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小黑

30.1万浏览    4748参与
云吞
摸的小黑,白发也好可可,衣服是...

摸的小黑,白发也好可可,衣服是自己设计的_(:з」∠)_

摸的小黑,白发也好可可,衣服是自己设计的_(:з」∠)_

无比沙雕

我已经想好写什么啦,但因为我是学生党,只有周更,抱歉哈

我已经想好写什么啦,但因为我是学生党,只有周更,抱歉哈


糖比你甜

咕咕咕请假条

对不起,我要长期咕咕咕了,我嗯 ,初三党,要考高中了,老师给我推了个特招生的名额,我爸妈给我报了,我没有时间再码文了,对不起,(弯腰道歉)给我那些等待投喂的小可爱们一个道歉,放心,我不会弃文也不会弃坑的,待我学成归来之日,就是你们看见我大粗长之时!

对不起,我要长期咕咕咕了,我嗯 ,初三党,要考高中了,老师给我推了个特招生的名额,我爸妈给我报了,我没有时间再码文了,对不起,(弯腰道歉)给我那些等待投喂的小可爱们一个道歉,放心,我不会弃文也不会弃坑的,待我学成归来之日,就是你们看见我大粗长之时!

左尹安

『罗小黑战记第12集』
🔹小冰子
🔹于是,多年后,小黑有了想要保护的人。
🔹超级喜欢看比丢玩儿肚子。
🔹小黑的脉在尾巴上嘛?木头泥垢了!
🔹背景的书啊!
🔹喜欢故事的构架和内容。我会一帧一帧地好好看,不像有些剧,会几倍速的刷,只为了看点儿想看的。还很喜欢这简洁的画风,以及温暖的配乐。
🔹我的山新大大们。
🔹互相牵挂的感情,是需要去珍惜的呢。

『罗小黑战记第12集』
🔹小冰子
🔹于是,多年后,小黑有了想要保护的人。
🔹超级喜欢看比丢玩儿肚子。
🔹小黑的脉在尾巴上嘛?木头泥垢了!
🔹背景的书啊!
🔹喜欢故事的构架和内容。我会一帧一帧地好好看,不像有些剧,会几倍速的刷,只为了看点儿想看的。还很喜欢这简洁的画风,以及温暖的配乐。
🔹我的山新大大们。
🔹互相牵挂的感情,是需要去珍惜的呢。

Mocaffee

【罗小黑战记】爸妈去哪儿(笨蛋父母带娃记)15

时而温柔时而暴躁的精分老母亲,淡定貌美武力爆表的笨蛋老父亲和一只生活不能自理的猫娃子的日常故事,主打温馨日常,ooc警告。

-------------------------------------------

 关于帮写作业~

 

风息半夜有些困难地睁开眼,搬开无限环住他腰部的手臂,准备去上厕所,路过小黑房间的时候,发现小黑屋里的灯居然还亮着。

风息有些疑惑地打开门,看见小黑开着台灯,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听到开门的声音,小黑往后一看发现是风息后,立马从小板凳上蹦下,迈着两条小短腿,一把扑进风息怀里哭诉道:“呜呜呜,风息,呜呜呜。”

风息吓了一跳,他蹲下来把小...

时而温柔时而暴躁的精分老母亲,淡定貌美武力爆表的笨蛋老父亲和一只生活不能自理的猫娃子的日常故事,主打温馨日常,ooc警告。

-------------------------------------------

 关于帮写作业~

 

风息半夜有些困难地睁开眼,搬开无限环住他腰部的手臂,准备去上厕所,路过小黑房间的时候,发现小黑屋里的灯居然还亮着。

风息有些疑惑地打开门,看见小黑开着台灯,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听到开门的声音,小黑往后一看发现是风息后,立马从小板凳上蹦下,迈着两条小短腿,一把扑进风息怀里哭诉道:“呜呜呜,风息,呜呜呜。”

风息吓了一跳,他蹲下来把小黑抱在怀里安抚着,“小黑,怎么了?”

风息这么一安慰,本来就委屈的小黑哭得更大声了,“哇!风息!我作业写不完了!”

风息抱起小黑坐在椅子上,让小黑趴在他肩膀上,伸手轻拍着哭得打嗝的小黑。

翻了翻桌上的作业,那一个个数学符号在风息眼里就跟鬼画符似的。

风息实在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人类小崽子要学习这么难的东西,居然连他都看不懂,而且还布置那么多作业。

小黑趴在风息怀里哭累了有些昏昏欲睡,小脑袋一下一下地点着。

风息看着眼睛都有黑眼圈的小黑心疼的要命,他把小黑抱上床,拉起被子帮小黑盖住小肚肚,单手撑着侧卧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小黑,哄他睡觉。

小黑感受着风息怀里的温暖,虽然很困但还是努力提着神,“风息,我还有作业没写呢……”

风息想了想道:“作业我帮你想办法,你先睡吧。”

“风息最好了……”

话还没说完小黑就窝在风息怀里沉沉睡去。

把小黑哄睡之后,风息打着哈欠,翻着小黑的一本本作业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又想了想小黑,还是咬了咬牙,翻开一本数学作业,拿起笔开始飞速写着。

 

无限第二天醒来后,往旁边一摸上下滑动着,没有像平时一样起来就撸到风息,令他猛地睁开了眼。

“风息?”

无限在快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后才在小黑的屋中找到了风息。

看着两个团在一起,相互依偎着睡觉的两只猫猫,无限松了一口气,他坐在床边,左撸一个小猫猫,右rua一个大豹豹。

写了半夜作业的风息被无限给折腾醒了,用尾巴不开心地抽了无限一下,打着哈欠慢慢地爬了起来。

无限俯身亲了亲大豹豹的鼻子,然后在被大豹豹暴打之前迅速溜走。

等风息叼着还在睡觉小黑来到餐厅的时候,看见在厨房做早餐的无限吓得嘴里的小黑都掉了。

小黑被摔醒了,有些迷茫地叫了一声,然后在看见无限做饭时整只猫也炸了,他迅速躲到风息身后,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团成一团。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无限端着盘子转身看到蹲坐在地上的大猫猫道:“吃饭了。”

风息立马回头将想要把自己隐藏在空气里的小黑叼起来,跳到椅子上,把小黑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一爪子按在想要逃跑的小黑的尾巴上。

“喵~”

风息我不想吃!

 

“喵~”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喵!”

我不要!

 

“喵~”

作业我帮你做好了,现在乖乖吃饭。

 

“喵……”

好吧……

两只猫猫苦哈哈地吃着无限难得的爱心早餐只觉得十分胃疼。

以后再也不晚起了。

快要忍不住,想吐的风息心想道。

 

几天后,无限拿着手机给正在浇花的风息看,“老师说小黑以前的作业还能勉强及格,现在的作业根本都认不清他在写什么。”

风息:……

无限看着发呆的风息,似乎确认了什么,“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风息:……

愚蠢的人类!

------------------------------
本故事改编自真实案例(没错,就是蠢作者自己)

这个星期一定会更二胎orz(不立flag)

哎嘿

看完罗小黑的电影后就想画了,没想到自己磨叽了这么长时间……
出于私心把洛竹放到了偏前的位置,这个男人超温柔的!
觉得是那种会天天和小黑说晚安的呢!
小黑这一路上碰到了许多对他好的人
风息,洛竹,虚淮,天虎,无限,小白……
还有喜欢他的我们!!(๑•̀ㅂ•́)و✧

看完罗小黑的电影后就想画了,没想到自己磨叽了这么长时间……
出于私心把洛竹放到了偏前的位置,这个男人超温柔的!
觉得是那种会天天和小黑说晚安的呢!
小黑这一路上碰到了许多对他好的人
风息,洛竹,虚淮,天虎,无限,小白……
还有喜欢他的我们!!(๑•̀ㅂ•́)و✧

【一只杜甫】

旗舰店买的充电宝终于肥来了!

知道吗,买充电宝还送一只煤球哦(胡说)

旗舰店买的充电宝终于肥来了!

知道吗,买充电宝还送一只煤球哦(胡说)

花下

想到多年后,无限被小黑带去看风息树……



(背景有参考

想到多年后,无限被小黑带去看风息树……




























(背景有参考

阿耷仔

期待年底的新作,想看脱掉外套的三头六臂吒!

期待年底的新作,想看脱掉外套的三头六臂吒!

小梁子
新脑洞,有空的话就写,没空的话...

新脑洞,有空的话就写,没空的话有大佬来写吗,欢迎大家用这个脑洞啊


主旨大概是,即使没有灵力,不会武功,你限爹还是你限爹.....

算了,为了激发读者的主观能动催更性20个红心就开更..........要不然没人看岂不是很尴尬还不如自己写出来自己爽heiheihei

新脑洞,有空的话就写,没空的话有大佬来写吗,欢迎大家用这个脑洞啊


主旨大概是,即使没有灵力,不会武功,你限爹还是你限爹.....

算了,为了激发读者的主观能动催更性20个红心就开更..........要不然没人看岂不是很尴尬还不如自己写出来自己爽heiheihei

长歌当苏

【黑限黑无差】来日方长

Warning:偏师徒向,CP要素不明显,含有对设定的无端联想,含有美食描写深夜食用请谨慎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dbq我这个鱼脑子真的记不住电影细节,在崩人设的边缘疯狂试探

无限上一次来到古楼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连他自己都不记得当初为什么要到古楼来了。

曾经楼底下零零散散的小摊小贩如今汇在一起,成了熙熙攘攘的一条长街。每逢假期,吆喝声、吵闹声和大喇叭里的音乐声把古楼厚重典雅的氛围冲刷得一干二净。

无限抬头望着古楼,面上却没什么表情。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必然,懒得多费心力感伤。他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白毛小猫妖招呼道:“走了。 ”

小黑正盯着旁边店里吃饭的人,没应他。

“前面...

Warning:偏师徒向,CP要素不明显,含有对设定的无端联想,含有美食描写深夜食用请谨慎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dbq我这个鱼脑子真的记不住电影细节,在崩人设的边缘疯狂试探

无限上一次来到古楼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连他自己都不记得当初为什么要到古楼来了。

曾经楼底下零零散散的小摊小贩如今汇在一起,成了熙熙攘攘的一条长街。每逢假期,吆喝声、吵闹声和大喇叭里的音乐声把古楼厚重典雅的氛围冲刷得一干二净。

无限抬头望着古楼,面上却没什么表情。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必然,懒得多费心力感伤。他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白毛小猫妖招呼道:“走了。 ”

小黑正盯着旁边店里吃饭的人,没应他。

“前面那条街里不是说有更好吃的吗。”

小黑立马跟了上来。

“……”

虽然小黑被他带了有一段时间,可好吃的毛病非但没改,反而有变严重的趋势。亏得有会馆资助,不然这样边走边吃,光靠无限自己估计是养不活这个徒弟了。

小黑抓着无限的衣摆跟在他身后,眼睛却看着周围五花八门的特色小吃,口水都快滴到自家师父身上了还浑然不觉。无限虽没看他,却总有一半心思挂在他身上。街上偶尔有行人从侧面挤来,都会被一张薄铁片稳稳托住,再向旁边轻轻推开。

师徒二人都不大喜欢人多的地方,奈何出发前若水和小黑聊天时提起了这条街上的几家店,让小黑有空一定去尝尝。小馋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一路过来念叨个没完,几乎要把无限的耳朵磨得起了茧。

无限可不是会为了美食特意跑一趟的主。几百年活下来,酸甜苦辣咸在味蕾上过了成千上万遍,美食于他来说真不太重要。食物在他这里,多数时候也就是个能不能入口的区别罢了。

不过他自己的手艺明显需要归入后一类,某方面来说确实是苦了小黑了,特意跑一趟就当作补偿吧。无限叹了口气,转身想带着自家馋鬼小徒弟往旁边走,手却捞了个空。

无限微微皱眉,手向小黑之前拽着的衣摆摸去,却只抓住了一只吊在衣服上晃荡着的嘿咻。

之前小黑有多嫌他,现在就有多黏他。不要说逃开他身边了,偶尔无限有事离开一下忘记告诉他,小黑都能把房间刨个底朝天,生怕无限抛下他一个人。

别问无限为什么会知道。

他闪身随便进了一家店,把感知范围铺开覆盖到整条街,果然在街口发现了小黑。小黑的气息十分微弱,一看就是特意隐藏过,可惜这点伎俩还不足以瞒过无限——再修炼个十几年可能就不好说了,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

虽然街上到处都是人,无限却相当放心在街上乱窜的小黑。毕竟是他教出来的空间系,嘿咻也留在了他身边,小黑找不到他才叫奇怪。

店员这时才得空招呼他。无限扫了一眼,面对一柜子的冰淇淋几乎要犯选择恐惧症,只好随手点了两个口味道:“要这两球冰淇淋,就在店里吃。”

他停顿了一下,捏了捏手里的嘿咻,嘴角勾起一点不甚明显的弧度,付完钱又补充了一句:“……不着急,人还没到。”

店员给他引好位,上了两杯茶,又接着忙活去了。

小黑跟在他身边,心里的想法都写在脸上,无限一看他表情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师徒间的默契可不是靠和风息打的那一架速成,而是在漫长的流浪旅途和无数的斗嘴打闹中磨合出来的。

无限吹开漂浮的茶叶,心底莫名生出了一点复杂的情感。

他贵为执行者,处境却尴尬——数百年的岁月流转把他打磨得不似人形,可妖精们也忌惮他的实力,并不太待见他。哪怕是有几个同为执行者的老友愿意与他说说话聊聊天,哪怕有路上捡回来的小妖精们偶尔回来拜访拜访,但他更多时候还是一个人待着。久而久之,寂寞成了习惯,也就算不上寂寞了。

小黑却打乱了他平淡又无甚趣味的生活。

阴差阳错捡回了小黑之后,无限怀着补偿的心思带他见识了一下人类的世界。再到最后与风息打的那一架,小黑越来越依赖他,他发现自己也越来越舍不得这只小猫妖。

无限很久没产生过『想陪着某人一起』的这种念头了。

但他知道小黑想要一个家,也做好了与小黑分离的心理准备,那点准备却在一个拥抱和一句『我想和你在一起』中分崩离析。

他收小黑为徒之后,曾经独自拜访过老君,去为小黑讨一味难寻的药——彼时小黑虽因为双空间保住了一条命,但修为的损失和『豪夺』引起的灵质空间动荡却让无限始终放不下心。

老君听了无限说想陪着小黑一起走,合上手里的小说,抬头笑道:“真是稀奇——之前你也不是没收过,但我还头回知道你这么疼徒弟。是你变温柔了,还是这徒弟和之前的都不一样啊?”

无限没作声。

“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了,你那小徒弟命大得很,有会馆的医师在,何必来向我讨药?”

“我放不下心。”无限坦言,“小黑既然做了我徒弟,就不能再出事了。”

“关心则乱啊……”老君把玩了好一会袖里的药瓶,最终还是扔给了无限,“当我送你的,记在人情账上就不必了。”

他对老君了解不多,但也猜得出来那次相助大部分并不是为着他。老君和清凝仙子的故事从话本子到小说传了好多年,大家听来看来都是消遣,谁又在乎主角切身体会的锥心之痛呢?

如果不是双空间这种罕有的天赋,他和小黑大概就是下一对虐心师徒小说里的主角了。

噫,好恐怖。

无限口袋里的嘿咻突然跳了出来,进了桌子底下。他再低头一看,就瞧见小黑抱着个什么东西兴冲冲地想站起来。无限拦不及,小黑便一头撞在了桌板上,打翻了两杯热茶。

无限看到小黑单手抱头眼泪汪汪的样子,觉得又好笑又可爱。他抽了几张纸,擦干正向桌子边缘流去的热茶,才让小黑从桌子底下出来。小黑另一只手始终背在身后,执意不让无限看到。

“想买吃的可以和我说,下次再乱跑,就惩罚两小时。”无限又倒上了两杯热茶,把一杯移到小黑那边。

小黑气鼓鼓道:“我才不是乱跑!”

无限刚感慨完师徒默契,转头就被打了脸,奇道:“那你是去干什么了?”

小黑抿了抿嘴,犹豫着开口道:“师父,你可以闭上眼睛吗?”

无限照做。

闭上眼之后其他感觉似乎会更灵敏些,他听见了对面的旧长凳发出了吱呀声,然后是茶杯与桌子清脆的碰撞声,最后是自己额前不甚明显的温热鼻息。

小黑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脸,无限张开嘴,就感觉小黑用筷子夹了一团什么东西塞进他嘴里,又匆匆把筷子抽走了。

他挑了挑眉,但也没睁开眼,嚼了嚼嘴里的东西——温热的糯米,略有些过甜的枣泥,混着一点硬硬的红枣皮。吃到最后,无限发现里面居然还混了一颗小小的枣核,他却没说也没吐,嚼了两下随便吞了下去。

小黑低下头窸窸窣窣地翻找了一阵,然后又戳了戳无限的脸,末了又开口补充了一句:“……小心烫。”

其实小黑吹过,已经不烫了,温温热热是刚好适合入口的温度。无限循着香气找到东西,轻轻咬下一口,外层是脆壳,里面软软糯糯,包着的内馅不知道是什么,吃起来只觉得又甜又香。

他不太明白小黑为什么突然对他这么好,但他倒也没有不识趣地打断,只默默地品尝着小黑喂给他的东西。

原本以为早就麻木了的味蕾像是又恢复了感觉,品尝过了千万次的味道在此刻又仿佛是第一次接触。无限微微睁开眼,看见小黑在摊满半桌面的各种袋子里翻找,连撞上桌子疼出的眼泪都还没擦干净。

小傻猫。无限心里想着,忽然就觉得之前为自己夹在人与妖之间而纠结显得有点蠢。

那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在缺少安全感的时候才会发出的悲叹,对现在的他来说,早就已经是不再需要的声音了。

结束了流浪的,可不止是小黑一个人。

听见小黑从桌上跳下来的声音,无限才睁开了眼。小黑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小束花,塞进无限手里,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师父,生日快乐!”

“……若水教你的吧,什么时候买的?”

“上个星期,我把花存在灵质空间里了。”

无限万万没想到自家徒弟学会控制灵质空间的时间流速之后,居然先拿来保存送给自己的花,有点哭笑不得。

店员端上冰淇淋,适时打断了师徒二人逐渐走向诡异的对话。

小黑还从来没吃过冰淇淋——无限不带他吃这些。他伸手戳了戳白色的那球冰淇淋,发现这东西居然会沾在手上,还冰冰凉凉的,觉得格外新奇。他把手指尖沾上的一点冰淇淋舔干净:“甜的……但是味道好奇怪啊。”

无限尝了一口,醪糟味的,还挺新奇。他把纸勺递给小黑:“用勺子吃。”

小黑头一次来这种店,不肯乖乖坐在椅子上,抱着冰淇淋就往楼上钻。无限把小黑留下的小吃拎好,正准备上去找他,就看见小黑半个身子从栏杆上探出来向他招手。

……小猫崽子又欠收拾了。

他上了楼,就被小黑拽到一面墙前。墙上贴满了各种颜色的便利贴,有在纸上画简笔画的,也有写了一整张纸的日常记录,总之什么都有。

“师父,这是什么啊?”

“留言墙。每个人都可以写便利贴,然后贴上去。”

小黑眨了眨眼,明显没懂。

无限想了想,随便找了个解释:“就是许愿的。”

“那我也要写!”

“你会写字吗?”

“……我可以画画!”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小黑连冰淇淋都扔在了一边,拿着笔认认真真地画了起来。

无限抬头看着留言墙。他原先在别的店里看到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读过,但总觉得那些话里的情感与他像是隔了一层膜,更让他觉得自己难以融入。如今再看,纸条上的喜怒哀乐仿佛都格外鲜明生动了起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他开口问道:“小黑,你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吗?”

“唔……忘记了。”

“你可以自己定一个。”

“那就今天吧,这样我就可以和师父同一天过生日了——喏,画完了,师父写剩下一半!”

无限接过来一看,纸上是一个人抱着一只黑猫。小黑画的居然不错,他颇有些意外。无限想了想,提笔写了『平安喜乐』四个字,又递回给小黑。

“这是什么意思啊……师父你念给我听吧。”

“随便写的,贴上去吧。再晚的话你想去的店就该关门了。”

墙上空位不多,无限把小黑抱了起来,让他能够到留言墙最高的地方。

其实十一月一号不是他的生日。

小黑轻盈地从无限怀里跃下,满意地看着贴到最高处的便利贴。

无限揉了揉他的脑袋,温声道:“谢谢。”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

无限抱着一堆小吃,脑袋上还顶着一只黑猫,引来街上许多人的注目。小黑吃饱之后就喜欢窝在无限身上打盹,尾巴搭在无限肩上。

但今天不知为什么,尾巴总往下掉,把小黑闹醒了好几次。小黑迷迷糊糊半天,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了一声。

无限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把嘿咻落在买东西的店里了。”

“……走吧。”



楼是钟鼓楼,街是回民街,提到的两样小吃是甑糕和杮饼,冰淇淋店是陕十三
(陕十三的醪糟冰淇淋真的好吃!!!

Evil♡
占tag致歉 是语c群。无审禁...

占tag致歉

是语c群。无审禁重不抢,新群空皮多多,来康康吧求你了.jpg

占tag致歉

是语c群。无审禁重不抢,新群空皮多多,来康康吧求你了.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