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维诺

89081浏览    2952参与
好暖和呀!

从第一次见到罗维诺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很漂亮。即使到现在我仍然有时一不小心又会陷在那张精致的容貌里。当然,不仅仅是容貌。


——————————


非常喜欢枢轴兄之间简单温馨的日常。为什么现在才更新呢……纯粹因为我太鸽了......我反思

从第一次见到罗维诺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很漂亮。即使到现在我仍然有时一不小心又会陷在那张精致的容貌里。当然,不仅仅是容貌。


——————————


非常喜欢枢轴兄之间简单温馨的日常。为什么现在才更新呢……纯粹因为我太鸽了......我反思

云墨卿-见君如故
「灌溉」 感谢指绘,我上色了!...

「灌溉」

感谢指绘,我上色了!
一回生二回熟~
(藏了几个小细节,但分辨率这么低怕是看不出来了)

「灌溉」

感谢指绘,我上色了!
一回生二回熟~
(藏了几个小细节,但分辨率这么低怕是看不出来了)

玄

当黑塔众人cos阴阳师式神
伊双子cos鬼使黑白

当黑塔众人cos阴阳师式神
伊双子cos鬼使黑白

雙南意痴漢催婚大隊長!

滑稽一下

“嗯?罗维你手上怎么一堆咬痕?”


搓搓手腕的痕迹,嘴角稍稍扬起角度,心情似乎很好

“猫咬的”


看向他的后颈,安东尼奥吃痛的哼了一声

“嘶……罗维你家猫猫抓的真重啊,满背都是,要不要亲分给你擦擦药?”


“算了吧你擦一擦就开始乱摸了啊岂可修!”


“……嘿嘿嘿”露出标准傻笑后就溜回自己位置上


‘嗯?猫的牙齿似乎不是平的吧?而且前台我明明才去帮他们家猫猫剪指甲呀…? ’开会途中思绪飘到外太空的安东这么想到


----------------------@


“ve!姐姐的脖子上怎么一堆红点???”


似乎不爽的抽了抽嘴角,呆毛都卷成一团了,压低...

“嗯?罗维你手上怎么一堆咬痕?”


搓搓手腕的痕迹,嘴角稍稍扬起角度,心情似乎很好

“猫咬的”


看向他的后颈,安东尼奥吃痛的哼了一声

“嘶……罗维你家猫猫抓的真重啊,满背都是,要不要亲分给你擦擦药?”


“算了吧你擦一擦就开始乱摸了啊岂可修!”


“……嘿嘿嘿”露出标准傻笑后就溜回自己位置上


‘嗯?猫的牙齿似乎不是平的吧?而且前台我明明才去帮他们家猫猫剪指甲呀…? ’开会途中思绪飘到外太空的安东这么想到


----------------------@


“ve!姐姐的脖子上怎么一堆红点???”


似乎不爽的抽了抽嘴角,呆毛都卷成一团了,压低声音愤怒道

“臭蚊子咬出来的!” 气愤的转过身用力抓着自己的脖子


“ve!?姐姐那么用力抓会红掉的啦!”


做飯時才想到似乎有看到姐姐的脸和耳朵都红了,不自觉想著‘欸?姐姐刚刚有抓脸和耳朵嘛? ’


莫归

【杂】希望,在你的手中

罗维诺,弗拉维奥
试图写很帅的他们
(虽然失败了)

“罗维诺。”
当一声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轻叹在罗维诺身后响起的时候,罗维诺下意识抖了一下。
这份颤抖的缘由并不明确,但至少不是出于对声音主人的畏惧。
“弗拉维奥。”
罗维诺故作随意地应了一声。
“我就知道你在这。好好的会议正开着,为什么要突然离开?”
背着手踱步过来的弗拉维奥用无比轻松的口吻询问着,就像是平日里闲聊一般。但是被询问的对象,罗维诺,却是几乎是立刻,应激反应一般转过了身。
“你若是过来劝我的话,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我是不会同意的。”
他用冷笑作为开头,用下意识挺了挺自己的胸膛提供信心,用着斩钉截铁的语气说着绝对的话语。
“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的人民自愿...

罗维诺,弗拉维奥
试图写很帅的他们
(虽然失败了)

“罗维诺。”
当一声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轻叹在罗维诺身后响起的时候,罗维诺下意识抖了一下。
这份颤抖的缘由并不明确,但至少不是出于对声音主人的畏惧。
“弗拉维奥。”
罗维诺故作随意地应了一声。
“我就知道你在这。好好的会议正开着,为什么要突然离开?”
背着手踱步过来的弗拉维奥用无比轻松的口吻询问着,就像是平日里闲聊一般。但是被询问的对象,罗维诺,却是几乎是立刻,应激反应一般转过了身。
“你若是过来劝我的话,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我是不会同意的。”
他用冷笑作为开头,用下意识挺了挺自己的胸膛提供信心,用着斩钉截铁的语气说着绝对的话语。
“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的人民自愿而又非自愿地投入绞肉机。”
而对面,弗拉维奥脸上一直存在的那份完美的笑容里,却是多了几分无奈。
他故作夸张地摇头叹气,一副被罗维诺伤透了心的模样。
“我当然不是来劝你的,我亲爱的小罗维。我们每一个,向来都无权干涉其他人的决定,不是吗?”
是的。
罗维诺下意识点了点头。
“但是,我还是有几句话要说,我亲爱的小罗维。”
“我们国家,是建立在无数人尸骸上的国度。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我们的手上都曾或多或少地沾染了血。那些血有的来自于我们的人民,也有的来自于我们的敌人。我们的脚下是数不胜数的尸骸,我们的脚边躺着我们人民的鲜血淋漓的尸体。”
“战争是一个错误的存在,也是不可能消失的存在。我们必须面对它,接受它的存在所带来的一切后果。”
“我知道,我最亲爱的小罗维并不惧怕战争,也不会逃避战争,更拥有着守护自己所想要守护的力量。”
“而这次的反对,只是没有看清事实。”
“如果你还是一个国家的话,还请你低头认真看看,看看你脚下的尸骸,听一听他们的声音。”
一直被弗拉维奥背在身后的双手突然出现在了罗维诺的眼前。而那双手里,是一把手枪。
弗拉维奥就那么强硬地把手枪塞给了罗维诺。
他的脸上一直挂着那份完美的笑容,落在罗维诺的眼中,却不知道为何多出了几分恨铁不成钢。
大概是错觉吧。
仅有的一丝倔强让罗维诺微微扬着头,直视着那张与自己的脸别无二致的脸。
“罗维诺,我知道你不喜欢战争。我也不喜欢。”
弗拉维奥语气依旧平淡似往常。
那些本该掷地有声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却是意外得平淡。
但是。
罗维诺微微低下头,看见了手中那把熟悉的伯莱塔92F手枪,也看见了脚边的尸骸。
祖国……我的祖国……我敬爱的祖国,我愿意为您奉上我的性命来守护您……
它们是这么呐喊的。那些声嘶力竭的声音,与弗拉维奥平淡的声音一起落到了罗维诺的耳中。
“但是真理只在大炮射程内。”
弗拉维奥看向罗维诺手中的枪的目光是温柔的。就连罗维诺自己也不知道的是,他看向那把枪的目光也是温柔的,只是比弗拉维奥多了几分坚毅。
“而守护一切的希望,在你的手中。”

怡怡

伊雙子中混入了法叔(???)

伊雙子中混入了法叔(???)

MagLove
【大神——狼】 所以也是神明大...

【大神——狼】

所以也是神明大人呢

【大神——狼】

所以也是神明大人呢

MagLove
生于咸鱼乐于摸鱼死于作业

生于咸鱼
乐于摸鱼
死于作业

生于咸鱼
乐于摸鱼
死于作业

Freckles_moon

【授权翻译/亲子分】骄阳之吻/Sun Kissed(补授权)

我等了一个多月终于有授权了呜呜呜呜呜。

终于不用胆战心惊害怕被拒绝了。

我要和所有人分享这份快乐!!!

…以及我真的会尽早更新!!

看文可以进合集。

ao3翻译链接在这里。

占tag致歉。


原文等链接见(1)

希望大家多支持原作!



我等了一个多月终于有授权了呜呜呜呜呜。

终于不用胆战心惊害怕被拒绝了。

我要和所有人分享这份快乐!!!

…以及我真的会尽早更新!!

看文可以进合集。

ao3翻译链接在这里。

占tag致歉。


原文等链接见(1)

希望大家多支持原作!

怡怡

國的自卑感

爺爺不管什麼時候都把重心放到費里西安諾身上。

我沒有任何的打仗資質,爺爺放棄我是理所當然的。

我只不過是誰都不需要的孩子罷了。

我除了打仗外的事都能做到完美,但這種時期這種人是不被需要的。

他們也都只是想要爺爺的遺產而已。

爺爺的遺產才是他們的目標。

就算長大了我也只會被跟弟弟拿來做比較,明明都是義/大/利,為什麼他就能得到眾人的愛戴?這不公平。

長大後盧恰做不好的事就全都丟到了我頭上,明明都是義/大/利,為什麼這種麻煩事都丟給我?這不公平。

不管是誰都最討厭了,他們喜歡的人只有費里西安諾而已。

不管是誰都最討厭了,他們恐懼義/大/利,但那不是我的錯啊!都是盧恰啊!他們......

爺爺不管什麼時候都把重心放到費里西安諾身上。

我沒有任何的打仗資質,爺爺放棄我是理所當然的。

我只不過是誰都不需要的孩子罷了。

我除了打仗外的事都能做到完美,但這種時期這種人是不被需要的。

他們也都只是想要爺爺的遺產而已。

爺爺的遺產才是他們的目標。

就算長大了我也只會被跟弟弟拿來做比較,明明都是義/大/利,為什麼他就能得到眾人的愛戴?這不公平。

長大後盧恰做不好的事就全都丟到了我頭上,明明都是義/大/利,為什麼這種麻煩事都丟給我?這不公平。

不管是誰都最討厭了,他們喜歡的人只有費里西安諾而已。

不管是誰都最討厭了,他們恐懼義/大/利,但那不是我的錯啊!都是盧恰啊!他們...根本就不了解我就懼怕我啊...

為什麼啊...想要被愛是那麼難的事嗎?是啊,我既不可愛又不坦率...和既可愛又坦率的費里西安諾不同!

為什麼啊?完全不理解我就害怕我,完全不理解我就討厭我,完全不理解我就認為我和盧恰是同一類的人...我跟他才不一樣!

明明都是羅馬爺爺的孫子,他卻從來沒有寵愛過我,被爺爺寵愛的人只有費里西安諾而已。我根本就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嘛。

明明都是羅馬爺爺的孫子,他卻什麼都沒教過我,受到爺爺教導的只有盧恰而已。我這種戰爭廢物根本就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嘛。

明明為了讓爺爺看我一眼那麼的努力,但他還是從來沒有看過我一眼,重心永遠在費里西安諾身上。

明明為了讓爺爺誇獎我那麼的努力,每件事都做到了完美...但他還是沒誇獎我,重心永遠在教盧恰戰鬥上。

不管做什麼,都會被比較。

不管怎麼樣,麻煩事都算在我頭上。

費里西安諾不管什麼都比我好。

因為盧恰會打仗所以不用處理任何公務。

明明那麼努力卻不被認可。

明明已經那麼努力的做到了凡事完美卻不被誇獎。

這種被比較的人生,

這種麻煩的人生,

果然去死吧/去死好了。

                                  南/義/大/利,羅維諾‧瓦爾加斯/弗拉維奧‧瓦爾加斯


小傻瓜/金絲雀,你不是還有我嗎?

                      西/班/牙,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安德烈‧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來得太晚囉,安迪。再拖下去你就要失去一個子分了。

真抱歉啊,弗拉。

太慢了啊!你個番茄混蛋!

抱歉抱歉~親分下次會隨叫隨到的來安慰羅維的哦!


不管那個都不是能失去的啊,兩個人才是義大利啊,哥哥/蠢貨弗拉。

                                   北/義/大/利,費里西安諾·瓦爾加斯/盧西安諾‧瓦爾加斯


你也長大了啊,羅維諾.../會在天堂好好見證你的成長的,弗拉維奧。

                                   羅/馬/帝/國,修義特.瓦爾加斯/盧修斯‧瓦爾加斯

怡怡

世/界/領/袖/之/戰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瑞/士)

艾倫:義/大/利/參戰了?

黯:沒錯。義/大/利中途參戰了。

維克多:只不過是兩個小孩而已,不用太在意他們吧?

弗朗索瓦:我也這麼想。是說奧利弗呢?我有提醒他有聯/合/國會議。

黯:奧利弗他...打算幫助義/大/利。說什麼好不容易找到不會在意他的下毒習慣豪不顧忌吃他杯糕的朋友,很開心想繼續維持。

艾倫:北歐的挪/威跟冰/島他們也沒有來,為什麼?

瑟斯頓:廢話,去幫助義/大/利啦。先不說北/義/大/利,南/義/大/利的朋友有很多,洛他就是,尤彌他是看在洛...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瑞/士)

艾倫:義/大/利/參戰了?

黯:沒錯。義/大/利中途參戰了。

維克多:只不過是兩個小孩而已,不用太在意他們吧?

弗朗索瓦:我也這麼想。是說奧利弗呢?我有提醒他有聯/合/國會議。

黯:奧利弗他...打算幫助義/大/利。說什麼好不容易找到不會在意他的下毒習慣豪不顧忌吃他杯糕的朋友,很開心想繼續維持。

艾倫:北歐的挪/威跟冰/島他們也沒有來,為什麼?

瑟斯頓:廢話,去幫助義/大/利啦。先不說北/義/大/利,南/義/大/利的朋友有很多,洛他就是,尤彌他是看在洛的份上去的。

黯:右眼都被他挖出來了還有辦法那麼喜歡他可真是服了他。

葵:所以,暫且先把注意力放在義/大/利兄弟身上吧。

(俄/羅/斯)

阿納斯塔西婭:哥哥!不好了!

維克多:白/俄/羅/斯?姐姐?

卡蒂婭:被,北上了。

維克多:北上?被誰?

卡蒂婭:義...

維克多:嗯?

卡蒂婭:被義/大/利北上了!

維克多:什!?

盧西:找~到~了~♪

三人:!?

盧西:吶吶~為什麼要害怕我呢?

盧西:一起用鮮血來畫畫吧~很美好的哦!我最~喜歡用血來畫畫了~

卡蒂婭:小維克多!你快走!我跟阿納斯塔西婭在這檔著!

尤彌爾:誰都,不要想跑~

阿納斯塔西婭:從哪出現的!?

尤彌爾:嗯~不過也就幾層樓的高度而已啊~難得倒我冰/島?

(約幾秒後)

盧西:哈哈哈~東/斯/拉/夫~Game Over~

尤彌爾:吶吶~用他們的血畫什麼好?

盧西:嗯...這樣子吧。

尤彌爾:...Pasta?

盧西:我們來過這的證明。

尤彌爾:下個是什麼國家呢?

盧西:法/蘭/西。我要報神/聖/羅/馬的仇。

尤彌爾:是。

(隔天,瑞/士)

黯:你們居然輸了?

維克多:根據他們講的,下一個應該就是法/國你了。

弗朗索瓦:他們當初是怎麼進攻的?可以告訴我嗎?

阿納斯塔西婭:他們,是由南/義率領西/班/牙、葡/萄/牙、英/國以及挪/威摧毀了整個軍隊。

艾倫:你們不是有核彈嗎?

卡蒂婭:核彈...直接被挪/威的火焰淹沒了。

馬克爾:洛他?

卡蒂婭:挪/威和英/國都是數一數二的魔法師,要打敗他們是十分艱難的...

瑟斯頓:是啊,還是數一數二的瘋子。

沃斯:所,所以到底該怎麼辦?

瓦西:所有人集結起來打敗他們呢?

弗朗索瓦:奧利弗那瘋子在那,我認為不要擅自行動的好。

愛因斯:哥哥他...

弗朗索瓦:尼古他怎麼了嗎?

愛因斯:貌似去幫助義/大/利了。

眾:!?

弗朗索瓦:怎麼會...

(咻!!)

眾:!?

盧西:啊啦~射偏了~

洛基:這也偏太多了吧~故意的?

盧西:當然。

馬克爾:洛。

洛基:呀~老爺好久不見啊~

馬克爾:你為何要去義/大/利那?

洛基:嗯?我啊~只有選邊站的時候不能聽老爺的哦~平常的話是可以聽的~

瑟斯頓:為什麼?

洛基:因為啊~比起大家一起殺來殺去,讓和平主義的弗拉拉來統治大家是最好的選擇啊~那麼,弗朗索瓦君~我啊,會焚燒你的軍隊的。呀哈哈哈哈~!

盧西:addio~

(隔天)

弗朗索瓦:庫哇!!!

安德烈:你變弱了啊,弗朗。

弗朗索瓦:為什麼...西班牙...

安德烈:只是,支持自己的子分而已。比/利/時他們也說要幫我們了呢,真的很開心呢。

尼古拉斯:對不起啊,弗朗,原諒我們。(用弗朗索瓦的血寫下Pasta這個單字)

安德烈:下一個我們會去哪,我也不知道,不要期望我們。

(約3個月後)

盧西:嘻嘻~整個世界幾乎都是我們的啦~

弗拉:很開心嗎?

盧西:當然~幫他報仇了呢~

弗拉:開心就好。

盧西:吶。讓我心情好起來是你計畫的一部份嗎?

弗拉:當然。你很強大,我得讓你先自我肯定。

盧西:這就是你如此完美的原因嗎?

弗拉:自我肯定後,他人才會肯定你。

盧西:這樣啊~那麼毀滅戰爭後,你想做什麼?

弗拉:...把所有國家都叫上吧。第一屆世界會議。

尼古拉斯&安德烈:遵命。


(會議室)

弗拉:從今天起,有任何的重要會議就會邀請你們到這邊來,若無法參與會議,請告知,若無告知,我不確定我會讓我身旁的兩位公認瘋子會做出什麼。

奧利弗:杯糕~!

洛基:Flame~!

盧西:要請各位國家好好聽我們的囉~



(現在,弗拉家)

弗拉:那時後我真的也是挺瘋的呢。所以安迪又說我跟兩個瘋子混遲早也會變成瘋子。

羅維諾:這樣啊...不過他們的確感覺很瘋呢。

羅維諾:(看向櫃子上擺放的照片)你以前是棕髮啊。

弗拉:因為我要把以前的自己埋葬掉所以特地染金的。

羅維諾:你喜歡金色嗎?

弗拉:嗯。喜歡。因為我喜歡華麗吧?

羅維諾:盧西安諾從以前就是那種個性啊...

弗拉:本來也是個乖孩子,因為承受太多了,導致個性扭曲。都是奧地利那混球的錯!

羅維諾:是說,你家一樓就是店鋪啊。

弗拉:啊,嗯。是服裝店。

羅維諾:這些圖都你自己畫的嗎?

弗拉:嗯,全都是自己設計的衣服。

羅維諾:真厲害啊...等等,女裝!?

弗拉:啊...我的一點小癖好啦~

羅維諾:你穿過女裝出門!?

弗拉:還跟維亞交換玩過呢,其他人沒發現但完美的被烈貝爾姐姐說教了~

羅維諾:...終於知道為什麼你們會被稱三瘋子了。

弗拉:啊哈哈~原來我們還有三瘋子這稱號啊,我都不知道呢。

羅維諾:原來你自己不知道啊...

弗拉:我當然不知道啊。我可沒有你那麼聰明呢,是個蠢貨哦。

羅維諾:說自己蠢貨會真的變成蠢貨哦。

弗拉:是是~我要工作了,你上樓跟盧恰玩玩吧。

羅維諾:我才不要!他會拿刀捅我啊!

弗拉:...那坐著吧,不要弄亂我的設計圖哦。

羅維諾:是是~



啪啪兔
p站小说翻译《恶戏3》 p站原...

p站小说翻译《恶戏3》

p站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253213

注意避雷

链接

p站小说翻译《恶戏3》

p站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253213

注意避雷

链接

怡怡

伊雙子,同一時期溫度差真大

剛剛,再複習親分的廣播劇,然後看到了若子分在和貓摔角。

想了想,他弟弟若時期應該是因為神/聖/羅/馬而陷入低潮期...

他弟弟,若時期失戀,他若時期,在和貓摔角,被瑞/典嚇到,狂喊西/班/牙來救他

兄弟,在同一個時期,一個令人扎心,一個一口大糖直接塞你嘴裡...

溫度差真大

剛剛,再複習親分的廣播劇,然後看到了若子分在和貓摔角。

想了想,他弟弟若時期應該是因為神/聖/羅/馬而陷入低潮期...

他弟弟,若時期失戀,他若時期,在和貓摔角,被瑞/典嚇到,狂喊西/班/牙來救他

兄弟,在同一個時期,一個令人扎心,一個一口大糖直接塞你嘴裡...

溫度差真大

怡怡

同為南/義/大/利,我會好好幫你的。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咖啡廳)

弗拉維奧:來晚了。

羅維諾:我也剛到而已。

弗拉維奧:我就直接單刀直入地說了,我知道你的故事,你做任何事都不如弟弟費里西安諾,對吧?

羅維諾:就跟你說的一樣。

弗拉維奧:爺爺的寵愛也全都在他身上,對你不聞不問。

羅維諾:......

弗拉維奧:雖然不太一樣,但我的爺爺也是一樣只關注盧恰...盧西安諾。

弗拉維奧:從小,他都帶著盧恰一起,教他的總是戰鬥,休息時間就畫畫,但盧西他怎麼都畫不好,爺爺也沒誇他繼續努力,而是直接...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咖啡廳)

弗拉維奧:來晚了。

羅維諾:我也剛到而已。

弗拉維奧:我就直接單刀直入地說了,我知道你的故事,你做任何事都不如弟弟費里西安諾,對吧?

羅維諾:就跟你說的一樣。

弗拉維奧:爺爺的寵愛也全都在他身上,對你不聞不問。

羅維諾:......

弗拉維奧:雖然不太一樣,但我的爺爺也是一樣只關注盧恰...盧西安諾。

弗拉維奧:從小,他都帶著盧恰一起,教他的總是戰鬥,休息時間就畫畫,但盧西他怎麼都畫不好,爺爺也沒誇他繼續努力,而是直接批評了他。

弗拉維奧:我的話,我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我去畫畫了,也去做了許多自己想做的事。

弗拉維奧:但在義/大/利/戰/爭,1522~1544,你知道吧?

羅維諾:當然知道啊。

弗拉維奧:我和盧西被分開,我被奧/地/利那混球交給了西/班/牙。

弗拉維奧:他對我很好,至少比奧/地/利那混球好。但,英/西/海/戰你也知道吧?

羅維諾:不可能,不知道啊...

弗拉維奧:安德烈他輸了,輸給了我的朋友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的化身...

羅維諾:Oliver嗎?

弗拉維奧:你什麼時候知道他的名字的?

羅維諾:你的手機,剛剛跳出來了。

弗拉維奧:啊,他傳的訊息吧?晚點再看就好。

羅維諾:你和他是朋友?

弗拉維奧:是的,他是個很奇怪的人,喜歡到處交朋友。

羅維諾:這樣啊,繼續吧。

弗拉維奧:好的。安德烈他在海/戰後原本想要自我放棄,他腦子不太好,他認為一個化身死了,也會再出現新的化身,但只能狠狠地將他打醒。

弗拉維奧:看到他頹廢的樣子,我實在是沒法嚥下這口氣,一巴掌就打上去了。打他罵他什麼的,但他還是沒有反應,叫我不要管他。

弗拉維奧:在那之後,我還是很努力地想勸他振作起來。但克里特他...你還記得吧?剛剛在我旁邊那一位。

羅維諾:嗯。很像葡/萄/牙。

弗拉維奧:他問了我一個問題,「知不知道戰爭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羅維諾:你知道嗎?

弗拉維奧:從小就是和平主義的我當然不知道。

弗拉維奧:有人贏了。

羅維諾:有人輸了。

弗拉維奧:有人大肆慶祝。

羅維諾:有人失落。

弗拉維奧:有人活下來。

羅維諾:也有人死了。

弗拉維奧:哼。被問到一模一樣的問題了啊~

羅維諾:我想先問你,我們這沒有的世/界/領/袖/之/戰,還有你們的義/大/利/統/一。因為如果是要鼓勵西/班/牙,你我應該會說出一樣的話。

弗拉維奧:是啊。失去海洋算什麼啊。

羅維諾:由我來給你一個世界啊。

弗拉維奧:義/大/利/統/一和世/界/領/袖/之/戰嗎...我明白了。

(幾年前)

盧西安諾:世/界/領/袖/之/戰?甘老子屁事啊?

弗拉維奧:你就不想報復嗎?你想想奧/地/利那混帳怎麼對你的啊。

盧西安諾:我親愛的哥哥啊~像我這種不被肯定的家伙怎麼可能幫的上忙啊?

弗拉維奧: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啊!?你就不想成為世/界/的/領/袖嗎?繼承爺爺,成為世/界/領/袖啊!

盧西安諾:就我們兩?你也不想想我們今年才幾歲啊?我們才13歲诶~要和那幾個龐大的國/家/化/身打絕對不可能啊!你也不想想俄/羅/斯、美/國、中/國都是些什麼貨色!

弗拉維奧:沒錯,他們人多示眾...但是,我想要結束這世上所有的戰/爭!

盧西安諾:喂~蠢弗拉你是真的瘋了吧?

弗拉維奧:拜託了!盧恰!把義/大/利/統/一吧!只有這樣才有機會贏啊!你不懂嗎!?你不想報神/聖/羅/馬/帝/國的仇嗎!?被拿/破/崙滅掉的神/聖/羅/馬/帝/國!!

盧西安諾:...不想報,才怪。

弗拉維奧:所以得統/一啊!

盧西安諾:我只想幫他報仇!我才不想去爭什麼世/界/領/袖!

弗拉維奧:...這樣啊。原來如此,盧西安諾‧瓦爾加斯是如此弱小的人啊!甘願被他人統/治的人啊!北/義/大/利也不過如此嘛!還敢說我懼怕戰爭!你還不是一樣的家伙!

盧西安諾:你這傢伙...

弗拉維奧:膽小鬼!膽小鬼!

盧西安諾:好啊,統一是吧?可以。就明天,你我,決一死戰。義/大/利,只有一個!

弗拉維奧:(原來如此,統/一,也是得戰爭的,但...我不能輸啊。他會亂來的啊,他實在是太容易被激怒了。)我知道了。

(結束)

弗拉維奧:總之~我和盧恰都存活下來了呢~

羅維諾:所以你們,有打嗎?

弗拉維奧:當然打了,我輸了呢。因為我根本就不會戰鬥。但,明明只要將這裡用力統下去他就能當唯一的義/大/利了。他卻,選擇將刀插入地面呢。

羅維諾:兩個人,才是義大利啊。

弗拉維奧:說得真好呢。接下來你想知道世/界/領/袖/之/戰吧?

弗拉維奧:我先和安德烈、克里特還有盧西學了戰鬥,習得了極好的槍技。

弗拉維奧:我們先北上。

羅維諾:北上?

弗拉維奧:對,我們的第一目標是...東/斯/拉/夫/民/族/國/家。

羅維諾:俄/羅/斯那!?

弗拉維奧:是。我南/義/大/利弗拉維奧滅軍隊,北/義/大/利盧西安諾則是,和所有的化身打得那位。

羅維諾:你,有成功嗎?

弗拉維奧:當然~我把全部的軍隊都滅了呢~但,也不能說一個人啦。

羅維諾:你的幫手有誰?

弗拉維奧:安德烈、克里特、尼古拉斯、洛基、奧利弗。

羅維諾:世/界2到5?

弗拉維奧:是的。還有支持哥哥而來的冰/島尤彌爾。他們都沒有要求利益,就只說,朋友該做的事而已。

羅維諾:朋友啊...你朋友可真多。

弗拉維奧:謝謝誇獎。啊,終於來了。

羅維諾:還有人嗎?

弗拉維奧:其實這世界不只是兩個次元,有四個。

查瑞拉:來晚啦~ciao~羅維諾‧瓦爾加斯君~

羅維諾:妳是...

查瑞拉:查瑞拉‧瓦爾加斯,也是屬於其他世界的南/義/大/利。

弗拉維亞:我是弗拉維亞‧瓦爾加斯,請多指教。

羅維諾:請多指教。所以,這個世界分成四個次元...每個國家都有4個化身...什麼鬼啊~...

查瑞拉:哼哼~已經把可以互相聯絡的道具做好了哦~好好佩服我們吧~

弗拉維亞:小查瑞拉也真是的,太過自豪可是絕對不行的哦~

羅維諾:原來世界有四個啊~

弗拉維亞:很驚訝吧?我相信那邊也是...

查瑞拉:愛麗絲!羅莎!艾米麗!連蒂娜姐妳也在...

愛麗絲:Ve!

羅維諾:她是你們那的北/義、美/國跟...英/國嗎?

查瑞拉:是的,是三個大笨蛋。

愛麗絲:暴露了啊~怎麼辦啊~羅莎~

羅莎:不要問我啊!你這傢伙!

艾米麗:因為因為~很擔心查瑞拉一個人出來啊!

克里斯蒂娜:吶吶~查瑞拉~雖然才剛來,但我覺得還是快點回去得好哦。

查瑞拉:當然知道。這次的錢我請,下次到你們哦。

弗拉維奧:當然沒問題~

弗拉維亞:好了~小羅維,去逛街嗎?

羅維諾:蛤!?不對啊!我頭緒都沒搞清楚就突然問我要不要去逛街很奇怪啊!

弗拉維奧:好了~走吧走吧~



和一開始想的落差好大啊,我到底都在幹嘛啊?

MagLove
【你是上天赠予我的珍宝】

【你是上天赠予我的珍宝】

【你是上天赠予我的珍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