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绵阳

15692浏览    19137参与
暴躁馨月在线卸游
然后后期没鸟我,我自己点开了自...

然后后期没鸟我,我自己点开了自己的绘画软件,硬生生画出了斩痕😇
原谅我混更呜呜呜呜

然后后期没鸟我,我自己点开了自己的绘画软件,硬生生画出了斩痕😇
原谅我混更呜呜呜呜

勤快的酱油君
原来猕猴桃是这么长的

原来猕猴桃是这么长的

原来猕猴桃是这么长的

勤快的酱油君
这民宿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

这民宿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

这民宿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

是葉梓呦!
天!干!物!燥!洗一只英梨梨?...

天!干!物!燥!
洗一只英梨梨👀

天!干!物!燥!
洗一只英梨梨👀

清
邪魅一笑?!

邪魅一笑?!

邪魅一笑?!

清

今天我叫衣冠禽兽❤️

今天我叫衣冠禽兽❤️

暴躁人士
@白凌羽 躺在c位的我无所畏...

@白凌羽 躺在c位的我无所畏惧【指绘太难了QωQ】

@白凌羽 躺在c位的我无所畏惧【指绘太难了QωQ】

奶包永远在忧郁

【all佣/杰佣】小先生

*是 @老子就是骚断了腰 点的杰佣刀子(◍ ´꒳` ◍)


*说实话,我有点不会写刀子 |・ω・`)


*这里奶包,欢迎骚扰


1*


      滴答滴答……


      红色的液体撒了一地,血腥味弥漫着。他们恐惧的逃着,脚步从未停过,后面有谁在追赶呢?


      “啊!”尖叫声传遍了整个庄园,“玛尔塔!救救我!”小个子的女孩被拖入黑暗的深处,手上的遥控器不停的闪着,警示着主人危险。


 ...

*是 @老子就是骚断了腰 点的杰佣刀子(◍ ´꒳` ◍)


*说实话,我有点不会写刀子 |・ω・`)


*这里奶包,欢迎骚扰




1*


      滴答滴答……


      红色的液体撒了一地,血腥味弥漫着。他们恐惧的逃着,脚步从未停过,后面有谁在追赶呢?


      “啊!”尖叫声传遍了整个庄园,“玛尔塔!救救我!”小个子的女孩被拖入黑暗的深处,手上的遥控器不停的闪着,警示着主人危险。


      棕色卷发的女生颤抖着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枪,那个女孩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如果自己不去救她,她就会因此丧命。


      还剩下两发子弹……


      救还是不救?


      特雷西哭泣着,她可以感觉到,她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


      这个庄园,是一个陷阱。它关着一个怪物,想要活着就必须从这里逃出去,但是——残酷的规则再一次提醒了众人,这个地方……只能有一个人逃出去。


      必须活到最后,才可以逃出去。


      玛尔塔猛地举起手中的枪,向着发出红光的怪物打了一枪。特雷西感觉到拖着自己的那个力突然松了,她一点一点的向玛尔塔爬去。


      “……玛尔塔……”


      “小特,来……抓住我的手。”


      特雷西气喘吁吁的举起了手,玛尔塔正要抓住她时——


      “玛尔塔!小心!”





2*(私设庄园里的人互不相识)


      “今天又有两个人死去了。”带着绿色兜帽的男孩晃了晃手中的军刀,银色的光辉在他手上闪来闪去。他跨坐在窗户边上,眼神显得漫不经心。


      他的眼瞳是蓝色的,如海洋般纯净。他冷笑一声,庄园主的主意打得很不错。


      “放出高额奖金和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条件来吸引人们参加这个致命的游戏,为的是什么呢?”他收起军刀,别在腰间。


      “我猜——过不了几天,就是一场大屠杀了吧。”


      男孩的眼神暗了下去,那时候,又有多少人可以活着呢?还是——游戏结束……


      “……雾刃鬼,真是令人熟悉的名字。”他躺在床上喃喃道,“很快,很快就可以体验到以前那种感觉了……”






3*


      “……”奈布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眼神晦暗不明。他向着持有军枪的女生鞠了一躬,军人——是值得被尊重的。


      他看了看四周浑然不知的人们,在这里还活着的人——又有几个是清醒的呢?


      他轻轻扶去玛尔塔惊恐睁大的棕色眼眸,“女士,你做的很好。”为同伴而献身,你是一位值的被尊重,被缅怀的军人。


      他找了个地方,埋葬了她们。


     


      “哼,哼哼~”戴着面具的雾刃鬼心情愉悦的擦拭着自己的雾刃,昨天又杀了两个人呢~


      还剩下几个人呢?自己还可以这样多久呢?


      哦,对了。


      记得好像有个戴兜帽的孩子吧……嗯,是一个雇佣兵呢。是他曾经的对手呢,但是……不知道这位小先生还能不能记得他。


      真是,越来越期待这场“游戏”了呢。






5*


      奈布在教堂里奔跑着,“呼……甩掉了?”他喘着粗气,汗水顺着脸颊滴下。


      “啊啊啊!”惨叫声传遍了天空,乌鸦被惊起。


      奈布冷哼一声,原来还没有甩掉……只是换了一个目标而已啊。真是无趣,雾刃鬼。


      他转身向惨叫声那奔去。




      雾刃鬼擦了擦带血的雾刃,不屑的看了一眼刚刚惨叫的男人,叫声真是难听。


      好了,现在——他的小先生在哪里呢?


      他又开始哼起歌来,算算看——马上就要game over了吧。


     


      女人死死的拉着奈布,眼神充满了恐惧。“please! help me!”她惊慌的到处看,拉住奈布的那只手却迟迟不肯松开。


      奈布皱了皱眉,“Ladies, please let go.①”标准的英语话被她说的一塌糊涂,“no no! I am too scared, dear!”


      “哼,哼哼~”


      女人的身体一颤,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流出,“Oh no! he came! he came!”


      奈布谨慎的看着雾刃鬼越来越近,正准备拔出军刀时,他突然感觉到背后被人死死的推了一下。


      “Blame you! go to hell! I still can't die here!②”女人衣冠不整的跑了出去,奈布跪在地上。


      雾刃鬼好笑的看着奈布,眼中闪过一丝红光。


    “你……”他越过奈布,向女人逃跑的方向走去。






6*


      “那个女人可真是该死,是吧?小先生。”雾刃鬼看着正用着军刀指向他的奈布·萨贝达,“噢,宝贝。我帮了你,你就这么对我?”


      “少废话,雾刃鬼。收起你那副假惺惺的模样,我可受不了你那套。”


      “哼~我叫杰克,别用雾刃鬼那么低级的绰号叫我。”


      “呵,”奈布冷笑一声,“那好,杰克先生,您是要和我干一架是吗?”


      “……”杰克沉默了,他妖艳的红色眼眸冷冷的看着奈布,男孩蓝色的眼瞳正戏谑的看着他。


      “这里,大概就只剩下你和我了吧?”


      “您可真聪明,我的小先生。”杰克笑了笑,他轻轻挥了挥雾刃,“想要从这里出去,就必须死一个人。”


      “那么,来吧。”奈布举起了手中的军刀。






7*


      奈布先发制人,跑向杰克并挥舞着他的军刀。杰克十分轻松的握住了他的手腕,“确定么?小先生,这样的您可是打不过我的。”


      “呵,那也要试试看才知道。”


      他翻身越过杰克,向他的背后刺去,很快,原本黑色的地方流出了一股血,杰克“唔”了一声。


      “你可真是令我吃惊。”他一脚踢开奈布,军刀散落在一旁。


      长长的雾刃扫过奈布细腻的脸蛋,那里出现了五道血痕,“啧。”


      “你的手法可真是粗暴。”


      “谢谢夸奖~”


      他重新捡起军刀,及时抵挡住了杰克的又一击,却未想到腹部一阵疼痛——杰克的左手打在了他的腹部上。


      “嘶——”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他的眼中出现从所未有的激动,军刀一下又一下的砍着杰克的雾刃,没过多久——雾刃上出现了几丝裂痕,军刀也变得十分顿。


      杰克挑准时机,一下挑飞了他的军刀,然后雾刃抵在奈布的喉间。


      “你输了,小先生。”






8*


      奈布吐出一口混气,缓缓笑了笑。


      “对啊,我输了。”


      “那么,按照约定你该用这个杀了我了。”他指了指杰克的雾刃,眼中并没有杰克所期待的恐惧。


      杰克的手向后缩了缩,他有些不忍心杀了这个有趣的小家伙了。


      “……”奈布看出了杰克的小动作,笑了笑。







      “噗嗤——”鲜艳的血从腹部喷涌而出,“你——”杰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噗——咳,杰克先生,你可要做一个有诚信的人哦。”奈布吐出一口血,眯着眼对着杰克笑。“我可没有忘记,那个在伦敦雾都的雾刃鬼先生。”


      “你本可以和我一起留在这里。”


      奈布虚弱的咳了咳,他看向夜空。“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吗?杰克先生。”


      “是自由。”


      “像那些星星一般闪耀的自由。”


      杰克看似冷静,实际他的手已经有些颤抖了,他想要环身抱住奈布,但是这只会让雾刃更一步伤害奈布。


      “没有自由,会寂寞的……杰克先生……您知道吗……”


      奈布渐渐倒在杰克身上,温热的身躯正变得冰冷。


      他抱住了奈布。


      “啊……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要不然,我怎会如此渴望你可以留在这里?






9*


      杰克坐在一个墓碑前,“今天是你的忌日呢……”


      “小先生,我一直后悔没有来陪你,我一直后悔没有告诉你……”


      他的手中握着一年前奈布所用的军刀,他的眼神痴迷,缓缓将军刀抵着自己的喉咙。


      “我爱你……”


      “噗嗤——”











写尽千山落笔是你,

望尽星辰美丽是你,

书尽泛黄扉页是你,

千山万水归处是你,

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我爱你,我的小先生。



     


     


cookie
又是被甜晕的一天

又是被甜晕的一天

又是被甜晕的一天

是葉梓呦!
背着英语突然想起之前看见一个太...

背着英语突然想起
之前看见一个太太的画
凭记忆临时摹了一个太太的小汪叽
#不是原创 知道这位太太是谁的可以告诉我嘛 谢谢🌸#

背着英语突然想起
之前看见一个太太的画
凭记忆临时摹了一个太太的小汪叽
#不是原创 知道这位太太是谁的可以告诉我嘛 谢谢🌸#

奶包永远在忧郁

【all佣/占佣】你佣宝宝的男朋友在此

@老子就是骚断了腰 的占佣点文呀(◍ ´꒳` ◍)


*点文随便啦,不用在意时限的


*这里奶包,欢迎骚扰


1*


      “嘿,伊莱。”奈布向正在投喂役鸟的伊莱招手道,“快过来快过来。”


      “怎么了,奈布?”伊莱放下了手中之事,役鸟不满的叫了几声,奈布仍是兴趣勃勃的看着一处地方。


      “我想好我要做什么了!我要去做一个直播主啦!”


    ...

@老子就是骚断了腰 的占佣点文呀(◍ ´꒳` ◍)


*点文随便啦,不用在意时限的


*这里奶包,欢迎骚扰




1*


      “嘿,伊莱。”奈布向正在投喂役鸟的伊莱招手道,“快过来快过来。”


      “怎么了,奈布?”伊莱放下了手中之事,役鸟不满的叫了几声,奈布仍是兴趣勃勃的看着一处地方。


      “我想好我要做什么了!我要去做一个直播主啦!”


      “直播主?但是你……”


      “可是我已经做了有一段时间了啊。”他无奈的耸了耸肩,揽过伊莱的肩看着他的脸笑着说,“没事啊,大家都还挺欢迎我的。”


      “……随你吧,如果你能因此而快乐的话。”伊莱叹了口气,一脸宠溺的看着奈布嬉笑。“okok啦。”


     



2*


      “哈喽,我又来啦。”奈布对着摄像头笑了笑,看了看屏幕前的弹幕。


      【奈布布!我好想你啊!】


      【抱住奈布就是吧唧一口!】


      【楼上放弃吧,奈布已经和我结婚了!】


      【奈布今天还是直播游戏吗?】


      “是啊,”奈布熟悉的点开页面,“仍然是第五哦。”


      【哈哈哈,我就知道。】


      【唔哇,奈布今天还是这么可爱!】


      奈布瞥了一眼,苦笑道:“我可不可爱呢,为什么要对一个大男人说可爱呢?”


      【……】


      【……】


      【……】


      【对,你不可爱,你很帅气。】


      随着“咔嚓”一声,游戏开始了。


      “咦?是永眠镇啊……”


      【凉凉镇……】


      【哈哈哈哈,凉凉镇是什么操作啊?】


     


      奈布瘪了瘪嘴,“为什么是这里,我会迷路的。”他操作着人物到处乱跑,很快便遇到了同伴——先知。


      “诶,先知……”他转头向后看了看,发现伊莱正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手机,还对他晃了晃。


      啊……伊莱你是要我亡啊。


      为什么一场匹配会那么巧匹配到你啊……


      【咦咦咦?奈布刚刚向后看什么呢?】


      【我表示很好奇。】


      【不会是女朋友吧?嘤,不要啊!】


      【楼上冷静,说不定是男朋友呢。】


      【hiahiahiahia~】


      “哦哦,没什么,是我的同居人。”


  

      【奈布居然和人同居!!!】


      【嘤嘤嘤,我好羡慕啊!】


   




3*


      “好啦,今天的直播就到这啦!”奈布冲着摄像头笑着挥了挥手,眼中充满着笑意。


      “咦?想要看同居人长什么样子吗?”奈布捏着下巴想了想,“行呐,下次就让你们看个够!”


      伊莱揉了揉奈布柔软的发丝,“我可没说过想要露面啊。”奈布吐了吐舌,“伊莱呀,你知道的——我最宠粉啦,所以……拜托咯!”


      奈布双手合璧,向伊莱鞠了一躬,但眼中却充满了戏谑。


      “你啊……真是的。”伊莱被奈布的这一套给吃死了,只能答应。


      “我最喜欢你啦,伊莱!”





3*


      “咳咳,伊莱。你准备好了吗?”奈布朝着伊莱眨了眨眼。


      “嗯。”


      【咦咦咦?同居人是要露脸了吗?是嘛是嘛?!】


      【哇哇哇!好兴奋!】


      【很期待是男的还是女的!】


      伊莱笑了笑,语气轻柔的回答道:“是男的哦。”


      弹幕区一片寂静,不一会便炸满了天。


      【哇哇哇哇哇!】


      【妈妈!这个人好帅!】


      【这婚事我允许了!】


      【真的好帅啊!小哥哥叫什么名字啊!?】


      “嗯……你们好,我叫伊莱·克拉克。”伊莱拉了拉奈布,让他来回答剩下的问题。


      【小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啊?】


      【一开口就是这么劲爆的问题吗???】


      “他没有女朋友哦,但是呢他可是有男朋友的,你们就不要奢想啦。”提到“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奈布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耳尖红红的。


      【……】


      【我、我是不是看错了……】


      【楼上你没有看错,因为我也看见了。】


      【哇哇哇!奈布布脸红啦!〣( ºΔº )〣】


      【好可爱,想……】






4*


      伊莱一把搂过奈布,眯着眼笑道:“想什么呢?”奈布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连忙使劲推着伊莱。


      “……”伊莱一脸委屈巴巴,“奈布,你不爱我了啊……”


      “你……说什么呢!这么多人看着呢快放手!”


      伊莱意味不明的笑了,肩膀上的役鸟歪了外头,飞走了。


      “别这样,我会忍不住亲你的。”






5*


      【所以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屏幕黑了?】


      【嘘……小声点……我们不要打扰他们啦。】












清晨,奈布不开心的瘪了瘪嘴。


伊莱又忍不住亲了两口。


“别亲了啊……唔……”




     

     




鹭昭i

等我有钱了就去把《瘾藏》印成实体送给你们,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等我有钱了就去把《瘾藏》印成实体送给你们,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暴躁馨月在线卸游

又双叒挂了,我再发最后一次,如果莫得了那就只能去半次元看了hhhh
本人の黎明杀机cos💝💝💝💝

又双叒挂了,我再发最后一次,如果莫得了那就只能去半次元看了hhhh
本人の黎明杀机cos💝💝💝💝

聂导聂怀桑(手握剧本)

【晓薛】请别说爱我④(虐)

☆抱歉,这几天有事没有更新,对不起>人<


等薛洋回到学校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诶?成美,你回来了!”金光瑶看见活力满满的薛洋顿时提起了精神

“嗯!有没有想我?”薛洋抱住金光瑶问到

“不想,一点都不想!”金光瑶斩钉截铁的说道

“有你这么绝情的吗?”

“有,我就是”

“瑶瑶,我饿了,我们一起去吃东西吧!”

“嗯!好”

薛洋和金光瑶手牵手一起去了食堂,教室里的晓星尘目睹了一切,拳头握得紧紧的

“薛洋,是我的”晓星尘小声嘟囔着,但语气是十分坚定的

……

长时间的相处,晓星尘和薛洋的关系变得亲密了不少,但是碍于有金光瑶的存在,晓星尘并不好动手,只能先和薛洋打好关系,让薛洋放下戒备

“瑶瑶,我这周周末就不会去了,你自...

☆抱歉,这几天有事没有更新,对不起>人<


等薛洋回到学校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诶?成美,你回来了!”金光瑶看见活力满满的薛洋顿时提起了精神

“嗯!有没有想我?”薛洋抱住金光瑶问到

“不想,一点都不想!”金光瑶斩钉截铁的说道

“有你这么绝情的吗?”

“有,我就是”

“瑶瑶,我饿了,我们一起去吃东西吧!”

“嗯!好”

薛洋和金光瑶手牵手一起去了食堂,教室里的晓星尘目睹了一切,拳头握得紧紧的

“薛洋,是我的”晓星尘小声嘟囔着,但语气是十分坚定的

……

长时间的相处,晓星尘和薛洋的关系变得亲密了不少,但是碍于有金光瑶的存在,晓星尘并不好动手,只能先和薛洋打好关系,让薛洋放下戒备

“瑶瑶,我这周周末就不会去了,你自己在家玩吧!”

薛洋与金光瑶商量着事情

“为什么?你不回家,又要去哪?”金光瑶疑惑的问到

“晓星尘邀请我去他家,他还说准备了一份礼物给我!所以……”

“所以你要去?”金光瑶不免担心薛洋的安全

“嗯!怎么了……?”

“你了解他吗?这样去他家很危险的知不知道”

“噗哈哈哈……瑶瑶,你对晓星尘太戒备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放心吧!”

“唉!儿大不中留啊!去吧!注意安全!”

“哼……放心,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薛洋和金光瑶一边走一边说笑

回到家的薛洋

“明天穿什么好呢?”薛洋一直在找合适衣服

“这件?”薛洋拿了件芦荟色的衣服“不行,这么绿,不行不行”

“这件?”薛洋又拿起一件天蓝色的衬衫“不行,亮堂了些”

“这件?”薛洋拿起一件黑色的衣服“不行,又不是办丧事,穿这么黑跟乌鸦似的”

“诶呀!到底穿哪件合适嘛?”薛洋一屁股坐在床上

“你是去他家吃饭,又不是和他结婚,至于这样吗?”在一旁看着薛洋选衣服选的焦头烂额的金光瑶戏谑道

“当然,这可是我第一次去同学家,当然要打扮的好看些”薛洋将手抱在胸前,扬头道

“唉……算了,嗯……我记得上次你穿的那件白衬衫和那条白色紧身裤就挺合适的,嗯……在穿一双小白鞋就行了”

“好像是诶!谢谢你瑶瑶”薛洋转身将金光瑶抱住

“你赶紧从我身上起来”金光瑶被他突然一抱吓住了,但很快反应过来让薛洋从他身上起来

而另一边

晓星尘手里拿着两包白色袋子的药

“哼~这回,看你怎么跑!薛洋……”




★下一章如果不出意外可能会有车哦!❤️❤️


如也

人间百味 日月星河
浪漫斜阳 与你共度 ​​

人间百味 日月星河
浪漫斜阳 与你共度 ​​

逐影曾以为
小胖的坐骑~~!

 小胖的坐骑~~!

 小胖的坐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