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423浏览    523参与
coser

我多希望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

可以不看外貌 

无关性别 

不问背景 

无拘小节

我欣赏你这个人 

愿意与你交朋友

从不因为你是谁或者不是谁

只因为你是你自己 

你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

不会被任何过去所影响

哪怕你是 

前任的现任 

现任的前任 

竞争对手的朋友 

朋友的竞争对手

都不重要 浮云而已

但若是不值得交往的人 

哪怕你富可敌国 

只手遮天 

惊世容颜

在我眼中也不值一钱

心若赤子 无愧于天

世俗之言 尽数灰烟

我多希望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

可以不看外貌 

无关性别 

不问背景 

无拘小节

我欣赏你这个人 

愿意与你交朋友

从不因为你是谁或者不是谁

只因为你是你自己 

你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

不会被任何过去所影响

哪怕你是 

前任的现任 

现任的前任 

竞争对手的朋友 

朋友的竞争对手

都不重要 浮云而已

但若是不值得交往的人 

哪怕你富可敌国 

只手遮天 

惊世容颜

在我眼中也不值一钱

心若赤子 无愧于天

世俗之言 尽数灰烟

coser

无奈的是

这个世界的底色

终究是悲凉的

而我们

确实无力抵抗

无奈的是

这个世界的底色

终究是悲凉的

而我们

确实无力抵抗

梦烟烟吖

《缘》桃夭其三

“啊对了,你可以每天把我放出来一会儿吗?”桃夭看着关睢微微有些卷的头发,“在手链里有些闷得慌。”

“当然可以的。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关睢从桃夭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你现在是实体还是虚体别人可以看见你吗?”

“这明明是两个问题啊 ”桃夭笑了笑,“实体还是虚体你不应该是最知道的吗?别人看不看得见我……你大可以把我拉出去溜一圈看看。”

关睢点了点头,拍拍桃夭的手,指着旁边的客房开口:“该睡觉了,你去客房睡吧,被子枕头什么的都放在柜子里。”

“要睡觉了啊?反正我也不知道被子枕头在柜子哪里放着,那干脆一起吧。”桃夭极其自然地公主抱起关睢并准确找到关睢的卧室并把对方扑倒在了床上。

“???!...

“啊对了,你可以每天把我放出来一会儿吗?”桃夭看着关睢微微有些卷的头发,“在手链里有些闷得慌。”

“当然可以的。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关睢从桃夭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你现在是实体还是虚体别人可以看见你吗?”

“这明明是两个问题啊 ”桃夭笑了笑,“实体还是虚体你不应该是最知道的吗?别人看不看得见我……你大可以把我拉出去溜一圈看看。”

关睢点了点头,拍拍桃夭的手,指着旁边的客房开口:“该睡觉了,你去客房睡吧,被子枕头什么的都放在柜子里。”

“要睡觉了啊?反正我也不知道被子枕头在柜子哪里放着,那干脆一起吧。”桃夭极其自然地公主抱起关睢并准确找到关睢的卧室并把对方扑倒在了床上。

“???!”关睢脸红了一点点,“有客房的,你去睡客房不好吗?”

桃夭抱着关睢的手臂紧了紧,说:“不要,明明以前都是一起睡觉的。”

关睢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桃夭,“所以你以前认识我?”

“是的,而且还很熟。”桃夭侧身躺倒在了关睢的旁边,但仍旧抱着关睢。

“那,以前我是个什么人啊?”关睢侧过身面对着桃夭。

“你以前可不是个人了,你前世乃是杏花花神,掌管杏花花开花落的杏花花神。”桃夭稍微松了松手,“你每年在杏花开时都会很忙,时常因为不该下雨的时候下雨而暴躁,但依旧是个很温柔的人。”

上辈子我居然还是个神仙?!关睢在心底小小的惊讶了一下,“那我为什么轮回了?上辈子我是怎么死的?”

“上一世,你的本体被人为地破坏了,且因为伤及到根,你无法用神力自愈,就……不过后来梦烟小姐来了,我与她合力把你的神力压制住,送入了轮回道中。”说到关睢上一世的结局,桃夭微微有些哽咽,但很快又整理好了心情。

关睢见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换了个话题:“那你为何要叫‘桃夭’?”

“这个名字是你取的。我是桃花花神,本来所有的花神都是没有名字的,你嫌天天喊花神别扭,就从你最喜欢的句子‘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中挑了‘桃夭’二字给我当名字。”说到这,桃夭轻轻地笑了一下。

关睢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费力地把手绕到桃夭的背后,像他小时候妈妈哄他睡觉一样,轻轻地拍着桃夭的背,闭上眼,小声地说“睡觉吧。”

桃夭也闭上了眼睛。

关睢毕竟一天经历的知道的有点多,很快就睡着了。

待到关睢熟睡后,桃夭轻轻地动了一下,眼睛死死地顶着关睢看他有没有反应。见关睢没有任何反应,桃夭缓缓地把头移到关睢的头旁边,小心翼翼地凑上去,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



突然诈尸

家里电脑坏了又加上期中考就没来得及码字

还是原创

那个梦烟小姐相当于我

人设是这个样子的

梦烟,开有一家名叫缘的店

可随意去往古代/仙界/魔界/人界任意一个地方

见过很多也经历过很多

无意中结识了天道

对于爱情的观念很杂,所以一直没有找过伴侣

但很乐意帮助有情人重新在一起

力量很强大(大概是比天道要更厉害?)

身世很神秘(因为既厉害又有钱?)

以上

coser
灯 灯太亮了 火太旺了 水太...

灯太亮了

火太旺了

水太清了

天太蓝了

灯熄灭了

人重生了

从火炎中

从大海中

从天空中

逃到熄灭的灯下 ​​​


灯太亮了

火太旺了

水太清了

天太蓝了

灯熄灭了

人重生了

从火炎中

从大海中

从天空中

逃到熄灭的灯下 ​​​

太平犬儿
她已为人母 上帝说幸运的人会有...

她已为人母

上帝说幸运的人会有迷之45度微笑,我回头的人时候刚好发现缘分真的那么妙不可言,突然发现说不出来什么,脑海却是思绪翻飞。


———重庆电子工程技术学院遇周游,她已为人母

她已为人母

上帝说幸运的人会有迷之45度微笑,我回头的人时候刚好发现缘分真的那么妙不可言,突然发现说不出来什么,脑海却是思绪翻飞。


———重庆电子工程技术学院遇周游,她已为人母

coser
最曲 无曲可曲非常曲 悦泣乐泣...

最曲


无曲可曲非常曲

悦泣乐泣喜极泣

呼风披我千雪铠

飘零一介心入袭

大将军  大将军

旌旗舞动尽苍云

散发纵羽歌放老

不需死祭待幽魂

大将军   大将军

佩下刀剑俱蜂鸣

寒夜难抑遥望久

今夕满奏沸腾音

大将军!大将军

争舟走马快秋津

万篇书墨黯光彩

但因一室照梦人

最曲


无曲可曲非常曲

悦泣乐泣喜极泣

呼风披我千雪铠

飘零一介心入袭

大将军  大将军

旌旗舞动尽苍云

散发纵羽歌放老

不需死祭待幽魂

大将军   大将军

佩下刀剑俱蜂鸣

寒夜难抑遥望久

今夕满奏沸腾音

大将军!大将军

争舟走马快秋津

万篇书墨黯光彩

但因一室照梦人

「虞世安」
啊,好久之前的图,喜欢这个滤镜...

啊,好久之前的图,喜欢这个滤镜!

啊,好久之前的图,喜欢这个滤镜!

coser
城市繁華退了一片,在機械轟鳴的...

城市繁華退了一片,在機械轟鳴的聲音𥚃,彷彿聽到大地在嗚咽著,放眼前是一路頹廢,千瘡百孔,無邊的路欄把我和你相隔,感覺到莫名的落寞啊!我希望讓城市歸還草原,看見他笑顏重現,也許今晚落寞就要騎上清風私奔,去投靠遠方的廣寒。

遠方明月如故,她問:「你又來幹什麼吶?我在這裡映照千年歲月,不過是昨日擔當,有時淺笑,有時夢圓。」我說:「世態炎涼,盡是烽火危情,想找個地方乘涼,借雙臂彎依偎。」她釋然地笑著說:「喲,還帶來了伴兒呀。」我抖一抖手上的東西輕輕的點頭說:「那時候年少輕狂,逐月追愁,如今跟孤獨頑抗,尋幾處美好時光,說幾句愛恨綿長,作詩弄醉。來,嚐一口唄⋯⋯」她淺酌了一下眨着眼睛問:「味道如何?」...

城市繁華退了一片,在機械轟鳴的聲音𥚃,彷彿聽到大地在嗚咽著,放眼前是一路頹廢,千瘡百孔,無邊的路欄把我和你相隔,感覺到莫名的落寞啊!我希望讓城市歸還草原,看見他笑顏重現,也許今晚落寞就要騎上清風私奔,去投靠遠方的廣寒。

遠方明月如故,她問:「你又來幹什麼吶?我在這裡映照千年歲月,不過是昨日擔當,有時淺笑,有時夢圓。」我說:「世態炎涼,盡是烽火危情,想找個地方乘涼,借雙臂彎依偎。」她釋然地笑著說:「喲,還帶來了伴兒呀。」我抖一抖手上的東西輕輕的點頭說:「那時候年少輕狂,逐月追愁,如今跟孤獨頑抗,尋幾處美好時光,說幾句愛恨綿長,作詩弄醉。來,嚐一口唄⋯⋯」她淺酌了一下眨着眼睛問:「味道如何?」我認真的去想,然後說:「如同人生!」酒過三旬後她微笑著問:「還要再來嗎?」我幽幽的說:「今生若是怠慢了,來生還是要來的。」她低下頭輕輕的歎了聲:「儍瓜⋯⋯」

人生奔忙,為飽兩餐,幾多無奈,多少失望,刻骨於雪,失落於風,換成長情意在,詩寫雲上,夜雨飄香,杯中物種,依舊流淌,此時此刻,誰管髮白,有妳相護,不負年華。

莫笑我癡心,別恨我薄情。舉杯謝明月,今霄醉夢寒。

Isabelle

第一枚印章

君子长乐

(暗戳戳呼唤一位我很喜欢的太太)

第一枚印章

君子长乐

(暗戳戳呼唤一位我很喜欢的太太)

coser
執手點燃一根香煙 燒掉一場默然...

執手點燃一根香煙

燒掉一場默然孤獨

回憶一剎花樣年華

未忘一襲霓裳羽衣

感謝一段相思風雨

重舍一片朝花夕拾

曾經百載水月花容

難敵一瓢韶華金露

想起英雄傳奇

幾許紅塵離曲

日落黃昏昏黃

孤山絶頂高歌

可憐雲霞飲紅

難覓崑崙瀟湘

夜來與君共酌

縱然弱水三千

幾多奼紫嫣紅

伴我消醉紅樓

我欲與君相知

山無稜

海水竭

天地合

冬雷震震夏雨雪

乃敢與君絕

若是這般纏綿

今夜執手飛奔蒼穹

重返夢鄉

執手點燃一根香煙

燒掉一場默然孤獨

回憶一剎花樣年華

未忘一襲霓裳羽衣

感謝一段相思風雨

重舍一片朝花夕拾

曾經百載水月花容

難敵一瓢韶華金露

想起英雄傳奇

幾許紅塵離曲

日落黃昏昏黃

孤山絶頂高歌

可憐雲霞飲紅

難覓崑崙瀟湘

夜來與君共酌

縱然弱水三千

幾多奼紫嫣紅

伴我消醉紅樓

我欲與君相知

山無稜

海水竭

天地合

冬雷震震夏雨雪

乃敢與君絕

若是這般纏綿

今夜執手飛奔蒼穹

重返夢鄉

庄迅

庄妈妈的抗癌日记(2012年7月11日)

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热 没开空调


5:28起床,5:48拧着一大瓶茶出发,走在河岸时习惯性地甩双臂各一百下,深吸清新空气,简单又快乐着。

6:05到达大操坪,练拳早已开始。办公室的同事已经放弃了,但我融入了这个群体,滕老师、罗老师都在耐心教我,给了我信心!

快结束时,一位姓吴的大姐迟迟不走,还一个劲对我说“丫头肯学”,还问起我的病情。反正在那坐着休息,她问,我就说呗!

直到9:20接到妹妹的电话,我才起身要离开。他硬要用车送我回去,还要进屋看看。

进屋后她一眼就看到三本关于中医养生的书,要我送她一本,还让我在书上留下名字。看着我写个赠...

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热 没开空调

 

5:28起床,5:48拧着一大瓶茶出发,走在河岸时习惯性地甩双臂各一百下,深吸清新空气,简单又快乐着。

6:05到达大操坪,练拳早已开始。办公室的同事已经放弃了,但我融入了这个群体,滕老师、罗老师都在耐心教我,给了我信心!

快结束时,一位姓吴的大姐迟迟不走,还一个劲对我说“丫头肯学”,还问起我的病情。反正在那坐着休息,她问,我就说呗!

直到9:20接到妹妹的电话,我才起身要离开。他硬要用车送我回去,还要进屋看看。

进屋后她一眼就看到三本关于中医养生的书,要我送她一本,还让我在书上留下名字。看着我写个赠言,说我的字写得非常好。

我觉得有些不正常,她对我的所有夸奖,似乎是在为什么做铺垫呢!

她说今早能跟我聊天是一种缘分,还说她老公也姓朱,她女儿也姓朱。

她让我不要问“为什么”,让我7月17号的早上乘火车到张家界见一个知名度很高的朋友,说到时候就知道了。她说她决定把这个免费的机会留给我,本来是她们一家三口要去的,但今早改变了主意,让我去,因为我的故事太感人了……

在我们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之后,她又惊叹:“手机号都这么相似啊,真的就是缘分!”

她能说会道,不管是不是个陷阱,我决定答应她那天去张家界。“免费”是她说的,至于我听不听她朋友的话,买不买他的药,我自己决定。我倒想看看这个突然出现的吴大姐是不是想用我来推销她的产品,为她打活人广告。我明白这些,也就不怕别人来套我、来利用我。

不管怎么样,她今早是用心听了我的故事,亲自把我送回了家。离开时,同样对她说了“谢谢”。

下午又看《女人的颜色》。静宜和倩倩聊起彼此的男朋友,倩倩说男友就像一个壳子,让自己可以缩进去,是自己灵魂的伴侣。如果用颜色来形容的话,自己的爱情就是黑色,不是成全就是毁灭。而单纯的静宜却认为自己的爱情应该是白色,像百合花一样纯洁无瑕,夹杂着势力金钱的,自己坚决不要。倩倩取笑静宜的单纯。

 

晚饭前记 租屋 16:21

一朵浮云

七级浮屠


救它于往来穿梭的车轮下


救它于往来穿梭的车轮下

梦烟烟吖

《缘》二

桃夭其二

  关睢回到家后就打开了木盒,把手链拿出来戴在了手腕上。 
  “倒还真的合适,那店主还真的挑了一个适合的给我。”关睢又凝视了一会儿吊坠,“这花还真是桃花?为什么这么小一朵?” 
  又看了一会手腕上的项链,关睢看向墙上的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于是就去洗漱睡觉了。 
  关睢的头刚一沾枕头就睡着了,顺便还做了个梦。梦里的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头发也变成了银灰色的长发,用一根雕着杏花的簪子绾起来了。身旁是一个浅桃色长发,身穿淡粉色长袍的男子。他们一起在一个繁华的地方游玩,他喊他桃夭,他唤他关睢。 
  关睢正做着梦,不会察觉到手链吊坠里的桃花轻轻地晃...

桃夭其二

  关睢回到家后就打开了木盒,把手链拿出来戴在了手腕上。 
  “倒还真的合适,那店主还真的挑了一个适合的给我。”关睢又凝视了一会儿吊坠,“这花还真是桃花?为什么这么小一朵?” 
  又看了一会手腕上的项链,关睢看向墙上的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于是就去洗漱睡觉了。 
  关睢的头刚一沾枕头就睡着了,顺便还做了个梦。梦里的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头发也变成了银灰色的长发,用一根雕着杏花的簪子绾起来了。身旁是一个浅桃色长发,身穿淡粉色长袍的男子。他们一起在一个繁华的地方游玩,他喊他桃夭,他唤他关睢。 
  关睢正做着梦,不会察觉到手链吊坠里的桃花轻轻地晃了一下,散发着一点点柔和的光和淡淡的桃花香。 
  接下来的一连六天,关睢每日都会梦到他与那位名叫桃夭的男子的事情,有时是在山间,有时是在村庄,有时是在都城。 
  “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梦到那位名叫桃夭的男性了,”关睢有些心不在焉地打扫着客厅,“如果再梦到他就去找店主问个清楚。” 
  心不在焉打扫卫生的关睢一个没注意,被脚下的东西一绊,不仅手中的手链就飞了出去,自己也一下子扑到了地上。 
  “嘶啊”关睢有些艰难地支起上半身,突然间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闯入他的眼帘,停在了他的面前。 
  “没事吧?怎的还是这么不小心。”一个夜夜出现在关睢梦里的声音传来。 
  关睢顺着手向上看去,赫然看到了那张每天出现在自己梦里的脸。 
  “你是......桃夭?”关睢问。 
  桃夭见关睢没有把手搭上来,无奈地笑了一下,随后一把抱起了关睢,回答道“是我。” 
  关睢猛地被抱起来,悬空的感觉并不好受,更何况他还是被一位同性抱着,桃夭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桃花香。 
  关睢挣扎了一下,说:“你先把我放下来。” 
  桃夭乖乖的把他放到了地上,笑着说:“怎的了?先前也没见你害羞过,怎的这回还就害羞了?” 
  关睢连忙从兜里掏出手机拔出了那串数字,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问:“您好,请问是店主小姐吗?” 
  “是的,请问是需要咨询什么问题吗?”梦烟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听到梦烟的声音后桃夭极其自然地环住了关睢的腰,下巴放在他的肩上,开口:“是梦烟小姐吗?” 
  “诶?你,出来了啊?”电话那头的梦烟稍稍愣了一下,“啊对,关睢先生,这是正常现象的。” 
  “正常现象?所以手链飞了和这位的出现有什么关系吗?”关睢发现此时他和桃夭的关系极近,不由得脸红了一下。 
  “只要你触发了‘手链飞了’这个条件,桃夭就会出现的,”梦烟有些无奈,“他是手链吊坠里的一个灵魂,对你并没有任何的危险。如果还有其他的问题请问你身边的那个人。”说罢,把电话关了。 
  关睢轻轻地推了一下桃夭环在他腰侧的手,说:“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不要。”桃夭用头蹭了蹭关睢。 
  ......对同知晓并表示理解认为自己笔直笔直的关睢此时此刻觉得桃夭大概把他当成了一个人形抱枕,还是一米八多高的人形抱枕。 




求去JJ收藏

QAQ求不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和我的更新速度


一杯お茶だけ靡

人会长大三次。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第二次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尽力争取的时候。

人会长大三次。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第二次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尽力争取的时候。


hia

暗恋🌼🌼

初一军训第一次见到他,因为我们班要和他们班换教官,当时他们班和我们班隔了不到50米,他跑来我们班开了个玩笑,我又是咋咋呼呼的性格,傻里傻气的就应了他一句,可能心动就是从那里开始的吧。

正式开学啦,与他交流也是寥寥无几,他的名字还是从他们班另一个同学嘴中知道的,初一上学期课间,我在与他们班的同学闲聊,当时他也在,然后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就走到我面前来跟我聊天。那是他挨我最近的一次,因此后面那节数学课我都没好好听。初一上学期的校庆,我是学生会的,他想要出去我给拦住了,这是我跟他第三次说话。初二我和几个朋友去步行街玩,在饭店里我看见他和几个朋友在写作业,我还上前去打了个招呼,然后噩噩浑浑过了个初二,整个...

初一军训第一次见到他,因为我们班要和他们班换教官,当时他们班和我们班隔了不到50米,他跑来我们班开了个玩笑,我又是咋咋呼呼的性格,傻里傻气的就应了他一句,可能心动就是从那里开始的吧。

正式开学啦,与他交流也是寥寥无几,他的名字还是从他们班另一个同学嘴中知道的,初一上学期课间,我在与他们班的同学闲聊,当时他也在,然后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就走到我面前来跟我聊天。那是他挨我最近的一次,因此后面那节数学课我都没好好听。初一上学期的校庆,我是学生会的,他想要出去我给拦住了,这是我跟他第三次说话。初二我和几个朋友去步行街玩,在饭店里我看见他和几个朋友在写作业,我还上前去打了个招呼,然后噩噩浑浑过了个初二,整个初二一年,除了那一次的相遇,其他的我都没有跟他过多的交集。只不过是偷偷的看他几眼。

有缘吗?他在我入学不久的时间里,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有缘吗?我连他QQ号都不知道,有缘吗?他现在可能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


缘

置顶

✧(¤̴̶̷̀ω(¤̴̶̷̀ω(¤̴̶̷̀ω¤̴̶̷́)ω¤̴̶̷́)ω¤̴̶̷́)✧


佛系画手(* ⁰̷̴͈꒨⁰̷̴͈)=͟͟͞͞➳❤为爱发电


杂食动物( ͡° ͜ʖ ͡°)✧✧✧涉猎众多


偶尔诈尸​乁( ˙ω˙ )厂✔缘更随心


爱画大头థ౪థ ✘థ౪థ ​人体残废


没错,这还是个颜文字爱好者^_^​

✧(¤̴̶̷̀ω(¤̴̶̷̀ω(¤̴̶̷̀ω¤̴̶̷́)ω¤̴̶̷́)ω¤̴̶̷́)✧


佛系画手(* ⁰̷̴͈꒨⁰̷̴͈)=͟͟͞͞➳❤为爱发电


杂食动物( ͡° ͜ʖ ͡°)✧✧✧涉猎众多


偶尔诈尸​乁( ˙ω˙ )厂✔缘更随心


爱画大头థ౪థ ✘థ౪థ ​人体残废


没错,这还是个颜文字爱好者^_^​


一杯お茶だけ靡
有时候,人生需要回一回头,回头...

有时候,人生需要回一回头,回头,你就会看见,默默地注视着你的背影的那个人。那个人,一定是这个世界深爱着你的人。

有时候,人生需要回一回头,回头,你就会看见,默默地注视着你的背影的那个人。那个人,一定是这个世界深爱着你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