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莲

52911浏览    147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5 00:41
.King.CC

剧情和我的大脑,四舍五入就是告白了呀

剧情和我的大脑,四舍五入就是告白了呀

kagura_派
落雪啦!元旦快乐(。・ω・。)...

落雪啦!
元旦快乐(。・ω・。)ノ♡,这一年我的cp也要好好在一起。

落雪啦!
元旦快乐(。・ω・。)ノ♡,这一年我的cp也要好好在一起。

kagura_派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
小庄变成超大庄啦,小红花就扑不动了。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
小庄变成超大庄啦,小红花就扑不动了。

kagura_派

姬金鱼草的花语是:请察觉我的爱意。
栀子花的花语是:一生的守候。

姬金鱼草的花语是:请察觉我的爱意。
栀子花的花语是:一生的守候。

kagura_派
接吻的一百零八种姿势!

接吻的一百零八种姿势!

接吻的一百零八种姿势!

忏悔八件套
来发糖!虽然知道是老梗但我就是...

来发糖!虽然知道是老梗但我就是玩不腻!关于39剧情的脑洞~~

小公举可爱可爱敲可爱~~~~

来发糖!虽然知道是老梗但我就是玩不腻!关于39剧情的脑洞~~

小公举可爱可爱敲可爱~~~~

小李飞菜刀

【庄莲】《点心》(H)

食用前说明:

1、主题:情人节庆典。《撑伞》后续。真·R18。

2、时间地点:深夜紫兰轩。

3、人物关系:庄莲已经安全上过三垒

(别问怎么上的,鼓掌就好


——————


【紫兰轩门口告示:今晚轩内酒水一律半价,另有各式点心免费提供,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深夜,紫兰轩后院。


紫女抱臂站在走廊上,看着守在自家后门口的男子,不禁叹了口气,道:“轩内的酒都卖完了,公子还不进来吗?”


韩非倚在门框上,...

食用前说明:

1、主题:情人节庆典。《撑伞》后续。真·R18。

2、时间地点:深夜紫兰轩。

3、人物关系:庄莲已经安全上过三垒

(别问怎么上的,鼓掌就好

 

 

——————

 

 

 

【紫兰轩门口告示:今晚轩内酒水一律半价,另有各式点心免费提供,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深夜,紫兰轩后院。

 

 

紫女抱臂站在走廊上,看着守在自家后门口的男子,不禁叹了口气,道:“轩内的酒都卖完了,公子还不进来吗?”

 

韩非倚在门框上,伸出脖子往巷口看了看,见他等的人还没来,又把脖子缩了回去。

 

“唔……美人别急,我这还有半壶。”

 

说完,韩非晃了晃手里的酒壶,回头冲紫女狡黠的眨眼。紫女无奈摇头,扬手挥开了他顺道发送过来的小爱心,听到轩内有人叫她,转身径自走了。

 

 

 

天刚下过雨,屋檐下还在滴水。韩非倚在门框上,一边哼哼着没谱的小调儿,一边滋滋地又喝了口小酒。

 

 

 

巷口外,一片灰墙投下的阴影里,红莲用力抵在卫庄身前,两副身体紧紧贴在一起,隐匿在这片视觉死角里。

 

 

卫庄背靠着墙面,单手揽着红莲的腰,眉头皱紧。红莲趴在他胸前,努力分辨着耳边那些纷乱的声音,姐姐温柔无奈的叹气声,哥哥懒洋洋的哼曲声,水珠敲打地面的滴答声……以及,在黑暗中渐渐压制不住的、越来越重的心跳声。

 

卫庄并不想在这耗着,可没办法,怀里的人牢牢贴紧在他腿间,两团挺立的胸器要命地压在了他的心口上,动不了。

 

原本她是想溜进去吃点心的。

 

红莲抬起头,看到卫庄蹙紧的眉,有些心虚的又往巷内看了一眼。

 

这也不能怪她……谁知道哥哥没事会跑到后门喝酒。

 

 

红莲抵在卫庄身前,倒不是说故意要躲着韩非,她知道她哥疼她,真看见他们俩在这也不会说她什么。

 

但他就不一样了。

 

万一哥哥叫他去办什么事,谁陪她吃点心?

 

 

红莲好像护食一样,又往卫庄身前挤了挤,半露的胸口不小心蹭到了卫庄的衣饰,凉凉的,有点痒。

 

总之,得想个办法,她也不想一直在这耗着。

 

 

卫庄似乎重重的吐了口气,低下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红莲拉住了他胸前的金色衣饰。

 

 

要不……我去拖住哥哥,你去找姐姐拿点心!

 

红莲拽着卫庄的衣饰,亮闪闪的眼睛很没良心的看着他,倒是没忘了开价。

 

拿到点心一人一半!

 

 

卫庄无情地扣下她的手,这个价钱没得谈。

 

 

红莲瘪瘪嘴,侧过头往巷内看了一眼,韩非还在门口。

 

那要不……

 

 

巷口吹来一阵凉风,水珠滴落的声音加快了许多。韩非靠在门上打了个喷嚏,接着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紫女再次出现在了走廊上。

 

 

黢黑的阴影之下,只有风窥探到了那两个人接下来的秘密举动。

 

 

突如其来的吻似乎让时间静止了,它来得迅捷、准确,很轻地落在了红莲的左脸颊上,让她一瞬间停止思考。它停留的时间不长,但足以留下奇妙的触感,让周围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再受人压制的心跳声。

 

 

卫庄垂眼看着红莲,首先纠正了她的开价方式。于是很快,甜醺的气息围裹了上来。

 

那是一个很柔软的、回敬在他唇上的吻。红莲踮起脚,双手勾在卫庄的脖子上,唇与唇契合的镶在一起,用一个主动煽情的吻预先支付了定金。

 

 

两个人一直吻到耳边再度传来韩非和紫女的对话声,才缱绻不已地分开。

 

 

“轩内还剩一盒点心,公子不吃的话,我就送给其他客人了。”

 

“……美人留步。”

 

韩非抽抽鼻子,晃了晃手里的空酒壶,人没等到就算了,点心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

 

 

?!

 

说好的免费点心呢!!

 

 

“……快!”红莲付完了定金,赶紧放手推了推卫庄,心急如焚的小声开条件:“要不你拖住哥哥,我去拿点心!”

 

“不用。”卫庄放开红莲的腰,声音低哑而沉稳:“你可以直接上去等我。”

 

 

卫庄大人收钱办事,掠食这种事,他一个人就够了。

 

 

红莲公主眨眨眼睛,瞬间扬起一个成交的微笑,然后鼓起双拳热血道:“好!那你加油!一定要把我们的点心抢回来!”

 

 

卫庄像个效忠公主的战士一样走出了巷口。

 

 

 

——————

 

 

 

紫兰轩最顶层有一个独立的房间,上下层之间没有楼梯,里面的门不开,只能从外敞的轩窗进。窗口没有落脚的地方,必须从屋檐间起跳,轻功没练到家的人根本上不去。

 

 

卫庄就住在那里。

 

 

房内,冰冷的杀器横放在架上,不时划过一道厉冽的剑光,仅凭气势便能震慑住旁人窥探的眼,刚硬的剑齿看上去更是要将每一个试图触碰自己的人绞杀在它的利牙下。

 

 

红莲独自站在矮案前,伸手戳了戳鲨齿剑牙。

 

好久不见啊。

 

鲨齿一动不动。

 

红莲甩甩自己的衣袖,又摸了摸鲨齿剑柄,你主人出门的时候都不带着你吗?

 

鲨齿不想说话。

 

 

糖糖一国公主,身边有的是厉害老师教功夫,上房翻个窗户有什么难的。

 

 

只不过,红莲皱了皱眉,低头又甩了甩自己的袖子,上来的时候溅了不少雨滴,半边裙子都被打湿了,湿乎乎的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红莲看到鲨齿表面都沾到了她甩的水,微微抿了抿唇,绕到它挡住的屏风后面看了看,俯身脱下鞋子,光脚走了进去。

 

 

鲨齿挡住的屏风后面是卫庄休息的寝室。

 

 

一张软塌,一方矮案,一个衣架,架上挂着几件连帽的黑色披衣,还有一身朴素的短打武服,不是他如今的穿衣风格,红莲猜测,那应该是鬼谷派的衣服。

 

就你吧。

 

红莲解开自己的腰带,脱下了嫩粉色的外裙,里面还有一件蕾丝镶边的白色紧身内衫,上面包着她日渐丰盈的雪乳,下面裹着挺翘的白臀,中间收束着纤细的蛇腰,前凸后翘,起伏有致。

 

令人垂涎。

 

红莲拿起那件黑色的短打上衣披在身上,和其他长衣比起来这件已经是最小的了,可对她而言还是很大,松松垮垮的罩在身体表面,下摆一直垂到膝上,完全遮住了她傲人的曲线。

 

这不符合她的穿衣取向,然而披在身上却让她觉得很舒服,干燥,温暖,就好像是……

 

红莲咬了下嘴唇,也不想着先系上腰带,反而很小心很小心地,抬起宽大的袖口挡住了自己的脸……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呼吸间全是他的味道。

 

 

卫庄提着一个点心盒,隔着屏风站在自己的寝室外,看到的就是这幅影像。

 

 

——————

 

 

红莲原本闭着眼,这时心里忽然一跳,察觉到身后那股火热的视线,立刻放下了双手。

 

“你——?!”

 

 

在外室烛火全部熄灭的瞬间,鲨齿锋刃闪过了一道妖冶的光泽。

 

像是扬眉吐气的,邪笑着迎接主人归来。

 

 

内室仅有一盏微弱的烛火,红莲有些怔愣地,看着卫庄把手里的点心盒放在矮案上,腾手开始解他束腰的腹带。

 

 

不得不承认,卫庄大人的身材的确非常好,尽管日常在外这个人穿的从来都是一身束身的黑色武服,但并不影响旁人看到他强劲的臂膀和精壮的腰身,尤其现在扯开衣饰脱下了外衣,健硕的胸腹肌肉在紧身衣下暴露无遗……红莲认真地盯着卫庄的身体看了半天之后忽然意识到他在干嘛,脸一下子烧爆。

 

 

红莲别过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暗暗拉住了自己身上那件黑衣的前襟,“你、你拿到点心啦……”

 

 

这衣服怎么系?红莲脚底往衣架边上挪了挪,她的腰带放哪了来着?

 

卫庄走到衣架边,随手把脱下来的腹带和外衣放到衣架上,刚好盖住了红莲的粉裙和腰带。

 

然后,他摘下自己的发带,什么话都不说,又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颈部肌肉随着他仰头的动作划出一道性感的线条。

 

 

“咕噜。”公主殿下的肚子很及时的叫了一声。

 

卫庄动作一顿,低头看向红莲。

 

红莲拉住卫庄的手腕,满脸通红地制止了他伸手去解自己裤子的动作。

 

“……我想先吃点心。”

 

“……”

 

 

 裤子都没脱怎么吃点心。



 

 

事后,红莲被卫庄抱在怀里,两个人倚靠在软塌上,手边放着剩下的半盒点心。

 

大概是还在长身体的缘故,红莲刚刚消耗了大量体力,这会儿闻到那股香甜的味道,又嘴馋的想再吃一些。

 

“还没吃饱?”

 

卫庄似乎低笑着,拿起一块点心送到红莲嘴边,如是问道。

 

红莲皱眉,先咬了一下卫庄的手,然后才去吃点心。

 

看在点心好吃的份上,本公主不和你计较。

 

 

不久,红莲满足地舔舔嘴,把那半盒点心全部消灭干净,扭过头问道:“对了,之前忘了问,你怎么把点心从哥哥那抢过来的?”

 

“直接抢。”说完,卫庄低下头,把她嘴角沾着的酥皮吮净。

 

“唔……哥哥没说什么吗?” 哥哥虽然疼她,但也没这么好说话吧。

 

“没听。”抢完就走了,谁还管他说什么。

 

 

红莲笑了,她坐挺起身子,面对面捧着卫庄的脸,轻轻啄吻那双只有她自己才能触碰到的柔软的唇。

 

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实力强劲,目标明确,做事完全以实现目的为准,毫不拖泥带水。因其心有所定,故对一切无聊的质疑声都可以罔顾不闻。

 

卫庄微微压低了身子、双手撑在红莲身边,圈出一方属于他们的天地。

 

 

此时的红莲远不像卫庄那样,有着明确的决心和强劲不折的意志,她甚至没有意识到,有什么正在觉醒。

 

 

红莲只是心里痒痒的,像之前酱酱酿酿的时候一样,张开嘴,完全咬住了卫庄的唇。

 

 

想吃掉你。

 

 

 

——————

 

 尾声:

 

同一时间,紫女房内。

 

 

紫女伴坐在韩非身边,往他的酒爵里添了些新酒,道:“你就这么大方的把点心给他了?”

 

韩非扬着嘴角,仰首喝了口酒,慢条斯理道:“妹妹想吃点心,当哥哥的还能不给吗?”

 

紫女挑眉:“你觉得,最后吃到点心的人是你妹妹?”

 

 

韩非晃了晃手里的酒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不然呢?”

 

“……”

 

原来如此。

 

紫女往楼上瞥了一眼,低头也笑了,你自求多福吧。

 

 

 

 

 

 

 

 

————END————



kagura_派
别问!问就是你又变可爱了!

别问!问就是你又变可爱了!

别问!问就是你又变可爱了!

kagura_派

摸鱼~
单身狗才自己梳头。

摸鱼~
单身狗才自己梳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