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蝶

58.4万浏览    12010参与
阿大大迪迪
全员出刀来自日推画手 mozu...

全员出刀
来自日推画手 mozuku (@ponhachi54): https://twitter.com/ponhachi54?s=09

全员出刀
来自日推画手 mozuku (@ponhachi54): https://twitter.com/ponhachi54?s=09

酥鱼团

蝶の羽を砕いた人は誰?

来源:
Author(Twitter):셀찡/セル (@identempy)

Homepage:https://twitter.com/identempy?s=09

⚠️Please don't reproduce this picture at will!
禁止转载
⚠️My format is not allowed to be used!
不允许套用格式

蝶の羽を砕いた人は誰?

来源:
Author(Twitter):셀찡/セル (@identempy)

Homepage:https://twitter.com/identempy?s=09

⚠️Please don't reproduce this picture at will!
禁止转载
⚠️My format is not allowed to be used!
不允许套用格式

阿大大迪迪
来自日推画手 ラベル (@La...

来自日推画手 ラベル (@Labell_xx): https://twitter.com/Labell_xx?s=09

来自日推画手 ラベル (@Labell_xx): https://twitter.com/Labell_xx?s=09

拾忆599啊

【伞蝶】对酒当歌

*第九赛季精华1设定为背景,谢必安(安魂曲)x美智子(血扇),BE预警。


*最后一段有部分官方文案⚠️


*一直在想如何去描写两个东洋人在异国他乡所生的情谊,这一篇算是我心目中的伞蝶式的感情


*希望您能看到最后 谢谢❤️



“东洋是个怎样的地方呢?”


一个女孩仰起头来问那位衣冠整齐的酒保。但他并没有理会女孩的疑问,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东洋”,他们口中的遥远国度,自己的故乡。


他迷惘了一会儿,淡淡地像是自言自语:“那里,月有阴晴圆缺,风拂柳叶,人们对酒当歌,团圆和气。”


“哥哥,你不要说中国语,我听不懂……”


女孩的一...








*第九赛季精华1设定为背景,谢必安(安魂曲)x美智子(血扇),BE预警。


*最后一段有部分官方文案⚠️


*一直在想如何去描写两个东洋人在异国他乡所生的情谊,这一篇算是我心目中的伞蝶式的感情


*希望您能看到最后 谢谢❤️






“东洋是个怎样的地方呢?”


一个女孩仰起头来问那位衣冠整齐的酒保。但他并没有理会女孩的疑问,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东洋”,他们口中的遥远国度,自己的故乡。


他迷惘了一会儿,淡淡地像是自言自语:“那里,月有阴晴圆缺,风拂柳叶,人们对酒当歌,团圆和气。”


“哥哥,你不要说中国语,我听不懂……”


女孩的一番话才使他意识到,刚刚他的那番话竟然情不自禁地说了中国语。他无奈一笑,只好又用英文说道:“那是个很美的地方,等你长大了,可以过去看看。”




他旁边的一位女子将酒杯和他的酒杯轻轻碰一下,又低声说:“谢先生,可是思乡了?”


“是。”他答道。


女子托起红酒杯在烛光前轻轻摇晃,挂壁的红酒那鲜红的液体就像彼岸花瓣尖上颜色最浓的一点,仿佛要滴下来。


“先生喜欢这酒吗?”


他侧目看着女子扬起的嘴角,正要张口回答,女子却又自顾自地说起来了。




“我不喜欢这酒,太烈了。清酒,我的家乡的清酒,比这种酒好喝的多。莫不如下次带来给先生品尝?”


他放下酒杯,毫无喝酒的欲望。整天在酒馆里泡在酒味中,已是晕晕乎乎。恍惚间看见那女子肩头的花竟然在绽放,摇摇头才发现那是幻觉。


他定了定神答道:“那我在此谢过美智子小姐。我们家乡的酒,倒也没有如此烈性灼舌,本是醇香的滋味。况且我们家乡的人喝酒也并非为了醉生梦死,而是为了闲情逸致,无伤大雅。”




酒馆的老板忽然走了过来。


“聊什么呢?”老板对着他和女子憨厚地笑笑。


“没什么。”他回答,“我们在说——”


他与女子飞快的对视一眼。


“——在说这里的酒很好喝。”


这句话是用英文说的。


老板听不懂中国语,自然也就没能明白刚刚二人的交谈。但他听懂了这句夸赞,便高兴地说:“好啊!你们辛苦了,尽情享用美酒吧!”




他和女子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女子展开她那把血玉扇子遮住半脸轻笑;烛光忽然颤动了两下。


他们重新碰杯,一饮而尽杯中酒。多夫林酒滑过他的嗓子,灼烧的感觉直冲头顶。


无数个酒馆打烊后的夜晚,他们都是这样一边交谈一边度过的。


漫漫长夜。






作为欧洲为数不多的东方面孔,喝酒的客人们总是会好奇的盯着他和女子看。许多顾客评价他的面貌“英俊又古典”,而他总是温雅笑着一一谢过,再将一瓶上好的多夫林酒从托盘上放在桌上。




对于那女子,她的容貌甚至会招惹一些女顾客的嫉妒。


她肌如白雪,脸上是东方人特有的妆容,尤其是唇上一点深红更引人注目,手持的那把做工精致的扇子也是恰到好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东方女人特有的优雅和魅力。


也有不少顾客说,这两个人是天生一对。这话二人都曾听见过,但都当耳旁风似的过去了。


无非是顾客们打趣而已。两个人心里都这样想着。








几年前,谢必安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为了谋生,他想过无数种方法,奈何没人愿意要也没人看得起这样一个孑然一身的中国男子。


就在极落魄时,他进入了这家酒馆。得到了一份酒保的工作,却没想到一做就是五六年过去。而店里唯一一个理解他的人,就是美智子。


二人所处的文化差异并不大,所以总是有共同话题。他们相称知己,在异国他乡唯一的熟悉面孔,便在觥筹交错之间深厚了感情。




_


几个酗酒无度的大汉摇晃着走到美智子面前,他们杯中的酒翻江倒海,终是有一滴洒落在了她的裙角。她厌恶地向后退两步,那些醉汉又逼近她两步。


“先生们,是来结账的?”她说着客套话,想着法子与他们周旋。


“小姐,哦,您可真美丽!如图维纳斯所建筑的雕像,活的雕像!哦,请允许我认识您——”


“不好意思,我并不想认识您。”


但那醉汉仍死缠烂打,“小姐,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我说过,我不想认识您!请您离我远一点!”


醉汉见她如此,便挥起拳头砸向她,但她忽然闭合手中的扇子,只见扇骨上竟有一把长长的刀,她挥舞着扇子,一下划破了醉汉的胳膊。


谢必安从她身后冲出来,护在她面前,那醉汉们吓了一跳,士气锐减。他逼着他们付了酒钱,把他们送出了店门。


最后出门的一位醉汉趁谢必安不注意,又轻轻勾了一下美智子的头发。她惊叫起来,谢必安赶忙回头,那醉汉见他身材细长好欺负,便又一拳挥上去,却没成想被他几个招式直接制住。


醉汉弯着腰连忙逃跑了。




“你没事吧?”


二人同时开口,愣了一会儿又哑然失笑。




_


他们有一个约定,今年冬天一起乘船回到故乡。


现在已是中秋之后了。他和她静静地站在酒馆的院子里。美智子用余光瞥向她的侧脸,却发现二人的目光正好碰在一起。只好快速的眼神闪避,掩饰住微微发烫的脸颊。


谢必安问:“你想说什么?”


美智子说:“我不知道。”


晚风微凉,扬起路边的灰尘,周围已经没有几盏灯在亮着了。


“我无时无刻不想回到故乡,然而要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有些舍不得这里了。”她喃喃的说。


谢必安继续沉默着。


“这里没有明月,没有鞠躬行礼的人们,没有柳树,没有寺庙中的诵经声和木鱼声,但是这里有一个酒馆,有忙碌的老板,有不断问我们‘东洋是什么’的老板的女儿……”美智子的声音逐渐弱下去。


“……还有你,有我。”




他听到这句话心中一震。


心里忽然闪过想要拥抱住她的念想,又想执着她手登上回乡的船,港口的人向船上的人挥手——


“你在想什么?”


他的思绪回到现实,叹了口气又说:“是啊……”


良久,二人无言。




谢必安想,我们的情谊应该已经超越了知己吧。但那一定不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式的浅显爱情,或许只是在异乡孤独的太久了,把对方作为自己的感情依托?


不,一定不是这样。


美智子从腰上解下香囊,将它塞到谢必安手里,对着他一笑便转身进了酒馆。


她想,仅此而已了吧。




_


但是回乡的船的汽笛声不会响起了。


战争在这片土地上爆发,就像是平坦的地面上一只鼹鼠突然冒出头来一样突然,子弹席卷而来,不到半天街上就血流成河。


昨日还好好的酒馆今日就被夷平。无辜的老板死于扫射中,他的女儿被慌乱的人群挤上了疏散去美国的船,就这样消失了。




谢必安和美智子从未想过会遇到战争,他们流落街头,无意听到政府将发送最后一班疏散船只,是去往东洋的,有票者都能上船。


人们已经不管目的地是什么了,一股脑的往船里涌;港口的炸弹忽然接连爆炸,混着人们的尖叫声为人们送行。


二人赶到的时候,船上已经没有多少地方了,检票员胡乱让他们挤上船,刚上到甲板便听到汽笛长鸣。




船没有运行几分钟,船底忽然传来轰地一声,船身剧烈地摇晃。


人们这才意识到,借着刚才的混乱,有敌军混上了船。


敌军似是要与他们同归于尽,不能让一个人活着走出这片土地。船身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最后终于在海上支离破碎。




面对这一切,谢必安和美智子出奇地淡然。


海水漫入船里,水位越来越高,但他们二人却紧紧握着对方的手,看着水位涨起来。




没顶之灾。


最后留在海上的,不过是几块漂浮着的木片而已。




_


老板的女儿平安地到达了美洲,有一位妇人收养了她,她在那里长大成人。


成人后的她执意要回到欧洲看一看,于是经过简单的一番收拾便踏上了去往欧洲的船。


那片土地现在已是面目全非,她好不容易找到曾经酒馆所在的地方。


眼前的铁门在萧瑟风中吱呀摇晃,弹孔火痕镶遍围墙——她难以将眼前的破败与昔日的繁华相连。


她迷惘的看着这一切,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只是往昔饮酒畅谈、恣意洒脱的生活,如同牛皮纸因时光流逝而泛黄。而如今,什么都没了。


烈火燃尽,再不可追。




End.







鸦青影

听你的

ooc是我,我流宿伞红蝶(毕竟本身就是我和基友的改编:))

双屠梗

宿伞×红蝶?

宿伞:钢铁直男,只知道锤人,但是很听美智子的话?

红蝶:遇见可爱的求生者就会跟宿伞撒娇说放地窖。

   月亮河公园

   “我在二楼,跳楼找你?”

   “好~那我先出去等你啦~”

   宿伞之魂跳出去的时候耳鸣响了,看见了舞女,于是他抡起大伞【不是】就开始追舞女,刚送上椅子,心里正想着“八杀好了”,然后就听见红蝶语音:“伞伞,这个奈布好可爱啊,放地窖吧!”

   “……行呗。”

   又锤了几个人,正...

ooc是我,我流宿伞红蝶(毕竟本身就是我和基友的改编:))

双屠梗

宿伞×红蝶?

宿伞:钢铁直男,只知道锤人,但是很听美智子的话?

红蝶:遇见可爱的求生者就会跟宿伞撒娇说放地窖。

   月亮河公园

   “我在二楼,跳楼找你?”

   “好~那我先出去等你啦~”

   宿伞之魂跳出去的时候耳鸣响了,看见了舞女,于是他抡起大伞【不是】就开始追舞女,刚送上椅子,心里正想着“八杀好了”,然后就听见红蝶语音:“伞伞,这个奈布好可爱啊,放地窖吧!”

   “……行呗。”

   又锤了几个人,正打算趁红蝶守人的时候把先知捶死的时候,宿伞在桥上看见了两个佣兵在互摸。

   完蛋,哪个是美智子说的佣兵……锤一刀吧,看看谁受伤……不行,要是赛后说美智子假佛怎么办,都放好了。

   然后宿伞转身就去追先知了。一个蓄力,“你倒地的时候真看好。”宿伞把先知按在椅子上,扬起了一抹独属于监管者的微笑。

   先知:mmp

   场上还剩下三个了,都是佣兵,宿伞正满场找人,就在鬼屋一楼看见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佣兵互摸……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美智子,你说的是哪个奈布?”

   “匿踪绿的那个鸭。”

   宿伞又低头看了看身前两个绿油油的帽兜……

   “……反正都是佣兵,都放了吧。”

   “不要,剩下两个都太皮了,需要接受毒打!”

   “我觉得,那个刺客挺好的啊,给我放了个烟花……”

   “!!!不要,他最皮了!他盖到我了QvQ”

   “……行呗,我去锤他,你的小可爱在这。”

   宿伞报了个点,看着面前还在摸的两个佣兵,捏紧手上的伞走了。

   啊,好像锤他们怎么办,双黄蛋很爽啊……不行,快走,捶死了的话美智子会生气吧。

   我只是个无情的锤人机器,为什么要让我佛人,嘤嘤嘤【猛男流泪】

   赛后

   被放地窖的佣兵给红蝶和宿伞都点了赞,红蝶飞到宿伞身边说:“看吧看吧,这个小奈布超可爱的!”

   “我还是觉得他们上天的时候最可爱。”

   “什么?”

   “我说,是挺可爱的。”求生欲使我坚强。

   休息一会后,两人又坐在了红色的丝绒椅子上,红蝶用扇子遮住自己的半张脸,只留下一双桃花眼在看着对面的宿伞百无聊赖的擦拭手中的伞。

   “伞伞~下一把,让我们认认真真的八杀吧?”

   宿伞擦伞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把伞放在手里转了一圈,笑出了声。

   “在下,遵命。”


君枝why

致美智子小姐

亲爱的美智子小姐,您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啊!即使双手沾满鲜血,您也是免最纯洁的那个啊!是的每个人有一段不堪的过去,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永远沉弱在些不值得您垂青的人和事身上。

您是孔雀 高傲且美雨。您是仙鹤,鹤立鸡群。不管您经历过什么 您都在我眼中都是那个每天活泼可爱的天真少女。

在这一生 能够遇见像您这么好的人,是三生有幸。您是我见过最好最美丽的人。

愿亲爱爱的美智子姐不要忧伤,请不要孤芳自赏,,因为不管怎样无论如何.我,您这个卑微的爱慕者都会一直爱您欣赏您的。直到永远,直到沧海秦田。

我爱你,最美的花魁。


——君枝


写给美智子小姐姐的情书,爱蝶蝶呀(。・ω・。)ノ♡

致美智子小姐

亲爱的美智子小姐,您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啊!即使双手沾满鲜血,您也是免最纯洁的那个啊!是的每个人有一段不堪的过去,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永远沉弱在些不值得您垂青的人和事身上。

您是孔雀 高傲且美雨。您是仙鹤,鹤立鸡群。不管您经历过什么 您都在我眼中都是那个每天活泼可爱的天真少女。

在这一生 能够遇见像您这么好的人,是三生有幸。您是我见过最好最美丽的人。

愿亲爱爱的美智子姐不要忧伤,请不要孤芳自赏,,因为不管怎样无论如何.我,您这个卑微的爱慕者都会一直爱您欣赏您的。直到永远,直到沧海秦田。

我爱你,最美的花魁。


——君枝





写给美智子小姐姐的情书,爱蝶蝶呀(。・ω・。)ノ♡


瓦斯Gassk

蜥蝶真的很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看看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他们这个虫字旁啊啊啊啊!!!

我开始ooc了啊——注意一下哈

×××××鬼×怪物×××××

☆超大体型差!!!!

             联合

“你这小短手能抓三个我倒立洗头”

————红蝶开挂现场———————

“你tm.....

蜥蝶真的很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看看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他们这个虫字旁啊啊啊啊!!!

我开始ooc了啊——注意一下哈

×××××鬼×怪物×××××

☆超大体型差!!!!

             联合

“你这小短手能抓三个我倒立洗头”

————红蝶开挂现场———————

“你tm.....”

“质疑前辈的能力是会吃亏的哟卢基诺教授”

☆文化的差异!!!!

(我语文不好表达不出来,所以不写了嘿嘿↗)

☆蜥蜴×蝴蝶!!!!!!

“唔哇————————”

“呀啊啊啊——要被吃掉了————”(敷衍)

“噗呲”

☆獠牙×尖角!!!!!!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戳我)

☆坚硬的鳞片×柔软的肌肤!!!!!

(woc这什么东西...那么软的吗..)(捏捏捏捏捏)

(今天的教授有什么疾病吗??)(喂!放手啦!痛啊!)

☆鲜活的生命×停跳的心脏!!!!!

  💓 💓 💓 💓 💓 💓

“呀~这种熟悉的声音总是能让人安心下来呢”

“这么喜欢,掏出来给你啊~”

“不要,能在你怀里听到才是最让人安心的”

☆畏寒喜暖×不存在的体温

“卢基诺先生 就算你抱着我 我也不能温暖你哦~快回被窝里去吧~”

“暖不暖是你来感觉的吗?我能感觉到就行了”

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这是在错过什么美好的东西啊啊啊啊啊(哭wwwwww!)

对不起。。。。。。。

毕竟还是合自己胃口的东西才好吃。。。。。

。。。。。。

不要去理我。。。。。

(抱住我的红蝶)

(默默地哭泣)

(瑟瑟发抖)

(啊咧咧)

(要死)

(了)

玖墨画月

最近听了几首好听的英文歌hhh
听着听着脑子里就有图了…。

唉一如既往地手残:-(

杰佣hmmm最棒了!
附赠伞伞和蝶姐。:)

献上小心心♡ヾ(´∀`。ヾ)

最近听了几首好听的英文歌hhh
听着听着脑子里就有图了…。

唉一如既往地手残:-(

杰佣hmmm最棒了!
附赠伞伞和蝶姐。:)

献上小心心♡ヾ(´∀`。ヾ)

子虚
还是美智子的厌离把珠子换了下...

还是美智子的厌离
把珠子换了下 比刚才顺眼多了

还是美智子的厌离
把珠子换了下 比刚才顺眼多了

子虚
做了个美智子的厌离没有更长的九...

做了个美智子的厌离
没有更长的九字针了 疲惫´_>`

做了个美智子的厌离
没有更长的九字针了 疲惫´_>`

Liz落

感谢黑杰克模式那位追了我一局的红蝶,让我不怕溜红蝶了_\(≧▽≦)/_单排勇士 快乐上分

感谢黑杰克模式那位追了我一局的红蝶,让我不怕溜红蝶了_\(≧▽≦)/_单排勇士 快乐上分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Instagram         作者:tarves
链接    已授权✔️

产粮地:Instagram         作者:tarves
链接    已授权✔️

暴躁澜心在线写文
血蝶真的太好磕了!!!我和我同...

血蝶真的太好磕了!!!我和我同学玩联合的时候,我玩红蝶她玩红夫人的,玩的时候有一场佛系,一不小心被医生开了枪,她就直接将医生挂椅子,赛后我说可以不用的,但她说要护我。开心^_^。
还有一局联合,还剩一个医生,医生残血的,我当时发了一个“干得不错!”然后她就正好打到医生,挂椅子了。赛后医生问“最后一个不佛系啊……”然后她就说:“看到蝶蝶发了‘干得不错!’我就不放了,我要好好表现。”
不行了不行了,太好磕了!

血蝶真的太好磕了!!!我和我同学玩联合的时候,我玩红蝶她玩红夫人的,玩的时候有一场佛系,一不小心被医生开了枪,她就直接将医生挂椅子,赛后我说可以不用的,但她说要护我。开心^_^。
还有一局联合,还剩一个医生,医生残血的,我当时发了一个“干得不错!”然后她就正好打到医生,挂椅子了。赛后医生问“最后一个不佛系啊……”然后她就说:“看到蝶蝶发了‘干得不错!’我就不放了,我要好好表现。”
不行了不行了,太好磕了!

风生南极

单纯的喜欢这两位小姐姐。单单盯着她们都能看上好久w 

单纯的喜欢这两位小姐姐。单单盯着她们都能看上好久w 

若然

单抽出奇迹,我好像已经找到成为欧皇的办法了(不,别说了,你说话就是放屁)

单抽出奇迹,我好像已经找到成为欧皇的办法了(不,别说了,你说话就是放屁)

月零
完成!_(:3 」∠)_ (用...

完成!_(:3 」∠)_

(用了一堆素材w

完成!_(:3 」∠)_

(用了一堆素材w

不会画画的夜一

本想画四只监管小姐姐的,但是最近非常忙所以先咕一半hh,希望有机会能完成另一半_(:τ」∠)_

本想画四只监管小姐姐的,但是最近非常忙所以先咕一半hh,希望有机会能完成另一半_(:τ」∠)_

卡尔在线拐约某

太感动了,先是四个人救来救去的。然后平底溜蝶蝶溜了一会,接着三个全飞了,又溜了会,180多一点。结果蝶蝶佛了!!!啊啊啊啊啊啊!感动。所以我i蝶蝶

太感动了,先是四个人救来救去的。然后平底溜蝶蝶溜了一会,接着三个全飞了,又溜了会,180多一点。结果蝶蝶佛了!!!啊啊啊啊啊啊!感动。所以我i蝶蝶

棂肆

【多cp主杰佣】回庄园的诱惑

沙雕玛丽苏

cp:杰佣 园医 蝶盲 主杰佣(都是深受玛丽苏迫害的cp)

设定:白天是受庄园主操控的布偶人,晚上会变回正常人类。

祝大家食用愉快!


“什么?演玛丽苏剧?”“没错。”夜莺小姐点点头 “从天亮之后开始,剧本会在晚上寄到客房。”“等等,那主角是谁?”艾玛举起手提问道。夜莺小组拆开信封看了看“主角:杰克,奈布·萨贝达,配角:艾玛·伍滋,艾米丽·黛儿等”“我是主角?不是艾玛吗?”奈布吓得手一抖,打翻了装果汁的杯子,橙色的果汁洒到了他的衣服上。“正好,去换衣服吧。动作快点,天要亮了。”奈布刚想说些什么,站在一边的杰克快步走过来把他拉走了。“你干嘛?我...

沙雕玛丽苏

cp:杰佣 园医 蝶盲 主杰佣(都是深受玛丽苏迫害的cp)

设定:白天是受庄园主操控的布偶人,晚上会变回正常人类。

祝大家食用愉快!


“什么?演玛丽苏剧?”“没错。”夜莺小姐点点头 “从天亮之后开始,剧本会在晚上寄到客房。”“等等,那主角是谁?”艾玛举起手提问道。夜莺小组拆开信封看了看“主角:杰克,奈布·萨贝达,配角:艾玛·伍滋,艾米丽·黛儿等”“我是主角?不是艾玛吗?”奈布吓得手一抖,打翻了装果汁的杯子,橙色的果汁洒到了他的衣服上。“正好,去换衣服吧。动作快点,天要亮了。”奈布刚想说些什么,站在一边的杰克快步走过来把他拉走了。“你干嘛?我可不想拍那沙雕玩意儿。”奈布甩开杰克的手。“好啦好啦,就当是放松一下怎么样?你看伍滋小姐她们都去准备了。”奈布回头一看,果然,刚才热闹的餐厅此刻空无一人“好吧,换衣服去。”杰克笑了一下,跟在他身后向更衣室走去。

晨曦撒遍了庄园的每个角落,众人和夜莺小姐一起在门口等待新人的到来。四匹枣红色的马拉着架马车缓缓停在庄园门口,一个面容俊朗的兜帽少年拎着行李跳下车。“大家好我叫佣兵,今后请多指教。”他羞涩地向大家介绍自己。“你好!我叫空姐我可教你放枪!”“你好啊以后咱们就是哥们了,我是橄榄员。”“你好,我是……”“你好!”众人一拥而上将佣兵团团围住,“好了,各位”夜莺小姐帮佣兵从人堆里脱出身来。“按照惯例新人要先参加一场游戏。规则我和邀请函一起寄给你了,别忘了。”“嗯我应边还记得。”佣兵点点头“加油不用怕。”“加油!”众人一齐给他鼓掌“谢谢大家!”佣兵向众人报以感激的目光,然后转身走向红教堂。巨大的缪斯印记碎裂。佣兵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一条红地毯 上。地毯的两边摆着几挑长椅,天空的阴沉沉的,偶尔有几只乌鸦掠过天空,发出一连串怪叫。在他的左前方,一台电机立在那发出令人心慌的噪音。佣兵攥紧了衣角。此刻,他多么希望在长桌上鼓励他的医生小姐可以来找他。突然,四周弥漫起一片浓雾,佣兵胸口的紫色心脏狂跳不止“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下,他彻底慌了神。一个高瘦的身影慢慢走出雾气,嘴里哼着“四小天鹅”的调子,一步步走近佣兵。他没想到佣兵会扑上来,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紧他的衣角。杰克低下头,看看他的脸。男孩眼睛蒙上一层雾汽,看上去水汪汪的。他的心一下子软下来。“怎么不去修机或者溜鬼?嗯?”杰克尽量温柔的问道。“我……我不会用护腕。”佣兵低下头,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一副做错事的小孩子模样。杰克笑着叹了口气。“这怎么行呢?来,我教你。先把护腕打开,然后对着墙撞一下,那儿有面墙 ,去吧,试一下。”“哦!”佣兵跑到墙边,打开护时一个冲刺,扎进杰克怀里。“哇,好好玩!”佣兵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失容,杰克的心跳漏了一拍,面具之下的脸红了一片。“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杰克抬起手揉了揉佣兵柔软的头发“叫我杰克,杰克就好。”“杰克,再见!”“再见。”杰克挥挥手,站在原地目送奈布的背影消失在红教堂的残垣断壁之间。

游戏结来之后,医生急跑过来“佣兵,你没事吧”“我?我当然没事。”“杰克没抓你?他可是屠皇!”“他人很好啊,又温柔,又绅士。”医生楞了一下然后丢下一句好好休息,离开了大厅。

回到房间,佣兵被早早等在房间里的杰克吓了一跳。“您好。”他站起身向佣兵行个绅士礼。“我很喜欢您,请问是否能与我交往试试?”“可……可以。”佣兵红着脸点点头。杰克大步上前将他打横抱起来,“那么 就由我带您好好参观一下这座庄园吧。”

他们走后 ,目睹全程的园丁和医生从拐角的阴影里走出来。“可恶的佣兵你给我等着!”园丁握紧了拳头。“我帮你黑化!”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膀。

到了晚上,众人陆陆续续回到了客房,第二天的剧本摆在桌子上。可惜没人去动它。“原来我叫空姐……”玛尔塔盯着自己的枪喃喃自语道。“我是前锋!不是什么橄榄员呐!”威廉哀嚎着抱紧他的橄榄球。“好啦,平常心。”杰克把杯温热的牛奶放到奈布手边,奈布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想当年,我刚到这破地方的时候,第一场游戏差点提着刀跟你干起来。”杰克“噗呲”一下笑出了声“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跟你一样不要命的。”“话说回来各位。” 艾玛提着剧本在众人跟前晃了晃“先别忙着自闭,看看明天的剧本如何?”“来,给我看看。”杰克从艾玛手里接过剧本,字正腔圆的逐字念出来,念完剧本,整个餐厅一片寂静。“相信我,我项多会堕胎,真不会这技术。”艾米丽扶着额头无奈地说道。“看来妾身和海伦娜酱也要出场了。”美智子张开扇子挡住半张脸。“这么说,伍滋小姐和黛儿小姐要换衣服喽?。”杰克放下剧本。“对啊,一会我要和天使一块去把另一面收拾出来。”艾玛拉起一直在自我怀疑的艾米丽离开了餐厅。“好了,天色不早了,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奈布伸了个懒腰,慢腾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次日早上,大家发现。医生和园丁变得不一样了。“好了各位,重新认识一下,我叫丽莎·贝克她是莉迪亚·琼斯,多多关照”丽莎满意地看着一张张惊愕的脸,很显然大家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两位气场强大的女士是那个天真的园丁和胆小的医生。游戏中,她们的表现也相当出彩。仅用了半分钟就修好了全场的电机。“你们太历害了,能教教我吗?”盲女凑上前,一脸兴奋地问道。“我也要学!”“还有我!”众人将她们簇拥在中间,只留下佣兵一人站在那里,处境相当尴尬。

下午,庄园为她们举办了派对,派对上丽莎身着一袭淡绿色纱裙,显得格外端庄大气,在她身后跟着莉迪亚。丽莎成了全场的焦点。杰克站在一边轻轻摇晃手中的红酒杯。“没想到她这么漂亮。”他放下酒杯,走到丽莎身边牵起她的手“美丽的贝克小姐,能否赏脸与我共舞一曲?”“当然可以。”丽莎莞尔一笑。优扬的舞曲从留声机里流出来,两人踏着节拍翩翩起舞。“他们好配。”机械师发出一声感叹。“快看!他们好有默契。”盲女一脸兴奋“嗯,很配没错。”罗比点点头,“郎才女貌”鹿头跟着附和道,佣兵站在一旁,越听越难受。他揉揉发红的眼眶,默默离开派对。“等一下!”丽莎停下脚步,“佣兵他怎么走了?”他不高兴吗?”杰克这才想起还有佣兵这号人。“我去找他。”丽莎松开杰克的手,向佣兵离开的方向赶去。“嘿佣兵, 能陪我去趟卫生间吗?”她追上佣兵拉着他的手向卫生间里拽。“你喜欢杰克哥哥?”关上门,丽莎开门见山地问道。“对啊。”佣兵被问的一头雾水,“对不起了佣兵,怪就怪杰克喜欢你吧!”说着,丽莎从身后拿出一把匕首“你想干嘛?”佣兵后退了几步。随后,丽莎一咬牙,把匕首捅向自已,发出一声痛呼。 杰克反应最快,闻声赶去,一脚踢开了卫生间的门,看到丽莎倒在地上,腹部插着一把匕首。在她身边,佣兵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佣兵!你干了什么!”“不是的!我 ……”“解释就是掩饰,他就是嫉妒丽莎漂亮又历害,杰克先生邀请她跳舞!”“滚出庄园!”“快走吧。”佣兵咬紧牙关“好,即然这样,我就走好了。但请你们记住,我会将受过的所有委屈加倍奉还!”说罢,他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别赶他走……我……”“好了,丽莎你就别帮他说话了。”杰克蹲下来,心疼地握住丽莎的手。“做我女朋友吧。”“真的吗?太好了!”丽莎嘴角泛起一丝笑容,看来这一刀挨的值。

佣兵拎着行李在大街上慢无目地的游荡。“想复仇吗?”一个声音从他头项上飘下来,“你是谁?”他抬起头,一个艺妓摸样的女人飘在半空中,笑眯眯地看着他。“妾身名曰红蝶,你想复仇吗?”“当然想!”“好,妾身可以帮你,不过有一个条件,你得和妾身一起回到庄园。”“好,我答应你”佣兵扯出一个笑容。“你们欠我的,我迟早要讨回来!”

第二夜的月亮如约而至,众人围着剧本聊天。“艾玛,你没事吧?”艾米丽担心地问道。“我当然没事,被捅的是黑化园丁!跟我艾玛·伍滋有什么关系?”她耸耸肩。“感谢玛丽苏找到了我的头!”罗比捧起剧本。“感谢玛丽苏,治好了我的眼睛。”一边的鹿头举起一块牌子“它治好了我的舌头。”“说实话,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进女厕所。”杰克老脸一红。“谁不是呢?”克利切拍拍他的肩膀,“剧情需要,咱们谁也没办法。”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杰克伸手拿起听筒放到耳边“喂?您好。”“杰克,是我,今晚我就不回来了。”“嗯,那你自己在外面注意安全。”杰克叮嘱道。“好 ,记得帮我向艾玛问声好,晚安。”“我会的,晚安。”杰克挂断电话。“奈布他晚上不回来了?”玛尔塔把枪从手上转了一圈,装上子弹。“噢!没错,咱们也该琢磨琢磨明天的事了,在他回来之前。”杰克理了理衣领。“海伦娜小姐,请代我给美智子小姐打个电话,把明天的剧情转述给她。”“好的。”海伦娜敲着盲杖找到电话,凭记忆在按键上拔出一个号码。艾玛给艾米丽泡了一杯咖啡。“最近辛苦 了。”艾米丽接过咖啡,靠在艾玛的肩膀上“你也辛苦了。 ”

皎洁的月光一泄千里,有人还在忙碌,有人早已沉沉入睡。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他们会为这个故事书写一个怎样的结局呢?

次日,庄园又来了两位新人。“大家好。妾身名曰红蝶。”身着华服的艺妓款款走不马车,娇羞地用扇子挡住半张脸。曾经的佣兵,现在的梦影跟在她身后下了车,看着这座曾带给他欢乐与泪水的庄园心中五味杂陈。“大家好我叫掠影。”杰克站在人者后面看着他的脸,俊朗的五官与某人的笑脸重叠在一起,唤醒了尘封以久的记忆。他穿过拥挤的人群,抓住了掠影的手腕。“佣兵?你怎么回来了?”“这是什么新的搭汕方式吗? ”掠影甩开他的手,大步朝庄园里走去。红蝶飞过去,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妾身已经给了你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记得要帮盲女逃出大门,掠影,别让妾身失望。”“放心吧。”掠影活动了一下筋骨,“好戏还在后头。”

在第一场游戏中,掠影的表现堪称惊艳。10秒开爆全场电机,翻的箱子要什么有什么,一次溜了屠皇榜首的杰克400多秒,甚至可以把他绑上椅子体验一把当太空人的乐趣。赛后,掠影在房间门口捡到了一束花和一封情书。当天下午,园丁咬牙切齿地敲开了掠影的房门。“有什么事吗?”掠影冷冷地问道“哼,你还有脸问我”园丁把一张掠影的照片扔到地上,“勾引有妇之夫, 你不觉得害臊吗?”“是吗?”掠影双手抱胸斜靠在门框上,“看来丽莎小姐连自己做了什么都忘了,啧啧,绿人者,人恒绿之。¹真是天道好轮回呦。”你!”园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她强扯出一丝笑容“反正黄昏的时候,我和杰克哥哥就要结婚了,到时候,你就算是千年的狐狸也奈何不了我!”“行啊,咱们走着瞧,请回吧,恕不远送!”“砰”门被重重关上,掠影长出了一口气,哼着小曲儿走进浴室。

天边一抹残阳如血,园丁挽着杰克的胳膊,一步步走进红教堂,他们一起站在教堂讲桌前宣读誓词“请问两位,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你都陪在对方身边,不离不弃,你愿意吗?”莱利先生把他们的手放在圣经上。“我……”“等一下!”掠影身着一身深蓝色礼服大步迈进教堂,在他身后,一袭花嫁的红蝶慢悠悠地跟进来,在盲女身边坐下。“告诉你们,我就是两年前被你们赶出庄园的佣兵!²”此言一出,原本寂静的教堂炸开了锅。“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吗?”他提高嗓门,举起一支录音笔“你想干什么!”园丁提起裙摆,冲下去想抢佣兵手里的录音笔。可惜录者笔已经开始了播放,尽职尽责的为大家还原当年的真相。录音播放完毕,园丁支持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杰克走到奈布面前单膝跪地,举起一只小盒子,打开,一枚钻戒静静 躺在丝绸之间。“那么,奈布·萨贝达先生,你愿意嫁给我吗?”“我当然……不愿意啊!你特么给老子戴绿帽还冤枉老子,鬼才嫁……唉?”奈布发现自己的行为不受庄园主控制了。回头一看,深蓝色已经占据了整片天空 ,金色的上弦月陪着星星挂在教堂的塔尖上。“晚上了,收工收工,回屋睡觉!”奈布打了个哈欠,对众人挥挥手。艾玛从地上站起来,一蹦一跳地跑到艾米丽身边“嫁给他!”“嫁给他!”周围的人一齐起哄“什么?来真的?”“当然是真的”杰克笑笑,又将问题重复了一遍,“你愿意嫁给我吗?”奈布深吸一口气,缓缓伸出左手“行吧,我愿意”“啪”绚丽的烟花从奈布身后绽开,点亮了浮现在他脸上的幸福。杰克站起身,把那枚小小的戒指戴进爱人的无名指。“来来来,拿着,这可是我和天使一起做的。”艾玛把一束玫瑰捧花塞到奈布怀里,推了他一把,“去,快去!”杰克牵起奈布的手与他一同走进神圣的教堂。在神明慈爱的目光下许下对彼此的承诺“请问两位,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你们都陪在对方身边,不离不弃,你们愿意吗?”“当然了。”“我愿意。”杰克轻轻揽过奈布的肩膀,在那嫣红的唇瓣上烙下最真挚的亲吻。

庄园主坐在阁楼上眺望着下面那一派热闹的景象,勾起了嘴角。一阵晚风徐徐吹过,剧本被吹翻到最后一页,空白的书页上渐渐显现出字迹:杰克和奈布·萨贝达在红教堂完成了他们的婚礼,与艾玛·伍滋等人在庄园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这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吧。”


1 来自回家的诱惑弹幕。

2 回家的诱惑台词改编,原句“我就是被你们赶出家门的儿媳妇林品如!”(大概是这样,具体的记不清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