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纳兰迦

16.3万浏览    3547参与
ruru_金虎

【脑洞产物】热情影视公司

画到一半想放弃了(还有暗杀组没画

【脑洞产物】热情影视公司

画到一半想放弃了(还有暗杀组没画

少年a

合集01

无授权汉化。全年龄本。所以求lofter憋屏蔽我???

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在LOFTER上发布。很抱歉

注:

1 本汉化仅为jojo同好者/日语同好者们提供爱好交流

2 所以请不要用作商业用途,违者后果自负惹

3 封面标题:Juda's iscariot/イスカリオテのユダ:

    此为《圣经》人物【犹大】,耶稣十二门徒之一。为了30银币而将耶稣出卖给罗马政府,导致耶稣被处以钉在十字架的酷刑。后因悔恨而自杀。

    ——(来源百度百科)

5 因为是从mrm网址上扒下...

合集01

无授权汉化。全年龄本。所以求lofter憋屏蔽我???

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在LOFTER上发布。很抱歉

注:

1 本汉化仅为jojo同好者/日语同好者们提供爱好交流

2 所以请不要用作商业用途,违者后果自负惹

3 封面标题:Juda's iscariot/イスカリオテのユダ:

    此为《圣经》人物【犹大】,耶稣十二门徒之一。为了30银币而将耶稣出卖给罗马政府,导致耶稣被处以钉在十字架的酷刑。后因悔恨而自杀。

    ——(来源百度百科)

5 因为是从mrm网址上扒下来的图源,所以不清楚图源太太(原谅我英文极差)

这里非常感谢图源太太!擅自搬运了您的图,非常抱歉!

6 非常谢谢作者大大!擅自汉化了您的作品,非常抱歉!

7 图源:图源太太

   翻译:少年a

   校对:少年b

   嵌字:少年c

不清楚修图的太太,在这里同时也很感激不知名的修图太太!(被殴打)

9 哪怕我屎了,我进棺材了,我也要大声怒吼:

荒木你这个魔鬼!!!!!

10 元漫画链接付评论

11 本小垃圾来丢人了(:3

要打也不要打脸呜呜

萨科同志

想吃🍊味儿的冰棍儿

想吃🍊味儿的冰棍儿

好像是瑶.
我:點圖吧撅:那畫個我推吧 不...

我:點圖吧
撅:那畫個我推吧 不要身上纏小花那種
我:畫完了 給你看(當著撅的面加上光圈翅膀)
我:你見過憤怒的🍊廚嗎?
伯伯:見到了 不就在這嗎

我:點圖吧
撅:那畫個我推吧 不要身上纏小花那種
我:畫完了 給你看(當著撅的面加上光圈翅膀)
我:你見過憤怒的🍊廚嗎?
伯伯:見到了 不就在這嗎

最菜IDET型薄荷叶

【护卫队全员·无授权自汉化】叛徒犹大(①)

直接发出来阅读方便。但也有一次10张的限制

预计更新五次完成。

渣翻请勿转出lof渣翻请勿转出lof渣翻请勿转出lof

图源见评论,又被捞伏特屏了

【护卫队全员·无授权自汉化】叛徒犹大(①)

直接发出来阅读方便。但也有一次10张的限制

预计更新五次完成。

渣翻请勿转出lof渣翻请勿转出lof渣翻请勿转出lof

图源见评论,又被捞伏特屏了

DR

神坛之下

[布茸,又名全员恶人或大家都是变态杀人狂请不要再装了好吗(划掉)护卫队全员存活。]



黄昏的暮色开始在天空蔓延,水银灯随着枯燥的“咔嚓”一响,应声而亮。


乔鲁诺刚刚结束一天的布道,距离他的公寓还有两个街区,他停下步伐,转身端详着后面空无一人的街道,各种讯息大量涌入视窗,在他的脑海中快速重复的播放闭合。


他笑了笑,加快速度闪进巷口,他在心里默数,在3这个数字闪现在他的大脑里的时候,他手中的枪已经顶在一位穿着考究,年轻英俊的人额头处。


“您好,请问您为什么要跟踪我?”


布加拉提向上看着自己额头上冰冷的枪,一点儿也不觉得乔鲁诺有请求的意思。


乔鲁诺的枪抵着...

[布茸,又名全员恶人或大家都是变态杀人狂请不要再装了好吗(划掉)护卫队全员存活。]



黄昏的暮色开始在天空蔓延,水银灯随着枯燥的“咔嚓”一响,应声而亮。


乔鲁诺刚刚结束一天的布道,距离他的公寓还有两个街区,他停下步伐,转身端详着后面空无一人的街道,各种讯息大量涌入视窗,在他的脑海中快速重复的播放闭合。


他笑了笑,加快速度闪进巷口,他在心里默数,在3这个数字闪现在他的大脑里的时候,他手中的枪已经顶在一位穿着考究,年轻英俊的人额头处。


“您好,请问您为什么要跟踪我?”


布加拉提向上看着自己额头上冰冷的枪,一点儿也不觉得乔鲁诺有请求的意思。


乔鲁诺的枪抵着布加拉提的额头,迫使他离开巷口,布加拉提退后几步走下台阶。


“请问您为什么要跟踪我?”乔鲁诺露出了恰到好处的微笑,他看起来像是在说今天天气还不错之类的句子,如果忽略他手中冷冰冰的枪。


“你掉了这个。”布加拉提伸出手,亮晶晶的十字架由他手中坠落又被银色项链弹起,“我叫布鲁诺·布加拉提,是这边的神经科医生。”他略带歉意地笑笑,“很抱歉打扰到你,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请你吃晚饭来表达歉意吗?”


乔鲁诺几乎有一瞬间要怀疑自己的判断了,空气中的沉重感并非仅仅是因为仲夏的暑气,还有些其他的什么——布加拉提凝视着乔鲁诺,“你会来吗?”


“是的。”乔鲁诺礼貌地做了回应,现在他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布加拉提和他是同一类人。



乔鲁诺扣响了布加拉提公寓的门,他的手中是香槟玫瑰还有一个独角兽玩偶。


他发现这条街十分安静,有一排排窄窄的长凳,上面坐着一位年老的乞丐正在吃三明治,乔鲁诺走过去从玫瑰花束里抽出一枝放在乞丐上衣的口袋里——还有折成千纸鹤的三十英镑,那口袋上面布满了暗色油垢,现在像开出来一团火。


布加拉提将门打开,年轻漂亮的黑袍神父站在衣衫褴褛的乞丐面前,还有比这更像神子救赎图的吗?他不禁微笑了,“乔鲁诺。”


乔鲁诺点点头和乞丐告别,他握住乞丐的手,“May God bless you.(愿 神赐福你)”


乞丐看了看布加拉提轻轻站起身,他的双腿因为时间而颤抖,“être retenu par le diable.(恶魔缠身)”这句话却是用法语说的。


乔鲁诺讶异的扬眉,安抚一样的拍了拍乞丐紧紧抓着他腕臂的手,“没关系。”


他向布加拉提走过去,英俊的医生接过他手中的玫瑰香槟,礼貌地和他进行贴面吻,“你刚刚在和他说什么?”


“没什么。”乔鲁诺微笑,他重新向乞丐的方向望过去,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两人的鞋子敲打着老旧的地板,傍晚的阳光穿过古典美丽的窗户斜斜得照进来,洒在楼梯间,乔鲁诺打量着这间房间,装饰古典优美,他的手指抚摸着椅子的皮靠背,边缘装饰的吊门上有纯金的浮雕。


“红酒香草烤羊排。”布加拉提坐在他的对面,那一束玫瑰花被他放在餐桌中央,乔鲁诺垂着眼睑,盘子里的食物发出诱人的香气,他在布加拉提的注视下拿起刀叉,脑海里却想到了沸水里的尾鱼。


“你有听到羔羊的尖叫声吗?”乔鲁诺在把最后一块配菜吃干净以后询问布加拉提。


*


那些女孩无疑不是爱慕他的,布加拉提靠在门旁抽烟,他穿着双排扣风衣,周身散发着精心雕饰过的风采,那些女孩钦羡的望着他。


他笑着喊她们,“Ladies,今晚要和我共进晚餐吗?”一如他昨夜对乔鲁诺的邀约。


然后——她们来到姜饼屋,心脏被扯出,身体被肢解,伴随着蜂蜜红酒迷迭香一起被吞入腹中。


现在乔鲁诺问他,“你听到羔羊的尖叫声了吗?”他什么都没说,布加拉提却觉得他什么都知道了。


*

晚餐结束的时候,布加拉提从衣帽架上取下外套,他坚持要送乔鲁诺回家,小神父泰然自若,并且在他怀里放上了那只独角兽。布加拉提捏着布偶小小的脸,里面的棉絮均匀蓬松,他有一瞬间想把这个布偶拆开,就像拆开那些姑娘柔软的胸膛。


乔鲁诺站在他家的门阶前,微笑着表示谢意。“今天的晚餐很好吃。”


“你可以经常过来。”布加拉提对他做出邀请,“我也会做些正常的食物。”


“没有关系。”小神子倾身,附在布加拉提耳畔,“按照你的喜好就好。”


这让布加拉提迷惑了,乔鲁诺是神父没有错,他无时无刻的都微笑宽宥他人,但是这,真的,正确吗?


他在凌晨三点打电话给自己的好友阿帕基,对方是一名警察,却和他一起做着差不多的事情,不过阿帕基却是审判者的角色,他评估一切人,然后利落的抹去无价值者。


“凌晨三点,”他听到自己的好友打了哈欠,“你最好,真的有什么事要对我说,不然我会带着那些政府的猎犬到你家的地下室去嗅。”


“那可不会让你失望。”布加拉提微笑着说,“我觉得,我爱上了一个人,他很敏锐又很冷漠——很奇特。”


“你要杀了他吗?”阿帕基点燃了香烟,那有助于他思考。


“问题就在这儿,”布加拉提靠在沙发上叹息,他的手旁是那只胖嘟嘟的独角兽,“我不想杀了他。”


“操。”阿帕基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了脏话。



乔鲁诺和布加拉提行成了某种奇妙的友谊,他们会一起去看莫里哀的戏剧,去散步,甚至偶尔乔鲁诺也会去医院看他。唯独布加拉提没有一次踏足过教堂。


这次和乔鲁诺吃饭他约上就阿帕基,阿帕基看起来很不耐烦,坐在咖啡馆的椅子上,开始打量乔鲁诺,“你就是那个神父。”


乔鲁诺点头微笑,并且伸出手来,“您好,雷欧先生。”


对方自然不在意他的示好,阿帕基嗤笑着,“你知道我处理过多少神父性侵的案子吗?”


以宗教亦或哲学之名,随着文明在累累枯骨的碾磨之下愈发精细而繁杂,将性欲存在赋予虚玄的象征意义已成为人类不可叛离的本能。


“如果算上被包庇。应当全世界有15%的神父都有性侵过的案底。”乔鲁诺露出洁白的牙齿,“他们罪大恶极。”


神子刚刚喝了一口滚烫的咖啡,白皙的脸有了血色,像颧骨上打了胭脂,也像白色花瓣染了半片殷红的杜鹃花。他想。


*


乔鲁诺是提前离开餐桌的,教会总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


阿帕基眉毛纠起来,他还在想早晨的那件案子,死者男性身高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体重八十四公斤左右,生殖器被挖去,胸腔被剖开,活像开膛手杰克,唯一的区别就是尸体旁边放着一枝带着露水的玫瑰花和一个倒过来的十字架。


他怀疑是某种宗教杀人,更何况被害者是和乔鲁诺相同职业的神父。


“提醒你的小神父最近小心点儿。”阿帕基撇嘴,他有预料这会是一起针对神父的连环杀人案,虽然他不喜欢乔鲁诺,但是看在布加拉提的面子上,他仍然选择了如实相告。


布加拉提报以诚挚的微笑,“那么把其他人喊来——我们在一起总会有办法破了这件案子。”


*


米斯达是第一个来到的,他在街边和一个大胸辣妹接吻,手里转着他的墨镜远远的冲他们打招呼。


阿帕基把案发照片丢给米斯达,后者看了一眼就发出夸张的尖叫,“哇,这个人很有水平,是模仿作案吗?开膛手杰克?这个应该叫挖睾者玛丽?”


“……”布加拉提在阿帕基拿椅子砸过去之前率先按住了阿帕基的手,他说,“阿帕基是想问问你,你认不认识这类作案手法的人。”


“不认识。”米斯达把照片还给阿帕基,他扯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笑,“这种作案手法通常是极恨这个职业的人,可能以前被神父性侵过之类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宗教,这些都说不准,而我和你们,大家都仅仅是因为兴趣。”


餐桌上短暂的陷入沉默,一只飞蛾扑到了灯罩上,它的双臂仅仅拥抱那炽热的玻璃,在千分之一秒内就汽化蒸腾了。飞蛾被烧的焦黑的尸体,连一点绝望的青烟都没冒出,就迅速翻滚着往地面坠去,黑夜吞噬了它的第一个牺牲品。


福葛和纳兰迦是这时候出现的,福葛是一位药剂师,他在学术上太严谨,甚至不吝啬于用人体做实验;纳兰迦和他完全相反,他是狂欢性的,全然是为了自己的快乐,他热衷于一切爆炸事物。


“这个人显然受教育水平很高,不会是像纳兰迦一样用土质炸弹的人。”福葛作出评价。


“福葛你好聪明,你居然知道我是土质炸弹。”纳兰迦崇拜的看着福葛,眼里是星星点点的喜悦。


“也有可能是医生,他的手法干脆利落,切口整齐。”福葛连辱骂纳兰迦的意思都没有了,说到这他看了看布加拉提。


“我不爱吃男人的肉。”布加拉提开口解释,“所以,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这里出现了一个不同于我们的杀人狂魔吗?”



乔鲁诺在这个周末邀请布加拉提他们前去参加他的布道。


教堂里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小神子穿着洁白的圣袍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他手里是一本铜质的圣经。


“他可真他妈的够辣的。”米斯达不怀好意地对布加拉提微笑。


但是,当乔鲁诺开始布道的时候,一切事物都安静了下来,连肥肚子的苍蝇都收起了它的翅膀。


*

他灵动的外貌显示心灵轻盈,

他轻盈得像永不专注的眼睛,

他毫不偏心,总朝每个人微笑,

他时常拒绝,却从不让人懊恼,

他的眼睛像太阳,亮得叫人眼花,

他正像太阳,平等地照着众人。


“世人皆有罪。”神子轻轻地说,布加拉提觉得他像是被太阳烫到,那一字一顿的话就像敲在他的心上,“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宽宥你们。”


纳兰迦离开的时候用福葛给他的手帕点着眼角,“奇怪,我为什么会落泪。”


福葛揉了揉他的脑袋,揽着米斯达和阿帕基,“剩下的时间是他们的。”


*


布加拉提今日穿着黑色的西装,像黑夜一样迷人,乔鲁诺却觉得他像是被丝线系住乌鹃。


“我可以试着告解吗?神父。”布加拉提询问。


乔鲁诺微笑着点头,他坐进了告解室里,乔鲁诺坐在一道镂空木墙的另一边,他看不见乔鲁诺的面貌,却仍然觉得有阳光刺的他睁不开眼。


“我研读过圣经,”布加拉提轻轻开口了,“那是在我十四岁的时候,我获得了全校第一的排名,这是奖励。我有一个妹妹,和你一样,她也有金色的发,翠绿的眼睛;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快乐,后来有一天,她出车祸了——我从马路上抱起她,我分不清救护车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但它们来到的时候,她已经在我怀里死去——胸腔凹进去。这也是我做医生的原因之一。”


他没有在乎乔鲁诺是否在听,只是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好像那上面还抱着他妹妹柔软的尸体,“我把她的尸体领回了家,那天晚上,我取出了她的心脏,吃掉了。我遇到过很多女孩子,像我的妹妹一样,妍丽的如同花,她们的下场大多相同,在我的肚子里,也有一些在你的肚子里。”


告解室猩红的地毯仿佛是他流下的血液,“我仍然会觉得难过——本不该如此,不论是我还是她们,本不该如此。”


“Kneel.”他听到乔鲁诺的声音仿佛遥远的从房间的另一端传来。


他听从了乔鲁诺的话,诚恳地跪下,如同在对上帝祷告。他眼前的帘子被掀开,阳光泄了进来,神子站在他的面前,捧起他的脸颊,倾身献唇,那触碰转瞬即逝,乔鲁诺说,“I absolve you of your sins(我赦你无罪。)”



这段日子让人松了口气,可以尽情的享受夏日,乔鲁诺出现在他们面前,黑暗的死板屋子里被人凿开泄出光。


他们好像得到了某种救赎,乔鲁诺在某些方面是他们的情感寄托,布加拉提想,此时他的好朋友们都在吃着西瓜,冰淇淋还有冰镇的杜松子酒。


虽然仍然会有神父死去,死法和第一次的神父相同,但阿帕基已经不在纠结于此,那些神父通通都是被人起诉过性侵但因为证据不足,或施压而被释放。


布加拉提想只不过是和他们一样相同的人。


*


在这个傍晚他敲响了乔鲁诺公寓的门,神子穿着家居服,微笑着邀请他进来,布加拉提坐在裂皮沙发上,他对面的长沙发上躺着一名神父,像是熟睡,也像是醉酒,他想或许是乔鲁诺的同僚。


乔鲁诺坐在旁边的躺椅上,热腾腾的牛奶雾气盖住了他的眉眼,在子宫一般的寂静里,他介绍着,“这是我的合作者之一,我们曾为一位女孩洗礼,”他把牛奶杯放在桌子上,抽出水果刀,“结果在那个女孩八岁的时候,她被性侵了——下体被刀割裂。”


他看到乔鲁诺用水果刀刺进了那名神父的胸膛,“你猜是谁做的?”然后乔鲁诺娴熟地把这位神父的心脏拿出来,对着灯光仔细端详,血液淅淅沥沥地砸在了他的脸上,“我一直以为做出这种事的人,辜负了上帝的人,心脏不会像苹果一样。”


有几秒钟布加拉提只觉得耳朵刺痛的轰鸣,血液猛得一下灌满了头顶,眼前的却图像越发清晰起来,他看到小神子嘴唇张张合合。


布加拉提觉得疼痛,他的第二个肋骨处,好像被人敲断。他看着乔鲁诺用卫生纸把水果刀上的血液擦干净,然后在那个神父身上放上了鲜艳的玫瑰花与银色的倒十字架。


“那些是你做的,对吗?”他听到自己这样问出来。


“他们罪有应得。”乔鲁诺回答,“你要帮我一起处理吗?”


他确信乔鲁诺是神——他决定着赦免与剥夺生命,他冷酷无情又善良宽厚。


他们把这具尸体埋藏在乔鲁诺的后花园,他们接吻了,乔鲁诺坐在他身上低低的喘,他按着乔鲁诺的腰肢,留下红痕,小神子太瘦了,他的骨头蹭着他的皮肉,布加拉提重新感觉到疼,他看着乔鲁诺的头发,脊骨,还有脚踝,最后轻轻地在他脖颈后印出咬痕。


月光照在了熟睡的乔鲁诺身上。


从布加拉提所在的位置望过去,那几乎就像是近在咫尺的星光。


END


粉色波纹疾走🌈
今天早上摸的小飞机www555...

今天早上摸的小飞机www
5555我好菜

今天早上摸的小飞机www
5555我好菜

—及时行乐—

是一点点jo5相关><
我真的不会画池面男人 哭了

是一点点jo5相关><
我真的不会画池面男人 哭了

線thred

✈️

——————
出镜:thred
摄影:七水

(原片太黑了给调了下光)

✈️

——————
出镜:thred
摄影:七水

(原片太黑了给调了下光)

叶落听风

JOJO概念手作——纳兰迦单人耳饰
客订
感谢小姐姐的返图吖!!!!!!
小姐姐超可爱!!!٩( 'ω' )و

JOJO概念手作——纳兰迦单人耳饰
客订
感谢小姐姐的返图吖!!!!!!
小姐姐超可爱!!!٩( 'ω' )و

仗助是天使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感觉很爽,...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感觉很爽,(*´ڡ`●)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感觉很爽,(*´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