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绘梨衣

32899浏览    573参与
历煜
你陪了我多少年?

你陪了我多少年?

你陪了我多少年?

虚越云

再会

#看龙三的时候哭辽,啊啊啊啊啊!我的绘梨衣啊!
#其实觉得源家兄弟真的蛮可怜的
#所以是在东京!
#ooc 了真的不怪我哈!

    东京的这个时候,樱花开的很棒,应该说,晚樱开的很棒,有的早调的樱花坠落了,落在行人身上,擦过行人脸庞。

    上杉绘梨衣在街头漫步,心里想的依旧是那个街头的正义牛郎——Sakura。

    她穿着洛丽塔,看着外面的东西,熙攘的人群,也曾经有一个人拉着她的手,带着她穿过这里,只是为了打扮她,伺候她这个小公主。

    ...

#看龙三的时候哭辽,啊啊啊啊啊!我的绘梨衣啊!
#其实觉得源家兄弟真的蛮可怜的
#所以是在东京!
#ooc 了真的不怪我哈!

    东京的这个时候,樱花开的很棒,应该说,晚樱开的很棒,有的早调的樱花坠落了,落在行人身上,擦过行人脸庞。

    上杉绘梨衣在街头漫步,心里想的依旧是那个街头的正义牛郎——Sakura。

    她穿着洛丽塔,看着外面的东西,熙攘的人群,也曾经有一个人拉着她的手,带着她穿过这里,只是为了打扮她,伺候她这个小公主。

    她望向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冰冷的,空白的,却不会有人明白一旦她愤怒了会怎么样。

    忽然她的脚步停下了,她似乎感受到了那种目光,介于流氓和怂包之间的目光,只有那个人会用这种贱兮兮但是却温暖的目光看她。

   绘梨衣回头,可是她望向的地方空落落的,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原本那个呼之欲出名字,又被她咽了下去。她低下头,像极了一个犯错的孩子。

    为什么Sakura没有来?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暗红色的头发被风吹拂,飘在空中,裙子被她的手捉着,死死压在腿上。

    可惜我不能说话,没有人会喜欢不会说话的绘梨衣。Sakura, 你不是说不是的吗?Sakura, 你是不要我了吗?

    你还会不会,带着我再去一次那个很温柔的地方?

    Sakura, 我好害怕。

    可是她能做的只有等待。

    等待那个忽然闯入自己生活的人再闯一次进来。

    忽然间,空气里有一股好闻的味道飘过来,绘梨衣抬起头,远远地看见了,曾经带着她到很远的地方旅行的那个牛郎。

    Sakura, 是Sakura么?

    真好啊,Sakura, 你来看我啦。

    眼睛里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滑落,她穿着高跟的罗马鞋,跑不快,却偏要踉踉跄跄地跑到他跟前,一把扑进他的怀中哭泣。

    那个许久不曾相见的牛郎被这一扑愣住了,最后腾出一只手一下一下地给这只小猫顺毛,安抚她起伏的脊背,绘梨衣有一瞬僵硬了。

    在这个樱花盛开的季节里,东京繁忙依旧,可是花下有你陪我,我抱着轻松熊,你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为我遮挡风雨。

    “吃慢一点,我又不会更你抢的啦。”路明非一脸无奈地看着绘梨衣狼吞虎咽,按照他一般的尿性,肯定是在想又在东京樱花盛开的季节里遇见了这只小怪兽。

    可是现在小怪兽穿着洛丽塔正在餐桌上残风扫落叶一般地席卷桌上的美食,而他就只有看着的份。

    忽然地,绘梨衣举起小本子。

    【Sakura这次来会待多久?】

    路明非一愣,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行程,道:“会稍微待久一点吧,早点回去,别让你哥哥担心。”

    绘梨衣很乖地点点头,继续啃她的烤鱼,同时也接受了路明非递过来的一方叠的整整齐齐的纸巾。

    下午,去什么地方绘梨衣似乎早就有了计划,只是没有人陪她一起玩。他们先是去了迪士尼,那里的鬼屋没什么新意,可是路明非依旧被吓得不轻,反倒是绘梨衣面无表情。

    看来也有公主保护骑士的时候啊。

    你要是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回忆和这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而他又带着你来过这个地方,你也会不害怕的。

    而绘梨衣很闲,她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明治神宫里,新郎和新娘交换戒指,拥抱着,亲吻着,新娘被新郎拦腰抱起,有人相爱,有人因爱而泣。绘梨衣看着,无喜无忧,似乎又沉浸在回忆之中。

    东京天空树在七点被准时点亮,他们当然没有错过,街道上的霓虹灯闪闪的,晕染成一片红霞,映在绘梨衣红润的脸上。

    是啊,今天她真开心啊。

    樱花的花期要过去了。

    东京又要失去这美丽的颜色了。

    绘梨衣拿出小本子,开始奋笔疾书。

    【今天我很开心。】

    路明非点点头,伸出一只手,摸了摸绘梨衣的头顶:“开心就好,下次再来陪你玩,早点回去吧。”

    【哥哥也要早点回家。】

    路明非的手僵住了,他抬头看着这个脸庞红润喜人的姑娘,笑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绘梨衣没有回答,埋头写字。

    【你不是哥哥】

    “路明非”点点头:“我当然不是哥哥啊。我是鬼,怎么能和皇比肩呢?”不过这话听起来还是很可笑。

    【你是谁?】

    “路明非”笑了,他轻声道:“我是源稚女,你也是,我的妹妹。”

    绘梨衣看着他,歪歪头,不理解。

    源稚女笑了,他道:“你也可以叫我哥哥。”

    【好吧,那么哥哥要早点回去哦,我要回去啦。】

    源稚女看着面前的娇小的女孩,道:“再会。”

    绘梨衣也在小本子上写字:【再会】

    


    绘梨衣和源稚女分别以后没有立刻回去,她在东京转了一圈,走着走着她哭了,哭着哭着她跑起来了。

    她的嘴里哭喊着那个假名:“Sakura!Sakura!Sakura!”

    就在这个偌大的东京市里,没有一个人回应她,大家都行色匆匆,记得她的人都不会有太多。

     



    东京,樱花谢下的时候。红伞偏了,樱花瓣坠落,拂过我的面庞,连轻松熊都看得出来,我的心里藏着心事。

    原来,你都不曾来过。

    是否怪兽爱上怪兽就本是没有结果的?

    是否我们真的只应在梦中见面?

    the end. 

りか與空

理智上能够理解 

但感情上 

还是觉得 

世界欠绘梨衣一场婚礼

😔

理智上能够理解 

但感情上 

还是觉得 

世界欠绘梨衣一场婚礼

😔

デミ同学
呜呜呜呜,绘梨衣复活终于有希望...

呜呜呜呜,绘梨衣复活终于有希望了!希望一直走这个趋势,出第二人生的剧情,啊啊啊啊好盼望啊!tag是私心

呜呜呜呜,绘梨衣复活终于有希望了!希望一直走这个趋势,出第二人生的剧情,啊啊啊啊好盼望啊!tag是私心

离落蓝殇

忽然泪崩

sakura&绘梨衣のDuck

sakura&绘梨衣のDuck


-
爱死绘梨衣小姐姐了(&acut...

爱死绘梨衣小姐姐了(´..)❤

爱死绘梨衣小姐姐了(´..)❤

moon.

上课无聊之作,小学生画技请见谅(小声bb,其实人家已经是高中生的老阿姨了),不喜勿喷

上课无聊之作,小学生画技请见谅(小声bb,其实人家已经是高中生的老阿姨了),不喜勿喷

Sorrowº

[路绘]情侣

路明非常常在早晨吃过饭后,独自一人躺在躺椅上,静静的思考。

或许这本身与他的风格不太相符,但是他确实是这么做了,有时候即使是废柴也会变得文艺起来。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绘梨衣知道,但是即使知道或许也不会理解。只是觉得这时候的sakura和平时的都不一样。

这时的他显得孤单又寂寞,像是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虽然他那么渺小,却全力的与世界抗争着,这样的感觉绘梨衣也有过。

是啊,不然世界那么大,他们两个那么渺小,又凭什么会相遇呢?

所以绘梨衣也只是看着,看着,这场面像极了暮年的老夫妻,互相之间早已心有灵犀,默契十足。

但是如果你觉得这个场面会持续很久那就大错特错了。好在双方都是活力旺盛的年轻人,血管里都是些...

路明非常常在早晨吃过饭后,独自一人躺在躺椅上,静静的思考。

或许这本身与他的风格不太相符,但是他确实是这么做了,有时候即使是废柴也会变得文艺起来。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绘梨衣知道,但是即使知道或许也不会理解。只是觉得这时候的sakura和平时的都不一样。

这时的他显得孤单又寂寞,像是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虽然他那么渺小,却全力的与世界抗争着,这样的感觉绘梨衣也有过。

是啊,不然世界那么大,他们两个那么渺小,又凭什么会相遇呢?

所以绘梨衣也只是看着,看着,这场面像极了暮年的老夫妻,互相之间早已心有灵犀,默契十足。

但是如果你觉得这个场面会持续很久那就大错特错了。好在双方都是活力旺盛的年轻人,血管里都是些欢快的血,怎么肯沉寂太久?

转眼间他们已经玩在了一起,这时的他们也会做一些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情,说一些情侣才会说的腻腻歪歪的话。

“绘梨衣是警察哦!”

“诶,那sakura呢?”

“sakura是坏人哦!”

“啊?!sakura犯了什么罪?”

“爱上了警察!”

“!!”

傻傻的绘梨衣总是被如此捉弄,却也丝毫不觉得生气,反倒觉得稍微有一丝丝的热,她想可能是自己玩的太激烈了吧。

这样的游戏往往会持续一个上午的时间,然后路明非会照顾有点疲惫的绘梨衣安心的睡午觉,一直到她的呼吸变得平稳,表情变得安详才悄悄离开。

他为自己打开一罐可乐,在客厅看上一会儿电视。

看了两集新番或者是电视剧,绘梨衣也应该醒了,下午偶尔带绘梨衣出去逛街,路明非可不敢怠慢了。

这一切他都了然于胸,想必即使有一天失忆了,也会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去做这些事情。

听到那边房间里的响动

“绘梨衣?”声音不大,却足够温柔,听起来就像是果味的咖啡一样柔和温暖。

“嗯……sakura……”

倍受宠爱的公主醒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去找的sakura

“今天想出去玩吗?”

“好啊……sakura我有点饿了”

威化饼干,早已准备好,绘梨衣最近很喜欢吃这个。

看着她缓慢优雅的吃着,路明非笑着问

“如果下辈子我们相见,还会认出彼此吗?”

“会的,绘梨衣一定会认出sakura的!”

她吃掉了一块威化饼干坚定的说

“sakura也会的”

他也坚定的说。


落罂冰封

那个天真的,说着世间很温柔的女孩,那个曾经是路明非最锋利的剑的女孩,最后,死了,作为容器而死,作为怪物而死。
现在,又轮到路鸣泽了。

那个天真的,说着世间很温柔的女孩,那个曾经是路明非最锋利的剑的女孩,最后,死了,作为容器而死,作为怪物而死。
现在,又轮到路鸣泽了。

小濑濑濑NAKI
立个flag,从今天开始,我要...

立个flag,从今天开始,我要每日一图!

立个flag,从今天开始,我要每日一图!

江家厌离

我还是很喜欢绘梨衣

“凯撒当然好咯,是女生都会喜欢凯撒吧?换了我就算请客就只能在摊子上吃拉面......,但是只能请吃拉面的那个我也希望有人喜欢我......”路明非抓了抓头,忽然觉得有点窘,“说乱了......”“我能理解”楚子航幽幽的说“以前有个人只会开车,希望别人会喜欢只会开车的他。”


路明非接受卡塞尔学院面试的时候,酒德亚纪问他“你相信外星人吗?”他说信,你想啊一束光穿过宇宙,它那么快,经过地球也只要几秒钟,但宇宙那么大,如果只有经过地球的那几秒遇到了人类,那光得多寂寞。第一次看到这里我还是个小学生,我的内心是震惊的,因为在看到这本书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觉得那么大的宇宙,如果只有地球有生命的喧...


“凯撒当然好咯,是女生都会喜欢凯撒吧?换了我就算请客就只能在摊子上吃拉面......,但是只能请吃拉面的那个我也希望有人喜欢我......”路明非抓了抓头,忽然觉得有点窘,“说乱了......”“我能理解”楚子航幽幽的说“以前有个人只会开车,希望别人会喜欢只会开车的他。”


路明非接受卡塞尔学院面试的时候,酒德亚纪问他“你相信外星人吗?”他说信,你想啊一束光穿过宇宙,它那么快,经过地球也只要几秒钟,但宇宙那么大,如果只有经过地球的那几秒遇到了人类,那光得多寂寞。第一次看到这里我还是个小学生,我的内心是震惊的,因为在看到这本书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觉得那么大的宇宙,如果只有地球有生命的喧嚣,那真是太可怕了。——每个故事都是它的主角的成长史。龙族是路明非的成长史。但就像江南在书里提到的高达的某个男主角,说他到结局的时候其实已经不是最开始的他了,最开始的他在某个人死去的时候也一起死去了,即使他名利双收美人在怀,内心也是空荡荡的。我觉得路明非也是,可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去的,也可能路明非这个外壳从来没存在过。昂热EVA芬格尔小恶魔都在他背后,他现在那么厉害,杀了八足天马,斩了奥丁,要和自己喜欢的人逃亡。可是这一切,都是被逼着做的。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目的,逼他跃龙门,可他只想在自己的小水坑里做个傻屌鱼,天天吐泡泡。追到现在,我脑子里关于他,最深的,是在星际里养了一屏幕的兵,列队摆了个V.——“叔叔看女孩最准了!”6.25路明非去看那个女孩了。她还在那里,穿着那条裙子,什么都没变。但是那个叫小樱花的傻屌已经变成腰后别着刺刀的学生会会长了。我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关于她的死亡我早已平静,但看到更新还是会忍不住泪流满面。想了很多,关于明非,关于她,关于他们两。我本来是不希望她复活的,我觉得他们的故事到这里就够了,不多不少刚刚好。他们没有相爱,只是到处乱跑,有吃有喝有玩有钱,但却仿佛在这个世上,除了彼此,没有依靠,只能相互试探着相依为命。最后用力的在彼此生命里刻上一个惨痛的句号,就够了,再多的故事都是画蛇添足。但看到这一章乌鸦说的话,我还是忍不住会想,会不会某一天,或许是在故事的尽头,她会因为某个原因,挣开身上挂着神符的纸绳,追到那个已经筋疲力尽的人身边,两人逃到某个角落里过平庸的一生。不要明治神宫的婚礼,不走迪士尼的vip通道,不穿每季的高定裙装,不吃米其林和怀石料理,不想拯救世界,不一定是因为爱情,只是一个怂蛋和一个哑巴。编辑于 2018-06-25​赞同 1.3K​​评论 103​收起​xj5ho.   龙三的尾声,当时在教室里看到这一段差点哭出声来    “这样加上之前在我这里买的花票,总数是十万零三百二十张花票,恭喜小樱花,你通过了实习期,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座头鲸忽然不闹腾了,从西装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举过头顶给所有人看,投影机立刻把放大之后的支票投在舞台背景上,没错,那是一张一亿日圆的支票,以今日的汇率来说,大约是95万美元,一张罕见的大额支票。座头鲸把那张支票投进服务生手中的金箱子,看着路明非说:“是的,有人希望你留下,几个月前她来找过我。”  《Friend》再次响起,这次是玉置浩二的原唱版,歌声像是风从山项吹过。  只有再见,再无言  在你的影子里,我的眼泪掉了下去  手指、头发和声音,都变得冰冷  两人相伴的生活远去了,连气息也失去  可路明非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没有掌声没有哭声,也没有雨打风吹的歌声,在他的耳朵里整个世界一片寂静。在他的眼睛里只有那张支票的签名,角落里用他熟悉的笔迹写着:  上杉绘梨衣。  真讨厌……这种悲剧啊,在一个人都消失了的时候,再度发现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可那又有什么用呢?为什么还要提起?就让所有无法挽回的事都随着潮水离去不好么?         可泪水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路明非低下头来,做了个奇怪的动作。他轻轻地扣自己的胸口,想知道那里面的心是不是疼痛。  在他的世界之外,欢呼声震耳欲聋,上方落下几十串樱花爆竹,足足十万零三百二十响,座头鲸把它们一一点燃,樱花的香气中,爆竹碎片像飞雪那样席卷整个大厅,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好像是用Line的导航找来的。可别以为女人是好甩掉的东西,她喜欢你,是会追着你到天涯海角的。”座头鲸说,“女人爱一个男人,要付出的代价大很多,但她们愿意。”  “路明非。”恺撒冲着路明非的背影喊。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路明非已经走得很远了,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在飞雪般的樱红色爆竹花中,他走得摇摇晃晃,像个发条将要用尽的人偶。…         路明非默默地看着下方,铁龙般的新干线列车在夜幕下奔驰,是谁搭乘着这样的夜班列车,去向什么样的远方?  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是啊,在那个大雨滂沱的晚上,在那间红色的情人酒店里,那个被认为是哑巴的女孩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们都是小怪兽,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是啊,你是小怪兽,可小怪兽也有小怪兽的好朋友,孤独的小怪兽们害怕得靠在一起,但如果正义的奥特曼要来杀你,我就帮你把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可是我答应了,却没有做到。  “04.24,和Sakura去东京天空树,世界上最暖和的地方在天空树的顶上。”  “04.26,和Sakura去明治神宫,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  “04.25,和Sakura去迪士尼,鬼屋很可怕,但是有Sakura在,所以不可怕。”  “Sakura最好了。”


你试过在人群里默默地观察一个人么?看他在篮球场上一个人投篮,看他站在窗前连续几个小时看下雨,看他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打扫卫生一个人在琴房里练琴。你从他的生活里找不到任何八卦任何亮点,真是无聊透顶。你会想我靠!我要是他可不得郁闷死了?能不那么孤独么?这家伙装什么酷嘛,开心傻笑一下会死啊?可你发现你并不讨厌他,因为你也跟他一样……隔着人来人往,观察者和被观察者是一样的。发布于 2015-11-03​赞同 676​​评论 21​陈沼瑞樱之坠  他怎么会有那么一个瞬间怀疑樱呢……那是他的女孩啊,他给她尊严和地位,教她生活,这些年她花在他身上的时间和他花在她身上的时间是一样多的。他还拥有别的东西,而樱只有他。  如果你是一个女孩,在一个男人身上花费了这一生中的绝大多数时间,你又怎么舍得背叛他呢?他就是你的人生啊!  他要失去什么东西了,永远地失去了,不久之前他才做好准备要为这场战争不惜一切,现在却为失去了什么而几乎发狂……是的,他准备好了要牺牲很多东西,可是偏偏不包括这一件,这是他支付不起的。  他靠在墙上,想着樱那么轻易地就从他手中逃走了,她居然违抗他,而他一直都觉得那个女孩蛮呆的,有些时候甚至有点笨。她是只笨笨的燕子,停在他手中不会飞走……  其实只是不愿意飞走罢了,她一点都不笨,只是不爱说话。  现在她终于飞走了。  源稚生的心里忽然有种平静的感觉,他转动方向盘,让车身靠在坡道的侧面,擦着火花缓缓地往下滑。他把雷切插在副驾驶座上,随时准备使用它。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了,所以颤抖着摸出烟来,给自己点上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没什么可惜的,只是可惜了樱,她的牺牲只为源稚生多换回了几分钟的生命。  真心希望她现在坐在副驾驶座上,大家能相视着笑笑,如果是樱的话,笑起来应该很美吧?  死并不可怕,只是太孤独。  巨大的爆炸声在天空中响起,火光吞噬了东京塔顶部的死侍群,那是萨姆16爆炸的动静。乌鸦站在不远处,肩上扛着冒烟的发射架。火光照亮了两个男人的侧脸,谁都没说话,大雨沙沙地下。从初一看到现在大一看到前面的回答只有我们这种90后龙族伴随着我们长大才能体会其中的热血打动我的地方太多了最难过的就是绘梨衣和樱身临其境的感觉江南描写人物的功力真的不一般让读者能够毫无察觉的代入角色-------------------------分割线---------------------  可那是个依恋着你的女孩啊,她很相信你,认为你是正人君子,跟你睡在一间房里却不怕你心怀不轨,她认真地听你讲屁话,好像你说起话来字字珠玑,她闷不作声地跟着你走,就像你的尾巴……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那么需要你……你怎么能看着她死呢?  路明非打开那本厚厚的相集,才发现里面不是相片,而是明信片。都是东京的旅行明信片,上面是东京天空树、浅草寺、迪士尼、明治神宫……每一个路明非带她去过的地方都有,不知道她怎么收集来的。  因为不想暴露身份,所以路明非总是不愿意跟她合照,所以她就收集了这些明信片来记住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  明信片背后写着时间和简单的话。  “04.24,和Sakura去东京天空树,世界上暖和的地方在天空树的顶上。”  “04.26,和Sakura去明治神宫,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  “04.25,和Sakura去迪士尼,鬼屋很可怕,但是有Sakura在,所以不可怕。”  都是这样蠢萌蠢萌的注释,意思很简单,修辞也很差,就是一个一张白纸的女孩在喜欢上了某个人之后的自我表达,每一句都试图表达出“我喜欢某个人”、“我喜欢某个人”和“我喜欢某个人”。  手机也在箱子里,赫尔佐格大概没想到这种白痴一样的女孩也会用手机,但正是这台手机泄露了绘梨衣的位置,连带着暴露了他的计划。手机屏幕上是爱媛县的山,路明非的背影坐在夕阳下的神社旁,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偷拍的。路明非无声地笑了,他真没体会过这种感觉,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在另外一个人的世界里都是那么重要,原来不只是他会看着另一个人的背影悄悄地出神。  他从箱子里拿出裙子和鞋子来给绘梨衣穿上。她的身体那么干枯,套上裙子很容易,可穿鞋子袜子的时候就很糟糕了,她的腿和脚干枯得像树枝那样,路明非只好换了一件裙摆长一些的,这样才能遮住她干瘪的身体,更像活着的时候。他把绘梨衣横抱起来,让她靠着井壁坐下,为她整理好头发,再把那些小玩具一件件地放在她旁边,有轻松熊、小黄鸡、Hello Kitty和橡皮鸭陪着她,她大概就不会害怕了。  摆轻松熊的时候他无意中把这件小玩具翻了过来,看见底部的标签,“Sakura &绘梨衣のRilakkuma”,Sakura和绘梨衣的轻松熊。  他努力保持的镇静瞬间被打破了,用颤抖的手把每个小玩具翻过来看它们的底部:“Sakura &绘梨衣のHello Kitty”、“Sakura &绘梨衣のDuck”、“Sakura &绘梨衣のKiiroitori”、“Sakura &绘梨衣のKeroro”……所有玩具的标签都被换过了,所有玩具都被标明是Sakura和绘梨衣共有的,整个世界都是他们共有的……这个女孩拥有的世界就这么大这么多,她第一次把这个世界跟人分享。  你以为她是公主她拥有全世界,可她以为她只拥有你和她的玩具们。  路明非发出野兽般的吼叫,跌跌撞撞地退后,很久很久才恢复平静。路鸣泽抄着手站在背后看着,丝毫没有上去安慰两句的意思。  “交易达成,下一个1/4你拿去。”路明非低声说。  “没事,你尽你的全力,剩下的交给我。”路明非看向干枯的源稚女,“那个人说他赌我赢,所以他把他的命换给了我,那我……也赌我自己赢。”  “真棒!这才是我的哥哥啊!赫尔佐格算什么?你才是有资格咆哮世间的怪物!当你怒吼的时候,诸王都只有跪拜!”作为一个废柴路明非的底线很低可是再低也还是有底线的当真的触碰到他心中的底线侵占了他在乎的东西他就跟你玩命每一个四分之一生命都不是为了自己最开始的陈墨瞳到楚子航到绘梨衣最后一个四分之一还是为了陈墨瞳龙4点最后一章标题亡命之徒无路可退他在乎的东西很少所以一旦触碰废柴也会变成亡命之徒----------------------------------------------------  “记得,那我们走了。”他站起身来,点了点头,整理自己那条湿透的领带,让它紧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然后转身离去。  时至今日他都是学生会主席了,哪还能事事都指望着诺诺帮他呢?就看他这一身上下,萨维尔街定制的西装、Barbour家的风衣、Corthay家的皮鞋,还有藏在领子深处的黄金领撑……时间过去,他终于成了那种领子里衬着黄金的男人。  所有领子里衬着黄金的男人,都该独自上战场。诺诺呆呆地看着那个挡在她面前的背影,不知该如何反应,她无法确定此刻的路明非是朋友还是敌人。  路明非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诺诺:“师姐,不要怕,你不会有事的,只要我活着……你就不会有事。”  他的脸看起来真像是恶鬼,表情因那些鳞片而模糊,他像是在微笑,又像是哭了。  事隔经年,陈墨瞳再度见到了三峡水底的那个恶魔,记忆如水泡那样幽幽地浮起,她终于记起来了,记得这恶魔抱着她,狰狞的脸上浮现出孩子般的恐惧和悲伤。他抱着她大喊着“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  “原来是你……”她轻声说。--------------------------------------------------“女士们先生们,请拿出你们的手机对准我。”路明非笑笑。  他是那么地体面和优雅,让人误以为是要代替邀请方发言,也就是亚历山大·布宁的代理人,很多人都拿出了手机,看起来倒像是一场记者招待会。  零心中震惊,俄罗斯境内的互联网被严密地监管,EVA的触角很难展开,但他们还是要尽量避免暴露在公众场合,路明非来之前用皮肤色泽的塑胶贴在两颊,让脸显得丰润,又用隐形眼镜修改了瞳孔的颜色。然而路明非正在卸下那些伪装,直接暴露在数不清的摄像头前。  “EVA,你现在应该已经看到我了。”路明非掏出一枚卡塞尔学院的校徽别在自己胸口,“我在莫斯科的卡罗明斯克庄园,等着你的突击队。”  角落里响起缓缓的掌声,路明非抬头看去,白色西装的男孩微笑着鼓掌。  “Bravo,哥哥!真厉害啊!没错,你那场战争里,没有无辜的人!”废柴也能独当一面了与其说打动我的是某个情节不如说是整个龙族的情节发展路明非的的成长经历和我们这些从初一看到大一的同学们的成长轨迹暗合所以我们这些人才能更贴合的感受到龙族魅力和那种中二的热血---------------------------------------------------------乌鸦顿了顿,“路君,那句话,说得很有道理。”     “哪句话?”路明非一愣。     “已经过去的事,已经不在的人,总是回头看也没用,把将来做好就行了。”乌鸦轻声说,“没当好一个人的骑士,就当好另一个人的,别让她对你失望。”     电话就此挂断,路明非呆呆地看着听筒。     真没想到这是乌鸦的临别赠言,是啊,犯过的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喜欢谁就该保护谁,谁欺负她你就咬谁。     可他还是把诺诺留下了,因为真能保护她的并不是自己。怪物就该孤独,就该独自上路,谁也别连累。这一路上她已经很辛苦了,恺撒来了她就能睡个好觉了。     不过就算电话还通着他也不想跟乌鸦说这个,乌鸦一定会臭骂他是个没担当的男人。可诺诺对他太重要了,他怕自己担当不起。     他挂上了话筒,前方道路尽头,闸门缓缓地打开。     夕阳下的停机坪上,一架蓝白色的飞机,尾翼上是一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可能是凤凰,也可能是个乌鸦。     ***     源氏重工,那间位于高层可以俯瞰整个涩谷区的办公室里,乌鸦握着手机,瘫坐在落地窗前。他慢慢地抽着一支柔和七星,很慢很慢。     “佐伯局长,就在刚才,我的防火墙已经被攻破。但在我被攻破之前,路君的飞机已经起飞,他们的出入境记录,我已经删除。”手机中传出温柔的女声,“请问还有什么我可以做的?”     “给我老爹发一条信息。”乌鸦说。     “请问信息的内容。”     “老爹,一定要按时看医生啊。”乌鸦轻声说。     “信息发送成功。”对于辉夜姬而言,这样的工作不过是几千分之一秒的事。     没有回复,这个时候佐伯老爹应该正漫步在家乡的街头,跟码头上钓鱼的老爷子们聊着天,没空看他的信息。     乌鸦慢慢地松开手,被鲜血浸透的一叠纸巾从腹部滑落,还有那支没燃尽的烟。并没有太多的血流出来,在海里漂浮了那么久,他的血差不多流干了。     他的面前,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涩谷区繁华的商业街。把皮肤故意染黑的女孩子们穿着短裙和厚厚的松糕鞋走过街头,巨大的屏幕上放送着朝日新闻。朝阳升起,人潮涌动,像是一首流动的音乐。     是他爱着的城市,埋葬过他爱的人。     日本执行局代局长,佐伯龙治,死亡。没当好一个人的骑士,就当好另一个人的。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有种很堵的感觉可能每个男生都有过“没当好一个人骑士”这种经历。在这场逃亡中路明非已经失去很多东西了众叛亲离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现在是为了一个答案可是这场逃亡的开始是因为楚子航为了那个说过和他一起去打爆婚车车轴的男人  “可他是我的朋友啊!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啊!”路明非的朋友很少所以义无反顾的与全世界为敌去寻找楚子航因为没有力量而没有做好绘梨衣的骑士所以渴望力量来做好诺诺的骑士  昂热坚持将他的评级定在S上的时候,学院内部对他还充满质疑,但眼下教授们觉得他的潜力毋庸置疑,只是需要量身打造一套强化方案。这个方案是地狱式的,需要冒险,即使冒险成功也得经受惊人的痛苦。拿到那份方案的时候,路明非的手直哆嗦,心说我我我我要跟我的律师谈一谈……可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真的坚持下来了。  因为想要力量,如果早些拥有力量,在红井深处就不会那么无助地大哭。真讨厌那样的自己,无助的时候只能求助于小魔鬼,空着自己的双手,什么都做不了。-------------------------------------------------------喜欢凯撒是因为他身上“虚伪的绅士风度”  “也许吧,虚伪的绅士风度,追逐漂亮女人的动物冲动,都有可能。但这就是我的正义,如果违背了那种正义,恺撒·加图索也就不存在了。”恺撒直视楚子航的眼睛,低声说,“如果换成我的话,我不会把刀刺进那个女孩的胸口,无论她是不是龙王。”喜欢楚子航是因为他坚定的走在自己的路上,滔天的悲伤与孤独将会淹没他,但他仍不会沉溺。而路明非是因为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今天看龙四又看到那一段    心如刀割 诺诺倒也不是很在意路明非夹在两个女孩之间的窘态,哼哼完了杯子一举:“叔叔喝酒!”  原本喧闹的酒桌好像忽然安静了下来,叔叔那因为酒精而混沌的眼睛好像忽然也明亮了些。叔叔轻轻举杯跟诺诺一碰,一口饮尽,说:“小姑娘我们是不是见过?”  叔叔你喝多了酒糊涂啦,上次那个跟你说“叔叔喝酒”的女孩,已经永远地埋葬在东京远郊的某口深井里啦。


卿帘°

绘梨衣单人向

#龙族

#绘梨衣向

#ooc致歉


_那诡异的梆子声、陌生的笑声、还有好几亿年前的嘈杂,在耳畔不断徘徊、重复,大脑真的好混乱,好痛。


那大概是最后一刻,几乎没有知觉。


白色的蚕丝从脚底开始蔓延,直到手腕,身上的痛觉已经麻木了,好像有一些混乱的景象在眼前呈现,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啊……


嘴边说出的话自己却听不见,恍惚中好像是有什么痛苦的东西掺杂进来……“Sakura…”


他是谁?


记忆混乱不堪。


“唔……”拼命想打破这层混乱,从黑暗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却无法开口。


Sakura,你在哪?

为什么……不来救绘梨衣。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想不起来……


不...

#龙族

#绘梨衣向

#ooc致歉


_那诡异的梆子声、陌生的笑声、还有好几亿年前的嘈杂,在耳畔不断徘徊、重复,大脑真的好混乱,好痛。


那大概是最后一刻,几乎没有知觉。


白色的蚕丝从脚底开始蔓延,直到手腕,身上的痛觉已经麻木了,好像有一些混乱的景象在眼前呈现,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啊……


嘴边说出的话自己却听不见,恍惚中好像是有什么痛苦的东西掺杂进来……“Sakura…”


他是谁?


记忆混乱不堪。


“唔……”拼命想打破这层混乱,从黑暗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却无法开口。


Sakura,你在哪?

为什么……不来救绘梨衣。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想不起来……


不知不觉中,身上的血液已经从身体里流失了,这具身躯变得苍白无力。


突然间,我好像记起来什么了。


“Sakura…Sakura……”眼泪止不住地落,仿佛已经处在了深渊,听不到任何东西了。

游乐园……东京塔……明治神宫……越来越多的记忆踊跃至脑海里。

我终于想起来了……


Sakura,最好了。


風回り
【2019-10-27 绘梨衣...

【2019-10-27  绘梨衣】
小怪兽。私设,稿子。勿用。

【2019-10-27  绘梨衣】
小怪兽。私设,稿子。勿用。

槐序廿四

我喜欢的你们

神乐,自由的风




绘梨衣,我的小怪兽



汉库克,路飞路飞路飞



云韵,其实更喜欢叫你云芝



(注:以上图片均源自网络,详见水印)

神乐,自由的风





绘梨衣,我的小怪兽





汉库克,路飞路飞路飞





云韵,其实更喜欢叫你云芝





(注:以上图片均源自网络,详见水印)

禾団子
给金主爸爸的绘梨衣x

给金主爸爸的绘梨衣x

给金主爸爸的绘梨衣x

荏烨
网页上捏了个绘梨衣

网页上捏了个绘梨衣

网页上捏了个绘梨衣

马猴烧酒萘萘
是画了一半的绘梨衣——我永远喜...

是画了一半的绘梨衣——
我永远喜欢小怪兽555555555

是画了一半的绘梨衣——
我永远喜欢小怪兽555555555

隺鸟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屏我两次了啊...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屏我两次了啊又不是涩图!
好几个月没摸笔了唉,是暑假前一个大宝贝儿点的图,不过我觉得她可能是想要Q版的🤔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屏我两次了啊又不是涩图!
好几个月没摸笔了唉,是暑假前一个大宝贝儿点的图,不过我觉得她可能是想要Q版的🤔

浅希黎

画了小怪兽,祝自己十六生快
(。ò ∀ ó。)
P2太糊了,不打标签啦_(:з」∠)_
(反正是同一部作品)

画了小怪兽,祝自己十六生快
(。ò ∀ ó。)
P2太糊了,不打标签啦_(:з」∠)_
(反正是同一部作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