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月

32271浏览    782参与
一支沉迷鬼龙红郎的甜筒

Trick or treat... or try it?

         空气中弥漫着糖浆的味道,今天是妖魔鬼怪的节日,万圣节。

打扮成小红帽模样的小杏在忙碌过后也沉浸在万圣节的氛围里,一边分发着糖果一边与众人玩乐起来。

        直到手中的南瓜糖果兜空空如也,小杏才察觉出倦意来。【去校医室休息一下好了】小杏这么想。

        "老师……佐贺美老师?”敲了敲门,门内并没有人回应“我进来了哦?”

推门而入之后发现校医室内...

         空气中弥漫着糖浆的味道,今天是妖魔鬼怪的节日,万圣节。

打扮成小红帽模样的小杏在忙碌过后也沉浸在万圣节的氛围里,一边分发着糖果一边与众人玩乐起来。

        直到手中的南瓜糖果兜空空如也,小杏才察觉出倦意来。【去校医室休息一下好了】小杏这么想。

        "老师……佐贺美老师?”敲了敲门,门内并没有人回应“我进来了哦?”

推门而入之后发现校医室内空空如也,丝毫不见某个邋里邋遢的大叔身影。“真是的,又跑到哪里偷懒去了……”

        拉开床帘,发现床上有个隆起的人型,小杏下意识地就认为是某个不良教师又在偷懒了,伸手去拍床上人的肩“佐贺美老师,您怎么又在偷懒——呀!?”

话音未落,一阵天旋地转被人摁在了床上。

        那是一只翠绿鬼火燃烧一般的眼眸,配上今天的万圣节妆容——浓重的黑眼圈和缝纫伤疤,再加上黑眼罩,一张俊脸上完美地诠释了邪恶和不善,偏生透露着勾人夺魄的魅力。

       “是你啊,小姑娘……”对方的声音有些喑哑,像是一只被惊醒的猛兽,狠狠地制住对方的咽喉,只需稍一用力就能将对方扑杀。

       小杏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一半是惊讶,一半是紧张——对方说话的日子喷洒在自己的脖子上,痒痒的,弥漫着浓浓的酒心巧克力味。“鬼龙前辈,你……喝酒了?”

       “啊啊,被塞了好几块酒心巧克力,不妨事。只是糖果都派完了,给小孩子酒心巧克力总不像回事。”这是表示太受欢迎了,躲这避难来了?

      “噗嗤。”小杏笑出声,忍不住拿出话剧的事来笑话他“真受欢迎呢,桃太郎先生。”

      “饶了我吧,小姑娘。”红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从白大褂的兜里掏了掏,只掏出来一根巧克力棒。

小杏立刻会意地正坐,举起糖兜卖乖“师匠!trick or treat!”

红郎无奈道“只剩下这个了,别嫌弃。”

“怎么会。”小杏开开心心地收下了,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里面的巧克力都被体温化开了一些,变得有些脏兮兮的。

小杏突然玩心大起“前辈,啊——”作势要喂。

红郎知道今天是躲不过去了,只好张嘴去咬,怎知平常挺简单的一个动作,因为今天带了眼罩,硬是偏了几分,本来就软趴趴的巧克力棒磕到了牙齿,光荣折断,顺着小杏的手臂落了下去,蹭出了一道痕迹。

红郎下意识地去舔了一下,之后两人都愣了,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

两人无言对视了几秒,小杏默默在对峙中弱了下去,被鬼龙的气场压制住,倒在了床上。

鬼龙突然邪邪一笑,起来拿起一支绿色的针管“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姑娘。trick or treat~”

躺在床上的小杏被这一笑笑得满脸通红,只觉得自己果然好喜欢好喜欢这个人。


阿齐赛AZIZA
天冷了把头发放下来就能护耳朵。...

天冷了把头发放下来就能护耳朵。
想看飒马miu扎头发的亚子

天冷了把头发放下来就能护耳朵。
想看飒马miu扎头发的亚子

没啥意思的木木
【红敬】奶茶卡的一点ooc脑洞...

【红敬】奶茶卡的一点ooc脑洞,您跟孩子吃什么醋啊?

【红敬】奶茶卡的一点ooc脑洞,您跟孩子吃什么醋啊?

一支沉迷鬼龙红郎的甜筒

忙碌过度到出现幻觉可不行(红敬)

  那是一个普通的组合活动日,红郎在结束了空手道部的训练,以后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等待着飒马和敬人的到来。


  “鬼龙殿下,我是神崎飒马,打扰了。”打招呼中提现了飒马深入骨髓的良好教养。


  “啊,神崎。你来了。”红郎停下了手中的活,看见飒马的身后没有人,皱了皱眉“莲巳旦那又被绊住了吗?”


  “是,莲巳殿下让我代为转达他会晚一点到。”飒马走到红郎面前正座,提拔的坐姿十分优雅。


  虽然很多时候会被他的佩刀所影响,但总的来说飒马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红郎想。


  『片刻后』


  “抱歉,我来迟了......”敬人推开空手道部的门,只见一地散乱布料。


  “...

  那是一个普通的组合活动日,红郎在结束了空手道部的训练,以后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等待着飒马和敬人的到来。


  “鬼龙殿下,我是神崎飒马,打扰了。”打招呼中提现了飒马深入骨髓的良好教养。


  “啊,神崎。你来了。”红郎停下了手中的活,看见飒马的身后没有人,皱了皱眉“莲巳旦那又被绊住了吗?”


  “是,莲巳殿下让我代为转达他会晚一点到。”飒马走到红郎面前正座,提拔的坐姿十分优雅。


  虽然很多时候会被他的佩刀所影响,但总的来说飒马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红郎想。


  『片刻后』


  “抱歉,我来迟了......”敬人推开空手道部的门,只见一地散乱布料。


  “啊,莲巳旦那你来了,今天来的比平常晚呢。”红郎很平常地打着招呼,对面前的人说“举手,我要收腰了。”


  那人听闻乖巧地举起双手,摆出一个『万岁』的姿势。


  “鬼龙,这是哪里来的小孩子?按理说学校里不应该会有小孩子出现,而且这孩子看着......和神崎很像......啊啊,是神崎的弟弟过来了吗?”敬人愣了一下,反手将门关上。


  “啊,是神崎。”红郎头也没回地继续收线。


  “啊这样,那神崎现在人在哪里?”敬人脱掉鞋子,走向市内。


  “我在这里。”奶声奶气的声音回答道。


  “嗯?是腹语吗?看不出来神崎你最近进步挺大的呢。好了,快出来吧,我们要准备训练了,既然是你弟弟的话让他在旁边看着也——”敬人的话被腾腾腾跑来的小身影打断。


  “莲巳殿下,我并没有学过腹语哦。”小小的身影拖着长长的马尾,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从下往上看着敬人,眼睛里是熟悉的神色。


  “.......”敬人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这是什么新型的的恶搞游戏吗,鬼龙?”


  “嘛啊,我脑子不太灵活也说不清楚......大概就是常说的,神崎他,幼体化了。总而言之是大事不妙?”红郎挠着脸,苦笑着说。


  “——!”听了红郎的话,敬人的脑袋因为信息过量以及脑补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而超负荷,终于咚的一声晕倒在了空手道部的榻榻米上。


 『保健室』


  “莲巳殿下最近真的很辛劳呢,竟然都到了出现幻觉的程度......”飒马有些低落地放下水杯。


  “不需要自责,我们能做好自己能够做的事就是最大的帮忙了,毕竟是我们无可替代的莲巳旦那啊。”红郎揉了揉飒马的头。


  “可是,就算是一点点也好,我也想要帮上莲巳殿下的忙......”飒马扣紧了自己的佩刀,冲了出去“失礼了,我去挥刀冷静一下!”


  “……真是的,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红郎叹了口气,将敬人头上的毛巾换掉“竟然发烧烧到说胡话的程度了还没有查觉,你到底是有多疏于身体管理啊,莲巳旦那。”


  想起刚才敬人摇摇晃晃的打开门,发了好一会呆突然大喊什么“神崎变成了小孩子大事不妙”然后就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红郎握拳锤了锤自己的胸口,除了妹妹生病以外竟会觉得如此惊慌还是第一次。


  

  “可恶,我这边才是……真正的大事不妙啊。”


  


  【END】


  


 ps:总而言之就是副会过劳发高烧烧糊涂出现了幻觉,以为飒马幼体化了(实际上并没有),大将将高烧的副会送去保健室发现了自己的心意的故事(


阿齐赛AZIZA
骑马上学的神崎飒马(是粉

骑马上学的神崎飒马
(是粉

骑马上学的神崎飒马
(是粉

阿齐赛AZIZA
一个「幼稚园」的兔兔飒。

一个「幼稚园」的兔兔飒。

一个「幼稚园」的兔兔飒。

前排 画画の手是假的

红月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消失

红月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消失

Mercer
万圣节快乐,是新衣服【赶上了赶...

万圣节快乐,是新衣服【赶上了赶上了


我觉得hsm的卡里只有中华街符合万圣节氛围??

万圣节快乐,是新衣服【赶上了赶上了


我觉得hsm的卡里只有中华街符合万圣节氛围??

阿齐赛AZIZA
\万圣节快乐!/🎃「akat...

\万圣节快乐!/
🎃「akatsuki or treat」🎃
不给糖就拔刀!

\万圣节快乐!/
🎃「akatsuki or treat」🎃
不给糖就拔刀!

莫得理智刀客塔

第15话笑点合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第15话笑点合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木木熙

【红月】四季·(二)鐘の音と泣き声を聞いたことがあるか

·前文链接+食用须知:

【红月】四季·(一)始まりの花はどこに行くの


·庆祝我团出新队服www,渐变色的🍁太好看了5555

·你看,他们每个人都是笑着的。毕业之后、新的路前,仍有红月当空、光辉洒落啊——


>>>>>

>>>>>

>>>>>


(二)鐘の音と泣き声を聞いたことがあるか / 可曾听到钟声与鸣泣


神崎飒马收刀回鞘,站回舞台右侧方。沉重的暗红色幕布,在台下清一色闪着红光的应援棒的...

·前文链接+食用须知:

【红月】四季·(一)始まりの花はどこに行くの


·庆祝我团出新队服www,渐变色的🍁太好看了5555

·你看,他们每个人都是笑着的。毕业之后、新的路前,仍有红月当空、光辉洒落啊——





>>>>>

>>>>>

>>>>>


(二)鐘の音と泣き声を聞いたことがあるか / 可曾听到钟声与鸣泣


神崎飒马收刀回鞘,站回舞台右侧方。沉重的暗红色幕布,在台下清一色闪着红光的应援棒的整齐摇摆中,缓缓拉上。「红月」今天的演出,也和往常一样,扇舞剑舞主歌副歌,全部高品质无差错,收获到了观众最大的欢呼与掌声。

一直是这样。

幕布合拢,三人退到后台。飒马熟练地将武士刀别回腰际,摘下耳麦,然后看向队长,等待指示。

“今天的‘S2’就到这里,辛苦你们了。”

“不不,莲巳殿下还要兼顾学生会的工作,最辛苦的是莲巳殿下才对!”飒马闻言,立刻上前一步,问道,“莲巳殿下,之后还要回学生会吗?我可以跟去帮忙。”

“不用……”

“莲巳,我先走了。”

鬼龙红郎似乎并没有等待回复的意思,在莲巳敬人应声之前,已经转过了身,径自离去。

“鬼龙殿下……最近有些反常啊。”

飒马看看敬人,又看看红郎的背影,一时犹豫拿不准应该跟去哪边。

莲巳敬人往红郎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用惯常的平静语调对飒马说道:“暂时不用管他。你回去吧,神崎。”

神崎飒马亦如往常一样,点头应是。于他而言,两位前辈的事情,过多追问便是僭越。他只要一心专注于磨练自己的技艺,尽全力辅佐他们就好。

回到休息室,换下打歌服穿回校服,带上武士刀背上书包,一系列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动作完成之后,神崎飒马踏着夜色离开了礼堂。

早春的寒意还未彻底消退,一到夜晚便显露出缱绻留恋的气息。冷风吹过,零星几颗星星挂在夜空中,配着被乌云遮了大半的一弯残月,一时间仿佛能让人辨错季节。飒马从后台走出门时,还有三三两两几个普通科的学生刚出礼堂。

“呼~终于结束了,感觉比之前晚啊。”

“不是每次都差不多吗?就那几首歌来来回回地唱,唱完就能走了。”

“也是呢。话说回来,今天跟「红月」PK的是哪个组合来着?”

“啊?我怎么知道。反正结果都一样吧。”

“哈哈,是啊。毕竟是学生会嘛。”

……

飒马脚步一顿,定在原地。忽而刮过的一阵风,将他的堇色长发微微吹起。夜空中,被乌云遮蔽的月亮,只能洒落下如纱般浅浅的月辉。围绕着礼堂种下的绿化植物,在这样的月光下,稍远一些便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

“……到底是在给「红月」投票,还是在给学生会投票啊?”

发觉自己居然喃喃自语出了这样的句子时,飒马吓了一跳。

“唔!我怎能如此不敬!我们「红月」的表演毫无疑问是最强的。既然这样、既然这样的话……嗯,我们三人的「红月」,我不应该怀疑才对……嗯,没错……”

飒马立刻使劲甩甩脑袋,快速小声地自言自语道。突然,他猛地抬起头来,双眸中闪过一丝懵懂的疑惑。

“这个音乐是……啊,对,是那个叫做ラ……「Ra*bits」的组合。”

飒马了然拍掌,待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不由自主地原路折回了。

“咦,我这是在……唔,姑且、姑且算作‘探查敌情’吧。莲巳殿下没有明令禁止过这种事。而且话说回来,由一名三年级生带着三名一年级生的初生牛犊的组合,会是什么样的呢?稍微有些好奇……”

从礼堂的后门进入,飒马选择了平时不论自己还是敬人、红郎都不太会走的路线,绕到了观众席的最后。

“唔?!”

——没有人。

真正意义上的,没有人。

虽说多少料到了会是这样的趋势,但神崎飒马完全没想到,居然这么极端。

观众,所有的观众,全部都在看完「红月」的表演之后退场了。

“骗人的吧,这样的话,表演还有什么意义……咦?看不太清楚,不过那边的观众席好像还有两个人……唔,只有两个人啊。”

注意到前排的观众席上的两个身影时,飒马下意识往入口处侧身,但马上又意识到他们根本不会注意到自己。

——并不是因为距离的关系,而是因为、台上的表演,实在是太过有吸引力、太过诱人了。

纵使是走硬派和风的「红月」的神崎飒马,在看到「Ra*bits」的表演时,都情不自禁地这样觉得。

“可爱”,原来这就是肉眼可见的“可爱”啊。

舞蹈动作统一,和音乐节拍契合得很好,不经过足量的训练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那个棕色短发的少年,似乎身体里储存着惊人的能量一般,每个动作幅度都很大,感染力很强。虽然音准偶尔能听出些许瑕疵,但是组合中,却有十分令人惊艳的声音——那个浅蓝色头发的一年级生,和金发红瞳面容精致的、记得似乎是三年级、姓仁兔的学长。一个是未经雕琢的天然,一个是蕴含丰富的成熟。

“飛び出すよ,Joyful×Box,怖がらずに大丈夫,開けてみて……🎵”

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

天真的、单纯的、幸福的,面对仅仅两个观众,尽全力地歌唱、舞蹈——

他们是多好的偶像啊。

但是,但是……

飒马抬起头来,菖蒲色的双眸中,好似有两种情绪在兵刃相见。

“我们,夺走了他们的……

“不,不对,我怎么能够这般动摇呢。

“真实也好,残酷也罢,

“毕竟,这就是梦幻祭,这就是‘规则’啊。”

……

……

……

……

……

……

但是,飒马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迎来了“规则”被彻底打破的那一天。

挚友阿多尼斯所在内的组合「UNDEAD」,偷偷摸摸地抢走了他们的舞台,由那个领头的黑发家伙,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巧妙而切中要害的言语,挑衅「红月」。

虽然拔刀被立刻制止了下来,但飒马敏锐地察觉到自己队长此刻的异样。敬人站在舞台下方,不得不仰视台上的那个人,呼吸渐显出几分紊乱,握紧的双拳亦不正常地微微颤抖着。

明明只要大大方方地迎战就好,为什么莲巳殿下会……

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各种方面都是。

但是,飒马却同时感觉到自己似乎比平常更兴奋。是“S1”有来自校外的观众、气氛高涨的关系,还是因为阿多尼斯殿下所在的这个组合,能让他感受到与「红月」不分伯仲的实力与强压呢?

不论是何原因,飒马握紧刀柄,大战在即,必须全力以赴。

和朔间零对话完毕,莲巳敬人大步离开去换打歌服。「红月」今天定下的第一首曲目是《花燈の恋文》,第一句本应由敬人开唱,但现在既然他不在,那就由神崎飒马擅长的剑舞来开场吧。

飒马和红郎相视一眼,一同跳上舞台。

……

莲巳敬人回到后台换打歌服,没有鬼龙红郎的帮助,他虽然尽量加快了速度,但却也花了不少时间。「UNDEAD」那边估计会是一曲过半的样子,那么正好,就这样将《花燈の恋文》的伴奏插进去吧。

几乎是本能般计算着演出时间与行动计划的敬人,一边回到舞台一边在路上和学生会、放送委员会联系。待他处理完一切时,舞台的正门刚好为他打开。

飒马立刻回头向敬人传递眼神,红郎则保持着面对观众的方向。敬人蹙蹙眉,但旋即便随着音乐声进入表演状态。但是,歌曲唱到一半,飒马忽然发觉,队长的状况不太对劲。动作慢半拍不说,连表情都能看出明显的异常。

怎么办,在演出动作既定的情况下,要怎么做才能帮到现在的莲巳殿下?「红月」的表演虽说没有精确到秒的夸张,但亦不容许随随便便的临场发挥。

就在飒马越来越焦急的时候,借着一个换位的机会,鬼龙红郎没有持扇的那只手,微不可见地拍了拍敬人的肩膀。

莲巳敬人这才仿佛大梦初醒一般,虽然冷汗仍在沿着鬓角流下,但歌唱舞蹈都恢复了正常。

真不愧是鬼龙殿下……飒马想,果然,自己的修行还是太浅了。

不多时,两个组合的表演共同完毕。

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2wink」半推搡着退到后台,本想和前辈们诉说自己的忿忿不平之意时,飒马忽地愣住了。

“朔间……”

他听到了遥远到仿佛不应该属于但又确确实实属于敬人的、不甘中带着一丝无力与怅然的声音。

“我又……”

“莲巳。”

“呃?”

鬼龙红郎将手放在莲巳敬人肩膀上,稍微用了些力拍了拍,用松青色的眸子深深地看着他,说道:“别多想了,先去休息吧。”

“……是啊。已经没有什么能做的了。”默了片刻,莲巳敬人缓慢地抬起头来。

接下来,飒马跟在两位前辈身后,一路无话地回到休息室。

再接下来,上场是包含着飒马的三个同班同学在内的四个二年级生组成的「Trickstar」。

虽说休息室沉默不语的气氛有些压抑,但是飒马却得以更加专注于他的同级生们的演出。

真的、太棒了。

从之前在礼堂里见过的「Ra*bits」,到过激背德感染力超群的摇滚风「UNDEAD」,默契程度高到不可思议程度的电音「2wink」,再到现在台上熠熠生辉的「Trickstar」——这所学校的组合,短短时间内,一而再、再而三地洗刷着神崎飒马的认知,甚至让他一瞬间产生了对「红月」稳坐No.2地位的怀疑。

紧接着,他的怀疑成真了。

——「Trickstar」,一个初出茅庐、名不经传的新人组合,战胜了「红月」。

舞台的聚光灯打在代表「Trickstar」的转校生身上。冰鹰北斗、明星昴流、游木真、衣更真绪,和他们的组合名字一样,像最闪亮的星星的那般,大笑、拥抱、欢呼雀跃,向台下的观众们抛洒热情,将所有的笑容喜悦和幸福全部注入了独属于他们的安可曲中。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在幕布后瞥见了他们,神崎飒马都感觉到,那种自然由衷地闪烁出的光辉,实在是太过耀眼夺目了。

但是……

当退回后台的莲巳敬人走到他们身前,低声说“抱歉”时,败北的气息恍若浪潮般汹涌而来,将短暂的被感染的喜悦淹没殆尽。与之相携而至的,还有没顶的酸楚、不甘、愤怒、内疚。

「红月」输了。

飒马觉得眼前的敬人的身影变得有些模糊,他下意识伸手想擦拭眼睛,手提到半空中却有些颤抖。湿濡的触感从食指指节传来。

“唔,神崎?!”

“莲、莲巳殿下,鬼龙殿下,我……哇呜呜呜……”

看到两位前辈一同转向自己的时候,神崎飒马终于憋不住地大哭起来。眼泪划过面颊滴落,浸湿了红色的打歌服和散在胸前的堇色长发。

“啊,神、神崎,你别哭……”

莲巳敬人慌了神,手忙脚乱地一边将飒马往人少的地方拉,一边拍他的后背。

“呜呜呜……要是、要是我足够强大的话……呜呜呜……「红月」、我们「红月」……”无意识地被前辈拉着走的飒马,用手背狠狠地来回擦着双眼,但眼泪却断线般根本止不住,甚至顺着他的手臂划到肘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水渍。

“神崎,神崎,别哭了。”红郎用轻缓低沉的、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但又奇妙得令人安心的嗓音,贴向飒马耳畔,安抚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神崎。不,不止是你,我们三人都是。”

飒马哭得有些提不起气来,朦胧懵懂地看向红郎。

敬人站在旁边,目光焦灼地在两人身上来回游荡。

红郎则继续、像安慰自己的妹妹那般、用带着厚茧的手掌覆上飒马的脑袋,轻轻揉了揉:“认真地向观众演出——这个使命我们已经完成了。只要这样就好。只要这样就好。无需多想,神崎。”

“呜呜……”

敬人见状,也上前,伸手轻拍飒马的后背,不住地柔声安慰道:“没关系的,神崎,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好了好了,乖,好孩子……”

飒马的哭泣逐渐转成了抽泣,最后终于在两位前辈不间断的安抚声中渐渐平息。不过这个时候,堇发少年的双眼都肿了一圈,红红的,看着让敬人心揪得紧,但他却不得不、停下了安抚飒马后背的手,带着歉意不合时宜地对二人说:“抱歉,我得先回学生会……”

“啊,莲、莲巳殿下——”

飒马张嘴,带着哭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敬人听了,立刻又蹙眉心疼地在他的后背上顺了几个来回。

“莲巳殿下,我来帮你……”

“不用。”

敬人不容置疑的回绝让飒马失落地垂下头。前者见状,顿时软了下来,放轻声音,安慰道:“很快就能处理完的。乖,不早了,快回去吧。”

“是……”

“莲巳。”

“怎么了,鬼龙?”

“……注意身体,别留到太晚。”

“……好。”

……

……

……

在礼堂和敬人分开后,飒马和红郎一同离校。

在走出校门之前,飒马远远地发现,什么人正踏着月色与落樱、宛如从不可名之地铩羽归来般踽踽独行。他旋即询问身边的红郎。红郎顺着方向看去,蓦地身形停顿、皱起眉头,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但手指触碰到屏幕时,却又犹豫了。

“鬼龙殿下,那个人是?”

“天祥院英智。”

“天祥院……啊、是学生会长?”

“嗯。”

红郎终于决定好了一般,手指连续敲击了一阵屏幕,编辑了一串信息,最后按下发送键。

“偏偏在这种时候回来,莲巳又要头疼了啊……”

“是会让莲巳殿下身体不适的人吗?那就由我神崎飒马来将他斩杀——”

“喂、喂,不是啊,神崎。把刀收起来!”

“呜……”

飒马收回刀,看见鬼龙红郎正凝望着天祥院英智前行的方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着,红郎的手机传来一阵规律的震动声,他旋即低头看向亮晃晃的屏幕,名为莲巳的联系人发来了一条回复信息:

「我知道了。谢谢,鬼龙。」

鬼龙红郎沉默了片刻,将手机放回兜内。

“又要变天了吗……”

“鬼龙殿下?”

“啊、啊,没事。只是……”鬼龙红郎侧头想了想,最终以一种不知是沉重还是释然的复杂语气问道,“神崎,你有无论如何都想要守护的对象吗?”

“有啊!当然是莲巳殿下、鬼龙殿下和我,我们三人的「红月」啊!”

神崎飒马因为刚刚哭过一场而还红肿着双眼,但一听到红郎的问话,那双菖蒲色双眸便立刻闪烁起光辉来。少年握紧双拳放于心口处,大声地、坚定地、仿佛宣誓一般,站到了鬼龙红郎跟前,回答道。

“……是啊。也是呢。”

看到这样的飒马,红郎最终还是挑起嘴角,露出一个在夜幕下不甚清晰的笑容来。



TBC.


阿齐赛AZIZA
新队服飒马我可以!!!!!飒马...

新队服飒马我可以!!!!!
飒马到底是什么美丽小男孩啊啊啊啊啊!!!!我激情速摸!!

新队服飒马我可以!!!!!
飒马到底是什么美丽小男孩啊啊啊啊啊!!!!我激情速摸!!

(*^ΦωΦ^)つ🎮
本大头选手摸完了! 新妹妹太?...

本大头选手摸完了!

新妹妹太🉑️了!完全我的菜!


本大头选手摸完了!

新妹妹太🉑️了!完全我的菜!


🔼赤耳REx🔼
刘海画反了对不起……😭也是我...

刘海画反了对不起……😭
也是我很喜欢的一套衣服

刘海画反了对不起……😭
也是我很喜欢的一套衣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