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约翰康斯坦丁

231浏览    12参与
John·Constantine
抱歉打蝙康tag,但还缺一只大...

抱歉打蝙康tag,但还缺一只大蝙蝠,任重而道远ing。。。

抱歉打蝙康tag,但还缺一只大蝙蝠,任重而道远ing。。。

John·Constantine
儿童画污染视线ing。。。假装...

儿童画污染视线ing。。。假装是最不像Constantine的Constantine。。。

儿童画污染视线ing。。。假装是最不像Constantine的Constantine。。。

John·Constantine

【满是自嘲与谎言的日记】Constantine's Dairy2

       酒精在体内滞留,把老驱魔人的大脑带入混沌的幻象。梦中,充斥着白光,温和而不刺眼,像是柔顺的丝绸落在我的肌肤。身体与心灵升华,合着柔光一起弥漫在这空气中。似乎我的名字终于被写在《上帝寻找的迷途羔羊》的名单中,那是一种至高的愉悦……无法诉说的幸福?Oh~Of course!It never could be!

       了解答案的后果不堪设想,宿醉醒来的头痛就是最好的证明,神经末梢可不再受酒精的蒙骗,她们就像任何一个和我混熟了的姑娘,只不过没有了意外性。她们尖叫着...

       酒精在体内滞留,把老驱魔人的大脑带入混沌的幻象。梦中,充斥着白光,温和而不刺眼,像是柔顺的丝绸落在我的肌肤。身体与心灵升华,合着柔光一起弥漫在这空气中。似乎我的名字终于被写在《上帝寻找的迷途羔羊》的名单中,那是一种至高的愉悦……无法诉说的幸福?Oh~Of course!It never could be!

       了解答案的后果不堪设想,宿醉醒来的头痛就是最好的证明,神经末梢可不再受酒精的蒙骗,她们就像任何一个和我混熟了的姑娘,只不过没有了意外性。她们尖叫着,搅动着我的思绪,就像一个胖女人搅动着她糟糕的早粥,然后硬生生把所有东西都脱拽出来。

       我猛地睁开双眼,白炽灯光与冰冷的空气争着涌入我的瞳子,吸食隐藏在深处的罪恶,再把鲜血吐出来。眼泪和大笑一起泵出,感谢TMD宿醉,让我回忆起我不该是个乖孩子,我只应成为那虔诚的渎神者,在夹缝中等死的山羊。

       Come on!Old Johnny!该去和尼古丁会会面,和恶魔与妖精在大喝一场!

       想着,我站了起来。


John·Constantine

【满是自嘲与谎言的日记】Constantine's Dairy1

如果有一日失去所有外物的凭借,我必须思考如何不被天穹上下落的碎片送入地狱深处?


如果有一日失去我所掌控的一切我必须思考如何不被泰晤士河水当做上世纪的工业残渣冲刷消逝?


如果有一日,我真的甩给所有人一个背影,一句嘲讽,一根中指,我必须思考作为Constantine我到底得到了什么,又必须付出什么?


上帝永远把那糟糕的命运横陈在我的面前,就像儿时记忆中大街上那细碎的炭屑……


我得到苟且偷生的机会,和数不尽的在黑暗中挣扎的日子,成了天堂不收地狱不要的好小子;


我失去了我所能想象到的一切的正常交际,失去灵魂上本质上的自由。命里,地狱岩浆等待我被扔入其中,沉溺,灼烧,殆尽,...

如果有一日失去所有外物的凭借,我必须思考如何不被天穹上下落的碎片送入地狱深处?


如果有一日失去我所掌控的一切我必须思考如何不被泰晤士河水当做上世纪的工业残渣冲刷消逝?


如果有一日,我真的甩给所有人一个背影,一句嘲讽,一根中指,我必须思考作为Constantine我到底得到了什么,又必须付出什么?


上帝永远把那糟糕的命运横陈在我的面前,就像儿时记忆中大街上那细碎的炭屑……


我得到苟且偷生的机会,和数不尽的在黑暗中挣扎的日子,成了天堂不收地狱不要的好小子;


我失去了我所能想象到的一切的正常交际,失去灵魂上本质上的自由。命里,地狱岩浆等待我被扔入其中,沉溺,灼烧,殆尽,做了我最不想做的事情----失去自由,失去一切,失去自己。


这是福分,这是报应,这是命之书上我所不能改变的一切。


于是,继续大笑,继续嘲讽,手中端起威士忌,大踏步走入灯红酒绿,鬼魂于红男绿女,挣扎于光明黑暗。作践自己,直至成为哥谭下水道烂泥中的骨渣,鳄鱼人的晚餐。


现在,找上几个可人,在美妙的尼古丁酒精以及夜晚中享受我的罪恶……


For bloody myself------John·bloody·Constantine


John·Constantine

【微蝙康】Escape

Constantine第一人称

       这从来都不可能是一个美梦,或者说,离大多数人的现实都相距甚远,哪怕是那些所谓的苦命的英雄或是罪犯,他们的人生所象征的景象,相对于我的来说,那都胜过银城全盛时期的几十倍。然而我的呢?

       “七美元整,先生。”这位旧金山的便利店小伙壮的像天之公牛,外貌和脾气却和胡姆巴巴有的一拼,我撇撇嘴,直接用了一个小小的幻术,骗他自己掏了腰包,付了我的账单,并且捐给我这个可怜人一笔小小的钱,不用担心,只是让他的钱包空空如也。

  ...

Constantine第一人称

       这从来都不可能是一个美梦,或者说,离大多数人的现实都相距甚远,哪怕是那些所谓的苦命的英雄或是罪犯,他们的人生所象征的景象,相对于我的来说,那都胜过银城全盛时期的几十倍。然而我的呢?

       “七美元整,先生。”这位旧金山的便利店小伙壮的像天之公牛,外貌和脾气却和胡姆巴巴有的一拼,我撇撇嘴,直接用了一个小小的幻术,骗他自己掏了腰包,付了我的账单,并且捐给我这个可怜人一笔小小的钱,不用担心,只是让他的钱包空空如也。

       可惜,我真的没法用幻术坑走我身边这货,该死的Gaz,上帝给他这张嘴就是为了向我喋喋不休吗?!“我都替那个Gotham的帅哥感到不值了,他明显和你那个过去的小联盟一起来这里了,come on,Johnny,你的未来近在咫……”

      “!pu tuhS”我暴躁的把空烟盒揉成一团扔在路边:“我真TMD庆幸,我居然还学会过这么有效的一句反语魔法,还有,Gaz,如果you son of b*itch TMD敢继续在我耳根子边喋喋不休和那个联盟有关的任何东西,我才不管我当时把你的灵魂碎片拼起来的时候付出了怎样惨痛的代价,我都要对你的灵魂使用幻术,哪怕它会想我的节操一样摔得稀碎,明白不?不过脑子干的活到最后都TM让人爽了!”我弹掉该死的烟灰,可是烧灼感让我想起了现实,该收拾烂摊子了……

       也许现在是形容我的人生的最好时间,就拿好莱坞大片来做比喻,故事的高潮中,爆炸中人们纷纷跌下悬崖,主角一般不会死,甚至连伤都没有;路人干脆摔得稀烂;而我,只是TMD不知道把我的脊柱又摔成几段,肋骨有没有刺穿前胸,骨头的碎片有没有把我变成钢铁侠的可能,然后,不论我还受不受得了,及时赶到下一个片场,再爽一次。这不是生不如死,也不是身处地狱,只是地狱都不肯收我了。

       接着,熟悉的脚步声,就算我一路脸朝下摔到地狱十八层,我都能辨别出来属于那个人的一切,Bat-man的一切。“hey,luv,抱歉我现在满眼金星看不清你俊美的容颜,否则我会先夸上你几句再拍屁股走人的。”“Shut up,你这次的伤可能比你以前任何一次都严重。”是啊,谁能撼动犯上牛脾气的Big Bat呢?仪器启动检查的声音恢复了我,至少我做不到。

       “听着,不管我这次怎么样了,我都不再想来你那里逗留那么长时间了,那个甜蜜的骗局我都看的腻歪了。”“有一些不是,你现在急需救治。”“No。”我竖起一根食指:“nonononono,我看摔断的不是我的脊柱,是你的大脑皮层的视觉中枢,你现在看到的东西还不比那什么夜魔侠的?哦,还是别TMD管了。不如看看这个新买的硬币怎么样?”

       “ting”可惜我不能听见那镚子落在地上的甜美响声了,因为它被抛向空中的一刹,我已经回到我该死的家,准确说,是床上。“oh,home,sweet home。”只是可惜一时半会抽不了烟,只能等着恶魔血来一点一点修复这破烂,把我糟糕的身体重新打着火。

       只好等待下一次,把自己弄得乱糟糟一团,趁机见上某人一面。现在,让我们堕入梦乡吧,顺着我一路的罪恶,把这黑暗的东西捻成麻绳,拴在腰身,一路坠下,用脊背撞穿地狱的地面,一直到不存在的十九层,面对永远无法触及的死亡,挂上一抹嘲讽的笑,被倒吊着,直到天亮,但至少,我不会被困于现在生活中一些真实的烦心事。

       当我堕落时,我看到了真相,可那又能怎样?黑暗来临,我只想闭上眼睛。一个人,走过去。


John·Constantine

【蝠康每日短篇】坟墓里的朋克歌手

“我他妈的才不会去为救你而犯险,我只不过是刚刚好倒霉被卷了进去;我更不会为了你被搞死了,come on!要真有紧急情况我他妈的第一个就坑死你!”Comstantine不紧不慢地吐出一个烟圈:“看,就像这么简单!”
  这段话,Batman一直相信,直到他手上抓着的只剩下那件破烂不堪的黄色大衣。骗子,还真是彻头彻尾的骗子。去他妈的康斯坦丁,并不是第一次拿自己的生死开了玩笑,可却用了他的……
  “这可是你说要听的,不喜欢也别给爷瞎嘚啵。”不可否认,康斯坦丁在摇滚方面天赋毫不亚于他的魔法。可是现在,没有机会说什么了……
  Bruce·Wanye站在这个混蛋的墓碑之前,水珠顺着额前碎发流了...

“我他妈的才不会去为救你而犯险,我只不过是刚刚好倒霉被卷了进去;我更不会为了你被搞死了,come on!要真有紧急情况我他妈的第一个就坑死你!”Comstantine不紧不慢地吐出一个烟圈:“看,就像这么简单!”
  这段话,Batman一直相信,直到他手上抓着的只剩下那件破烂不堪的黄色大衣。骗子,还真是彻头彻尾的骗子。去他妈的康斯坦丁,并不是第一次拿自己的生死开了玩笑,可却用了他的……
  “这可是你说要听的,不喜欢也别给爷瞎嘚啵。”不可否认,康斯坦丁在摇滚方面天赋毫不亚于他的魔法。可是现在,没有机会说什么了……
  Bruce·Wanye站在这个混蛋的墓碑之前,水珠顺着额前碎发流了下来,毫不顾忌的流入让人难受的地方。是的,到了某人忌日老天才不会赏他什么好脸色。大雨瓢泼,不,应该说更像是地狱君主的洗脚水,带着来自地狱的硫磺味,这是Constantime忌日的特色。
  “这里没有未来,做梦……”熟悉的嗓音,似乎来自于遥远的记忆,又或许……地下!Bruce吃了一惊,他什么也不管了,直接开始挖掘坟墓,丝毫没有往日的所谓理性。
  冷湿的石块割破了他的手指,割破了每一处即使已经长上老茧的皮肤。直到棺材出现,该死的棺材板也被掀开,该死的衣冠冢里也正躺着那该死的金发骗子,只不过还在半昏迷。
  “Thanks God,差点以为你他妈的聋了……”Constantine嘴角强撑着扯出一抹笑,一如既往:“大蝙蝠,不如先把我拉出来,然后借我个火?我可是废了不少力气才跑出来的。”
  后来,Comstantine又给自己的宣言加了一句话:“我他妈的才不会真正去死,只不过是无聊了四处走走,更不会因为你他妈的想我我才出现,我不过是迷路碰巧走了回来!”

一片纸棱

【康斯坦丁x你】七年之约

ooc
私设有
*他比你大个十几岁。我不管,我就喜欢老男人。【……】

你写完功课后收好了课本,借着台灯的灯光将脖子上挂着的父亲赠予你的吊坠取了下来。
略开精美繁华的装饰物与雕刻,在吊坠的中心刻着你看不懂的符号。你将吊坠打开,里面放着你与父母的合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父亲临走的那一天连一句对你的祝福都没留下,只是将自己平时一直随身携带着的吊坠给了你,亲吻了你的额头后就离开了家,从此一去不复返。
你问过自己的母亲,母亲对着尚且年幼的你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你搂在怀中轻拍着你的背,说道:“孩子,你的父亲要去完成一件很伟大的事。”

你一直不明白“一件很伟大的事”指的是什么,直到那天。

你的家离学...

ooc
私设有
*他比你大个十几岁。我不管,我就喜欢老男人。【……】














你写完功课后收好了课本,借着台灯的灯光将脖子上挂着的父亲赠予你的吊坠取了下来。
略开精美繁华的装饰物与雕刻,在吊坠的中心刻着你看不懂的符号。你将吊坠打开,里面放着你与父母的合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父亲临走的那一天连一句对你的祝福都没留下,只是将自己平时一直随身携带着的吊坠给了你,亲吻了你的额头后就离开了家,从此一去不复返。
你问过自己的母亲,母亲对着尚且年幼的你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你搂在怀中轻拍着你的背,说道:“孩子,你的父亲要去完成一件很伟大的事。”


你一直不明白“一件很伟大的事”指的是什么,直到那天。


你的家离学校不算远,因此每次放学你都是自己一个人回家的,也没有和你顺路的同学。
正当你走到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的时候,一只你从未见过的生物就在你面前的水泥地里窜了出来。
或许不应该称这种浑身漆黑冒着看起来就不干净的黑色气体六只眼睛四只翅膀八条腿牙缝里还不时钻出火焰的东西叫做生物。
你想到的第一个字就是跑。
但显然它比你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你还没跑几步就被它给一只爪子按在了地上。它散发着腥臭气味的嘴对准了你的脑袋,想都不用想一口就能将你的脑袋咬下。

“恶魔,我在此以造物主的名义命令你,速速退回地狱!”
忽然,那东西好像听到了什么令他感到害怕的声音似的将爪子从你身上挪开,一边发出难听的嘶吼声一边被自己身后的一个黑色的漩涡给吸了进去。
你惊魂未定,连站起身都忘记了。

“小姑娘,该起来了。”
刚刚声音的主人将你从地上扶了起来,还为你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你才反应了过来,在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后才颤颤巍巍的对上了他漆黑的眸子,
“你……救了我?”
“所以你怕我干什么?”
他不禁笑出了声,一手摸出了银色打火机熟练的把玩着翻盖,余光瞥见你脖子上的吊坠后神色突然一变,收起了刚刚悠闲的模样,对着你缓缓开口道:“……可以给我看看你的吊坠吗?”
“???”
你歪着头疑惑不解。但小时候的你相信着救自己的一定是好人这个老掉牙的道理,于是还是将吊坠取下递给了他。
他接过吊坠蹙眉仔细端详了一阵,拇指拂过上面难懂的符号,最后将其打开,在看到你与自己父母的照片——准确来说是你父亲的照片后又将吊坠递还给了你,你接过重新戴了起来。
“你叫【】?”
“你认识我?”
“应该说我认识你的父亲。”
他叹了口气,拿了根香烟叼在了嘴里,
“介意吗?”
“不介意。以前我的父亲也经常这样。”
他得到允许后为自己点燃了香烟转过身背对着你深吸了一口,二指夹着烟将其拿下后吐出了一口浊气,
“你应该庆幸来找你报仇的这一只很好对付。”

“你的父亲是我的同行,勉强算是我的朋友吧。他是个驱魔人——当然我也是。”
他抖了抖烟灰,你不可置信的站到了他的身前,他低头看了你一眼后又继续道:“我没猜错的话他几年前就离开你了,因为那时他正被一个可怕的恶魔追杀着,为了保护你还有你的母亲他不得不只身离开。留给你的吊坠上应该有护身咒语,咒语从你父亲身亡的那一瞬间生效,但是现在咒语到时限所以失效了,刚刚那个混蛋就是瞄准时机来找你报仇的。因为你身上流着他的血。”
“…………”
你攥紧自己的手掌,指甲都嵌进了肉里。他说的别的什么你都自动忽略不计,唯独一件事不能。
“我的父亲他……死了?”
“两年前。”
他云淡风轻的说着,将抽完的烟头扔在地上用交踩灭,弯下腰再次拿起了你脖子上的吊坠,
“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先别急着伤心。可以借我点血吗?”
你用胳膊抹了抹自己湿润的眼眶,哽咽的说道:“干……什么?”
“保你平安。”
他握住了你的一只手腕,将你的掌心摊开,捏住你的一根手指用指甲轻轻一划,伴随着划破肌肤的轻微刺痛感,殷红的血液流了下来。
“有点疼,不过值得。”
他自说自话的用食指蘸了点你的血,随后在你的吊坠上写了什么文字,还一边嘟囔着什么拉丁语。
至于你为什么懂拉丁语,因为你也听自己的父亲念叨过,不过你只勉强听得懂几个单词而已。

“好了。七年后来这找我,我叫约翰•康斯坦丁。”
他站起身笑着拍了拍你的头,还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张明信片递给了你。
你接过明信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将那张纸片收了起来后用手握紧了吊坠。


算算时间,明天正好是第七年。
你收好吊坠后趴在了桌子上,将压在台灯下的那张有些泛黄的明信片拿了出来用手轻轻抚摸着。
“康斯坦丁……”

关了台灯,你洗漱一番后就盖上被子准备入睡了。
你的吊坠在你的胸口微微散发着蓝光,然后光芒化为烟尘消散而去。
不远处,恶魔已经露出了它的獠牙。


坐着车来到了小时候住的地方,不得不说挺怀念的。虽然这里已经可以说是破败不堪了。
走在记忆中儿时的路上,就连墙上街头混混所留下的涂鸦都让你所怀念。你用手指一路摸着墙壁走到了曾与他约定过的地方,一点点揭开尘封着的回忆,扫去层层灰尘后露出了当初再熟悉不过的画面。

……………………但这也太熟悉了吧!!!
眼前的恶魔明显比你小时候遇到的那只要强了不止一倍两倍,你下意识攥紧了吊坠后退了好几步。
跑是肯定跑不走了…………难道要念《圣经》吗?
不管了,死之前至少也要反抗一下!
你一咬牙,张嘴就要喊出小时候父母教你背过的《圣经》。

你一句话还没说完,眼前可怕的恶魔就被什么火焰给烧成了灰烬。
“我觉得你还是有空多背几句驱魔的咒语比较实在。”
熟悉却又带着几分沧桑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转过头,惊喜的看着那人。
岁月确实改变了他许多,但改变不了一个人的灵魂。
康斯坦丁将嘴里的烟随意扔在了地上踩了几脚,然后走到你面前笑着看着你,伸手拍了拍你的肩,
“不过至少这次你没有被吓倒在地上了。”
“当然,我现在可不是十几岁的小孩了。”
你忍不住一个激动踮起脚一把抱住了他,
“康斯坦丁!!!”
他猝不及防的被你抱住愣愣的站在原地也没有回抱住你。

等你反应过来后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你松了手后退了几步清咳了几声,
“有什么事吗?”
“嗯…………”
他挠了挠头,也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反应了过来,
“上次对你用的咒语只能维持七年,并且只能用一次,所以你现在很危险。不过……”
他说到这里,忽然轻笑了一声,从怀中摸出了另一枚银色的打火机扔给了你,上面刻着你的姓氏。
“我想起来你的父亲好像嘱托过我让自己的孩子也继承他的衣钵。”
你接过打火机,翻开旋盖点燃后抬头看了眼他朝他挑了挑眉后下一瞬间和他背对着背站在了一起看着眼前将你们团团围住的黑色烟雾。

“所以我该叫你老师咯?”
“还是康斯坦丁吧——或者你也可以直接喊我约翰。”

山蕨安爾
约翰康斯坦丁是我最喜欢的DC角...

约翰康斯坦丁是我最喜欢的DC角
然而渣康在香港很少人认识_(:3」
上班没有客人,花了半个小时速涂一张渣康,感觉良好(O
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版本的康,虽然我是想着马甜甜的版本来画的,但是感觉好像又有点不像

约翰康斯坦丁是我最喜欢的DC角
然而渣康在香港很少人认识_(:3」
上班没有客人,花了半个小时速涂一张渣康,感觉良好(O
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版本的康,虽然我是想着马甜甜的版本来画的,但是感觉好像又有点不像

改个名字

漫画同人·患难之交

基本上,康斯坦丁相信人们总会后悔。

“勿忘我”酒吧臭烘烘的,上帝的笑容也难比它更臭了。一个小伙子把另一个小伙子打得裤裆滴水。妓女没有被吓坏,妓女很难被吓坏,她们至少经历了二十回以上的强暴才能在大苹果市站稳脚跟。服务生恶狠狠地啃了一口他手中鲜红欲滴的苹果,看来老板今晚不在,“当兵去吧!”他吼。康斯坦丁根本没看清对峙他的愤怒的人身在何处。有个小贼偷走了一栋魁梧老人的钱包。“嘿!狗屎!你在看什么!”老家伙喝多了,觉得有一群阿拉伯灯神正站在他背后为他撑腰,怒目金刚似的;亦或者他完全没那么觉得,他觉得他只不过是打了个酒嗝,眨了眨眼皮。天父偶尔也这么觉得。

今晚康斯坦丁无权沉默,无权撒谎。他开口了,伴...

基本上,康斯坦丁相信人们总会后悔。

“勿忘我”酒吧臭烘烘的,上帝的笑容也难比它更臭了。一个小伙子把另一个小伙子打得裤裆滴水。妓女没有被吓坏,妓女很难被吓坏,她们至少经历了二十回以上的强暴才能在大苹果市站稳脚跟。服务生恶狠狠地啃了一口他手中鲜红欲滴的苹果,看来老板今晚不在,“当兵去吧!”他吼。康斯坦丁根本没看清对峙他的愤怒的人身在何处。有个小贼偷走了一栋魁梧老人的钱包。“嘿!狗屎!你在看什么!”老家伙喝多了,觉得有一群阿拉伯灯神正站在他背后为他撑腰,怒目金刚似的;亦或者他完全没那么觉得,他觉得他只不过是打了个酒嗝,眨了眨眼皮。天父偶尔也这么觉得。

今晚康斯坦丁无权沉默,无权撒谎。他开口了,伴随着丝卡香烟升腾而上的垂死求助:“没什么,有人撬开了你的棺材盖,仅此而已。说实在的,不算什么。”

于是他挨了一拳,滚出了这片午夜坟场。

或许这记拳头是他心甘情愿挨的,谁知道呢?他是说,谁竟可能心甘情愿地挨上一拳呢?没人,没有人。有人。糟糕,他明白自己喝醉了。没醉。他隐约想起了姬特。他没想起,他忘记她了。可行。算了吧,自欺欺人。他撞上了今晚的第二个大块头,路灯的金光和车灯的白光接连踩踏他们的脸,对了,还有自由帮凶霓虹灯。“操,约翰·康斯坦丁?”大块头拽住了他的衣领,康斯坦丁嗅到了大块头舌头上的伏特加气味和腋窝附近那一星材料不入流的香水。似乎他未能赢得夏夜,没有游泳池、星光露台与身裹白纱口吐钞票的金发女郎的那种夏夜。“我是约翰·康斯坦丁,有何指点?”康斯坦丁反问。

于是他又挨了一顿痛揍,好处是他小命尚保,烟盒尚存。“而大海会是我们中间的魔法一场。”他轻轻笑了,靠坐在街边转头寻觅这道声音。他脑后是“纳粹”,眼前是“艾滋鬼”,右肩膀上方是一道有关“爱”的签名。没人,没有人。有人。

一名浓妆艳抹的红发流莺找到了他。她的眼睛像臭水沟里的月亮一样。“天啊,你看起来就像一只软弱的拳头。”她说话的语气则像彩光糖纸一样,轻快,靓丽,不大昂贵。

“我光顾不了你的生意。”康斯坦丁说。

“我的口活也不错。”

“等吧,樱桃。”

她抱起手臂,立在他身旁等待了半个多小时,无人前来雇走她或是驱走她,这条街够荒凉的。他几乎沉沉睡去。她问——或多或少带点刻薄的意图问:“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禁欲徒?”

“我跟骗子打交道。”康斯坦丁睁开双眼,风吹跑了一只棕色的纸袋,它无力叫停自身的行程,“你想听听我今天的故事吗?”

“嗯哼。今天的故事?”红发流莺嘴角一翘,将后背紧紧抵在冰凉的墙壁上,故作狡黠,“事先说好,我是不肯在这方面做出任何回报的女人。”

“你多大年纪?”

“十九岁。如何?你认为不妥?”

“没什么不妥。”

“那说下去。”

“我在二十九岁的时候,有过一位朋友。我看见你的眼睛说:‘骗子?’没错,骗子,不过我和他是一丘之貉。你懂得的,天使不同魔鬼为伍。后来我们仍然是一丘之貉,但是他从我的世界中滚蛋了。你懂得的,魔鬼也不同魔鬼为伍。嗯?一直到今天上午,他逮住了我,他做到了连我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他逮住了我。我立刻制止他:‘安迪,没门。’他大叫起来:‘约翰!朋友!我的请求还未能说出口呢!’我说:‘你是个罪人,尽管我也是。’”

“叫他闭上嘴巴。”她冷酷地瞟着他。

“我试过。耶稣基督啊,他哭了,他在我对面哭了五个世纪。‘我后悔了,约翰,我向你发誓我眼下面临的险境与我先前的重大劣迹通通无关,它属于一桩小小的私人恩怨。’他说。‘杀人偿命难道就不是私人恩怨?’我说。他指责我对他太过无情。他曾经是一只伊卡洛斯,飞翔在天堂的眼皮底下,蹦跳在地狱的脚踝上头,不识好歹,恣意妄为,冲他们大竖中指;时隔经年,他却跑来告诉我,他被人类捆在了地心引力里头。”

“你最终帮助他了?”她开始抽烟,她抽烟时侧脸毫无表情,澄澈的浅蓝眼珠也不带半分感情色彩。

“为此我答应了他的仇敌一条极其可笑的要求。”康斯坦丁仰头看看她,懒洋洋地弹了弹烟灰,又垂低头。

“你答应了什么?”

“安迪把我带到他的仇敌跟前去,谈判桌是一张餐桌,谈判者是一个魔法师。另一个骗子——我更习惯这么称呼他。‘他曾欺骗过我,约翰尼,”魔法师胜券在握地说,‘我只是给他下达了一项禁令,使他在十二小时之内不得撒谎,这很要命吗?’我惟有承认,如此的报复形式的确不失公允,即使他还规定,十二小时之内,一旦安迪隐瞒不语或是张口说谎,他的身躯就会爆炸。”

“老天,这故事不赖。”

“我想挺烂。”

“然后呢?你代他承担了这项处罚?”

“要不然他恐怕十秒钟之内就得飞到我的脸上来了。他这辈子对我说过的惟一一段实话就是今天他找上门来向我求救时说的那一段话。当我发觉那时候他业已中招后,我随之也发觉了一项隐秘的事实:我真的是他的朋友。”

“说下去。”

“没什么了,没有太多内容了。那快活的跳梁小丑同意了我的代过,并且问我:‘约翰·康斯坦丁,你一生之中谋杀了多少个人?’”

康斯坦丁话头一顿。“‘数不胜数。’”他说。

红发流莺不复催促了。她静默地抽着烟,指骨夹烟的姿势犹如她正承受着一只蝴蝶的降落。她皱起了眉头,蝴蝶其憩长久。

“这么说,你现在是一个绝对诚实的人咯?”

“暂时诚实,还有十分钟过期。”康斯坦丁说,“安迪此刻一定开怀极了。杂种。”

她飞快地扫了他一眼,嘴唇紧闭,眼波迟疑。“你相信你的故事吗?”她问。

“我别无选择。”他没笑,他垂下手让烟气远离他的视野,他瞧着她。

“那么我有一个问题。”她把字吐得越发地飞快了。他显得昏昏欲睡。“我有……”她说,“我有活着摆脱这种日子的可能性吗?”

“我不知道。”康斯坦丁说,“上帝都不知道,你说了算。”

红发流莺进一步地俯下身来追问:“你觉得我有活着摆脱这种日子的可能性吗?”她十九岁,她浓妆艳抹,他瞥见了她的乳沟。她眼睛里没有泪水,也没有希望。人人都知道妓女没什么希望。十九岁,道路坎坷,自我否定,需要一份外来的答案。她的左手边是同行、同行和同行,右手边是嫖客、老比尔和每日热狗。她需要一份外来的答案,她只有十九岁。

“当然了,亲爱的,你有。”他说。与此同时,他感到与夏夜本不两立的寒冷渐渐涌现在他的掌心,漫布到他的嘴唇,包围了他的全身。

他抬眼看去,可是没能够捕捉住她的神色,只见证了一丁点闪光,仿佛蝴蝶的鳞翅掠过了她浅淡的双眼。他不再看了,他浑身哆嗦。

“再见。”他站起身说。

“再见。”她说。

他把一支烟塞进嘴巴里,点燃烟首,温暖牙齿,步履艰难地撑扶着墙壁慢慢离开。“什么也不会有了,除了回忆。”那道他未成功寻觅着的声音再度开始吟它的诗。十二点整,某处的大钟敲响了十二下。他走过三个街区,四个街区,五个街区,第六个街区——

在第六个街区,他看到了安迪,爆炸以前,安迪应该战战兢兢而又满怀期盼地等候在“勿忘我”酒吧外头。是的,安迪来搜索过他。可安迪如今是一团人间的呕吐物了,安静,肮脏,不过安静。安静是呕吐物的精髓所在。

除了回忆,他想。


———————————————————————————————————————

引用注明:

博尔赫斯:《离别》。搜来是“陈东飚、陈子弘等译”,我怀疑那是整本诗集的译者,这首却不知道是哪一位的作品了。

郝三金
纪念一下渣康以动画形式回归 我...

纪念一下渣康以动画形式回归

我恨这个网速
就算英语再渣也要看

纪念一下渣康以动画形式回归

我恨这个网速
就算英语再渣也要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