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纪实

55万浏览    117.2万参与
嘉谟
发朋友圈后好友评论: “布达佩...

发朋友圈后好友评论:

“布达佩斯大火车”

那就这个当名字吧

发朋友圈后好友评论:

“布达佩斯大火车”

那就这个当名字吧

木目私写
求合作模特 上海 非诚勿扰

求合作模特 上海

非诚勿扰

求合作模特 上海

非诚勿扰

₆⁶₆

「素描那年天气

                         蝉鸣的夏季」


Photo by Canon700D

「素描那年天气

                         蝉鸣的夏季」


Photo by Canon700D

花轮同学
车厢的门:昨天乘3号线下车时,...

车厢的门:昨天乘3号线下车时,不知道驾驶员怎么这样停车!

车厢的门:昨天乘3号线下车时,不知道驾驶员怎么这样停车!

Leo Wang

去旅行  🚶🏻‍♂️


上路走吧  👣

去旅行  🚶🏻‍♂️


上路走吧  👣

盛夏的风
满肩红尘雪,扰动僧人心

满肩红尘雪,扰动僧人心

满肩红尘雪,扰动僧人心

安七

【原创/联文】当成故事来听——安七篇

我们是很亲的兄妹。


具体亲到什么程度呢?


在我刚开始丫丫学语时,叫的第一声是哥哥。以至于之后的很多年里被老妈老爸不停的唠叨。


父母忙的不可开交,只有哥哥每天上下学就会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照顾尚幼嫩的我,明明还不够柜台高的年纪就不得不学会了做饭洗衣打扫,甚至于给我扎头发,自发的当起了我的早教老师。


可以说,他同时充当了我童年时父亲与母亲的角色。并且做得很好。


大概是上天看他太好了,都有些嫉妒,从小给了他一副病骨支离的身体还不算完,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找上了门。


当他突兀的倒下时我还有些懵,直到肉体与地面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后,我才后知后觉地呼吸一窒。


我无比感...


我们是很亲的兄妹。


具体亲到什么程度呢?


在我刚开始丫丫学语时,叫的第一声是哥哥。以至于之后的很多年里被老妈老爸不停的唠叨。


父母忙的不可开交,只有哥哥每天上下学就会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照顾尚幼嫩的我,明明还不够柜台高的年纪就不得不学会了做饭洗衣打扫,甚至于给我扎头发,自发的当起了我的早教老师。


可以说,他同时充当了我童年时父亲与母亲的角色。并且做得很好。


大概是上天看他太好了,都有些嫉妒,从小给了他一副病骨支离的身体还不算完,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找上了门。


当他突兀的倒下时我还有些懵,直到肉体与地面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后,我才后知后觉地呼吸一窒。


我无比感谢哥哥平时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一定要记得妈妈的电话号码,拨错了好几次号码我才能勉强冷静下来打通电话,具体怎么说的年份已久忘得差不多了,但那种心跳骤停的感觉我却再也不想感受第二次了。


急匆匆赶回来的父母神色疲惫,送我们去医院的邻居叔叔通知了哥哥的情况。


我只知道,老妈到医院时,眼里都是血丝。


经过了小半个月的精神折磨,才等到了一个好的消息,那次小小的我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如释重负,父母也喜极而泣,真好,救回了哥哥。


但也不是那么好。


哥哥本就没几两肉的身子又单薄了许多,像个纸片人,风一吹就可能倒了,脸色苍白近乎透明,下巴变成了有些尖锐的样子。


二凡也时不时来医院看哥哥,趁他有精神的时候给他讲学校里发生的趣事,什么隔壁班睡神又破纪录了,老师又留了一大堆的作业折磨人,学了新的知识点,要背好长的课文等,碎碎念了好多,我只记得他说起门卫邱爷爷养的小灯笼(一只花斑短尾猫)又生了几只小猫崽儿,哥哥明亮的眼睛。


我乖乖地趴在哥哥病床边,轻轻的在他手里蹭着,他说我像一只乖顺的小奶猫。


果然,猫奴从小就是个猫奴。


他东拉西扯的说了好多,我听的昏昏欲睡,只知道哥哥一脸认真。


当时已经是深秋,哥哥好了很多,只是嗓子彻底烧坏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连话都说不清楚,只能通过写字来表达意思。


二凡也不烦,一有空闲就会来看他。


他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竹马之交,读书都在一个学校里。


以前,我们是邻居,


现在,我们还是邻居。


我一度好奇他们是怎么玩到一起的,因为他们俩的性格没有相差十万八千里也大于十万里了,一个沉默内敛,一个跳脱且话痨(委婉点,阳光活泼),一个说一个时不时附和一两句,双人相声吗??


我想象了一下老哥顶着那张漂亮却面无表情的脸,穿着大红长袍往桌子前一站,和二凡讲双人相声的画面……


【对不起我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画面简直太美!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哥哥和二凡一起看上了重点中学,陪我的时间就少了,但我是个懂事的孩子,要让哥哥放心!


由于学校离得比较近,他俩每天晚上下课后都会走回家,大概会一路聊着天,或许二凡那个傻不愣登的家伙会扯着嗓子唱歌扰民也说不定,他肆无忌惮,因为我哥从来都是容着他胡闹(作妖!)


都说女孩子要比男孩早熟,也不知道哥哥从哪听来的,趁着周末开始一本正经地和我讨论早恋的危害性和诽谤其他男生的过程。


我:?????


老哥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我还不到12岁啊喂!早个鬼头的恋啊啊啊!你妹!!



…………好像有哪里不对。


等等,他妹不就是我吗??!!


敲!!


于是乎,恋爱观无比正常的本少女就听着哥哥每年增加一遍的唠叨单身solo到了现在。


OK,I'FINE  个大头鬼啊啊啊!!!


【哭不出来!    jpg. 】




——————————致今天依旧吃了满嘴狗粮的我



@夏侯谷南  @墨染 我搞定了~


这篇并不是什么小说,也不是脑洞,只是一种抒发,我想记录下他们的一点一滴,留作回忆。


奉上我诚挚的祝福,希望哥哥能幸福!


oozawaryuka

城市中的晨市
摄于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
从早晨市卖菜的少数名族脸上 你 看到了什么?

城市中的晨市
摄于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
从早晨市卖菜的少数名族脸上 你 看到了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