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约殓

16999浏览    73参与
無歿躺棺材

是之前的毛衣
我更新太慢了qq
老約的手也還沒畫好
咕了咕了.._:(´_`」 ∠):_ …

是之前的毛衣
我更新太慢了qq
老約的手也還沒畫好
咕了咕了.._:(´_`」 ∠):_ …

skysea
新画的合集封面~啊!从校运会累...

新画的合集封面~
啊!从校运会累死回来了!发个图庆祝一下~
(黑白的眼睛我忘记是什么颜色的了,所以暂时没涂)

新画的合集封面~
啊!从校运会累死回来了!发个图庆祝一下~
(黑白的眼睛我忘记是什么颜色的了,所以暂时没涂)

skysea
《第五高中的日常》(考试时画的...

《第五高中的日常》(考试时画的)CP列表

啊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画威廉,不然小特一个金发碧眼漂亮的女孩子就应该有个蓝盆宇!
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画幸运鹅,不然班恩就不会单身!
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画克利切和瑟维,不然也会有欺诈的!
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画麦克和诺顿,不然也会有勘杂的!
(我太渣了555)

《第五高中的日常》(考试时画的)CP列表

啊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画威廉,不然小特一个金发碧眼漂亮的女孩子就应该有个蓝盆宇!
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画幸运鹅,不然班恩就不会单身!
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画克利切和瑟维,不然也会有欺诈的!
如果不是因为我不会画麦克和诺顿,不然也会有勘杂的!
(我太渣了555)

skysea

《第五高中的日常》第二集!
本来以为因为考试会画不完,没想到考试开始前就画完了,被同班同学催稿了三天
美智子的发型有点改变,因为原来那个发型有点复杂,现在简化了一下
最近爱上了女卡尔,考试都在画hhh
同学说玛丽比约瑟夫大?约瑟夫一个60多的老头子了诶!真的假的?有谁可以告诉我吗?

《第五高中的日常》第二集!
本来以为因为考试会画不完,没想到考试开始前就画完了,被同班同学催稿了三天
美智子的发型有点改变,因为原来那个发型有点复杂,现在简化了一下
最近爱上了女卡尔,考试都在画hhh
同学说玛丽比约瑟夫大?约瑟夫一个60多的老头子了诶!真的假的?有谁可以告诉我吗?

skysea

《第五高中的日常》第一集

卡尔的到来与女孩子们的闲聊

其实这个是预计下周画完的,但是一激动我就情不自禁画完了第一集……QAQ
这里的CP有点多:约殓,杰佣,黄先,碟盲,裘舞,园医,咒祭(嗯应该没有了)
在这里三受转性哟~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第五高中的日常》第一集

卡尔的到来与女孩子们的闲聊

其实这个是预计下周画完的,但是一激动我就情不自禁画完了第一集……QAQ
这里的CP有点多:约殓,杰佣,黄先,碟盲,裘舞,园医,咒祭(嗯应该没有了)
在这里三受转性哟~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屠屠可用约瑟夫

『七夕』

————————七夕————————

卡尔百无聊赖的玩弄着自己手中的化妆盒,弄出‘叮叮咣咣’的响声,最后导致了我们伊莱小盆友的排位以‘失败’为告终。是伊莱生气的将自己的手机扔了出去,砸中了奈布的脑袋,奈布气的站起来滑倒了,用手迅速的拽住了坎贝尔的衣服,坎贝尔的手里还拿着一杯水,由于重心不稳,众人就呆呆的看着杯子里的水... ... 泼到了艾米莉的头上... ...

艾米莉脸蛋红红的,气愤的冲坎贝尔叫到“坎贝尔!!!”坎贝尔感觉自己的背后一凉,原来是艾玛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坎贝尔连忙摆摆手,“*是... ...奈布拽我衣服”奈布撇了撇嘴,“哼,还不是伊莱用手机扔我。”伊莱立马把责任推给了卡尔...

————————七夕————————

卡尔百无聊赖的玩弄着自己手中的化妆盒,弄出‘叮叮咣咣’的响声,最后导致了我们伊莱小盆友的排位以‘失败’为告终。是伊莱生气的将自己的手机扔了出去,砸中了奈布的脑袋,奈布气的站起来滑倒了,用手迅速的拽住了坎贝尔的衣服,坎贝尔的手里还拿着一杯水,由于重心不稳,众人就呆呆的看着杯子里的水... ... 泼到了艾米莉的头上... ...

艾米莉脸蛋红红的,气愤的冲坎贝尔叫到“坎贝尔!!!”坎贝尔感觉自己的背后一凉,原来是艾玛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坎贝尔连忙摆摆手,“*是... ...奈布拽我衣服”奈布撇了撇嘴,“哼,还不是伊莱用手机扔我。”伊莱立马把责任推给了卡尔“什么嘛,明明是卡尔自己弄出声响,导致我排位输了的嘛。”卡尔无奈,自己啥也没干好吗。

艾米莉上卫生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讨好的对艾玛说“艾玛~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艾玛笑着说“:怎么可能,今天是七夕啊~”说完。拉着艾米莉出了门“今天我和天使晚些回来哦~”剩下的四位男生在心中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哼,没吃饭却被喂了一嘴的狗粮。

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会,“彭————”的一声大门被重重的打开,四人都被吓了一跳,奈布一脸不满的说“我去,谁啊,大清早的————”“小奈布!!!!”奈布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坨(?)不明物体抱住了。奈布差点没晕过去,缓了一会,才看清楚是杰克(大猪蹄子)抱住了自己,脸瞬间爆红,“伪绅士,你快给我下去!”还不忘用手去推开杰克。杰克一脸痴汉相“小奈布,我带你去度假好不好啊?”奈布一脸不在乎“谁要跟你去... ...”咦,度假?“哎哎哎!我要去!我要去!”杰克在心里暗想 yes!计划成功!立马把小奈布以每秒250米的速度飞奔而去。

“咳咳”伊莱看向门口“哈斯塔,你怎么来了?”哈斯塔嘴角一抽“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伊莱不自在的说“不是,我... ...”哈斯塔询问“只是想和你一起出去散散步罢了... ...你要是不愿意... ...”伊莱连忙点头“当然愿意,吾主。”伊莱迅速的穿戴好了衣服,亲昵的挽住哈斯塔的胳膊,“那卡尔,坎贝尔,一会见啦~”

“... ...”俩人无话,卡尔无聊的玩着手机,本想叫坎贝尔一起打排位的,却看见坎贝尔一动不动,脸上还挂着微笑。“喂,坎贝尔?”卡尔好奇的问“你在看什么?”坎贝尔好像没听到卡尔在叫他,突然拿起放在一边的外套,拿起钥匙。往屋外走去。

卡尔叫住他“坎贝尔,你干什么去?”坎贝尔头也不回的道“赴邀。”

最后一个好伙伴也去过什么七夕节了,卡尔无聊的趴在桌子上,他,现在在干什么呢?卡尔摇了摇头,自己怎么可能会想到他呢。“看来,我的小美人在想我哦~”卡尔猛地抬头“约... ...约瑟夫?”卡尔看见了靠在窗边的约瑟夫“你... ...你怎么进来的?”约瑟夫嘴角一钩“你的窗户开着啊~”说完,便慢慢靠近卡尔“我的小美人,你是不是感到无聊啦?”约瑟夫靠近卡尔一步,卡尔就后退一步,“你要干什么!?”卡尔的身体已经靠在了墙上。约瑟夫邪笑“干什么?当然是... ...干你了!”没等卡尔反应过来,约瑟夫就迅速的抱起卡尔,把卡尔往柔软的大床上一丢,卡尔的双臂被约瑟夫用自己的领带绑住(wow!捆绑play啊),卡尔动弹不得,只好听从约瑟夫的动作。约瑟夫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卡尔,笑着吻上了他的荣软的唇... ...

“卡尔?卡尔!你在吗!”坎贝尔从外面约会回来,发现家中好像空无一人,以为卡尔出去了,就打开了灯,结果看见了让人难忘的一幕:

约瑟夫抱着卡尔,一只手搂住卡尔的腰,另一只手放在卡尔的头上。而卡尔在约瑟夫的怀里睡得正香,脸上的口罩也被扔到一边,露出俊俏的脸庞,而衣服的领子敞开着,露出一个个红色的... ... 咳咳。

坎贝尔看的脸红心跳,静悄悄走过去,溜回了房间,坎贝尔在心里感叹: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豪放的吗!!


————————————————————

之前的七夕贺文,放了好久,长灰了,热热还能吃(/ω\)


無歿躺棺材
來幫自己畫個生日賀卡w是從來沒...

來幫自己畫個生日賀卡w
是從來沒畫過的謊言x管家
他們兩個太美好了嗚嗚嗚,我決定把民政局搬來,讓他們原地結婚!_(•̀ω•́ 」∠)_

來幫自己畫個生日賀卡w
是從來沒畫過的謊言x管家
他們兩個太美好了嗚嗚嗚,我決定把民政局搬來,讓他們原地結婚!_(•̀ω•́ 」∠)_

屠屠可用约瑟夫

『中秋番外』

终于干完了啊啊啊啊,撒花撒花🌸第一次尝试写这种尺度较大的文。
看不了的话我单独发,咱们评论见
希望不会被吐槽,我不太会写车

终于干完了啊啊啊啊,撒花撒花🌸第一次尝试写这种尺度较大的文。
看不了的话我单独发,咱们评论见
希望不会被吐槽,我不太会写车

屠屠可用约瑟夫

『番外』ABO系列

“hello,大家好啊~”

『啊啊啊啊!!约大我爱你!!』

约瑟夫笑着说“谢谢这位小粉丝的支持啊~”

『楼上的,你单身几年了,手速那么快。』

『9494』

『约约最近又帅了。』

约瑟夫轻笑一声,用手控制着鼠标,熟练的点开了电脑上的“第五人格”。“好啦好啦,今天继续给大家直播游戏。今天我要刷匹配局。”

『哎哎?约大是要刷骰子吗?』

约瑟夫朝镜头做了一个wink,“是的呢,赛季更新了,所以我要开始攒骰子刷赛季精华了。”

『约大,这个新赛季有摄影师的新皮肤哦!』

『没错没错,这个皮肤超级好看的呢!』

『emm... ...我记得好像是叫‘阿波罗’来着。』

约瑟夫微微眯了眯眼睛,“嗯?那这次的目标就是它了。”

『我已死亡。原因...

“hello,大家好啊~”

『啊啊啊啊!!约大我爱你!!』

约瑟夫笑着说“谢谢这位小粉丝的支持啊~”

『楼上的,你单身几年了,手速那么快。』

『9494』

『约约最近又帅了。』

约瑟夫轻笑一声,用手控制着鼠标,熟练的点开了电脑上的“第五人格”。“好啦好啦,今天继续给大家直播游戏。今天我要刷匹配局。”

『哎哎?约大是要刷骰子吗?』

约瑟夫朝镜头做了一个wink,“是的呢,赛季更新了,所以我要开始攒骰子刷赛季精华了。”

『约大,这个新赛季有摄影师的新皮肤哦!』

『没错没错,这个皮肤超级好看的呢!』

『emm... ...我记得好像是叫‘阿波罗’来着。』

约瑟夫微微眯了眯眼睛,“嗯?那这次的目标就是它了。”

『我已死亡。原因:被迷死。』

约瑟夫不在说话,而是打开了匹配局,点击了‘准备开始’。

画面很快跳转,对面的求生者很快的刷了出来。

『约大要小心对面的人』

『没错没错!』

『对面可是有我们的卡尔小可爱的』

『奈布是我身下受进入房间』

『啊啊啊,是杰大啊』

『黄一只猪,火箭专业户进入房间』

『这是四大主播聚齐了吗!!』

『奈布是我身下受:约瑟夫,好好对待我的小先生』

『黄一只猪:+1』

『火箭专业户:+1』

『明明是来看约大直播的,却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约瑟夫无奈的说:“那我这局不如佛了算了。”

『提议不错』

约瑟夫叹了一口气,点击开始,去发现对面是他宿敌的号。

所谓的宿敌,不过是排行榜上俩人的排行不相上下而已,结果被大家添油加醋的成了宿敌而已。

约瑟夫出生在红教堂的墓地附近,回头就是一个摄像机,拍了张照,进入镜像。

“看来小卡尔离我不远呢~”约瑟夫看着入殓师的镜像,直接来了一刀。

『约大不是要佛吗』

“哼~佛三杀一我觉得不错”

『约大腹黑模式上线。』

『报告约大,刚才卡尔在他的直播间说要溜哭你。』

『出现一个叛徒!』

约瑟夫挑了挑眉,“遛哭我?”

『约大要认真起来了』

约瑟夫熟练的控制着鼠标,将入殓师绑上了椅子,刚好镜像结束,入殓师倒地。

约瑟夫勾起嘴角,来到卡尔身边,将卡尔绑在椅子上。

这时前锋来救他,撞了约瑟夫一下,把卡尔救下,但往前跑了一阵子,就站在原地不动了。

约瑟夫疑惑的想,怎么不动了,依照卡尔的风格应该不是挂机啊

这时空气弥漫着奶油焦糖的味道,约瑟夫皱起了眉头,这不是自己的信息素啊,自己是个Alpha,不会放出那么浓烈的信息素啊。

约瑟夫想到了什么,匆匆关闭直播,“对不起大家,今天就先到这吧。”

约瑟夫赶紧敲响隔壁的门,“卡尔?卡尔!”就没有人答应,就直接开门进去。

只见卡尔蜷缩在床上,嘴里还发出那诱惑人的声音。

约瑟夫来到卡尔身边,轻生问道“卡尔,你发情期到了?”

卡尔“嗯”了一声,用手指了指一旁的柜子,“帮... ...帮帮我,拿抑制... ...剂”

约瑟夫并没有动作,而是邪笑,俯下身靠近卡尔,“呐,小美人,介不介意,让一个Alpha来帮你啊~~”

————————————————————

原谅我拖更那么久,现在初三了,放学回家写作业再加上背小科就要十点了,所以体谅一下我吧,谢谢(*°∀°)=3


喵久今天也很开心
监花约美人 下次画卡尔吧 突然...

监花约美人

下次画卡尔吧

突然发现好多监管都是左撇子

监花约美人

下次画卡尔吧

突然发现好多监管都是左撇子

水坑尾街
求生者的玩意 拿手机画出来了_...

求生者的玩意

拿手机画出来了_(:_」∠)_


从今往后,南墙我不撞了!手绘我不画了!画了也没有用!倒不如,画一个,水一个,水一个,是一个!(土嗨音乐

求生者的玩意

拿手机画出来了_(:_」∠)_


从今往后,南墙我不撞了!手绘我不画了!画了也没有用!倒不如,画一个,水一个,水一个,是一个!(土嗨音乐

屠屠可用约瑟夫

№. 4

一场闹剧过后,奈布也被杰克扛走了。而卡尔和坎贝尔一脸无奈的表情。坎贝尔叹了口气“卡尔先生,请跟我来。”卡尔默默跟随。

坎贝尔拿过卡尔的箱子,边走边介绍,“一个月以前,不知从谁那里传出了『在森林的深处有着守林人看管着的宝藏』于是有些不怕死的人便去寻找这个并没有可信度的传说,虽然活着回来了,但是却昏迷不醒,根据本村的医生艾米莉说,他们的血管都被某个不知名的东西冻住,导致血液输送不到大脑,所以陷入昏迷状态。”卡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昏迷的人呢?”坎贝尔回答“现在都在艾米莉的诊所。”卡尔点了点头,“带我去。”

————————艾米莉诊所————————

清脆的风铃声响起,艾米莉放下手中的针筒与药剂,“喂...

一场闹剧过后,奈布也被杰克扛走了。而卡尔和坎贝尔一脸无奈的表情。坎贝尔叹了口气“卡尔先生,请跟我来。”卡尔默默跟随。

坎贝尔拿过卡尔的箱子,边走边介绍,“一个月以前,不知从谁那里传出了『在森林的深处有着守林人看管着的宝藏』于是有些不怕死的人便去寻找这个并没有可信度的传说,虽然活着回来了,但是却昏迷不醒,根据本村的医生艾米莉说,他们的血管都被某个不知名的东西冻住,导致血液输送不到大脑,所以陷入昏迷状态。”卡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昏迷的人呢?”坎贝尔回答“现在都在艾米莉的诊所。”卡尔点了点头,“带我去。”

————————艾米莉诊所————————

清脆的风铃声响起,艾米莉放下手中的针筒与药剂,“喂,艾米莉,你在吗!”艾米莉皱了皱眉,“诺顿先生,请你小声一点,我的病人们需要休息。”坎贝尔嘟囔“明明都昏睡了嘛... ...”尽管说的很小声,但还是被听力很好的艾米莉听见了,“嗯?你说什么?”坎贝尔打了个激灵,要知道,艾米莉的生气程度可是不容小觑的。坎贝尔连忙把卡尔推出来,“艾米莉,这是卡尔,是协会派来的驱魔人。”艾米莉伸出手,“你好,我是本诊所的医生,艾米莉.黛尔,叫我艾米莉就好。”卡尔虽然有社恐,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所以把手上的手套摘下来,轻轻的握了握,立马缩了回去。

艾米莉并不在意这些,坎贝尔向艾米莉介绍了来由,“艾米莉,卡尔是想了解为何男人们都昏睡的原因的。”艾米莉点了点头,“好的,那驱魔人先生,请随我来。”

艾米莉带着卡尔俩人来到一个房间,轻轻叩了叩门,“艾玛?你在吗?我进来了。”说完就打开了门,只见一个戴着草帽的女孩手里翻看这一本草药书,嘴里轻轻的哼着不着调的歌曲(艾玛:我唱歌不比杰克好听。杰克:管我什么事,不要打扰我☀️我的小奈布。)艾玛微笑的看着来人。“艾米莉 你来了”艾米莉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容,向艾玛介绍,“艾玛这位是卡尔,是来着调查的。”艾玛瞅向卡尔,“卡尔先生,这些人好像是中了某种毒而导致昏迷的。卡尔点了点头“说来听听。””“emm... ...艾米莉给了我一份化验报告,血管都被冻住,但是导致血管冻住的却不是在0℃以下这种地方生活下去的,毕竟森林不可能出现这种地方的。所以我由此推测,是因为某种物品,从而导致昏迷的。”卡尔认真的听着。“但是奇怪的是,我查了草药书,却没有可以使人昏迷的草药。”坎贝尔想了想,“说不定是矿物所致呢?”艾米莉疑惑的问“矿物?”坎贝尔确信的说“没错 就是矿物,因为宝藏一定是关于金币或者是珠宝。所以这肯定以矿物导致的昏迷。”卡尔赞许的拍了拍坎贝尔的肩膀“那就把重点暂且放在矿物上。现在搜索范围已经小了一半,接下来只要找到导致人们昏迷的原因就好了。”坎贝尔严肃的说“好,那我今天晚上回去查查。”艾米莉看了看表“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先让驱魔人先生好好休息吧,明天肯定会很累的。”坎贝尔点了点头,“好的,卡尔,那你就先住我家吧。”卡尔抱歉的笑了笑“麻烦你了。”坎贝尔笑着说“没事,毕竟你也是受我们的委托而来的。”卡尔与坎贝尔离开了艾米莉的诊所。卡尔心里想着,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这时,坎贝尔看见路边有一块淡蓝色的水晶,坎贝尔原先作为一名矿工,看见这样漂亮的水晶,立马放进了自己的兜里,却不知这块水晶,使接下来的事变得扑朔迷离... ....

————————————————————

快开学的我依旧在补作业~~


水坑尾街

摄殓同人(催眠医师x罗夏)

超大脑洞


【正文】


我.....这是在哪?


好刺鼻的药水味......


我刚刚在参加庄园游戏,现在是游戏结束了吗?


伊索缓缓坐起来。自己躺在大厅中间的床上,屏风围着自己,这里似乎是医院,看上去破旧不堪。


门外的走廊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谁?”伊索问道。


“你醒了宝贝……”门外的人走进来,银白的头发,湛蓝的眼睛,“我叫约瑟夫,是你的主治医师。”


主治医师?我生病了吗?


伊索走下床,站在原地望着门口的男人。约瑟夫缓缓向他走来。


他走向旁边的桌子,一边清理桌面一边说道:“这里是圣心医院,我是你的心理医师。”


“心理......








超大脑洞


【正文】


我.....这是在哪?


好刺鼻的药水味......


我刚刚在参加庄园游戏,现在是游戏结束了吗?


伊索缓缓坐起来。自己躺在大厅中间的床上,屏风围着自己,这里似乎是医院,看上去破旧不堪。


门外的走廊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谁?”伊索问道。


“你醒了宝贝……”门外的人走进来,银白的头发,湛蓝的眼睛,“我叫约瑟夫,是你的主治医师。”


主治医师?我生病了吗?


伊索走下床,站在原地望着门口的男人。约瑟夫缓缓向他走来。


他走向旁边的桌子,一边清理桌面一边说道:“这里是圣心医院,我是你的心理医师。”


“心理......?”伊索疑惑道,“我不是在庄园.....这是怎么回事?我在被一个人追杀,他杀了我的朋友们.....”他陷入痛苦的回忆。


“那只是你的幻想罢了,伊索”约瑟夫安慰道,“那是你分裂的人格搞得鬼,你从一开始起就在圣心医院接受治疗。”


“是吗……这样啊……”伊索拍拍脑袋,这真是让他有些迷糊,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


“啊.....镇定剂又没有了,我去地下室取。”约瑟夫说着,走来给伊索戴上了手铐。


“你干什么?!”伊索挣扎起来试图脱下手铐,奈何这手铐紧的仿佛都要陷进肉里了,越挣扎手腕越是火辣辣的疼。


“在这里等我,乖,我很快就回来,这么做只是为了防止在我不在的期间,你的第二人格不会做出什么事情。”约瑟夫这么说,伊索才停止挣扎,乖乖坐在床上。


约瑟夫满意地点点头,走出门,他拉上两道铁门,将它们上了锁,才走向楼下。


“我的第二人格杀伤力有这么大么……”伊索嘟囔道。他站起来仔细端详这间病房。


它大的出奇,也空荡荡的,除了这张床和旁边的桌子,这间房间里就剩下些乱七八糟的杂物。这些杂物被一块黑布盖着,其中一个四方四正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箱子吗?


他想着,走向杂物堆,他艰难地扯开黑布。杂物堆里真是什么都有,破破烂烂的轮椅,用过的医药箱,病床拆下来的零散部件,和......


伊索使劲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那个方向。


这是......庄园的密码机?!


不会错的,还有破旧的电杆被拆下来扔在角落。


那个男人骗我!


我确实参加了庄园的游戏,那我的朋友呢……这里又是哪?


伊索搞不清眼前的状况,又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他用双手握住黑布,盖在杂物堆上。


“你在干什么,伊索?”约瑟夫站在门口,透过铁门看向里面。


“我对这个地方没什么印象了,在房间里到处转转。”尽管紧张得声音都有些发抖,伊索还是强颜欢笑。


约瑟夫拉开铁门,把锁挂在一边:“那就好,我还以为你翻了杂物堆呢。”


伊索心里一紧,整个人都要僵住了:“那......杂物堆里,有什么吗?”他强装镇定地问道。


“没什么。”约瑟夫笑了笑,“一些废弃的医疗设备罢了”约瑟夫把取来的镇静剂放在一边。


“我可以在医院里转转吗约瑟夫先生”伊索问道,他想在医院里找到更多线索。


“可以,不过我得跟着你”约瑟夫笑道。


伊索点点头表示同意,他走下楼,约瑟夫不紧不慢地跟在后边。


这真是个破旧的医院......伊索想。连二楼的诊室地面都被凿了个洞,走廊边的墙也有个洞,在那可以看到门外的景色。不过也没什么景色可看,一片废墟罢了。


他走下楼,一楼因为阴暗潮湿充斥着霉味,墙上也都是涂鸦。一个楼道口引起了伊索的注意,应该是通向负一楼的楼梯,不知道为什么被木板封上还用铁栏杆围住了。


“那个楼梯口是废弃的,所以我把他封上了。”约瑟夫突然说道。


伊索点点头,透过缝隙他能看到里面似乎有些微弱的光。


下面一定有什么!他到底在隐瞒什么?


伊索没有表现出怀疑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前面是一个突出的半圆形阳台。


“这里本来可以看到外面的美景”约瑟夫似乎是有些感慨。


“那为什么,现在变成这副样子了呢?”伊索追问道,或许能问出些什么。


“啊......很多人觉得这里偏远又落后,纷纷离开了这,现在就剩下你和我了……”约瑟夫回答道。


“约瑟夫先生,我可以去上个厕所吗?”伊索问道。


“就在那”约瑟夫指着远处那个小门。


“那个,您就不用跟过来了,我一会就来”伊索委婉地笑了一下。


“那好吧,我就在这等你。”约瑟夫叉着腰,点了点头。


伊索跑向厕所,赶紧把门锁上。


什么都没找到......什么都没发现......


伊索蹲在地上抱住头。


他站起来观察厕所,墙角都上了霉,墙上也有涂鸦。他不禁好奇,约瑟夫先生在这样的地方也能......他甩甩脑袋,打消这奇怪的念头。


不知道为什么厕所墙上会有壁画。他缓缓取下壁画,不出所料,墙上有个半人高的洞。


伊索艰难地爬进洞里,继续向里爬去。


得快点,不然约瑟夫就发现了。


他爬到洞的尽头,缓缓从洞里出来,下面是通向楼下的一个楼梯。


这会是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吗……


他走下去,药水的气味越来越浓。前方终于有些光亮,这里应该是刚刚那个楼梯口通往的地下室。


地下室里有四把椅子分别放在四角,正前方还有个竖立的棺材,左手边是一个巨大的囚笼,笼子后边似乎还有个坏掉的电梯。


“救.....救命......”椅子后边传来一阵呼救。


伊索快步跑过去,椅子后面蹲的是......


艾米丽?!


“你怎么在这艾米丽?!”伊索过去想把她扶起来。


“看来还是被你发现了......”楼梯口传来脚步声,约瑟夫缓缓走下来。


“她的时间到了”约瑟夫啪得打了一个响指。


“啊啊啊啊啊啊.......”艾米丽脚下生出黑色的泥潭,泥潭中的藤蔓把艾米丽卷下去。


还没等伊索反应过来,艾米丽已经陷进泥潭,眨眼睛,泥潭也消失不见。


“她人呢?!”伊索转过头问道。


“你要是没发现......该多好......我们就可以一直在医院里生活下去了……”约瑟夫的话语中透出一丝伤感。


“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陪我一起参加游戏的朋友们呢?他们都在哪?!你到底又是什么人!”伊索被眼前的情形弄的十分崩溃。


“他们......都死在这里了啊……”


约瑟夫冷不丁冒了一句。


伊索的瞳孔猛地收缩,这才发现椅子边都留着他们的随身物品。镇静剂、门之匙、手电筒......自己的化妆包是否也会成为这里的一部分……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庄园游戏......”约瑟夫突然冒出一句话,伊索疑惑地看着他。


“我......也是你啊,伊索”


“什么意思?”


“我们......都是你的人格啊……”


什么?人格?我?


“你有人格分裂症,我没有撒谎”约瑟夫解释道,“不过罕见的是,你有五个人格,在这里,只能留下一个......”


“我......”伊索噎住了


“我其实早就能把你杀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舍不得......同一个人的不同人格相爱,是不是很可笑?”约瑟夫无奈地说,“我觉得,是时候让你回到你的世界了”


伊索跪在地上,巨大的打击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


“我知道了……”伊索缓缓说道。


黑色的泥潭在他脚下形成,干枯的藤蔓再一次从泥沼中生长出来,慢慢缠住伊索。


“等一下!你干什么?!”约瑟夫扑过来拉扯藤蔓,不知道为什么藤蔓缠的紧得惊人。


“谢谢你,约瑟夫”伊索缓缓陷进泥潭里,直至泥沼淹到他的面部,他也没有丝毫反抗。


在约瑟夫的注视下,他如同那群人一样,消失在地里。


“啊......伊索......”


他猛地惊醒,跳下床,朝着门跑去。路过镜子,他停了下来。


镜子前的人十分瘦小,银灰色的头发,后面扎着一个小辫子。


这......不是我的身体......这是......伊索


他盯着镜子,不知所措。


他慢悠悠地倒在床上,再一次昏睡过去。


他缓缓睁开眼,这里是......圣心医院?!他飞一般地冲向地下室,灰色的棺材立在地下室的尽头。他放了心一般慢慢走过去,坐在棺材的陪伴。


幸好.....你还没消失

水坑尾街
发文又被屏蔽了🙂🙂 快寄刀...

发文又被屏蔽了🙂🙂

快寄刀片最近家里有小屁孩

不方便去厨房拿菜刀

如果可以顺便给我寄面包糠谢谢

发文又被屏蔽了🙂🙂

快寄刀片最近家里有小屁孩

不方便去厨房拿菜刀

如果可以顺便给我寄面包糠谢谢

屠屠可用约瑟夫

№. 3

卡尔特意起了个大早,拿上早已收拾好的行囊,拿上驱魔剑,出了家门。

————————小树林————————

卡尔走进了那片害死众多人的树林里,还未走到深处,就已经感受到了这片森林不该有的寒意。卡尔却像感受不到的,面无表情的往前走,“窸窸窣窣——————”卡尔一旁的草丛发出声响,卡尔被吓的后退了一步,随即拿出了放在包里的驱魔剑,向草丛击去,“啊!!!!”卡尔疑惑,怎么是人的声音,难道... ... 草丛成精了!!!还不等卡尔向前查看,就有一个人从草丛爬了出来,“哎呦喂,你为啥伤害这么英俊帅气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本宝宝我!”卡尔看见是个人放心了,于是便收起了驱魔剑,上前。“你是谁?不知道这树林很危险吗。”...

卡尔特意起了个大早,拿上早已收拾好的行囊,拿上驱魔剑,出了家门。

————————小树林————————

卡尔走进了那片害死众多人的树林里,还未走到深处,就已经感受到了这片森林不该有的寒意。卡尔却像感受不到的,面无表情的往前走,“窸窸窣窣——————”卡尔一旁的草丛发出声响,卡尔被吓的后退了一步,随即拿出了放在包里的驱魔剑,向草丛击去,“啊!!!!”卡尔疑惑,怎么是人的声音,难道... ... 草丛成精了!!!还不等卡尔向前查看,就有一个人从草丛爬了出来,“哎呦喂,你为啥伤害这么英俊帅气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本宝宝我!”卡尔看见是个人放心了,于是便收起了驱魔剑,上前。“你是谁?不知道这树林很危险吗。”从草丛爬出来的人立刻站起来,“是吗?那你为什么在这?”卡尔从腰包中拿出伊莱给卡尔的委托信,递给他看,这位帅(ni)气(jiu)大(shi)方(shou)的人看了一眼,就还给了他,“你就是驱魔协会介绍过来的?”卡尔默默的点了点头,“哎呀,你不早说,我就是那个小村庄里的居民,我叫奈布(奶布).萨贝达。你就跟我走吧。”卡尔拉了拉口罩,默不作声的跟着奈布走,“奈布。”“嗯?”“你们不是男人只要走进这片森林,回到村庄就会昏迷不醒吗?”奈布回答说“对啊。”卡尔反问道:“那你还敢自己独自一人走到森林里”奈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关系啊,我又不是这里的原著居民。我是后来才搬到这里的。”卡尔点了点头。

————————小村庄门口————————

卡尔二人穿过了森林,又往前走了大约十多分钟之后,终于来到了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村庄,老远就看见一个人影挥手,奈布连忙跑过去,“奈布,你怎么采药采那么长时间,你家那位都快急死了。”奈布无所谓的挥了挥手:“呵,他才不是我家的呢。”在奈布说完这句话之后,一个黑影闪到奈布身后,“嗯?奈布,你说什么?”奈布一个激灵,躲在卡尔后面,这时另外俩人注意到了这个外来人,“这就是驱魔协会派来的驱魔人吧,你好,我是坎贝尔,是名勘探员。”说完,勘探员又指了指高个子“这是杰克。”

杰克朝奈布笑了笑,表示友好。卡尔点了点头,表示回应。坎贝尔严肃的说:“咳咳,现在是我们庄重的时刻。”其他三人也不禁严肃起来,奈布同样严肃:“来吧,对暗号吧。”坎贝尔“天苍苍。”奈布接下一句:“野茫茫。”卡尔大声的说:“杰克是个大流氓!!!”杰克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杰克:excuse me??)坎贝尔看着杰克瞬间变黑的脸感觉大事不妙,就立马出卖了自己的姐妹(?):“杰克,这是奈布想的暗号。不关我事。”杰克朝奈布一笑“是吗?小 奈 布?”奈布感觉今天他的腰要保不住了。


——————————树林里————————

“是叫卡尔吗?真有趣,不过别着急,我马上就会跟你见面的哟。呵呵呵.... ....”


咳咳,失踪人口回归,补作业补到哭,早上五点多到家的火车,刚下车就要去补课╯▂╰


水坑尾街

一晚上啊啊啊啊

手欠了没洗笔我***

看不出来......(这尼玛贼明显好吗)

一晚上啊啊啊啊

手欠了没洗笔我***

看不出来......(这尼玛贼明显好吗)

婷儿超A的!

好久没画旅行回来赶紧画一下~
草稿流注意~

好久没画旅行回来赶紧画一下~
草稿流注意~

水坑尾街

约殓囚禁肉文

久违地更新了,废话不多评论走链接,看不起来微博搜我“约老爷子爱卡尔”或者加我主页的群,欢迎进群呐(粉丝都催到群里了嗝叽)

久违地更新了,废话不多评论走链接,看不起来微博搜我“约老爷子爱卡尔”或者加我主页的群,欢迎进群呐(粉丝都催到群里了嗝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