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继国缘一

23.3万浏览    1830参与
俺秃了

摸鱼,全是q版,继国兄弟好好食

摸鱼,全是q版,继国兄弟好好食

逸兔

【继国兄弟】当哥哥成为弟弟(21)

关于一哥重生回娘胎里一脚先把弟弟踢出来,然后自己变成弟弟

开挂的缘一vs开挂的一哥(天分不够时间来凑,怎么说也是几百年的老古董),一哥的斑纹和通透世界也跟过来了,相当于伪天生

—————————————————————————————————

        兄弟两人联手猎鬼的生活止于一年之后的某一天。

        消失了十几日的团次郎“呀呀”叫着飞到两人面前。

        “川泽野,殁!...

关于一哥重生回娘胎里一脚先把弟弟踢出来,然后自己变成弟弟

开挂的缘一vs开挂的一哥(天分不够时间来凑,怎么说也是几百年的老古董),一哥的斑纹和通透世界也跟过来了,相当于伪天生

—————————————————————————————————

        兄弟两人联手猎鬼的生活止于一年之后的某一天。

        消失了十几日的团次郎“呀呀”叫着飞到两人面前。

        “川泽野,殁!缘一和严胜提前归队!”

        彼时,继国严胜正坐在树下嚼着干粮,听到这个消息后默默咽下最后一口,起身看着前方被地平线吞噬的只剩下半个脑袋的太阳,对站在一边的缘一说:

        “回去吧。”


        黑夜就要来了。


        日夜兼程回到鬼杀队时,葬礼已经过去了两日。兄弟两人只能一同到川泽的坟前献上一束白花。

        来到鬼杀队的墓地,已经有人站在那里了。

        那个穿着明黄色外褂的人正站在属于川泽野的那个坟包前。

        “两年多了,你们终于回来了。”小林拓也看着两兄弟把白花放在川泽的坟前。

        “很久没见了。”继国严胜回答道。

        “鬼舞辻无惨还是没有消息吗?”

        “抱歉。”缘一把坟前的花整理好,一束一束摆放的规规整整。

        “不是你们的问题,只能说是鬼舞辻无惨太狡猾了。”小林拓也挠着头道,“我也是刚刚出完任务回来,没想到……真是太突然了。”

        缘一垂着头没什么反应,继国严胜只是“啊”了一声算是回应,他无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别人谈起川泽野的“意外”死亡。

        斑纹觉醒者活不过二十五岁,他对川泽野的结局一点也不意外。他已经无法回想起曾经经历这一段灰色时期的压抑和恐惧,现在只剩下“就是如此”的漠然而已。

        他没想过把结果提前告知这些人,说了也不会有人听,他现在只是想尽力避免有人找他谈论这件事。

        “主公刚刚来过了?”继国严胜看着坟前的几束花问道。

        “啊?没错,主公每天都会来这里探望。”小林拓也的注意力果然被拉开了,“把你们召回来是想把川泽的任务交给你们。”

        离婚严胜皱眉不语。

        “交给我吧。”还是边上的缘一主动开口道。


        “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吗?”回去的路上,继国严胜突然问他。

        缘一看着自己的弟弟,没有回答。

        严胜也不在意,好像只是突发奇想地随口一问,就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

        只有他自己清楚问出这个问题时他是带着怎样的恶意。

        “严胜,道路的尽头总是相同的。”最后,继国缘一对他说出了这句话。

        沉默的人变成了继国严胜。


        他在撒谎,明明最后也到不了同一个地方。


        继国缘一和继国严胜回到鬼杀队了。战力的空缺有了填补,虽然对水柱的意外去世感到悲伤,但是鬼杀队还是要如往日一样一往无前地斩杀恶鬼。

        水之呼吸的其他使用者还达不到柱的标准,被川泽选为继子的那个女孩子也在半年前的任务里丧命,明明是使用者最多的呼吸法,却一下子找不出能担大任的继承人。

        继国兄弟被主公认命暂时接管了川泽的道场。继国严胜皱着眉看着面前这几个被选出来特训的水之呼吸使用者。

        真是不堪入目。

        于是在队员们惊恐的眼神中,下达了审判:

        “回炉重造吧。”

        ……

        那天,在归来的月柱大人深厚威严的气势压迫下,他们仿佛感受到了三途川的召唤。


        “训练的怎么样了?”吃饭的时候缘一问他。

        “不怎么样,你可以考虑一下把其他几个柱的继子培养起来。”最好能培养到能够随时接替柱的地步。

严胜没好气地想着,明明训练的场地就在隔壁,看一眼就能知道情况,居然还多此一举地来问。

        “那么就一起加油吧。”

        继国严胜一口吃掉碗里的萝卜,不想理会对面这个笑得很恶心的家伙。


        “川泽教出来的人只有这种程度吗?”继国严胜看着面前瘫倒在地的几人说道。

        “开……开什么玩笑!川泽老师可是很强的!”

        “我们才不会认输!”

        地上的几个人瞬间恢复了斗志,挣扎地拄着竹刀站起身。

        “是吗?那就让我看一看吧……”

        最后这几个人是被其他队员抬出道场的。

        一直保持这股势头,如果不死掉的话,最快再过两年就能培养出一个新的水柱了,继国严胜托着下巴想道。


        归队的半个月之后,主公召开了柱和会议。

        “这一次会议,最重要的是要把医师们的一些意见反馈给大家……”

继国严胜跪坐在一边,听对方说着和他印象里相似的话,无非是对逝者的惋惜和对现存者身体状况的担忧,产屋敷的当主已经对未来有了不好的预感。

        “虽然大家平日里看起来都非常健康,但是还是有必要进行一下身体检查。”产屋敷利哉说完后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

        会议结束后,几个人就被等候在外面的医师带去轮流检查身体。

        检查下来的结果是:全员都非常健康,几位柱完全处于身体状态最高水准。

        继国严胜应付完这场可有可无的身体检查以后,穿回衣服,把衣领的褶皱捋平,走出昏暗的医师所。

        这是理所当然的,在斑纹将生命燃烧殆尽之前,身体会保持最佳状态,即使是用通透世界去观察人体,不到最后时刻,也发现不了多大的问题,更何况是医疗水平落后的战国时期医师。

        “我就说没问题的吧!”小林拓也披上外褂神清气爽道。

        “毕竟是主公的好意,这下也能放心了。”炼狱昴寿郎成家之后也变得比原来更加成熟可靠,“真是好久没见缘一哥和严胜哥了,过一会儿去道场切磋一次吧!。”

        “也算我一个。”风柱也一脸认真地建议。

        “也好,已经两年多了。”继国严胜赞同道,缘一也点头同意。

        最后,难得相聚的几位柱一同前往道场比试。

        ……

        “风之呼吸·五之型 寒秋落山风!”五十岚簌一跃而起,从上方挥下旋转的巨型风刃。

        “月之呼吸·三之型 厌忌月·销蚀。”连续的两刀连斩,圆月刃撕裂风刃向前突进。

        “严胜哥的月之呼吸到底有几式?只见过他用前面的,但是应该还有其他的才对。”炼狱昴寿郎在一边观战时无意识地提起这个问题。

        “我见过第七式。”同样在旁观战的齐平说道。

        “我只见过第六式。”来自于较晚入队的鸣柱小林拓也。

        “缘一哥?”

        “……大概有十几式。”缘一思考后得出结论。

        “这么多的吗?”只有六式雷之呼吸的使用者惊讶道。

        “你们不如好奇一下日之呼吸一共有多少式。”

        原来是继国严胜已经收好竹刀和五十岚一起向这边走来了。

        “某人可是比我神秘多了。”严胜意有所指道。

        “我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严格地来说,日之呼吸应该有十三式。”继国缘一坦然开口道,并没有在意自个儿弟弟日常针对的行为。

        “唉?”惊讶声来源于最精简的男人鸣柱大人。

———————————————————————————————

严胜:日常怼缘一(森森恶意蠢蠢欲动)

缘一:……?(弟弟对我森森的?爱意?)


盒子人人有份,排队领取


Yuko

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麼可愛(2)

繼續亂七八糟的兄妹梗,認真就輸了


——————————


繼國巖勝再一次體認到,就算繼國緣壹是女的,也還是比他們這一幫男人劍術高強,仍然還是才能受神寵愛的天之驕女,自己身為男人居然贏不過一名比他嬌小的女子,實在是可恨至極。


但若緣壹毫無防備呢?他不只一次見識到緣壹對於鬼以外的事物是多麼地少根筋,對其他人的示好也是來者不拒(然而別人並沒有那種意思),雖然目前看起來還沒有其他人發現她是女人的事實,但這年頭眾道也是挺盛行,若往後有人對他有了非分之想,就算緣壹劍術如何厲害,對於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事物根本不會設防,一旦被壓制住了身體,以他身為女人的力氣還是很難抵抗的。


「哥哥。」...

繼續亂七八糟的兄妹梗,認真就輸了


——————————


繼國巖勝再一次體認到,就算繼國緣壹是女的,也還是比他們這一幫男人劍術高強,仍然還是才能受神寵愛的天之驕女,自己身為男人居然贏不過一名比他嬌小的女子,實在是可恨至極。


但若緣壹毫無防備呢?他不只一次見識到緣壹對於鬼以外的事物是多麼地少根筋,對其他人的示好也是來者不拒(然而別人並沒有那種意思),雖然目前看起來還沒有其他人發現她是女人的事實,但這年頭眾道也是挺盛行,若往後有人對他有了非分之想,就算緣壹劍術如何厲害,對於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事物根本不會設防,一旦被壓制住了身體,以他身為女人的力氣還是很難抵抗的。


「哥哥。」


「做什麼?」


「您今天狀態是不是不太好?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緣壹皺著眉頭看著巖勝,難得看他練習得不太順利,讓緣壹有些擔心。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自己狀態不好,心神都拿來看你了還能好嗎?


「......」


「緣壹大人~我也想要休息~~」聽緣壹這麼說,其他隊員也拉著緣壹求情。


緣壹點點頭,「好的,大家休息一下吧。」


看著他們放在緣壹身上的手,巖勝的眼好似能放出火光,「放開你們的髒手。」


「咿!!巖勝大人好可怕!」


他不理會其他人的驚叫,將緣壹拉過一旁,悄聲問他。


「你不是說之前有和鬼殺隊一起去過溫泉?其他人沒有說什麼嗎?」


「沒有,我因為有任務晚到了,進溫泉時只有我一個人,真的好可惜沒能和大家聊聊天。」


巖勝暗自鬆了一口氣,接著說。


「過二天的溫泉你別去了吧,沒什麼好聊的。」


「嗯?但煉獄先生說男人間坦誠相見可以增進感情,我也想......」


「不,你不想。」


更何況你也不是什麼男人,巖勝突然有些慶幸,要是他到了溫泉才發現自己的弟弟實際上是個妹妹,還要看一票男人盯著妹妹的身體打量,他光是想像就咬牙切齒,恨不得把所有看到的人眼睛都挖出來獻祭。


「可是我真的想去,不能去嗎?」緣壹睜著無辜的大眼抬眸看著他。


繼國巖勝的腦中警鈴大響,他還沒有完全接受自己有妹妹的事實,馬上就先遭受到無情的眼神撒嬌攻擊。


「不......行......」他語氣開始有些遲疑。


「但我想去嘛。」


「你不能......和其他男人......一起泡溫泉。」


緣壹是會用這麼可愛語氣說話的孩子嗎?巖勝越來越覺得動搖,但他還是要守住身為兄長的底限。


「那我跟哥哥一起泡就好。」緣壹微微笑著對他說。


巖勝的心猛然被爆擊,手中的日輪刀差點掉在地上,用如此無邪氣的表情說這種話,殺傷力更是倍增。


「你一定要......這麼......堅持嗎......?」不只刀拿不住,他覺得他話都說不好了。


「哥哥來這裡之後都沒空好好和哥哥聊聊天,我也想和哥哥多聊聊嘛。」


衣服脫了是要怎麼聊天,不、我在想什麼......


「如果......你這麼堅持......我也不是不能陪你......」


「謝謝哥哥。」緣壹甜甜一笑,「就這麼說定囉。」



[TBC?]


----------


一樣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

一切都是巖勝自己的濾鏡問題和緣壹本人沒有關係(?)

原來巖勝是因為這樣才變成說話都要加六個點(不是


Yuko

關於日本日月神的傳說

既然有人提到了天照与月读的传说,我也将可以找到的資料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考据不甚严谨,有推论错误的地方请指正


日語的日神念作ひのかみ=Hinokami

恰巧與目前翻譯作火之神樂的招式念法相同(ヒノカミ神楽=ひのかみかぐら)

有可能所谓的火之神乐就等同于日之呼吸,也许也可以翻成日之神乐


代表日神的的天照大神在《日本书纪》中其弟素戋呜尊以「姊」称呼,因此一般被视为女神。

月读的性别则没有定论,既有是天照大神的双胞女神之说,也有男神之说,就后世而言,更多的时候男身更为广泛的被接受。《皇太神宫仪式帐》记述「月读命。禦形ハ馬ニ乘ル男ノ形。紫ノ禦衣ヲ著、金作ノ太...

既然有人提到了天照与月读的传说,我也将可以找到的資料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考据不甚严谨,有推论错误的地方请指正

 

日語的日神念作ひのかみ=Hinokami

恰巧與目前翻譯作火之神樂的招式念法相同(ヒノカミ神楽=ひのかみかぐら)

有可能所谓的火之神乐就等同于日之呼吸,也许也可以翻成日之神乐

 

代表日神的的天照大神在《日本书纪》中其弟素戋呜尊以「姊」称呼,因此一般被视为女神。

月读的性别则没有定论,既有是天照大神的双胞女神之说,也有男神之说,就后世而言,更多的时候男身更为广泛的被接受。《皇太神宫仪式帐》记述「月读命。禦形ハ馬ニ乘ル男ノ形。紫ノ禦衣ヲ著、金作ノ太刀ヲ佩キタマフ。」表明是男性,《记纪》二书没有对月读的性别作出相关描述,因此这个男性样貌相当鲜明。

 

月神的形象是穿着紫衣的男形,配以金色太刀,也许鳄鱼有参考这个传说帮他们配色

 

依照《日本书纪》卷第一伊奘诺尊和伊奘冉尊产神之故事里,在山、川、海出生后,伊奘诺尊和伊奘冉尊产下了木之精句句乃驰、草之精草野姬(亦名野槌)。于是二神共议:「吾已生大八洲国及山川草木。何不生天下之主者欤?」后来共生日神大日孁贵(亦名天照大神、天照大日孁尊),此子全身光华明彩、照亮六合之内。二神高兴地说:「吾息虽多,未有若此灵异之儿。不宜久留此国。自当早送于天而授以天上之事。」彼时天与地相去不远,故以天柱举于天上。接着生下月神(又名月弓尊、月夜见尊、月读尊),其光彩次于日神,故可配合日神而治

 

另一种说法记载从黄泉逃回的伊奘诺尊在筑紫日向小户橘之檍原进行禊祓(袪除污秽的净化仪式),祂清洗左眼生下天照大神、复洗右眼生下月读尊、再洗鼻生下素戋呜尊,故有说法天照与月读是双胞神

 

以那年代先出生的为幼,后出生为长的习俗来说,弟弟代表身为姊姊的日神,哥哥代表身为弟弟的月神,与神话恰好一致

 

关于保食神的传说

 

天照大神在天上听闻苇原中国有保食神,于是命令月夜见尊下降拜访之。保食神乃回头向着苇原中国,嘴里吐出米饭;面向海则嘴里吐出鱼;面向山则嘴里吐出毛肉。一切食物具备,摆设宴席以宴请月夜见尊。后者忿然作色曰:「秽哉!鄙矣!宁可以口吐之物,敢养我乎!」于是拔剑杀死保食神,然后回去向天照大神禀告一切。天照大神听完勃然大怒地说:「汝是恶神!不须相见。」所以天照大神和月夜见尊一日一夜,白天就和黑夜分开了。

 

天照大神因无法接受月读大神的恶行,遂不与之相见,恰巧与鳄鱼老师的安排不谋而合,也许鳄鱼有参考这样的传说安排剧情

 

 

另外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是关于辉夜姬,将百度百科的内容贴在下面:

 

国内网络上出现了月读命与辉夜姬有着关系的一个来历不明的说法,指出“辉夜姬的旧名是神久夜”,以及“是由月读命创造”或是“辉夜姬与月读命是同一人”。实际上,在日本古文献里并没有这样的说法,就算是大家熟悉的《日本书纪》或《古事记》也不存在。

在《古事记》里,月读命仅出现于诞生的时候,之后就再没有他的出现。在《日本书纪》里,除了诞生的几种说法,另外就是保食神被杀害的故事,没有记载过类似辉夜姬的人物。至于辉夜姬,在《竹取物语》只是表明辉夜姬是来自月亮的天女,没有提到过有关月读命的事。

至于网络传出的说法,该说法的描述是这样的:

『月读尊思其姊,造人形,酷肖天照大日孁尊也,然其发色银灰,月色也。名之曰:神久夜,亦月读尊之凡名也。 久之,人形乃活,盗月读尊之御神体。遂绝其踪。(译:月读因为挂念姐姐天照大神,便创造一个外貌与姐姐非常相似的偶人,但是偶人有着如同月亮的银发。月读为她取名神久夜,这是月读曾经用过的名字。随着时光变化,这个偶人开始有生命力,并盗走了月读的御神体。之后神久夜失去踪迹。)』

然而,在正统和非正统的日本文献里,没有这一段的记载。

这个说法被解读是辉夜姬的起源,认为神久夜就是辉夜姬,而偷走的御神体是《竹取物语》提及过的五件宝物。但是,神久夜一名在日本传说的记录中不存在,没有任何古代文书提及,相反在现代的动画作品《犬夜叉剧场版 镜中的梦幻城》有一个同名的角色,她的原型是辉夜姬。

总结上述解释,“辉夜姬是由月读命创造”或是“辉夜姬与月读命是同一人”,是完全错误的说法。

 

结论虽然是辉夜姬不等于月读命,也不是他所创造的,这段可能是后人穿凿附会的幻想,但有趣的地方是,这段轶闻说月神因为思念姊姊,造了与姊姊相同样貌的人偶,不免让人想到缘壹零式,缘壹零式在何时造出来的不得而知,似乎有人认为人偶中藏的刀是哥哥的刀而非弟弟的刀,若真的是这样,那是由谁放进去的也是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情

 

以上几个与原著设定相对照的传说供大家参考,大家在创作时可以加入这些元素想想看如何变化

 

白川犬都

p1p2是 @快乐的透明 老师的来自深渊梗,画不出老师梗里严胜的感觉我真的愧疚到想切腹自尽(抹眼泪)
后面都是乱七八糟的摸鱼了

p1p2是 @快乐的透明 老师的来自深渊梗,画不出老师梗里严胜的感觉我真的愧疚到想切腹自尽(抹眼泪)
后面都是乱七八糟的摸鱼了

仅仅是一人
头发还挡住了眼镜这个心灵之窗,...

头发还挡住了眼镜这个心灵之窗,虽然知道他笑了,然而却不知道他为何而笑。对了这个依然是一哥视角。
还有弟单独在一哥隔壁时真的很喜欢低头,视线都不平的。对着其他人还好点,但其实也不是直视,总是侧面。
因为遮住了弟的眼,整个画面有种弟在偷偷乐的感觉。弟弟右手放在刀柄上,是非常放松的姿势。

头发还挡住了眼镜这个心灵之窗,虽然知道他笑了,然而却不知道他为何而笑。对了这个依然是一哥视角。
还有弟单独在一哥隔壁时真的很喜欢低头,视线都不平的。对着其他人还好点,但其实也不是直视,总是侧面。
因为遮住了弟的眼,整个画面有种弟在偷偷乐的感觉。弟弟右手放在刀柄上,是非常放松的姿势。

幽霜

 鬼滅之刃X千與千尋設定


看到這個混亂的劇,我忍不住笑了

緣一突然改劇本,看看你把嗚女嚇得w



已授權

繪者:降室胤

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shun.irene



 鬼滅之刃X千與千尋設定


看到這個混亂的劇,我忍不住笑了

緣一突然改劇本,看看你把嗚女嚇得w





已授權

繪者:降室胤

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shun.irene



strange猫先生

继国岩胜的新生活(7)

人物ooc严重,

一哥佛系重生,

元气少女缘结神paro,

作者的话:尊敬的继国岩胜先生,您的缘一已发货,请注意查收。

―――――――――分割线――――――――――

  继国缘一离家出走了,原因是他哥哥离家出走了。

  在继国岩胜离开后,继国家派人找了几天,音讯全无。本就有更改继承人之心的继国家主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心意。正好这样也就不会有家臣蹦出来反对他了。

  于是他当即喊来继国缘一,把继国岩胜留下的信向他眼前一扔。等他看完后就开始一通长篇大论。

  但继国缘一一个字都没听。

  他的第一反映是(兄长大人竟然夸我了!)

  第二个反应才是(兄长大人让我当...

人物ooc严重,

一哥佛系重生,

元气少女缘结神paro,

作者的话:尊敬的继国岩胜先生,您的缘一已发货,请注意查收。

―――――――――分割线――――――――――

  继国缘一离家出走了,原因是他哥哥离家出走了。

  在继国岩胜离开后,继国家派人找了几天,音讯全无。本就有更改继承人之心的继国家主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心意。正好这样也就不会有家臣蹦出来反对他了。

  于是他当即喊来继国缘一,把继国岩胜留下的信向他眼前一扔。等他看完后就开始一通长篇大论。

  但继国缘一一个字都没听。

  他的第一反映是(兄长大人竟然夸我了!)

  第二个反应才是(兄长大人让我当继承人?)

  “缘一呀,你哥哥平日待你不薄,想必他这是不想让你去寺庙受苦,所以你也不要辜负他的一番好意。这事就这么说定了,你先回去吧。”

  继国缘一回过神来时只听见了这样一段话。

  (兄长大人是因为担心我吗!不行,我不能让兄长大人一个人在外面,我要去追随兄长大人的脚步!)

  继国缘一默默退出去,计划着离开。等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却发现自己少的可怜的东西已经全被打包好,被褥也被清空。

  这时一个侍女突然出现“少主大人,请您稍等,待正卧收拾干净,您就能搬进去了。”

  继国缘一点头。等她退下后,继国缘一看四下无人,就拿起包裹,趁着众人正在忙碌,翻墙跑了。

  几天后,继国缘一来到一个小镇上。

  为了防止被发现,继国缘一这几天都是从郊区穿行,走出继国领土后便进城镇打算碰碰运气。因为走得急,没有带食物,这几天一直靠着郊外的野果填饱肚子,但镇子里这么会有野果?倒是对面卖烧饼的香味馋人。

  继国缘一又累又饿地坐在街角休息,这时,一个乞丐坐到他对面,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孩子呀,你从哪里来?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

  “你的爸爸妈妈呢?”

  “……”

  乞丐满脸同情地看着继国缘一“是个哑巴呀。可怜的孩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份干粮,分了一半给他“我还有些干粮,流浪的孩子呀,给你一些吧。”

  待继国缘一接过干粮后,乞丐又说“看来你刚来这里,没什么去处吧。镇外西山上有个神社,姑且可以遮风挡雨。经常有过客在那里落脚,说不定可以遇见想见的人。”说完,乞丐就起身走了。

  (可以遇见想见的人吗?)

  继国缘一几口啃完干粮,就向乞丐所说的地方前去。

  夜幕快要降临了,但是继国缘一迷路了。

  继国缘一看着眼前,除了树还是树,根本不知道那里是西方。

  (夜晚的树林怕是会有狼出没,先找个地方过夜吧。)

  于是继国缘一找了一根不是太高的树枝爬了上去。

  还未坐定,继国缘一就听见一串铃声。正好奇荒郊野岭怎么会有铃声。突然,他被人揪着后襟提了起来。

  “秋天到了,树上结小孩子了呀!”

  继国缘一被转了过来,看见一张青灰色,满嘴是血的脸。

――――――――――――――――――――

小剧场:

和子:大人,白符的用法有很多,比如在白符上写某人的名字,贴在某物上,那么这个物品受到的外力将会转移到那个人身上。不过这可不能乱用,随便对人使用造成了伤害的话是会受惩罚的!

继国岩胜:只要不对人乱用就可以了吗……

(次日,一排在太阳下晾晒的除鬼白符中,出现了一张写着“鬼舞辻无惨”的白符)

鬼舞辻无惨:哦这酸爽的感觉!


后羿射日

nico:35933842


根本顶不住


一身白+一身黑的日呼

又细又翘

绝赞好评

nico:35933842


根本顶不住


一身白+一身黑的日呼

又细又翘

绝赞好评

津酒生香

是魔女就该穿裙子啊!

侯爵之子去讨伐魔女,

然后穿上了女装。

————我是预示开始的分割线————
脆皮鸭国度发生了骚乱。

刚成年的侯爵继承人离家出走了。

得知此事,刚从聚会回来的侯爵夫人非常生气,然后狠狠的揍了侯爵大人一顿。

侯爵捂着脑袋唉唉叫冤,

“为什么打我,明明一起去参加王室的聚会,又不是我没看好儿子!”

侯爵夫人冷笑:“要不是你天天念叨什么浪客故事,儿子怎么会天天想跑出去?”

侯爵不甘示弱,“那我亲自去找,让他看看父亲的厉害。”

侯爵夫人翻了个白眼,就侯爵那个沉迷小说的劲,还给儿子起了个继国岩胜这个和世界背景一点都不搭的名字,怕是到时候父子俩一起丢了!

当时谈恋爱被冲昏了头脑,让这中二...

侯爵之子去讨伐魔女,

然后穿上了女装。

————我是预示开始的分割线————
脆皮鸭国度发生了骚乱。

刚成年的侯爵继承人离家出走了。

得知此事,刚从聚会回来的侯爵夫人非常生气,然后狠狠的揍了侯爵大人一顿。

侯爵捂着脑袋唉唉叫冤,

“为什么打我,明明一起去参加王室的聚会,又不是我没看好儿子!”

侯爵夫人冷笑:“要不是你天天念叨什么浪客故事,儿子怎么会天天想跑出去?”

侯爵不甘示弱,“那我亲自去找,让他看看父亲的厉害。”

侯爵夫人翻了个白眼,就侯爵那个沉迷小说的劲,还给儿子起了个继国岩胜这个和世界背景一点都不搭的名字,怕是到时候父子俩一起丢了!

当时谈恋爱被冲昏了头脑,让这中二病天天讲着冒险故事,还觉得是男人的浪漫,结果当时生孩子的时候,这家伙居然为了和别人竞拍一把日本刀而迟到,到的时候孩子都生了。

带儿子玩耍,让儿子从树上摔下脸上还留了红色的伤疤,就这样还好意思说以父亲的名义去找儿子。

真是脑子瓦特了。

恼羞成怒的侯爵试图反抗,被过去是骑士团首席的妻子一脚踹到角落,吧唧吧唧滚几圈,脸和衣服上都沾了土,可怜兮兮的。

侯爵夫人一个眼神都没给予,提着裙摆施施然离开。

侯爵惨兮兮的缩在角落,企图把自己蜷缩成一颗掉眼泪的小蘑菇。

只求儿子晚点被抓回家啊,自从结婚后被侯爵夫人管的死死的根本没机会出去玩,还好儿子随自己,侯爵念念有词,儿子你一定要给力啊,爹最爱的刀都给你了,花了爹五千金币呢!

与此同时,正在问路的小侯爵继国岩胜鼻子痒痒的,但作为贵族和青少年的骄傲根本不容许他做出这种举动,他强忍着喷嚏,泪花在眼睛里打着转转,问清了附近旅馆的位置,一边发抖一边走。

为了逃家所有有身份标识的衣服都没带,穿着单衣的继国岩胜瑟瑟发抖,怎么会这么冷。

父亲从来没说过外面会这么冷啊,大骗子!

回去要妈妈教训他!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入夜的城镇灯火通明,虽然不及贵族常用的琉璃灯,但人来人往的街道给了继国岩胜极大的新鲜感。

酒馆里冒险家和剑士们在大声吹嘘自己的光辉事迹。

吟游诗人坐在酒馆角落,自顾自弹唱,

“你是太阳散落而下的碎片,在月光的倾斜下跳舞,

   我那纯洁的爱人啊,

   请用你的双唇抚慰我这个贪婪的凡人,

   为爱情而歌唱 ......”

继国岩胜披着斗篷,听着吟游诗人的歌唱,好奇的问道,“你唱的是公主吗?”

吟游诗人倚在桌子上,眼神半抬,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不,是传说中的神明。”

继国岩胜惊喜的说,“神真的存在吗,他如传说中有着一头金发吗?眼睛是不是和纯澄的日光一样的美丽?“

一旁的冒险家听到他们的对话,大声笑着说,

”哈哈,世界上可没有神,“冒险家醉醺醺的拍着继国岩胜的肩膀,”不过美貌的话,魔女倒可以见识到。“

魔女!继国岩胜眼睛亮亮的,连忙追问,”她们在哪里,我该怎么见到!“

冒险家摆摆手,半惋惜的说:“倒是听说月圆时她们会出现在树林里聚会跳舞,不过只有女性才能见到她们,男性只会被魔法变成她们取乐的玩具。"

说罢冒险家就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继国岩胜强行压下追问,眼神势在必得,他要去找魔女!

却没发现,酒馆门口有雪白的裙摆一闪而过。

————我是貌美的分割线——-

月光温柔的照射着在树木怀抱中穿行的继国岩胜,他小心翼翼的摸索,但还是时不时被身上的长裙绊倒,为了见到传闻里由美貌魔女举行的集会,他向旅馆老板娘借了条旧裙子,幸好他因为长得随母亲,母亲为了好打扮他,从小就没让继国岩胜剪过头发,虽然已经成年,但也能勉强过关。

继国岩胜怀抱着被布条缠好的日本刀,我一定要找到魔女集会!

远处传来隐约的音乐声和欢呼,继国岩胜被吓了一大跳,但随即激动起来,魔女集会!漂亮小姐姐我来了!他小心翼翼的接近那边,当看清山谷中的景象时,继国岩胜当即就震惊到目瞪口呆。

大美人!篝火好漂亮!

裙摆像花一样!

还有好多好吃的!

继国岩胜站在人群边缘,被眼前的景象摇花了眼,他兴奋的四周乱看,中途差点撞到别人,还踩到裙摆差点摔一跤,他傻乎乎的站在集会中,这,这就是魔女集会吗?

有种好闻的香味,和周围魔女们的浓烈花香不一样,很清,像是夏天里继国岩胜训练完喝下一杯冰水的感觉,舒舒服服的感觉,又有点像竹子。

继国岩胜傻乎乎的背过身去,他见到了天上落下的神明。

————我是激动搓手手的分割线————

”你是太阳散落而下的碎片,在月光的倾斜下跳舞。“

继国岩胜脑抽抽的,突然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冒出这句话,对方一愣,微张着嘴惊讶的看着他,继国岩胜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的头和手一起疯狂的摇着,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不是说你不好看哈,就是,我这是从吟游诗人那听来的,就是,就是感觉很适合你!"继国岩胜耳尖都红了,生怕被当成流氓,看到对方微微一笑,心才放下来,偷偷笑着,幸好记住了这句话,自己夸人就只会woc好看我可,那样真的会被小姐姐当成书里说的hentai的。

“要不我们一起走吧。”长发的小姐姐说话也好温柔!而且她还邀请我一起逛集会!继国岩胜高兴的差点跳起来,但幸好少年的中二病和在女孩子面前的表现欲唤醒了理智,他矜持优雅的点点头,却不知道自己脸都涨红了。

集会真的很有趣。对从小没出过领地的继国岩胜看来一切都非常新奇,但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身旁的女孩子上,

皮肤好白好耀眼!感觉又软又滑~

而且她额头上的花纹好好看,和我的伤疤一样是红红的!一定是上天的缘分!

女孩察觉到继国岩胜的目光,她微微侧过头,温和的说,

“头上的红色胎记从出生就带着的,很大一块,是不是吓到你。”

“才没有!”继国岩胜想也不想就反驳,女孩惊讶的停住脚步注视着继国岩胜,仿佛刚见到他一样打量着她,继国岩胜脸又红了,,她在看着我,脸离我好近,

“我,”继国岩胜思考了下措辞,“我觉得你头上的胎记非常美丽,想我以前在书中看到的异国的叫做彼岸花的美丽红色花朵,又感觉像火焰,比我第一次看到的篝火还要美丽!我以继国岩胜的名义发誓,我说的都是真话!”

女孩听着继国岩胜急切的话语,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眼睛一点点染上笑意,她微微弯着眼角,里面的闪光像旁边篝火跃出的火星,在继国岩胜心里小小绽开了焰火。

“我叫缘一,虽然今天不是个好时候,但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继国岩胜。“

继国岩胜看着面前少女用柔软的嘴唇吐出他的名字,已经完全染上月色的大地上是纵情欢歌的人们,她们跳着舞像旋风一样在他们身边擦过,把他们围成了一个小小的圈子,中间的两人被月亮清明冷静的光辉注视着,却仿佛在之间看到了太阳,耀眼温暖,独一无二的光辉。

————我是期待的分割线————

魔女的集会是场华丽的庆典,珍贵的美酒被热舞的人们踢倒泼洒在地上,魔女们围着山谷中心的篝火又唱又笑,她们的裙摆如同蝴蝶,胸前的白色像雪一样,蓬松的头发混合着花香和杜松子酒的味道,经过时轻巧的穿着绸花鞋子的足没有留下任何脚印。不断有人向他们招手,继国岩胜期待的对缘一说:”我们也去跳舞吧。”缘一点点头,继国岩胜激动的正想去牵她的手,却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带出来的日本刀呢。

一个路过的魔女也注意到了这个用布条缠住的古怪棍状物,笑着说:”跳舞拿着东西干嘛。“说着就要给继国岩胜接过来,继国岩胜反射性的一躲,却不小心被踩裂了裙子!啊,旧裙子果然质量不好!

魔女眼神变得警惕,看到继国缘一露出的裤子,嘴角挂上了冰冷的笑意,

“哦~魔女集会混进了男人呢。”

继国岩胜从没像现在这么懊悔过,他牵着缘一被虎视眈眈的魔女们包围着,他强按下不安,握紧了缘一的手,低声说,“我们会没事的。”虽然好奇魔女集会,但继国岩胜也清楚魔女平日的恶行,在找到山谷后就用信鸽给镇上的冒险家公会传递了消息,缘一也回握了继国岩胜的手表示安慰,

“等等就好了。”

继国岩胜正被缘一突然的回应弄得心猿意马,女孩子的手好软啊,就是有点大,突然,缘一抽出手,抓住他另一只手握着的刀,身影如风一般,瞬间,就抵住了最近魔女的喉咙!

继国岩胜不知道局势怎么突然这样了,他今夜刚认识的女孩子,撕掉了身上的裙子,白色衬衫下平坦的胸膛被火光附上一层暖色,他在篝火间穿行,身形矫健的在魔女施法前将她们打倒,锋利的目光如同跳动的火星,继国岩胜现在根本无法思考,心脏随着缘一的动作疯狂跳动,

“小心!”

有个魔女想要绕过缘一对继国岩胜出手,缘一眼疾手快的将岩胜拉入怀中,手腕一扭,继国岩胜就看着他用那把被布条缠的奇奇怪怪的剑将魔女挑上了天。缘一松了一口气,却被怀里的岩胜捏住了脸,“你怎么是男生啊,明明这么好看?”岩胜呆呆的说,缘一听着他的话露出了一个笑容,正要开口。

“会长,我们来晚了!”

继国岩胜扭头,远处,镇上冒险公会的成员和一个骑士团正在赶来,骑士团的旗子是他熟悉的紫藤花图案,那是他母亲家族的图案。

————我是马上要结束的分割线————

侯爵夫人揪着继国岩胜的耳朵,气势汹汹的教训他,“要不是你爸爸供出来是你的目的地,你今天要是被魔女手中出事怎么办,多亏了人家冒险公会会长来讨伐魔女,你这个家伙,还不快去道谢!"

继国岩胜焉焉的走向缘一,对他说,”谢谢你救我,把你认成女孩子不好意思啊。。。”

缘一停下和别人的对话,歪歪头,对继国岩胜释放了一个笑容杀,“哦~明明你还说我好看。“

继国岩胜脸红的支支吾吾解释不出,半响才喃喃说,

“你好厉害,居然是会长,而我虽然是母亲是骑士团首席却那么弱。。。”

缘一拍了拍继国岩胜的手,突然凑近嘴巴轻轻碰了一下继国岩胜的,

“我只是个镇上的分会会长啦,等你变强,来找我好不好。”

继国岩胜感觉被缘一触碰的部位像被我灼烧过似的,他原地跳起来,

“那,那说好了,你,你要等我!”

缘一的笑容扩大大,

“我会一直等你。”

天边已经露出晓光,岩胜向缘一挥手道别,大声喊着:”记得来王都找我啊!“

缘一也挥手大声回应,”好!等我来找你!“

缘一一直挥手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放下手表情平复下来,看着被禁魔锁链拷住,失去魔法而显露出丑恶面容的魔女,厌恶的对一边的下属吩咐道,

”这批魔女押去王都严加审问,最近发生了不少怪事,一定和魔女最近频繁集会目的有关。“

下属连忙称是,这副样子才是冒险公会有史以来最强大最年轻的总会长的样子啊。

继国缘一手心攥着继国岩胜用来缠剑的布条,低声对自己说,

”等你很久了,我的,小侯爵。”

终于,找到你了,兄长大人。
————我是可以告诉你他们之后结婚了,缘一冠上了小侯爵的姓氏的分割线————

The end.

我在文中藏了一个彩蛋,和接下来的故事有关。

茶鱼饭桶

画个日呼,在不画汉子练练手我就真的连雄性生物都不会画了

画个日呼,在不画汉子练练手我就真的连雄性生物都不会画了

九柒的井

飞跃巅峰pa……

随心狂草(是两位都性转了的百合故事

(想看姐妹俩太空漂流一万两千年(喂

这番有点老了所以塞个原作海报来给大家康康(试图安利

飞跃巅峰pa……

随心狂草(是两位都性转了的百合故事

(想看姐妹俩太空漂流一万两千年(喂

这番有点老了所以塞个原作海报来给大家康康(试图安利

ピアイ

月坠

心情有那么一丢丢复杂,我他么还没上★(因为话语过激,自动屏蔽)老福特就屏了……

T^T只是美好的亲亲而已啊,真是的,哼╯^╰

评论接好链接,走你─=≡Σ(((つ•̀ω•́)つ

至于蓝蓝的小路条啊,啊……啊……啊……
:D

心情有那么一丢丢复杂,我他么还没上★(因为话语过激,自动屏蔽)老福特就屏了……

T^T只是美好的亲亲而已啊,真是的,哼╯^╰

评论接好链接,走你─=≡Σ(((つ•̀ω•́)つ

至于蓝蓝的小路条啊,啊……啊……啊……
:D

米唐。mt。

是降温的真实感受。。。

真得好冷。。。🙃🙃

是降温的真实感受。。。

真得好冷。。。🙃🙃

砸坏室
日已落西山 我与你道别 / 无...

日已落西山


我与你道别


      /


无意打翻招待你的茶水 


但只有我的眼角被沾湿

日已落西山


我与你道别


      /


无意打翻招待你的茶水 


但只有我的眼角被沾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