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织田信长

20.2万浏览    2034参与
羽織の信勝

醉离殇(4)

【天文二十三年】(公元1554)桶狭间

“姐姐大人我走了。”信胜跪在帘子外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信长沉默了许久,淡淡的说着

希望这一次我可以除掉些威胁啊,姐姐大人。信胜神色黯淡的起身向外走去

“信胜。。。”信长的声音从帘子后拽住了信胜

“怎么了?姐姐大人。”信胜没有回头,静静的站着,心中有些期待,明知道不该有,但还是期待

“如果。。。”信长坐在垫子上犹犹豫豫的咬住嘴唇

“如果。”信胜复述这个词

“没什么,你自己注意点。”信长的面目被帘子遮住,不然她也许可以看见信胜已然泪流满面的样子

“是。”信胜强迫自己正常的发音,“姐姐大人,等我,信胜我定然安然回来。。。到时候一起喝酒吧。”

“好。”信长看着帘子上的黑影消...

【天文二十三年】(公元1554)桶狭间

“姐姐大人我走了。”信胜跪在帘子外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信长沉默了许久,淡淡的说着

希望这一次我可以除掉些威胁啊,姐姐大人。信胜神色黯淡的起身向外走去

“信胜。。。”信长的声音从帘子后拽住了信胜

“怎么了?姐姐大人。”信胜没有回头,静静的站着,心中有些期待,明知道不该有,但还是期待

“如果。。。”信长坐在垫子上犹犹豫豫的咬住嘴唇

“如果。”信胜复述这个词

“没什么,你自己注意点。”信长的面目被帘子遮住,不然她也许可以看见信胜已然泪流满面的样子

“是。”信胜强迫自己正常的发音,“姐姐大人,等我,信胜我定然安然回来。。。到时候一起喝酒吧。”

“好。”信长看着帘子上的黑影消失,“你哪里会喝什么酒啊。信胜是白痴。。。”

“信长大人。”前脚信胜刚走,后脚斋藤道三便进屋来

“斋藤公。”信长了然的闭上了眼,“我真的做对了吗?”

“信长大人,不可心软!”斋藤道三提高了音量,“织田家支持他的人还有很多,人心难测啊!哪有男儿宁愿一直在后方支持?”

“可是。。。”信长痛苦的皱起脸,“他可是我同母同父的弟弟啊。。。”

“没什么好可是的,信长大人!他织田信胜支持者众多!前几年积攒的人脉也是您万万不能比拟的!万一此子怀有异心。。。”

“够了!”信长暴怒的吼出来

“信长大人?”

“你先下去吧。。。斋藤公。。。”信长疲惫的按着太阳穴

“是。”斋藤道三虽有不甘,但还是乖乖退下去

“我会等你的,织田信胜。”信长对着冰冷的空气小声地说着

【军营】

“请诸君在这两年时间里与我织田信胜一起完成任务,为我织田家献上忠诚!”信胜在一阵致辞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狠狠摔在地上

“喔!”将士们发出一阵呐喊也照做

“好!行军!”辛辣的酒横冲直撞的吞吃信胜的理智,他勉强等到战士们转身,正要跌跌撞撞的下高台

“我扶着您吧,信胜大人。”

“谢谢你。。。通具?”信胜看着林通具轻松的撑起自己下高台

“是秀贞哥哥要求我来保护您的。”通具以为信胜已经是自己人了,讲话直白的道出目的

“这样啊。。。”信胜喃喃自语后又大笑起来

“怎么了信胜大人?”通具是个武夫,看着平日文雅的信胜大笑感到好奇

“啊。。。不!没什么!高兴啊!哈哈哈!信胜我何德何能得通具大人这般英豪!”信胜笑着笑着便感觉眼睛酸的厉害,他用袖子狠狠一蹭,“扶我上马。”

“是。”


【两年后】(公元1556)

“你说什么?”信长拽住一个信使打扮的人的领子,“斋藤公死了?”

“是。。是!”那人抖如糠筛

“斋藤公。。。”信长松开手转身,皱着眉头咬住嘴唇,“他斋藤义龙居然还真敢干这种遭天谴的事情啊!混蛋。。。!!!”

“信。。。信长大人。。。那接下来。。。?”信使恐惧的退下到一边,林秀贞微笑着上前询问

“打!”信长果断的说道,“为斋藤公报仇!”

“是。”林秀贞笑眯眯的应下了

“等等!”信长又叫住林秀贞,“我亲征。”

“这。。。是。。。”林秀贞撇撇嘴退下了

【于此同时另一地】

“哈啊。。哈啊。。。”信胜焦急的穿梭在人群中向城门走去,不时回过头看着身后,“请让一下。。。”

“什么人?”守城的士兵站在城门上俯视着信胜

“我要出城!”信胜大声喊着,说着又掏出钱袋向上扔,“这些就孝敬给您了!”

士兵接住了钱袋便叫人下去开门,但门刚开到容一人通过的缝,信胜便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他漫无目的的沿着大路一直奔跑,六月晌午的太阳热辣辣的暴晒着地面,泥土路早已干的四分五裂,路边的植物耷拉着扑在地上

“信胜大人。”林通具莫名有些兴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大人。。。”信胜不敢扭头,拖着疲惫的身躯一头栽进田地向森林跑去

“您还想逃跑吗?信胜大人?”林通具拿着太刀跟了上去

“唔。。。!”林通具拔刀出鞘,用刀背击打着信胜,信胜吃痛向一边滚去

“真是可笑啊,您害死了弟兄们,在下却是在失去了一只眼睛之后才知道啊!”林通具疯狂的大笑着,“九郎他啊!今年回去才要和心上人结婚啊!”林通具用刀背和刀刃交替着砍向信胜无关紧要的部位

“噗呃。。。”信胜一次又一次倒在地上又起来,“可。。。可恶。。。”

“我的时间还有很多啊,信胜大人。”林通具露出残忍的微笑,“我会折磨您致死,再一刀一刀剁碎了您。”

“真残忍啊。。。”信胜无力的握着手中的打刀,随后又抽出刀来

“哟!以您的剑术,莫非还想打倒我吗?”林通具嘲讽的俯视着弓着身子的信胜

“不试试的话,你怎么知道会是信胜我一败涂地呢?”他扯掉披风又解开紧绷绷的西洋衬衫的扣子,瘦弱的上半身能清晰的看见肋骨,用右手紧握刀柄,机会只有一次,“毕竟信胜我啊,也有不得不回去的理由!”

林通具听后疯狂的仰天大笑,“有趣有趣!那么,就让我来会会你吧!”说罢便是一阵进攻,“怎么了?您刚才说大话可不是这个样子啊!信胜大人!”

“所以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武夫了啊。。。”信胜无力的举刀格挡,但也堪堪只能挡住几刀,可恶。。。我只跟姐姐大人学过一点点的武术啊。。。

林通具可怕的并不是他精湛的剑术,而是他不肯一刀致命的心思,他吊着信胜的性命,挑打下去很疼但是不会马上死的地方下手,毒辣辣的太阳使信胜留下大把的汗,汗里的盐分到伤口上就变成钻心的疼痛不断刺激着信胜的神经,磨钝他的反应力

可恶啊。。。得找破绽一刀致命。。。早知道就多学习点武术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感觉我写崩了

写完是肯定会写完的

除非点击率为0

否则我是肯定会写完的。。。

总之谢谢你了

写崩不知道怎么救回来qwq


负欲Toyoka
魔王信长 疤痕和魔王好像…挺配...

魔王信长


疤痕和魔王好像…挺配的


3/20

魔王信长


疤痕和魔王好像…挺配的


3/20

Σηρες

明信断想合集 其之三

其之三  云翳(下)

宴席在晚上举行,织田家家臣与德川家家臣混杂落座,气氛祥和美好。信长坐在家康左侧,略带笑意地看着座下众人,心中不由得暗暗赞叹家康的考虑周祥。德川氏以大名身份追随织田家,但却与秀吉柴田等人不同,未曾向织田称臣,但做的事却与寻常家臣没什么区别。德川不少家臣也因此多少暗地里明面上表达了不满,她一直有意回避这个问题,然而到了实现天下静谧的关键时刻,也不得不作个了断,她本想德川家一众家臣对她不悦已久,此次接风宴难免产生口角,正好借此机会逼家康向自己称臣,然而此刻望着这片祥和气氛,她却是一筹莫展了。

家康直身简言,大略再重复申告德川将追随织田等等,而后宴席便就此开始。一干织田家臣...

其之三  云翳(下)

宴席在晚上举行,织田家家臣与德川家家臣混杂落座,气氛祥和美好。信长坐在家康左侧,略带笑意地看着座下众人,心中不由得暗暗赞叹家康的考虑周祥。德川氏以大名身份追随织田家,但却与秀吉柴田等人不同,未曾向织田称臣,但做的事却与寻常家臣没什么区别。德川不少家臣也因此多少暗地里明面上表达了不满,她一直有意回避这个问题,然而到了实现天下静谧的关键时刻,也不得不作个了断,她本想德川家一众家臣对她不悦已久,此次接风宴难免产生口角,正好借此机会逼家康向自己称臣,然而此刻望着这片祥和气氛,她却是一筹莫展了。

家康直身简言,大略再重复申告德川将追随织田等等,而后宴席便就此开始。一干织田家臣虽感莫名,却也不好再为难对方。席间曾有织田家臣出言冒犯,却都以家康等人的圆场作罢,信长面上不言,内心却颇为恼火。

坐在列中的光秀此刻也并不好过,那张从汤碗下抽出的字条在他袖中有如千钧重。坐在他对面的酒井忠次虽然沉默,但他能感受到对方强烈的意愿。

“今夜寝后,恭迎阁下。德川家康上”

光秀长叹一声,心中已有了决断。


是夜,房中。

家康跪坐于几案之后,神情肃然,一旁随侍着两人,正是酒井忠次与石川数正。坐于下座的石川眉头紧锁,拳头紧攥,他焦躁难耐,哑声问道:“怎么还不来?难道是字条送错了?”

“放心,字条若是送错了人,我们根本等不到此刻。只是惟任大人住所离此处仅有几步距离,若是他想来,没道理......”

“再等等。”

家康沉声道,两人只好继续端坐,房内又是一片死寂。

然而直到更深漏断,光秀也未造访。

家康黯然起身,推门而出,沉默地看着满园的月色。数正与忠次未敢多言,勉力宽慰主公后便相次退去。

清风徐来,家康顿觉浑身发凉,尤自膝下冷到发梢。他低头借着月光端详,才发现原来自己跪坐了几个时辰,膝下衣物早就被汗水浸透了。


未来赴约的光秀亦是难眠,他盘膝而坐,却心乱如麻未曾入眠。此刻,门外却响起人声:

“惟任大人,殿下召见。”

光秀的心倏然收紧了。


前往信长住所的每一步俱是煎熬,他自认为行事谨慎,纸条之事不可能被发觉,可在这个时候突然召见实在令人惊惧。

“殿下,惟任大人到了。”

“进来。”

信长的声音低沉却带有一丝倦意,光秀这才略略放下心来,他俯身而入,

“殿下。”

“无事,近来身体不如从前了,且陪我片刻。”

他这才注意到那领路的随侍小姓似乎不是森兰丸,突然起了一丝嫉心,原来只有那家伙不在的时候才会愿意让他作陪啊,他在心里不自觉地想,然后惊觉自己竟起了这样的心思。

月光透过窗棂照在侧卧之人的身上,白色睡衣下裸露的小腿上短短的疤痕微微凹陷,在光影间显得格外狰狞。光秀如同被雷击一般怔怔地看着那道伤痕,在心里露出一个苦笑。

“若斩不断爱执(1),自然求不得解脱。”

他在心中低语。


1.爱执:爱到不忍释手之意。【神思者的源氏物语千年纪专辑中的同名歌曲非常好听】

2.其实按道理讲,这个时候大家对信长的称呼应该是老太爷【因为已经让出了家督】,不过由于本文是按月设来写的,这个称呼就显得很别扭,所以依然称呼“殿下”

因为学术来源被cut了。。。不敢肯定每个细节都记清楚了。。。如有学术问题请不吝赐教:)


耀耀个人汉化

#授权汉化
作者:唳鹤pid=32266299  twl@ReiKaku_0159
授权见合集内

#授权汉化
作者:唳鹤pid=32266299  twl@ReiKaku_0159
授权见合集内

Σηρες

明信断想合集 其之三

其之三  云翳(上)

流水渐长,白日将长。春风悄至,秧苗暗生,好像一路自富士山的冰雪中走下,便是从冬日走到了春季。春水暗自浮动,绿波轻漾,唯有游鱼自在逍遥。

一路走来,山野寂静不见人影,唯有鸟鸣啾啾。春光柔和地映照在信长的脸上,她心情极好,甚至不自觉哼起了山歌的小调,幼时无忧无虑的田野画卷交错着时空在眼前铺开,旧人依稀还是当年跃马林荫下的少年。

山路将尽,碧波横陈,只是眼前的景色却让众人都不由得一惊——

原本应当接济人马的船只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确是一座蜿蜒宽阔的木桥横卧水上,桥上黑压压的跪伏着无数人影。

德川家康则跪伏在桥上半途之处。

信长咧嘴轻笑,策马走上木桥,看似闲...

其之三  云翳(上)

流水渐长,白日将长。春风悄至,秧苗暗生,好像一路自富士山的冰雪中走下,便是从冬日走到了春季。春水暗自浮动,绿波轻漾,唯有游鱼自在逍遥。

一路走来,山野寂静不见人影,唯有鸟鸣啾啾。春光柔和地映照在信长的脸上,她心情极好,甚至不自觉哼起了山歌的小调,幼时无忧无虑的田野画卷交错着时空在眼前铺开,旧人依稀还是当年跃马林荫下的少年。

山路将尽,碧波横陈,只是眼前的景色却让众人都不由得一惊——

原本应当接济人马的船只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确是一座蜿蜒宽阔的木桥横卧水上,桥上黑压压的跪伏着无数人影。

德川家康则跪伏在桥上半途之处。

信长咧嘴轻笑,策马走上木桥,看似闲庭信步,实则步步惊心。桥上两侧跪伏之人大多农夫装扮,难怪他们一路行来不见人影,原来都来到此,可见家康号召力之强大,现今大名能于领地之上做到此事之人,恐怕也未必能超过十数......

不多时,一行人已至桥中,家康俯首再拜道:“愚弟在此恭迎殿下。”

“好久不见,竹千代。你为我特意修筑此桥,用心良苦,吾心甚悦呐。”

家康微微颔首,复道,“得让殿下欣悦实乃吾等荣幸,只是这桥并非我家康修成,乃是当地百姓自发建成的,殿下声名远播,此次造访三河,这一座木桥是三河百姓对您的敬意。”

“哈哈哈,好极,好极!那便请大家都抬起头来吧!”

爽朗的笑声在春风中荡开,桥边的百姓亦仿佛受此感染,面露喜色,彼此间窃窃私语。

“待我信长统一日之本之日,各位便可永享安康!”低声细语突然爆发出欢呼与喝彩,呼应着春日愉悦的空气,信长与家康在百姓的簇拥下徐徐前进。

“做得好,竹千代。你也最终长大了啊。”

家康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低声答道:“分内之事,理应如此。”

两人就这样保持着一前一后的姿态慢慢走着,于欢呼声中保持着诡异的寂静,良久,信长突然言道,

“不知为何,我却有些怀念小时候的你呢。”

她说的极轻,正好是只有两人可听见的音量,信长侧眼盯着河水,却看不清家康面上的表情。

“殿下说笑了,若是从前的我,只会拖您后腿吧。能为殿下效力,乃是愚弟的荣幸。”

男人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波动,仿佛彼时那个会因为被踹下河去而惊慌失措的小男孩早已不复存在一般,信长别过目光,低声叹道,

“你也长大了啊。”

旁人听来欣慰的喟叹,却在信长心中逸散着苦涩的滋味——

无用又如何,只要真心相待,她会永远护着这个幼弟,只可惜到最后,她从没有留住那些自己挚爱之人,而生者却在岁月中面目模糊,分道扬镳。

德川当诛,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小记

关于合集,本来是断想的集合,想了想为了提高表现力度还是聚焦了天正十年初到6月2日本能寺之变之间的一些事情。关于这部分事件大量采取了明智宪三郎的说法,以上。

我的文没有我的书单热度高,可以说是很尴尬了。。。

战国一统记在大麻之家上消失了???哭死,还好我pad上下完了。。。

补充一个脑洞au

(依然是明信,不一定会写)

大概是  小有名气的新人导演光秀×天才艺术家信。直男×姬佬,某人心里的白月光一定是吉乃啦(宫下的信吉真的狠狠地虐到过我)

信浓友情向,义兄妹的光浓

苏子封

悄咪咪来调查一下

我有一个想法

织田信长&土间埋联动!

如果FGO里面的nubo带入干物妹小埋里面会是怎样的情况

Nobu缩小变成迷你信什么的,想想都觉得可爱

那么其他角色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提供给我吗?

谢谢

我有一个想法

织田信长&土间埋联动!

如果FGO里面的nubo带入干物妹小埋里面会是怎样的情况

Nobu缩小变成迷你信什么的,想想都觉得可爱

那么其他角色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提供给我吗?

谢谢


羽織の信勝

醉离殇(3)

“啊?是您啊,林秀贞大人。如果有什么要传递的军书的话,信胜我倒是。。。”林秀贞素来看织田信长不爽,但在葬礼之后却也还是乖乖地听命于信长,但此时来找一直在后方支援的信胜却有些奇怪,于是信胜小心翼翼的与林秀贞对话

“信胜大人!”林秀贞激动的拽住信胜的手

“你干什么?!”信胜看着林秀贞痴迷的表情吓得账本都掉了,心下起了几万分的戒备

“这是。。。账本?”林秀贞低头扫了一眼,“她居然让您做账?!您可是男人!这种妇人家的事情。。。”林秀贞暴躁的紧了紧手

“放开我!林秀贞大人!”信胜吃痛想甩开他,但他握的太紧竟是挣不开这束缚!

“您不想夺回本就属于您的一切吗?”林秀贞将信胜拽过去,几乎就要贴着脸,“现在她所拥有的荣耀...

“啊?是您啊,林秀贞大人。如果有什么要传递的军书的话,信胜我倒是。。。”林秀贞素来看织田信长不爽,但在葬礼之后却也还是乖乖地听命于信长,但此时来找一直在后方支援的信胜却有些奇怪,于是信胜小心翼翼的与林秀贞对话

“信胜大人!”林秀贞激动的拽住信胜的手

“你干什么?!”信胜看着林秀贞痴迷的表情吓得账本都掉了,心下起了几万分的戒备

“这是。。。账本?”林秀贞低头扫了一眼,“她居然让您做账?!您可是男人!这种妇人家的事情。。。”林秀贞暴躁的紧了紧手

“放开我!林秀贞大人!”信胜吃痛想甩开他,但他握的太紧竟是挣不开这束缚!

“您不想夺回本就属于您的一切吗?”林秀贞将信胜拽过去,几乎就要贴着脸,“现在她所拥有的荣耀本来应该,全都是您的啊!信胜大人!”

“。。。”织田信胜看着林秀贞,心下明白他想策动他谋反织田信长,然后夺下家主之位

信胜低垂着头不说话林秀贞也等待着,一时之间两个人沉默着站在哪

“给我点时间考虑。。。”信胜几乎是艰难的说出这句话,他身边的暗卫全都送给了信长,而林秀贞的人指不定在哪里窥视,一旦情形不妙,他可能就做了无名之鬼

“考虑。。。?”林秀贞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似乎是在品味这两个字的味道

接着,他松开了手

“好,在下完全赞同!”他又恢复到了翩翩公子的样子,“不过,您不要想着去向信长小姐告密,毕竟,我们已经围住了那位可爱的小姑娘了呢~”

“。。。”信胜惊惧的看着林秀贞轻快的身影慢慢消失,心下不由得感到死亡的阴影,不,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他一路跌跌撞撞的冲向练习室,“姐姐。。”

“信胜大人?”健硕的柴田胜家稳稳的走向织田信胜,“信长小姐的话,刚刚去了佛堂。”

“这样啊,谢谢你。”信胜看到父亲生前死后都很忠厚的胜家,尽量放松自己的神经,“那我。。”

“秀贞他,去找您了吗?”柴田胜家小声的说到

“。。。!”信胜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他点点头,然后又迈着沉重的步子向佛堂走去

“信胜你也来参拜吗?”信长跪在垫子上虔诚的参拜着佛像

“姐姐大人。。。”信胜欲言又止的看着在烟雾缭绕的佛堂里诚心拜佛的织田信长,而后自己也跪在垫子上双手合十

“人生五十年,与下天住人相比,如梦又似幻。。。”信长喃喃自语的背诵着

“姐姐大人,我想。。。上战场。”信胜断断续续的讲着

“先出去吧,这件事情不能在这里讲。”信长又俯身磕了头,便起身领着信胜离开

敬爱的佛祖啊,请您保佑这织田信长平安吧!信胜重重的向着佛像磕下一头,随即起身拍拍衣服离开佛堂

“怎么突然想上战场了?你不是一直想做闲云野鹤吗?”信长坐在走廊上看似漫不经心的晃着脚

“我也想为姐姐大人做点什么。”信胜察觉出信长语气里的戒备,几曾何时,这个说要保护织田家的少女变了样?

“这样啊,那你就带七番队好了。”信长沉吟过后说到

“是。”信胜眯上了眼睛微笑,心底的苦涩却止不住,七番队?那是死士队啊,姐姐大人。

也许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吧?信胜坐在走廊上这样想着。

有点短,其实这个是和2一起的才对。。。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nakii
仇職威風八面的信信真棒,只是一...

仇職威風八面的信信真棒,只是一開口……熟悉的味道,信信什麼職階都是那個信信

仇職威風八面的信信真棒,只是一開口……熟悉的味道,信信什麼職階都是那個信信

上杉  明
来丢魔王了XD其实是来丢人了。

来丢魔王了XD
其实是来丢人了。

来丢魔王了XD
其实是来丢人了。

ff97008
立下了出了不动就画带信长的贺图...

立下了出了不动就画带信长的贺图的FLAGE٩( 'ω' )و

立下了出了不动就画带信长的贺图的FLAGE٩( 'ω' )و

耀耀个人汉化

#授权汉化
作者:唳鹤pid=32266299  twl@ReiKaku_0159
授权见合集内

#授权汉化
作者:唳鹤pid=32266299  twl@ReiKaku_0159
授权见合集内

羽織の信勝

醉离殇(2)

天文二十年【我看的百度】(公元1551)

织田家上上下下人人缟素,满天的纸钱也是飞的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仆人装作悲伤的样子掩面而泣,殊不知在这偌大的织田府邸,有多少人发自内心的悲哀

“父亲大人他。。死了,姐姐大人。”织田信胜穿着白色的宽松和服坐在走廊上

“像他那样的人,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信长同信胜并肩而坐,“你在哭吗,信胜?”

“没有,姐姐大人。”信胜低下头,“只是我们计谋了那么久,他却因为这区区的酒色而死,难道不是很讽刺吗?”

“但人终有一死的信胜。你也是,我也是。”信长伸出手覆在信胜的头上

“如果能不死就好了。。。”信胜喃喃自语道

如果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些时光就好了。。。

“说什么傻话呢!笨蛋!”信长摁...

天文二十年【我看的百度】(公元1551)

织田家上上下下人人缟素,满天的纸钱也是飞的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仆人装作悲伤的样子掩面而泣,殊不知在这偌大的织田府邸,有多少人发自内心的悲哀

“父亲大人他。。死了,姐姐大人。”织田信胜穿着白色的宽松和服坐在走廊上

“像他那样的人,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信长同信胜并肩而坐,“你在哭吗,信胜?”

“没有,姐姐大人。”信胜低下头,“只是我们计谋了那么久,他却因为这区区的酒色而死,难道不是很讽刺吗?”

“但人终有一死的信胜。你也是,我也是。”信长伸出手覆在信胜的头上

“如果能不死就好了。。。”信胜喃喃自语道

如果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些时光就好了。。。

“说什么傻话呢!笨蛋!”信长摁下信胜的头,“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呢,没时间悲伤了。”

“也是呢。。。”信胜摸摸头傻笑起来

“总之先稳固住势力吧,其他的再做打算!”

信胜含糊不清的应下了,信长只当他突然没了敌人有点不知所措,再安慰了几句便走向灵堂,但信胜仿佛着魔了一般跟不死两个字较上了劲

如果能回到那个时候的话。。。

【葬礼过后】

“我的天哪!姐姐大人你怎么这么没眼界力!被那群老东西抓了把柄!”信胜焦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可是那群老东西一直烦人啊!”信长淡定的吃着茶点

“再烦人您也不能这样做啊!”信胜焦虑的扭头,“在父亲大人的葬礼上不规矩会被天下人诟病的!请您考虑后果啊!”

“应该没什么事的,放心吧。”信长含糊不清的吃的满嘴都是

“姐姐大人这里沾到了!”信胜递过去一方帕子,然后继续讲:“这下您可就坐实了‘尾张的大笨蛋了’啊!啊呀!您总是这个样子啦!只知道行兵布阵!人际交往方面乱的一塌糊涂!”

“信胜老婆婆。”信长接过手帕随便抹了两下脸又继续吃吃喝喝看看兵书和文案折子,“不许说我是尾张大笨蛋!老婆婆!”

“别这么说我啦!”信胜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天天管家里柴米油盐您都没有帮帮信胜我哎!夫亲母亲大人也是这样!”

“这些事情太麻烦了,人际关系也交给你了。我不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信长趴在桌子上,“勾心斗角实在是不适合我,我不屑这种东西。”

“但是这个很重要哎!稍微注意点吧,不然会吃大亏呢。”信胜扶额看着信长,“不要老是说这种话啦,哪有幕府将军是这个样子的啊!姐姐在这种时候也是笨蛋呢!”

“才不是。。。”信长穿着男装懒洋洋的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又趴在桌子上,毫无淑女形象

“姐姐大人啊!”信胜无奈的笑着,姐姐织田信长总是这样目中无人,之前甚至只带了几个人就敢去清州放火,但谋略方面又是一个天才,真是矛盾的结合体

【两年后】(公元1553)

“喂,信胜!”信长老远就看见对仆人讲话的织田信胜

“哎?姐姐大人?”信胜扭头看着信长跑来,又对着仆人吩咐道,“你今天去买这些东西就可以了,等一下别忘了去买信长小姐最爱的糕点!”

“嘿嘿~”信长挽住信胜的脖子往下同自己平视,“今天我被斋藤认可了哦,信胜。”

“那位斋藤道三先生吗?您在正德寺遇见他了啊?”信胜弯着背惊讶的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许多的少女,“真了不起啊!姐姐大人。”

“哼~”信长露出骄傲的表情,“其实也没什么啦!这都是必然的嘛!”

“哈哈!”信胜笑眯眯的看着她,“今天要练习火枪术的话,不妨去新修的房间试试看吧!我花了点心思的。。。”

“新修的吗?那我去看看好了!这次我一定要在五百米之内击中靶心!”信长伸出食指和拇指对着信胜做出发射的手势

“佛堂的像我也重新塑了一下,您晚点的时候可以去上几炷香。”信胜做出被击中心脏快要死的样子,然后又直起身说道

“你这家伙意外的很能干嘛!”信长拍拍他的后背,“我的背面支援就交给你了!”

“饶了我吧,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我想外出游历几年啊!”信胜做出哀嚎的样子,又像将死之人一样颤颤巍巍的伸出手

“哈哈,到时候再看吧!现在我要去把练习室的靶子全都射穿!”信长倒着走了几步又转身大步离开

“真是的。。。”信胜哀怨的拿着手里的账本

“信胜大人。”一个男人从外面摸进来走到信胜面前。。。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写的并不好不过我在努力。。。dabun

我感觉会写好多。。。废话真多啊我。。

总之点赞收藏转发一下谢谢!

发出悲哀的愿望


残忍的🍅

【此乃业障】


pako太的红色太厉害学不来,我要瞎掉了,至少有一年不想再画大于指甲盖面积的红色,闪得我面对魔王帅气的脸却一秒都不想再画下去

【此乃业障】


pako太的红色太厉害学不来,我要瞎掉了,至少有一年不想再画大于指甲盖面积的红色,闪得我面对魔王帅气的脸却一秒都不想再画下去

日常沉迷游戏的北锅

p1.2是信长喵
p3是信胜喵
p4是信长喵信胜喵的相处方式xxx信长:想打他
p5是信胜

p1.2是信长喵
p3是信胜喵
p4是信长喵信胜喵的相处方式xxx信长:想打他
p5是信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