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伊马斯坦

34300浏览    562参与
茶茶茶茶茶茶茶茶茶

矛与盾(贰)

角色属于牛姨,ooc属于我

私设有


马斯坦古一行人在能够淹没成年人小腿的雪面前,把车子丢下了。

与东都不同的白茫茫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们已经离开了自己熟知的地方。马斯坦古让哈伯克尽量不要往树下走,就在刚才他看到一只松鼠被上面掉下来的雪块活埋。地图在一次摔倒后埋在厚厚的白雪里,法尔曼喘着粗气,嘴唇干裂流出鲜红色的血。三个人的脸上是由于不适应环境的寒冷导致的通红,几小时的努力让炼金术师的信条在马斯坦古大佐心中动摇。看到天黑的迹象时,哈伯克提议大家既然找不到地图、寸步难行,不如回到车子先睡一觉。法尔曼认为北方温度低,在晚上尤其明显。如果睡着了,说不定再也醒不过来。

“想想办法啊,...

角色属于牛姨,ooc属于我

私设有




马斯坦古一行人在能够淹没成年人小腿的雪面前,把车子丢下了。

与东都不同的白茫茫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们已经离开了自己熟知的地方。马斯坦古让哈伯克尽量不要往树下走,就在刚才他看到一只松鼠被上面掉下来的雪块活埋。地图在一次摔倒后埋在厚厚的白雪里,法尔曼喘着粗气,嘴唇干裂流出鲜红色的血。三个人的脸上是由于不适应环境的寒冷导致的通红,几小时的努力让炼金术师的信条在马斯坦古大佐心中动摇。看到天黑的迹象时,哈伯克提议大家既然找不到地图、寸步难行,不如回到车子先睡一觉。法尔曼认为北方温度低,在晚上尤其明显。如果睡着了,说不定再也醒不过来。

“想想办法啊,焰之炼金术师。”

“先上车吧。找找有什么地方能避风。”

在三人回返的时候,马斯坦古和哈伯克不知道是谁踩了谁,或者谁都没踩谁只是脚滑滚了下去。最不幸的是马斯坦古因为撞上石头膝盖受伤,可怜的马斯坦古。而哈伯克幸运地倒在上司的怀里,平安无事,这对法尔曼来说也是件好事。两人把可怜的马斯坦古抬到车上时,天已经全黑了,哈伯克认为如果不是当时轮胎被埋了一半,他们早就找到山洞了。马斯坦古骂他是个只会说话的闲人,然后抱怨起没有霍克爱中尉的日子。哈伯克一边说着大佐您说的对,一边把给马斯坦古包扎的绑带系地死死地。

挡风玻璃前是黑色和白色的世界,打开车灯后的确能更清楚自己的处境,但法尔曼担心会召来野兽于是作罢了。大约过了半个钟,哈伯克不耐烦地说这样下去是不可能找到洞穴的,把灯打开,三个军人还打不过几只熊吗?打不过那就撞死,撞死他们还能吃熊肉。马斯坦古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枪,递给法尔曼,说:“这家伙太吵了,我先睡会儿,半个钟内必须叫醒我。扑上来的野兽若是实在难以对付就用枪击毙。”法尔曼接到指令会立马完成,比哈伯克这个懒散的家伙好多了。这也应该感谢中尉,在她的提醒下才多带了法尔曼。如果能直接带霍克爱那就更好了。

没过几分钟的一个急刹在哈伯克叫醒上司前完成了哈伯克的任务,但对于马斯坦古来说这点休息时间也足够了。现在车子的周围全是野狼,法尔曼一鼓作气踩下油门向前冲去。这种做法其实是不对的,如果前方是悬崖那么可比与狼搏斗死得快,马斯坦古想。

法尔曼疯狂转动方向盘,后座的两人挤在一起,哈伯克发誓他又撞到上司的膝盖了。突出重围后,法尔曼在驾驶座激动地大叫,叫得像个被压迫已久的人民终于得到自由。哈伯克却在这时忽然跳车,在法尔曼眼里哈伯克或许有点扫兴,猛踩刹车。马斯坦古说他可能是小解,法尔曼担心是如果是大解哈伯克有没有带纸。不一会儿他们听到哈伯克的声音,他发现洞穴了。法尔曼下车搀扶马斯坦古,该死的哈伯克也不知道来帮把手。两个人一瘸一拐地走过去,马斯坦古打算给哈伯克来一脚。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总统的专属办公桌上,尘埃在空气中清晰可见,热腾腾的咖啡还摆在桌面上。

 

 

艾尔利克兄弟明目张胆地在办公室看漫画;霍克爱守在电话边上,无论是邮差还是昨日离开的三人,她都需要等待。菲利的假期还没结束,霍克爱很思念他。她把这个办公室当作一个家,心里一杆天平摇摆不定,一边是信任一边是出于母爱的担心。艾尔利克兄弟看出了,于是 留在她身边。

 

 

哈伯克一直不喜欢军粮的口感,让他吃那种东西还不如给他吃草。这样一个人眼睁睁看着两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狼吞虎咽,肚子竟然也觉得饿了起来。法尔曼几次三番把食物塞到看起来快要饿死的人嘴里,但都吐了出来。最后马斯坦古从地面抓起一根结了霜的草摁进哈伯克的嘴里,那感觉就像在吃冰块,冷得直往火焰 上凑。可喜可贺,哈伯克少尉开始吃东西了,正当他开了胃决定大开杀戒时,只剩下自己吐在地上的东西了。马斯坦古和法尔曼轮流放哨,避免野兽的再次袭击,保护饿晕过去的哈伯克。

哈伯克做梦了,他很担心自己会就此死去,他还没有女朋友。他做了一个在糕点店吃东西的梦,马斯坦古请客说今天可以放开了吃,霍克爱拿起勺子挖了一块送进哈伯克嘴里。软软的奶油入口即化,甜到心里,论起美食,他又想起了从新国修行回来的军人,想到他在棋牌室那股子臭味,这点坏影响被那名军人带来的小吃冲刷。他现在好想吃油条豆浆豆腐脑,还想吃大白馒头,想着想着好像那馒头还真在眼前。哈伯克知道自己在做梦,一口咬下去疼的一定是自己的舌头,但食欲上头,就算是咬断自己的舌头,尝尝自己的血也好。

“喂!哈伯克!你疯了吗!?”法尔曼赤手空拳地掰开哈伯克的嘴,嵌进肉的利齿比雪地的寒风更能让他清醒。这是白天应该保持的状态。法尔曼不知道为什么在办公室一起做事的人会忽然得狂犬病,难道中尉忘记给黑色旋风号打疫苗了吗?马斯坦古蓄力狠狠地给哈伯克的腹部来了一拳,再是左右两巴掌,最后往胯上一踹。“大佐你没事吧!”哈伯克直直的倒在地上,而他的上司瞪着他擦拭脸上的唾液。马斯坦古告诉哈伯克如果他再袭击上级领导就让他回家种田。

“欸?旅行者?”来人看上去是个猎户,手里抓着一只死去的兔子。还没等马斯坦古大佐发话,哈伯克少尉爬起来说道:“谁要和这两个糙汉旅游啊……”

猎户这才发现地上躺着的那个已经受伤,邀请他们到自己的小屋疗伤。哈伯克看清对方是个漂亮女孩儿后,忽然跟个没事人一样跳起来说:“这家伙受伤确实是对我们的一项负担,能贵府上拜访给小姐添麻烦什么的,希望小姐能够见谅。”一晚上的遭遇显然让哈伯克忘记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

 

 

与此同时,霍克爱中尉尝试联系北方司令部的人,算算日子三个人要是没有到,很可能出意外了。到手的军事报刊也有些关键的地方需要北方证实一下。电话只响了三声。

“您好,北都阿姆斯特朗少校办公室。”

“您好,我是东都马斯坦古大佐的副官霍克爱中尉,我有要事与阿姆斯特朗少校商议。”

“好,请稍等。”

……

“霍克爱?”

 

 

“塞利?没想到你人长得这么好看,连名字也这么好听啊。”

法尔曼心里对哈伯克老土的泡妞方式竖起中指。马斯坦古的膝伤也不再影响行走,现在的处境让他觉得只要这姑娘不让哈伯克饿死就行。女孩儿的木屋算不上私有,只是这一带的猎户共同的休息场所,如果在这间木屋里死了几个人,也没办法迅速找出迫害者。如果在雪地里掩埋尸体,没多久就会被野兽啃地四分五裂。

“听说希尔德上将失踪了我们才来到这里。”

“你们是侦探?”

“不,只是业余爱好。”

“你们先在这儿休息,我出去打几只午餐回来。”

哈伯克想跟上去却被上司拉回来。

“你觉得荒郊野岭一个姑娘收留三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多热心的女孩儿啊!”

“小心她把你榨干。”

“我巴不得。”哈伯克说的自己脸都红了。

法尔曼无奈地看着战争一触即发连忙打圆场,大佐说的有道理,这个女人可能的确有目的,说不准是人口贩子。哈伯克笑他荒唐,就是杀了我们也不可能卖了我们,卖了谁买啊。

等三人吃完塞利的烤肉被下药然后五花大绑偷走所有钱财,哈伯克才认清现实,接着他们的车也被开走了。好在女贼还有点良心,留了三只烤兔子在旁边让他们不至于饿死。

“我以为你是个成年人。”马斯坦古撞了撞哈伯克,“没想到你的心智还不如十岁的孩子。”

“哈伯克少尉该长长心了。”

“你们不也中计了吗?老大?”

“别这么说,我们快得救了。”

屋外忽然多了许多脚步声伴随着汽车撵过雪地的爆炸,北方的毛绒军服出现在门口,雪地靴在木板上留下白色雪痕,跟着进来的就是奥利维亚·米拉·阿姆斯特朗少将。金色卷发配上蓝色的眼眸,性感的嘴唇和丰满的胸部,即使是被军装包裹依然有型的身材,一双玉足藏在黑色军靴。她拔出自己的佩剑利落地斩断绳索,以一个漂亮的弧度归鞘。约翰·哈伯克——恋爱了。

美人少将臭着张脸,“哟,马斯坦古。”

“哟,”被被盯着的人却一脸高兴,“阿姆斯特朗少将。”

 

 

 

 

茶茶茶茶茶茶茶茶茶

矛与盾(壹)

ooc现象有

私设有


近来,军队高层失踪案在民间流传,艾尔利克兄弟从南面赶回了东方司令部。

“混蛋大佐!”爱德华用力踹开马斯坦古大佐的门,被敌视的那人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签字,霍克爱中尉和哈伯克少尉各自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

“哟,钢。”马斯坦古没有抬头看这位带着敌意的少年,只是专心签署军事机密文件。爱德华看到他这样,怒气冲冲地踩上办公桌。

“哈库洛少将的事,我听说了。”

“哦?消息挺灵通啊。”马斯坦古把签署完毕的文件整理好交给霍克爱后起身,招了招手让左右先行。

“这件事……”

“这件事不用你管,我已经向大总统请示这个案子将由我全权办理。而你,钢之炼金术师蓄意破坏上司办公设备,...

ooc现象有

私设有


近来,军队高层失踪案在民间流传,艾尔利克兄弟从南面赶回了东方司令部。

“混蛋大佐!”爱德华用力踹开马斯坦古大佐的门,被敌视的那人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签字,霍克爱中尉和哈伯克少尉各自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

“哟,钢。”马斯坦古没有抬头看这位带着敌意的少年,只是专心签署军事机密文件。爱德华看到他这样,怒气冲冲地踩上办公桌。

“哈库洛少将的事,我听说了。”

“哦?消息挺灵通啊。”马斯坦古把签署完毕的文件整理好交给霍克爱后起身,招了招手让左右先行。

“这件事……”

“这件事不用你管,我已经向大总统请示这个案子将由我全权办理。而你,钢之炼金术师蓄意破坏上司办公设备,罚你购买零食漫画玩具统统不予报销,同霍克爱中尉留职司令部。”

“哈?”钢之炼金术师用精确到每一颗毛孔的表情传达疑惑。

擦肩时,马斯坦古低声道:“布洛克街58号。”

迟来的阿尔冯斯在门口撞上马斯坦古,顺势打了个招呼。

 

——布洛克街58号

“哥哥,你确定你没有记错吗?马斯坦古大佐真的是让我们来这里吗?”

“记错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

艾尔利克兄弟面前是一家成人棋牌室,外表普通、生意看上去倒是不错,还有一点,这附近异常得臭。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们怎么进去,难不成让爱德华钻进阿尔冯斯的身体里吗?挑选一家成人棋牌室,爱德华进去一定很显眼,那么大佐选这家店是什么用意呢?

这时,马斯坦古和一位个子中等的男性走了出来,两兄弟迅速藏到角落。听力较好的阿尔冯斯也只能隐约听出“保护”“升职”“包子”“臭豆腐”几个名词。接着那名陌生男子右脚一登飞上了天,只留马斯坦古对着上方空气招手。在两兄弟发愣间,马斯坦古打了个响指,等那一簇小火苗出现在爱德华的衣角时,兄弟俩才从暗处走出来。

“ 麻烦你下次不要用这种方法,该死的纵火犯。” 爱德华扯了扯被烧坏的袖口,握紧拳头,只要马斯坦古说点让他不开心的话立马以此为借口给他来一拳钢之暴怒。

“别闹了,进来。”

 

 

棋牌室的内部装修华丽,这是与外面的招牌最不相称的一点,家具的设计也十分先进,墙面上几道富有诡异美感的线条盘绕着。再往里走能看到一幅蒙娜丽莎摆在地上,马斯坦古扶住美丽女人的肩膀向前推。里面的哈伯克和法尔曼已经开始打牌了,看上去哈伯克输得一塌糊涂。马斯坦古邀请艾尔利克兄弟坐下,法尔曼主动起身却被他按了回去,期间哈伯克偷换了牌。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从南边就听说军队高官失踪。怎么连哈库洛将军也失踪了。”

“不错,军队共有五名官员失踪,个个身居要职。分别是北方的希尔德大佐,西部的耶鲁中将,南面的山姆少将,中央的艾斯克斯上将,还有一个就是我的上司哈库洛将军。最早失踪的是艾斯克斯上将,他在外面有个情人,有传言说他和情人私奔了,但谁会同七八十的老头私奔啊,勒索不成杀人灭口的可能性都比这大。

“接着是耶鲁中将,我在前些年有幸见过他一面,是个下棋好手,我一直很想和他对弈一局,真可惜现在他也下落不明。希尔德大佐是否失踪有待考证,北方的环境因素让大部分人不得不接受他被狗熊吃了的可能。哈库洛将军的失踪不明不白,他的夫人告诉我们在前往中央拜访老朋友的前一天不知去向,渔具和猫粮没有被动过,哈库洛将军如果没有遇害的话,他已经穿着那身衣服整整一个星期了。山姆少将的事我不清楚,你们在南面有什么收获?”

“我们听过路的爷爷奶奶说山姆少将是被自己的未婚妻赶出去的。”阿尔冯斯热心地帮两位少尉整理纸牌。

“听说他长得奇丑无比,新娘子一见了他就吓晕了,醒来后委屈下嫁,不出几日便把山姆少将推进了河。”

“这听上去也太民间了吧,有没有官方一点的说法?”哈伯克顶着张满是乌龟的脸靠近爱德华。

“当地的报纸或许有记载,以大佐的能力要拿到这东南西北中的报纸还不容易?”

马斯坦古抽出哈伯克偷换的A士,顺手打了出去。

“法尔曼说的对,实际上中尉早已帮我订购,除了南北的报纸明天送到以外,我都看了。所谓的‘官方说法’还不如自己去查。”

“所以呢,这个案子怎么会是你独办?”

“钢,”马斯坦古低头笑了笑,背着手转身。“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是我向大总统提出来的。”

 

一日前——

哈库洛少将已经失踪三天了,军队的人忽然失踪,难免要让百姓认为这是兵变前兆。马斯坦古大佐为安抚民心,必须赶赴中央。

军部的长廊永远那么安静,再如何细听也只有皮鞋与地面的摩擦。总统的办公室处在中心,熟门熟路地走到门口。正当马斯坦古抬起手准备敲门时。

“马斯坦古大佐。”

“大总统。”马斯坦古冲独眼男人敬军礼。

“你怎么又跑到中央来了。”男人笑着拍拍马斯坦古的肩膀,“请进。”

 

“你想调查高官失踪案。”东道主双手十指交错看向从东方司令部赶来的男人。

马斯坦古决计拿下这个案子,不管是用什么方法,更不管是面对什么人。大总统的职位不是虚设,能把屁股安全地按在这张椅子上的人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同时,抱有这样想法的马斯坦古也觉得自己过于自信了。“是的。”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男人的声音比阿尔冯斯的盔甲还要冰冷,官方式的语气听上去就像在开记者招待会。

“国家炼金术师。”

“你离开后怎么办。”

“艾尔利克兄弟大约两天内能赶回来,我会命令我的副官霍克爱中尉协助他们办事。以艾尔利克兄弟云游取得的成绩来看,我想他们有能力胜任。再不然,霍克爱中尉在伊修巴尔战役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功臣,是我多年的左膀右臂。由中尉协助,东都安全保障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特密文件将由霍克爱传电报给我。”马斯坦古起身鞠躬,带着他的自信。“请允许法尔曼少尉、哈伯克少尉协助我办案。”

“自荐办案的不止你一个。”

金·布拉德雷会安插一些人监视他,一直以来都是。

“安东尼少佐可以完全地代替你的副官。就连霍克爱中尉做不到的事,他也可以做到。”

多余的事,不做也罢。马斯坦古想。布拉德雷安排安东尼到东部与马斯坦古会面,于是马斯坦古被遣回了东部。

 

 

“安东尼?那个跳得很高的男人?”

“对,他以前新国的少林寺进修,一见面就给我们打了套拳。”哈伯克输得只剩内裤了。

“斯卡。最近有人在东部看到斯卡。钢,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个案子牵扯到的事太多,不让你们插手是为你们好。”

“口口声声说什么为了我们好,实际上心里不知道藏着什么小九九。你马斯坦古大佐还能为了什么,开天辟地也不过是升职这点小事。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不会插手军队走狗要办的案子。不过我们有个条件,”爱德华说:“把我们购买零食漫画玩具的权利还回来。”

马斯坦古从来没有把对艾尔利克兄弟的关心说的那么明白,大概是事态严重不希望“无关”人士插足其中。爱德华这么想,但要让他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或许这也在马斯坦古的计划之内,他们的作用和中尉相同。

艾尔利克兄弟、法尔曼、马斯坦古借着棋牌室的机会打了两局后,霍克爱带着三人出门需要的证件向他们告别。

“出门在外,要互相照顾。衣服最好一天换一次,钱财不能外露,不能赌。哈伯克,尤其是你。大佐,请不要让哈伯克碰钱。”

“现在你不用担心了,哈伯克的钱已经归法尔曼了。”

“大佐你也是,衣服的扣子要扣好,睡前记得刷牙,说话要注意隔墙有耳,要是遇到劫匪起码把命留住。法尔曼你负责照照顾他们。”

法尔曼对霍克爱行了军礼并保证自己能完成任务。艾尔利克兄弟也打算拜访修兹准将的家人,打了招呼之后先走一步。

“大佐,艾尔利克兄弟……”

“相信他们才是对他们最高的认可。”

当三人走出棋牌室时,天色渐暗。他们知道这密密麻麻的建筑物的上方——安东尼在那里。



废狗

罗伊中心游戏 雨天注视安装教程

警告:本游戏为大佐中心一切cp,有bg bl ,涉及拉郎cp ,不要打出奇怪结局以后过来找我毕竟我也只是个搬运工。

单纯给个教程,之前几天安装包应该想要的我都给过了,如果实在没拿到……好吧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R7cNuifMAEOwfmtd3Mojw 提取码:z033(我努力一下看看会不会河蟹)

过时不补,也别找我要。

第一步,从网盘下载,这步如果还需要我教的话就去面壁!

第二步,打开压缩包,我给过压缩包的人都知道我给了提示,这么简单还不会开的通通去向修斯道歉(为啥啊)...

警告:本游戏为大佐中心一切cp,有bg bl ,涉及拉郎cp ,不要打出奇怪结局以后过来找我毕竟我也只是个搬运工。

单纯给个教程,之前几天安装包应该想要的我都给过了,如果实在没拿到……好吧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R7cNuifMAEOwfmtd3Mojw 提取码:z033(我努力一下看看会不会河蟹)

过时不补,也别找我要。

第一步,从网盘下载,这步如果还需要我教的话就去面壁!

第二步,打开压缩包,我给过压缩包的人都知道我给了提示,这么简单还不会开的通通去向修斯道歉(为啥啊)不过我在这里也会给出就是了。


我生气了这张图传了半个小时。

第三步打开压缩包之后不要去管里面那个小压缩包,因为他是损坏的(ntm)(这不是我的锅我当年下载下来就这样。)

如果你的电脑没有Daemon Tools就去下载一个,网上也有破解版(记得别下载他的附送程序,没用)

这个时候你就能打开前两个只有1kb的文件了。


二选一看你喜欢哪个开哪个(等会)

然后他会弹个窗口给你,选第一个亮着的那个,也就是第二行那个。

这个时候你应该还是能看懂的,找个你喜欢的地方安装就好了,之后就会变成一大串乱码。(这也不是我的锅,当年就这样)安装好了以后我记不得是要点取消还是确定了,反正一次不行再来一次(因为有一个选项好像是卸载来着,记不清了/你这个金鱼脑袋)

这个时候打开你之前选择的那个安装文件的地方,就能找到游戏了(不过因为软件过于古早应该全是乱码就对了,记得自己上网搜索app乱码转换器,那个百度上有教程,讲的比我好。)

z最后,退坑许久才爬回来的老咸鱼小声嘟囔想要一起厨大佐嘲笑雨天无能的好友,以上。(我超好说话的熟了还会给你塞仓鼠15年屯的各种焰钢修佐佐莎粮)

yra³燃

【大佐中心向】CHAOS(补档)

小黑车

Writer:阿燃
Couple:OC X 罗伊·马斯坦;莉莎·霍克艾X罗伊·马斯坦
Rating:NC-17
Warning:内含x药play,轻微捆绑,极度ooc,03和fa的设定乱七八糟的混杂在一起,丢弃人性只为一个目的:艹哭大佐!艹哭焰之炼金术师!艹哭世界上最好的罗伊·马斯坦!不接受人身攻击!求大家不要举报

小黑车

Writer:阿燃
Couple:OC X 罗伊·马斯坦;莉莎·霍克艾X罗伊·马斯坦
Rating:NC-17
Warning:内含x药play,轻微捆绑,极度ooc,03和fa的设定乱七八糟的混杂在一起,丢弃人性只为一个目的:艹哭大佐!艹哭焰之炼金术师!艹哭世界上最好的罗伊·马斯坦!不接受人身攻击!求大家不要举报

魅千殷

垂死挣扎

mob佐,结尾有点钢焰/修佐

(∗❛ั∀❛ั∗)✧*。

链接在下

mob佐,结尾有点钢焰/修佐

(∗❛ั∀❛ั∗)✧*。

链接在下


魅千殷

寻游启示

请问还有人有《雨天注视》这款关于罗伊的游戏吗?(´ . .̫ . `)卑微的寻求,感恩不尽

(*꒦ິ⌓꒦ີ)

请问还有人有《雨天注视》这款关于罗伊的游戏吗?(´ . .̫ . `)卑微的寻求,感恩不尽

(*꒦ິ⌓꒦ີ)


STARRY-CD

首先我要给我的基友道个歉,我不该说她贷款吹B(鞠躬)

其次我又把她骂了一顿,因为她如沙哈拉大沙漠中水源般贫瘠而匮乏的语言表达能力根本表达不出罗伊·马斯坦大佐的亿分之一好导致我前期对其魅力有着深刻的误解以至于后来在屏幕前险些被其光芒闪瞎了眼…并向她索要了一顿饭的身体与精神损失费


考虑到我的语文成绩也只比她高个十分左右,我决定放弃用我同样不尽人意的文字功底来表达我对这个角色的喜爱,转而奋起摸鱼以表心意_(:з」∠)_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大概是——“让我有种久违的,第一次在台式电脑上看到卡卡西时的,心动的感觉”。


FA快补完了,先摸个前期印象最深刻的场景

本作大佐唯一...

首先我要给我的基友道个歉,我不该说她贷款吹B(鞠躬)

其次我又把她骂了一顿,因为她如沙哈拉大沙漠中水源般贫瘠而匮乏的语言表达能力根本表达不出罗伊·马斯坦大佐的亿分之一好导致我前期对其魅力有着深刻的误解以至于后来在屏幕前险些被其光芒闪瞎了眼…并向她索要了一顿饭的身体与精神损失费


考虑到我的语文成绩也只比她高个十分左右,我决定放弃用我同样不尽人意的文字功底来表达我对这个角色的喜爱,转而奋起摸鱼以表心意_(:з」∠)_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大概是——“让我有种久违的,第一次在台式电脑上看到卡卡西时的,心动的感觉”。


FA快补完了,先摸个前期印象最深刻的场景

本作大佐唯一一次落泪是在一个雨天。




天承
RR 意志 寫甜的還是很開心...

RR 意志


寫甜的還是很開心

好像不是完全沒靈感

只是都不小心快寫成肉


⋯⋯

完蛋了我


RR 意志 | 天承

,https://zine.la/article/868e8ca597c3400ab99a0427e56bcffe/

RR 意志


寫甜的還是很開心

好像不是完全沒靈感

只是都不小心快寫成肉


⋯⋯

完蛋了我



RR 意志 | 天承

,https://zine.la/article/868e8ca597c3400ab99a0427e56bcffe/

呵笔寻诗

【钢焰】忘川(上)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众多(比如死后会去地府?)

·本章字数:2043

听说忘川来了个新的摆渡人。

这摆渡人生的极其秀气,精致的眉眼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脸颊上的婴儿肥又使他多出一抹可爱之意,虽说不盈一握这词放男子身上多有不适,但用来形容他腰肢却再恰当不过,挺翘的臀部包裹在他紧绷的军装里勾勒出一抹弧度。

比起前个秃着头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要好得多,因着这个,来忘川过河的人倒是多了不少,倒是给黑白无常省了不少事,于是索性免了他的试用期,直接上任。

这日白无常正牵着一链子的魂魄路过忘川,孟婆拿手肘杵了杵他的腰,问道...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众多(比如死后会去地府?)

·本章字数:2043

听说忘川来了个新的摆渡人。

这摆渡人生的极其秀气,精致的眉眼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脸颊上的婴儿肥又使他多出一抹可爱之意,虽说不盈一握这词放男子身上多有不适,但用来形容他腰肢却再恰当不过,挺翘的臀部包裹在他紧绷的军装里勾勒出一抹弧度。

比起前个秃着头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要好得多,因着这个,来忘川过河的人倒是多了不少,倒是给黑白无常省了不少事,于是索性免了他的试用期,直接上任。

这日白无常正牵着一链子的魂魄路过忘川,孟婆拿手肘杵了杵他的腰,问道:“唉,你们兄弟俩怎么拐的人家啊,这摆渡人的位子可没几个愿意来的。上一个可给我抱怨了好长时间,这一看有新的冤大头立马喝了我一大锅孟婆汤跳了轮回台呢。”

孟婆在这地府的地位只在阎王之下,所以尽管平时在这地府挺着个萝莉身,白无常却是不敢怠慢了这位祖宗,“这是人家自己要求的,可和我们兄弟没关系。”白无常看了一眼河上越来越大的黑点,长话短说的讲了一句,试图搪塞过去。

“唉唉唉,你别走。”孟婆看着白无常说完便打算脚底抹油,赶忙一把拉住他,“我的姑奶奶哎,您可就放过我吧,阎王大人可跟我们约了不许说出去的,您看,他人也回来了,不如您问问正主。”说着也不待孟婆同意便将衣袖扯回,拉着一链子的魂魄朝阎王殿赶去。

说起这个摆渡人啊,到是个不轻松的活,一叶扁舟,能装几人?偏生河宽,这一来一去不仅花的时间不少,也极耗费力气。之前过河人不多时尚且让摆渡人叫苦不迭,更何况现在?所以白无常的说辞是压根不能让孟婆信服的。

这厢孟婆刚出完神,那边的小舟便已靠岸,一时间人头攒动,争着抢着来要孟婆汤,孟婆随手舀了一勺子进碗里,那头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女就抢了过去,一饮而尽。周围顿时一片嘈杂,渐渐地停息。可怜这摆渡人都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又离了岸。

姑娘不是个安分的主,一双眼睛不错的盯着俊秀的摆渡人,盛满了好奇,好奇他怪异的服装,好奇他的身世。她问:“你叫什么名字啊?”这摆渡人对姑娘家的倒也客气,报上了自己的名讳:“罗伊·马斯坦。”“罗伊·马斯坦……”姑娘跟着念了一遍,“这不像我们这儿的名字呢,真奇怪。”

“听说,摆渡人是这儿最苦的一个位子,你为什么会来当这个啊?而且,我看你也挺年轻的,早早投胎才对吧?就像我这样。”罗伊轻笑一声,“我要是早早投了胎,那个长不大的孩子可就找不到我了。”

姑娘登时就来了劲,两眼放光,“是心上人吗?”她问,“算是吧。”罗伊含含糊糊的应了声,他一边撑着船,心思一边飘到去世前。


“我喜欢你。”

罗伊难得的沉默了片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钢。”

“我知道,我又没喝酒。”爱德回道。

“……”罗伊眯起眼看着他。

“我喜欢你。”爱德又重复了一遍。

“……什么时候……?”罗伊喃喃的念叨了句,“你太小了……我们不合适。”

“你说谁是小到看不见的小豆丁啊!”爱德如同往常一样的反驳。

“钢。”罗伊喊了他一声,“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方面。”

办公室里陷入长久的寂静。

良久,爱德开口打破,“一点……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罗伊放下手中紧攥着的钢笔,捏了捏眉心,“我们该好好冷静冷静。”

“我会给你时间考虑,但是不会太久。我喜欢你很久了,你知道的。”爱德说,“接下来几周我都会留在这里。”

随后他开门离去。

罗伊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他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见,爱德找他的第一件事是告白。他不确定少年的感情是一时兴起还是别的,便只能将心中冒出的小芽儿掐掉,在今天之前他一直做的很好。

确实如少年所说,从罗伊察觉到少年的情感到现在已过去了两三了,但,少年真的想好了和他一起面对世俗的看法吗?他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他不怕世俗流言,只怕这些伤了少年的心。过几天找他谈谈吧,罗伊想:或许知道了利弊之后他会放弃呢?

他若不放弃呢?心里一个小小的声音问。那当然是和他一起走下去。罗伊毫不犹豫的回答那个小小的声音。


“喂喂——回魂啦!”一道清脆的声音将他魂游的思绪拉回来,问了问题却半响没听到回答,姑娘回头一看,罗伊撑橹的动作都停下了,更别说其他的。

罗伊回过神来便看见一个气鼓鼓的姑娘,她问:“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啦!我问你是怎么和你心上人认识的。”罗伊朝前看了看,提醒她,“已经过半了,你要听怕是听不完这故事。”

“唔……那你就说说你二人喜结连理后的故事吧。”在这与他的故土风俗不同的地方呆了些时日,罗伊倒也懂得姑娘说的是什么,于是回她:“我们没有结婚。到不如说连互通心意都没有,我就死了。”

姑娘急了,问:“那你心上人要是喜欢上了别人怎么办?”罗伊将手中的橹伸入水里使劲撑了下,避开一块石头,“那只能说我运气不好。”

姑娘还想说什么,可小舟已漂过看似宽到不见尽头的忘川河,姑娘上了岸,罗伊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撑着橹又将小舟荡回去,姑娘看着罗伊的背影,想:或许,他会等到他的心上人吧。

小舟在忘川上荡荡漾漾,死前他说过什么早已记不得,他事事都记得,只有那次,只有那次,被鲜血染红的视线,瞳孔似乎捕捉到了那个身影,又好像没有;他似乎说了些什么,又好像没有;他似乎答应了什么,又好像没有。他只知道,有个念头让他留在这地府。

或许他会来吧。

天承
RR 一秒 這個標題其實思考了...

RR 一秒


這個標題其實思考了很久

來由是這樣的

我相信每個人都曾遇到過

在心裡祈禱世界停止轉動,一秒也好

這樣的情緒

因為無力招架明天

因為沒有面對太陽升起的勇氣

因為我們沒有勇氣面對未知

更沒有勇氣告別過去

但是這個世界不會停下腳步

而快樂依然快樂

悲傷依舊悲傷


RR 一秒 | 天承,

https://zine.la/article/2b4b6772f9324bfea97dce86e427e3d0/

RR 一秒


這個標題其實思考了很久

來由是這樣的

我相信每個人都曾遇到過

在心裡祈禱世界停止轉動,一秒也好

這樣的情緒

因為無力招架明天

因為沒有面對太陽升起的勇氣

因為我們沒有勇氣面對未知

更沒有勇氣告別過去

但是這個世界不會停下腳步

而快樂依然快樂

悲傷依舊悲傷


RR 一秒 | 天承,

https://zine.la/article/2b4b6772f9324bfea97dce86e427e3d0/

天承
RR 人間煉獄 最後決定發這篇...

RR 人間煉獄


最後決定發這篇了

是比較沈重的題材

這篇其實寫完很久了

手邊都還有一些存稿

每天都還能寫出一些東西

不過已經有點擔心之後還有沒有題材能寫

需要補充能量😔


RR 人間煉獄 | 天承

https://zine.la/article/2895e67423f54ce0a1f1f7cf40c34b32/

RR 人間煉獄


最後決定發這篇了

是比較沈重的題材

這篇其實寫完很久了

手邊都還有一些存稿

每天都還能寫出一些東西

不過已經有點擔心之後還有沒有題材能寫

需要補充能量😔




RR 人間煉獄 | 天承

https://zine.la/article/2895e67423f54ce0a1f1f7cf40c34b32/

呵笔寻诗

【钢焰】箱庭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是个预告,不是正文。最近三次很忙,没时间更新,抱歉。

·占tag致歉,正文发后删

罗伊不知从何处捡来个小盒子,他掀开盒子的一角,眯着眼朝里看。他在盒子里看见了林立的高楼,看见了在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这可真神奇,他想:盒子里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是个预告,不是正文。最近三次很忙,没时间更新,抱歉。

·占tag致歉,正文发后删

罗伊不知从何处捡来个小盒子,他掀开盒子的一角,眯着眼朝里看。他在盒子里看见了林立的高楼,看见了在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这可真神奇,他想:盒子里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

天承
RR 日常小語1 不管了 反正...

RR 日常小語1



不管了

反正就是一天一篇

控制不了完成的時間

有時早有時晚

還是隨意吧


結果我還沒打電話問面試結果

好吧等下就打


這裏狂風暴雨的

如果明天放假

就有一天時間慢慢寫文


但是也會少賺些錢就是了⋯⋯


對了,標題寫1

但其實還沒有2






RR 日常小語1 | 天承,https://zine.la/article/7bd3799addf4496bafccee3941a00520/

RR 日常小語1





不管了

反正就是一天一篇

控制不了完成的時間

有時早有時晚

還是隨意吧


結果我還沒打電話問面試結果

好吧等下就打


這裏狂風暴雨的

如果明天放假

就有一天時間慢慢寫文


但是也會少賺些錢就是了⋯⋯


對了,標題寫1

但其實還沒有2








RR 日常小語1 | 天承,https://zine.la/article/7bd3799addf4496bafccee3941a00520/

天承
RR 擁抱 今天參加了一場很重...

RR 擁抱


今天參加了一場很重要的面試

但是我到現在還沒接到通知

我自認表現不錯

只好明天再打電話詢問

請為我祈禱


為了這個面試太緊張沒什麼睡

昨天又忍不住想把情人節寫完而熬夜

結果剛剛寫這篇寫到睡著

還好醒來後感覺沒有跑掉


最近風格太偏了

得拐回來一點XDDD 


感謝各位撥冗閱讀

祝您愉快


RR 擁抱 | 天承,

https://zine.la/article/b47e75fd2f6546318bc9481eb28b8683/

RR 擁抱



今天參加了一場很重要的面試

但是我到現在還沒接到通知

我自認表現不錯

只好明天再打電話詢問

請為我祈禱


為了這個面試太緊張沒什麼睡

昨天又忍不住想把情人節寫完而熬夜

結果剛剛寫這篇寫到睡著

還好醒來後感覺沒有跑掉


最近風格太偏了

得拐回來一點XDDD 


感謝各位撥冗閱讀

祝您愉快


RR 擁抱 | 天承,

https://zine.la/article/b47e75fd2f6546318bc9481eb28b8683/

DEARU
【焰钢/23:00】DEARU...

【焰钢/23:00】DEARU:画一张我的心上人。

一心一意,如烟花盛开夜空,最美一瞬,一生难忘——瞬间即是永远。

---------------------------------

今夜我在想你,想诚实地告诉你,不能再一直隐瞒下去了。

你总是在我的视线中出现,对所有人炫耀你所拥有的一切,使得我无法呼吸,即使如此,对我而言已心满意足。

我是如此无用,终日重复无止境的错误——直到令你失望,直到让你说出我不尊重你,直到你认为你和我并不适合。所以,我们只能告别,已经无法回头的两个人只能继续前进。

如何才能使我自己变得足够强大?不再让任何人受伤。

倘若是你的话,我想要永远在一起,无论变成...

【焰钢/23:00】DEARU:画一张我的心上人。

一心一意,如烟花盛开夜空,最美一瞬,一生难忘——瞬间即是永远。

---------------------------------

今夜我在想你,想诚实地告诉你,不能再一直隐瞒下去了。

你总是在我的视线中出现,对所有人炫耀你所拥有的一切,使得我无法呼吸,即使如此,对我而言已心满意足。

我是如此无用,终日重复无止境的错误——直到令你失望,直到让你说出我不尊重你,直到你认为你和我并不适合。所以,我们只能告别,已经无法回头的两个人只能继续前进。

如何才能使我自己变得足够强大?不再让任何人受伤。

倘若是你的话,我想要永远在一起,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也必然会用双手一直守护着你。

 

一即是我,世界即是你。守护你的世界,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的心愿。

 

我选择重新开始,不断等待。

那天我笑着你对说再见,虽然比谁都清楚,我和你再也不会重逢,最后的谎言,是最温柔的谎言。

我们两个人,背向迈出步伐。

 

+fin+

(注:文字绝大部分来源于钢炼动画歌词的混摘,顺便写了些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的感言。)

STARRY-CD

在我哥和基友的疯狂安利和不断鞭策下,我终于在这个暑假抽时间去补钢炼了_(:з」∠)_…

权衡了一下决定从fa开始看(虽然我哥说03更带劲(划掉)写实,但在补番方面我果然还是个he爱好者)

虽然还没补完但不得不说不愧是零差评的神作,现在我天天一边逛着lof吃同人粮一边数着集数舍不得看完生怕补完原作自己就会饿死在坑里_(´ཀ`」 ∠)_(没事看完fa我还有03ಥ_ಥ!)


给基友画的她最爱的大佐头像,感谢她鞭策我补了番(你说我哥?那是什么东东能吃吗?)

很适合七夕的主题就发出来凑个数,无能大佐真的很撩啊,期待后期表现哦( ̄▽ ̄)~(希望基友不是在贷款吹B23333)


P1...

在我哥和基友的疯狂安利和不断鞭策下,我终于在这个暑假抽时间去补钢炼了_(:з」∠)_…

权衡了一下决定从fa开始看(虽然我哥说03更带劲(划掉)写实,但在补番方面我果然还是个he爱好者)

虽然还没补完但不得不说不愧是零差评的神作,现在我天天一边逛着lof吃同人粮一边数着集数舍不得看完生怕补完原作自己就会饿死在坑里_(´ཀ`」 ∠)_(没事看完fa我还有03ಥ_ಥ!)


给基友画的她最爱的大佐头像,感谢她鞭策我补了番(你说我哥?那是什么东东能吃吗?)

很适合七夕的主题就发出来凑个数,无能大佐真的很撩啊,期待后期表现哦( ̄▽ ̄)~(希望基友不是在贷款吹B23333)


P1原图、P23滤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