳颜色的椅背上,司机是一个放着悠扬民歌的大叔,车上只有hongisaac 和金佑星两人肩靠肩的坐在一起。


“Isaac哥要去哪呢?”金佑星歪过头来盯着hongisaac,捏了捏hongisaac的掌心。


“回家啊。”hongisaac缩了缩掌心。


“哥要去的地方没有我。” 金佑星又把头扭了回去,侧影投过不断晃过的路灯连成的流光,呆呆的很久才眨一下眼睛。


“哥要去有我的地方才行。”语气带着金佑星特有的娇蛮。


hongisaac笑了起来 “佑星你喝太多酒了,下次别跟他们一起瞎闹。”


 他好像很少听到金佑星这样同他讲话,他们的关系总是点到即止,礼貌与克制在微笑和拥抱中。


“为什么不可以。”金佑星凑近了过来,草莓烧酒的味道在鼻息间呼出,甜甜的将人的思绪搅成一团,距离被拉进到,hongisaac能看得到瞳仁中细小的的碎光,和映着的自己。


“我对Isaac哥来说有什么不一样吗?”


他觉得自己好像醉了,分不清眼前的是现实还是梦境。窗外的夜风若有似无的吹来,萦绕在两人越来越交缠的呼吸中。只喝了一杯的烧酒发挥了作用,让他有些头重脚轻的。

似乎hongIsaac的眼镜有些碍事,被金佑星摘下握在手中,下一秒一个很轻的吻落在了hong的唇上,那笑起来会露出来的虎牙,抵在了hongisaac的唇齿间,鼻尖磨着鼻尖,唇形被温柔又仔细地描摹着,昏暗的车后座剪出两人紧依的影子。


“花园站到了 ,请乘客做好准备下车。”


冰冷的机械女声惊醒了hongisaac搅成一团的思绪,他勉强抽出一丝清明来,握住金佑星的肩膀扶起了依过来的金佑星,半拖半拽的下了车。

空无一人的车厢里,音乐轻柔的流出。司机大叔拿过一旁的茶水壶呷了一口,“年轻人真好啊。” 微笑着继续向前开去。


半夜的街道冷清清的,hongisaac扶着绵软无力的金佑星,在公交车站的椅子坐下,才坐下,金佑星又伸手搂住了hongisaac 的脖子,转而轻捧住hongisaac发热的脸,醉醺醺的对上没了眼镜隐藏情绪的眼睛。


金佑星的眼睛太干净了,一眼望进去全是坦诚的心意,里面有天上挂着的指明星,孩子气的可爱。甚至让他有些羞愧,更是羞耻。他不会说出口,在金佑星贴上来的那一刻,那个轻的像羽毛一般的吻,他想要留住那一片白羽。

Hongisaac撇开了头害怕与金佑星对视,让他的心事像倒了的糖果罐般倾泻而出。

嘴里胡言乱语的叨念着,试图安抚还不愿意放过他越来越烫的脸的金佑星,心里也不住的祷告“主啊,让我继续躲藏着吧。”



捧住他的脸收紧了些力度,金佑星“啵”的亲了一下那张刚刚起就不住祷告的嘴,亲有些绷紧的脸颊,俊挺的眉骨,鼻尖,下颌。细密软热的吻接踵而至。


亲吻真是人类最好的发明之一


至少让这个男人停止了叨叨,金佑星这样想着支撑不住的将头埋在有木质调气息的颈窝间,呼吸声渐渐的轻了。


Hongisaac扶着金佑星的肩,背抵在发着亮光的广告板上,觉得自己有些窝囊,却又忍不住的想笑。


伸手拨开了金佑星的刘海,“睡着了啊,真的是....” 明明眉眼是明朗又张扬的,现在又乖的像个要软糖吃的孩子。


他吻了吻小孩的额头,没关系金佑星不会懂的,就让一

切都过去。



他回忆起了小时候午后的教堂里,五彩斑斓的琉璃窗,将阳光分成不同的一束束光线投在神圣又肃穆的圣像前,修女温柔的指导着唱诗班的小孩子们,以及落在额间的轻吻。


“Blss for you,my child.”

Hongisaac背起睡着的小孩朝金佑星的公寓走去,他走的很慢,步伐却稳而坚定,毕竟背上的是他的小星球,他的篝火,他的云与春日。他哼唱起小时候学过的颂歌

「Be still my soul when dearest friends  depart」
  
      我心安定即使挚友已经分别

   「And all is darkened in the vale of tears」
      
       万物皆暗苦难无边

  「Then shalt thou better know His love His heart 」     
      你应知主的恩赐与爱

「Who comes to soothe thy sorrow and thy fears」                        
     
      会带走一切苦难

  


他总是会憧憬一些耀眼而又温暖的人或事,例如朋友家那只配色像橘子牛奶的猫咪,早晨的一杯咖啡;下午茶的提拉米苏;教堂里永远纯白温暖的圣像;例如金佑星。

这份感情,被浸在心中就足够了,他告诉自己没关系的,参加了superband,组建了mone,遇见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遇见了金佑星,已经足够幸运了不是吗,又怎么能够贪得呢。

他不知道将自己的脚步度量了几回,还是走到了那扇门前。

“佑星,到家啦。”hongisaac摸了摸金佑星胡闹乱了的头发,金佑星迷迷糊糊的站起来摸出钥匙要开门,突然顿住了,扭过身来捏了捏hongisaac的掌心。


“还会回来的吧。”眼睛直直的看向hongisaac。


Hongisaac替金佑星拧开了门,手摁在金佑星背上,温暖着背脊    “恩,会的。佑星该回家啦。”

金佑星伸出了小指“我们约定吧。”hongisaac闷声笑了,温柔的声音在胸腔中共振着。勾住了金佑星的小指。


“我和你约定。”

我们一定一定还会再次相见的。

                                             

                                           

                                        
                                         献给我热烈的夏日

                                                                         

                                                                                                                                           

小Q毛
自调滤镜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自调滤镜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自调滤镜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超级乐队大逃猜活动主页

大逃猜4

与神合谋by橘子洲头


东大陆的海岸是自由贸易的城邦,

主河道在城池内蜿蜒,汇入西面的海洋。

世代居住的人们信奉黑白的宗教,

他们朝拜神封的城堡,尖顶耸立的教堂。

守门人驻足在台前日复一日歌唱,

遇见那里年轻的牧师,务必需擦亮眼眸。

若白衣在身便移步主堂听他祷告,

若他黑袍似炭,便前往廊道取一根绳索。

-

自由城邦的空气里裹挟着海浪的咸腥,小跑着往街巷里溜去。初秋的雨季刚刚停息,几片经不住风雨的落叶向下飘零,软塌塌地陷在青年脚底。

年轻的剧作家前往尖顶的教堂,那里不久前维修过,木头和石板终归耐不住腐朽。他的肘间夹着羊皮纸卷,胸口插着羽毛笔,佩戴一枚十字架以乔装虔敬的信徒...

与神合谋by橘子洲头


东大陆的海岸是自由贸易的城邦,

主河道在城池内蜿蜒,汇入西面的海洋。

世代居住的人们信奉黑白的宗教,

他们朝拜神封的城堡,尖顶耸立的教堂。

守门人驻足在台前日复一日歌唱,

遇见那里年轻的牧师,务必需擦亮眼眸。

若白衣在身便移步主堂听他祷告,

若他黑袍似炭,便前往廊道取一根绳索。

-

自由城邦的空气里裹挟着海浪的咸腥,小跑着往街巷里溜去。初秋的雨季刚刚停息,几片经不住风雨的落叶向下飘零,软塌塌地陷在青年脚底。

年轻的剧作家前往尖顶的教堂,那里不久前维修过,木头和石板终归耐不住腐朽。他的肘间夹着羊皮纸卷,胸口插着羽毛笔,佩戴一枚十字架以乔装虔敬的信徒。他步履疲惫,口哨轻盈。有时等候已久的姑娘朝他递来路边采摘的花束,他微笑地颔首接过,夹在泛黄的羊皮纸卷里,在下一个转角递给下一个遇见的路人。

哈,如果让看门人逮到,该会告知那孩子又要来了。但他从未在周六到来。除去一周结束的周六,年轻的剧作家每日都会踏着歌诗造访。

他聆听牧师祷告,那低吟的歌声引路迷途的灵魂,他默诵的话语为主牧羊。浅亚麻色的袖口拂过他的衣角,浅口的碗舀起泉水,从他指缝里落下,沾湿在他的脸颊。深沉的祷词自喉间流淌,背后天使的塑像张开翅膀,铺洒圣光。

只有周六不一样。

-

金佑星循着人潮的走向,从正门转入黑色的门廊。廊道里弥散的,雨后潮湿的气息封锁住他的嗅觉,只有从砖瓦的缝隙里能漏进一丝泥土的芬芳,恰如一缕难得一见的光亮。

绳索悬在墙上。走在前面的人寻找到墙上篆刻着的,自己的名字,就取下绳索席地而坐。他分不清这是吟诵还是祷告,信徒们细数亲手带来的恶果,每念一条便在绳索上打一个活结。

他们的神明将审问,将垂怜。他们存活在世的时候所造就的罪孽,必须用短暂亦真实的死亡做偿还,才可将过往的罪恶一笔勾销。

上帝曾携神迹亲临,但死亡才是唯一的信仰。

万人仰慕的上苍只是祂的脸庞。死神本身没有面容。年轻的牧师常驻于此,将自己的一切献给自己的主,所以就在自由城邦的镇上,他的神明有了HongIsaac的双眸和脸庞。

那位牧师的双眸和脸庞。剧作家在蜡烛的火光里书写,在主角的长影下描摹。如皮格马利翁鬼使神差的雕刻,他朝它微笑,那双清澈如琥珀的眼眸,位居神职,而眼神清亮。

剧作家背靠着砖瓦雕砌的石墙,他停留于此的时间足够长,让死神的魂使为名叫金佑星的年轻人,将那根要命的粗绳备好。剑麻的触感质朴而粗糙,如针扎刺激着他的手掌,他牵起绳索用食指环绕,引绳头穿过,他为爱画牢。

门廊尽处的神使亦向他敞开怀抱。

-

剧作家的身子被推向砖瓦雕砌的石墙。绳索脱手,打好的绳结紧贴着喉结,刮擦过他颈侧的皮肉,最后在颈动脉处心跳的节拍里面停留。

空气开始稀薄。

绳索的一端缠绕在锈迹斑斑的铁钉上,另一端被控于神使手中。它在收紧。血流冲荡变得有力,汩汩地在耳侧轰鸣,但他无以反抗,无以还击。他扬起,紧接着垂下双臂,神使胸前的那一束花朵变得模糊的时候,他的神明降临。

——那是……一朵玫瑰。

死神降临在窒息前一刻的黑暗里。

——错觉吗?

“凡人皆有一死。”

“你无法向神索求无尽的生命。”司管死亡的神灵负手而立,“我只能使人安乐地长眠。”

鼻腔里空气仍旧稀薄。年轻的灵魂步入幻梦。

黑袍的神使自行退避,和死亡讨价还价的场景总需要由主亲自调停。神使Isaac与他擦肩,生为创作的灵魂一步步往前。窒息的绳索本应该褪尽生命的色彩,面前的魂魄却仍旧夺目而鲜亮,低吟如繁花盛放,瞳眸似星辉清朗。

“我从未祈求无尽的生命。”他垂眸浅笑,零零碎碎的星光照亮屋角。他双手交握,诉说以少年的烦恼:“只因我未曾谋面的作品……”

“和未曾萌生的爱情。”

死神缓步走到长桌旁,剧作家背朝神灵在桌边坐下,眼前是摇曳的烛光。那张Isaac的面容倏忽间挪移到他面前,光源随之熄灭。神的周遭沉入死寂,如混沌初开的第一个昼夜。

紧接着有了光,有了人,有了伊甸园的树影。

“你远渡重洋,为了安放最后的时光;你每日祷告,为了私藏爱意的模样。”神明沐浴斑驳的树影,独自吟诵,“是我的牧师,对吗?”

金佑星眸光闪动,但对死神他没有必要反驳。

“我能想象,”拥有Isaac双眸和脸庞的死神颔首而笑,侧面看去这副模样与那真正的牧师还有几分相像,“他会用圣经把你比作什么。”

年轻的剧作家展开笑颜,暖阳挥洒,伊甸的天堂如见玫瑰盛放。

死神消失于玫瑰花田的彼端,年轻人与方才迎接他,束缚他以绳索的神使Isaac四目相望。

“是蛇。”

他明目张胆地诵起神使熟稔于心的誓言,嗓音低沉而沙哑:“初步成人靠自然,因此泥土造亚当;完全形成靠自己,因此肋骨造夏娃。”

“蛇在于人心,”

神使没有回答,年轻的剧作家朝他走来时,他的身子已紧靠砖瓦雕砌的石墙。他垂下抱着书卷的右手,裹挟着呼吸的语句亲吻他的额头。

“但上帝并未干预。”

神使的眼睫轻颤,打落一瞬黑白不明的光影。

蜡烛忽明忽灭的火焰里,人与神第一次合谋。

-

年轻的剧作家倒抽凉气,潮湿,燥热又夹带着泥土芬芳的空气争相涌入。他心跳加速,脑门似被重物冲撞,手足发僵,却清醒异于往常。

神使移去绳索,晕眩和干咳让他不受控地直直坠落。Isaac上前半步扶住他。神经在刺痛,单薄的微笑无以为报,金佑星便借他在腰间搀扶的手掌,换了个缠着兴奋和火热气息的环抱。

-

HongIsaac听到,他的神明想要一片盛放的玫瑰花。年轻的牧师睁开双眸,神情疑惑,死亡的神明翻动纸卷,不言不语地微笑。

“如果沉重的躯壳皆埋葬于此,应当有足够的养料。”

周日的清晨他需早起三刻,擦拭前一日死者的身体,为他们祷告。窒息者的碑文里没有那剧作家的身影,他松了口气,俯身低语。

“全能的主,我们在天上的父,”牧师的咬字模糊,“现在已时值秋日。”

“白昼可化形夜晚,权杖可劈开海洋。”

“秋日不只为肃杀。”死神不紧不慢地答。他的牧师也便四处奔波找来种子,日夜看护,以回应神灵的无理取闹。

年轻的剧作家在他身旁驻足的第三日,教堂的庭院里绽出了第一朵玫瑰花。那乔装虔诚的信徒,跪在他面前,日日将同样的困苦编造。逐渐消瘦的脸庞上眼窝愈发深陷,但当他以清泉润湿他的手掌,他一如既往地嘴角带笑。

神职者午休的时光里,他在主堂停留,羊皮卷轴摊开在长凳上。Isaac若是注意到他,就会去看,鹅毛轻颤的写写画画,工整而华丽的花体字符,从他金褐色的发丝里漏过的阳光。如今再多一份院落里玫瑰花田的倒影。金佑星亦不恼他旁观,甚至派余光去偷偷察探,他向年轻的牧师坦白,他将企图描绘雄伟教堂的色彩。

而主角将会是他。剧作家话音刚落,善良的牧师便低垂下头轻声地笑。随后他继续不动声色地看,眼眸里掩映着玫瑰花田的暖阳。这时那朵玫瑰花悄然抬起头,用沙哑的喉嗓朗笑:

“我的牧师,它们令你分心。”

——或许这算是自首。

Isaac攥住剧作家的笔,思绪如野马脱缰。但他没有选择羊皮纸进行宣泄,而是在年轻人的右手背上简单勾勒,留下麦穗的记号。金佑星笑着轻吻他音译的名字,在他的衣角刻录玫瑰的墨痕,和他的出生年月及所降生的地方。

骨节分明的手被紧握:“为什么不回故乡?”

牧师闭目休憩,剧作家亦搁笔。病魔缠身使他无法入眠,他便请求牧师为他诵读旧约。老旧易碎的纸张,被厚重的嗓音温柔地呈现,当他念到以撒与利百加,年轻人止不住咯咯发笑。

Isaac用手指记录书本的页码,埋下头藏住微微泛红的脸颊。而当微弱但均匀的气息轻轻舔舐着他的脖颈,他便替身旁的人,将墨水尚未干涸的羽毛笔从洋洋洒洒的字句上端移开。

寻常无奇的某日,那卷羊皮纸被遗落在剧作家的长凳上。

-

年轻的牧师在打扫主堂的时候发现了它。等到他取来清水,擦拭完塑像和十字架,那卷笔记还躺在那里,他便将它带回到他自己的屋房。

前些日子买来的蜡烛更耐烧些,抄写完新约还剩下短短一截,Isaac把剧作家的笔记摊平挪到最中央的桌面,借着烛火斗胆翻开到第一页。

是他花体的签名。再往后才是故事,引人入胜地想去阅读,黑白二色神话和教堂的歌诗。牧师抑或死神的魂使,他文思如泉涌的灵魂。

Isaac惭愧地承认金佑星原本的字体比如今的还要好看,最后几页里断篇、错行变得常见,握笔的力道也已显而易见地在减弱。

他曾读过那年轻的剧作家所有的著作,即便它们藉藉无名。文学的天穹如群星闪耀,也只有在这自由贸易的城邦,他的姓名家喻户晓。

未完待续的著作戛然而止。牧师扶着眼镜随意地翻阅,直到眼前骤然呈现书卷的最后一页。

两行隽秀的花体小字。

——我将年华逝去,时日无多;

——而君历尽跋涉,灵魂永恒。

羊皮纸的书本摔落在地面。

Isaac弯身去寻找,随后是他的眼镜滑落破碎。

-

次日牧师找到年轻的剧作家。当他以泉水驱解烦恼,只有年轻的剧作家微微朝他在笑。

“先生,您的笔记。”

他抬手示意,暂停唱诗和祷告,将步伐沉重的剧作家带到一旁,压低了声音询问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昨天你把它忘在了这……”

“不,Isaac,我的牧师,我将把它留给你。”

狭小的缝隙里如玫瑰花田盛放。Isaac第一次听见他不甚沙哑的嗓音,他曾是能歌唱的,尾音里带着歌诗的曲调,悦耳如风铃。

“还有它。”

金佑星将另一份小卷轴的羊皮纸递给他。也正是这时牧师先生注意到他胸前的那朵玫瑰花。

Isaac的眼神游离,呼吸短促:“你不能……”

“你的主将它亲手赠送予我。”年轻的剧作家不由一笑,“在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

他再次朝他挥动羊皮纸卷的信笺,后来他把那朵玫瑰也夹在信笺里面:“我的牧师,今晚该不会有太多需要操劳的事物,待写的卷文。”

HongIsaac迟疑了片刻。

当太阳再度升起,死神将于周日亲自来临。他的神明不会允许越界的背叛,而他仍然选择允诺,仅仅为了与那朵玫瑰共度的夜晚。

-

世界就像大舞台,来来往往的人都仅是演员。

有人到场,也有人会离场。

年轻的剧作家高高地举起酒杯,Isaac坚持平淡的白水,他一人吟诵皆大欢喜的诗行。酒桶随漂洋过海的船只而来,港口耸立的雕像抹不去渗进木板的咸腥。他伏在桌上假想他们并肩缓步于海风轻拂的栈道,于烛火中刻下墓志,他将以文辞活到极致,以笑语嘲弄时光和死亡。

恍惚之际,午夜来到。

这一次没有绳索,攀上脖颈的是有力的手掌。

-

“你知道我为何会让Isaac在周六换上黑袍?”

司掌死亡的神明负手而立。稀薄的空气使他无以回应,无以反击。他在黑暗里见到了星星。

剧作家的胸腔猛烈起伏,他大口喘气。

黑袍的死神占据着他神使的身躯,他的胸前是那朵玫瑰的倒影。它的花瓣一片片枯萎凋零。

——错觉吧。

光彩夺目的灵魂虚弱地在笑。剑麻的绳索,伊甸的花田,圣光,烛火,海港侵蚀过的晚上。

窒息而后的兴奋一轰而入,太阳穴发疼,突突直跳。他试图寻觅扶住腰间的手掌,重力让僵硬的躯壳直直向下。但他没有痛感,仿佛从未坠下。他的世界扭曲,旋转,天翻地覆。神明降临的那刹,神使胸前的那一朵花变得模糊。

——那是……一朵玫瑰。

“在背井离乡,在藉藉无名,在与神共谋,在窒息,在爱与亲尝爱意之后。”

死神降临在窒息前一刻的黑暗里。

-

Isaac已有三日未见到那位年轻的剧作家。

整整三个日出月落的光阴。牧师在门庭正中的树木旁踱步,愈渐急促的秋风将枯黄的叶片簌簌卷落,时而勾住他浅亚麻色的长袍,牵绊在他的思绪和衣角。

年轻的牧师便以圣经自嘲,往日午后的沉思改为默诵。待到旧约走完到新约,他翻出那剧作家遗留的书卷,将他最后的著作轻柔地吟唱。

当他琥珀般的瞳眸移至最后一行,Isaac步入教堂封闭的后院。窒息而死的灵魂连同他们的绳索被埋葬,一同供奉予司管死亡的上苍。

半月前的清晨,他的神明让这里开出一片玫瑰花海。他欲意回避,随即便停留。

玫瑰花田盛放的院落里,他沉睡在玫瑰之上。

-

Isaac单膝跪地伏于身侧,为他画十祈祷。

——当日光西沉,满目星辰朗照;

——当露水滴落,世界清晨破晓。

他的玫瑰睁开映着星辉的双眸,眼角似有泪水反光。他狡黠地一笑,取出他的绳索,绳的末端已有他的名字,剑麻的触感质朴而粗糙。他牵起绳索用食指环绕,引绳穿过,为爱画牢。

“第一条,”

金佑星呵了口气,绳索刺痛他的手掌:“我的确摘了你院子里的玫瑰花。再去追溯……”

“我来自东方,我不是死神的信徒。”

他将绳索轻轻放下,最后一条未宣于口的,他已在半月前用扎好的绳结坦白。

Isaac从他手里接过那条致命的绳索,手指在绳端处的名字里摩挲,低头沉默,忽而又一笑。

他将那道漂亮的活结解开,食指竖起停在嘴唇上方。玫瑰花田的彼岸是他黑袍的上苍,他与神明交换眼神,温暖的手掌抚在那灵魂冰冷的额头上,起身将胸前的玫瑰花留在他的身旁。

他与神合谋的期限已到。

-

上帝即是死神。

此言一出,举世哗然。但见怪不怪的人们对此表现出无与伦比的接受力,只在一些消息闭塞的小村镇里,神使们需要继续伪装着牧师的身份,昼时在泉水畔祷告,夜时为主收割灵魂。

神使Isaac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居住,白天做着日常的神职工作,夜晚履行魂使的职责。这段时日里,一朵玫瑰漂洋过海在此停留。名叫金佑星的剧作家,为短暂易逝的生命最后一次寻找灵感。他在教堂的院落里种满玫瑰花,他们相识,相知,相爱,但死神从不与将死之人讨价还价。年轻的剧作家年华将尽的时日里,神使不忍将他带离,便在愈渐稀薄的空气间隙,陪他走过一场漫长的梦境。

浪漫歌诗的年代,黑白院落的教堂。

年轻的灵魂们彼此相拥,与神合谋。

-

那是他传世的著作。

-

FIN.


在沙滩边上练字

隔壁学校那个红星尖尖可以玩三年

隔壁学校那个红星尖尖可以玩三年

冥咕咕冥茶茶茶茶

【半全员】记一次魔鬼辣椒挑战。

半全员向,各种ooc。

神秘东方带来的魔鬼辣椒,不来一颗?

————————————————————

01,叉教授。

第一个当然是我们亲爱的教授了!不知道经历过严重脱发的他是否能承受住这样的辣度呢?——让我们见证奇迹!

只见千欢笑嘻嘻的躬身递给教授一颗红色诱人的辣椒,一阵嚼吧声之后全学校都聋了。

02,买个泥头。

老万在看到教授的那样痛苦的样子嘲笑了一番后两人竟扭打在了一起!!。步入正题,在万哥刚咬下那颗辣椒后不出意外的全校的设施都瘫痪了。

03,狼叔。

不知道有着自愈因子的他能否能承受这样的味道呢?千欢再次笑嘻嘻的给人递了一颗辣椒。——小队你快管管老狼啊,一楼要被疯狗拆了。...

半全员向,各种ooc。

神秘东方带来的魔鬼辣椒,不来一颗?

————————————————————

01,叉教授。

第一个当然是我们亲爱的教授了!不知道经历过严重脱发的他是否能承受住这样的辣度呢?——让我们见证奇迹!

只见千欢笑嘻嘻的躬身递给教授一颗红色诱人的辣椒,一阵嚼吧声之后全学校都聋了。

02,买个泥头。

老万在看到教授的那样痛苦的样子嘲笑了一番后两人竟扭打在了一起!!。步入正题,在万哥刚咬下那颗辣椒后不出意外的全校的设施都瘫痪了。

03,狼叔。

不知道有着自愈因子的他能否能承受这样的味道呢?千欢再次笑嘻嘻的给人递了一颗辣椒。——小队你快管管老狼啊,一楼要被疯狗拆了。

04,镭射眼。

我们的小队担心极了,毕竟他见证了前三者的反应,但是好奇心还是驱使他咬了很小一口辣椒,他马上留下了动感的泪水并把学校没有塌掉的一楼射干净了。千欢,卒。

05,牌哥。

只听牌哥一句“这有什么好怕的”,便吃下了两颗辣椒。要不是快银来的及时不然学校就要泛紫光了。

06,慢银。

小天使很好奇的想要尝试,却被香肠嘴牌皇拒绝了,他绝不会让自家宝贝吃——什么??发生了什么??辣椒吃掉了,反应呢??…噢,好吧,我们的小天使显然不怕辣。才怪,水库快要被他喝完了

07,夜行者。

他这么无辜可怜才不给他吃呢。

08,真天使。

他并不知道千欢打着什么心思,于是被催促下尝了一颗。他真的变成了天使,各方面的天使。比如长着翅膀,飞上了天。

09,小贱贱。

没什么好说的,只有部分人听见了他彪了一堆荤段子来解辣。这真的能解辣么?

10,隔壁老银&老红&老星

老银受邀带着他的妹妹们来挑战魔鬼辣椒了。三人各吃一个,只见银红绿光乱闪。最后造成一男扯二女阻止了险些发生的命案。

那天学校里充斥着鬼哭狼嚎,海妖都吓坏了。

江玖Meow

莉兹部分图源weibo
左上好像是p的?才发现…!不知道出处,侵删!

莉兹部分图源weibo
左上好像是p的?才发现…!不知道出处,侵删!

winter1963
建军节闪耀的星星#每日一图DA...

建军节闪耀的星星
#每日一图DAY98

建军节闪耀的星星
#每日一图DAY98

ss维京师常凯申团长
边看b站拜年祭边做了一个红星的...

边看b站拜年祭边做了一个红星的1/100的欧宝卡车模型 红星的模型真的不错 价格合适 细节完善 而且是拼装的 不用胶水

边看b站拜年祭边做了一个红星的1/100的欧宝卡车模型 红星的模型真的不错 价格合适 细节完善 而且是拼装的 不用胶水

do_young
骄傲之感油然而生 人民大会堂的...

骄傲之感油然而生 人民大会堂的吊顶

骄傲之感油然而生 人民大会堂的吊顶

沁小爷爱吃小番茄
「禁二傳二改」紅星 —— 彼此...

「禁二傳二改」紅星 —— 彼此光輝燦爛交織,劃出美麗弧線。

「禁二傳二改」紅星 —— 彼此光輝燦爛交織,劃出美麗弧線。

沁小爷爱吃小番茄
「禁二傳二改」紅星 —— 不必...

「禁二傳二改」紅星 —— 不必言語,相視一笑便可知曉彼此想法。

「禁二傳二改」紅星 —— 不必言語,相視一笑便可知曉彼此想法。

沁小爷爱吃小番茄
「禁二傳二改」紅星(姐妹)——...

「禁二傳二改」紅星(姐妹)—— 我們從未謀面,眼神接觸那一瞬間,卻感覺已相識甚久。

「禁二傳二改」紅星(姐妹)—— 我們從未謀面,眼神接觸那一瞬間,卻感覺已相識甚久。

江玖Meow
Their story beg...

Their story begins.
[她们的故事开始了.]

Their story begins.
[她们的故事开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