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纸上有明

48万浏览    871参与
仁扬

涂张小画,填个端午的坑。加入菖蒲、艾草、雄黄酒、五色线等端午元素。这坑确实拖太久了。。。。

涂张小画,填个端午的坑。加入菖蒲、艾草、雄黄酒、五色线等端午元素。这坑确实拖太久了。。。。

仁扬

涂张小画,填个端午的坑。加入菖蒲、艾草、雄黄酒、五色线等端午元素。

涂张小画,填个端午的坑。加入菖蒲、艾草、雄黄酒、五色线等端午元素。

仁扬

16年画的一张图,女主当时是为了入京求助救父,路上女扮男装。当时读到《二刻拍案惊奇》-卷十七-同窗友认假作真 女秀才移花接术的这个故事。既符合史实,女主文武双全,又是经典女扮男装故事,有男一有男二,还有个客串的女二,这不是就是现成的剧本素材?

女主父亲是武官出身,觉得自家子弟在黉门中出入,方能结交斯文士夫,不受人欺侮。因此就送了女主去读书。因此女主骑射技艺精湛,又女扮男装化名闻俊卿入学读书,考学成功从童生还升了秀才。

女主入学之后有两个意气相投的男同学魏撰之和杜子中。偶然间女主搭弓射箭被魏撰之捡到箭,箭上留了女主本名蜚娥。女主过来看到为了不露馅,胡诌说蜚娥是自己姐姐。不想魏同学觉得女主就很...

16年画的一张图,女主当时是为了入京求助救父,路上女扮男装。当时读到《二刻拍案惊奇》-卷十七-同窗友认假作真 女秀才移花接术的这个故事。既符合史实,女主文武双全,又是经典女扮男装故事,有男一有男二,还有个客串的女二,这不是就是现成的剧本素材?

女主父亲是武官出身,觉得自家子弟在黉门中出入,方能结交斯文士夫,不受人欺侮。因此就送了女主去读书。因此女主骑射技艺精湛,又女扮男装化名闻俊卿入学读书,考学成功从童生还升了秀才。

女主入学之后有两个意气相投的男同学魏撰之和杜子中。偶然间女主搭弓射箭被魏撰之捡到箭,箭上留了女主本名蜚娥。女主过来看到为了不露馅,胡诌说蜚娥是自己姐姐。不想魏同学觉得女主就很漂亮,姐姐更不会差。从此魏撰之一相情愿想和女主人姐姐结亲。但是女主其实更喜欢杜子中。

后来女主父亲被诬陷入狱,女主出发去京城找已经是进士的两个同学帮忙,为了路上方便女主女扮男装。路上女主到饭店吃饭,还被同在饭店的吃饭的路人景小姐看上(人见人爱的女主。。。)。对方诚意满满推脱不了,干脆就答应下来想着将来把这婚事让给好友杜子中。(女主真是绝世好兄弟)

到了京城魏撰之恰好告假不在,找到了杜子中。杜子中建议把女主父亲被诬陷的事情写成揭帖,在朝外逢人就送。(这不是发传单喊冤么)杜子中安排女主在二人的住处住下。不想经典剧情出现(在外地男女主总要住一间房间),杜子中想和女主一间,晚上好聊天。女主糊弄过去了,但是总有露马脚的时候。有天杜子中拆开女主的揭帖发现落款为成都绵竹县信女闻氏。(哦豁,马甲掉了)

女主老实交代,杜子中有意和她在一起,女主其实也喜欢他。但是女主道德感上来了,想着之前跟魏撰之说好了结亲的事,正在纠结。杜子中却说当时他当时捡到了箭后来因为家里有事就把箭扔在原处。估计是魏撰之后来捡到了。(这下好了,巧了么这不是,不用纠结了)。二人合计还是感觉有点对不起共同的好友。女主想到了在饭店认识的有意招她为婿的景小姐。(这办法不是来了么。老魏,你要老婆不要?)于是二人顺利在一起了。

父亲的事情后来顺利解决,二人回到老家。杜子中把女主身份,两人已经在一起的事告诉了魏撰之。魏同学惊得木呆感叹不知道女主女儿身,自己姻缘错过。(魏同学不要伤心,女主已经帮你看好老婆了)后来的后来,两对顺利成亲。结婚第二天,杜同学看到魏同学送回来的箭感叹,要是自己看到箭上女主的名字哪还有他的事。女主笑言,如果不是这样哪里认识到景小姐这一出。

书中最后题诗曰:

世上夸称女丈失,不闻巾帼竟为懦。

朝廷若也开科取,未必无人待贾沽。


雲山有美
【清明柳】 小儿清明戴柳源于唐...

【清明柳】

小儿清明戴柳源于唐制,上巳祓禊,赐侍臣细柳圈,云:“带之免虿毒瘟疫。”

【清明柳】

小儿清明戴柳源于唐制,上巳祓禊,赐侍臣细柳圈,云:“带之免虿毒瘟疫。”

阿押AYACY
插羽翎的大明人(二)

插羽翎的大明人(二)

插羽翎的大明人(二)

阿押AYACY
插羽翎的大明人儿(一)

插羽翎的大明人儿(一)


插羽翎的大明人儿(一)


燕琰

【陆炳中心】《不占》

其实我本来想写葱饼的,但写一半想想这篇打葱饼tag可能是会被人打的,那么还是当饼中心好了,我只是一个卑微的不会打tag的同人terrorist。

开头特别鸣谢三味同学,为我友情提供易数相关知识援助,我当场鞠躬,阿里嘎多!


1.

那日是冬至。

早晨的祭天大典如往年一样是裕王代为主持的,陆炳派了自己的门生骆椿领仪仗扈从在侧。刚得了这差事时的骆椿激动得紧,令牌都忘了领,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又风风火火地折返回来,然后挨了陆炳一顿敲打。前指挥使骆安老来得子,就这么一个独苗苗,小陆炳二十多岁,生得个高个子,浓眉大眼的很讨人喜欢,今年夏天刚升了佥事。陆炳常将他带在身侧,时时提点着,就如同刚进京那几年...

其实我本来想写葱饼的,但写一半想想这篇打葱饼tag可能是会被人打的,那么还是当饼中心好了,我只是一个卑微的不会打tag的同人terrorist。

开头特别鸣谢三味同学,为我友情提供易数相关知识援助,我当场鞠躬,阿里嘎多!


1.

那日是冬至。

早晨的祭天大典如往年一样是裕王代为主持的,陆炳派了自己的门生骆椿领仪仗扈从在侧。刚得了这差事时的骆椿激动得紧,令牌都忘了领,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又风风火火地折返回来,然后挨了陆炳一顿敲打。前指挥使骆安老来得子,就这么一个独苗苗,小陆炳二十多岁,生得个高个子,浓眉大眼的很讨人喜欢,今年夏天刚升了佥事。陆炳常将他带在身侧,时时提点着,就如同刚进京那几年指挥使王佐提点自己似的。

上午忙完了祭典,傍晚陆炳令下人从库里装了一千五百两湖广浙江的银锭,又铰了摸约五百两的碎银子,装了箱抬到车上,便去了严府赴宴。

亥时严府散了宴席,陆炳喝多了酒,马车上一颠胃里就有些翻江倒海,晕得难受,叫停了几次车,却不大吐的出来。捱到回府,李氏教厨下熬了解酒汤,他喝过便睡下了。夜半时分陆炳醒来,吐了一次,倒是能畅快些,又重新回去躺下。等到了四更,宫里突然派人来唤,万岁急召“守一金丹大世仙”伴驾。陆炳不敢耽搁,唤下人匆匆洗漱,换好道袍,裹了身狐狸毛的大氅便跨马一路飞驰入西苑。

前两日京城才落了雪。化雪天更寒,等到了宫门前下马时陆炳才发觉自己没戴手套,握久了缰绳的五指如今在冷风中僵得舒展开都困难。门口侍立的小黄门倒是有眼力见儿,早早备下了手炉递过去。陆炳接了,焐了会儿,手指才稍微恢复几分知觉。引路的太监小心翼翼地催促,“陆堂,陛下在无逸殿等您,里面炭火全天烧着,特别暖和。”他听了一笑,说那便有劳公公了。于是把手炉还给小黄门,说了声多谢,随着引路的进了殿内。


2.

无逸殿内安安静静的,龙涎降真香无声无息地缭绕,唯有刻漏在滴答作响。陆炳被唤进殿内时,皇帝坐在上首,正翻看几份青词。陶仲文捧着拂尘侍立在一边,见陆炳进来,微一颔首示意。进殿之前黄锦公公低声提点他,“陛下方才教人取了小阁老前两日呈上来的青词。”陆炳点点头,一边往手上哈气一边冲黄锦笑,公公恕罪,来得急,我都忘给您带点心啦。黄锦瞪他一眼,就你嘴贫,赶紧进去吧,冷风还没吹够呀。

皇帝随手撂下青藤纸,递给陶仲文,令他回去准备后日的醮典。又唤陆炳近前来,皱眉道:“怎来的这样迟,还带一身酒气。”

臣晚间赴了严府的冬至宴,席上多喝了几杯。陆炳道,又理了理衣袖。梳洗久了点,不想酒气还是冲撞了陛下,陛下恕罪。

嘉靖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你往席上一坐,哪个敢灌你的酒?他严世蕃今日胆子倒大起来了。

臣在官场,人情往来嘛。他冲皇帝笑笑。只是臣今日饮了酒,恐怕不合适侍候醮典了。

给了他多少银子?嘉靖又随手抽了份折子看两眼。

——二千两。陆炳实话实说。

亏你们还是亲家。嘉靖嗤一声。他还真是公私分明,折也不给你打一个?

他不嫌少就够可以了。陆炳叹叹气,顺手拿起案上长针,帮人挑了灯花。臣家三丫头前几年嫁了过去,媳妇不好做,臣做父亲的总希望她过得好点,不夹在中间为难嘛。

嘉靖撑着脸,看他用银针拨掉蜡芯上包裹的蜡油,又挑挑棉线,烛火抖了抖,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收敛点。嘉靖收回视线。前几年华县地动,朝廷赈灾先后光发银子就发出去四万两,国库连着两年亏空,你在这个位置多少双眼睛盯着,当下关头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用朕提点?

陛下教训得是,臣记下啦。陆炳笑着轻轻搁下长针。陛下宽宥,微臣铭记天恩。

朕几时说宽宥你了?嘉靖把眼一横。还有,有言官弹劾你侵占农田,在关外屯了土地待饥荒后佃出,可有此事?

陆炳装模作样地哀叹,这又哪位大人凑月课找不到实事讲了?臣去年是买了块地,统共才不到半亩,那农户要卖地,臣非但没压价,反而多掏了点银子呢。


3.

夏日里,陆炳坐在镇抚司的官邸内,翻阅递上来的文书。此刻正值酷暑,屋内摆的那盆冰也挡不住京城里的燥热。他饮了一小盏莲子冷汤,搁下碗,却依旧不大看得进去东西。

这两年想是多事之秋。去岁沈青霞被诛。日前鞑虏兵犯大同右卫,守将王德战死,城内群龙无首,几乎弹尽粮绝。宣大总督杨顺却是个拎不清的,此时竟还忙着要抓回被发配戍边的沈炼长子沈襄杖毙,好找严世蕃请赏。他请示了皇帝,派了张大用和谢麟先去解围,又暗中嘱咐二人务必救下沈襄。千户张大用赶在沈襄被打死之前扣住了杨顺,押解回京,复又赶去和江东一道押着补给粮草支援右卫。关外虏警方解,京中三法司又要提审俞大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直惹人心烦。俞大猷与他原没那么熟,又是被押在大理寺狱中的,想来自己纵是说一声无能为力也无人可指摘。可不知为何,他却总觉得自己当为之奔走——沈襄虽伤重,到底活了下来,自己的人暗中照料着,待伤好了送回京城就是。——而俞大猷呢?陆炳出神地想,虚江,虚江,沈公若在,定希望你活。

这些日子他总是毫无征兆地心神不宁。他身子骨打小来都不算弱的,近年来却总出些各式各样的小状况,莫名着了风寒,或是中了暑气;觉也愈发少了,纵使没有宫里的夜半传唤,一日里也时时睡不到两个半时辰。于是他便觉得当为自己占上一卦——从当年在安陆潜邸便伴于万岁身边,上有所好,那些被拉着读的《梅花易数》、《烟波钓叟歌》,二十多年下来,想来纵学不得陶神仙,听也当听会了点皮毛。

然后忽然有清风穿过堂,卷起檐下那冰盆里的凉意,又带着几片深绿树叶,悠悠然落在阶下。

巽为风,君子以申命行事。

他看看地上那四片落叶,在心中默默推演,忽然又觉得有趣。年少时在王府,父亲总以中庸之道对自己耳提面命,万事切不可越过了世子爷的风头去。可小主子一向聪慧机灵,又大自己三岁,自己拿得出手的也不过书、数两道,想来这民鲜有也的中庸之德在自己这儿从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这时那只脖子上挂着小号缇骑令牌的黑猫慢悠悠地踱进了屋里,旁若无人地巡视了一圈,又舔了舔盆中半化的冰块。陆炳留意到它的后腿似是稍微有些脱力,走起来一瘸一拐的,于是伸手抱起来查看,却没看到有什么外伤。

“小祖宗,你也老了,是不是?”陆炳笑着抚了把猫儿颈下的毛。长寿的黑猫不乐意人拘着他,挣扎两下,从他怀里窜出去,伸一个懒腰,又慢悠悠地踱出了门外。


4.

那是晚间回府,夫人赵氏在病中,便只有侧室李氏去迎他。他见了这个陪伴自己半生的女子,笑道,今日我为自己卜了一卦,将来我若先你而去,记得把我葬在城墙往东三里的地方。李氏秀眉一皱,老爷怎说这么不吉利的话,绎哥儿彩哥儿还那么小,四姑娘五姑娘可也都没出嫁呢。

陆炳一听倒乐了,给自己卜算个阴宅,这有甚么不吉利的,你这么讲,我反倒要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卖。于是第二日一大早他便兴致勃勃地派了人去问。午饭后下人回话,朝阳关外三里屯村还真有个农户生活不下去要卖田地,被几个地头蛇乡绅压价压得厉害,但一直不肯松口。只是如今药铺已不愿再给他婆娘赊账抓药了,想来也只剩下贱卖一条路了。

多带些银子,且问问他原本想要卖到多少,翻一倍给他——莫要问他婆娘,她忧心丈夫的病,定不敢报实的。陆炳吩咐道。若有地痞生事拦阻,直接把人带锦衣卫镇抚司门口去。

既然是用做身后地,总该花点钱积点德才是。


5.

嘉靖皱眉不满道,梅花易无动不占,无兆不占,好端端的,给你自己卜什么阴地。陆炳低头苦笑,心想,动有己动客动,兆分内兆外兆,邵康节有鸡悲鸣占牛哀鸣占,我见穿堂风过,又如何不可占?

陆炳。嘉靖道。你拿着两千两银子,求严世蕃给你办甚么事?

大理寺狱押着的那个俞大猷很有些将兵的才学,且是臣多年的好友。陆炳一边答,一边打开一边的香炉盖,取了香扫清灰。他在京里关一年多了,臣想着,倒是不如给他个机会,将功赎罪。

俞大猷……嘉靖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当年御史弹劾胡宗宪纵倭寇流窜至广闽一带,胡宗宪上书陈情,道是这个俞大猷惧敌怯战,不肯追击,以至平倭一事功亏一篑。这样的人,你倒看出他是将材?

陆炳又取来压香,拢起袖子细细地将炉底香灰按平,一面转过头看向皇帝回话。那年倭寇从岑港移兵至柯梅,俞大猷趁机追击,把倭寇一路赶到广闽,杀贼五千余人。这样的人,不会因惧敌避而不战的。

你的意思,是胡汝贞委罪于他?嘉靖眯起眼。

臣曾在边关待过两年。战场前线,传令偶有讹误,也不算稀罕事。陆炳置香篆于炉中,盛了香粉细细填上。俞大猷既有错,胡总督怪罪于他,那不如把他调至塞上打鞑子去。一南一北,各打各的仗,也就没那么多事了,总好过让他在大理寺狱白吃牢饭。

——各打各的仗。嘉靖冷哼一声,看陆炳轻敲篆边,小心翼翼地地提起香篆,在炉中留下一个漂亮的莲花纹样,道,胡汝贞是严嵩的学生。你陆炳可以是严世蕃的亲家,却不能是严家的朋党。

陆炳吹熄了香引,合上香炉盖。臣知晓的。他笑意盈盈。——奴婢永远是小主子的奴婢嘛。

行了,今晚就在偏殿歇着吧,嘉靖笑骂。你转了年都要半百了,还来这一套?

臣转了年都要半百了,不还是常给黄公公捎点心嘛。陆炳回到下首,行了个端端正正的大礼。微臣叩谢圣恩。

——谢朕什么?

——谢陛下体恤,为臣在殿内生了炭火。

嘉靖狠狠飞了他一记眼刀。


6.

过了半个月,俞大猷得释,被调往大同,令其将功折罪。巡抚李文进很器重他,时时与他商议军事。据说二人造出来了一种什么独轮车,专门能克制鞑子的战马。

严世蕃之后找到陆炳,拉着他的手叹气。东湖啊东湖,你是真不拿我严世蕃当朋友,那二千两白银,你还真当我不知道那是那是俞大猷的钱还是你的钱?

正是因为我知你定能猜到啊。陆炳道。且收下就是,你我之间不计较那点银子,莫要因此坏了你规矩。那位就是个愣子,最初被押来京城的时候还当自己是得罪了徐阶,没头苍蝇似的四处求人,让那群饿老虎差点掏空了家底。如今他去了塞上,前日还给我写信,说让我代他谢过您的大恩。

严世蕃叹,他最当谢你的恩才是。这次他能活命,不全仰仗你为他破了财?

东楼,慎言。陆炳比一个噤声的手势。朝中文武,能仰仗的皆是天子圣明,与你我何干?



——END——

仁扬
构成课结课作业 鹤神 汉服加鹤...

构成课结课作业

鹤神

汉服加鹤主题


构成课结课作业

鹤神

汉服加鹤主题


燕琰

【陆炳中心】《长歌行》

是一些中年危机封建笨蛋男的。是个纯我流的怪东西。或许是无cp,或许可以嗑到一些葱饼和小严……反正我就是喜欢看小严跟饼子哥扯头花。我倡议这个世界应该多一些东楼东湖扯头花。


1.

那时京城连着好几日阴雨绵绵。

严世蕃说自己得了幅宋时的宝画,上有徽宗皇帝的双龙小印,知陆公精于篆刻,故相邀晚间来寒舍品鉴一番。陆炳傍晚到了严府,先品了两盏虎丘天池——那茶不错,说是全天下一年就产那么数十斤,苏州知府亲诣茶所,手摘监制,从姑苏快马加鞭,前日方才送至严府。然后严世蕃便引陆炳去后厅看画,看完了接着品茗不迟——那画也是好画,东湖且看这欢门缚彩猗罗丛,香醪美酒栀子灯,好一场汴京梦华。陆炳道甚么乌七八糟的东...

是一些中年危机封建笨蛋男的。是个纯我流的怪东西。或许是无cp,或许可以嗑到一些葱饼和小严……反正我就是喜欢看小严跟饼子哥扯头花。我倡议这个世界应该多一些东楼东湖扯头花。


1.

那时京城连着好几日阴雨绵绵。

严世蕃说自己得了幅宋时的宝画,上有徽宗皇帝的双龙小印,知陆公精于篆刻,故相邀晚间来寒舍品鉴一番。陆炳傍晚到了严府,先品了两盏虎丘天池——那茶不错,说是全天下一年就产那么数十斤,苏州知府亲诣茶所,手摘监制,从姑苏快马加鞭,前日方才送至严府。然后严世蕃便引陆炳去后厅看画,看完了接着品茗不迟——那画也是好画,东湖且看这欢门缚彩猗罗丛,香醪美酒栀子灯,好一场汴京梦华。陆炳道甚么乌七八糟的东西,我只看到摊位侵道,好端端一座大桥生生挤得只剩三分之一的路面,再不整治迟早要生事端,行了少说有的没的,我不懂画,此番是来看印的,徽宗小印到底在何处?

得,真就是老牛嚼牡丹。严世蕃讨个没趣儿,指指卷轴之上,喏,就这个,帮我辨辨这画是真的否——前几年你不得了《平复帖》的真迹吗?

陆某不才,揽不下你这差事。嗯,嗯,当真漂亮,这字也是好字。陆炳夹上副西洋眼镜,细细打量那方双龙印。——哪个跟你讲我得了那贴啦,瞎他妈造谣,我寻了好几年,连封皮儿都没碰见过。

如此品完了画,二人又移步入了别院,管家正催着琴师舞女登上台榭。这时端上来的却不是茶,而是一壶酒。

陆炳就翻白眼。成,又诓我喝酒是吧?这么多年了四处给人灌酒的臭毛病还没改是吧?

严世蕃道沈炼都被发配保安了,那坎儿过不去了是不是,我多大能耐啊,敢强劝您老的酒?这可是金华上好的瀫溪春,府里挖空了就十二坛,见您来我才给摆出来与东湖公您一醉方休,要换那个甚么马拯,还灌酒,我能舍得给他闻一闻?

谁要与你个独眼儿一醉方休?陆炳嘴上嫌弃,却还是接了严世蕃推来的琉璃杯。陪你喝两杯算了,真别灌我,近些年陛下总夜半传唤,我可是不敢醉的。

严世蕃幽幽怨怨。这话说得,我跟圣上抢人似的,你不喝便罢了,在下一人自斟自饮,举杯邀明月,加上影子也有仨人呢。

陆炳举头望望屋顶,又瞅瞅院中缠缠绵绵的小雨,檐外一湾锦鲤池泛着圈圈涟漪,哪儿来的半分月光——完了,这便醉了,想想这位的酒品,今晚可万万莫想得清净了。


2.

两日后出了无逸殿,严世蕃几步赶上陆炳,颇有几分不好意思地作了个揖,东湖啊,实在对不住,那日某酒后失态,真是见笑了。

哪里的话,不打紧不打紧……陆炳连连摆手,末了却没绷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严世蕃一下子便急眼了。我去,蹬鼻子上脸啊你,笑屁笑!

陆炳深吸一口气,你知道你那天夜里一边哭一边扯着我出门,指着通惠河要跳不?

严世蕃色厉内荏,陆东湖,差不多得了,老子他妈没断片。

陆炳努力忍着,却越想越乐,出了宫门便憋不住哈哈大笑,笑得小阁老一脸生无可恋。

于是生无可恋的小阁老决定绝地反击。

哭几声怎么地,他恶狠狠道,我可听人讲,己亥年卫辉那场火有人背了圣上出来就开始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张公公跟朱希孝俩人都劝不住,好像说面圣的时候还抽抽个不停?

陆炳听了咬牙切齿。一群碎嘴子,八百年前的事儿也能翻出来,真不愧是天子脚下皇城根儿,半点秘密藏不起来。


3.

那是嘉靖十八年,陆炳陪着天子南巡。去年他刚当上指挥使,时常扈从君王之侧。三年前他父亲去世,病床前握着陆炳的手道,我儿啊,你是有大造化的,咱们家门在你这里能兴起来,为父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

陆炳看看跪侍一旁的小弟陆炜,又看看另一边的李姨娘正默默垂泪。父亲,儿记下了。他问。您可有别的事情要交代吗?

陆松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从胸腔里发出浑浊的声响。你小时候随你母亲进王府陪世子爷,我便要教你凡事都以主子为先;后来家里有了小炜,你是长男,故我又要教你凡事应让着弟弟。你上面本有个大你三岁的亲生姐姐,到底福薄去得早,这么多年,家里连个疼你的都不得,为父总担心你心有怨恨。

陆炳忽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一个是主子爷是当今圣上,一个是小炜是我亲弟弟,儿子有什么好委屈的?

陆松叹,那年你说不想承父荫,硬要去过武举那独木桥,为父与你大吵一架,当时便想,我儿这是怨上我了。

父亲,陆炳低声道,儿从不怨您。

陆松缓缓点头,似是疲惫至极一般,阖了眼,口中含混不清地喃喃。陆炳凑近前去细听,只辨出了几句"伴君如伴虎","如今不比在安陆","我陆氏满门今后当由你来担着了"。

到了午后,陆松便去了。

陆炜扑在床边悲号,李姨娘在一旁哽咽得一度喘不上气。陆炳扶起小弟,又去送李姨娘回厢房休息,您如今身怀六甲,切忌太过伤悲,这孩子将来出世,若是个弟弟,我定给他谋个好功名;若是个妹妹,我定给她寻个好人家。

之后出殡时,长子行在前,要摔盆。李姨娘偷偷扯了扯陆炳袖子低声提醒,大哥儿,你要哭一哭,不然旁人该说嘴。陆炳诧异,我没哭吗?他摸摸脸颊,干干爽爽,竟是真的没有落泪。低头时陆炳看见地上那碎成一摊的陶盆,忽然觉得,这人间万事,都好生荒谬。


4.

那年卫辉行宫夜里四更走了水,彼时陆炳往头上浇了一桶凉水便冲进火场,背了圣上排闼而出,又与赶来的张宏公公和朱希孝一并将陛下搀出了前殿。六神未定之时,他看见张宏跟黄锦抹着眼泪为陛下擦拭身上的灰尘,又送陛下去了没烧到的偏殿,朱希孝也红着眼圈喊太医,便觉得自己作为天子近卫,似乎也该哭两下。但是不知怎么,眼泪一落便再也止不住,溃了堤一般愈演愈烈滔滔不绝,到后来悲声难抑,以至于上气不接下气。朱大人吓坏了,手足无措,一个劲儿地劝,陆指挥莫再哭了,陛下已经平安了。陆炳一边哽咽一边腹诽,真真儿是不知我者反谓我心忧。我要能自己控制住,也不用您来劝了,而且我真是因为担心陛下才哭的吗,好像也不全是啊,自己似乎也没觉得多难过——所以到底为何能哭成这个德行?他想不明白,但泪却是止不住。左右经了这么一场大乱子,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不正常,索性哭个痛快,倒也没显得多丢份儿。

可是老天到底没能让他得这么场清闲,黄锦匆匆从配殿出来,一眼看见陆炳,怎么这位还在抽抽——陆指挥?陆大人?哎哟我的小祖宗喂,您可赶紧收一收吧,急死我了,主子爷叫您进去见驾呢。

陆炳觉得自己更难过了,怎么好容易哭一场还要被人打扰。他胡乱拿衣袖抹了脸,一袖子灰越抹越脏,无可奈何,只得拽了黄锦的袖子擦脸,擦完了又作揖,事出紧急,黄公公对不住了,改明儿还您套衣服,回宫再偷偷给您带点烟袋胡同那家您爱吃的牛舌饼赔罪。


5.

那日陆炳跪在配殿外,等陛下传召。黄锦进去了一会儿,里面传来皇上的声音,朕传你来见驾,跪门口做什么?

——臣未曾来得及梳洗,身上脏,衣冠不整,恐惊了圣驾。陆炳答话。

里面传来一声冷笑。"朕方才都没事,你多大本事,能把朕惊到?还不进来。"

然后陆炳进了配殿叩首行礼。嘉靖望着他,好一副灰头土脸,眼眶和鼻头通红,定是刚哭过,发髻乱糟糟的,碎发打成绺贴在脸上,帽子不知丢去了哪里,飞鱼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下摆似是被挂破了一段。

他打量他两眼,挥开太医正诊脉的手,指指下面跪着的陆炳。"你去看一下他胳膊,刚擦伤了,给他上个药。"

陆炳便再次叩首谢恩。

哭什么哭。嘉靖道。你自己把朕背出来的,朕有没有事,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你那么一哭,旁的一个个倒该人心惶惶起来了。

陆炳本已止住了的,听陛下那么一提,不知怎得,鼻头又开始发酸,于是那句"陛下洪福,自得天佑"说出口,就又带了点哭腔。

于是一时间,上下两个人似乎都显得有点无语。

"那你哭什么,疼得?"

陆炳没忍住,一边擦泪一边乐出了声。

嘉靖瞅他半晌,叹了口气。

"你从小就不怎么爱哭,一旦哭起来天王老子都哄不住。如今当了朕的指挥使,怎生还这幅德行。"

陆炳抹干净脸,只低头笑。

"如今你也有三十了。三十而立,"嘉靖道,"看看陈寅朱希孝,学着些,过两年,升你个同知,进北镇抚司吧。"


6.

彼时陆炳出了配殿,看看身后嘈嘈杂杂的忙乱之景,听到了枝头声声子规啼。方才听人清点,说烧死了好几个宦官宫女。东边日头已升起来了,照着那片断瓦残垣。


7.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8.

那天晚上严世蕃一个人喝了一大坛金华佳酿,然后开始嚎啕,拉着陆炳上马车往通惠河边走,站在小雨里指着河水冲陆炳扯着嗓子喊,东湖公可知那些个清流眼里我是个什么样子,我爹眼里我又是个什么德行?我爹七老八十了,耳不够聪目不够明,如今我从这儿跳下去,跳进河里,当给我爹延寿祈福——明儿个天亮了,我严东楼是不是也能算个孝子?

陆炳撑着伞,后悔自己为什么不长记性想不开,又大晚上赴这独眼儿的宴,淡然道,你跳下去,我便叫锦衣卫再给你捞上来。不然你淹死在通惠河里,阁老怎能饶过我,皇上又怎能饶过我。

然后严世蕃指着陆炳哈哈大笑,好,好,好啊!你算是个孝子——陆东湖算是个孝子!

他叹了口气,唤一旁战战兢兢雨中侍立的严府下人,道,你们小阁老醉了,送他回去吧。

马车往回走的路上,陆炳看着醉酒的严世蕃,心里忽然想到,或许自己父亲去得早些,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哦,这种大不敬的话,还是不说为妙。


9.

陆炳边走边打趣严世蕃,人道是长歌当哭,在下文章水平有限,做不出长歌,固然要哭上一场,怎么你这样天下难得的大才子也要学我等俗人?

朱笔写青词啊,严大才子便叹。我严世蕃纵使想做长歌,太上老君也不让不是。

陆炳一笑,看看京城天边厚厚的阴云。哭吧哭吧,他道。你且看那风雨如晦,人总得哭一场,才显得到底像是个君子了。


10.

又过了几年,陆炳也回安陆省亲,又去拜谒母亲的墓。他母亲范氏是陛下的乳母,得封一品夫人,当年辞世后,陛下恩典巨隆,赐了规格浩大的墓园。他走过长长的神道,带着妻儿为母亲磕了头,扫墓敬香,然后独自在那园中漫步。陆炳抚摸神道两侧的石狮石羊,又从骆驼武士之间穿过,看着碑前的贡品,青烟袅袅缭绕在碑文前,他发现自己已记不清母亲的相貌了。

不知陛下是否还能记得。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

先前他已令车夫载着妻儿先回庄子上,自己要走着回去。南方正值梅雨季,此刻虽没落雨,天色却一直是阴阴的。想来纵使再哭一场,也哭不破天光。

陆炳走出恢宏的墓园,听见了几声子规;又路过田间村社,却没有听到鸡鸣。



——END——



一直觉得《郑风·风雨》这首诗的气质真的很适合你明。

阴间阳间两个方面看都是如此……。

雲山有美

【汉洋折衷】且喜人间好时节

这次想尝试的美人画汉服图案便是与学业有关的主题。美人头戴珍珠点缀的发箍,上衣是对穿交直袖袄,系带换成了桂枝胸针,上衣的衣缘为异色,图案是云鹤衔一株稻穗,取「贺岁」之意,衣服底样是万字底螃蟹稻穗樗蒲纹。

螃蟹和水稻共同种养是现代农业的一种发展模式,螃蟹能清除田间的杂草与害虫,产生的粪便可以肥田,而水稻田为螃蟹生长繁殖提供了优渥的栖息条件,互惠互利。另外,稻穗是丰收的象征,螃蟹在吉祥图案称为一甲,是科举中殿试第一的称谓。两者结合在一起成为一图案我想是合理有趣的。

马面裙的图案呈水滴状,主体图案分别由螃蟹、桂枝、猴子组成,螃蟹祥云纹寓意一甲,月下桂枝寓意折桂,猴子与...

【汉洋折衷】且喜人间好时节

这次想尝试的美人画汉服图案便是与学业有关的主题。美人头戴珍珠点缀的发箍,上衣是对穿交直袖袄,系带换成了桂枝胸针,上衣的衣缘为异色,图案是云鹤衔一株稻穗,取「贺岁」之意,衣服底样是万字底螃蟹稻穗樗蒲纹。

螃蟹和水稻共同种养是现代农业的一种发展模式,螃蟹能清除田间的杂草与害虫,产生的粪便可以肥田,而水稻田为螃蟹生长繁殖提供了优渥的栖息条件,互惠互利。另外,稻穗是丰收的象征,螃蟹在吉祥图案称为一甲,是科举中殿试第一的称谓。两者结合在一起成为一图案我想是合理有趣的。

马面裙的图案呈水滴状,主体图案分别由螃蟹、桂枝、猴子组成,螃蟹祥云纹寓意一甲,月下桂枝寓意折桂,猴子与蜜蜂寓意封侯,组合在一起便是祝学业有成的意思。虽然科举制已废,然而通过学习改变命运这件事不会变,我想旧时的吉祥寓意在今天亦能焕发新的精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