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洛

1570浏览    19参与
岚珩

我又来了...(多到没法填的坑|・ω・`)

我又来了...(多到没法填的坑|・ω・`)

岚珩
这是...第几个坑来着...?...

这是...第几个坑来着...?(๑>ڡ<)☆

这是...第几个坑来着...?(๑>ڡ<)☆

鸿一

忽然发现没发过…半夜悄悄发一下

忽然发现没发过…半夜悄悄发一下

沃尔泊粗口

@岚珩 点的鬼灭pa红洛
一只鬼杀队洛和一只鬼鬼红
附赠一只丰衣足食鬼鬼红😍
p3是红洛群,酷来口嗨TT

@岚珩 点的鬼灭pa红洛
一只鬼杀队洛和一只鬼鬼红
附赠一只丰衣足食鬼鬼红😍
p3是红洛群,酷来口嗨TT

沃尔泊粗口
100fo了…红洛的家人们来看...

100fo了…红洛的家人们来看看我点个梗吧,占tag抱歉,顺便我想搞红洛群口嗨红洛有没有家人有兴趣…

100fo了…红洛的家人们来看看我点个梗吧,占tag抱歉,顺便我想搞红洛群口嗨红洛有没有家人有兴趣…

沃尔泊粗口

p2阿云也太欠了(?)

p2阿云也太欠了(?)

沃尔泊粗口
瓶颈期红洛人卑微挤牙膏

瓶颈期红洛人卑微挤牙膏

瓶颈期红洛人卑微挤牙膏

ZeRogodk

【欺负小狐狸】

*苏苏洛太可爱了,所以想欺负她

*微量红洛向

*全程人设崩坏预警

1、苏苏洛刚来罗德岛时由华法琳来担任她的导师。

华法琳:苏苏洛,作为一名学生,你需要学会尊重老师并辅助老师工作,懂了吗?

苏苏洛:好的,华法琳老师。

华法琳:那么我问你,当老师(我)肚子饿了时,你应该干什么?用行动展示给我看。

苏苏洛听了,立即准备起身准备去食堂。

华法琳比了个手势,示意苏苏洛停下。

华法琳:错了!

苏苏洛:那该怎么办,华法琳老师。

华法琳:你把衣服全脱了,坐到那边的病床上,我给你示范一下。

苏苏洛虽然不明白,但还是按华法琳说的话做了,一会,她看到推着备好各种食材、厨房用品一级一个锅的华法琳走了进来……

当天华法琳办公室里传出了沃尔珀惨绝...

*苏苏洛太可爱了,所以想欺负她

*微量红洛向

*全程人设崩坏预警

1、苏苏洛刚来罗德岛时由华法琳来担任她的导师。

华法琳:苏苏洛,作为一名学生,你需要学会尊重老师并辅助老师工作,懂了吗?

苏苏洛:好的,华法琳老师。

华法琳:那么我问你,当老师(我)肚子饿了时,你应该干什么?用行动展示给我看。

苏苏洛听了,立即准备起身准备去食堂。

华法琳比了个手势,示意苏苏洛停下。

华法琳:错了!

苏苏洛:那该怎么办,华法琳老师。

华法琳:你把衣服全脱了,坐到那边的病床上,我给你示范一下。

苏苏洛虽然不明白,但还是按华法琳说的话做了,一会,她看到推着备好各种食材、厨房用品一级一个锅的华法琳走了进来……

当天华法琳办公室里传出了沃尔珀惨绝人寰的叫声。

后来华法琳因“想把新人做成食物”而被凯尔希扣除当月薪酬,苏苏洛在重症病房里躺了一星期后改由赫默担任导师。

2、某次任务结束后,苏苏洛正在进行伤员的处理工作。

赫拉格:小姑娘,战场上受伤是人之常情,这算不了什么,而且我还可以活动,所以……

苏苏洛:赫拉格将军,您说什么呢?您还有伤啊,别一直想着作战啊!

赫拉格:小姑娘,我的意思是我还可以蹲下来,不必要你踩着半米高的高跷来给我上药。

苏苏洛(脸红):……

3、苏苏洛担任博士助理的一天。

博士:苏苏洛,我发现一个规律。

苏苏洛:请讲,博士。

博士:我发现,医疗干员的奶量是与他们的胸部成正比的。(逐渐失智)

苏苏洛(害怕):所……所以呢?

博士(完全失智):你这个全岛奶量最高的医疗干员一定是个隐藏巨乳,让我康康你发育的怎么样?!(扯开苏苏洛的衣服)

苏苏洛:凯尔希医生,凯尔希医生!博士又失智了!

4、切城第59号废墟,危机合约作战中。

博士:这次我弄了量足够大的buff,受死吧,红刀哥!

苏苏洛(攻速加成200%):好累。

红刀哥:这虎鲸怎么这么肉?

斯卡蒂:默默挨砍

红刀哥挂掉后。

博士给了斯卡蒂一个大大的拥抱:蒂蒂是最强的!

然后博士又把苏苏洛搂在怀里蹭了蹭:当然这其中也有苏苏洛的功劳……哎,苏苏洛你怎么哭了?

苏苏洛:开技能时手甩地太快,现在脱臼了……

5、苏苏洛刚(嫁)到红云家时。

送葬人:红云,我不是让你把和你谈恋爱的人带来吗?你带一团粉毛是搞什么?

红云:妈……送葬人,麻烦你把头再往下低一点,她就在我前面。

苏苏洛:……(长的矮怪我咯?)

6、某天夜里,博士办公室。

博士:苏苏洛,可太感谢你了。

苏苏洛(站在两个箱子上举着法杖给博士照明):博士,这种事请能天使他们就好了吧,为什么叫我啊!

博士:请能天使他们看着太怪了,而且谁让你的法杖是个灯杆子呢?

苏苏洛:我……

7、苏苏洛发现自己貌似属于医患矛盾发生最多的医疗干员(基本上是她被欺负)所以决定到赫默医生那里去学习一下如何调理好医患关系。

月见夜:呦,赫默医生,又要劳烦您了。

赫默:看着,苏苏洛,我马上教你怎么调理医患关系。塞雷娅!!!

塞雷娅(单手搭在月见夜肩上):听说你上次把赫默气哭了,对吧?

月见夜:好……好像是……哈哈……

塞雷娅:你 已 经 死 了 !

随后苏苏洛看见月见夜从医务室里飞了出去。

赫默:很简单的,苏苏洛明白了吗?

苏苏洛:貌似吧……(实际上吓得笔记都没记)

8、小狐狸们在一起讨论生(迫)活(害)

末药:没人迫害我。

霜叶:他们有时迫害我识字不多。

红云:他们几乎天天迫害我!而且是从多方面迫害我!

末药:话说,有人看见苏苏洛了吗?

霜叶:没有。

红云:明明说好一起来的……她人跑哪去了?

与此同时,罗德岛食堂门口。

食堂工作人员:华法琳医生,你扛那么大一个麻袋是要干什么?

华法琳:当然是要改善伙食啦!要知道管理整个血库可是很辛苦的!所以你们马上把食堂借我用一下。(内心:这年头安眠药质量也太不好了,三个人的份怎么才睡这么一会?)

麻袋里的苏苏洛:唔……唔……(救命!要出命案了!)

9、特种作战部队任务结束后。

砾:……(嘴唇紧闭)

苏苏洛:砾小姐,疼就喊出来,不用忍着。

砾:*180分贝土拨鼠尖叫*

苏苏洛:耳膜好疼……

10、红云家里。

红云(星星眼):苏苏洛,听说你知道华法琳医生冷冻柜的高低以及里面的东西的全部内容,是真的吗?!

苏苏洛(喝果汁):是真的,怎么了?

红云: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苏洛(冷漠):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自己曾经作为备用干粮进过冷冻柜)

红云:那我想知道你明明不用像大多数干员一样007上班却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苏苏洛:因为这样的话即使我上餐桌了博士也不一定会发现我!

红云(自言自语):上餐桌,是指去食堂偷吃吗?

于是小红云到现在也没有知道那两个问题的答案。


岚珩
进度(?)是私设小狐狸们

进度(?)是私设小狐狸们

进度(?)是私设小狐狸们

沃尔泊粗口
主动的苏苏洛,好帅(点头有人体...

主动的苏苏洛,好帅(点头
有人体崩坏,我太弱了

主动的苏苏洛,好帅(点头
有人体崩坏,我太弱了

沃尔泊粗口

瓶颈期拿旧图混一混(擦

瓶颈期拿旧图混一混(擦

你滴阡夜儿
我太菜了只会画Q版 小沃尔伯天...

我太菜了只会画Q版


小沃尔伯天下第一!!

我太菜了只会画Q版


小沃尔伯天下第一!!

沃尔泊粗口
是偶像pa红洛!人体崩坏注意!...

是偶像pa红洛!
人体崩坏注意!
「我待会还有戏」
「我不喜欢你接吻戏」

是偶像pa红洛!
人体崩坏注意!
「我待会还有戏」
「我不喜欢你接吻戏」

沃尔泊粗口

有生子要素的不明自嗨产物😋

有生子要素的不明自嗨产物😋

百合赛高
我为了看她俩上架把所有家具都撤...

我为了看她俩上架把所有家具都撤了
论一个吃北极圈cp的博士能干出什么事来

我为了看她俩上架把所有家具都撤了
论一个吃北极圈cp的博士能干出什么事来

ZeRogodk

当他们去见家长【沙雕向】

*原定的上一篇的后续,但发现见家长这梗貌似很好玩,于是就写了这篇XD

*人设崩坏预警

*其实也不一定是真的家长,可能只是上级或年龄差较大的同伴一类的XD

【红拉普】

凯尔希:“你们俩个交往我没什么意见,但拉普兰德干员,你想说些什么?”

拉普:“我的尾巴快被红摸秃了。”

红:“红每天只摸十个小时呀。”

凯尔希:“……”

《艾雅法拉干员,麻烦把羊先借红两天》——凯尔希

【双霜组】

过程很顺利,爱国者做饭的手艺也比较不错,只不过第二天……

“我的体重!”霜星看着体重秤上的重量级别“6”哀嚎着。

《体型诚可贵,减肥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爱国者

【星陈】

“星熊,你到门口等一下,我先和我爸说两句。”

“yes,sir!

*原定的上一篇的后续,但发现见家长这梗貌似很好玩,于是就写了这篇XD

*人设崩坏预警

*其实也不一定是真的家长,可能只是上级或年龄差较大的同伴一类的XD

【红拉普】

凯尔希:“你们俩个交往我没什么意见,但拉普兰德干员,你想说些什么?”

拉普:“我的尾巴快被红摸秃了。”

红:“红每天只摸十个小时呀。”

凯尔希:“……”

《艾雅法拉干员,麻烦把羊先借红两天》——凯尔希

【双霜组】

过程很顺利,爱国者做饭的手艺也比较不错,只不过第二天……

“我的体重!”霜星看着体重秤上的重量级别“6”哀嚎着。

《体型诚可贵,减肥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爱国者

【星陈】

“星熊,你到门口等一下,我先和我爸说两句。”

“yes,sir!”

然后星熊督察从门口听了两个小时的父女争吵(*龙门粗口*)。

《有其父必有其女》——星熊

【龙羊】

餐桌上

艾雅法拉:“伊芙利特,为什么不吃呀。”

伊芙利特:“本大爷要BBQ!本大爷要吃羊肉串!本大爷才不想碰这些西兰花!”

艾雅法拉:“咩?”

塞雷娅:“对不起,艾雅法拉小姐,这是我管教不当。”说完强行把西兰花塞到了小火龙嘴里。

《这力道,是亲爹了》——伊芙利特

【红洛】

送葬人出去了,屋里只有炎客一个人在陪她们。

苏苏洛:“炎客先生,请问您平时是怎么照顾红云的?”

炎客:“嗯,有时我怕她走丢会把她用安全绳拴在一个栏杆上。”

苏苏洛:“那,送葬人先生呢?”

炎客:“他会在我的基础上往周围埋一圈地雷。”

苏苏洛:“?????”

《我貌似明白了红云喜欢让我照顾她的原因了》——苏苏洛

【讯崖】

银灰:“恩希亚你先出去一下。”

崖心:“嗯,好。”

崖心出去后,

银灰:“King Crimson!”

初雪:“铁·拳·圣·裁!”

讯使:“不要停下来呀!(指挨打)”

《妹控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存在》——讯使

《你们这群人不要总是把声优和角色联系在一起啊》——考哥

【黑锡】

黑:“小姐,这貌似不是去老爷家的方向吧?”

锡兰:“你和我爸都见多少次了?缺这一回也没啥问题,咱们上游乐园去玩吧!”

《说好见我呢》——赫尔曼


沃尔泊粗口

北极圈红洛可怜人割腿肉了😭
诚邀大家来看看这对小沃尔泊的美丽爱情!

北极圈红洛可怜人割腿肉了😭
诚邀大家来看看这对小沃尔泊的美丽爱情!

ZeRogodk

关于小孩子谈恋爱这件事【红云X苏苏洛】

*北极圈只能自割大腿肉

*私设罗德岛内部宿舍

*炎葬云一家三口设定

*OOC有

*新人写文,希望求个评论

part1:最近一段时间送葬人发现红云有一些不正常,几乎每一天都要去一趟医务室,和炎客吵架的次数也莫名其妙的少了很多,甚至还不挑食了,尽管之前两件事并没有让送葬人感觉不对,毕竟这属于小孩子长大的正常现象,但天天去医务室这点反而让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她最近一直再接一些危险度高的任务,作为红云的法定监护人,他必须要照顾好红云的生命安全,因为这也是任务的附加条件:让红云活下去。

      “所以你就问个生活情况就至于弄的像审讯一样吗?”这是炎客听到送葬人开口...

*北极圈只能自割大腿肉

*私设罗德岛内部宿舍

*炎葬云一家三口设定

*OOC有

*新人写文,希望求个评论

part1:最近一段时间送葬人发现红云有一些不正常,几乎每一天都要去一趟医务室,和炎客吵架的次数也莫名其妙的少了很多,甚至还不挑食了,尽管之前两件事并没有让送葬人感觉不对,毕竟这属于小孩子长大的正常现象,但天天去医务室这点反而让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她最近一直再接一些危险度高的任务,作为红云的法定监护人,他必须要照顾好红云的生命安全,因为这也是任务的附加条件:让红云活下去。

      “所以你就问个生活情况就至于弄的像审讯一样吗?”这是炎客听到送葬人开口说话后的第一反应。当时正在浇花的炎客看见送葬人拿着两把铳朝自己走过来时还以为自己到处出去找人打架结果害的博士赔钱的事被发现了,结果一开口就是一句:“你感觉红云最近有什么异常表现。”直接让他放了心。不过说到这事,炎客的确发觉红云在他与送葬人二人世界时已经好几次没出现了,这对炎客来说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毕竟没人喜欢在自己谈恋爱时被打扰,但看了看送葬人手里的铳后立刻收回了已经含在嘴里的话并且立刻思索了一下红云最近是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几分钟后炎客拿出了一本数学练习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送葬人看着眼前这本满是对号的练习册面无表情地回问。“但她从开始写这一篇题到她完成只用了20分钟不到的时间而且还没有错误,嗯,我在她旁边看着她做的。”炎客举着练习册回答给送葬人。联想了一下红云平时的学习成绩,送葬人想了一小会然后做出了决定“走,去找博士。”

        15分钟后,博士办公室门口。

        “之前我给博士安装的破片地雷哪里去了?”送葬人看着门口光洁的地砖说到。“估计早就被博士叫人给拆了吧,毕竟是那么危险的东西。”被强行拽来的炎客从傍边小声嘀咕,可惜送葬人很不幸没听见,毅然决然地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大门,看见里面一只海蛞蝓和一大盘紫色不明固体待在一起。“谢谢你,格劳克斯小姐。这一大盘用来谋杀博士用的高锰酸钾固体我会妥善处理的。”说着,送葬人就要将盘中的东西人道毁灭。“那个……那个不是谋杀我的东西,那是蓝毒小姐刚考好的蛋糕……”从这个月的罗德岛支出数据单海洋中挣扎地博士把头探了出来,替一脸懵的格劳克斯解了围。送葬人还想说一些什么,但炎客立刻提醒了他一下“正事。”送葬人马上就跟博士说出了这几天红云的种种“不正常”现象,博士思考了一会,问他们:“你们俩是不是在出任务时又忘了给她留钥匙了?”面对博士的提问,送葬人淡淡地回答道:“博士,请不要忘记。我们出任务的时间是上周,而红云近一段时间内都有一点不正常。”博士,又思索了一会,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影子,他耐心回应道:“按照你的说法,那红云只可能是一种情况了。她  恋  爱  了。”虽然博士没有看见送葬人脸上有什么变化,但还是注意到他手里的铳握的更紧了一些,于是立刻接着说,“如果是的话,我建议你可以去摘找一下赫默医生,她对这种事情有过经验。”“感谢博士你的建议。”送葬人转身就打算离开。“等一下!”博士又把他们俩叫了回来。“又怎么了,博士?”送葬人回应道。“这个白面鸮蓝屏了,你们俩把她抬到莱茵宿舍那边叫梅尔修一下。”“任务开始。”送葬人扛起白面一脚踹开门离开。“博士,门的维修费就从我的本月薪酬里扣吧。”这是炎客离开博士前的最后一句话。

part2:嗯……自己是不是应该出了意料之外学一些别的东西了,苏苏洛一边在病床上记笔记一边在心里想着。虽然整个医疗部是罗德岛的最强部门,但自己实在是太弱了一点,应该说除了自己之外基本都会一些其他的技能,包括那两位实习医生,芙蓉的毒料理就不说什么,就连那位看似柔弱的安赛尔都是一个猛男——上次月见夜在体检时提议与他掰手腕,结果自己手上倒是缠了几圈绷带,但是只有自己真是除了医疗之外就什么也不会了。“苏苏洛”红云的喊声打断了苏苏洛的思绪,“你过来看下这题怎么做?”红云在一旁的桌子旁对她说到,“红云,这样不怎么好吧。”苏苏洛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转过头来对红云说到,“毕竟这是博士留下来的作业,而且你用我的办公桌已经很长时间了吧,虽然是我主动借你的。”对于红云,苏苏洛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借她办公桌大概是在上周,当时这位沃尔珀的小猎人正在一边抱怨自己的两位监护人忘记在出任务时给自己留宿舍的钥匙一边在寻找可以停留的地方,正巧碰上了在医务室里值班的苏苏洛,出于了同族之间的感情和医疗人员固有的善良,苏苏洛答应了红云关于让她在这里写作业直到炎客与送葬人回来的要求,但不知道为什么苏苏洛主动将自己的办公桌借给了她。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苏苏洛就一直坐在病床上陪伴红云直到她离开。第一次借红云办公桌时,苏苏洛注意到了红云的数学作业上有一处明显的错误,出于关心,她还详细地给红云讲了这道题。自己怎么了?苏苏洛一边把练习册拿了起来一边想:虽然是同族,但自己这反应未免太奇怪了吧?

        “嗯,对,这道题这么解就可以了。”苏苏洛详细地向红云讲解了这道题。“嗯,谢谢你。”说完这句,红云就离开了,只剩下苏苏洛自己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思索着:自从那件事之后,自己对红云的关心就明显多起来了,自己到底怎了?到底是什么使自己对红云可以关心到这种程度?

part3:与此同时,炎客与送葬人扛着白面鸮一路小跑到莱茵宿舍门口。“开门!你们的一只咕咕坏了!”在里面练拳的塞雷娅一听把门打开,看见两个大汉扛着脸都蓝了的白面鸮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请进吧。”塞雷娅对两个人说到。

        “任务完成,白面鸮机体没有任何损坏。”送葬人把白面鸮放了下来,炎客同时对塞雷娅解释到:“我们想找赫默医生聊一下关于小孩子恋爱的话题,顺路按博士的委托把白面鸮扛过来维修一下。”“我明白了,我立刻就把奥维利亚招呼下来。而且我想知道为什么博士不让你们问我这个问题。”“你觉得你那个钻石脑袋能提什么好意见。”赫默自己走了过来,“塞雷娅,你把白面鸮抬到梅尔那边。”“我不就是上次提建议送生日礼物时提议送个喷火枪吗?至于吗?”塞雷娅拿着白面鸮一边走一边吐槽道。“二位,你们两个是要跟我谈论一下小孩子恋爱这方面的问题吗?”赫默坐在宿舍沙发上对两个人说。“是的,赫默小姐。博士……呃,我们认为红云最近的一些行为有一些反常,所以我们推测她可能恋爱了,所以我们想请教你一下这种事的解决方法。”“嗯,这种事情应该对孩子进行疏导,去尊重一下她的爱情,而不能一味地禁止。”赫默回答道。“赫默医生,您看一下用这种火力的霞弹铳疏导合适吗?”送葬人一边说一边展示了一下他手上的铳。“这算哪门子的疏导方式呀?”赫默一口水喷了出来。“这是我和博士上周疏导战略要道时用的,实在不行的话你看看这个炸弹可不可以?”这家伙的直男程度已经比塞雷娅还高了,赫默在心里想到。

        “记住,你要尊重她本人的意愿。如果你想了解一下对方的话你可以让她把她带到你们宿舍里。”赫默花了两个多小时跟他们两个说明清楚这个问题后在他们临走时对二人说到。

        几分钟后,炎葬云宿舍里。

        “红云,你最近是不是恋爱了?”送葬人在餐桌上向红云问道。“啊?没……没有。”红云声音突然低了下来,“只是……只是有一点喜欢而已。”

    “很好,既然这样,你明天把她带来见我。”

    “哎?!”

         在一旁看着他们俩的炎客在心里吐槽:有你这样了解的吗?赫默两个多小时的教导白听了吗?(尽管我也没听就是了)

part4:自己第一次与她相遇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夜里,苏苏洛在床上闭着眼睛思考着。大概是上个月的事了吧。那天,自己因为没有任务所以向博士提出说要出去采一点草药,博士最开始并没有答应,因为自己属于医疗部里少数完全没有战斗能力的人,博士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并不想让自己单独出去。但后来,博士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因为听是有一个叫红云的干员要出去狩猎,博士让她去保护自己。在那天早上,自己第一次见到了红云的样貌,与自己同族也是沃尔珀。因为是同族,所以自己与红云在路上相处的也比较不错。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自己在伸手去摘一株在书上描写的很稀有的草药时一脚踏空,晕了过去。醒来后,自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旁边还有红云。“你受伤了。”出于医生的身份,自己没有关心自己的伤口,而是把视线直接关注在红云的身上。“皮外伤而已,没你严重。”那时,自己才发现了自己的左腿骨折了。“喂,这个给你铺上,别影响到自己,等雨停了,我背你回去。”说着,红云把她的披风脱了下来盖在自己的腿上。“可是……唔。”自己想去拿医疗包,但走了不到一步便摔倒在地上。“哎,你可真是一个负责的医生呢。一点都不像那条鳄鱼和那只萨卡兹。给。”她把自己的医疗包递给自己。处理完她身上的伤口后,自己与她靠在一起。“红云,你可以给我讲讲你过去的故事吗?”自己靠在她的肩上对她说到。“那些事不值一提。毕竟,我……已经没有家人了啊。”说出这话时,她的表情突然伤感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来当你的家人吧!”现在,自己也依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不过那时的她,和现在这个在书桌旁的她简直若判两人呢。想到这里,苏苏洛缓缓地睡了下去。也许,自己和她在哪那个雨夜里,自己和她就已经往对方的心里播下了一枚叫“爱情”的种子了吧。

       第二天早上,“苏苏洛,那个……”红云突然拉住了苏苏洛的衣袖,“你可以来一下我的宿舍吗?”“怎么了?”苏苏洛回问道。“送葬人想见你一下。”红云把嘴对准了她的耳边。

“我喜欢你,苏苏洛。”

“我也是,红云。”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