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云熙

46.6万浏览    8245参与
火力少年王悠悠小能手
鬼王X润玉救命啊我好爱这对跨国...

鬼王X润玉

救命啊我好爱这对跨国拉郎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跪着求粮

鬼王X润玉

救命啊我好爱这对跨国拉郎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跪着求粮

尤利娅

【原创】鱼(12)

原创之作


以罗云熙和王一菲为人物原型


cp粉脑洞


———————


小人鱼听到动静,游到池壁边上,双手扒在池壁上,轻轻叫了声:“爸爸?”



姜穗觉得自从来了实验室之后她的三观一直在重塑,人和人鱼都突破生殖隔离了吗?小人鱼是学长的女儿?可是她妈妈呢?



凌瑞走到玻璃壁边,安抚女儿,淼淼显然对突然出现的姜穗二人感到害怕。



润还是第一次见到半人鱼,以往人鱼多是青蓝色的尾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银尾的人鱼。淼淼卷卷的头发,湿乎乎贴在她的小脸上,眼睛大而有神,身上还穿着一件粉色的小裙子。给人鱼穿衣服,也不知道凌瑞是怎么想的,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白了凌瑞...

原创之作


以罗云熙和王一菲为人物原型


cp粉脑洞


———————


小人鱼听到动静,游到池壁边上,双手扒在池壁上,轻轻叫了声:“爸爸?”




姜穗觉得自从来了实验室之后她的三观一直在重塑,人和人鱼都突破生殖隔离了吗?小人鱼是学长的女儿?可是她妈妈呢?




凌瑞走到玻璃壁边,安抚女儿,淼淼显然对突然出现的姜穗二人感到害怕。




润还是第一次见到半人鱼,以往人鱼多是青蓝色的尾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银尾的人鱼。淼淼卷卷的头发,湿乎乎贴在她的小脸上,眼睛大而有神,身上还穿着一件粉色的小裙子。给人鱼穿衣服,也不知道凌瑞是怎么想的,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白了凌瑞一眼。小姑娘看到他有些害怕往后躲了躲。




“淼淼别害怕,叔叔是来给你看病的。”凌瑞摸了摸她湿漉漉的头发。




“什么叔叔,是哥哥。”润走到淼淼身边,淼淼起先有些抗拒,往后退了退,可是看着爸爸,小姑娘又游了回来。润拨开她的头发,抚摸着淼淼的脸。




淼淼渐渐放松,身体也不再保持僵硬的状态,最后甚至双手握住润的手腕。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就像在水池里一样放松,身体轻盈。她知道自己很喜欢这个人,他给自己的感觉十分亲切。




“她没生病。”润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淼淼说到,“至于她为什么装病这就要问她自己了。”




“淼淼,叔叔说的是真的吗?你是故意骗爸爸你生病了。”




“都说了是哥哥。”




“别吵,我问我女儿呢。”对上润,凌瑞就火气大,跟刚刚轻声细语和女儿说话的人判若两人。




“我只是想爸爸多回家陪陪我,我不是故意骗爸爸的。”淼淼扯着凌瑞的衣袖,不安地看着凌瑞。




“淼淼……”




“那现在我能回去了吗,出来时间久了,皮肤发干,我难受。”润的话总是能一下子打破一片温馨局面。




“学妹,麻烦你送润回去吧,我现在没办法走开。”凌瑞都懒得看一旁坐在沙发上的润,对从进门就一直被忽略的姜穗说到,便把车钥匙交给了姜穗。




“啊,哦。”姜穗当了好一会儿透明人,突然被点名,半天才反应过来。




一路上,润都靠着窗户看风景,姜穗从后视镜偷瞄他,见他一脸平和,虽然心里充满了好奇,也不知该怎么问他。




“你想问就问吧,别老是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喜欢上我的。”润懒洋洋地瘫在后座,手拖着下巴。




“神经啊!”真的是一条自恋的鱼,喜欢谁也不会喜欢你。




“那条小人鱼,真的是学长的女儿啊?”




“不然呢?难道还是我的?”润给了姜穗一个白眼。




“不是,我的意思是……算了。那淼淼的妈妈,怎么没见到?”难不成真像姜穗想的那样,学长为了科研牺牲,可是如果真是那样小人鱼应该在实验室才对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实验室确实有想过人工培育人鱼,不过再怎么样也不会是和你们人类。淼淼的妈妈我见过但是不熟。”




润大概说了淼淼的妈妈和学长的事。姜穗了解情况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事实证明童话故事永远是童话,不是每只人鱼都会为了爱情甘愿化成泡沫,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那淼淼还能见到她妈妈吗?”




“谁知道,涟她回了海里,应该不会再上岸了。也许当初处心积虑就是要回到海里,才和凌瑞在一起。”









mj_my

白发容齐同人(润玉X容齐)番外小剧场

       润玉来到西启皇宫的茶室,听小荀子说,这里是“他”(容齐)最喜欢待的地方,他想多了解自己的兄弟,因此也常常待在茶室烹茶弹琴。

       润玉觉得这个茶室的布置确实雅致,至于恬静,如果没有那些风铃的话⋯⋯

       茶室挂了很多风铃,若是只有一个的话铃声还算悦耳,若是这么多风铃挂一块,只要有风,这么多风铃同时想起,那就是灾难级的吵杂了,容齐就不觉得扰神吗?他的身子可是需要静养的。

       为了兄(zi)弟(...

       润玉来到西启皇宫的茶室,听小荀子说,这里是“他”(容齐)最喜欢待的地方,他想多了解自己的兄弟,因此也常常待在茶室烹茶弹琴。

       润玉觉得这个茶室的布置确实雅致,至于恬静,如果没有那些风铃的话⋯⋯

       茶室挂了很多风铃,若是只有一个的话铃声还算悦耳,若是这么多风铃挂一块,只要有风,这么多风铃同时想起,那就是灾难级的吵杂了,容齐就不觉得扰神吗?他的身子可是需要静养的。

       为了兄(zi)弟(ji)着想,润玉唤来小荀子:“风铃太吵了,去,把风铃都给我摘的了。”

 

若干天后⋯⋯

       归位的容齐来到茶室回忆往昔,“容乐,茶室还是跟你在的时候一样,那琴,那茶,那风铃⋯⋯”

       “!”“风铃呢??!!”

       唤来了小荀子:“小荀子,风铃呢?谁让摘的?!”

       “是陛下您说风铃太吵让摘的”小荀子委屈道。

       “⋯⋯去,重新挂上。”


又某一天⋯⋯

        “小荀子,怎么又挂上了,去,给我摘了。”

        “小荀子,怎么又摘了,去,给我挂上。”

        “小荀子!”

        “小荀子!!”


        可怜的小荀子在被呼来唤去了n次以后终于摸清了规律:上半月摘风铃,下半月挂风铃,虽然偶尔会例外,但大体还是这样。

        这种情况过了若干时间后,在某月下旬,小荀子发现陛下静静地看着飘摇的风铃良久,最后叹了口气,对他说道:“把它摘了吧。”

        从此以后,小荀子再也没有得到把风铃挂起的吩咐,茶室也再没有风铃的声音。

骰子和红豆
画不出神仙小哥哥的好看

画不出神仙小哥哥的好看

画不出神仙小哥哥的好看

骤雨初歇

容齐同人晚情浓

  人物属于莫言殇、江南大大,ooc属于渣渣作者。


    阿葵小时候,容齐给她讲梨园,小小的阿葵听着听着却耷拉着脸不笑了,容齐问是不是不喜欢,她的回答很老成,透着荒诞的沧桑,指着咿咿呀呀排戏的戏子,说她害怕,害怕这一出出早就望到结局的人生戏。


  就如此刻,若是知道会带来怎样摧枯拉朽的影响,阿葵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坐在慈禧宫,做出一年后让她一想起来就肝肠寸断的阴损事。


  这日的慈禧宫--


  阿葵抿了一口花茶,轻飘飘道:


  “这世上每一个人都有弱点,宗政无忧也有弱点。”


 ...

  人物属于莫言殇、江南大大,ooc属于渣渣作者。


    阿葵小时候,容齐给她讲梨园,小小的阿葵听着听着却耷拉着脸不笑了,容齐问是不是不喜欢,她的回答很老成,透着荒诞的沧桑,指着咿咿呀呀排戏的戏子,说她害怕,害怕这一出出早就望到结局的人生戏。


  就如此刻,若是知道会带来怎样摧枯拉朽的影响,阿葵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坐在慈禧宫,做出一年后让她一想起来就肝肠寸断的阴损事。


  这日的慈禧宫--


  阿葵抿了一口花茶,轻飘飘道:


  “这世上每一个人都有弱点,宗政无忧也有弱点。”


  傅筹皱眉思索:“容乐的宫殿被宗政无忧保护地固若金汤,现在还丢了泠月,我们如何接近她?”


  阿葵声音冷若冰珠碎玉,“谁说,只有活人才算弱点?”见傅筹慢慢露出了悟但又不敢置信的神情,她说道:


  “谁不知,他那娘亲,就是他最大的弱点。”


  “你,你想动云贵妃?”傅筹愣住了。


  “可云贵妃被葬在思云陵,距西启千里之遥,怎么得手?得手了又该如何,难不成掘坟墓吗?”


  掘墓毁尸,亵渎死者,不论在哪个朝代都是极恶毒的事,天地难容,做了是要受到天谴的,冷硬狠绝如傅筹也不愿去做。


  阿葵眼波流转,烟笼轻撩间氤氲着波漾,美得令人沉醉。“以天仇门和傅大将军的本事,并不难办到吧?至于那云贵妃,”她抬起茶盏,对傅鸢做出敬酒的动作,笑意盈盈,


  “母后半生之苦,云贵妃可是罪魁祸首之一呀。不过,既然人都已经死了,就只能,鞭尸淬骨来赎罪了,据说,临皇把那具尸体保存的很好呢。”


  听到这里,傅筹心一跳,受到惊吓一般站起来道:“你-真打算对云贵妃动手?”


  这反应不对呀,阿葵心里一转,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依然笑道:“有何不可?”转对一直冷眼旁观的傅鸢道:


  “依母后高见,嫔妾此计如何?既为母后出了一口恶气,也可打压宗政无忧的嚣张气焰。至于具体行动嘛,自然要靠林大人和傅将军了。”


  傅鸢冷冷笑道:“哀家觉得,此计甚好。”看向阿葵时,眼中寒冰融化了许多,掷地有声道:“刻不容缓,筹儿,你带上天仇门精锐,即刻前去北临,我要柳云儿,完完整整地送到我面前!”


  暗卫悄无声息去了,傅鸢眉目舒展了。


  容齐的药,得到了一定时间的保障。


  阿葵回到寝宫,唇角上挑欲笑,却又止住了,执起一面明镜,细细查看自己,“多可恶啊,提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主意。只怕再多几次,这张脸就面目可憎到我都看不下去了。”


  宗政无忧癫狂的消息传到西启,彼时阿葵恍惚想起与漫夭冷宫相伴的时光,恍如隔世。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却未料到,这原本井然有序恍若布戏的世界,会因为她的搅乱,荡开莫测的涟漪。


  人生逆如参商,你走的每一步,稍有偏差,究竟会导致什么,谁也不知道。


  谁也不知道,在容齐和傅鸢更加孤注一掷、敏锐果决的操纵下,心怀郁结的宗政无忧会因云贵妃一事吐血垂危。


  谁也没料到,容齐突然频繁吐血,阿葵以血炼毒,毒药却被傅鸢送进了北临皇室的胃里。


  谁也猜不到,原本冰心傲骨的秦漫会因爱人的危亡做出如何癫狂的事情?


  命运只是慢慢前行着,平缓而坚定地,将前方的阻挠、一一碾碎。而处在其中的人们浑然不觉。


  阿葵抱着峥儿,和容齐畅想解毒后的长长久久。


  傅鸢第千万遍从噩梦中嘶吼着惊醒,对着冰冷的大殿咬牙念着仇人的名字。


  秦漫抱着宗政无忧惨白无力的脸,痛哭着,怨恨着,嘶哑地捶打自己。自此,


  血海深仇,绝不心软!


  “秦永那条贱狗的女儿,我怎么能放过?也就不会……被容毅折辱--”


  “更不会生下我。”


  “我的性命在你手上,我便十分听话。”


  “我的挚爱束缚你手,我定无不遵从。”


  “我是你暗处的一把刀。一把在最后关头的刀。没有后顾之忧,没有难测之心。”


  “等报了仇,母后欠你的,自会还给你。”


Mamihlapinatapai

.03
全世界最好的罗云熙

.03
全世界最好的罗云熙

duckkoala
甜小玉

润玉锦觅CP续写之人间 37 (甜甜滴撒糖)

洞庭湖畔,润玉黯然地送锦觅回了府,忍着痛,与彦佑一道回到了湖底,润玉直直地冲进了水晶宫殿,但见鼠仙棋桓正与娘亲品茶下棋。润玉与彦佑人间这几日,对于洞庭水泽而语,仅过去了几个时辰,是以棋桓陪着簌离去百草仙君那讨要草药归来后,竟不曾发现他二人离开过水泽……


“鲤儿来啦,今日龟丞相可教习了甚么?那觅儿可还欢喜?”簌离一见润玉前来,立马放下杯盏,关切道。“娘亲,你可还记得笠泽水底,鲤鱼池畔?”润玉冷冷地话道。众人皆是一惊,鼠仙担忧地瞧了瞧簌离,但见簌离神色大变,先是震惊,遂又黯然,继而定了定神,凄然道:“鲤儿,你终是忆起了......”


“缘何?娘亲为何要如此对待鲤儿,是否因我非鲤鱼一族,...

洞庭湖畔,润玉黯然地送锦觅回了府,忍着痛,与彦佑一道回到了湖底,润玉直直地冲进了水晶宫殿,但见鼠仙棋桓正与娘亲品茶下棋。润玉与彦佑人间这几日,对于洞庭水泽而语,仅过去了几个时辰,是以棋桓陪着簌离去百草仙君那讨要草药归来后,竟不曾发现他二人离开过水泽……


“鲤儿来啦,今日龟丞相可教习了甚么?那觅儿可还欢喜?”簌离一见润玉前来,立马放下杯盏,关切道。“娘亲,你可还记得笠泽水底,鲤鱼池畔?”润玉冷冷地话道。众人皆是一惊,鼠仙担忧地瞧了瞧簌离,但见簌离神色大变,先是震惊,遂又黯然,继而定了定神,凄然道:“鲤儿,你终是忆起了......”


“缘何?娘亲为何要如此对待鲤儿,是否因我非鲤鱼一族,是否因我给龙鱼蒙羞,是否因父帝厌弃于你而迁怒我...... 你可知当我看到那幼小的龙角鳞片残垣,我心中宛若刀绞,那撕心裂肺的痛深入骨髓,我的娘亲,待我宠之尤甚的娘亲,竟对幼时的鲤儿做出如此之事,娘亲,你到底缘何如此,缘何如此啊......”


润玉话毕,不觉两行冰寒的泪早已湿了衣襟,最后的问话透着绝望和凄然,甚至有些不可置信,他的双瞳透渗着无比的悲愤与哀怨,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娘亲曾经竟是如此对待自己,他哭了,哭得绝望、哭得悲凄、哭得无力......


簌离想要一把抱住润玉,却被润玉狠狠地推开,甚至因用力过猛将簌离推倒在地,润玉心中一疼,呆呆地站在那里,表情煞是痛苦。一旁的棋桓却是不忍,急急将簌离扶了起来,“簌儿,快坐下,快坐下,你的身子......" 鼠仙眼露苦楚。“无妨,无妨,棋桓,这不怪鲤儿,是我这个做娘亲的不好,当时我不该那般孱弱,不该那般伤害于你,要怪就怪娘亲吧,莫伤了自己,鲤儿......"簌离见润玉痛苦如此,内心极度不忍,忙宽慰道。


”虎毒尚且不食子,你......你竟拔我逆鳞,剜我龙角,娘亲,你好狠的心呐!“说到此处,润玉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怨怼与痛苦,颓然地半靠在水晶柱上,两行晶莹冰寒的泪早已浸湿衣襟......


"大殿,既已忆起,就让我这个外人来说与你听,你莫为难你娘亲了。”想来这次虽从百草仙君那讨要了仙丹,但却未能治簌离之神本,仅是稍稍延了仙寿,想要痊愈却是万万不可能了。棋桓不忍簌离在仅有的经年岁月里被亲子如此质问,就让我来当这个恶人吧。心中计较,缓缓而道......


"想当年,你娘亲簌离乃是那笠泽水底的绝世美人,不仅龙鱼一族趋之若鹜,就连那东海各龙族亦是老龙鱼王的座上宾。当时,老龙鱼王与那太湖龙族早已缔结姻亲,如花美眷,羡煞旁人。谁曾想,你娘亲随父兄去了趟天庭拜谒,竟生出了事端。当时一名自称北辰君的男子以花言巧语迷惑她,可叹她涉世未深,轻信他人,真心错付。 回到族内后,竟发觉怀有龙子,那北辰君竟是已与鸟族公主荼瑶缔结良缘的天帝太微,为保你性命,你娘亲不惜违抗父命,与太湖龙族决裂,又险些被天后赶尽杀绝,直至水神出现,救你娘于水火,保你出世,匿于这洞庭水泽,方享这万年太平。“ 鼠仙顿了顿,继续道。


”至于割鳞剜角,却是无奈,要知道,非如此,无以躲避天后眼线;非如此,无以安龙鱼之心;非如此,无以保万世无虞;非如此,无以与你母子聚首......这都是为人母的一份苦心,只是簌儿太过柔弱无以保你周全,是以只能逃避,非如此不可啦!”


话毕,众人皆泪眼朦胧,润玉痴痴地愣在那里,不觉娘亲竟承受着如此巨大的苦楚,未婚先孕的公主本因何等骄傲,却背负万世骂名,遭人唾弃,被同族白眼……


待得润玉回过神来,听得殿外虾兵蟹将来报:“ 鸟族斡旋洞庭水泽,似有异动。”



甜小玉
P图有感: 觅儿唤我,我心里欢...

P图有感: 觅儿唤我,我心里欢喜得紧,是以不舍昼夜,前来相见......

P图有感: 觅儿唤我,我心里欢喜得紧,是以不舍昼夜,前来相见......

李十一

崽啊,要什么妈妈给你买

崽啊,要什么妈妈给你买

骤雨初歇

容齐同人晚情浓:温馨小剧场

人物属于莫言殇、江南大大,ooc属于渣渣作者。


  雪孤圣女飞鸽传书带来一个好消息,再等不到一年,他解药就可送到启国。


  彼时阿葵正喝着补汤,放了大半身血身子虚了,没劲使了,再高兴也只能在容齐怀里哼哼唧唧,说着只有她懂的话。


  窗外繁花灼灼,流转的凉风习习入室。阿葵坐久了,一手按在桌沿,提了一口劲要起来活动,容齐忙扶着她,帮她舒气,两人慢慢在繁华中漫步。


  “要是再来一个就好了。”阿葵把手掌轻轻放在平坦的小腹,期待地,温柔地。


  容齐折了朵海棠别在她发间,纵容地笑。


 


 ...

人物属于莫言殇、江南大大,ooc属于渣渣作者。


  雪孤圣女飞鸽传书带来一个好消息,再等不到一年,他解药就可送到启国。


  彼时阿葵正喝着补汤,放了大半身血身子虚了,没劲使了,再高兴也只能在容齐怀里哼哼唧唧,说着只有她懂的话。


  窗外繁花灼灼,流转的凉风习习入室。阿葵坐久了,一手按在桌沿,提了一口劲要起来活动,容齐忙扶着她,帮她舒气,两人慢慢在繁华中漫步。


  “要是再来一个就好了。”阿葵把手掌轻轻放在平坦的小腹,期待地,温柔地。


  容齐折了朵海棠别在她发间,纵容地笑。


 


  御花园最美的时候,皇城淹没在万紫千红中,空气中氤氲着百花的馥郁芬芳,宛若最美的锦缎缓缓铺呈开来,一派皇族气派。


  阿葵和容齐慢悠悠走着,容齐怀里夹了个胖嘟嘟的雪团子,一只手牵着阿葵,沐浴着暖阳春光,就这么好像一直从午后走到黄昏,慢慢走完一生。


  “咦哟咿呀哈哈呀”


  “儿子你在说什么?”阿葵低头逗弄宝贝儿子


  小团子精力旺盛过头,扭着头看阿娘,使劲挥舞着胖莲藕一样的小手小脚,咿咿呀呀说着外星话。看阿娘听不懂,于是努力从阿爹怀里蹭出来,表达要亲亲要抱抱的意愿。


  阿葵无奈抱住儿子奶香小馒头一样的身子,摸摸儿子戳一下就红的小脸蛋,气氛静好入画。


  容齐含笑看着他珍视的妻儿。


  “哒!”


  白莲藕一样的小胖手挥在阿娘脸上,小崽子气焰嚣张地咿咿呀呀,水润润的大眼睛对着亲爹放电。


  呵呵呵


  年轻的阿娘一脸冷漠,直接把小团子重新丢回他爹手里。


  见色(爹)忘娘的小混蛋


Vivian
老子的人鱼泪终于修好了😭第二...

老子的人鱼泪终于修好了😭第二次维修了😭

老子的人鱼泪终于修好了😭第二次维修了😭

甜小玉
P图有感: 不好,大龙要发怒,...

P图有感: 不好,大龙要发怒,好喜欢这张,表情到位,英气十足^_^

P图有感: 不好,大龙要发怒,好喜欢这张,表情到位,英气十足^_^

天下第二懒

穗禾&润玉

第九章


旭凤抱着锦觅,终是忍不住大喊大叫,他都不明白了,“穗禾!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当初是穗禾伤了他,现在又非要她非要救他,就只是为了让他亲手杀了锦觅,她到底在想什么!?



“杀了锦觅。”将刚到手的灭灵箭拿出来,旋转着玩,在旭凤没有松口之前她可不敢将这危险的东西交给他,“行了旭凤,你是什么样的人,真正的性格是什么,九重天那些高高在上的上神、上仙不知道,我一个从小饱受欺凌、无父无母的鸟族小透明还不知道吗?”



自私冷漠,爱其欲其生,恨其欲其死,拎不清放不下,我行我素,做事从来都不考虑后果,如果不是他一直的漠视,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展到今日这般的地步。...

第九章


旭凤抱着锦觅,终是忍不住大喊大叫,他都不明白了,“穗禾!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当初是穗禾伤了他,现在又非要她非要救他,就只是为了让他亲手杀了锦觅,她到底在想什么!?




“杀了锦觅。”将刚到手的灭灵箭拿出来,旋转着玩,在旭凤没有松口之前她可不敢将这危险的东西交给他,“行了旭凤,你是什么样的人,真正的性格是什么,九重天那些高高在上的上神、上仙不知道,我一个从小饱受欺凌、无父无母的鸟族小透明还不知道吗?”




自私冷漠,爱其欲其生,恨其欲其死,拎不清放不下,我行我素,做事从来都不考虑后果,如果不是他一直的漠视,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展到今日这般的地步。




“来,用这把箭杀了锦觅,变回我认识的那个旭凤吧。”




怎么感觉穗禾的样子有些奇怪,根本不像是一个仙子反而像是......“穗禾,你想死离这里远点!”




“少来这一套了,你要是真的在乎我的死活,又怎么会在鎏瑛三言两语的挑拨之间那样羞辱我!拿一个女孩子人生中最重要的婚礼来开玩笑!把我的尊严踩在地上。”




她已经没有耐心了,用力抓过旭凤的手让他握着箭,无奈现在旭凤灵力大减,根本无力挣脱穗禾的掌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支黑色的灭灵箭离锦觅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不,不,不!!!”




此时旭凤脑海中闪过了与锦觅相处的点点滴滴,锦觅开心的样子,难过的样子,悲伤的样子,当初在人间时锦觅死去时的痛苦,那种仿佛失去全世界的感觉,他不要再经历一遍,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他无法再平静,他不能失去锦觅,想象着失去锦觅后的自己,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不可以。




“呀!!!”




烈火从旭凤身体涌出,灼伤了穗禾的手,剧烈的疼痛让穗禾松开手,往后退了几步,她望着已经通红的双手,“没想到在身种孔雀翎毒的情况下还能爆发出这样的力量。”




当穗禾再看向旭凤时被惊到了,那种眼神穗禾从来都没有见过,明明被烈火所包围,却感觉的到深深的寒意,此时的旭凤已经没有意识,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锦觅不能死。




他看向手中的灭灵箭,再看了眼穗禾,穗禾瞬间感觉到不妙,急忙想要逃离这里,可被灼伤的手的疼痛令她使不上力气,只能先一步用寒冰之气驱散体内的火毒,然后用火系灵力疗伤,可这样根本来不及。




躲的及时,灭灵箭没有射中要害,可那是灭灵箭,有没有射中要害根本就不重要,只要被灭灵箭射中就逃不掉灰飞烟灭的命运了。




穗禾颤抖的抬起手,此时虚弱的完全不像是穗禾,她看向那个人,希望他可以救自己,“旭凤,旭凤......”




可那人完全没有理会穗禾,轻柔的抱起昏倒的锦觅,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下奄奄一息的穗禾。




“旭凤......”




穗禾眼睛望着那团远处的火焰,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随手一挥,那支黑色的灭灵箭就灰飞烟灭,双手已经恢复之前的玉骨冰肌,眼神里含着许多不清不楚的东西。




“这次、可真的不是我的错,旭凤。”




**********************************




昨夜




穗禾本欲休息,精神饱满的去看锦觅、旭凤痛苦的样子,华丽的装饰都已经卸下。




“皇,白鸽仙子求见。”




白鸽,本与天帝和亲之事穗禾最看好的就是她,三观很正,没什么圣母之心却张了一副善于欺骗的圣母脸,整张脸看起来温柔的如沐春风,任何人在她面前都会放松。




“宣。”




月牙白的长裙在轻移的步伐下泛起波光粼粼,惊艳之余还舒展了心情,即使知道她真是的性格也会不自觉的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




“皇,有人将天帝与皇明日进攻魔界之事泄露了出去,许多鸟界长老都反对皇这样做,明日怕是会......”




穗禾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你是怎么想的呢?”可惜穗禾真实的内心远没有那么云淡风轻,椅子的扶手已经出现细微的裂痕,只要没有灵力做掩护,恐怕那把椅子已成废品。




“鸟界不需要一位魔尊当皇。”




“可那些长老可不这样想,”她真的守不住鸟界了吗?




“那些长老只是不知道皇的好。”




瞳孔移动,眼神就这样盯着白鸽,一动不动,“白鸽,你来找我,应该是已有了解决之法吧?”




那是自然,要不她在夜深寂静之时来找她的为何?就为了告诉皇那些长老都有反心?这些无聊至极的事情皇可比她要清楚多了。




“白鸽之法的执行,得要知道皇心中所想。”




穗禾从椅子上起来,没了她灵力支持的椅子瞬间化为飞灰,“或许很多人都会留着他们,可我不会,我不喜欢留下无穷的后患,明日清晨之前要是他们没有什么异常举动,那他们还有可能看得见明日升起的太阳。”




说着,穗禾靠近白鸽的耳朵,“就像旭凤和锦觅一样,如果明日他们没有灰飞烟灭,我一样会动手,当然前提是天帝收复了魔界。”




白鸽瞬间出了一身冷汗,羽毛都不能留住她的体温,穗禾比她想的还要杀伐果断,“白鸽有不同的想法,不知皇是否愿意倾听?”




“哦~说来听听。”




“白鸽听说,皇向魔界要了一支灭灵箭,可是为了杀那魔尊与水神?”




“你说是那就是。”




「你性格还是那样恶劣。」




「一样的,一样的。」




到底是怎么样!?




如果假设就是她所想的,“那、或许这次皇必不能如愿所偿,那支灭灵箭必定是假的!”




她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个白鸽真的是很聪明,“继续说。”




“属下希望皇假装没有认出那是支假的灭灵箭,”白鸽深吸了一口气,“自古凤凰都是百鸟之王,天帝为龙子,这是无法改变的天道旨意。”




屋内此时已经被冰雪覆盖,寒冷异常却不致命,看来穗禾还没有被愤怒还有不甘心彻底冲昏头脑,“仔细说一遍你的计划。”




白鸽欣喜的表情完全无法压制,没有太过于夸张的举动,可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述说着喜悦,“诺。”


松月Dino

《莫相离》润玉×容齐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容齐毫无心思看周遭是什么样,只知道周围尽是白茫茫的一片,寂寥又无情。

时间越久,容齐的意识就越模糊,那些不安,愧疚,心痛涌上心间,汇聚成润玉的脸。

“不行,玉儿还在等着我。”

他走路颤颤巍巍,强拖着身体往润玉那边去。

平日里,九重天的天君们是不会随处游荡的,而是静息修炼,所以容齐一路上并没有见着什么人。

容齐只顾走着,忽而感应变得强烈起来,润玉就在他眼前!

旁边是一片祥和,天界该有的模样。偏润玉所在一隅,电闪雷鸣,乌云密布,润玉倒在地上,双目紧闭,一袭白衣也染上污浊,那如墨一般的长发却散落着,如此狼狈。

容齐眼眶湿红,发疯一般的奔向润玉,却在刚要触碰到他时,被结界一瞬弹开,身体遭到重创...

  第十二章

容齐毫无心思看周遭是什么样,只知道周围尽是白茫茫的一片,寂寥又无情。

时间越久,容齐的意识就越模糊,那些不安,愧疚,心痛涌上心间,汇聚成润玉的脸。

“不行,玉儿还在等着我。”

他走路颤颤巍巍,强拖着身体往润玉那边去。

平日里,九重天的天君们是不会随处游荡的,而是静息修炼,所以容齐一路上并没有见着什么人。

容齐只顾走着,忽而感应变得强烈起来,润玉就在他眼前!

旁边是一片祥和,天界该有的模样。偏润玉所在一隅,电闪雷鸣,乌云密布,润玉倒在地上,双目紧闭,一袭白衣也染上污浊,那如墨一般的长发却散落着,如此狼狈。

容齐眼眶湿红,发疯一般的奔向润玉,却在刚要触碰到他时,被结界一瞬弹开,身体遭到重创,容齐吐出一口腥红。

润玉微微睁开眼睛,连睫毛都在颤抖。

眼前,竟是容齐 !

莫不是自己的幻想?他睁大眼睛去看,真的是容齐!

“齐儿 !”

“玉儿!”

几乎是同时喊出。

润玉却是动弹不得,容齐再一次爬过来,他们隔着结界,看着对方。

脸上一片滚烫,眼泪滴落到地上,容齐哽咽了,

“你受苦了 !” “你还好吗?” “你可恨我?”

这些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齐儿,你为何来此?快回去!”

润玉开口,却是让他回去。

容齐哭的浑身颤抖,

“玉儿,我来带你走。”

“你如何能带我走?”润玉刚说完,转念一想“逆鳞!不好!”

“不行,不行,齐儿,万万不可如此。”润玉几近嘶吼,“我们说过不离开对方,你万不能做此决定,你难道又要撇下我吗?”润玉的话一字一句重重打在容齐心头,他怎会不想与润玉厮守?

“你若是上了刑法台,只怕是不能再活。”容齐哭着说。

润玉如何不知那些老儿的恶毒心思,只是自己抱有侥幸,哪怕有一丝与容齐在一起的机会,他也愿一试,就算是拿生命做赌注。

“齐儿,你听我说,我是神仙嘛,我不会死的,你现在就回去。”润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点。

“你胡说!为了救我你差点灵力散尽而亡,你居然还骗我说自己不会死?”容齐急促的说,“这一次,就让我,让我为你做些事,好不好?”

润玉见容齐并不死心,心急火燎,“容齐 ! 你若不走,谁带你上的九重天,我便要那人的命!”

“玉儿,你再为我杀人,那我便是万劫不复了”容齐缓缓说着。

润玉的眼睛红肿着,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容齐的那一句“万劫不复”。

容齐站起身来,从袖口里拿出一把刀,划破了手腕,鲜血崩出,环绕着容齐,瞬间形成一个血球。

润玉的眼泪夺眶而出,“不要 ! ! !”

润玉往血球中央冲过去,

“结界破 !”这是润玉听见容齐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抱住容齐的那一瞬,容齐便变为星星点点四散开去,只留下他衣襟上的一片龙鳞。

那片龙鳞随光飘起,停在润玉的胸膛,再次与润玉血肉相融。逆鳞归身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回归润玉的身体,让他竟一时之间不能忍受,心痛加上身体上的强大折磨,他的双眼也变得腥红,周围仍是电闪雷鸣。

九重天的天君们此刻已经将润玉围起来,各施法击打润玉,“润玉已然是个魔头,我等有责任除掉此魔头,还世间太平!”

润玉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灼烧感,想起容齐,怒火中烧,他被一股强大的气波围绕着,升上天空,他俯瞰着那些无情的小人,“好一个还世间太平 !”

只见润玉唤来赤霄剑,自天魔大战之后,润玉就再没有动过此剑。

“不好,是赤霄剑。”天君们都大惊失色。

骤然,天地巨变,黑幕沉沉,仅润玉所在周围电闪强光,刺得人眼睛生疼,

润玉挥起赤霄剑,“我定要你等人神形俱灭 !”

一声怒吼,整个世界如同炸裂开来一般,没有一个人看清了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是过了很久很久,九重天上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一些星星点点随处飘散,无处停留,偶尔的一阵风声却好像是有人在惊声哭泣,撕裂般的疼痛下的惊叫。

那一天,润玉离开天界之后,回到小木屋,硬生生的剐下已回归原位的逆鳞,胸膛处血肉模糊,血水顺着身体流下,润玉脸色惨白,汗水止不住的流,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他死死捏着被血染的猩红的逆鳞,闭上眼睛,一滴泪滑落。


/持更。

作者有话说:没完! ! !还没完 ! ! !是不会这么简单就BE了滴


一条大咸鱼
摸鱼练习,摸帅哥

摸鱼练习,摸帅哥

摸鱼练习,摸帅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