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编辑受

34浏览    8参与
夏姬霸看

夏姬的推文

🍀大神,求别撩

作者:我想吃寿司

观看地址:微博

微博:@我想吃寿司o


文案

披着编辑和作者外衣的互宠互撩傻白甜故事。


c p: 腹黑男神作者攻×认真可爱编辑受

tag:相互暗恋;互宠睡前小甜文;有自行车


副cp: 面瘫温柔年下攻×缺爱撩骚受

tag:炮友变真爱;互宠

大小:250kb ​​​[/cp]


偶然想起这篇文了,一看是2017年写的,现在看有些地方感觉有··中二嘎嘎嘎嘎但是不耽误他好看


林睦是个编辑,他带的这个作者是位于推理小说神坛的大神乔郁北,也是他暗恋了五年的人。乔郁北这个人怕麻烦,幼稚霸道还任性,但也很温柔,...

🍀大神,求别撩

作者:我想吃寿司

观看地址:微博

微博:@我想吃寿司o


文案

披着编辑和作者外衣的互宠互撩傻白甜故事。


c p: 腹黑男神作者攻×认真可爱编辑受

tag:相互暗恋;互宠睡前小甜文;有自行车


副cp: 面瘫温柔年下攻×缺爱撩骚受

tag:炮友变真爱;互宠

大小:250kb ​​​[/cp]


偶然想起这篇文了,一看是2017年写的,现在看有些地方感觉有··中二嘎嘎嘎嘎但是不耽误他好看


林睦是个编辑,他带的这个作者是位于推理小说神坛的大神乔郁北,也是他暗恋了五年的人。乔郁北这个人怕麻烦,幼稚霸道还任性,但也很温柔,是他在五年前让心灰意冷的林睦重拾写作的信心。


林睦发现乔郁北没事总撩他,但是他又得稳住自己不能多想(他以为乔郁北是直的),直到上面说要把他替换掉,他想着最后放纵自己一次,答应和乔郁北去日本旅游,当做自己最后和他的回忆。


其实乔郁北就是喜欢他,一直在撩他。林睦让他给自己签名写友情不渝,他写有情不渝;林睦新带的新人总欺负林睦,乔郁北超生气的跟上头说见面会有我没他(新人),林睦答应和自己去日本旅游它超开心还把林睦灌醉趁机亲亲。哪成想回来自己的编辑就换人了,给我们乔老师气的呦。


最后林睦憋不住告白了,俩人甜甜蜜蜜啦。乔老师超级会说情话的“你为什么长得这么讨人喜欢?是按着我的喜好长的么?”还说“欺负你和宠你都是我的权利”,全文又苏又宠还甜,好看!!


副cp 也超级戳我!!缺爱的傅明修因为小时候家庭的原因不相信爱情,但是yp会特别单纯的同一时间只和一个人发生关系。齐璟这个人设我真的喜欢,又温柔又腹黑,他说“我喜欢的人是个很麻烦的人,他三分钟前和我说他是独身主义者”“我愿意遵守你古怪、偏执又纯情的原则”,然后心里默默想仨月就让你当我男朋友,呵。知道傅明修小时候的事,就带他看《狮子王》完成他那时候的愿望,还叫他宝贝儿,苏的不得了!副cp在番外里展开的特别详细,我觉得可!!


泉泉泉不语

【短篇练习】大作家和王牌编辑(其四:大作家说他饿了)

|大概会是蒋轶和高风的最后一篇
|应该也是一个小短篇

一年半以前就写完了!我竟然才发现!!!我没发!
前三篇在前面,链接弄起来好烦,不放了,我真的懒

周末。
蒋轶和高风难得都在家的一天。
蒋轶慵懒地把半蒙在被子里的头微微探了出来,艰难地睁开睡眼,瞟了眼闹钟上的时间:10:45。
他顺势打了个哈欠,生理泪水很和时宜地润湿了他的眼睑。
看了眼身旁还依旧沉浸于安稳睡眠中的高风,一觉能睡到这个点,想必昨天晚上又写到了深夜。
蒋轶轻轻地下了床,小心翼翼地为高风掖了掖被子,手拉到他鼻尖的时候,正好赶上男人呼出的热气,让蒋轶的手指微微有些暖意。
他多年前所“妄想”的场景竟然真的成为了现实。
近午时候的阳光很宜人,洗漱完后,蒋...


|大概会是蒋轶和高风的最后一篇
|应该也是一个小短篇

一年半以前就写完了!我竟然才发现!!!我没发!
前三篇在前面,链接弄起来好烦,不放了,我真的懒

周末。
蒋轶和高风难得都在家的一天。
蒋轶慵懒地把半蒙在被子里的头微微探了出来,艰难地睁开睡眼,瞟了眼闹钟上的时间:10:45。
他顺势打了个哈欠,生理泪水很和时宜地润湿了他的眼睑。
看了眼身旁还依旧沉浸于安稳睡眠中的高风,一觉能睡到这个点,想必昨天晚上又写到了深夜。
蒋轶轻轻地下了床,小心翼翼地为高风掖了掖被子,手拉到他鼻尖的时候,正好赶上男人呼出的热气,让蒋轶的手指微微有些暖意。
他多年前所“妄想”的场景竟然真的成为了现实。
近午时候的阳光很宜人,洗漱完后,蒋轶来到厨房,打算就着好天气,为两人准备一顿丰富的周末午餐。

早在蒋轶为自己掖被子那会儿,高风就已经醒了过来,他闭着眼睛舒缓睡眠过后稍显滞缓的大脑,等真正清醒过来,就已经听到蒋轶拉开客厅窗帘,在外头走动的声音了。
洗漱完走出房门,蒋轶正在厨房准备食材。听到高风的动静,他笑着转头,“起啦?先看会儿电视吧,马上就好。”
“嗯。”
电视哪及你诱人。
高风心想。
蒋轶穿了套休闲的家居服,宽松轻薄的T恤让他的腰肢轮廓在其中若隐若现,纤细又脆弱。高风暗自庆幸,好在只有自己才能独占他这般撩人的样子。

男人心里的一点火苗被爱人不经意间点燃了起来,他轻声迈着步子走向厨房,来到蒋轶的身后,伸出两条手臂轻轻环住了让他心猿意马的腰,慵懒地把头搁在蒋轶单薄的肩上。
这位大爷猝不及防的动作让蒋轶愣了愣,他有些好笑地瞥了眼身后的男人,说,“大作家饿了?”
高风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也许是蒋轶习惯用香草味沐浴乳的关系,他身上时而飘起的清甜味道,让高风上瘾。
“嗯,饿了。”
男人的语气带着些懒意,乍一听,竟听出了撒娇的味道,“午饭马上就好了,再等会儿。”因为双手准备食材沾了水,蒋轶用手肘蹭了下高风的胳臂示意男人放开自己,没想到这动作竟让高风有些小小的不满,手臂一带,将蒋轶搂得更紧了一些。
“吃午饭前,还想吃点别的。”

高风在蒋轶耳边低声说,那声音让蒋轶不禁心口一酥。
他当然知道高风指的是什么,只是没等回答,男人温热的唇便已落在蒋轶的颈边,轻轻厮磨,鼻尖偶尔擦过敏感的肌肤,令人战栗。
“高风……”
蒋轶喊着高风的名字,他的脸早已红透,却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似乎刺激到了高风的动作,极具攻击性的舌尖猛地覆上蒋轶未设防的耳垂,继而化作轻柔的舔舐。娇弱的耳垂瞬间变得滚烫,就和他主人的身体一样。

蒋轶的反应似乎取悦了高风,他小心地掰过蒋轶的下巴,让他脸正对着自己,尚未满足的双唇随即覆上了蒋轶的,先前的小小刺激让蒋轶的嘴微张,灵活的舌极易探入。高风满意地在那狭小之地肆意侵略,疯狂地寻觅追逐着甘甜的触感,两人的舌紧密纠缠不分你我,只听见津液翻搅的声音,令人愈加沉浸其中。停不下来,也不愿停下。

蒋轶原先绷着的身体因为这一个深吻不自觉酥软了下来,他能感觉到高风越发明显的欲望,这让他无比兴奋。
也不知最后是如何结束了一个漫长的早安吻,高风只记得与蒋轶的唇分开之时看到他满脸餍足的神情,心跳得极快,脸上似乎也爬上了一抹本不该属于他的色彩。
“感谢……招待。”
高风低声说着,勾起嘴角转身离开了厨房。
蒋轶,我可能比我想象地,还要更沉迷于你。

泉泉泉不语

【短篇练习】大作家和王牌编辑(其三:编辑说他要加班)

|蒋轶和高风的相处模式进入老年化【并不

|总之就算是日常也是很甜很温馨的

|淡定闷骚大神作家攻×贤惠别扭编辑受


(其一:大作家的日记)请戳这儿

(其二:大作家的外套)请戳这儿


自从做了孟天的责任编辑后,蒋轶就觉得自己一颗心整天都在悬着。就像高风说的,带小作家折腾。这还不是个听话乖巧的小作家,这是个混世魔王,一不留神就能把房顶给掀了的小作家。

孟天很有才华,但是创作起来太过随性,完全没有“截止日期”这个概念。蒋轶每天重复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反复提醒孟天截稿日。

但可能是孟天的心太大,他从来不把蒋轶的催稿信息当回事。

因此,对于蒋轶来说,在把作品送交印刷厂之前的...

|蒋轶和高风的相处模式进入老年化【并不

|总之就算是日常也是很甜很温馨的

|淡定闷骚大神作家攻×贤惠别扭编辑受


(其一:大作家的日记)请戳这儿

(其二:大作家的外套)请戳这儿


自从做了孟天的责任编辑后,蒋轶就觉得自己一颗心整天都在悬着。就像高风说的,带小作家折腾。这还不是个听话乖巧的小作家,这是个混世魔王,一不留神就能把房顶给掀了的小作家。

孟天很有才华,但是创作起来太过随性,完全没有“截止日期”这个概念。蒋轶每天重复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反复提醒孟天截稿日。

但可能是孟天的心太大,他从来不把蒋轶的催稿信息当回事。

因此,对于蒋轶来说,在把作品送交印刷厂之前的那个晚上,加班成了家常便饭。

这个不让人省心的主。

蒋轶在心里低声骂了一句,随后掏出手机,给他的爱人“请假”。

- 抱歉,今天要加班到深夜了,不用等我,你先睡吧。

对面的消息很快回复了过来。

- 通宵审稿?

- 嗯,估计是得通宵,那祖宗什么时候有点时间意识我就烧高香了。

- 好,那你忙吧。

高风放下手机,继续把目光集中向面前的电脑屏幕。他写作的时候很专注,也不喜欢有人打扰他,蒋轶是个例外。

他对蒋轶的容忍度一直很高,从他初出茅庐,到他声名远扬。

那个时候,蒋轶是他的责任编辑。

现在,蒋轶是他的恋人。

高风突然觉得心口像被抹了蜜一般地甜,那是和林然交往时从未有过的感受。

只有蒋轶能给他。

他在屏幕上敲上了一句话——「山河再美,却不及你。」

这是书中男主对女主的爱。

也是他对蒋轶的爱。

有些爱,激烈汹涌。他的爱,细水长流。

时间走过了深夜12点,高风关闭文档,结束了这天的创作。

- 还多久?

他又拿出手机打开了与蒋轶的对话页面。

- 就快了,你…还没睡啊。

- 嗯,写了会儿。

- 难得你能写到这么晚,怎么,今天文思如泉涌了?

- 你没回来,睡不着。

原本已经昏昏欲睡的蒋轶顿时就清醒了,何止清醒,连脸都红透了。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人了。

- 那什么,一点半左右大概能好。

- 嗯。

哼,果然什么撩拨都是一时兴起。信了他的邪。

蒋轶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完成收尾工作。

好在有高风牌兴奋剂的催化作用,蒋轶很快就做完了最终审核,只等电脑再跑一遍,就能顺利收工。

办公室只剩他一个人,安静地出奇,只有挂钟的嘀嗒声。他抬头看了眼时间,想着高风这时候总该睡了,却听到一阵脚步声渐渐向办公室靠近。

顺着声音,他望向门口,就在他抬头的那瞬间,脚步声停了下来,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激动,蒋轶倏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呆呆地望着门口的人,“高风……”

男人抬了抬手,晃了下拎着的袋子。“夜宵。”

然后淡然地走向蒋轶的工位,把那个透着热气儿的袋子放在了电脑边。

“不是让你快点休息么,还过来…做什么”说着,蒋轶往高风面前蹭了蹭,伸手轻轻搂住了男人的腰肢,将头靠在他的怀里。

“你没回来,睡不着。”

高风把蒋轶又往怀里带了带,回搂住他,重复了那句令人胸口发热的话语。语言的力量总比文字要强大好多倍,尤其是高风用他温柔到能把人融化一般的低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感受着高风胸间的起伏,能听到他平缓的呼吸和心跳,蒋轶觉得不止是脸,就连也眼眶也有点发热。

“高风”蒋轶轻轻喊着他的名字

“嗯?”

“我爱你。”

高风低头在他的额头留下一吻,将他从怀里释放出来,看向那双泛着泪光扑闪着的双眼。

“我也爱你。”


泉泉泉不语

【短篇练习】大作家和王牌编辑(其二:大作家的外套)

|依旧是高风和蒋轶的故事,两人正式交往

|会是个小插曲,篇幅不长


(其一:大作家的日记)请戳这儿

(其三:编辑说他要加班)请戳这儿


蒋轶和高风正式交往已经快有三个月了。

12月的天冷得很,蒋轶窝在床上,半点不想和美梦跟被窝分离。

“蒋轶…”

“蒋轶!”

梦里听见他的爱人在喊他的名字,他的声音低沉有磁性,想再多听几遍。

“起来,八点半了,你要迟到了。”

嗯…这声音真好听。

八点半…

八点半?!

“啊!我要迟到了!”蒋轶猛地从他自以为的美梦中惊醒,怔怔地坐在床上愣了几秒,然后看向高风。“你怎么都不叫我!”

“我没叫你?懒虫”

高风有点无奈地靠向身后的床头,拿起...

|依旧是高风和蒋轶的故事,两人正式交往

|会是个小插曲,篇幅不长


(其一:大作家的日记)请戳这儿

(其三:编辑说他要加班)请戳这儿


蒋轶和高风正式交往已经快有三个月了。

12月的天冷得很,蒋轶窝在床上,半点不想和美梦跟被窝分离。

“蒋轶…”

“蒋轶!”

梦里听见他的爱人在喊他的名字,他的声音低沉有磁性,想再多听几遍。

“起来,八点半了,你要迟到了。”

嗯…这声音真好听。

八点半…

八点半?!

“啊!我要迟到了!”蒋轶猛地从他自以为的美梦中惊醒,怔怔地坐在床上愣了几秒,然后看向高风。“你怎么都不叫我!”

“我没叫你?懒虫”

高风有点无奈地靠向身后的床头,拿起右手边的闹钟,在蒋轶面前晃了晃,“你还有26分钟就迟到了。”

蒋轶自知理亏,时间又确实太赶,没与高风多贫,就冲向洗手间准备洗漱。

高风躺在床上听着爱人在外头叮呤哐啷的声音,乐得嘴角上扬。

“我去出版社了!你记得吃早饭!”

蒋轶朝里屋的方向喊了一声,着急地拿起衣帽间的外套,换了鞋就赶去上班了。

好在高风家离出版社就一站公交的路,蒋轶紧赶慢赶总算是掐着点打上了卡。一路飞奔过来,站在打卡机前边喘得不行。

“蒋老师,早!”

和他打招呼的是刚入职的实习生,蒋轶向她礼貌性地点了个头,却发现小姑娘看她的眼神有些微妙。也许是注意到了自己眼神的失礼,没等蒋轶开口,女孩儿就怯怯地离开了。

我脸上有奇怪的东西么?蒋轶心想着走回自己的工位。

“哟,蒋轶,来啦?”

“主编早。”蒋轶打了个哈欠,继续道“今天要出去谈孟天处女作出版的事,跟您请个……”

“等等,你先别着急”主编打断了他的话“你穿的这衣服,似乎不太适合出外勤啊”

啊?衣服?衣服怎么了。

蒋轶低头上下看了看,外套的下摆都快拖到地上了,瞬时让他红了脸。

这是高风的衣服。

“啊……我……”

总不能说太着急出门穿错了男友的衣服吧。

“蒋老师!”正想地出神,实习生一声清脆的声音又把他从尴尬中拉了回来,“高风老师刚来电话,说您穿了他的外套,现在正要把您的衣服带来呢!”

蒋轶想挖个洞钻下去。

他再也不要贪睡了。

耳边主编又幽幽地说了一嘴,让他的脸红到了耳廓。

“你们现在住一块儿啊?关系这么好,不如你就做回他的责任编辑呗,高风和我提好几次了。”

主编,我可以拒绝吗?

蒋轶心想。

“不可以拒绝。”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男人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手臂上挂着蒋轶的外套。

“下回,可别穿错了。”

泉泉泉不语

【短篇练习】大作家和王牌编辑(其一:大作家的日记)

|这个故事会由几个小短篇组成

|淡定闷骚大神作家攻×贤惠别扭编辑受

|只是无聊的练习,欢迎点评,不过还请求轻拍


蒋轶和高风还是分手了。

不如说,两个人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过。同居半年,除了聊工作,就是各管各过。

蒋轶看着住了半年的屋子顿时空了不少,透着一些萧索的味道,不禁摇了摇头,嘲笑提出与高风尝试交往的自己有多天真和愚蠢。

“你谈完出版的事回来自己做饭吧,我下午就搬。”

“嗯。”

这是高风在出门前说的最后一个字,对于分手,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还是那副天塌了也和我无关的模样,让蒋轶看了有点愠怒。

也该走了,这场一开始就知道结局的追逐,早该停了。

蒋轶看了眼手表...

|这个故事会由几个小短篇组成

|淡定闷骚大神作家攻×贤惠别扭编辑受

|只是无聊的练习,欢迎点评,不过还请求轻拍


蒋轶和高风还是分手了。

不如说,两个人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过。同居半年,除了聊工作,就是各管各过。

蒋轶看着住了半年的屋子顿时空了不少,透着一些萧索的味道,不禁摇了摇头,嘲笑提出与高风尝试交往的自己有多天真和愚蠢。

“你谈完出版的事回来自己做饭吧,我下午就搬。”

“嗯。”

这是高风在出门前说的最后一个字,对于分手,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还是那副天塌了也和我无关的模样,让蒋轶看了有点愠怒。

也该走了,这场一开始就知道结局的追逐,早该停了。

蒋轶看了眼手表,搬家公司就快到了,他又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是否有东西忘整理进行李。

“不对,我的移动硬盘呢?”

找了一圈无果,蒋轶突然想起一周前高风问自己借了移动硬盘拷贝文件,似乎没还。

- 移动硬盘在你这儿么?里面挺多资料的,我得带走。

- 嗯,在我书桌抽屉。

- 呃…在你书房?

- 你进去吧。

高风是个作家,比较反感别人进到他的书房。按他的话说,那是他唯一可以静下心来创作的地方,不希望这里出现除了他自己之外的气味。

蒋轶是高风刚出道时的责任编辑,对高风的怪癖也有极高的容忍度,半年的同居生活,他倒还真是从未踏入那位大神的领域半步。

没想到高风竟然愿意为了一个移动硬盘让自己进入他的书房,不过反过来一想,也许只是希望蒋轶拿完就走,不必为再见面创造别的理由罢了。

蒋轶叹了口气,打开书房门,径直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找到移动硬盘,想着这下就真的结束了,正打算即刻抽身离去,却发现那个抽屉里躺着一本素色的笔记本。也许是笔记本的性冷淡风和他的主人很像,蒋轶不自觉地多看了一眼。

封面赫然写着

3月9日-9月8日

蒋轶不可能对这个日期没有反应,这是他们同居开始到昨天分手的日期,“9月8日”的墨迹较新,显然是刚写上的。

明知偷翻别人的日记不是君子之举,但蒋轶还是不自觉地翻开了第一页。

伴着扑鼻的钢笔墨水味,高风熟悉的字也同时跃入了蒋轶的眼中。

那是他们同居第一天的日记。


【3月9日

状态一般,前后故事的逻辑串不起来。停一天,理下思路。

蒋轶搬来了,行李挺多。

虽然不知道林然结婚和他要跟我交往有什么关系,不过他昨天颤抖着睫毛说出那句话时的样子,倒也是无法拒绝。

第一次看到那个骄傲的蒋轶露出这种表情,很意外。】


蒋轶是借着林然结婚提出尝试交往的,那时候的原话是:“你如果因为林然结婚觉得伤心的话,那就…和我在一起吧。”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样的表情,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硬着头皮去做一件如此狡猾的事情,紧张地甚至忘记了怎么去呼吸。

如今想来,也只觉得难堪。

自己在高风眼里,大概,只是个小丑罢了。


抬了抬眉毛,蒋轶又继续往后翻页。


【3月29日

《忆长枪》确定影视化。

蒋轶似乎比我更激动,烧了一桌菜庆祝。

想起来了,那是他做我责任编辑时的第一部小说,也难怪。

最近都吃蒋轶做的,怕是要把口味养叼了。】


【4月15日

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

温顺、脆弱,好像碰一下就会消失。

趁他喝醉做了那样的事,也不知怎么了。】


蒋轶记得那次宿醉,第二天醒来头仿佛是要炸了一般。

他记得那天似乎梦见高风吻了自己,然后立马自觉地将那归结于酒精作祟产生的幻觉。

难不成,竟不是他做梦?


【5月27日

烦,没心思写文。

蒋轶最近一直和小作家通话聊工作,有点影响我创作。

孟天,写得也没有很好吧。】


【6月7日

林然回国,见了一面,状态还不错。

当时分手的决定是正确的,他现在很幸福。

蒋轶今天没做饭,整晚都在房里。大概工作出了些问题。

带小作家折腾,何必。】


只有蒋轶知道,工作出现问题只是个幌子。听说林然回国的消息,他害怕了。害怕面对“高风还是最爱林然”的事实,害怕看见高风在自己面前说起林然时候的样子,害怕承认,哪怕他和高风现在在一起,也依旧只是个局外人。


【7月9日

和蒋轶聊了故事的进展方向。

想到他第一次看我原稿时候的样子。

青涩,却认真。

这样的蒋轶,很迷人。】


“很迷人”

看到这三个字,蒋轶突然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他从未想过自己在高风的心中会有这样的印象,这不禁让他红了脸。


【7月23日

在出版社遇见了蒋轶和孟天。

孟天……

他看蒋轶的表情太过了。】


蒋轶想起来这天晚上和高风吵了一架。说是吵架,但蒋轶觉得只是自己在单方面赌气。

他生高风的气,气他明明不喜欢自己却还要指点他的人际关系,气他为何一举一动一句话都能牵动自己的思绪。


【8月17日

不知道为什么,躲开了。

哪里出现了问题。想吻他。

怕控制不住自己,怕伤害他。】


没有什么比索吻失败更让人尴尬的事,蒋轶料准了那时的自己是让高风反感了。可为何高风写下的,和他理解的不一样。


【9月3日

蒋轶快生日了,买了那支万宝龙钢笔。

记得他两年前就很想要。

就快半年了,是时候结束这段尝试交往的关系了。】


【9月7日

林然的住处临时出了点问题。

解决完回来,蒋轶不在家。

去孟天那里了。

现在23:58,还没回来。生日礼物还没送给他。

他是不是喜欢孟天。】


笨蛋。

蒋轶在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却发现自己眼眶中的泪水也不听话地翻滚而出。他从来都在误会高风,误会高风心里只有林然一个人。

然而,他好像错了。

错得太离谱。


【9月8日

应该好好说的,可怎么也说不出口。

不想再束缚他。

但,我也不甘心。

第一次听到他说心里话,他的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全然不知。

糟透了。

如果分开会让他好过些,那便成全他吧。

想不到,竟然也会这么难受。

难受到他转身那刻就想拉住他的手,让他别走。】


控制不住的泪水从眼眶中奔涌而出滴落在高风的日记本上,将最后那几个字的墨化开,在本上晕出了不和谐的痕迹。


蒋轶颤抖地拿出手机,用他这辈子最快的手速在聊天框里输入,仿佛想要急着抓住什么东西一样。


- 高风,你喜欢我?


对面丝毫没有留给他忐忑的余地,消息回来得很快。

- 嗯,我喜欢你。


蒋轶飞快地回复

-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我要见你。

- 家门口。搬家公司,让他们回去了。

- 高风,欢迎回来。


(其二:大作家的外套)请戳这儿

(其三:编辑说他要加班)请戳这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