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纯属娱乐

451浏览    12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21 16:54
道极子

TBC
一个清奇的脑洞,很快完结😂梗源制作 @洛星余晖 的一句吐槽,一家三口和两条狗【论雷总的母性光辉?】
主安雷微瑞金,ooc突破天际
没有恶意黑角色!!!满满的都是爱意!!!【?】

TBC
一个清奇的脑洞,很快完结😂梗源制作 @洛星余晖 的一句吐槽,一家三口和两条狗【论雷总的母性光辉?】
主安雷微瑞金,ooc突破天际
没有恶意黑角色!!!满满的都是爱意!!!【?】

Captain
为什么我的微信登录界面跟你们的...

为什么我的微信登录界面跟你们的不一样???😂😂😂
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进来了(◦˙▽˙◦)

【好久没PS了,练练手】

为什么我的微信登录界面跟你们的不一样???😂😂😂
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进来了(◦˙▽˙◦)

【好久没PS了,练练手】

苏暖儿-

成美,你也有怂的时候哇
义城小甜饼
有小车车飘过
嗑糖嗑糖

成美,你也有怂的时候哇
义城小甜饼
有小车车飘过
嗑糖嗑糖

九转归一

全门派分三种

奶妈分三种:

雷电法王 —— 输出第一
大奶天使 —— 治疗第一
暂未发现 —— 什么?我们有奶?

武当分三种:

气敏加点 —— 有钱
气体加点 —— 有技术
纯气加点 —— 新人尚不知pvp的险恶

和尚分三种:

小和尚 —— 缺母爱
大和尚 —— 不缺云梦小姐姐但总是喜欢其他门派,很迷
东瀛和尚 —— 请往少林门口一探

华山分三种:

懒得说 —— 剑出鞘恩怨了
话不多 —— 肝帝辛苦打拼
话很多 —— 闲的

暗香分三种:

JJC1600以上
JJC1600以下1100以上
生活玩家

沙雕分类,非一概而论
纯属娱乐

奶妈分三种:

雷电法王 —— 输出第一
大奶天使 —— 治疗第一
暂未发现 —— 什么?我们有奶?

武当分三种:

气敏加点 —— 有钱
气体加点 —— 有技术
纯气加点 —— 新人尚不知pvp的险恶

和尚分三种:

小和尚 —— 缺母爱
大和尚 —— 不缺云梦小姐姐但总是喜欢其他门派,很迷
东瀛和尚 —— 请往少林门口一探

华山分三种:

懒得说 —— 剑出鞘恩怨了
话不多 —— 肝帝辛苦打拼
话很多 —— 闲的

暗香分三种:

JJC1600以上
JJC1600以下1100以上
生活玩家



沙雕分类,非一概而论
纯属娱乐

昼眠

【花怜】哥哥,喜欢吗?

是车!!!

一点点镜面play

ooc有

私设有

我就是喜欢甜到腻的老夫老夫

爽就完事儿了

喜欢还请小红心小蓝手呀!

(1)

床上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无意识地往旁边一放,一颤,然后继续往旁边摸摸,被子里的人也挪动了几下,直到把手伸到床沿。

手一下子又缩回去,安静了几秒钟,手的主人露出上半身,谢怜衣领松松垮垮,肌肤上点点红痕不算明显,但也足够让刚刚睡醒的谢怜面红耳赤,他左右看看,忍不住轻唤:

“三郎……”

没有回应。

谢怜掀开被子,打算下床,花城就推门而入,端的是那副少年模样,阳光刚好散在他的身上,辫上的珊瑚珠反映出闪耀的光,推门扬起的细微尘埃在阳光下无处可逃,此刻更像...

是车!!!

一点点镜面play

ooc有

私设有

我就是喜欢甜到腻的老夫老夫

爽就完事儿了

喜欢还请小红心小蓝手呀!

(1)

床上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无意识地往旁边一放,一颤,然后继续往旁边摸摸,被子里的人也挪动了几下,直到把手伸到床沿。

手一下子又缩回去,安静了几秒钟,手的主人露出上半身,谢怜衣领松松垮垮,肌肤上点点红痕不算明显,但也足够让刚刚睡醒的谢怜面红耳赤,他左右看看,忍不住轻唤:

“三郎……”

没有回应。

谢怜掀开被子,打算下床,花城就推门而入,端的是那副少年模样,阳光刚好散在他的身上,辫上的珊瑚珠反映出闪耀的光,推门扬起的细微尘埃在阳光下无处可逃,此刻更像是给少年的闪闪金光,而少年嘴角扬起的笑,竟添了几丝鬼魅,好像不该如此,又像本该如此。

“哥哥?你醒啦?”

谢怜本还愣愣的,一听到声音抬头,站了起来,伸个懒腰,然后应答:“嗯……三郎你去哪儿了?”

花城快步走向谢怜,途中变回原来的模样,把他拥入怀中——明明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特别黏人。至少谢怜是这么想的。

抱住,接下来就是蹭蹭头发……

谢怜微微抬头,果然感受到花城用脸颊摩挲他的发鬓,像极了一只大型犬,在撒娇。

谢怜微笑,回抱他一下,又抬手摸摸他的头发,微微用力,花城顺着他的力道低头,额上传来温软的触感——是谢怜的吻。

很甜。花城心想。

花城继续低头,唇仿佛不经意地在谢怜锁骨处流连,偷偷地留下一个吻痕,手却慢慢收紧……

谢怜感觉不对,连忙双手撑着他的脸,把他往上一推,又移到他的双肩,顺利地推开了他。

谢怜一手揪着衣领,另一只手整理着衣服,耳朵微红,嘴唇开合:“好了,三郎,你先出去,等我整理好再一起用早饭吧。”

花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乖乖走出门,而是饶有兴致般看了几眼,又歪头思考了一下,低头垂眸间好像决定了什么,最后才对谢怜笑道:

“那我在外面等你,哥哥。”

谢怜不明所以,却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好像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低头整理衣裳,拍拍衣摆,谢怜抬手半束头发,用散下来的头发遮住后颈,然后揉揉有些酸痛的腰,把衣领收紧抚平,在镜子前看了又看,确定遮住了点点红痕之后,推开了门,任由门外站着的红衣男子牵起手,引他至桌前。

“都这个时候了吗?我睡了这么久吗?”因为房内看不出时辰,谢怜只以为是早上,所以现在看这天色,分明是过了晌午的。

“哥哥难得睡得香甜,睡久一些也不是什么坏事。”花城扬起惯有的笑容,伸手绕一圈谢怜的发丝,轻嗅一口。

“但是,仙京……”

“不然你以为我刚才出去是做什么的?放心吧哥哥,我已经处理好了,哥哥一天不去不会怎么样的。”

谢怜还未说完就被花城打断,花城顺势拿起桌上的糕点递到谢怜嘴边,不让他继续张口询问仙京的事情……

对不起了,慕情风信!

谢怜张口咬下糕点,心中的小人双手合十,做出一个道歉的动作。

而在仙京,慕情翻个白眼,风信念叨“我操了我操了我真是操了!”甚至不约而同地冒出“鬼言惑太子”的想法。

“嗯?糕点我好像没有做过,以后我得尝试一下才行。”谢怜不知不觉被花城半抱入怀,并且坐在了花城身上,而他本人也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反而聊起糕点的事。

“哥哥喜欢就好!”花城也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反正他做的食物只有自己能吃下去就对了。

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各位神官鬼魅除了花城都不敢靠近谢怜,准确来说是谢怜手上的“七彩斑斓枫叶糕”。当然这是后话了。


附送现打小剧场

小花城:哥哥……

谢怜:啊啊啊好可爱啊啊啊啊啊亲亲抱抱举高高!

少年三郎:哥哥……

谢怜:你不要过来(捂脸)

真实的大只花城:哥哥……

谢怜: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鬼子坏得很!

链接请见评论

我太难了

昼眠

人物归秀秀
ooc归我
孩子名字随便起的,脑洞也是随便想的
纯属娱乐_(:з」∠)_

人物归秀秀
ooc归我
孩子名字随便起的,脑洞也是随便想的
纯属娱乐_(:з」∠)_

昼眠

假如有一天三位攻都有了猫耳……
人物是秀秀的
ooc都归我_(:з」∠)_
hhhh纯属小剧场
就皮一下_(:з」∠)_

假如有一天三位攻都有了猫耳……
人物是秀秀的
ooc都归我_(:з」∠)_
hhhh纯属小剧场
就皮一下_(:з」∠)_

年更遥

雁歌行

正文五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接到圣旨直到现在,执明还是满头雾水。

离上次宫中小宴已过去了数日,执明早已将此事抛在脑后,今天被家中仆从自杂耍摊子架回执府的时候,他还想着是不是最近又做了什么惹了他将军老爹生气的事儿。

待看到一大家子严阵以待的侯在正门进来的院子里,连香案都摆好了的时候才觉得事情有些超乎寻常。还未等他发问,就听到门口一声嘹亮的“圣旨到!”

圣旨里文绉绉的一大堆话,执明只记住了三句,一句是“执氏子明”一句是“立为君后”,再有一句便是“于八月初八行大婚册封之礼”。执明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这...

正文五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接到圣旨直到现在,执明还是满头雾水。

离上次宫中小宴已过去了数日,执明早已将此事抛在脑后,今天被家中仆从自杂耍摊子架回执府的时候,他还想着是不是最近又做了什么惹了他将军老爹生气的事儿。

待看到一大家子严阵以待的侯在正门进来的院子里,连香案都摆好了的时候才觉得事情有些超乎寻常。还未等他发问,就听到门口一声嘹亮的“圣旨到!”

圣旨里文绉绉的一大堆话,执明只记住了三句,一句是“执氏子明”一句是“立为君后”,再有一句便是“于八月初八行大婚册封之礼”。执明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这三句话联系起来。直到在父亲的提醒下领了旨谢了恩,又看着父亲恭送了前来传旨的内侍,执明还是觉得匪夷所思。他――执明,当君后!皇家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单单是执家上下,这道圣旨一出,整个京城的人都被惊掉了下巴,曾经信誓旦旦说过执明与后位扯不上关系的人都被现实啪啪打脸。

执明很焦躁,他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也不是没想过会不会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君王的缘故,随即又被自己否认掉,堂堂一国之君总不可能是被自己一包松子糕给征服了吧。

“不能逃婚不能逃婚,违抗君令是死罪!”努力压下自己大逆不道的想法,想不通问题所在的执公子持续暴躁中。

而另一边的璇王府邸,陵光与上大夫孟章对坐品茗,惬意非常。

“殿下看着心情不错,现如今外面对立后一事可是议论纷纷呢,您看着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孟章举杯嗅着茶香,一张娃娃脸看着无比纯良。

“孟大人不是也淡定的很?”陵光不为所动,一手支颌,一手执杯,淡淡的撇了孟章一眼,“我为皇兄选了执明为后,倒是没见你跟那些宗亲似的就差指着本王的鼻子说我胡闹。”

孟章放下茶杯,偏头笑了笑,年近三十的人笑起来居然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我跟那执家大公子倒是有过数面之缘,此人看似纨绔,却从不曾当真做过太过出格的事,且他眼神清明,心思通透,依我看来当不是个等闲的人物……再说了,有殿下你那佳人在,下官何须操这些闲心。”

陵光顿了顿,“什么叫本王的佳人?公孙钤长的不错,却是君子端方,哪里说的上是佳人了?他虽聪明,我却望着他行事多些分寸,莫要将手伸的太长……”起身行至窗前,“立后一事你既无异议,便去和司礼监的人商量个章程出来,我瑶光立后君王大婚,国书已然安排送出,南宿与琉璃必然遣史来贺,你等早做安排,切勿失了礼数。”

孟章躬身施礼,离开王府。璇王府离司礼监有些距离,为节约时间孟章便抄了小路,未成想被人当成偷跑出家门玩耍的富家小少爷给拦在了半途。

看着眼前人高马大流里流气的混混,孟章心里的火气翻腾不止――又是因为这张脸。当初自己以头名高中,却因相貌问题难得重用,官场沉浮数载方有如今的成就,故而这张脸就成了他心里的禁区――他虽看似文弱,实则也是有武艺傍身的,正准备出手给这些人一个难忘的教训,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住手!”

寻声望去只见一黄杉绿带的少年从前面的巷子里转了出来。身量高挑,圆脸大眼,正是本应被关在府中抄书的仲堃仪。好不容易溜出来就遇上这种事的仲堃仪也很无奈,每次出门必有事端,好像个麻烦吸引器一样。

以自制的千工盒教训了这些人一顿,这才有工夫看向自己救下的人。只一瞬间,仲堃仪仿佛听到了雪化冰消,万物生长的声音,一眼万年。

“孟章多谢仲公子出手相助,只是今日在下尚有公务在身,不便久留,改日定当上门答谢。”言罢不待对方回应便匆匆离开,徒留仲堃仪在身后面色桃红的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

仲堃仪觉得他或许是一见钟情了。

天权國太傅

【气宇轩扬】吃醋

王皓轩觉得最近自家小助理扬扬似乎总是躲着他,除非工作需要,不然绝对不在他面前出现,就算勉强出现了,整个人也是魂不守舍,丢三落四的,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

昨天,他们从北京飞上海,飞机落地 ,下飞机的时候,扬扬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在机场里,甚至有粉丝在的情况下,迷糊的某扬居然踩掉了自己的鞋。场面一度难以控制,往事不堪回首。王皓轩一点都不想回忆昨天被踩掉鞋之后,粉丝们哄堂大笑的场景。粉丝们笑笑也就罢了,为啥你个罪魁祸首也跟着笑啊。

在机场闹了笑话也就罢了,轩哥大度,不当回事,但是坐上保姆车之后,扬扬竟然拿出下个月的行程单给他是几个意思,这次的活动难道不用走流程?轩哥业务能力到家也不是什么...


王皓轩觉得最近自家小助理扬扬似乎总是躲着他,除非工作需要,不然绝对不在他面前出现,就算勉强出现了,整个人也是魂不守舍,丢三落四的,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

昨天,他们从北京飞上海,飞机落地 ,下飞机的时候,扬扬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在机场里,甚至有粉丝在的情况下,迷糊的某扬居然踩掉了自己的鞋。场面一度难以控制,往事不堪回首。王皓轩一点都不想回忆昨天被踩掉鞋之后,粉丝们哄堂大笑的场景。粉丝们笑笑也就罢了,为啥你个罪魁祸首也跟着笑啊。

在机场闹了笑话也就罢了,轩哥大度,不当回事,但是坐上保姆车之后,扬扬竟然拿出下个月的行程单给他是几个意思,这次的活动难道不用走流程?轩哥业务能力到家也不是什么都行得通啊,王皓轩甚至都想到是主办方没发活动方案给他。

然而现实却很打脸,扬扬手机格式化,还没有备份,啥都找不到了,最后,还是经纪人哥打了几通电话,才要到了这次的活动方案。

然后,扬扬被经纪人哥狠批了一通,经纪人哥本来就毒舌,王皓轩在旁边听了两句,都受不了了,更何况是被指着鼻子骂的自家小助理,于是本着互帮互助的友好品格,帮小助理说了两句好话,结果,他跟着扬扬一起挨了一路的爱的训示。

工作不在状态,经纪人哥大手一挥,直接就放了扬扬长假,本来寻思吧,让他在家给轩轩打打广告,也不要求他给接个工作,最起码,调整一下他自己的状态。

   王皓轩闲来无事打开微信盆友圈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家小助理的确是在积极的发广告,但是发的都是别人的,甚至不是同公司的他居然也发,一天三四十条的广告,居然没有一条与自己有关,轩哥觉得,哪儿来一股酸味,酸的他都有点不舒服了。 

一连扒拉了扬扬好几天的盆友圈内容,轩哥总算找到了有关自己的内容,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到自己这里就是“笨蛋出租,五毛起价。”配图还是一张自己的搞怪表情包。

王皓轩实在想不到自己究竟是做过什么事,得罪了自家小助理,都让人家无心工作了。每次看到自己都跟洪水猛兽似的。

“笨蛋王皓轩,傻子王皓轩,让你把我的巧克力送人,让你把我的糖果掏空,让你乱搞我的材料包……”这条微博,扬扬已经编辑好几天了,迟迟没发出去,想等着某人自己发现。



Captain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凤求凰

嫁衣璞璞好美QWQ,璞璞和鸽子精成亲啦

有小伙伴喜欢蔺晨(鸽子精)x石太璞的么??QWQ

我觉得这一对挺萌的啊

手残的我总算P完了,后悔当初为何不好好学Photoshop……

其实最下面的一张图才上重点,嗯……

天权國太傅

【忘羡】胃痛

睡前故事,温馨治愈


蓝忘机第一次胃痛,是魏无羡偶然间发现的,彼时他俩正在云梦定居,过着“说是天天就天天”的神仙日子。

刚到云梦整整一个月的时候,魏无羡就惊奇的发现,蓝湛很少找他天天了,最近几日尤甚,当他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何时,蓝湛每次就餐就只吃白饭,而不用别的了。

“蓝湛,这些你都不喜欢么?”看着蓝湛小可怜只吃白饭的样子,魏无羡决定发挥一下道侣之间有爱的一面,一派天真的模样,让蓝二公子仿佛被狙了一枪。

“不是,很好。”蓝湛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不过到时动了几筷子。

“那就好,蓝湛,你吃这个,这个很好吃的。”魏无羡亲自为蓝忘机夹了一块剁椒鱼头,笑嘻嘻的递到他碗里。...

睡前故事,温馨治愈


蓝忘机第一次胃痛,是魏无羡偶然间发现的,彼时他俩正在云梦定居,过着“说是天天就天天”的神仙日子。

刚到云梦整整一个月的时候,魏无羡就惊奇的发现,蓝湛很少找他天天了,最近几日尤甚,当他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何时,蓝湛每次就餐就只吃白饭,而不用别的了。

“蓝湛,这些你都不喜欢么?”看着蓝湛小可怜只吃白饭的样子,魏无羡决定发挥一下道侣之间有爱的一面,一派天真的模样,让蓝二公子仿佛被狙了一枪。

“不是,很好。”蓝湛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不过到时动了几筷子。

“那就好,蓝湛,你吃这个,这个很好吃的。”魏无羡亲自为蓝忘机夹了一块剁椒鱼头,笑嘻嘻的递到他碗里。

“食不言,寝不语。”蓝湛看着碗里红彤彤的剁椒鱼头,面无表情的吞下,眉头都没皱一下。

夜间亥时至,魏婴在榻上等蓝湛,却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蓝家人的作息,卯时作,亥时息,作为蓝家模板人物,蓝湛一直都以此严于律己,怎的,今日都亥正了,蓝湛还未回房。

魏无羡一路鬼鬼祟祟的摸到书房,却见蓝湛极没有形象的趴在桌上,桌上还散落着蓝湛没整理完的蓝氏古籍。魏无羡悄无声息的走到近前,想看看没有形象的蓝湛是何种模样,以便日后能逗弄他,好找回一些失去的场子。

走到近前,魏无羡才惊觉,蓝湛以拳顶着胃部,似是有些难耐,额头上尽是虚汗,背后的衣物也洇湿了一大片。

“蓝湛,蓝湛,你怎么了?”魏无羡突然有些害怕,声音都有些颤抖。

“无事……”蓝湛一如往常的回答,然而此时作态却不像无事的模样。

“蓝忘机!”魏无羡像是气急,却又狠不下心真的对蓝湛冷脸,“蓝湛,你哪里痛?我,我去给你找药,你等我。”说着,就想出去为蓝湛找止痛药。

“魏婴,你过来。”蓝忘机面色苍白,唇色早已疼痛的尽失血色,看的魏无羡一阵阵心疼,也就听话的走了过去。

“魏婴,我无事,你过来让我抱抱就都好了。”蓝忘机伸手揽过一旁正在暗自愧疚的魏无羡,颇有些有气无力,但还是想安慰这人。

“那你说,你是不是腹内疼痛?”

“嗯。不过,无妨。”

“都这样了,你还跟我说无妨……”看着蓝湛难得的柔弱模样,魏无羡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明日,我还想吃你做的菜。”

“不行,你都这样了,再吃辣的,你身体受不了的。”

“无妨。”

第二日用膳之时,蓝湛看到桌上的莲藕排骨汤的时候,嘴角一牵,露出一丝极浅极淡的笑来,眼底里的温度却似能融化冰川。

 

 

 

p.s.莲藕排骨汤有健脾养胃,缓解脾胃虚弱的功效。

年更遥

雁歌行

正文八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天子大婚第二日,喜庆的气氛还未散去。永安殿内处处可见大红色的婚礼装饰。屋外是一派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屋内却是电闪雷鸣阴云密布。

执明忍着不适坐在铺了厚厚软垫的椅子上,对面是一早进宫来恭贺新婚之喜的璇王。执明一手支额,眉心抽搐的看着正位上认真吃早点和对面气定神闲喝着粥的兄弟俩,磨着后槽牙忍下了将自己面前的红豆饭扣过去的想法。

今日一早醒来,想起昨夜种种,执明再怎么愚钝也能看出些不对来。先前璇王乔装混在宫中派去执府的人中与他见过一面,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当今圣上心智不全与十岁稚...

正文八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天子大婚第二日,喜庆的气氛还未散去。永安殿内处处可见大红色的婚礼装饰。屋外是一派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屋内却是电闪雷鸣阴云密布。

执明忍着不适坐在铺了厚厚软垫的椅子上,对面是一早进宫来恭贺新婚之喜的璇王。执明一手支额,眉心抽搐的看着正位上认真吃早点和对面气定神闲喝着粥的兄弟俩,磨着后槽牙忍下了将自己面前的红豆饭扣过去的想法。

今日一早醒来,想起昨夜种种,执明再怎么愚钝也能看出些不对来。先前璇王乔装混在宫中派去执府的人中与他见过一面,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当今圣上心智不全与十岁稚童无异,但昨夜所见的言行却与他所言大相径庭。执明原还想着就把对方当成年幼的弟弟来照顾,谁料……

早上醒来时,执明本想先行一步起床好避开对方,谁成想慕容黎的臂力惊人,将他揽的死紧。执明挣不开便稍稍用了些力,却反而让慕容黎醒了了过来。执明看着对方睡意朦胧不甚清醒的脸,昨夜诸般亲密交缠与羞人的私语如走马灯一般在他脑海中回放,顿时尴尬的无以复加。

“阿黎困……睡觉……不起床……”慕容黎咕哝着说完又把头凑在执明的脖子上蹭了蹭。

“……”若非那处尚且酸软不适,腰上也有些疼痛,执明简直要怀疑昨夜种种是他一场荒诞的梦境了。慕容黎言行举止活脱脱就是个孩子,全不见半点昨夜的霸道狂放。

“璇王殿下!”执明直视对方双眼,“您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恩?”陵光顿了顿又继续吹着碗里的粥,“皇嫂说的那里话,前些日子我不是去您府上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吗?”说话间替慕容黎添了一箸小菜,“我是半点都没有隐瞒的。”

执明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提了提袖子露出一小朵盛放的石榴花,“入宫之前可是验明正身过的,你既说陛下是孩子心性,这花莫非还是我自己让他开的不成!”

“嘶……”终是稳不住镇定,稠厚的粥泼了一手。

宫里的百草园。

艮墨池望着霸占了自己软塌的白衣人,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团。

今日一早,自己本来是在园里实验自己的新药的,谁料这人冒冒失失闯进来撞到自己,药盏里的药粉劈头盖脸的泼了这人一身。幸好今天试的不是什么毒药,可到底药性尚不十分明确,这人现在还未醒来。

看这人装束,想来是此次前来道贺的南宿使臣,可千万莫要生出什么事端才好。

艮墨池回到书案前拿着这次的药方研究,多少有些不解,“不应该啊……都服了解药了,也该醒了,莫不是我有哪里疏漏了?”

认真严谨的小御医沉迷研究,并没有看到还在昏迷着的人微微勾起的唇角……

柠檬薄荷就要配朗姆酒

[承光游戏]调酒师

其实题目和正文没啥关系,为承光出一份力,游戏批不认输!


夏之光第一次被翟潇闻“绑架”去酒吧就留意到了操作台的调酒师,小小的一只,有着一双和酒吧的环境截然不同的小鹿般的眸子,清澈明亮。这是夏之光那个憨批能想到的仅有的形容词。


调酒师调酒的动作很潇洒,不拖泥带水,调出来的酒也带着一点不一样的味道却偏偏跟酒很相称,不管是什么酒。


来这的人大多都是为了喝酒,或者看一看调酒师的表演。夏之光发现调酒师从来不说话,甚至表情都不会多给一个,夸赞的话也只是默默收下,顶多食指在操作台上点一下算作回应。


夏之光很喜欢他调的Mojito,简单的配方简单的配色,让人一眼就能看透的酒,很像调酒师的...

其实题目和正文没啥关系,为承光出一份力,游戏批不认输!


夏之光第一次被翟潇闻“绑架”去酒吧就留意到了操作台的调酒师,小小的一只,有着一双和酒吧的环境截然不同的小鹿般的眸子,清澈明亮。这是夏之光那个憨批能想到的仅有的形容词。


调酒师调酒的动作很潇洒,不拖泥带水,调出来的酒也带着一点不一样的味道却偏偏跟酒很相称,不管是什么酒。


来这的人大多都是为了喝酒,或者看一看调酒师的表演。夏之光发现调酒师从来不说话,甚至表情都不会多给一个,夸赞的话也只是默默收下,顶多食指在操作台上点一下算作回应。


夏之光很喜欢他调的Mojito,简单的配方简单的配色,让人一眼就能看透的酒,很像调酒师的眼睛。


夏之光发现调酒师从来都不穿黑色的马甲,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黑色衬衫,随性。这个憨批又找到了一个形容词。


后来,夏之光发现来这的客人从不点单,都是由着调酒师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每次都说一句,一杯Mojito。真是个憨批,夏之光心想。


夏之光决定不再点Mojito了,他想让调酒师自己调。随便调,不要Mojito。调酒师难得的抬了抬眸,旋即有低头开始调酒。


夏之光被调酒师行云流水的动作晃晕了眼,直到调酒师把一杯红色的液体放在眼前。端起酒杯一下子就闷了一大口,却被辣的眼泪在眼眶打转,夏之光瞪圆了的眼好像看到了低着头调酒的人嘴角勾起的一抹恶作剧得逞的坏笑。


调酒师最后还是给他调了一杯Mojito,夏之光赌气似的一口干了,结果还是呛到了自己。


夏之光发现调酒师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了,问过酒吧老板也是说不知道人去了哪。每年都是,只干三个月,干满了就走,也不说去哪。老板一脸的无奈。夏之光喝着新来的调酒师调的酒,没有那种感觉了,新来的调酒师是个话唠,每天都会跟客人说好多。


夏之光觉得自己快思郁成疾了,每天趴在寝室的床上长毛。


夏之光再次看到那个调酒师的时候他已经换了个身份,穿着白色的衬衣,戴着发带,依然是很随性的装扮。


夏之光没有想到他也是来参加比赛的,演出服是一袭红衣——烈火如歌。这个憨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样一个词。


红色的衣裙随着动作飞舞着,夏之光发现他的身形很完美,肌肉的线条十分舒展,柔韧性也很好。好像摸一下那凝脂般的肌肤,应该会很舒服吧。这个憨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


站在领奖台的时候,夏之光抬头看着身旁的那人,聚光灯下是那么美好,依然是像小鹿般的眸子,比在酒吧见到时多了几分乖巧。


获奖感言夏之光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只是希望可以让那人听到,或者说,让他记住。只可惜,话筒传到那人手里却没发挥应有的作用。那人只是深深地鞠了一躬,什么都没有说,脸上也依然是什么表情都没有。


卸了妆夏之光急匆匆的冲出化妆间想找到那人,却没想到那人早就离了场。


翟潇闻发现夏之光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买了好多印有鹿的东西,寝室都快要被夏之光的东西淹没了。


夏之光找到了比赛的录像,专门调了那人的片段,一遍遍跟着跳。从早到晚,动作早就烂熟于心,只希望可以再见到那人


夏之光再见到那人是在商业街,穿了一套简单的运动装,抱着一摞资料正从一座大楼里出来。夏之光抬抬头发现那座大楼正是自己所属的公司,看来是在找工作嘛。


于是夏之光这个憨批找到了龙姐,厚着脸皮要来了那人的资料——余承恩,还不错的名字嘛。


再之后,余承恩就成了夏之光的经纪人,夏之光终于也能天天看见这个可人儿了。


夏之光这个憨批每天都凑在余承恩身旁说很多话,但余承恩和他最多的交流,也就是交每天的行程。


夏之光为此又郁闷了,趴在寝室的床上对着翟潇闻暗自神伤,把翟潇闻都盯怕了。


余承恩其实很早就注意到夏之光了,在迎新大会上,夏之光的舞蹈燃炸了全场。从此那人眼角的两颗泪痣就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后来在酒吧遇到了夏之光到是蛮意外的,一直以为他不会踏足这种地方,在夏之光说出让他随便调的那句话时,余承恩的心里忍不住想捉弄他一下,故意调了一杯血腥玛丽,看着那人被辣到,又不忍心的重新调了一杯Mojito。


比赛的时候余承恩第一眼就认出了夏之光,在台上跳舞的他闪闪发光,散发的魅力足够让余承恩痴痴的看上十天半个月的。


那人话真多,余承恩在颁奖台上听着夏之光的发言,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接到通知被告知自己被聘为夏之光的经纪人的时候,是惊讶的,带着一点恐慌,余承恩怕被夏之光发现自己喜欢他。为此,为了维系他们之间的正常关系以及控制自己的情绪,余承恩总是尽可能的少跟夏之光说话,保持一定距离。奈何夏之光这个憨批,见天的往自己身边凑。


后来余承恩辞了工作的时候,只有夏之光笑的一脸春风荡漾,与别人的反应完全不相同。


夏之光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把余承恩骗到自己家去,又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说服了余承恩辞掉经纪人的工作,梦寐以求的人终于到了自己的怀抱夏之光高兴还来不及。


余承恩没想到夏之光这个憨批竟然这么会玩,明明是第一次做却把技巧掌握的如此熟练,仅凭一只手就把余承恩送上了高潮。


余承恩的嗓子哑了,那天晚上到底做了几次余承恩已经没有印象了,只知道那天晚上夏之光用了各种方法让他爽的欲仙欲死。


余承恩看着睡在旁边的夏之光,安静的像个大型犬。得好好管管了,这样谁承受的了啊。余承恩想。


年更遥

雁歌行

正文一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瑶光皇宫,荣安帝慕容黎的寝宫永安殿内,慕容陵已经盯着自己的兄长看了一个时辰了。

年轻的君王咽下最后一口芙蓉酥,慢条斯理的饮了口今年刚刚贡上的新茶解了解腻,这才抬头看向自己的胞弟“陵光,你看我很久了,你要是想吃芙蓉酥,就去问齐嬷嬷要,阿黎一天只有这些,不能给你。”平板无波的声音诡异的透着一丝委屈。

璇王慕容陵,因先皇后孕中梦有朱雀入怀,故得小名――陵光。此时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暴起的火气,尽量平静的向自己的皇兄询问:“芙蓉酥我就不吃了,只是想问问阿黎,我离开京城不过五日...

正文一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瑶光皇宫,荣安帝慕容黎的寝宫永安殿内,慕容陵已经盯着自己的兄长看了一个时辰了。

年轻的君王咽下最后一口芙蓉酥,慢条斯理的饮了口今年刚刚贡上的新茶解了解腻,这才抬头看向自己的胞弟“陵光,你看我很久了,你要是想吃芙蓉酥,就去问齐嬷嬷要,阿黎一天只有这些,不能给你。”平板无波的声音诡异的透着一丝委屈。

璇王慕容陵,因先皇后孕中梦有朱雀入怀,故得小名――陵光。此时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暴起的火气,尽量平静的向自己的皇兄询问:“芙蓉酥我就不吃了,只是想问问阿黎,我离开京城不过五日,你这是又想到了哪出,给我找这么大事儿?”越说越火,“嘭”的一掌拍在桌上“谁让你自作主张答应立后的,不是说了让你等我回来再安排的吗?就算不知道怎么推,你都不知道问问孟章他们几个?”

“要媳妇儿……”

“你说什么?”声音略低而显得有些含糊的话让陵光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我要成亲,我要娶媳妇儿。”慕容黎面无表情,眼神相当认真“前些天小土进宫看我,说他大伯家的堂哥成亲了,是个大人了。还说他堂哥论年纪还小我半岁呢。阿黎也要成亲,也要当大人!”

陵光抚额叹息,恨不能仰天长啸,心中默念:“不能跟小孩计较不能跟小孩计较……”终是没能忍住,跨步走到兄长跟前蹲下,盯着对方的眼睛道:“仲堃仪那个傻乎乎的家伙说的话你也信,我说芙蓉酥长树上你信不信,平时见你挺机灵的,怎么那个土蛋糊弄你一唬一个准?”

“小土没有糊弄我,我知道。”慕容黎回瞪过去,据理力争。

陵光望着自家兄长睿智又精明的脸,蓦地眼圈一红――慕容黎自十三岁一场大病,心智便如十岁稚子一般,好在聪明异常,又直觉敏锐,且因伤了脸上神经做不出表情,旁人看不出他心思,平日里倒不曾被人看出马脚,若没那场病如今不知该是多么出众的人物。偏偏遇上个傻乎乎又认死理的伴读,老是一本正经的说着傻话,且他自己还信以为真,无怪自己的皇兄这般机敏,还总是被他带跑偏。

“小光儿你莫哭,”一双手抚上陵光的脸“是哥哥不好,要不你说怎么办,哥哥听你的。”

听着慕容黎有些焦急的语气,陵光轻轻握住抚在自己脸上的手,笑笑说:“我没哭。在想给你立后的事儿呢,咱们好好找找,娶个你喜欢的好不好?”

看,这就是自己的兄长,即便心智不全有如稚子,却时时记得惦念自己,让着自己,即便是舍了自由困在这皇城朝政之中,能护他周全也值了,但是……

“来人,去仲府告诉仲堃仪,皇上要立后,需得有人抄经祈福,保佑一切顺利。他与皇上一向亲近,这个任务交给他再合适不过了。让他在府上好好抄经,皇上大婚之前就别出来晃荡了!”

Captain

嗯……北方版伪装者表情包……【纯属娱乐,笑笑就好】


至于大哥被打脸了23333不是我的主意,社长叫我这么做的(咱们有证据),实我是赞同的


最后,带上大姐一起玩的都是好人www

嗯……北方版伪装者表情包……【纯属娱乐,笑笑就好】


至于大哥被打脸了23333不是我的主意,社长叫我这么做的(咱们有证据),实我是赞同的


最后,带上大姐一起玩的都是好人www

鬼扯♡小能手

  今天看到小老虎在三周年fm创造的i purple you =i love you +送给大哥的八千刀紫色大衣 +puma签售会上那种暗搓搓由粉丝向大哥传递的i love you…
  送衣服的时候我还觉得奇怪,大哥的私服几乎没见到过紫色,基本都是粉白蓝黑,怎么定制了这么艳的紫……妙啊

  我他妈以前怎么就觉得小老虎傻呢,还一直纠结他们两个最后到底哥哥反应慢(maybe)还是弟弟更愣(我眼瞎)……??

   到今天,我醒悟,最傻的那个是我啊!!是我!!

  南俊养出来的崽子怎么可能傻,小虎崽的心思都拐出了个九寨沟了!!

 ...

  今天看到小老虎在三周年fm创造的i purple you =i love you +送给大哥的八千刀紫色大衣 +puma签售会上那种暗搓搓由粉丝向大哥传递的i love you…
  送衣服的时候我还觉得奇怪,大哥的私服几乎没见到过紫色,基本都是粉白蓝黑,怎么定制了这么艳的紫……妙啊

  我他妈以前怎么就觉得小老虎傻呢,还一直纠结他们两个最后到底哥哥反应慢(maybe)还是弟弟更愣(我眼瞎)……??

   到今天,我醒悟,最傻的那个是我啊!!是我!!

  南俊养出来的崽子怎么可能傻,小虎崽的心思都拐出了个九寨沟了!!

  想到一句话……你是无心插柳,我却是蓄谋已久,很适合vjin

年更遥

雁歌行

正文七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八月初八诸事皆宜,是近两年内难得的青龙金匮之日。早两日这京中的家家户户便已 披红绸挂彩灯,就为今日这皇家大喜,要与天家同庆。

执明虽顽劣名声在京中颇为响亮,但这家世也确实让人艳羡,此次又是以后位嫁入宫中,皇家的赏赐自不必说,单是执府与他外祖翁家的添妆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头抬嫁妆随凤與入了宫门,最后一抬却还未能离开执府大门,倒真真算的上是十里红妆了。

这一日下来又是封后大典,又是婚礼,纵使执明有些功夫又做足了准备,终于到了新房之时还是有种快要散架的错觉。

幸而这婚床有...

正文七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八月初八诸事皆宜,是近两年内难得的青龙金匮之日。早两日这京中的家家户户便已 披红绸挂彩灯,就为今日这皇家大喜,要与天家同庆。

执明虽顽劣名声在京中颇为响亮,但这家世也确实让人艳羡,此次又是以后位嫁入宫中,皇家的赏赐自不必说,单是执府与他外祖翁家的添妆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头抬嫁妆随凤與入了宫门,最后一抬却还未能离开执府大门,倒真真算的上是十里红妆了。

这一日下来又是封后大典,又是婚礼,纵使执明有些功夫又做足了准备,终于到了新房之时还是有种快要散架的错觉。

幸而这婚床有帘幕与外间隔开。将随侍的宫人摒退,执明立刻毫无形象可言的往床上歪倒,可随即就被膈的弹了起来。

忍下了到口的痛呼,执明无语的看着一床象征多子多福早生贵子的干果,默默的扫出一片空地,才再次小心的躺了回去,舒服的叹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身为男子不用似女后一般顶着一身重过泰山的行头,再感叹一下自己已逝的婆婆不愧为将门之女,能带着那套重死人的礼服行完立后成婚两场仪式。

偏头看到床褥上一颗硕大的红枣,执明略有些出神的翻起衣袖,一枝含苞的石榴花枝正艳丽的蜿蜒在这几个月被调养的白皙莹润的小臂内侧,“终究还是逃不过……”

云洲大陆存世已久,不知哪朝开始人丁繁衍变得甚为艰难,一对夫妇能有个两个孩子便算的上是能生的,更不用说那些终其一生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且女子出生率还不及男子半数之多。

索性天无绝人之路,七百多年前世间出了一个名为“莫测生”的奇人,以医蛊之术研制出了可以改变男子体质使其可以承欢受孕的奇药――子息香。

此物是药亦是蛊,用时以利刃划开皮肤将香丸埋入,亦称――埋香。香丸入体,伤口自愈,丸中蛊出,历经十日可改男子体质。改造完成蛊虫死亡,便会在当初埋入香丸的地方浮出含苞的石榴花枝。破身花开,受孕结果,甚是奇妙。

“男人的守宫砂……真是可笑……”执明以指尖拂过鲜明的纹路,想到接到圣旨当天就送到自己桌上的子息香,笑得自嘲。

忽然听见外间传来声响,执明刚刚坐正,新房的们便被推了开来,伴随着一叠声的请安问候,身着大红色喜服的慕容黎掀开帘幕走了进来。

两人行完结发合卺之礼,嬷嬷们带着宫人退出殿外,执明才有了时间好好打量这位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算起来这是执明第二次见到他,可今日大典上见到的那个颇具威严帝王与之前见到的乖巧少年截然不同,也和那个人所说的大相径庭。直到此刻两人相对而坐,执明才从他那有些木然的眼里看到了一点熟悉感。

相对枯坐未免尴尬,想起之前那人对自己说过的话,执明觉得自己应该多照顾对方一些,便主动牵着对方的手往桌边走。

“今日事务繁杂,陛下想来也该是饿了,不如与我一同用些吃食可好。”

慕容黎看他笑着牵着自己,不自觉的便随着对方行动,听他一说也觉出饿来,便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桌上的膳食都是刚刚才换上的,还热着,此时用着正好,执明算不得太饿,略进了些便转头去看慕容黎吃东西。这人吃的文雅,礼仪一丝不错,只那鼓起的两腮和他曾经养过的那只松鼠一般,逗趣的紧。

执明微微有些恍惚,再醒过神来时正好与慕容黎四目相对,慕容黎的眼睛亮的惊人,让他有些慌乱。刚想站起身来拉开一下距离,却觉得腰间一软,恰恰被慕容黎接了个满怀,抬首间又被人欺上唇舌,将满腹惊惶的叹息都给堵了回去……

(文笔废无奈的拉灯之举)

正是鸳鸯锦被翻红浪,春宵直至天将明。

执明抬手遮了遮有些刺目的光线,还有些迷蒙的眼睛在瞄到小臂上盛放的石榴花时渐渐睁大,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身上的不适以及腰间禁锢着自己的手。僵硬的转过头,果然看到了当今皇帝那张绝美的脸。

想到昨夜床笫间的话,执明不由悲从中来:“……我的天哪!齐嬷嬷,您老究竟教了皇上些什么东西啊?!”

年更遥

雁歌行

正文二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三月中旬各朝中大员与世家收到宫中的帖子,说是四月十三邀各府已成年的公子小姐入宫赴宴,名为当今皇上要见见各家青年才俊,实则大家心里都有数呢。

陵光这些日子很是有些烦恼,自家事自家知,皇兄这样子日后要娶个什么样的嫂子简直让人头疼,太聪明了怕人看出什么,不聪明的――向仲堃仪那样的,简直能把他逼疯。挑挑拣拣在一堆名帖中翻看“太常丞家的小老头,不行不行,年纪轻轻的一天到晚不合礼制,阿黎绝对受不了……”“成副将家的小姐,脾气大难伺候,不成不成……”“镇国将军府……执明,倚仗父荫补了...

正文二

扫雷:此为耽美同人文,后期涉及生子,人物极度ooc,私设一大堆,cp看tag,雷者勿入,萌新胆小,随时可能跑路

三月中旬各朝中大员与世家收到宫中的帖子,说是四月十三邀各府已成年的公子小姐入宫赴宴,名为当今皇上要见见各家青年才俊,实则大家心里都有数呢。

陵光这些日子很是有些烦恼,自家事自家知,皇兄这样子日后要娶个什么样的嫂子简直让人头疼,太聪明了怕人看出什么,不聪明的――向仲堃仪那样的,简直能把他逼疯。挑挑拣拣在一堆名帖中翻看“太常丞家的小老头,不行不行,年纪轻轻的一天到晚不合礼制,阿黎绝对受不了……”“成副将家的小姐,脾气大难伺候,不成不成……”“镇国将军府……执明,倚仗父荫补了个校尉的缺,心无城府不堪大用吗……裘振的师兄,有点意思。”

随手丢下名帖,理了理衣衫,迈步走出门外,让下人备了马车,一路向着京城的脂粉街去了。

马车直接进了京中最大的销金窟风华楼的后院,陵光下了马车,直奔后院的雅舍而去,进到内堂坐下不久,就有一丽人掀开珠帘从内室出来,来人着一身蓝衣,长身玉立,端的是一派君子端方的模样,举手投足间不见半分妖娆媚态却莫名带着股勾人的风情,正是这风华楼楼主公孙钤。

“璇王殿下事物繁忙,怎的今日有空来我这陋室一坐?”公孙钤随手替陵光倒了杯茶递过去。

陵光借过饮了一口才道:“好些日子没和你对弈,有些技痒,公孙可是不欢迎本王?要是真不欢迎那本王可就走了。”说着要走,确是踏踏实实坐着,半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公孙钤闻言笑了笑:“王爷说笑了,无事不登三宝殿,您有什么吩咐尽管直说,我听闻皇上近日要选立中宫,殿下怕是忙坏了吧?”

陵光闻言看他一眼,垂下眸子,执杯的手轻轻摩挲着杯沿:“你的消息果然灵通,那本王就不和你兜圈子了。替我查查镇国将军的长子执明,这人有些意思。”放下杯子“宫中还有些琐事,本王就不多留了。”

正欲起身,公孙钤却按住了他放在茶几上的手,俯身凑近,笑得缱绻:“殿下这般急着走?不是说要与我手谈两局的吗?”

“……公孙,你别这样笑,一看你这样笑,本王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你算计走了什么似的。”

公孙钤笑容一僵,起身放手“王爷事忙就请自便,好走不送!”说完也不管陵光的反应,转身便回了内室。

陵光望着对方的背影,有些茫然“这又是抽什么风呢……”

执明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今日休沐,一大早就和发小莫澜一块儿去了城西跑马,这会儿又在酒楼找了个包间听人说书,日子好不惬意。

“我说执萌,你说这陛下选后,怎么和以往宫中大选那么不一样了,一下叫了那么些人进宫,岂不是要挑花了眼?”莫澜剥着花生随口问道。

执明懒洋洋的窝在铺着厚厚靠垫的椅子上,有些意兴阑珊“管他呢,左右选不到你我头上,咱们就当进宫陪皇上吃顿饭,那么多有才有貌的公子小姐呢,陛下哪有那闲工夫注意到咱俩啊?”

莫澜想想也是,选后呢,哪能选到自己和执明这种混吃等死的人头上,所以跳过这话头不再提起。

当然,事事无绝对,有些事儿不能乱给自己插旗子,此时的执明很显然不懂这个道理。

公孙钤:我的笑容颠倒众生,就不信你不动心
陵   光:公孙你又要算计啥?
公孙钤:慢走不送(︶︹︺)哼
陵   光:这是又抽风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