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色

57951浏览    6088参与
三至十九

夜深了,康一些好康的东西

右耀避雷,出于画风缘故耀被我画的有点娘(。

夜深了,康一些好康的东西

右耀避雷,出于画风缘故耀被我画的有点娘(。

九四鱼骨
牡丹绒是一只火焰女巫,她深爱着...

牡丹绒是一只火焰女巫,她深爱着夕阳,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在工地里发现她,因为她的火焰扫帚会在她旁边为她照明

牡丹绒是一只火焰女巫,她深爱着夕阳,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在工地里发现她,因为她的火焰扫帚会在她旁边为她照明

鄂鱼期子( •̀∀•́ )

点蚊!点蝗蚊!点沙雕甜饼蚊!点虐文!☜【这个废物的粉丝终于到两位数了,有点激动】

应该会在周末发,具体cp如tag!靴靴大家!

【占tag致歉】

点蚊!点蝗蚊!点沙雕甜饼蚊!点虐文!☜【这个废物的粉丝终于到两位数了,有点激动】

应该会在周末发,具体cp如tag!靴靴大家!

【占tag致歉】


清风今天又咕了

第二十九章:故地重游

         转眼离开公馆就已经一个月了,孙正清的意料之外的背叛让我永失了“蜜蜂”的身份,现在我已经无牵无挂了,没有地下党的任务,也没有日本领事馆那边的工作,我反而突然觉得一身轻松,不过夜晚睡觉的时候,我总是梦到被孙正清绑架的画面,我第一次为自己感到心痛,孙正清虽然大道理讲的头头是道,但是最终为了利益和自己的儿子还是出卖了一切,背叛了最初的信仰,回想起那天可真是步步惊心,或许我现在谁都不该相信,相信自己就对了。

         我从...

         转眼离开公馆就已经一个月了,孙正清的意料之外的背叛让我永失了“蜜蜂”的身份,现在我已经无牵无挂了,没有地下党的任务,也没有日本领事馆那边的工作,我反而突然觉得一身轻松,不过夜晚睡觉的时候,我总是梦到被孙正清绑架的画面,我第一次为自己感到心痛,孙正清虽然大道理讲的头头是道,但是最终为了利益和自己的儿子还是出卖了一切,背叛了最初的信仰,回想起那天可真是步步惊心,或许我现在谁都不该相信,相信自己就对了。

         我从一个武藤志雄身边的红人别回了一个补补通通的报社记者,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好,没有敌环绕四下如履薄冰,也不会被发现身份,不用提心吊胆的活着,也不需要费劲行驶在报纸上虚伪的为日本人摇唇鼓舌,我现在只求一时的安稳,甚至打算后半辈子就这么苟活下去,就让自己像一个平民百姓一样,只希望活的更简单、更安详,这样简单的愿望没人会去责备吧。

        只是有一件事情一直持续着,庄晓曼每天都会在我上班的路上出现,她披着黑色皮衣,里面穿着方格马甲,额边依旧是他那精心卷烫过的头发,她双手抱在胸前对我暗送秋波,笑盈盈地看着我走向她,我也没问她为什么,她也没跟我搭话,好像一切都是这样设定好似的。我看到她有时就装作没看见,径直走了过去;有时会和她对视一眼,但不会说话,我内心想着,保持现状就好。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天气逐渐开始变得燥热,转眼就到了六月。

         这一天骄阳似火,太阳好像一个大蒸笼挂在天空中,过路的行人无不加快脚步,想赶快躲过这烈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块阴凉地,我赶紧抽出了一根烟放到嘴里点上,烟草的刺激让我勉强提了提神,今天上班的路上,庄晓曼还是顶着烈日在等我,她可真是有耐心啊,我该说她是执着还是无聊呢?想不出答案,我抖了抖手中的烟灰,抬头看了看她,街上的人此刻就像消失了一般,就只剩下灰暗的街道和穿着灰色衣服的她。

         今天我们对于事的时间好像要比往常长了很多,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因为我现在没有刮胡子,也没有剪头发,黑眼圈还很深,浑身邋里邋遢的,和以前完全是换了一个人,在开始的前几天里,庄晓曼以为我不理她,只是记恨她,毕竟失去了极好的情报来源,任谁都会埋怨,但是我异常的行为引起了庄晓曼的注意,今天,她多看了我两眼。

        我被她盯着感觉很尴尬,于是先开了口说:“庄小姐,天气热,太阳这么晒,你就不用等我了。”庄晓曼笑了,语气还是那样的娇媚,她说道:“晓曼等了肖先生三个月,还以为肖先生不会说话了呢。”我吸了一口烟,无奈的说道:“都三个月了,我这张无精打采的臭脸,你应该也看够了吧。”说完也不顾庄晓曼的惊讶和失望,便离开了。

         第二天,我以为她会知难而退,没想到他仍然还在老地方等着我,看见庄晓曼如此坚持,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唉,还是让她继续等吧。

        就这样又是三个月过去,从盛夏到初秋,自从那一天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说过话,每次都只是擦肩而过。

        九月底的一天,我正在报社工作,一封信件被寄到了我的手里,我拆开一看,上面整整齐齐的写着娟秀的小字:

『这个周日下午一点如果肖先生有空的话,希望肖先生能来马帝尔咖啡厅,万请赏脸如约。

                                                           庄晓曼』

        我看完之后把信件收了起来,心想当面把话说清楚应该也就行了,于是我决定如约而至。

         周末的上午我终于想起来要打扮了一番,于是我翻出了一件黑西装,顿时痛苦的记忆又被翻开了,我突然回想起当时我被孙正清暗算穿的就是这一套西装,我的心十分难受,但是奈何找不出别的适合的衣服,于是便硬着头皮穿了上去。

        “哥哥,买束花吧。”正当我无精打采的在路上走着的时候,一个卖花童叫住了我,我顿时才反应过来,三年前我和纯子第一次见面,我也正巧在这里遇到了方敏,方敏现过的还好吗?她在国民党的生活怎么样?纯子呢,她现在在哪儿呢?在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我不禁感慨万千,三年过去了,上海还是原来的上海,但是早已物是人非,一股深深的惆怅感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越想觉得脑子越乱,于是强迫自己回过神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我超出一些零钱放在了她手里并且要了一束花,花童笑着对我表示了感谢,随即开心的离开了。

         我看着手中的这朵玫瑰,它是那么的鲜艳,但是这三年对我来说却发生了太多太多,卖花的小女孩也不是三年前的那个了,顿时一种深深的惆怅感袭上我的心头。

       我十二点半就来到了咖啡厅,我本以为我来的已经算早的了,没想到庄晓曼来的更早,她身上穿的依旧是黑色风衣和呢绒马甲,她正端坐在那里,静静的喝着一杯咖啡,见我来了,便冲我轻轻一笑,我觉得有些尴尬,入座了,没有说话。

         庄晓曼见我这样,先开了口:“肖先生真是不解风情,半年了都不愿意开口,今天还要晓曼亲自询问,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肖先生一直沮丧到了现在?”

        我听了这话有些坐不住了,内心犹如黄浦江一般在那儿翻腾,半年前孙正清那番话又回响在了我的耳边:“蜜蜂有大功,但是肖途是大汉奸呐!”痛苦的感觉顿时爬满了我的全身,我的鼻子一抽,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我下意识的避开了庄晓曼的目光,庄晓曼见我的样子也表现出了几分同情,过了一会儿,我努力转过头来说:“先不说我的事了,庄小姐你为什么干这一行?”

         庄晓曼看出了我是扯开了话题,不过她也没有为难我,她微微一愣说道:“本来晓曼是想询问肖先生事情,现在肖先生反客为主了?”我听完之后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她优雅的举起咖啡轻抿了一口说:“我记得这件事情,我好像告诉过肖先生。”我听了这话顿时感觉十分迷惑,过了半天才吐出来六个字:“是……身不由己吗?”庄晓曼忘了望窗外说:“晓曼本来就是演员,现在做的事情也跟演戏没什么区别。”我望着她说:“可是演员演戏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演起戏来也不用胆战心惊。”

         庄晓曼来的兴趣,微笑着看着我说:“哦?原来肖先生是害怕吗?”我摇摇头,过了一会儿我开口说道:“庄小姐,我知道你每天等我的原因,只是,如果你想让我加入国民党……那还是算了吧,我现在觉得……有很多事情我不明白。”庄小曼看我的眼神更加同情了,她担心的问道:“肖先生,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有些人为了一己私欲,不惜彻底抹除其他人的存在,不光是肉体,甚至是灵魂,这样的人,我不想再碰到第二次了……”我的内心十分惆怅,无论加入哪里,我已经无法洗去我过去的罪孽了,庄晓曼听完之后,翠眉也有些低沉,她沉下脑袋轻轻地说道:“那……晓曼就不勉强了……”说完这些以后,在那个下午我们就再也没有说过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人来人往,直到黑夜降临,我们才离开。

         时光匆匆,转眼距离澳门商贸团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了,亚辉通讯社的工作还是像往常一样无聊,我每天都要想出一些恶心的词语来赞美帝国主义,我有时写的投入,有时写的也很随意,直到这一天……


末路红星SOVIET

祭苏 ,九一年忆



列生嗟叹东面事

宁死故地谁犹悲

格杀千军还何日

勒马悬崖无处归

沦亡万里心作马

陷阱勾心终成灰

今朝有酒今朝尽

莫待阴间无处寻

归去已是冬深至

来日黄昏再千秋


赤征年华多起落

旗舞萤飞报节日

倒辙汗青沥清泪

下拜苍天何来情

人间何事多永远

皆叹世态炎凉也

散华空中谈流落

去亦悲也归无意


烂诗歌体,献给永远分道扬镳的他们



列生嗟叹东面事

宁死故地谁犹悲

格杀千军还何日

勒马悬崖无处归

沦亡万里心作马

陷阱勾心终成灰

今朝有酒今朝尽

莫待阴间无处寻

归去已是冬深至

来日黄昏再千秋


赤征年华多起落

旗舞萤飞报节日

倒辙汗青沥清泪

下拜苍天何来情

人间何事多永远

皆叹世态炎凉也

散华空中谈流落

去亦悲也归无意


烂诗歌体,献给永远分道扬镳的他们


辞浅

随笔

向日葵追逐着光

曾是幼时的向往

归宿竹林掩映下

细熬药香袅袅

悄然羁绊已系好

笔墨纸砚呈于桌上

墨香淡淡流淌

色彩浓转淡之间

牡丹跃然纸上

初品茶茗的苦涩

过后回甘萦绕

撩开胀帘是旧人

笔尖宣纸上舞蹈

绘出画卷赠予

珍藏

「“小万尼亚——不,万尼亚,来。”

“诶,不叫我小万尼亚了吗”

“你都和我差不多高了,再过一段,你都该与我一般高了吧。”」

明月可否寄相思

细雨沾湿衣裳

听闻门外无助呢喃

离去时怀揣失望

门内奈何在倚靠

扯出叹息勉强

面色苍白

声音虚缈

心脏无意间抽痛

命令不可违抗

再熟悉,也成了陌路人

雪花落在手心上

灯火昏黄

他自嘲的笑

「万尼亚,我恨过你,更喜欢着你。」

存在战火中的恋情

皎月洒落银光

饮尽余茶品回甘

「我喜欢你,胜于昨日,略匮明朝」...

向日葵追逐着光

曾是幼时的向往

归宿竹林掩映下

细熬药香袅袅

悄然羁绊已系好

笔墨纸砚呈于桌上

墨香淡淡流淌

色彩浓转淡之间

牡丹跃然纸上

初品茶茗的苦涩

过后回甘萦绕

撩开胀帘是旧人

笔尖宣纸上舞蹈

绘出画卷赠予

珍藏

「“小万尼亚——不,万尼亚,来。”

“诶,不叫我小万尼亚了吗”

“你都和我差不多高了,再过一段,你都该与我一般高了吧。”」

明月可否寄相思

细雨沾湿衣裳

听闻门外无助呢喃

离去时怀揣失望

门内奈何在倚靠

扯出叹息勉强

面色苍白

声音虚缈

心脏无意间抽痛

命令不可违抗

再熟悉,也成了陌路人

雪花落在手心上

灯火昏黄

他自嘲的笑

「万尼亚,我恨过你,更喜欢着你。」

存在战火中的恋情

皎月洒落银光

饮尽余茶品回甘

「我喜欢你,胜于昨日,略匮明朝」


                       2019.10.24   辞浅


是很——久很久以前的随笔,想起来就发了,咕咕使我快乐【其实是拿不到手机/划掉】


辞浅

随笔【红色组

他是中/国,是华夏,更是王耀
据说他生而为龙
绕过尧舜禹,历尽夏商周,闯入千秋战国
见了国泰民安是他,破了满目疮痍是他,望穿了是非红尘也是他
奏一曲古筝乐,赏一夜流水落
连月光也破碎,星星点点搅入音符
还记得雪林间那位孩童
战火中的一抹红枫
他承载着许多
压迫战争一朝打响
枷锁应声损坏
龙啊,终究还是龙
生于混沌之中,在那天地尚未分开之时
一面笨拙的学,一面持枪反抗
只是最终,那坚守红色的毛子没了
不论他如何叫喊呼唤
他攥紧一方回忆染成的红旗
代替那毛子走下去
毛子还在,不过他不是他
拉着手风琴,唱着喀秋莎
 泪洒在红枫上绽放
悼念着的旧人,默然缅怀
如今他背负14亿人的荣耀
王者为...

他是中/国,是华夏,更是王耀
据说他生而为龙
绕过尧舜禹,历尽夏商周,闯入千秋战国
见了国泰民安是他,破了满目疮痍是他,望穿了是非红尘也是他
奏一曲古筝乐,赏一夜流水落
连月光也破碎,星星点点搅入音符
还记得雪林间那位孩童
战火中的一抹红枫
他承载着许多
压迫战争一朝打响
枷锁应声损坏
龙啊,终究还是龙
生于混沌之中,在那天地尚未分开之时
一面笨拙的学,一面持枪反抗
只是最终,那坚守红色的毛子没了
不论他如何叫喊呼唤
他攥紧一方回忆染成的红旗
代替那毛子走下去
毛子还在,不过他不是他
拉着手风琴,唱着喀秋莎
 泪洒在红枫上绽放
悼念着的旧人,默然缅怀
如今他背负14亿人的荣耀
王者为龙,光耀千秋

-嚛-

【主露中/多cp】星露谷物语

――――

1.星露谷物语+APH乱炖。

2.是活的npc(x)视角!

3.虽然玩过,但是还是不太懂的亚子:)望包容。

4.人物ooc+私设预警。

5.沙雕游戏剧情预警!


――――――

  这一天,黑塔利亚小镇上搬来了一位新农夫,她是废弃庄园的新主人这个身份,引起了大家的关注。镇长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正好以此来向大家说说joja超市的问题,于是邀请了许多名流们来到镇长的会议室。

  被镇长叫来的众人正围在圆桌前开着会议,这就是小镇上的“圆桌会议(x)”。

“听说她似乎是废弃农场的新主人?”首个发声的是对新来的人跃跃欲试的弗朗西斯,他轻撩自己的头发。不得不说,祸害女孩子们这件...

――――

1.星露谷物语+APH乱炖。

2.是活的npc(x)视角!

3.虽然玩过,但是还是不太懂的亚子:)望包容。

4.人物ooc+私设预警。

5.沙雕游戏剧情预警!


――――――

  这一天,黑塔利亚小镇上搬来了一位新农夫,她是废弃庄园的新主人这个身份,引起了大家的关注。镇长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正好以此来向大家说说joja超市的问题,于是邀请了许多名流们来到镇长的会议室。

  被镇长叫来的众人正围在圆桌前开着会议,这就是小镇上的“圆桌会议(x)”。

“听说她似乎是废弃农场的新主人?”首个发声的是对新来的人跃跃欲试的弗朗西斯,他轻撩自己的头发。不得不说,祸害女孩子们这件事,他浪漫的气质可是当仁不让的。

而他的死对头亚瑟·柯克兰可就没他那么轻佻,他对弗朗西斯极为不满意地哼了一声,例行反击道:“死了这条心吧,能拥有这块农场的人可不是好糊弄的。 你那一套早就过时了。”

显然这种轻飘飘的攻击完全没有奏效。弗朗西斯意味深长地笑着:“哟,亚瑟先生今天是怎么了?连说话都没力气了。”

“谁允许你直呼我的教名了!”良好的教养使绅士忍下了拿拐杖打他的冲动,只是不爽地瞥了他一眼。随即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涨红,恼羞成怒地往后转,又看到了正在试图凑热闹的美国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意大利·费里西安诺听到弗朗西斯的话后忽然兴奋地扬起了呆毛,凑过去好奇地问道:“呐呐,尼桑,新来的人会不会是个大美人呢?”

可惜,他还没等到哥哥弗朗西斯的回答,就被严谨成性的路德维希抓住了命运的后脖颈,他皱起眉毛道:“意大利!会议上不允许随意发言,发言之前要先经同意!”

“欸――?”他沮丧又委屈道:“那为什么尼桑可以说啊?”

“啊诺,德意志君,这样似乎有点不太好,先把意大利君放下吧……”本田菊委婉地说道。

“霓虹真是个好人啊!”费里西被路德维希放下来后感慨道。

“真是的……一个个都这样。”路德维希扶额,真是流年不利。

费里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重新笑着对路德说:“呐,今天的午饭吃德意志珍藏的香肠吧!”

“喂!不要太过分啊意大利!”路德维希虽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但是奈何费里西是个天然呆,他也不好说什么,尤其是……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出让了啊……“不过,一点还是可以的。”他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

“耶!路德最好了!”

而阿尔爽朗的笑声正在和各种混乱的局面一起合奏,场面顿时无比混乱。

……

“那个……”跟在后面的随从立陶宛看着悠哉悠哉,幸福地吃着饼干的镇长伊万,颤巍巍道:“镇长,会议这么乱,真的可以吗?”

伊万·布拉金斯基笑眯眯地,毫不在意道:“会议吵一点也没关系啦,只要不影响耀君睡觉就好了。”他继续吃着他家耀君特制的饼干:“耀君不来的话会议开始了也没什么意义呢。”

立陶宛:……镇长又在秀恩爱了!!

他低着头不敢看镇长周围的诡异黑百合气息,被猝不及防喂了一嘴狗粮之后,就老老实实站墙角了。

说那谁那谁到,正说着王耀呢,他就从镇长家里的私人会议门里出来了。看上去还有点急匆匆的:“今天睡过头了阿鲁!太对不起了!”

“没关系的。”伊万笑眯眯地摆摆手:“昨天太累了也没办法呢。”

而桌上的怀表却正指会议开始的9点钟整。

懂得了什么的立陶忽然觉得自己又被糊了一脸狗粮,,,

“嗨――大家安静一下,要开始会议了哦!”镇长伊万拍了拍桌子,和蔼(x)道:“这次,大家说一下对joja超市的看法吧,短短一周的时间,它可是扩大了不少呢。”

之前一直在搅混水的嘻嘻哈哈的阿尔弗雷德,听到这话也认真道:“啊,joja超市就是因为太便宜了,所以抢走了我很多的客流量!”他思索着说:“唔……反正按我的进价来说是绝对要赔本的,嘛,不管怎么样,如果它能这么发展下去的话对我是很不利的啊。”

“欸,这样啊。”坐在首席上的伊万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就他又看向品味相当挑的亚瑟:“那大家觉得joja的质量很好吗?”

出现了!记旧仇的镇长大人!如果不是王君偶尔也会买一点阿尔先生的东西的话,镇长大人这次连邀请函也不会给他发吧…………

“糟糕透顶!”挑剔的绅士先生皱起眉头:“他们除了在包装上做得天衣无缝,其它根本就是烂在地里都没有人拿走的东西!这话没有我喜欢阿尔便利店的意思,只是说质量而已。”毫不留情地撇开了自家弟弟呢。

“嗯嗯,附议附议!”费里西赞同道,他掰着指头一条条数着:“土豆种子长出来的土豆煮过之后味道很糟,路德都不愿意拿很好的配食,害得我以为自己厨艺退步了呢!便利劵总是莫名其妙失效……不过话说回来加入的话内部销售会很便宜啊,就这一点吸引了很多人。我差点也加入了……还好路德拉住我啊。”

“joja的装潢实在是让哥哥我汗颜啊。”弗朗西斯也添了一把火。

“唔……这样么?”镇长还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不对,应该说他对什么几乎都不会表现很多啊!

“但不可否认的是对内供应的商品啊。”沉思了许久的本田菊认真说道:“大家都是为了内销商品呢,当然joja的东西也时好时坏,不如说是在吸引米娜来joja工作,对此我觉得对小镇的正常营业是不利的,…………balabala,以上!”

虽然如此,结果还是选择了继续观望。

毕竟镇长可是有一票否决权啊。

……


那么,让我们把镜头转到新来的农夫身上吧,继承了爷爷的财产和农场的,诺恩·嘉兰德小姐。

诺恩·嘉兰德静静地看着代理镇长给她的十五颗防风草种子,内心毫无波动。原因是这已经是她在星露谷物语的第五个存档了。她驾轻就熟地深耕了十五块田地,不多不少,正正好好。然后反复提水,浇水。

然后她点开人物好感花名册,正准备选老婆(?)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阵乱码,随后人物栏里漂亮地旋了个屏,多出来了n个人物略缩图,名字都是“???”

她懵逼地点开任务日志,只见打招呼任务从“2/28”变成了“2/109”。

诺恩·嘉兰德:……淦

她叹了口气,还是往小镇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罗宾的牧场莫名其妙扩建了很多,连永远的波浪绿屋瓦都变成了红色。皮埃尔的杂货店变成了经典美国式装潢,扩建得和几乎比joja超市还大。旁边的诊所似乎也变了样。虽然黄水仙和韭葱还是刷在同一个地方,但是她还是非常小心,生怕自己是掉进了什么bug。

当诺恩看见镇长住宅本该是钟表的部分变成了苏/维/埃红旗的时候,她就真的懵了。她反复确认了自己这版的语言栏里是不支持俄语的,然后,她狐疑了起来:送给她防风草种子的人,似乎是代理镇长??

那真正的镇长又是谁啊????

她正满头问号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银发的眯眯眼系着红色长围巾,乐呵呵地从镇长住宅里面走出来。连立绘都和像素式的人物不一样,简直是顶级美化图包里的风格。

她隐约意识到这人可能就是她的bug所在,于是她走上去,妄图这个新npc能按套路出牌。可惜,新npc没有像镇长刘易斯那样,而是因为她一头雾水的样子对她说:“突然看见这么多新变化,吓了一跳吧?你爷爷的地图已经很古早啦,给你,这是最新的地图。”

这个npc的对话框头像已经登峰造极了,简直是两千万像素的写实。

诺恩·嘉兰德看着跳出的窗口“你获得了一张新地图”认命地点开新地图,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图标直晕眼。

怪不得皮埃尔杂货店扩建了!除了地点完全一致之外,还改名叫做“阿尔弗雷德24h便利店”……话说回来为什么还有服装店啊??!还不止一家?说好了只有巫师才能整容呢??

说起来巫师塔怎么变得这么英式???还有独角兽和小精灵族群???说好的阴沉巫师大叔呢喂!!

啊,酒吧也变成了有n家连锁店的餐厅……不过话说回来,本家怎么还贴着五星红旗啊???

铁匠这是谁啊??基尔伯特?

木匠是……马修?怎么又换人了??

罗宾的牧场变成苏/联农场了???

脑内无数个问号让她看起来非常迷惑。

总之――“啊,非常感谢。”她向镇长道了谢之后就赶紧跑路了。

不跑路难道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吗?!

一个星露谷玩家的基本准则就是探索!


――――――

――TBC


*心血来潮产物

*下章可能会是红色专场加一点探索剧情?

*aph新厨来交党费


咖啡与毛球
火棘,红红火火的果子

火棘,红红火火的果子

火棘,红红火火的果子

苍洱之云
路边,夕阳下的水仙花

路边,夕阳下的水仙花

路边,夕阳下的水仙花

默墨MagmaMirrors
「重生之礼」 ——层层网纱包裹...

「重生之礼」

——层层网纱包裹炉火边温暖,隐隐希望寄予重生的呼唤。

「重生之礼」

——层层网纱包裹炉火边温暖,隐隐希望寄予重生的呼唤。

11

加油。

你是最胖的,

加油。

你是最胖的,

太五
这里一张御姐,为了毕业后能转行...

这里一张御姐,为了毕业后能转行到画圈,努力学习,奥利给!!

这里一张御姐,为了毕业后能转行到画圈,努力学习,奥利给!!

知冬明天再告诉你

你像烧不热的石子
死寂了几千几百个日子
衍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暖意
(有参考)
甜太多 会腻

你像烧不热的石子
死寂了几千几百个日子
衍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暖意
(有参考)
甜太多 会腻

Andrea·wilson

是新年鸭

    爆竹声中一岁除,舂风送暖入屠苏。

    又是一年新春到,北京老院里欢声笑语齐聚一堂,红泥小炉里炭火烧的通红,正噼啪作响,热气弥漫了整个屋子,水雾糊上窗子,模糊了漆黑的夜和精致的窗花。

    靠窗的桌子上,嘉龙甩着笔尖写着对联,凑近了还能听见小声的嘀咕“真是奇怪,明明对联大哥都写好贴上去了,为什么不见了”,湾湾拄着头坐在旁边,看嘉龙落笔一半又停下,嬉笑着对里屋内忙活着的王耀喊道:“大哥你快来,小香又写错字了!”

    不远处的沙发上,是喋喋不休的任勇洙和本田...

    爆竹声中一岁除,舂风送暖入屠苏。

    又是一年新春到,北京老院里欢声笑语齐聚一堂,红泥小炉里炭火烧的通红,正噼啪作响,热气弥漫了整个屋子,水雾糊上窗子,模糊了漆黑的夜和精致的窗花。

    靠窗的桌子上,嘉龙甩着笔尖写着对联,凑近了还能听见小声的嘀咕“真是奇怪,明明对联大哥都写好贴上去了,为什么不见了”,湾湾拄着头坐在旁边,看嘉龙落笔一半又停下,嬉笑着对里屋内忙活着的王耀喊道:“大哥你快来,小香又写错字了!”

    不远处的沙发上,是喋喋不休的任勇洙和本田菊。

“哎呀不用多说了,这就是从我家里起源的,我可是世界起源啊!”

“在下认为……”

“我不要你认为,我要我认为”

“……”

    厨房里,王耀一边笑着听外面的对话,一面慢悠悠的包着饺子,不时填几个硬币进去,濠镜安安静静坐在他旁边,偶尔搭上几句话,对视间两人眼中皆是笑意

“都想吃什么馅的饺子啊?”

    王耀扬声向外堂问去,一时间响应如潮

“鱼肉!!大哥我要吃韭菜鲅鱼的饺子!”

“我我我!!泡菜,泡菜馅的最好吃”

“在下什么都好”

“喂!我……”

“濠镜呢?”王耀歪头看向一边的孩子,“豆腐的好不好?”

“嗯!”

    待到饺子的出锅,屋门却突然被敲响了,王耀走过去开门,刚打开就被向日葵怼了个满怀,花后是伊万的笑脸。

“小耀过年好呀^L^”

“伊万?过年好呀阿鲁!一起进来吃年夜饭吧!”

伊万跟着王耀进屋,不经意的瞄了一眼还伏在桌子上写对联的小香,捻了捻还带走红色印记的手指,笑得更灿烂了。

    还真是,新年快乐呀!

@Вечно зеленеть 小天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