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纯血家族

你不知道我是谁

【黑暗时代AU】冈特家的梅洛普-4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王储POV盔甲和遗忘咒

雷古勒斯·布莱克出现在里德尔府大门的时候,小汉格顿已经一片火海。贝拉特里克斯的笑声和火苗一同飘荡在教堂上方的黑色夜空,神父的尸体躺在她的脚下。马沃罗·冈特比起报复里德尔更想把亲生女儿生吞活剥,他冲向...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王储POV盔甲和遗忘咒

雷古勒斯·布莱克出现在里德尔府大门的时候,小汉格顿已经一片火海。贝拉特里克斯的笑声和火苗一同飘荡在教堂上方的黑色夜空,神父的尸体躺在她的脚下。马沃罗·冈特比起报复里德尔更想把亲生女儿生吞活剥,他冲向牢房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正同贝拉一起发泄情绪。

当卢修斯的猫头鹰带来梅洛普被麻瓜法庭判处火刑的消息,母亲沃尔布加气得破口大骂,父亲奥赖恩的手微微发抖。魔法世界没有国王,而是纯血家族共治。可每当这种情形,古老而高贵的布莱克自然而然地成了领导者。“巫师的审判权必须留在魔法界。”父亲宣布,这是战争,一个世界对另一个世界的。

二十八个家族都参加了这场神圣的战争,甚至包括叛徒韦斯莱,他们决定把《保密法》的争议暂时放在一边。可实际上,雷古勒斯看到的是单方面的报复和屠杀,而他全无兴趣参与。他兴致勃勃地来找村子里唯一有能力反抗的人,汤姆·里德尔骑士。

雷古勒斯轰隆一声用魔法打开了大门,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客厅,却失望地看见年轻的汤姆抱着美丽的女士和年迈的父亲,站在客厅正中央瑟瑟发抖,完全不像一个骑士。

“汤姆爵士,您不觉得您有义务保护您父亲大人的领地吗?”雷古勒斯无奈地摊手。

“我知道我拿你们没办法,你们不怕刀剑、不会感到疼痛。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一群怪物。”汤姆骑士脸上混杂着恐惧和鄙夷,嘴上也不饶人。

“实际上,我很怕疼。”雷古勒斯觉得受到冒犯,他只是一个巫师,又不是刀枪不入。接着他用魔杖指着三个人,继续盘问道:“梅洛普·冈特在哪儿?”

汤姆意外地显得平静,回答道:“哼,在监狱里,不然呢。为什么我应该知道。”

“她越狱了,不知所踪。我以为是你……”

“为什么是我?”

“她怀了你的孩子,你这冷血的麻瓜!”

“她在撒谎。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

雷古勒斯明白了,是无知给他们带去了愚昧和冷漠。这事实不难用魔法来验证,而麻瓜在找到他们的方法之前,不会做出任何改变。“你不会想告诉我,就算她怀孕了,也不一定是你的孩子吧?”

“极有可能。她是个魔鬼,会控制任何她想得到的男人。”汤姆小声地说出了真实想法。

这就过分了,他明知道那不可能,雷古勒斯心里升腾出一股怒气。巫师的家庭很奇怪,大人们给小孩子讲梅林的故事,却从来没想过也许会有巫师的小孩喜欢亚瑟王。骑士的故事让他着迷,可现实总让他失望。也许就像布莱克的纯洁一样,麻瓜那些古老而高贵的精神,也终究都在慢慢地被遗忘。

“你最好祈祷是我先发现冈特家的女孩,不然我想里德尔家很有可能要后继无人了。”雷古勒斯举起了魔杖。

“不,不要,求您。”女士拦在了汤姆的面前。

雷古勒斯犹豫了,然后对汤姆说:“汤姆爵士,您是准备出来堂堂正正地决斗呢?还是准备继续躲在女士的裙摆下面呢?”

汤姆吓坏了,没有回话。真是毫无勇气和荣誉可言。

“钻心剜骨!”雷古勒斯的魔杖里发出了红光。红光撞上了汤姆的盔甲,竟然弹了回来。雷古勒斯吃了一惊:“这盔甲哪里来的?”

汤姆的眼神突然迷离了起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离开小汉格顿之前我不能脱下它。”

一个夺魂咒。看着汤姆和女士紧紧地抱在一起,雷古勒斯内心生出了悲凉和怜悯。梅洛普的爱像一场风暴,原本汤姆可以平凡但体面地娶这位小姐。

雷古勒斯看着手里的魔杖,魔法到底带来的是幸还是不幸呢?然后他重新握紧了它,对准汤姆没有盔甲保护的部位,“一忘皆空。”之后是那位女士和老绅士。

等他们缓过神来,雷古勒斯已经藏起了魔杖。他对着他们装作着急地大喊:“里德尔大人!我的大人!小汉格顿被攻击了!必须赶快逃走!快走!”里德尔一家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被他放走了。

当雷古勒斯回到教堂附近的时候,他以为疯狂应该已经结束了。直到他在一个不起眼的茅草屋前远远看到德拉科颤抖着拿着魔杖指着一对夫妇。一片火光之中,德拉科的脸显得尤其苍白。

“德拉科,孩子。天啊,你也是个巫师?”麻瓜的男人一脸茫然,显然他们认识。

“闭嘴!”德拉科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

“孩子,到底出了什么事?赫敏在哪呢?”麻瓜的女人担忧地问道。

“闭嘴!我不是孩子!”随着雷古勒斯默默走近,德拉科愤怒的声音和涨红的双眼清晰了起来。

“他们是谁?”雷古勒斯的声音突然出现吓到了三个人。

德拉科慌张中拿着魔杖指了过来,看清楚了是谁之后,放下了魔杖,“谁也不是。”

“你们认识?”雷古勒斯觉得他这个外甥有点低估他了。

“德拉科和我们的女儿是朋友。她不见了,我们很担心。”女人急忙说道。雷古勒斯意识到,这对麻瓜夫妇还不知道村子现在的情况。马尔福这是除了和麻瓜贵族过从甚密,开始对麻瓜里的穷鬼也有兴趣了吗?他很好奇,德拉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你的外伯祖父下了命令。”雷古勒斯试探地问。

然后他看见德拉科用空着的那只手捂住了一只眼睛,他感受到德拉科急促的呼吸,他觉得德拉科似乎要哭泣,他听到德拉科微弱的声音:“我不是懦夫。但我做不到。”

夏日的火焰和德拉科激动的话向雷古拉斯迎面扑来:“赫敏·格兰杰是个女巫,我认识她。雷古勒斯,我‘认识’她。你知道什么是‘认识’吗?就是我能猜到,如果我做了,她会如何恨我。她会怎么狠狠地揍我,她会怎么追着我、用石头砸我。”

雷古勒斯哭笑不得,德拉科不是个懦夫,可还是个孩子,他下不了杀手。“你不会告诉我,你都十六岁了还被小姑娘吓得尿裤子吧?”

德拉科用胳膊遮住了双眼:“我无法忍受她再次哭着拿魔杖指着我。麻瓜还是巫师,原来人没有什么不一样,我能感受她的感觉。她说这个世界疯了,可快要疯了的人是我。”

听了这话,雷古勒斯的心沉了下来。德拉科现在头脑混乱,所以搞不明白,这不是人都能感同身受的缘故,而是因为德拉科有多在乎那个女孩的感受。雷古勒斯看着火海中的小汉格顿,宁愿德拉科只是想在夏天找些乐子。所以他猛地把男孩的胳膊拉了下来,然后用力握住男孩的脖颈。“德拉科,听着,你不是个狠人,这点我很清楚。如果你不想杀他们,你可以用遗忘咒,然后放他们走。没有人会知道,我会掩护你,知道吗?”

格兰杰夫妇的表情终于变成了惊恐:“杀我们?你在说什么?他不会杀我们!”

雷古勒斯冷漠地忽视他们,搂住男孩的肩膀。德拉科渐渐冷静了下来,终于重新拿起了魔杖,荧光从尖端缓缓飘出。格兰杰夫妇的眼神轻松了起来,然后他们立刻被赶着出了村落。

雷古拉斯看着臂弯里的德拉科,男孩眼睛里的红血丝逐渐消散。雷古勒斯突然想到了哥哥西里斯,他不得不低声警告:“还有,你最好忘了他们。看到梅洛普引起的严重后果,你应该懂事。茜茜只有你一个儿子,而我不想看见她的眼泪。”

德拉科温顺地点了点头,雷古勒斯见状把他从怀里推了出去。“好了,去找卢修斯吧。”男孩毫无防备地将沮丧的后背暴露在他的面前。看着这个背影,雷古勒斯又一次盯着手里的魔杖。这简直毫无勇气和荣誉可言。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一忘皆空。”无声的魔咒击中了那个背影。我的孩子,你必须忘了她。雷古勒斯觉得无比绝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