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网络暴力

11962浏览    386参与
轻忽an

关于评价他人(一)

我一直都有思索怎么“正确”的评价一个人。之所以加双引号,是我不知道评价前边用正确是否合适,这个正确是来形容“一个人”还是“我”。不过目前来说,我思考的大多在于我如何正确评价一个人。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很多,感情也有很多,我把它们归结为三种。 有血缘关系、长时间一起生活的亲情;志同道合一起谈天说地互诉感情的友情;以及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之间的感情。


先说陌生人,我对于很多陌生人(这里边也包括明星)的了解来源于其他人的评价。我朋友的同事A,我对他的评价大部分来自我朋友。在我的评价里她是一个欺软怕硬、尖酸刻薄、从来只在别人身上找错误的一个人。我后来没事思考的时候,觉得这似乎不对。因为一个...








我一直都有思索怎么“正确”的评价一个人。之所以加双引号,是我不知道评价前边用正确是否合适,这个正确是来形容“一个人”还是“我”。不过目前来说,我思考的大多在于我如何正确评价一个人。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很多,感情也有很多,我把它们归结为三种。 有血缘关系、长时间一起生活的亲情;志同道合一起谈天说地互诉感情的友情;以及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之间的感情。


先说陌生人,我对于很多陌生人(这里边也包括明星)的了解来源于其他人的评价。我朋友的同事A,我对他的评价大部分来自我朋友。在我的评价里她是一个欺软怕硬、尖酸刻薄、从来只在别人身上找错误的一个人。我后来没事思考的时候,觉得这似乎不对。因为一个人即使是恶贯满盈,也不会没有一点的真善美。但在我的评价里,他就是这么片面。不能说是我朋友是个不好的人,也不能说是我是个没脑子的人。造成这样的原因大概是我们每个人都有偏爱护短的心理。对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与你身边亲近的人发生矛盾,而你亲近的人是受到伤害或者说伤害更大的一方时,我们的天秤似乎已经偏离到亲近的人这边。这种偏离不仅仅限于亲近,也可能在两个完全陌生的人发生矛盾时,你会由于相似的经历,职业等等偏向于另外一个陌生人。所以在事后经常思考一下,你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当你的朋友可能是第三者,但她深爱那个人并且痛苦的时候。你可能会站在她的身边承认她的感情然后劝慰她离开。但是当别人成为你朋友感情的插入者的时候,你会许会讲这个人没有道德没有底线甚至没有尊严,即便你朋友已经和他的另一半的感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这似乎也是“双标”的一种解释。另外一种评价似乎来源于我本人天然的恶意。就像东野圭吾《恶意》里边讲的:我问他为何要对前野施暴,他回答说因为看他不爽。我问为何看他不爽,他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像我特别讨厌的一位女星L,出道很多年,但她在最出名的电视剧的表现也可圈可点。我也没有关注过她的其他综艺电影,但我就是讨厌,别人问为什么,我只答:就是讨厌。 很莫名其妙,或许我也是别人莫名讨厌的一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仍然讨厌,但是会用理智去束缚这种恶意,不要它跳脱出去,肆无忌惮地对每个人释放恶意。其实这里就有一点延伸,最近几年“网络暴力”这个词好像一直出现在热搜上。但是现在似乎有一点极端,无论发表什么只要观点审美等等与楼主不符合,就会有人说:“雪崩的来临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你忘了雪莉的网络暴力吗”“网络不是不法之地”很多,似乎你不认同这个观点就是网络暴力!我不否认网络不是不法之地,但它也不是个私密的空间不允许发表任何不同的言论。网络暴力大概是谣言污蔑充斥着暴力的一种行为,而不是我说不喜欢不同意不好看的一种言行。我们应该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允许不同观点的存在。网络暴力要制止但也要注意矫枉过正。


题外话:

  前边说到第三者的话题,其实我有一点点不同的看法。我曾经看过一句话:比起道德,应该更关注于人的感情本身。(当然道德伦理是底线)那我们现在看第三者的问题,如果一对情侣之间已经没有了爱情,无论其中哪一方有新爱情似乎勉强能理解。但是从道德底线上讲:你们的感情已经没有了爱情,就不要再让这段感情有谎言。该结束就结束,苦苦求着也不会让一个不爱你的人再变成爱你的人。感情没错,错就在你们在不合适的时间让这段感情变成契约,然后因为感情伤害到其他人。

一起说情感
峫雲與烏鴉

【原创/随笔】乌鸦

我是一只乌鸦,我要讲述两个不一样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送给在娱乐至死者的欢呼中跳楼自杀的女孩,愿天堂没有流言蜚语,


第二个故事,送给承受了太多的你。


请君聆听这只乌鸦的私语。


——————————


【一】


我要做一只漆黑的乌鸦,或是在高楼上呕哑,或是无助坠落在悬崖。


我要做一只漆黑的乌鸦,披一身玄色的羽翼,立在寒风凛冽的高楼边缘。烈日就在我头上盘旋,暑气与梦幻让我头昏眼花。我立在那里,瞳孔微缩,细数每分每秒。我周围一片寂静,又是那么喧哗,因为我的灵魂在兴奋地高歌,我的血液在渴望地颤抖。


我单足站在高台,若一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化作人人唾弃的污渍,...

我是一只乌鸦,我要讲述两个不一样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送给在娱乐至死者的欢呼中跳楼自杀的女孩,愿天堂没有流言蜚语,


第二个故事,送给承受了太多的你。


请君聆听这只乌鸦的私语。


——————————


【一】


我要做一只漆黑的乌鸦,或是在高楼上呕哑,或是无助坠落在悬崖。


我要做一只漆黑的乌鸦,披一身玄色的羽翼,立在寒风凛冽的高楼边缘。烈日就在我头上盘旋,暑气与梦幻让我头昏眼花。我立在那里,瞳孔微缩,细数每分每秒。我周围一片寂静,又是那么喧哗,因为我的灵魂在兴奋地高歌,我的血液在渴望地颤抖。


我单足站在高台,若一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化作人人唾弃的污渍,在灰扑扑的城市上盛开成一株猎奇的曼珠沙华。一片灼热的云拂过我的脸颊,于是我的心脏也渲染灼热;一缕渺远的召唤亲吻我的耳膜,于是我的呼吸也随之渺远。这里只有我,只有我——我始终是是孤独一人。


认识我的或是我不认识的人都在下方攒动,那些光鲜的恶浊的美丽的丑陋的高贵的低微的肉块都糅合成为一团,无论平时多么出类拔萃之人此刻也失去了轮廓。他们像被打翻的颜料一样混在一起,拙劣的现代都市之画卷便在我眼前粗糙地形成。


我闭了眼,虹霓和星河在我足下欢笑,我睁开眼,尘埃与欲念在我脚底尖笑。我作为一只令人作呕的乌鸦,在上空俯瞰诅咒我的所有生灵,心情从未有过如此畅然。


消防员身着刺眼浮夸的橘色制服在下方铺开血块一般的救生垫,在以为我看不到的地方悄悄逼近。远处的车流慢慢凝固,车上下来了很多衣冠楚楚的人,他们如同逐渐冷却的水泥汇聚在这临时搭建的舞台前。这群人一边不为所动地吞云吐雾,一边斜睨我在高空中凌乱的羽毛——不过是只乌鸦,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罢了。记者拍照的快门声在狂风中消逝,不知他们将会用什么样的标题和文章来描述我呢?我仰起头,仿佛看到了那由流量和蜚语堆砌成的简陋坟墓,在晕染一片的闪光灯中构筑成虚伪的天堂。


我大笑起来,我要呐喊,我要狂热地将鲜血喷涂!我大笑这些群居者,然后后退,后退,向下,向下,我要化作空气与灰霾,化作万物之吹息,我要做所有人爱的恨的一切!我要做一只乌鸦!


我要翱翔,在梦里,在心中,在热切评判我的众生面前。


此刻我是自由的。


 


【二】


我要做一只漆黑的乌鸦,万千箭镞深深没入我的翅羽,疼痛刹那间传遍周身。


不,我不痛,我实际上一点也不痛。我赤裸的双足在冰冷的地板上被炙烤着,我迈动优雅的步伐。黑色的风暴袭卷了这方狭小的天地。我展开双翼,滑过每一个呆愣的观众面前。我赤色的眼瞳中倒映着每一张死气沉沉的面容:他们脸上的水痘,皮癣,黑头,油脂,在我眼中清晰可见;他们脸上的皱纹,眼袋,伤口,疤痕,在我眼中无所遁形。我甜蜜地一笑,舞起那支无人知晓的探戈,灰白的月在他们身后升起,其上的沟壑狰狞可怖。他们的影子在月光下昏死过去,像我曾经歌颂过的亡灵,空洞躯壳不堪一击。


我一跃而起,轻捷落地,幸福感弥漫了我的每一处神经。


他们拿起一旁的箭,执起搁在桌上的笔,或温柔地记录难忘的希冀,或愤恨地发泄心底的委屈,或不屑地划拉奇怪的句子,然后无一例外地,狠狠地将箭头刺入我的肩膀,我的眼眶,我的胸膛。他们抱着手在一旁津津有味地评头论足,对我的皮开肉绽提出刻薄的要求:血流的还不够多啊,伤口还不够深啊,看来你还不够痛啊。


不,我不痛,实际上真的一点也不痛。我殷红的足尖在泥浆纵横的地板上勾勒出救赎者的图腾,掉落在地的羽毛和碎发混进了沙砾与尘土,脏污点缀了我本就千疮百孔的身躯。我疲累的双脚终于不堪重负,发出骨骼断裂的悦耳声响。我卧下去,箭头更加深入,将一切交给我背负的观众们不再沉默,他们狂野地嘶吼了,震耳欲聋地拍手称快。


热泪纵横的我卧在棺木上微笑。距我最近的红唇女人咧开嘴,满口黄牙与流出的浓涎令我头晕目眩。


我朝着乌云遮蔽的残月伸出手,竭尽全力呐喊:


感谢你


感谢你们


来吧,来吧


把那痛苦给我,欢乐给我


把那盛世一并给我


让我畅饮一盅人世繁华!


 


【三】


 


我是乌鸦,一只漆黑的乌鸦。


我伫立在枯枝上高歌。


粗犷的线条一直延伸到彼岸尽头。


我将去那里,带上爱与慈悲。


 


—END—


Zephyrus · 西风
虽然用词有点堕,但中心思想绝对...

虽然用词有点堕,但中心思想绝对是正面的~

(鄙人没有抑郁症,但是鄙人有认识的人是抑郁症)

虽然用词有点堕,但中心思想绝对是正面的~

(鄙人没有抑郁症,但是鄙人有认识的人是抑郁症)

第五马甲

网络并非法外之地!
事件是你们搞出来的,tag是你们自己打的,我们这些不知所以然的人合理推测,你们说你们在开玩笑,然后出事了!
现在我一时好奇把这些整理发出来,你们根疯狗一样的死缠烂打,开口就是要网络暴力,闭口就是人身威胁,连路过的都吓的删评,怎么,这老福特是你们开的了吗?
已经找客服反应投诉了,老福特怎么处理我不知道,但是我就直接挂出来了!
放心,反正我平时没事,大家可以接着玩!
比起几年前刚写文时被别人莫名其妙人身攻击会哭,现在姐已经百毒不侵了!
看谁耗得过谁!
对了,那位陌汝还是素纤的都无所谓,刚刚我看见你竟然开口就是咒别人已经过世的父亲,由衷希望这些不要反应到您父亲身上,祝安!呵呵!
@今天金大小姐被...

网络并非法外之地!
事件是你们搞出来的,tag是你们自己打的,我们这些不知所以然的人合理推测,你们说你们在开玩笑,然后出事了!
现在我一时好奇把这些整理发出来,你们根疯狗一样的死缠烂打,开口就是要网络暴力,闭口就是人身威胁,连路过的都吓的删评,怎么,这老福特是你们开的了吗?
已经找客服反应投诉了,老福特怎么处理我不知道,但是我就直接挂出来了!
放心,反正我平时没事,大家可以接着玩!
比起几年前刚写文时被别人莫名其妙人身攻击会哭,现在姐已经百毒不侵了!
看谁耗得过谁!
对了,那位陌汝还是素纤的都无所谓,刚刚我看见你竟然开口就是咒别人已经过世的父亲,由衷希望这些不要反应到您父亲身上,祝安!呵呵!
@今天金大小姐被开除人籍了吗  @清戈 @

萝卜兔
旁观者 ——每一次无声的注视都...

旁观者

  ——每一次无声的注视都是对暴行无声的鼓励

旁观者

  ——每一次无声的注视都是对暴行无声的鼓励

余生亦南歌

某些人觉得自己是未成年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觉得躲在屏幕背后就可以随意伤害别人,连道歉都不用,哪怕人死了,也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某些人觉得自己是未成年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觉得躲在屏幕背后就可以随意伤害别人,连道歉都不用,哪怕人死了,也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学车苦哈哈

每个人都可能活在“他人”的地狱里



对于网络暴力和网上的恶评一直有很多讨论,最近抨击键盘侠的热帖和小视频也有很多,形式各异,大方向上都是在指责键盘侠不加以独立判断便以自以为的恶意去揣测、指责他人,对有血有肉的人类精神上的伤害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这样当然很好,但是在看过这些视频后,我发现网络暴力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对于一个公众人物,有些指责可能是处于对其违背自己赖以生存的根基的放纵行为,有理有据,如果一个人的网络负面发言说的是事实,即他针对的特定人或事确实有违背道德或者其行业准则的地方,那么我认为不能称这种否定评价的发言为网络暴力。因为在我们普遍认识到网络暴力这种新型暴力之前,大众脑海里先存在的普遍观念是,公众人物必定会被评头...



对于网络暴力和网上的恶评一直有很多讨论,最近抨击键盘侠的热帖和小视频也有很多,形式各异,大方向上都是在指责键盘侠不加以独立判断便以自以为的恶意去揣测、指责他人,对有血有肉的人类精神上的伤害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这样当然很好,但是在看过这些视频后,我发现网络暴力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对于一个公众人物,有些指责可能是处于对其违背自己赖以生存的根基的放纵行为,有理有据,如果一个人的网络负面发言说的是事实,即他针对的特定人或事确实有违背道德或者其行业准则的地方,那么我认为不能称这种否定评价的发言为网络暴力。因为在我们普遍认识到网络暴力这种新型暴力之前,大众脑海里先存在的普遍观念是,公众人物必定会被评头论足,其公众形象、私人生活都可能免不了被人拿来探讨一番,这种现象是随着一个人被大众熟知而固有的、天然的特性,如果一个人所作所为不能被不特定的人群接触到,他也不能被称之为公众人物了,所以我认为表达稍微偏激不致很出格的基于事实的言论不能与网络暴力混为一谈,真正的网络暴力者自身可能都意识不到自己实施了怎样的伤害行为,他们可能自己也在抨击网络暴力的视频里刷着弹幕“网络暴力该死”,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自己意识不到自己有什么问题,他们不会认为自己实施了网络暴力、真的伤害了他人他们会说自己只是评论了几句,他们觉得无伤大雅因而自己不用约束自己的言行。

当然这只是我认为的一部分网暴者的心里,事实上的恶评者构成可能很复杂,甚至有些是出于拿钱办事的心态,他们知道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但是并不在乎后果,而前一种恶评者,简而言之就是“没有脑子的恶意”,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如果收到伤害的人不堪重负而自杀,网络是他们为自己开脱罪责的天然屏障,互联网太大了不是吗,不认识的人不约而同地联合起来施以暴行,事发后每个同行者都可以成为彼此脱罪的理由,“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说了,还有说话更过分的人”,这跟我们现实生活中的辱骂不一样,你无法揪出恶评者,也不了解恶评者,我才想那种感觉就像是暗处的刀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会出其不意捅来,也不知道它是来自于何方,出自什么样的人之口,来自陌生人的恶意才最让人猝不及防。

就是这样的心态,这种放任自己可能伤害他人的行为,不对自己加以管束,就是“他人即地狱”的成因。人类生活在群体里,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完全断绝他人对自己的影响,如果“他人”可能成为地狱的话,我们每个人都活在这样的风险中,你对他人施以恶性并不代表你就是安全的,某一天你也可能被他人攻击,陷入如网暴受害者一样的境地,如果你不是操纵舆论背后的资本,不是绝对的强势方,那么你又怎能担保自己不陷入他人的地狱里?是要躲在角落里极力隐瞒自己的本质,做一条污泥里的蛆虫,还是成为资本的走狗,为一点点蝇头小利去伤害你并不了解的人,要知道你在这么做的时候与你的任务目标一样,也是生活在人群里的普通人。

我们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Shirley韩晚

希望它以后可以真正不再是法外之地

希望它以后可以真正不再是法外之地

半城烟沙
即使戴着面具,也希望你保持善良

即使戴着面具,也希望你保持善良

即使戴着面具,也希望你保持善良

张小马

所以这个世界到底有多恐怖

为什么他们都相继离世

希望大家在黑暗中找到微弱的光芒

抓住它活下去

所以这个世界到底有多恐怖

为什么他们都相继离世

希望大家在黑暗中找到微弱的光芒

抓住它活下去

幻想家肆月

一千零一次陷落【易烊千玺x你】

微恙

你刚跟易烊千玺在一起没多久,微博上突然出现了千纸鹤和另外一个明星粉丝之间的骂战。理智来说,以你对千玺的了解,你知道他肯定不会在乎这些事的,但是没过多久感情还是占了上风。你怕他看到微博上那些伤人的东西,便开始从家里一切电子设备下手了。

“哎,我手机呢?”他从卧室走出来,你一惊,连忙把他落在沙发上的手机藏到了靠垫底下。

“啊……呃……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先别找了,没准待会它自己就跑出来了。”你开始一本正经地说瞎话。

“啊?”他被你说的话认真地逗笑了,“那借我用一下你手机,查点东西。”

你大方地把手机给了他,反正自己可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然而……

“哎你手机怎么没浏览器了啊……”

糟糕……自己为了不让他上微...

微恙


你刚跟易烊千玺在一起没多久,微博上突然出现了千纸鹤和另外一个明星粉丝之间的骂战。理智来说,以你对千玺的了解,你知道他肯定不会在乎这些事的,但是没过多久感情还是占了上风。你怕他看到微博上那些伤人的东西,便开始从家里一切电子设备下手了。

“哎,我手机呢?”他从卧室走出来,你一惊,连忙把他落在沙发上的手机藏到了靠垫底下。

“啊……呃……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先别找了,没准待会它自己就跑出来了。”你开始一本正经地说瞎话。

“啊?”他被你说的话认真地逗笑了,“那借我用一下你手机,查点东西。”

你大方地把手机给了他,反正自己可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然而……

“哎你手机怎么没浏览器了啊……”

糟糕……自己为了不让他上微博把app给删了,甚至连浏览器也硬是给删了。

“呃……就是内什么,我最近打算防止自己用手机时间太长,就……”你支支吾吾地打着马虎眼。

“emmmmmmm那我去拿一下pad。”

“别别别!”你吓得一下子蹿起来,自己怎么把pad这茬儿给忘了呢……

“你没事儿吧……”千玺貌似被你今天咋咋呼呼的样子逗笑了。

“没事儿……就是、就是……哎反正你千万别看微博。”你知道按易烊千玺的智商瞒也没用,只好说了实话。

“咳,我还以为什么呢,那个我早就知道了,多大点事儿啊,我都在这圈子里这么多年了。”看到你一脸担心的表情,反而安慰地在你脸上捏了一下。

“其实我也觉得你不会在乎……”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但是有些话真的太难听了……还有那些黑照、易烊千玺长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吗……”

他轻轻笑了笑,然后从标准北京瘫突然一转身枕在了你的腿上。

“心疼啦?”他笑着看着你,脸上带着点调皮。

而一向傲娇不愿承认自己内心的你此刻也直直地回了声“嗯。”然后握住了他的手,玩着他的手指。

“我就是觉得明明你那么好,他们那么说真的太过分了。”你的声音有些发闷。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反过来抓住了你的手。

“傻子。”










是夜,你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感觉到身旁的人睡得并不安慰。轻轻打开小夜灯,你才发现千玺的额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眉头也紧紧蹙着。是做噩梦了吗?梦到了什么呢?

你突然想起他晚上说的话,“我都在这个圈子里这么多年了”。是啊,这么多年了,但是开始的时候呢?他的坚强、他的隐忍,都是这些年一点点炼成的,那开始是得受过多少伤、经历过多少痛、流过多少眼泪才换来的?

想到这里,你的心就生生地疼。你轻轻地用袖口抚干了他的额头,然后在么他耳边用最温柔的声音念一声声的“千玺,我在。”



————————————————————————

写在后面:从来不敢混圈儿,因为网络暴力真的太可怕了。每次看到那些骂人的诅咒,真的觉得头皮发凉。

远方无垠

如何还网络空间一片风清气正

请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微信公众号文章:如何还网络空间一片风清气正


微信公众号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axQ7w33jDEFtrU9qdTi1Hg


请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微信公众号文章:如何还网络空间一片风清气正



微信公众号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axQ7w33jDEFtrU9qdTi1Hg

蕈子

两分(硬币)

“地球上有70亿人,我知道其中一个人会愿意为你爬上月亮。”你念着书中的话,橙黄的灯光和温柔的语调让人不禁想要微笑。我看着你的侧脸,想起一个早已被人们遗忘的故事。


在那个漫长的夜晚,她侧躺在干枯的床上,想到了逃离。那日的落日快速下滑,最终只留下漫无边际的黑暗和按部就班却早已蒙尘的月亮。她看见许多陌生的眼球浮在漆黑的空中,赤裸而直接地盯着她弯曲的身体,暗处的荆棘在喃喃低语,传送数个阴谋。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除了那些低语连风声都没有。


有人说这里是永恒冷漠的城市,是一具已经死去的城市,散发着腐臭的气味。她望向窗外朦胧的月光和乌黑的树影,想到她以失败告终的无数尝试。她明白一些事情,比如流言...

“地球上有70亿人,我知道其中一个人会愿意为你爬上月亮。”你念着书中的话,橙黄的灯光和温柔的语调让人不禁想要微笑。我看着你的侧脸,想起一个早已被人们遗忘的故事。


在那个漫长的夜晚,她侧躺在干枯的床上,想到了逃离。那日的落日快速下滑,最终只留下漫无边际的黑暗和按部就班却早已蒙尘的月亮。她看见许多陌生的眼球浮在漆黑的空中,赤裸而直接地盯着她弯曲的身体,暗处的荆棘在喃喃低语,传送数个阴谋。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除了那些低语连风声都没有。


有人说这里是永恒冷漠的城市,是一具已经死去的城市,散发着腐臭的气味。她望向窗外朦胧的月光和乌黑的树影,想到她以失败告终的无数尝试。她明白一些事情,比如流言、比如诋毁、比如邪恶,她无法阻止他们肆意和疯狂地生长,裹挟一座接着一座城市。


她无力阻挡的还有人们一边唾弃一边重复的暴行。那些话语正灼烧着人的心脏,留下烙铁接触后焦黑而血肉模糊的伤痕。人们安慰自己,或许他们不知道自己举起了尖刀。可事实是,就算哪位圣人告诉他们,你们正在催生暴力、正在滋养暴力,他们仍然会毫无悔意。因为正如他们所说的,这是他们的一片好心。正如他们所说,他们要用最残忍的方式挖掘世界上的最后的正义。


她躺在床上闭着眼想,许多人是这样的,以暗为光,心甘情愿对自身所憎恨的趋之若鹜。


于是她睁开眼,翻了个身,企图压抑住脑海里涌出的恐惧。一旁的人在她腰上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她强迫自己再次闭上眼。


她依稀想起来那天太阳很好,不知道从哪里破了一个血色大洞,无数黑暗的蝙蝠张着大嘴朝她奔来,她看见尖利的牙齿和牙缝里残留的血渍,惊恐地转身逃跑,大声呼救却没人出现。整个街道只剩乌压压的翅膀,它们躁动逼近的声音掩盖了她凌乱的脚步声。

后来她倒下了,很久之后人们路过她,才慌乱地把她扶起来并发誓要为她复仇。那是她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事情,那些愤怒的路人转眼化身成无数一模一样的黑色蝙蝠,团团簇拥着她,扇动的尖锐翅膀鼓动了她的头发,将她的脸划出许多伤口。那些蝙蝠短暂停留后潮涌般地向未知的方向冲去。她似乎知道他们冲向哪里,却又没有看见准确的目的地。


她的眉毛皱起来,身旁的人似乎察觉到什么,拍打的节奏越发温柔。伴随着断断续续的读书的声音,疲惫促使她的意识渐渐模糊,进入了梦乡。


她看见了黄色光芒的河流。许多星光落入河水,在河里游荡。她赤着脚,脚踝上系着古朴的铃铛,她沿着蜿蜒的河岸走,尽她所能放缓步伐。在铃铛细碎的歌声中,她抬头看见月亮。

那里的月亮不再是灰蒙的样子,是有人爬上去将灰尘擦去了吗?她想着,步伐渐渐轻快起来。这里被一条没有尽头的河流和广阔无物的大地主宰,大地是褐色的,质地如同海岸边细软的沙石。她走着,脚很舒服。


这是漫漫长夜,也是星辰的世纪。她听见远方有水流声,看见落日温暖,山丘上一望无际的花朵,一阵风吹来,山丘便随之起伏。河流就在脚下不休地流淌,一直朝向月亮升起的东方,通往那轮干净而明朗的月亮。


她醒了,雨落下来。她听了好久雨水沸腾的声音。身边的人已经熟睡,轻微的鼾声让她回忆起梦中不可思议的美景。可是当她稍微清醒一点后,她发现那些不堪的话语并没有消失,一如既往盘踞在她脑海里。她还是想要逃离。


雷电照亮了窗上流淌的雨柱。她想,等天一亮就走,一刻不停地走。去找那不断叹气的女孩,轻轻抚摸她的后背。去找那一轮月亮,去找无数飘荡的星辰,用双脚丈量日思夜想的河流。


天亮了,她站起来铺好床关上门,走进了弥漫着水汽的天空。她知道她会回来,所以她没有回头,没有哪怕片刻的后悔。她要把擦干净的月亮和熠熠生辉的河流带回人间,洗涤这里原本的黑暗和污秽,让长满尖锐牙齿的蝙蝠重新用双足站立。她看见一阵风带来星辰残渣发光的尘埃,她想那是潘多拉魔盒再次开启后,放出的一丝希望。现在希望从眼前划过,她没有理由不去追寻。


在那个黎明,她走了,带着她身上的蝙蝠咬痕以及月亮为她镀上的金色眼睛。


在那个黎明前的夜晚,你念着书,身边的人已经熟睡,于是你订上闹钟,躺下闭上眼睛。你知道她将要离开,你打算和她一同去寻找那样的月亮和河流,将他们带回来。或许你还要奔跑一阵,提前赶到月亮那去,把它再擦干净一点。


你知道她会朝着东边走,明天一早你便会背上行囊去追赶她。



你们看见了吗,满嘴尖牙的蝙蝠,他们将所有无关的愤怒夹杂在唇齿中,用恶毒对付恶毒,偏见对待偏见,诅咒抵抗诅咒,不辨善恶,在彼此看不见彼此的黑暗中替自己辩护。



暖玉不生烟

致一个打着反魔道名号的网络垃圾

你己经骂我三天了,不累吗?小号没有了?跑微博了?你骂吧!我已经准备好截图了。当初我怼你的是“同是九年义务教育,你怎么如此粗鄙?”谁对谁错一目了然。不要把你现实中的失败发泄到网络中。在我这你只是一个辣眼睛的跳梁小丑,丑态频出,低俗下流。反魔道圈子里像你这样低俗的也是少有。其他人还会讲证据,你只会骂别人父母。人身攻击,你以为你是网络上的霸主?

你己经骂我三天了,不累吗?小号没有了?跑微博了?你骂吧!我已经准备好截图了。当初我怼你的是“同是九年义务教育,你怎么如此粗鄙?”谁对谁错一目了然。不要把你现实中的失败发泄到网络中。在我这你只是一个辣眼睛的跳梁小丑,丑态频出,低俗下流。反魔道圈子里像你这样低俗的也是少有。其他人还会讲证据,你只会骂别人父母。人身攻击,你以为你是网络上的霸主?


张小马

劣根

是前段时间的网络暴力让我想到的一个点吧

让人无能为力
(片段)

凌晨三点的风景好美,好孤独

权智顺在这条大街上​没有目的没有终点的走着走着,听到身后警铃的响声遍下意识躲在一边,自爸爸被带走后,他就再不能听那声音,像蛇害怕酷暑,寒冰害怕烈火一样。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权智顺害怕的抬头看了一眼,那是带走爸爸的车,车牌号完全一样。那辆车停在他的对面,似乎对面的房子里发生了什么。通过警戒线他看到了一个女孩的尸体,“小姑娘真可怜,年纪轻轻就被强奸杀害了”。

汹涌的记忆袭来,2011,他十五岁,权智顺的父亲因为强奸杀害未成年女性被处死刑。​“真不是个东西,小姑娘他也下的去手,呸,王八蛋”“就是该死,畜...

是前段时间的网络暴力让我想到的一个点吧

让人无能为力
(片段)

凌晨三点的风景好美,好孤独

权智顺在这条大街上​没有目的没有终点的走着走着,听到身后警铃的响声遍下意识躲在一边,自爸爸被带走后,他就再不能听那声音,像蛇害怕酷暑,寒冰害怕烈火一样。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权智顺害怕的抬头看了一眼,那是带走爸爸的车,车牌号完全一样。那辆车停在他的对面,似乎对面的房子里发生了什么。通过警戒线他看到了一个女孩的尸体,“小姑娘真可怜,年纪轻轻就被强奸杀害了”。

汹涌的记忆袭来,2011,他十五岁,权智顺的父亲因为强奸杀害未成年女性被处死刑。​“真不是个东西,小姑娘他也下的去手,呸,王八蛋”“就是该死,畜生都不如”,所有难听的话充斥在权智顺脑海中,压的他喘不过气“他没有,他才不是,你们凭什么这么说他”用尽所有力气喊出这句话后,他的意识忽然没有了,眼前变得模糊。

醒来时眼角含着泪他似乎做了个梦,梦里父亲喊着救命而冰冷的枪口对着他,没有一丝情面。枪响了,父亲倒在血泊中,再没了声音。

“你是谁? “当晚办案的警察”“你怎么在这”“看你晕倒了就送你来医院了”​“京A3046?”“嗯”“你走,我不想看见你,滚,滚出去,再也别让我看见你”金湛昏没说话走了出去。

“我最讨厌警察了,带走父亲的人”

​23:44  微博@人间失格

‘知名艺人权智顺对同团好友的死表示无感

竟嘲讽李铭浩找不到活着的理由

真是没有人性,表面善良,内心恶毒​

这种人怎么配成为艺人’

累累

有没有人骂我,网络暴力我?帮我一下?

有没有人骂我,网络暴力我?帮我一下?


暖玉不生烟

你们的低俗,无知真的很优秀。躲在网络之中,展示你最真实的一面。这样的你真可笑。看不起医生有本事不要去看病,我是残疾可我学的是中医。看我写的电影观后感,找出我残疾跑来骂我。如果你这些言论被你现实的朋友,师长父母邻居看见了,你觉得他们会是怎样的态度对待你?

你们的低俗,无知真的很优秀。躲在网络之中,展示你最真实的一面。这样的你真可笑。看不起医生有本事不要去看病,我是残疾可我学的是中医。看我写的电影观后感,找出我残疾跑来骂我。如果你这些言论被你现实的朋友,师长父母邻居看见了,你觉得他们会是怎样的态度对待你?

是叫神学

——献于网络、现实暴力

这是一场没有笔的创作。

人们将他描绘的生动活色,他的獠牙粗大而尖锐,脸上的狰狞血色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开始逃。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曾几度摔倒在地,腿脚越来越酸,我意识到,我要跑不动了。

透过他,我看见了许多人。他们脸上的笑,是在对我吗?好奇怪,为什么他们要将他放出来。

像一张巨大的网,我被囚禁在监狱。人们忙着提审我,我答到最后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最后我说:“好奇怪,明明大家都是可爱的人啊。”

他们开始肆无忌惮地笑,他们对我说:“好奇怪,明明只有你不是。”

我开始疯狂地想要挣脱这张网,好久好久,过了好久好久,我撕开了一个口子。我来不及欣喜,咸湿的海水向我袭来,我才发现。

原来我已在...

这是一场没有笔的创作。

人们将他描绘的生动活色,他的獠牙粗大而尖锐,脸上的狰狞血色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开始逃。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曾几度摔倒在地,腿脚越来越酸,我意识到,我要跑不动了。

透过他,我看见了许多人。他们脸上的笑,是在对我吗?好奇怪,为什么他们要将他放出来。

像一张巨大的网,我被囚禁在监狱。人们忙着提审我,我答到最后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最后我说:“好奇怪,明明大家都是可爱的人啊。”

他们开始肆无忌惮地笑,他们对我说:“好奇怪,明明只有你不是。”

我开始疯狂地想要挣脱这张网,好久好久,过了好久好久,我撕开了一个口子。我来不及欣喜,咸湿的海水向我袭来,我才发现。

原来我已在那段时间里被他们淹没在海里。我无力地摆摆手,没有人看见。逃不出去了。我在心里想着,闭上了眼。

我所希望的希望,永远不是我的希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