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约瑟夫

11.6万浏览    1174参与
玄焰晶魂-冬至:一年中最冷的时节

【上等人们与肥宅的三分钟厨房】带裘杰,杰约,注意避雷

杰克曾经对裘克说:“醒醒吧胸dei。

“女孩子喜欢会做饭的男生是喜欢约瑟夫穿着一尘不染的厨师服,面带微笑地做甜品和牛排,而不是一棵满头大汗的红色花椰菜弯着腰在那里炒面。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于是两位又双叒叕打起来了。然后被里奥丢出了窗户。

尴尬。

真的十分尴尬。

约瑟夫他作为庄园最帅的监管者根本不会做饭。

曾经有小姐姐想要把他培养成一位优秀的国民老公,但是人家根本没兴趣。

“啥?饭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揍你哦。

不是报废一个锅顺便烧了厨房的事了,而是他根本没学。

后来杰克责任感满满地愿意帮助小姐姐们塑造这样一位完美的男生,用三十张照片的授权使用而换来了新监草信心满满的学习。

这次如他所愿砸了锅顺便差点炸...

杰克曾经对裘克说:“醒醒吧胸dei。

“女孩子喜欢会做饭的男生是喜欢约瑟夫穿着一尘不染的厨师服,面带微笑地做甜品和牛排,而不是一棵满头大汗的红色花椰菜弯着腰在那里炒面。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于是两位又双叒叕打起来了。然后被里奥丢出了窗户。



尴尬。

真的十分尴尬。

约瑟夫他作为庄园最帅的监管者根本不会做饭。

曾经有小姐姐想要把他培养成一位优秀的国民老公,但是人家根本没兴趣。

“啥?饭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揍你哦。

不是报废一个锅顺便烧了厨房的事了,而是他根本没学。

后来杰克责任感满满地愿意帮助小姐姐们塑造这样一位完美的男生,用三十张照片的授权使用而换来了新监草信心满满的学习。

这次如他所愿砸了锅顺便差点炸了杰克。

“下辈子,不要再用八辈子智商换一辈子颜值了,真的不值得。”杰克痛心疾首地责备。



其实杰克也不会做饭。人家只会给自家小娇妻泡红茶。

但是他有办法做成一堆东西并且不像玄焰晶魂炸显卡那样炸锅。

(再说一遍作者不吃杰佣!只吃杰约!不要再问了!)

裘克倒是真的会做饭,但是人家只会做麦当劳的肥宅快乐水啊。

曾经上街还被小朋友问:“这个蓝蓝路叔叔怎么长胖了?”

因此裘克留下心理阴影再也没有去过真的麦当劳。



鹿头是用自己的角切菜的有人信吗?

反正求生者们是都不信。

本来监管者也都不信直到约瑟夫在厨房私心装的探头拍了下来。

当然问清楚实情一切还是为了杰克准备的于是回头就会被前辈压进床愉快地来一发。

但是此录像为证,鹿头想抵赖也赖不掉。人家黄衣之主还用拳头捏碎的菜呢。


问题是一个月后约瑟夫真的出师了。

他也可以不炸锅做出饭了并且还是色香味俱全的那种!

至少别的监管者做的菜能在表面上告诫大家:“嘿,孙子,吃我去死。”

但是约瑟夫这种嘛不好说。

真的是官爸渴望的幕后杀手角色,暗地发挥。

有次他弄了盆炸鸡,自己关闭摄影师自带滤镜觉得不怎样于是就倒了。

等着试试帅哥手艺的园丁小姐姐正在有些遗憾,忽然她看见一傀儡吃了一块。

傀儡倒地不省人事了。

艾玛瞬间一身冷汗吓出来。


裘克表示这位家伙可以混对面食堂去给求生者做饭。

毒死他们对吗?

游戏只是为了应人家的要求顺便赚点外快。游戏外的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是被世界遗弃的普通老百姓。

混入研究人员食堂倒是有可能。

梗来源。

摄影师小哥哥也表示很无奈。

他天天吃压缩饼干加中国特产老干妈你们指望他能做成啥样子。

辣椒炒辣条?

不不不他还真的做过一次。

还有薯条凉拌妙脆角之类的。

裘克善良地提醒新人,说杰克喜欢吃香蕉拌冬枣。

于是天真的摄影师就真的去做了。

后来jio克和被无情出卖的裘克又双叒叕打起来了,又被里奥扔出了窗户。

因为jio克扬言要炸了裘克的火箭送给求生者食堂。

老子特么还记得你上次做的香芋派炒黄瓜呢。放过麦当劳吧它真的什么也没做错。





黑无常:前辈来试试这个汤?

杰克:很不错啊,用什么做的?

白无常:傀儡的骨头!

杰克:......



TBC

隨機出現的謎之小怪
我的想法,假設約瑟夫和傑克同時...

我的想法,假設約瑟夫和傑克同時抽中了大冒險-帕奇挑戰,那畫面將美的不忍直視。

約瑟夫:老人家好好修養,小心抱小姐姐時閃到腰了。
傑克:小朋友要乖,等你成年了爹爹我就帶你去莊園玩。

我的想法,假設約瑟夫和傑克同時抽中了大冒險-帕奇挑戰,那畫面將美的不忍直視。

約瑟夫:老人家好好修養,小心抱小姐姐時閃到腰了。
傑克:小朋友要乖,等你成年了爹爹我就帶你去莊園玩。

隨機出現的謎之小怪
恭喜第五人格的新監管-約瑟夫被...

恭喜第五人格的新監管-約瑟夫被延期了(跑走。
期待傘宿之魂的出現。

恭喜第五人格的新監管-約瑟夫被延期了(跑走。
期待傘宿之魂的出現。

某言子是条咸鱼

p1,2帅气约瑟夫(!
背景的是谁我都看不出来(ntm
p3jio克
强行杰约tag(ntm

p1,2帅气约瑟夫(!
背景的是谁我都看不出来(ntm
p3jio克
强行杰约tag(ntm

瑾.白雅
是鱼。第五幼儿园新来了一位小朋...

是鱼。
第五幼儿园新来了一位小朋友,大家欢迎他啊❤

是鱼。
第五幼儿园新来了一位小朋友,大家欢迎他啊❤

放鹤归衫
心心念念终于到了呜呜呜!暗戳戳...

心心念念终于到了呜呜呜!
暗戳戳表白一波枫叶太太!
他们真的太棒了我哭qwq

心心念念终于到了呜呜呜!
暗戳戳表白一波枫叶太太!
他们真的太棒了我哭qwq

P.C
小可爱@荒原枯木 点的下午茶时...

小可爱@荒原枯木 点的下午茶时间约瑟夫偷拍睡着的杰克先生(⁄ ⁄•⁄ω⁄•⁄ ⁄)

小可爱@荒原枯木 点的下午茶时间约瑟夫偷拍睡着的杰克先生(⁄ ⁄•⁄ω⁄•⁄ ⁄)

Tick

“约瑟夫,作为一个摄影师,你这种拍照的行业拿什么长剑?”
依然是快乐沙雕!!关于约瑟夫作为摄影师天天拿着把长剑跑的脑洞,你拿那玩意干嘛用刀拍照吗xx
唔性感约瑟夫激情在线p图警告(bu
2p是沙雕私心摄殓,但大概又是没cp向XD

“约瑟夫,作为一个摄影师,你这种拍照的行业拿什么长剑?”
依然是快乐沙雕!!关于约瑟夫作为摄影师天天拿着把长剑跑的脑洞,你拿那玩意干嘛用刀拍照吗xx
唔性感约瑟夫激情在线p图警告(bu
2p是沙雕私心摄殓,但大概又是没cp向XD

预月之汿

杰园.逃离(5)

伤害,被伤害;欺骗,被欺骗。一个又一个的陷阱,令你我惊慌失措,难以逃离。
--前言
----------------------分割线是我没错了------------
杰克惊醒的同时,约瑟夫的刀刃近在咫尺。他下意识地用爪刃反击,巨大的撞击声震得他头皮发麻。
“你干了什么?!”发现奄奄一息倒在一旁的艾玛,杰克心里燃起了怒火,“丧心病狂!”
“任你怎么说。”受人之托而已,完成任务的同时不妨进行一些有趣的游戏增加乐趣。对于摄影师而言仅仅如此。
你不一向自诩绅士吗?瞧你那心急的样子,那还有半点绅士的影子。约瑟夫架起相机,一边嘲弄地笑笑。算了,我只管完成我的,剩余的就看你自己了。寒光一闪而过,开膛手肩...

伤害,被伤害;欺骗,被欺骗。一个又一个的陷阱,令你我惊慌失措,难以逃离。
--前言
----------------------分割线是我没错了------------
杰克惊醒的同时,约瑟夫的刀刃近在咫尺。他下意识地用爪刃反击,巨大的撞击声震得他头皮发麻。
“你干了什么?!”发现奄奄一息倒在一旁的艾玛,杰克心里燃起了怒火,“丧心病狂!”
“任你怎么说。”受人之托而已,完成任务的同时不妨进行一些有趣的游戏增加乐趣。对于摄影师而言仅仅如此。
你不一向自诩绅士吗?瞧你那心急的样子,那还有半点绅士的影子。约瑟夫架起相机,一边嘲弄地笑笑。算了,我只管完成我的,剩余的就看你自己了。寒光一闪而过,开膛手肩膀出被划出一道血口。杰克意识到这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这次必须认真对待。
来庄园这么久,都快忘掉自己之前做过些什么事了。想到这里,杰克的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刚刚算是让那个家伙尝到些甜头,但接下来,不会了。
就是曼陀罗粉末比较麻烦……最好速战速决。
“怎么,怕了?”一旁,约瑟夫的声音在杰克听来实在是多余得很。
“不可能。”那样伤害艾玛,我怎么会允许你逃走。四周的雾渐渐变浓,杰克知道,雾是自己最可靠的伙伴。
必须动真格了。
没有犹豫,接近约瑟夫的瞬间就将爪刃狠狠劈了下去。约瑟夫使用长刀抵抗住这次攻击的同时,另一只手弹出几枚金色的照片。照片锋利的边缘刺入杰克的腹部。杰克的动作一滞,爪刃不由得松开些许。趁这个机会,约瑟夫将爪刃击开,长刀再次向杰克发动攻击。杰克闪身躲开,同时爪刃迅速刺向约瑟夫。约瑟夫想躲开,但还是慢了一步。一串猩红的血滴撒落在船板上。约瑟夫捂着身体连连后退。正当杰克走近时,约瑟夫挥刀斩向他。长刀立刻被杰克挡下,飞来的照片也被躲开。由于雾变得浓重,杰克的动作越发敏捷。加上能够隐身的特性,杰克渐渐把约瑟夫逼到了角落中。认输吧。开膛手拭去脸上的血迹,决定蓄力给约瑟夫最后一击。约瑟夫也清楚,杰克在雾中有远远大于自己的胜算。不能再耗下去了!将长刀掷向杰克为自己赢取时间,一秒就好。约瑟夫拉动手中那枚早已连接着相机的绳子,相机的镜头对准了杰克。
“咔嚓。”

“艾玛和玛尔塔不见了?!”一早起来的菲欧娜察觉区域内人数的减少,再三确认后得出这个结论。
“弗雷迪!拜托了!”库特朝律师请求道,“打开地图确定她们的方位,拜托!”律师在众人焦急的目光下打开地图--
“......”
“????”
“......看我干吗。”
“发生了什么?弗雷迪?她们到底在哪?”
“四个游戏场地,”弗雷迪郑重,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以我的性命起誓,没有她们的踪迹。”
“什么?!”
监管者区域求生者是不会轻易进入的。
除了游戏场地,她们几乎无处可去。
“必须把她们找回来。”盲女敲敲盲杖,即使依旧没办法“看”到她们,这也不能改变她救回同伴的决心。
“我们走吧。”于是就在这个休息日的早晨,所有求生者一同出动踏上了寻找同伴的道路。

约瑟夫一步步走向杰克,胜利的微笑过早地挂在了他的脸上。握着长刀的手蠢蠢欲动,他几乎想象到了杰克濒死前的惊恐模样。
而杰克则被相机定格在原地动弹不得。他的意识被牵扯到了远方。过去,现在,代号为“时光”的约瑟夫,拥有着将人的意识置于过去发生的事情中的力量。
渐渐接近猎物......看来,他们要在第一关就失败了。约瑟夫遗憾地摇摇头,将长刀再度举起--

“不想伤害我的话,就把爪刃摘掉吧。”
狰狞的爪刃被卸下,一直藏于爪刃中的左手显得过于苍白。
“嗒--嗒--”陈旧的八音盒被上了发条,残缺诡异的曲子从中响起。
“你要出去哦……”
“杰克!不!”
世界的一切无比狰狞,每一个角落都想要吞噬掉自己,不留情面,不掩贪婪。
“我是......”
“监管者,开膛手杰克。”
“.......”
“园丁在哪.......”

约瑟夫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慌。杰克挣脱了相机的控制!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摆脱束缚的杰克就已经将爪刃击向了自己。他只好狼狈地闪避,但一股力量从身后猛地袭来。约瑟夫被击倒在地,金发凌乱不堪。他身后,杰克冷哼一声:“幸好带了闪现。”
“.......欺负我新来的不熟悉技能吗。”趴在地面上的约瑟夫无奈地决定认输,“是你赢了。”
“去他的,把艾玛伤成那样就这么过去了?做梦!”此时杰克的红眸颜色渐渐变深,四周的雾向他聚拢过来,爪刃与雾刃同时出击,约瑟夫在劫难逃。就在杰克发动攻击的瞬间,一道黑色的光击向爪刃,使它偏离了方向,擦着约瑟夫的身边砍入船板。
“停下。”夜莺的身影出现在杰克对面。她手中还拿着一把黑色的伞,可见是她阻止了杰克杀死约瑟夫。
“夜莺小姐,多谢。”约瑟夫缓缓起身,满不在乎地擦去嘴角的血迹,“艾玛小姐一会儿就会醒过来,是时候宣布他们任务完成了吧?”
“我交给你的任务没有『控制玛尔塔伤害其它求生者』这一项,你想好了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夜莺的伞尖戳戳约瑟夫的肩,之后轻轻击向地面。船板瞬间崩塌,天空中绚烂的极光被黑色的星空取而代之。湖的腥咸味被曼陀罗的香气覆盖,黑绿的地面渐渐变成深紫色,金棕色的花纹在脚下蔓延开来。这里不是什么湖景村,这里从一开始就是夜莺的区域。
“晚好,各位朋友。”夜莺的语气仍旧没有什么波动。艾玛从地面上爬起,感到无比疲惫。另一边,空军也清醒过来,在一旁找到了自己的信号枪。之后赶到园丁身旁。
“夜莺?”杰克奇怪地问,“为什么你要......”
“幻觉,杰克。”约瑟夫替夜莺做出了解答,手指向四周盛放的黑色曼陀罗,“这是你与园丁要离开庄园需要完成的任务之一,就是在幻觉的迷惑下与我对战取得胜利。这不是普通的游戏,将环境制造成湖景村的样子只是为了使你们不产生怀疑。”
“恭喜你们,完成了第一项任务。”夜莺向杰克点点头,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任务需要完成,现在请先回去继续正常的游戏吧。”
“多谢。”园丁向夜莺微微躬身以示尊敬,之后回过身拉起空军的手,“是我们错怪你了。”玛尔塔还是很愧疚:“我真的很抱歉......做了那些事情。”艾玛笑着摇摇头:“没关系。那不是你的本意。别自责了,我们赶紧离开才好。”
(艾玛好像无视了杰克及杰克面具下的盛世美颜)
“......这家伙,连一句谢谢都不想说吗?”目送她们离开,杰克的怨念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嘿,别在意那些了。”约瑟夫前前后后打量了杰克一番,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还是很帅的嘛,为什么非要戴面具呢?”
“与你无关。”心情仍有些不爽的杰克什么都不想解释。

游戏继续进行着,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空军重新融入了求生者集体。之前的误会被解释清楚,没有人怪罪她。
“想起来还是后怕。”一边破译着密码机,艾玛仍旧心有余悸,“约瑟夫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不敢想像他正式参加游戏会是什么场景。”
“不用怕,看我一枪打爆他。”玛尔塔笑着安慰艾玛。
“心跳来了,先撤!”丢下密码机,空军与园丁迅速分头跑开。
“......”小心地蹲在窗下,心跳声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园丁决定留在这里,等监管者离开。忽然,头顶传来一阵窃笑:“艾玛小姐,您为什么不逃走呢?”
“我以为你不会发现我的。”见没办法,园丁起身,直面杰克,“昨天你的面具掉了。”
“我知道。”杰克嘴角微微上扬,“你看到我的脸了?”
“这很重要吗?监管者先生?”艾玛反问,“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比如--”
“--你是我的猎物?”杰克很自然地接话。
“没错。”
“把后两个字去掉吧。”说完,杰克离开了。
“后两个字?猎物.......”艾玛脸上忽然绽放出极快乐纯真的笑容,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人开心的事,“真是,拿你没办法呢。”
她忘不了昨天无意间看到的那张脸,以及那对杀气还未褪尽的红眸。
越危险,越吸引她接近。

“杰克,你昨天一整天都在哪里?”按耐不住好奇心,游戏结束后,瓦尔莱塔主动询问杰克。
“我吗?”开膛手思考着该不该说实话,“只是出去逛逛。”
对上那对冰凉的红眸,瓦尔莱塔很自觉地消音,后退,告辞。
“所以,这种说辞你也相信?”一众监管者无奈地看着瓦尔莱塔。
“那么好奇你们自己去问!”蜘蛛钻到角落赌气地织起网来。
“那还是算了,我们也相信这种说辞。”


入夜后,雨停了下来。站在湖景村的渔船上,杰克怀疑这是不是还是夜莺设下的考验。正当他走向楼梯口时,轻快的脚步声从另一端传来。
“果然你在这里。”看到杰克的身影,艾玛感到说不出的安心,“昨天忘了和你说谢谢,今天补上。”
“就这些?”杰克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
“还有,你很好看。”艾玛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作为我完成任务的伙伴,你做的很好。”
“你这家伙......”听着她的话,杰克又想到了昨天意识回到过去所感知到的片段--
“不想伤害我的话,爪刃摘掉吧。”
是园丁的声音。
“你要出去哦。”这话,明明是自己说的。
只是,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过,自己怎么会忘了她?能让他摘掉武器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难道那也是幻觉的一部分?
才要说话,夜莺冰凉机械的声音就在两人的耳畔响起:“新一项任务,执行者需寻找丢失的东西,找到的物品达到一定数目时,任务完成。限时十天,从明天零点开始计时。”
“丢失的东西?这提示也未免简单过了头。”艾玛无奈地耸耸肩,没注意到杰克眼里情绪的微妙变化。
“我丢了你。”杰克这么想着,但什么都没说。

Annie Phil

【第五人格】约瑟夫的相机(续)

·是小脑洞的后续

·前篇戳:约瑟夫的相机(是小甜饼!)

·CP杰佣(周末啦就该吃糖)

·CP摄殓(乖,糖吃多了会长蛀牙)

·绅士之间的友谊都是从谈论各自的爱人开始的。

The Beginning

      约瑟夫是个摄影师。并不出名的那种。

      二十三岁那年,他在父亲去世,弟弟继承爵位之后,带着他的胶片相机离开了家。

      ...

·是小脑洞的后续

·前篇戳:约瑟夫的相机(是小甜饼!)

·CP杰佣(周末啦就该吃糖)

·CP摄殓(乖,糖吃多了会长蛀牙)

·绅士之间的友谊都是从谈论各自的爱人开始的。

The Beginning

      约瑟夫是个摄影师。并不出名的那种。

      二十三岁那年,他在父亲去世,弟弟继承爵位之后,带着他的胶片相机离开了家。

      他去了伦敦,那座在雾气中的城市,去拍摄世界上第一条地铁线建成开通的盛况;他去了格劳宾登州的沙瓦拉茨峰,那座紧邻瑞士的瑰丽山峰,去拍摄平静的湖泊和满山的积雪;他去了日内瓦的尚希镇,那片与世无争的地域,去拍摄山脚下伫立百年的钟楼......他跟随随探险队去了热带雨林,去了戈壁,去了偏远的海域。

      但他感觉缺少了什么。他学会了寻找光线合适的角度,他对于光与影的运用越来越熟悉,他的照片总是很好地反映了现实的主题,反映了人物的心情,但没有他的情感。

      那仅仅只是照片,不是作品。

      摄影师先生,您在寻找什么?旅途上遇见的人们问他。

      约瑟夫想起十六年前那个发明胶片相机的、并不出名的中年艺术家的话。他说,这是个用来记录世界的温度的伟大发明。

      于是约瑟夫总是会给予提问者同样的回答:

      我在寻找,在寻找那个能够赋予自己温度的人。

One.

      清晨,带着阳光的雾气柔和地弥漫在半开放式的走廊。杰克穿过走廊,黑色的皮鞋踩在并不结实的木地板上,发出“嘎吱”的声响。

      他仔细地把衬衣顶端的两颗纽扣系上,然后敲响了约瑟夫的门。

      “早好,杰克先生。你是来取合影的吗?”约瑟夫打开了门,微微侧身,邀请杰克进门。

      “是的,劳烦你了。”杰克踏进房间,礼貌地站在一边等待。

      “没事。”约瑟夫从墙上取下照片,看了一眼,微笑着递给杰克,“你们真好。我以前一直以为雇佣兵是不会笑的呢。”

      “只是没有遇见能够让他放下戒备发自内心地笑的人罢了。”杰克接过照片,照片上柔和的灯光打在他们脸上,给画面添加了美好的感觉。“谢谢。看得出你对于光与影的艺术十分熟悉。”

      “只是略懂一二罢了。再待一会儿?我在泡茶。“约瑟夫从檀木柜子里拿出一套瓷器茶具,“我对你们的故事挺感兴趣的。”

      杰克轻轻地笑了,坐到壁炉旁的圆桌边。桌上放着一个小花瓶,瓶里插着一只紫色的鸢尾,旁边放着一个相框。他端详了相框一会儿,照片上的是一个陌生的黑发青年,迎着光,口罩拉到下巴处,冲着镜头微笑。

      “所以……喜欢上一个雇佣兵是什么感觉?”杰克听到约瑟夫这样问。他抬头,发现对方并没有转身,背对着自己,正在沏茶。

      杰克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他的眼前浮现出第一次见面时奈布那坚毅的绿色眼睛,紧绷的唇线,和慢慢擦去嘴角边的血污时的动作。

      “大概就是……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自己一定会在这场游戏里一败涂地。”

Two.

      杰克第一次遇见奈布,是在很早之前的一场游戏里。

       那时杰克刚刚来到庄园不久,仍保持着生前作为开膛手的冷酷无情。他疯狂迷恋鲜血从破碎的肉体中飞溅出来的声响,喜欢温热的红色液体缓缓流下指刀时心里那种病态的满足。虽然知道这一切只是一场不停轮回,无穷无尽的游戏,并且那些死在自己锋利的指刀下的人并不是真正死亡,但看到不堪一击的他们在自己面前倒下时,杰克总在面具后残忍地勾起唇角。

      然而渐渐的,单调的杀戮使他感到无聊。他开始厌倦这一切,期望早一点结束游戏回到房间休息。      

      直到他遇见那个叫奈布·萨贝达的佣兵。

       他矫健的身姿,看向自己时冷冷的目光,唇角滴着血却还挑衅地笑,眉眼间透露出满满的不屑......他的一切都和其他人那么不一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上场率并不高。但他每一次出场,都会给自己带来惊喜。

     杰克在某一次游戏中一如往常一样将冒险家轻松地逼入绝境。就在他准备手起刀落的那一瞬间,那个深绿色的身影冲了出来,直愣愣地挡在他们之间。

      他突然就停了手。

      冒险家因为这个小插曲早已逃远,杰克也懒得追,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单膝着地急促地喘息着的雇佣兵,问:“为什么?”

      “廓尔喀佣兵绝不会放任同伴不管。”

      “可是他们不会救你。”

      “他们会救我,只是每次你都没有遇到罢了。别废话了,要做什么就做吧。”倔强的佣兵失去了护腕和军刀,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杰克看着他,没有说话。过了良久,他才闷声道:“算了,我送你去地窖吧。这只是一场游戏。”

      这只是一场游戏。那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什么杀戮,血腥,突然间显得那么遥远。杰克后来想起,也许就是在那一瞬间,他那颗从未动摇过的心,有了一丝触电般的颤抖,紧闭的门渐渐松动。

      奈布把手轻轻放在杰克伸出的没有戴指刀的右手上。杰克感觉到他的手心因为常年持枪拿刀的缘故,有些粗糙。他拉他站起来。

      “谢谢。”他说。

      “不客气。”杰克听见自己这样回答。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后来还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杰克开始佛系,开始在阳台边种玫瑰,开始在厨房里哼着歌做甜点。求生者们纷纷窃窃私语说杰克变了,就连监管者们也表示难以置信。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杰克自己心知肚明。

      因为一个人。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约瑟夫带着他那神奇的相机来邀请他拍照时杰克拒绝了。

      甚至当他们告诉他说,约瑟夫的相机可以照出你最爱的人时,杰克都只是礼貌地笑笑,然后再次拒绝。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最爱的人是谁。

      是那个余生还请多多指教的人。

Three.

      “真是一个好故事。”约瑟夫听完之后评论道,“看来萨贝达先生的人格魅力很强呢,竟然能征服开膛手杰克。”

      杰克耸耸肩,“要是那些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听说了开膛手杰克现在竟然会做草莓慕斯,肯定会极力地嘲讽。”

      约瑟夫喝了口茶,温和地笑笑。“这个庄园里的人应该都各自有各自独特的故事吧。”

      “是啊,一本书都不够写呢。”杰克停顿了一会儿,瞟了眼桌上的相框,问道,“你呢,你应该也有个独特的故事吧。”

      “是个很长的故事了。而且并不独特。”

      “愿闻其详。”

      约瑟夫放下茶杯,拿起桌上的相框,用左手大拇指缓缓摩挲照片上的青年的脸。过了很久,他才缓缓开口:

      “这是我给他照的第一张照片。他叫伊索·卡尔,是名入殓师。”

Four.

      约瑟夫还记得自己到麦迪逊小镇的那天,是个六月二十八日。

      那天阳光不错,是摄影师最喜欢的适合勾勒拍摄物轮廓的柔和光线。

      他打算到附近的小河边转转,顺便拍一些花花草草。约瑟夫沿着沙砾铺成的蜿蜒小路漫无目的地向前走,走了多久他没有注意,最后来到了一栋小房子跟前。那是一栋棕红色的小房子,周围用篱笆围成了一个小花园,花圃打理地很用心。他还记得,紫兰色的鸢尾花在微风中盛开,然后他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了花园里的那个青年。

      那天的阳光是真的很不错,斜斜地照射在青年的黑发上,他的脸被笼罩在一层朦胧的光里。他半弯着腰,戴着白色的口罩,拿着工具在一块很厚的木板上敲敲打打,略长的睫毛随着眼神聚焦的移动而轻轻颤动,眉眼间尽是平静。

       随后他抬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约瑟夫,愣了一下,站直了稍显瘦弱的身体,把工具放置在一边,摘下口罩,露出了礼貌的微笑。

      约瑟夫的心跳漏了一拍,他感觉到七岁那年在伦敦新世纪展览上看见胶片相机时的那种同样的悸动。他慢慢走过去,右手拿着胶片相机。

      “你好,我叫约瑟夫,是一名英国的摄影师。请问我能给你拍张照片么?”

      青年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这次是带着暖意的微笑。他回答,“没问题。我叫伊索·卡尔,是名入殓师。”那是个带着阳光和雨露的微笑,有夏日的清新。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遇见,是命运的决定。

      约瑟夫在那时相信了这句话。在看到伊索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词,Certainty.

      确信。是那种耗尽一生都难以遇到的,第一眼的,确信。

       约瑟夫轻轻笑了。他稍稍蹲下,将相机举到眼前。

      拍摄时曝光的一百二十秒,是他有生以来最有温度的两分钟。

     后来伊索跟随约瑟夫离开了麦迪逊小镇,一起去寻找世界的温度。他们去了提契诺州的基亚索,在湛蓝的湖边野餐;他们去了沙夫豪森州的巴尔根,在小镇复古的旅馆里就着烛光缓慢舞蹈;他们去了挪威,那个位于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西北部的国度,在穿过整个平原的火车上品尝杰托斯特芝士……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每去一个地方,就像是一次重生,优美的风景赋予他们新的感觉。每离开一个地方,他们都发誓以后一定会再来。

      他们都确信,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然而,确信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    

  Five.

      “那天我们去了大瑟尔,美国加利福尼亚西部的风景区,有长达一百六十公里的崎岖海滨。我一直都很想去那里。那是一个壮丽与孤寂并存的地方。有着褪尽铅华的美。伊索也一直都很神往。但是我们很不走运,遇上了雨季,”约瑟夫停顿了一会儿,喝尽瓷杯中的最后一点茶。

      “失去他就像是遇见他一样,在那么一瞬间。泥石流冲下来的那一刹那,我们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他下意识地把我往旁边一推,转身时我只来得及抓住他的手。

      “当时在下暴雨,雨点打在脸上很疼。我清晰地记得手臂和粗糙的地面摩擦时产生的那种锋利的疼痛,但我们脚下就是六十米高的断崖,我不敢松手。

      “我记得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时,看我的样子。我不敢承认,但他灰色的眸子里确实是一种带着诀别的爱意。雨水浇透了我们,他的刘海贴在额前,我多想伸手轻轻触碰他湿润的发,就像以前在雨中漫步的那么多次一样。

      “我能感受到他的手在我手心中控制不住地一点一点下滑。

      “他一直看着我,眼里一如往常的温柔。他说:

      ‘约瑟夫,对不起。

      ‘约瑟夫,我爱你。

      “然后我就这样失去了他。”

Six.

      杰克给奈布讲完这个故事后,奈布沉默了很久。

      “后来呢?”他几乎是挣扎着问道,杰克能感受到他声音中那一点不甘的期望。   

      “后来约瑟夫就来了庄园。因为庄园主告诉他说,他可以让伊索·卡尔以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奈布看了杰克一眼,欲言又止。“可是……他也是这么对贝克先生说的。”

       “是啊。庄园主告诉里奥可以让玛莎回来,但他只等到了弗雷迪·莱利。”杰克发出一声叹息。

      “至少他还有艾玛。美智子小姐......到现在都还在等迈尔斯。”

      “可是谁敢光明正大地说庄园主就是个赤裸裸的骗子呢?毕竟不戳穿真相,就还有一丝希望啊。”杰克看着窗外,阳光正好。

      “我走之前问约瑟夫之后怎么办,你猜他怎么回答?”

      “他怎么回答?”

      “他说,

      ‘我会一直等他。’”

—END—  

小声BB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小甜饼了……担心官方爸爸不出入殓师的产物【我爆哭】

【遗照组】和杰佣是真的好啊……我写不出他们的一半好!

好的这个文笔差的人又被拖走了,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笔芯]!

Emm...大概明天更新,星期天请大家吃孤寡蝠鲼老杰克&天真弹簧手奈布的小甜饼! 

落叶归根

关于新人物约瑟夫

p2是花店老板的短发私设

感觉约杰忒带感!两绅士什么的

p2完全可以把约瑟夫当成玫瑰花供应商√

下次会把爪爪杰补上的!

“今天也要花,先生?”

关于新人物约瑟夫

p2是花店老板的短发私设

感觉约杰忒带感!两绅士什么的

p2完全可以把约瑟夫当成玫瑰花供应商√

下次会把爪爪杰补上的!

“今天也要花,先生?”

世界上最可爱的里白白

新监管者约瑟夫
(我好喜欢他!!!)

新监管者约瑟夫
(我好喜欢他!!!)

恶魔妈妈
@五仁乙女养老院布告栏 @产...

@五仁乙女养老院布告栏
@产到头秃的专业溜人七
ojbk,你赢了。
约瑟夫的情书收好。
——我不管我就不写糖,这是我最后的倔强(呸.jpg)

我到底咕了几天(´・ω・`)我自己没数唉

@五仁乙女养老院布告栏
@产到头秃的专业溜人七
ojbk,你赢了。
约瑟夫的情书收好。
——我不管我就不写糖,这是我最后的倔强(呸.jpg)

我到底咕了几天(´・ω・`)我自己没数唉

黑色回收
看到好多说约瑟夫是妹子??!...

看到好多说约瑟夫是妹子??!

约瑟夫他是男的!男的!!!是男孩纸!!!重点强调!

(没错约瑟夫第一次见到杰克的好感度就这么没了)

看到好多说约瑟夫是妹子??!

约瑟夫他是男的!男的!!!是男孩纸!!!重点强调!

(没错约瑟夫第一次见到杰克的好感度就这么没了)

monster
约瑟夫老婆【我要买爆他】怎么可...

约瑟夫老婆【我要买爆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约瑟夫老婆【我要买爆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无可救药_sss-x

儿童节活动图片上已经有约瑟夫了??!!

儿童节活动图片上已经有约瑟夫了??!!

cheer

日常沙雕鱼。。。用小特溜屠夫溜久了差点忘了她还有个羸弱buff😂

日常沙雕鱼。。。用小特溜屠夫溜久了差点忘了她还有个羸弱buff😂

渐会

我jio的,约瑟夫真的颜值担当啊
渣渣涂鸦

我jio的,约瑟夫真的颜值担当啊
渣渣涂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