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约瑟夫

100.9万浏览    9320参与
酒棠
再玩骰子我就是居。杰约真香。

再玩骰子我就是居。
杰约真香。

再玩骰子我就是居。
杰约真香。

沒有節操還買了奈布的檸檬
【同人】飽受失去同胞兄弟痛苦的...

【同人】
飽受失去同胞兄弟痛苦的約瑟夫,執著於探尋通過相片保存靈魂的方法。
他將憑借強大的攝影技巧和對靈魂學的完美掌握,
在影像記錄間捕捉對手靈魂,來一次真正意義的穿越時空之戰。

感謝 紫乃的作品!
繪師推特:(网址下收)

【同人】
飽受失去同胞兄弟痛苦的約瑟夫,執著於探尋通過相片保存靈魂的方法。
他將憑借強大的攝影技巧和對靈魂學的完美掌握,
在影像記錄間捕捉對手靈魂,來一次真正意義的穿越時空之戰。

感謝 紫乃的作品!
繪師推特:(网址下收)

囧╯□╰
Marigold这首歌听着太有...

Marigold这首歌听着太有感觉了,即便画渣也忍不住摸一只约约

Marigold这首歌听着太有感觉了,即便画渣也忍不住摸一只约约

青天罗北冥

沙雕说的就是我了…
前几天我们这边四个都是奈布,对面选了约瑟咕,开局飞了两个还有四台机,然后我看到约美人放下提起放下提起让我仅剩的队友挣脱了…我以为要佛他就开了机刷新地窖准备送人头好让他们走地窖
结果!赛后约美人表示并没有想佛……
对不起!是我想多了!(←不要再给自己加戏了

沙雕说的就是我了…
前几天我们这边四个都是奈布,对面选了约瑟咕,开局飞了两个还有四台机,然后我看到约美人放下提起放下提起让我仅剩的队友挣脱了…我以为要佛他就开了机刷新地窖准备送人头好让他们走地窖
结果!赛后约美人表示并没有想佛……
对不起!是我想多了!(←不要再给自己加戏了

帅气牧牧在线求抱
啊啊啊只是一张约咕咕的草稿!大...

啊啊啊只是一张约咕咕的草稿!大概是大概是那个,两个世界的约咕咕叭!总觉得通过照镜子看到一个不同的自己什么的很带感来的!总之约咕咕无论如何都是美人!!!

啊啊啊只是一张约咕咕的草稿!大概是大概是那个,两个世界的约咕咕叭!总觉得通过照镜子看到一个不同的自己什么的很带感来的!总之约咕咕无论如何都是美人!!!

放鹤归衫

是自习摸的杰约互换衣服梗


杰克发型本来想画理发师的后来实在想不起来就我流了orz

是自习摸的杰约互换衣服梗


杰克发型本来想画理发师的后来实在想不起来就我流了orz

Ivy_Celled

我就是饿死 没粮吃一辈子 也不会跳五格这个无底洞!

瓦尔莱塔真可爱 金三角真可爱 摸鱼真愉快

我就是饿死 没粮吃一辈子 也不会跳五格这个无底洞!

瓦尔莱塔真可爱 金三角真可爱 摸鱼真愉快

小莩

国王游戏『修罗场』

-ooc有

-大型修罗场现场

-全员有

-可能会分两次?

-全监管者

-私设名字为艾薇儿

-今天的莩也想炸学校


       就在今天,你在清理房间时发现了自己带来的一些卡牌,什么塔罗牌啊……真心话大冒险啊……大富翁啊(别问我为什么有这个)但这些你早就玩腻了


        突然你发现了好久没玩过的国王游戏的卡牌,于是兴冲冲地跑去找他们玩


       「啊……你们都在吗?」...


-ooc有

-大型修罗场现场

-全员有

-可能会分两次?

-全监管者

-私设名字为艾薇儿

-今天的莩也想炸学校



       就在今天,你在清理房间时发现了自己带来的一些卡牌,什么塔罗牌啊……真心话大冒险啊……大富翁啊(别问我为什么有这个)但这些你早就玩腻了


        突然你发现了好久没玩过的国王游戏的卡牌,于是兴冲冲地跑去找他们玩


       「啊……你们都在吗?」


         “请问小姐有什么事吗?”约瑟夫问


       「嗯嗯,今天找到了好久没有玩过的游戏卡牌,所以就来找你们玩啦」你开心地说道


         “这样啊……那我去帮你喊一下他们”说完他还摸了摸你的头

        「嗯!」你点点头,倒也没在意


           大概过了一会,他们就全都来了


          “薇儿酱找到什么好玩的了?”美智子用扇子遮住半张脸笑着对你说


          “神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快点开始吧”哈斯塔双手交叠,黄色的帽子使你看不见他的表情


        「那我就说一下规则吧,这个游戏叫国王游戏,每个人抽一张卡牌,抽到国王卡牌的人可以命令其他数字牌的人做某件事,但不能太过份哦」

    

         “这样吗?倒是挺有趣的”一旁的杰克露出了笑容


        「那开始抽卡牌吧」你把洗好了的卡牌放在桌上,一人拿了一张卡牌后你看了看自己的卡牌


         『啊……不是国王牌啊……』


          “我抽到了国王牌了!”小疯子裘克亮出了那张国王牌,你钝时有点方……万一点到自己了咋办?


          “那么就随便吧,1号给3号扎辫子”小疯子说完后,你绝望了,慢慢地亮出那个3号卡牌


          “看来谢某的运气不错呢……”坐在你对面的谢必安亮出了1号卡牌


          “什么!!”其他人不同意了,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你认命似得叹了口气


        「来吧」『我不在乎……我某得感情……』


          “那谢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谢必安笑着,起身走到了你身后,给你扎了一个和他同款的辫子,还偷偷给你绑了和他一样的红丝带


          你也没多在意,只是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作死(非洲人落泪)


          其他人的眼光已经可以杀人了……然后第二轮游戏开始了,你又感觉自己要凉了……


          果然……


        『md,我为什么要和这些欧洲人玩……』


          “啊……这次是我呢……”老父亲举起了那张卡牌


        『emmm是老父亲啊……应该点不到我……』


          “那……5号和2号抱一下吧……”老父亲你是这样子的吗……


          你看了看自己的牌……哦豁,凉了,2号


          你又欲哭无泪地举起卡牌,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


          “看来在下今天运气不错呢……”一旁的杰克亮出了自己的牌,笑着看向你


          “Woc居然是这个伪绅士!!”裘克表示很不爽


          正当杰克想把你公主抱起的时候……你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你把杰克公主抱了起来!!


          全场寂静……


       「早就想试试看了,没想到杰克先生意外的轻呢……」


         你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监管者们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求生者,这么强悍的吗?


         而被你抱着的杰克开始怀疑自己背后的玫瑰手杖是不是假的……






好啦

哈哈哈今天是个唱凉凉的好日子

喜欢的话就把下面的小芯芯比一下

蟹蟹




Auroea

咕了很久的一只咕咕【算是个预告吧,明天放卡尔
2P 之前的稿,根本没法看╮(╯▽╰)╭
(一直在考虑衣服怎么画,终于憋出来了十分舒畅)

咕了很久的一只咕咕【算是个预告吧,明天放卡尔
2P 之前的稿,根本没法看╮(╯▽╰)╭
(一直在考虑衣服怎么画,终于憋出来了十分舒畅)

界限

P1原皮奈布扎小辫子也挺美腻?
P2约瑟夫和性转约瑟妻(bushi)
P3马戏团哭泣小丑和微笑小丑。“尊敬的各位先生,女士,欢迎再次来到马戏团!您们熟悉的滑稽戏演员、亲密无间的滑稽戏搭档,将再次为您们献上最好的演出!”

P1原皮奈布扎小辫子也挺美腻?
P2约瑟夫和性转约瑟妻(bushi)
P3马戏团哭泣小丑和微笑小丑。“尊敬的各位先生,女士,欢迎再次来到马戏团!您们熟悉的滑稽戏演员、亲密无间的滑稽戏搭档,将再次为您们献上最好的演出!”

莫沉

关于约瑟夫为什么成为魔系

约瑟夫想做一个佛系。


哪怕他已经发现和经受了求生者的各种骚套路,受了无数次分手炮。却仍(执迷不悟,)在几位前辈惋惜的目光中开始了杀三放一,偶尔放四的生活。


此时此刻约瑟夫有些后悔。


这位一直以来备受求生者欺压的佛系,沉默地站在大门前,良久才缓缓露出了一个颇为悲凉的笑容。


我是想放你们,为什么在给了我一枪之后还跑过来砸板子?他在心中疯狂咆哮。


只是一点点挫败罢了,约瑟夫还是没有改变那颗想当佛系的心。


所以他做出了最糟糕的决定,那就是第二次进入庄园。


这一次,约瑟夫享受到一人倒三人救这个作战方法的奇妙感觉。


他可以保证自己没有生气,甚至有点想大笑出声...

约瑟夫想做一个佛系。


哪怕他已经发现和经受了求生者的各种骚套路,受了无数次分手炮。却仍(执迷不悟,)在几位前辈惋惜的目光中开始了杀三放一,偶尔放四的生活。


此时此刻约瑟夫有些后悔。


这位一直以来备受求生者欺压的佛系,沉默地站在大门前,良久才缓缓露出了一个颇为悲凉的笑容。


我是想放你们,为什么在给了我一枪之后还跑过来砸板子?他在心中疯狂咆哮。


只是一点点挫败罢了,约瑟夫还是没有改变那颗想当佛系的心。


所以他做出了最糟糕的决定,那就是第二次进入庄园。


这一次,约瑟夫享受到一人倒三人救这个作战方法的奇妙感觉。


他可以保证自己没有生气,甚至有点想大笑出声。


深究原因的话,


只能说在抓、救好几轮的回合当中,求生者那方机子一台没修,要救的人也飞上了天。


何苦呢?


这份好心情没持续太久,只维持那个能溜屠夫机械师上椅子,慈善家来救。


你想咋滴?


这是约瑟夫被慈善家用手电筒照的第一想法。


相信玩第五人格的就没有不知道慈善家的手电筒的,这个道具有多恶心,遇到过慈善家的屠夫也一定能明白。


对于约瑟夫而言,分手炮和手电筒可以称为两个最恶心的东西


克利切,我劝你善良。


终于被激怒了的约瑟夫再没有手下留情


——


呵,求生者。


约瑟夫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求生者。体会到了报复的快感。


我让你们恶心我。


澄tsuki

【第五人格乙女向】来玩pocky game吧~☆



巨大甜饼掉落请注意~~

可能ooc

内含男性监管者(除了哈斯塔)

请食用愉快~(。・ω・。)ノ♡

杰克

你迈开雀跃的小步伐去找杰克玩游戏,他温柔的答应并问道“好,不知道这次小姐要玩什么呢?”你咬上饼干,伸出了手指了指饼干的方向,他知道你的意思后,也跟着咬了上去。

他身上散发出玫瑰的香气,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眸蛊惑着你,一个不注意,他就吃掉剩下的饼干,品嚐完你的唇瓣后,他将舌头伸进你的口中仔细的舔过每一处,等到你有点喘不过气时,他才悠悠的退出你的嘴中。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小姐都露出了那么诱人的表情,我怎么可能还忍得住嘛~》

《撩人无极限的绅士get√》

裘克

裘克...



巨大甜饼掉落请注意~~


可能ooc


内含男性监管者(除了哈斯塔)


请食用愉快~(。・ω・。)ノ♡




杰克

你迈开雀跃的小步伐去找杰克玩游戏,他温柔的答应并问道“好,不知道这次小姐要玩什么呢?”你咬上饼干,伸出了手指了指饼干的方向,他知道你的意思后,也跟着咬了上去。


他身上散发出玫瑰的香气,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眸蛊惑着你,一个不注意,他就吃掉剩下的饼干,品嚐完你的唇瓣后,他将舌头伸进你的口中仔细的舔过每一处,等到你有点喘不过气时,他才悠悠的退出你的嘴中。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小姐都露出了那么诱人的表情,我怎么可能还忍得住嘛~》

《撩人无极限的绅士get√》

裘克

裘克最近忙着保养他的火箭筒,这几天更是忙到完全没有理睬你,你不禁感叹“男友喜欢小竹笋更胜于自己怎么办?在线等急!”终于受不了他的冷漠,你可怜兮兮的像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哀怨的问他可不可以陪她玩个游戏,看到你的模样,他才无奈的说“切……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丑爷,我陪你玩就是了。


游戏开始的瞬间,他就毫不客气的一口就吃下所有的饼干,紧接着他咬了咬你的唇,然后算准你张开嘴的瞬间长驱直入你的口中,翻搅着你的丁香小舌,到了最后你快要缺氧,他才放过被吻得红肿的唇瓣。


《你……你怎么那么突然,讨厌!》

《我这不是在证明我比较爱你吗,还有……你不是更喜欢粗暴一点的?》

《爱欺负人的小丑get√》

鹿头

你眨着水汪汪的大眼问班恩可不可以玩一个游戏,他有些犹豫,但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咬住另一端,你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脸,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掉眼前的饼干,等到你们两人的嘴唇快要接近时,他才小心翼翼的复上你的嘴,温柔的吮吸你的唇瓣,看到你的嘴唇变得像清晨采摘的苹果那般的嫣红,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呜呜,班恩…………喜欢你~》

《刚刚还怕你不喜欢,不过听到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

《温柔腼腆的班恩get√》

谢必安

你问谢必安可不可以一起玩个游戏,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看到他微笑的样子,感觉自己好像上了贼船,而且这艘船还是自己做得?


你看到他那张充满笑意好看的脸庞,不禁紧张的闭上眼睛,连动都不敢动,感受到他柔软的唇,你惊慌失措的张开了眼睛,他勾起了一抹笑,然后入侵你被吓得微张的嘴,直到你被吻得浑身使不上力气后,他才慢条斯理的扶起你的腰,放开你的唇。


《你怎么可以趁我不注意就偷亲我!》

《我这是为夫人好啊~如果连接吻都不会的话,那还怎么进行更愉悦的事,你说是吧~》

《想开车的小白get√》

范无咎

你去找无咎玩游戏的时候,他有点烦躁的看着你说“你怎么总爱玩这些无聊的玩意儿啊?”虽然他嘴巴上说着麻烦,但还是答应你了。


意想不到的是,游戏一开始他就低下头,正当你觉得奇怪时,看到他红到快要烧起来的耳朵,不禁玩心大起,快速的吃完剩下的饼干,然后轻吻上他的唇,他的身子重重的抖了一下,不敢置信的看着你,而你在佔到便宜的瞬间就迅速的从他身边跑开。


《无咎,你刚刚的样子很可爱喔~》

《切,有种你离我近一点讲,不要缩在角落。》

《害羞可爱的小黑get√》

约瑟夫

虽然约瑟夫正在摆弄着他的照相机,但他还是温顺的答应了你的请求,你不禁感叹道“果然约约最好了~”


你看着他纯净剔透的蓝色眼眸,蝴蝶般细长绮丽的眼睫,淡粉的薄唇,微捲的白色头发整齐的被束成马尾披在肩上,你内心不禁尖叫着“约约真是个诱人的尤物啊啊啊啊~”看到你疯狂冒出爱心的眼睛,他无奈的知道你又沉迷于他的美貌了,所以他迅速解决完剩下的饼干,攻入你的城池,最后在你的舌尖轻轻的咬了一下。


《嘿嘿,不小心又沉迷在约美人的美貌下了~》

《如果刚刚咬的那一下没办法让你清醒的话,我不介意做更过分的事喔~》

《有点攻的约瑟夫get√》


不可回收湠佰
是大头是一个合集(bu)疯狂偷...

是大头是一个合集(bu)
疯狂偷懒的某

是大头是一个合集(bu)
疯狂偷懒的某

村口常大爷

【碎片】[殓摄/有che/监禁有/HE/短篇] [下]

分两个链接,在评论,上部麻烦戳头像,之前发的被屏蔽了只好都放评论。

分两个链接,在评论,上部麻烦戳头像,之前发的被屏蔽了只好都放评论。

江晚吟我老公

卡约;你觉得我美吗?

#约瑟夫老妖怪🌚一直活着,卡尔分前世今世

#注意呀,是卡尔攻,约姐姐受

(除了杰佣我真的写不好其他的cpT^T)


约瑟夫来到庄园有一段时间了,刚刚开始他强势无比把把四杀。

过了一段时间,在游戏结束后,求生者们总会看到约瑟夫拿着一张泛黄的照片出神。

奈布曾经因为好奇,差点被狂暴的约瑟夫给打了。杰克因为这件事,和约瑟夫针锋相对了好几天。(虽然关系本来就不怎么好)

这把依然是约瑟夫,结束后约瑟夫拿出那张照片,眼里满满的爱意和思念。

艾玛拿出从克利切那借来的望眼镜,看着;虽然有点迷糊,但还是看得出照片上的人瘦弱无比,看起来风吹倒,带着黑色的口罩。标准站姿,右手提着个银色的手提箱。

“艾玛……”艾米丽戳戳艾玛...

#约瑟夫老妖怪🌚一直活着,卡尔分前世今世

#注意呀,是卡尔攻,约姐姐受

(除了杰佣我真的写不好其他的cpT^T)


约瑟夫来到庄园有一段时间了,刚刚开始他强势无比把把四杀。

过了一段时间,在游戏结束后,求生者们总会看到约瑟夫拿着一张泛黄的照片出神。

奈布曾经因为好奇,差点被狂暴的约瑟夫给打了。杰克因为这件事,和约瑟夫针锋相对了好几天。(虽然关系本来就不怎么好)

这把依然是约瑟夫,结束后约瑟夫拿出那张照片,眼里满满的爱意和思念。

艾玛拿出从克利切那借来的望眼镜,看着;虽然有点迷糊,但还是看得出照片上的人瘦弱无比,看起来风吹倒,带着黑色的口罩。标准站姿,右手提着个银色的手提箱。

“艾玛……”艾米丽戳戳艾玛腰,声音有点颤。

“怎……?!!”艾玛取下望远镜,正对上红眼约瑟夫。“妈也”艾玛收好眼镜慌张的拉着艾米丽跑远。

约瑟夫回到了房间,打开他的那台时空摄像机,把照片放进去。

“咔嗒”整个庄园都荡着摄像机打开的声音(每次约瑟夫拍照不是所有求生者都听得到吗)

约瑟夫进入镜像,面前出现一名高瘦的男子。

他抱着,喃喃着,“卡尔……”

————─=≡Σ((( つ•̀ω•́)つ——————

过了一两个月,求生者们都在讨论将要来到的屠夫。

“菲欧娜,以后我们靠你了!”玛尔塔笑盈盈的望着菲欧娜。

菲欧娜傲娇的哼了一声,“现在不说我神棍了?”

“那新的求生者你们猜会是什么职业?”艾玛问,

威廉非常认真的想了想,“老师?”

“怎么可能!”艾玛翻了个白眼,“你怕是想当机皇想疯了!”

“应该是入殓师。”克拉克道。

“入殓师?那应该很高冷吧,听说入殓师都很孤僻。话说会不会和玛格丽莎(舞女)一样?(胆怯和修机)?”艾米丽分析道,

(玛格丽莎·)泽莱:“那这个真的没办法匹配下去了。没有玛尔塔小姐我根本不敢匹配。(队友秒倒T^T)……”

渐渐的,求生者的话题从新监管者变成了新求生者。

……

约瑟夫一人在庄园边围逛着。

外面是森林郁郁葱葱的,庄园是用铁刺围起,上边布满玫瑰藤蔓。

看起来用一把锋利的刀就可以隔开逃出去,可为什么他们进来了就没人出去?这藤蔓可诡异了,根本割不断。况且进来当监管者的人,本就没打算出去。

当然,庄园的美丽仅限于白天,到了晚上,外边幽郁的森林像是被大火烧了一样,一颗十米高的树只剩下几分米的树桩,空气中散发着热气。

“咔吱……”

有人在外面?

约瑟夫回头望向传出声音的地方。

为什么……?

来者一袭黑衣,和记忆中的模样重叠。也是瘦高的,同样的银发,扎着小辫子。提着……银色的手提箱!

“卡…尔?”约瑟夫轻声叫到,扒开一旁的玫瑰花。他的心在颤抖。

那人回头,愣了。“约瑟夫?”

“卡尔!”约瑟夫抓住柱子,上面的藤蔓将他的手刺伤。

卡尔走到他面前,约瑟夫心里一颤一颤。他很惊讶,他的卡尔还活着,卡尔……没有忘记他!

“你也是来庄园的?”

“嗯,本来犹豫着要不要去,现在看来是一定要去的了。”卡尔笑着,眼里仿佛带着光,照的约瑟夫心里暖暖的。

“你在庄园里好好等着,等我回来给你整理遗、容?”

约瑟夫伸出手捧住卡尔的脸,他知道是哪个“遗容”,他很高兴,“卡尔,我等你来为我整理遗容。”

他们聊了好久,约瑟夫委屈巴巴的倾诉着自己有多想念他。

卡尔看快到了夜晚,亲吻约瑟夫的手背。“明天再来,时候到了。我该走了。”

“嗯”

第二天匹配,约瑟夫和之前一样,仍然是把把四杀不过不一样的是他在赛后不会出神。


Eagle·Black

沉雾(二)

沉雾(二)
平日里,杰克会摘掉面具,在自己街边的小店里做一名理发师,手艺很好,又有些小糕点供应,很多人也来这里理发。虽然人们总是好奇杰克先生和开膛手杰克的关系,还好多次问了杰克,杰克也只是一笑而过,并反问,“您觉得呢”很多人在听到这句话以后便认为这两个杰克并非是一个人,只是名字重了而已,可杰克本人却不这么认为。

距离上一次暗杀已经有一周多了,杰克一直没有接到活计,杰克在家中擦拭着指刀,小声道,“再不杀人刀都锈了。”他看着窗外的雾气,思索了一会,去衣柜里取了一套绿绿的衣服,戴上了面具,戴上指刀出了门。

这种雾天,又有谁能出门呢,只有开膛手杰克吧。人们畏惧杰克,畏惧开膛手杰克,几乎所有人都躲在家...

沉雾(二)
平日里,杰克会摘掉面具,在自己街边的小店里做一名理发师,手艺很好,又有些小糕点供应,很多人也来这里理发。虽然人们总是好奇杰克先生和开膛手杰克的关系,还好多次问了杰克,杰克也只是一笑而过,并反问,“您觉得呢”很多人在听到这句话以后便认为这两个杰克并非是一个人,只是名字重了而已,可杰克本人却不这么认为。

距离上一次暗杀已经有一周多了,杰克一直没有接到活计,杰克在家中擦拭着指刀,小声道,“再不杀人刀都锈了。”他看着窗外的雾气,思索了一会,去衣柜里取了一套绿绿的衣服,戴上了面具,戴上指刀出了门。

这种雾天,又有谁能出门呢,只有开膛手杰克吧。人们畏惧杰克,畏惧开膛手杰克,几乎所有人都躲在家中,几乎所有的店门都关掉,让街道上只有开膛手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吗?或许,是的。

杰克缓步走到一条小河边,又发现了那朵熟悉的白发,身边的摄像机上放了两个针筒,身前支起的花架上的图画很显眼,杰克倒也很惊讶,雾天居然还有人在外游荡,哦,除了他本人以外。杰克站在一边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少年画着雾景,把雾中的伦敦定格在画纸上。可是他停了下来,拿下了一支针筒,缓缓将药剂推入手臂。杰克十分好奇,他轻轻走到少年身后,少年好似发现了他。“晨安,先生。”少年抽抽嘴角,似乎有些紧张。杰克用右手抚着指刀,低声笑起来,“不怕死啊?”少年笑起来,抽了身边的西洋剑,刺向杰克。“不自量力。”杰克用指刀卡住了他挥来的西洋剑,少年攥紧右拳,挥了过去,却被杰克一把接住,左手一转,借着惯性把人双臂交叉着推到在地。毕竟两个人都是左撇子,打气架来还是有些别扭。杰克的指刀卡着少年的西洋剑插在地上,离他漂亮的脸蛋没有多远,杰克右手玩弄着少年凌乱的银发,少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眼中流露出极大的恐惧。杰克好笑地看着他,“叫什么?”“约瑟夫……”“不是本地人。”“嗯……法国人……”杰克一笑,松开了对他的控制。他直起身,拿了另一支针筒,打进了少年的身体。约瑟夫呼吸的频率缓慢下来,显然这只是普通的镇定剂。杰克扔掉针筒,居高临下地看着约瑟夫。“雾天还敢出来,真是对开膛手的大不敬。介于你是法国人,我就放过你一次。”约瑟夫仍旧倒在地上,他看着杰克转身离去,脑子中一片混乱。

又想起他了,他曾经也喜欢玩自己的头发,而杰克不经意间的动作让所有悲痛的回忆都冲击着自己。自从他不在了以后,约瑟夫必备的便有镇定剂。多亏了艾米丽小姐,她的镇定剂很有效果。约瑟夫缓缓起身,依旧继续着她的图画,直到傍晚,他才带着东西回到住处。

第二天早晨,约瑟夫来到了自己的店铺中,开始给人们摄影。人们也都很好奇这个来自法国的摄影师。约瑟夫虽然没有和杰克说太多的话语,但他还是很久不能停下来想他,畏惧还是怨恨?……畏惧他的恐怖还是……怨恨他勾起了那些记忆?约瑟夫自己也不清楚。

TBC

战书

约杰其实挺好吃(不

我还是杰裘党,没有跳墙哦。

有没有哪位好心人赏赐一个评论

约杰其实挺好吃(不

我还是杰裘党,没有跳墙哦。

有没有哪位好心人赏赐一个评论

伊-不会画画-子

拿老图更新下老福特x
p1是一个大概是欺诈的沙雕八
p2是我弃坑的手书图√
p3是meme的一张图
耶,混更

拿老图更新下老福特x
p1是一个大概是欺诈的沙雕八
p2是我弃坑的手书图√
p3是meme的一张图
耶,混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