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罗莎柯克兰

9210浏览    461参与
苏栗糕

彼此之间。C2

非常规天使组幼驯染。卢西安诺x罗莎。ooc警告

C2。十四岁。

罗莎柯克兰最近其实很苦恼。她和卢西安诺很久没有一起回家了。事实上她这几天都有刻意地躲着卢西安诺瓦尔加斯。

事情的起因是罗莎柯克兰无意间捡到一张纸条。

上边的内容是,“4班的卢西安诺听说在和3班的卢西安诺谈恋爱。”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张纸条出现在罗莎柯克兰的抽屉里。

罗莎柯克兰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卢西安诺谈谈了。

她是喜欢吗?罗莎柯克兰不知道。但不论怎么样,罗莎柯克兰不愿意听到这种传闻。罗莎柯克兰对于卢西安诺的感情,大概是友情已满,恋爱不达。

第一次是在7岁那年,卢西安诺的吻手礼。他是是第一个把罗莎柯克兰当做普通人看待的同龄人。

卢西安诺早熟得令人...

非常规天使组幼驯染。卢西安诺x罗莎。ooc警告

C2。十四岁。

罗莎柯克兰最近其实很苦恼。她和卢西安诺很久没有一起回家了。事实上她这几天都有刻意地躲着卢西安诺瓦尔加斯。

事情的起因是罗莎柯克兰无意间捡到一张纸条。

上边的内容是,“4班的卢西安诺听说在和3班的卢西安诺谈恋爱。”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张纸条出现在罗莎柯克兰的抽屉里。

罗莎柯克兰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卢西安诺谈谈了。

她是喜欢吗?罗莎柯克兰不知道。但不论怎么样,罗莎柯克兰不愿意听到这种传闻。罗莎柯克兰对于卢西安诺的感情,大概是友情已满,恋爱不达。

第一次是在7岁那年,卢西安诺的吻手礼。他是是第一个把罗莎柯克兰当做普通人看待的同龄人。

卢西安诺早熟得令人发指。以至于孤儿院的妈妈们私底下都叫他怪胎。

毕竟,谁会相信卢西安诺瓦尔加斯不论是在儿时听说父母遇难的时候还是幼时被同龄人嬉笑嘲骂的时候都没有落过一滴眼泪呢。

他冷静得令人发指。对于孤儿院里的其他孩子来说,他的冷漠使他变成一个无趣的玩具。谁会喜欢一个木证的孩子呢。

罗莎柯克兰在8岁那年,不止一次是刚刚关上房间的门,就扑倒在床上开始掉眼泪。

罗莎柯克兰不允许自己在外人面前掉眼泪。但是卢西安诺可不是外人。

在罗莎柯克兰再一次哭的时候,卢西安诺坐过去轻轻拍了拍罗莎的背,给她递来一块手帕。言到,“罗茜,不值得。”卢西安诺的话语仿佛罗莎柯克兰的良药。罗莎柯克兰闻言后擦了擦眼泪,朝他挤出一个微笑。

罗莎柯克兰郁闷的在校门口,踢了踢脚下的石子站在那里等着卢西安诺。

对卢西安诺,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依赖吧。

罗莎柯克兰与卢西安诺瓦尔加斯一起长大。他们最为美好的孩童时代都留给了彼此。

罗莎柯克兰不知道,以后的自己会怎么看待她和卢西安诺之间的传闻。但是她想,如果不把自己的喜欢传达出口,她会很不舒服的。

卢西安诺刚刚走出校门,就看到了罗莎柯克兰。挑眉问到,“今天怎么不躲着我了,想开了?”

罗莎柯克兰涨红了脸,对卢西安诺说,“传言,我想把它变成真的。”

“哪个传言?”

“就,就我和你的那个……”

“如你所愿。”

十六岁的罗莎柯克兰和十六岁的卢西安诺,他们的青春才刚刚开始。

TBC


苏栗糕

彼此之间。C1

幼驯染天使组。非常规天使组,卢西安诺x罗莎柯克兰。

C1。九岁


九岁的罗莎柯克兰围着厚厚的围巾,穿着一件粉红的羽绒服坐在一家馅饼店的橱窗前。她手里拉着的是九岁的卢西安诺瓦尔加斯的手。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和罗莎柯克兰是打小就在都灵的一个孤儿院长大的。

罗莎柯克兰清晰的记得当六岁的自己说出自己母亲的国籍时,孤儿院里那些个女孩子的嫌弃之情就立刻表露在了她们稚嫩的脸上。

漂洋过海的母亲,染上荨麻疹的妓女的孩子,六岁的罗莎柯克兰。谁会喜欢她呢?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另一个同样被人嫌弃的孩子。

死于船难的父母,来自乡村的孩子,六岁的卢西安诺瓦尔加斯。谁又会喜欢他呢?

安排房间的时候,理所当然的两个被讨厌的孩子住在了一...

幼驯染天使组。非常规天使组,卢西安诺x罗莎柯克兰。

C1。九岁


九岁的罗莎柯克兰围着厚厚的围巾,穿着一件粉红的羽绒服坐在一家馅饼店的橱窗前。她手里拉着的是九岁的卢西安诺瓦尔加斯的手。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和罗莎柯克兰是打小就在都灵的一个孤儿院长大的。

罗莎柯克兰清晰的记得当六岁的自己说出自己母亲的国籍时,孤儿院里那些个女孩子的嫌弃之情就立刻表露在了她们稚嫩的脸上。

漂洋过海的母亲,染上荨麻疹的妓女的孩子,六岁的罗莎柯克兰。谁会喜欢她呢?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另一个同样被人嫌弃的孩子。

死于船难的父母,来自乡村的孩子,六岁的卢西安诺瓦尔加斯。谁又会喜欢他呢?

安排房间的时候,理所当然的两个被讨厌的孩子住在了一起。

没关系的!大家都是四人间,我有两人间。没关系的。七岁的罗莎柯克兰经过一番自我打气后,抱着厚厚的棉被进到了房间里面。

坐在床上的卢西安诺瓦尔加斯,抬头看到的是一个梳着双马尾的绿眸孩子笨重的抱着一卷破棉被进来的画面。

看来我们是一类人。卢西安诺如此想到。

“罗莎柯克兰。以后就是室友了。好好相处吧。”出乎意料地听到一个声音,再抬头就是罗莎柯克兰朝他伸出的手和小女孩的笑脸。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那么,希望我们拥有一段美好的时光。”罗莎柯克兰看见卢西安诺亲亲起身给了她一个吻手礼,吓得手忙脚乱,慌乱之下匆忙回了一个礼后就跑到自己床上,裹着棉被窝着了。

这是他们的初遇。

寒假过完就是新学期了。罗莎柯克兰和卢西安诺不在一个班。

正在上拼写课的卢西安诺歪头看向窗外。他看到一个小女孩踉踉跄跄地跑到他面前,隔着玻璃哈了一口气,在玻璃上写反字到,“我在纸上练习了很久。你看,好看吧。”卢西安诺皱着眉头,看见了罗莎柯克兰在玻璃上画了一个馅饼。点点头算是许可以后,转头继续听课了。

卢西安诺和罗莎柯克兰很自然的玩到了一起。罗莎柯克兰和卢西安诺瓦尔加斯都是被嫌弃的孩子,孤儿院里的孩子在学校把他们的身世背景一传十十传百,他们只拥有彼此。

“罗茜,你在看什么。你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

“没什么,刚好想吃馅饼而已。我们走吧。”

罗莎柯克兰刚迈出一步,就顿住了。卢西安诺拉着她的手在橱窗上哈了一口气。画了一个馅饼。

“没有钱给罗茜买真的馅饼,那么给罗茜画一个好了。”

这是九岁的卢西安诺和九岁的罗莎柯克兰。

TBC


长吟随心

【娘塔/米英】十九岁 [年龄差/短小完]

文/随心


  你已经不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孩子了。

  

  艾米丽第二百四十三次警告自己,伴随而来的罪恶感很快就被亮起的屏幕掐灭,就像是她的女儿用强力消毒液将地板的瓷砖洗刷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噢见鬼,小伊萨冬令营去了,怪不得家里看上去这么脏!

  

  不过这些都不是事儿。艾米丽像恶狼瞧见猎物一般,抓起手机。可也许是刚才的自我警示起了微不足道的作用,她的手指在指纹识别器的上方毫厘之处停下了,那双被罗莎——温柔的可爱的知书达理的善解人意的——年轻的罗莎评价为天空般广阔、大海般深邃、星空般闪耀的眼在镜片后胡乱地眨着,似乎眼皮一开一合之间屏幕上就会显示给予她的指示——让她远离挣扎的指令。

  

  可是屏...

文/随心


  你已经不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孩子了。

  

  艾米丽第二百四十三次警告自己,伴随而来的罪恶感很快就被亮起的屏幕掐灭,就像是她的女儿用强力消毒液将地板的瓷砖洗刷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噢见鬼,小伊萨冬令营去了,怪不得家里看上去这么脏!

  

  不过这些都不是事儿。艾米丽像恶狼瞧见猎物一般,抓起手机。可也许是刚才的自我警示起了微不足道的作用,她的手指在指纹识别器的上方毫厘之处停下了,那双被罗莎——温柔的可爱的知书达理的善解人意的——年轻的罗莎评价为天空般广阔、大海般深邃、星空般闪耀的眼在镜片后胡乱地眨着,似乎眼皮一开一合之间屏幕上就会显示给予她的指示——让她远离挣扎的指令。

  

  可是屏幕留给她的只是因长时间无操作而越来越暗的光,屏保上温婉女孩的笑容似乎也黯淡了,一条未读消息横亘于中,礼貌疏离又小心翼翼的问候似乎并不期待及时的回复。

  

  那只是表面。艾米丽深谙其道,毕竟她也曾被那近乎不近人情的神态欺骗过,记不清有多少次为此黯然神伤后,她也渐渐窥见了淑女礼貌外壳下滚烫的心。

  

  她现在几乎能想象得出她的女孩是怀着怎样雀跃而忐忑的心情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输入,却又因为哪个联想而删去了一大段话语从头来过。那般青涩的感情她在二十年前也曾经历过,只是她之前一直以为罗莎——贵族般高傲、拥有一大批追随者的罗莎不会有如此烦恼,她更没想过让她心爱的罗莎初尝此般犹豫的正是她自己!

  

  一个星期前的晚上,她的罗莎躺在此刻她盘腿坐着的沙发上,眼角淌过生理性泪水,红肿的唇断断续续地述说她的不安她的挣扎她的迷茫以及——她浓稠如热巧克力的爱意。那时艾米丽的心脏也被某种温柔与激动填满了,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孩子,能够毫无芥蒂不顾一切地吻上那瓣甘甜的唇,许下一个又一个直到永远的诺言。

  

  艾米丽当时也这样做了,她的神色非常自然,脑中没有半刻犹豫。可是在与罗莎短暂分别的第一个夜晚,她突然又想起了那句曾经咀嚼过两百四十二次的语句——那句曾被她心中埋怨过阻隔了她和罗莎不知道多少个日夜的警告。

  

  你已经不是一个十九岁的孩子了。

  

  艾米丽用一只错误的手指抚上指纹识别器,错误提示立马就跳了出来,建议她保持手指与感应器清洁。食指根一条白色细线突兀地闯入她的眼帘,提醒她那里曾经有一个环,一只一个星期前才被罗莎摘下的婚戒。

  

  罗莎对用她自己的指纹解锁艾米丽的手机乐此不疲,尽管永远都不会得到正确的结果。有一次艾米丽建议干脆把她的指纹也录入,罗莎这才解释她只是想看看屏保——她并不期待有正确的提示弹出,用错误的指纹不断让屏幕亮起是她缓解情绪、无聊时打发时间的小习惯,尝试五次之后,五秒就过去了。

  

  她就能平静下来想想下一步做什么了。

  

  艾米丽第二百四十四次想,你已经不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孩子了。

  

  在一个星期之后,她突然又因为这个想法而羞愧,突然不敢直视屏保上女孩恬静的微笑,不敢凝视未读消息前的那个名字。

  

  然后她放下手机,慢腾腾地,好像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而她刚好知道,放慢速度只会让疼痛加剧。

  

  然后她走向门厅。

  

  木门开了,女孩猛地向她撞来,金色发丝散落在她的肩膀。

  

  “好久不见,伊萨。”艾米丽揉着她的女儿的小脑袋,四个小时前她才在此次揉乱了另一个女孩的发型,换来一个毫无威慑力的瞪视,为此她还赔罪似的拿来梳子为她再次梳理一次。

  

  “冬令营怎么样?”艾米丽笑着问。


[END]


本来想写阿尔和亚瑟的暗恋时期小纠结的,但是这些内心戏,觉得更适合写女孩子,所以就...


Cukraus

没有手机的一周,手绘复健


都是英,各种各样的

没有手机的一周,手绘复健


都是英,各种各样的

Ninco的老公
突然发现枫茶是真的好嗑,女孩子...

突然发现枫茶是真的好嗑,女孩子也好嗑!甜甜的梅格和淑女罗莎!我爱女孩子(ˉ﹃ˉ)

突然发现枫茶是真的好嗑,女孩子也好嗑!甜甜的梅格和淑女罗莎!我爱女孩子(ˉ﹃ˉ)

紫沐熙_请找我约稿)
本来想学美女摘眼镜耍帅,但我忘...

本来想学美女摘眼镜耍帅,但我忘了自己太菜

本来想学美女摘眼镜耍帅,但我忘了自己太菜

今天吃耀了么

第一次画眉毛子,丑的不忍直视-_-||
对不起这几天咕咕咕了( •̥́ ˍ •̀ू )
不过我明天会更新的(。ò ∀ ó。)
@沣水  @璇  @礼微山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22  @名字太难不想取  @茗小玥  @鄂鱼期子( •̀∀•́ )  @筠稚  @ηgiao  @南巷初晴 
下排带我挚友 @是空影鸭
以及第一次不小心艾特了的太太ヽ(*´з`*)ノ重新编辑了一下 @品杰
欢迎留言哈~( ̄▽ ̄~)~

第一次画眉毛子,丑的不忍直视-_-||
对不起这几天咕咕咕了( •̥́ ˍ •̀ू )
不过我明天会更新的(。ò ∀ ó。)
@沣水  @璇  @礼微山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22  @名字太难不想取  @茗小玥  @鄂鱼期子( •̀∀•́ )  @筠稚  @ηgiao  @南巷初晴 
下排带我挚友 @是空影鸭
以及第一次不小心艾特了的太太ヽ(*´з`*)ノ重新编辑了一下 @品杰
欢迎留言哈~( ̄▽ ̄~)~

芍药不甜

晚上发,少丢人😢

晚上发,少丢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