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罪与罚

9645浏览    176参与
食野社

罪与罚

书名:罪与罚

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

[1]

他先前那种惊讶的心情现在逐渐变为恐惧了,仿佛有一阵冷气打他的背上溜过。他知道了,突然出乎意外地、完全出乎意外地知道了,明晚七点整,丽扎韦塔,老太婆的妹子,她那独一无二的伴侣将不在家里,那么晚上七点整只有老太婆独个儿在家里。

离他的住所只有几步路了。他像个被判了死刑的囚犯,走进自己的房子里去了。他什么也不思考了,他完全丧失了思考力。可是他忽然深切地感觉到,他再没有理智的自由,再没有意志,一切都突然确定了。


[2]

“年轻的新生力量因为得不到帮助而枯萎了,这样的人成千上万,到处皆是!成百成千件好事和倡议可以利用老太婆往后捐助修道院的钱来举...

书名:罪与罚

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

[1]

他先前那种惊讶的心情现在逐渐变为恐惧了,仿佛有一阵冷气打他的背上溜过。他知道了,突然出乎意外地、完全出乎意外地知道了,明晚七点整,丽扎韦塔,老太婆的妹子,她那独一无二的伴侣将不在家里,那么晚上七点整只有老太婆独个儿在家里。

离他的住所只有几步路了。他像个被判了死刑的囚犯,走进自己的房子里去了。他什么也不思考了,他完全丧失了思考力。可是他忽然深切地感觉到,他再没有理智的自由,再没有意志,一切都突然确定了。


[2]

“年轻的新生力量因为得不到帮助而枯萎了,这样的人成千上万,到处皆是!成百成千件好事和倡议可以利用老太婆往后捐助修道院的钱来举办和整顿!成千上万的人都可以走上正路,几十个家庭可以免于穷困、离散、死亡、堕落和染上花柳病——利用她的钱来办这一切事情。把她杀死,拿走她的钱,为的是往后利用她的钱来为全人类服务,为大众谋福利。你觉得怎样,一桩轻微的罪行不是办成了几千件好事吗?牺牲一条性命,就可以使几千条性命免于疾病和离散。死一个人,活百条命——这就是算学!从大众利益的观点看来,这个害肺病的、愚蠢而凶恶的老太婆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呢?不过像只虱子或蟑螂罢了,而且比它们还不如,因为这个老太婆是害人精。”


[3]

他心里已经没有有意识的反对了。可是到了最后关头,他简直不相信自己了,并且固执地、盲目地从各方面寻找反驳的理由,琢磨这些理由,仿佛有人强迫他去干那件事。最后一天到来得这么突然,一切都一下子就决定了。这最后一天对他起了几乎是机械的作用:仿佛有人拉住了他的手,无法抗拒地、盲从地,用超自然的力量,不容反对地把他拉走了。仿佛他的衣服的一角被车轮轧住了,连人带衣都被拖进车子底下去了。

开头——其实是在很久以前——就有一个问题引起了他研究的兴趣:为什么几乎一切犯罪行为都这么容易被发觉和败露?为什么几乎一切犯罪者都会留下显著的痕迹?他逐渐地得到各种不同的、新奇的结论。依他看来,最重要的原因不在于犯罪行为不是消灭物证所掩盖得了的,而在于犯罪者本人;犯罪者本人,而且几乎是每个犯罪者,在犯罪的时候,都丧失了意志和理智。相反地,正当最需要理智和细心的时候,他的意志和理智却被幼稚而且罕见的粗心大意取而代之。他深信,这种理智的糊涂和意志的衰退像疾病一样控制着人,并逐渐地发展起来,在犯罪前不久发展到了顶点;在犯罪的时候,那种情况仍旧不变,在犯罪后还要继续若干时候,这要看每个人的情况而定;以后就会像各种疾病一样消失的。问题在于,疾病产生犯罪行为呢,还是犯罪行为本身,由于它独特的性质,常常引起一种类似疾病的现象?——他觉得他还没有能力解答这个问题。

得到这样一些结论的时候,他认为,拿他本人来说,他进行这个行动的时候,是不会发生类似的现象的。在进行他的预谋行动的时候,他绝不会丧失理智和意志的。唯一的理由是,他进行这个预谋的行动“不是犯罪”……我们撇开他达到最后决定的那个过程不谈,因为我们已经扯得太远了……不过我们得补充一下,在他的头脑里,这个行动中具体的、纯物质上的困难只起了次要的作用。“只要保持全部意志和理智来对付这些困难,等到完全掌握了一切情况,这些困难在适当的时候就会迎刃而解……”可是行动还没有开始哩。他还是不大相信自己的那些最后的决定。当钟打起来的时候,情况却完全变了,变得有点儿突然,甚至差不多是出乎意料的。


[4]

如果看门人问他:“有什么事?”他也许会把斧头直接交给他。但是看门人又不在屋子里,他赶快把斧头放在长凳下面原来的地方,甚至拿木柴照原来的样子把它遮住。


[5]

“如果你干这件事当真是一种蓄意的行为,而不是由于一时糊涂,如果你当真抱着一个明确的、坚定不变的目的,那你为什么直到现在连那个钱袋里藏着什么东西也没有瞧过一眼呢?你为什么连你拿到了些什么东西,为了什么而忍受种种痛苦,并且有意识地去干这种卑鄙龌龊和下流的勾当也不知道呢?可是现在你要把这个钱袋连同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儿扔入水里,而这些东西你看也没有看过一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6]

“在寒冷、昏暗和潮湿的秋天晚上,我爱听人们在琴师伴奏下唱歌,一定要在潮湿的晚上,那时所有的行人脸上都带苍白发青的病容;或者在天不刮风,湿雪笔直地飘落下来的时候,那更好。您明白我的意思吗?那些瓦斯灯透过湿雪闪耀着……”


[7]

“我在哪里读到过:有一个人被判了死刑,一小时后就要执行,他这样说或想道:如果他必须在高耸的峭壁上或在一块只容两脚站立的弹丸之地过活——而周围是一个深渊,一片汪洋;永远是漆黑一片;永远是孤独无依;永远是狂风暴雨;——他还是愿意在这块一俄尺宽的地方站一辈子,站一千年,永久地站着——即使这样过活也还是比马上死好!只要能活着、活着、活着!不管怎样活,只要能活着!……这话一点不错!天哪,这话一点不错!人是卑鄙的!因此管他们叫卑鄙东西的那个人也是卑鄙的。”


[8]

“我告诉你,你们没有一个不是空谈家和吹牛大王!你们稍受挫折,就会大惊小怪,像母鸡下蛋一样!甚至在这方面也学别人的样。你们没有独立生活的迹象。你们都是鲸蜡膏[插图]做的,你们血管里流的是乳浆,而不是血液!你们当中不论哪一个,我都不相信!在一切情况下,你们首先仿佛都不像个人!”


[9]

“老太婆,这也许是个错误,问题不在于这个老太婆!老太婆只是一种病……我想尽快地跨过……我杀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原则!我破坏了一个原则,但跨没有跨过去,还是停留在这一边……我只会杀人。而且我似乎也没有能力干那种事……原则吗?那个傻瓜拉祖米兴刚才为什么骂那些社会主义者?他们也是爱劳动的人,也是买卖人;他们为‘公众谋福利’……不,我只能活一次,不能活第二次,我不愿等待‘普遍的幸福’的到来。我要自力更生,不然的话,还是不活好。那么怎么办呢?我只是不愿等待‘普遍的幸福’的到来,而坐视我的母亲挨饿。说什么‘我搬一块砖头去建立普遍的幸福,因此我心安理得。’哈——哈!你们为什么让我溜走。要知道,我只能活一次,我也要……唉,从美学上看来,我不过是只虱子,”他补充说,突然疯子般狂笑起来。“对,我当真是只虱子,”他幸灾乐祸地尽想着这个念头,继续往下说,一边把这个念头反复地咂摸,玩弄着取乐,“第一,只因为我现在断定我是只虱子;第二,所以我整整一个月来麻烦着仁慈的上帝,叫他做证人,证明我干这种事并不是为了个人肉体上和性欲上的满足,而是由于一个崇高的和有意义的目的——哈——哈!第三,所以我决意在实行我的计划时做到尽可能公平合理,注意重量和尺度,进行计算:我从所有虱子中挑选出最不中用的一只,杀死了它,决定从她那儿拿走我实行第一个步骤所需要的钱,不多拿也不少拿(这样,余下的钱,可以按照死者的遗嘱捐赠给修道院——哈——哈!)……所以,所以我十足是只虱子,”他又咬牙切齿地补充说。“因为我本人比起那只被杀死的虱子来,也许更可恶、更下流,而且我有预感:我杀了它后,会对自己这样说的!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能跟这种恐怖相比吗!啊,庸俗!啊!卑鄙!……哦,我是怎样理解‘先知者’的,他手执马刀,坐在马背上:安拉吩咐,‘发抖的’畜生,你必须服从!‘先知者’说得对,说得对,当他在当街一处地方架起了一排炮,轰击无辜的和有罪的人时,甚至连解释也不解释一下!发抖的畜生,你只要服从好了,不要期望什么,因为这不是你分内的事!……啊,我决不,我决不宽恕那个老太婆!”


[10]

“鬼——这可以说是另一些世界里的碎片和断片,是它们的基础。健康的人,不用说,没有理由看见鬼。因为健康的人完全是这个世间的人,所以为了生活的圆满和合乎风习,只得过尘世的生活。可是一旦得了病,凡人的正常状态一旦遭到了破坏,那么接近另一个世界的可能性立刻就出现了。病得越严重,跟另一个世界的接触就越多。所以,当人临终的时候,他就径直地转入那个世界去了。”


[11]

“我们常常认为永恒是一个不可知的概念,一个硕大无朋的、庞大的东西!为什么一定是硕大无朋的呢?您要知道,它也可能不是这样的东西,而是一间小屋子,像乡下的一间被熏得墨黑的浴室,各个角落里都布满了蜘蛛网,这才是永恒。要知道,我有时觉得永恒就是诸如此类的东西。”


[12]

“难道你以为,我像个傻瓜不假思索地去的吗?我去的时候自以为很聪明呢,正因为这个缘故,我被毁了!难道你以为我连这一点也不知道,比方说,如果我反省一下,或者质问一下自己:我有没有权利掌握权力?那么我就会明白,我没有权利掌握权力。或者,如果我提出一个问题:人是不是虱子?那么我就不会把人当作虱子。而只有没考虑到这个问题、或者根本没有发生这个问题的人才认为人是虱子……如果说拿破仑会不会去的问题使我苦恼了那么久,这是因为我已经清楚地感觉到,我不是拿破仑……我忍受了这种空谈的痛苦,索尼雅,我很希望摆脱这个痛苦:索尼雅,我毫无理由地杀人,为自己、为我个人而杀人!在这件事情上,我甚至不想欺骗自己!我不是为了帮助母亲而杀人,——这是废话!我杀人不是为了取得金钱和权力,想要做人类的恩人。这是废话!我不过是杀人!我杀人只为了自己,只为了我个人。杀了人后,我会不会成为谁的恩人,或者会一辈子像蜘蛛一样,把一切东西捉到网里,从它们身上吮吸活命的血,在那个时刻,我应当是毫不在乎的!索尼雅,我杀人的时候,我需要的主要不是金钱;我需要的主要不是金钱,而是别的东西……这一切我现在都知道了……你要了解我:如果我那样思考问题,我决不会再杀人。我必须弄清楚促使我出此下策的另一个问题:当时我要知道,要快些知道,我同大家一样是只虱子呢,还是一个人?我能越过,还是不能越过!我敢于俯身去拾取权力呢,还是不敢?我是只发抖的畜生呢,还是我有权利……”


[13]

那时他什么都能忍受,甚至于羞耻和屈辱也能忍受。但是他严格地检查了自己的行为,他那颗变得冷酷的良心在他以前的行为中,除了人人都能发生的极平常的失策以外,找不出任何特别可怕的罪行。他所以觉得害臊,正是因为他拉斯柯尔尼科夫,由于非人的意志所能左右的命中注定,才这么无缘无故地、不可挽救地、麻木地、糊里糊涂地毁灭了。如果他多少想要使自己良心上过得去,那他就得服从或屈服于某种“荒谬的”判决。

如今无端的、没有目的的忧虑,往后一无所获的不断牺牲——这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所面临的命运。


自私的巨人
我的大学同学才没这么傲娇?

我的大学同学才没这么傲娇?

我的大学同学才没这么傲娇?

自私的巨人

P1如果彼得夜袭斯塔夫罗金
P2我喜欢幼年伊凡哄阿廖沙睡觉
P3幼年彼得还会睡前磕头祷告,好可爱!
P4拉祖米欣把生病还出来遛弯儿的罗佳绑起来抱回去锁家里
P5-7斯塔夫罗金:麻烦帮我踹下凳子
        彼得:不用谢
        斯塔夫罗金:做鬼也不放过你
        沙雕一下hhh
P8-9安慰哭包老师,斯塔夫罗金小时候一定睡眠不足

P1如果彼得夜袭斯塔夫罗金
P2我喜欢幼年伊凡哄阿廖沙睡觉
P3幼年彼得还会睡前磕头祷告,好可爱!
P4拉祖米欣把生病还出来遛弯儿的罗佳绑起来抱回去锁家里
P5-7斯塔夫罗金:麻烦帮我踹下凳子
        彼得:不用谢
        斯塔夫罗金:做鬼也不放过你
        沙雕一下hhh
P8-9安慰哭包老师,斯塔夫罗金小时候一定睡眠不足

褚颜

【拉祖米欣x拉斯科尼柯夫】私语

(时间线故事发生前几个月,废话连篇的日常)


“罗佳!罗佳!罗吉昂·罗曼诺维奇——”


“怎么了,拉祖米欣?”


拉斯科尼柯夫从书本上抬起头,仲夏正午的阳光照着他的半边脸,却让另外半边隐没在昏暗的阴影中,光影的轻薄与厚重很漂亮地点缀在他的面容上,让他看上去像一幅描绘古希腊神话中美少年的古典油画。是画,而不是雕塑;拉祖米欣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实在是太苍白柔弱了,还有他的气质里总是有一些若即若离的细腻之处,眼睛里有半沉半浮的细碎光辉,像暴力又像温和,像酷烈又像宁静,是雕塑很难表现出来的。拉祖米欣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得到了这些乱七八糟模棱两可的结论,他是个法学学生,不是...

(时间线故事发生前几个月,废话连篇的日常)


“罗佳!罗佳!罗吉昂·罗曼诺维奇——”


“怎么了,拉祖米欣?”


拉斯科尼柯夫从书本上抬起头,仲夏正午的阳光照着他的半边脸,却让另外半边隐没在昏暗的阴影中,光影的轻薄与厚重很漂亮地点缀在他的面容上,让他看上去像一幅描绘古希腊神话中美少年的古典油画。是画,而不是雕塑;拉祖米欣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实在是太苍白柔弱了,还有他的气质里总是有一些若即若离的细腻之处,眼睛里有半沉半浮的细碎光辉,像暴力又像温和,像酷烈又像宁静,是雕塑很难表现出来的。拉祖米欣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得到了这些乱七八糟模棱两可的结论,他是个法学学生,不是美术学生,但他至少自以为发现了一条无法推翻的公理——每一个人看见拉斯科尼柯夫,都会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是他妈的漂亮极了。


怎么又是他。


拉祖米欣不知道罗佳对自己的感觉怎么样。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很少真正注意过他,就像很少真正注意其他人一样。他们是朋友,但仅此而已,他们在一起比较舒服只是因为他的思想能让罗佳发生兴趣,能给罗佳一个倾诉和依靠的地方。至于他这个人究竟怎么样,拉斯科尼柯夫应该是了解的,但了解了也不会很在意。


拉斯科尼柯夫一直称呼他为“拉祖米欣”,在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在他说“你其实可以叫我德米特里”之后,在他说“求求你了叫我德米特里吧”之后,在他说“你耳聋了吗亲爱的”之后。


现在看来,这小孩不但耳聋了,反应还挺慢。


“怎么了?你昨天晚上在我房间里干了什么?”


“…?”


拉斯科尼柯夫迅速头脑风暴了一下,昨晚他的行为相当正常,吃完晚饭后到街上散步到九点,然后就径直回家睡觉了,半夜睡得很不安稳起来了好几次,最后一次干脆就坐到了天亮,但这一切好像和拉祖米欣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不考虑这个前提的话:他已经发烧一个多星期了,昨天几乎是神志不清地度过了二十四小时。


“…?!”


……操!


拉斯科尼柯夫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可能性,在他排除了一切其他可能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


为了避免粗鄙之语脱口而出,他现在想学莎士比亚骂人,如果这可能的话。


拉祖米欣曾经给过他自己家里的钥匙,这代表“你要是有什么事来我家不用先通知我”,结果他昨晚估计是迷迷糊糊地下意识走进了拉祖米欣家还毫无察觉,一觉睡到天亮。


“那我现在是在哪里?”


还好他没有把这句话直接说出来,不然拉祖米欣可能会让他死得又快又彻底。哦不会的,他这人不会干这种事。


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拉祖米欣的床上,手里还拿着昨天晚上看的那本书。现在已经快中午了,更糟糕的是,拉祖米欣在看着他,而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在发高烧,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拉祖米欣,你听我解释……”


“行了行了,别解释了,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拉祖米欣又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俯身看了看罗佳疲惫不堪的苍白面容,又有些心疼。他把书从拉斯科尼柯夫手中抽出来,又替他掖好被子。“睡吧,醒了叫我,别问,问就是我爱你。”


“……”


我他妈都二十二了。不要拿看弱智小孩的目光看着我。


厚颜无耻。装疯卖傻。愚不可及。


拉斯科尼柯夫一边在心里数落着,一边发现这些形容词都可以很合适地套用在昨晚的自己身上。


……操。


啊,莎士比亚,神啊。


 


看见罗佳恢复得很快,拉祖米欣感到非常感动和欣慰(虽然他想不通一个每天晚上都像疯子一样闹腾得自己心力交瘁的病人是怎么好起来的,可能这就是爱的力量和现代医学的伟大之处吧),于是他一高兴,就经常搂着罗佳的脖子跟他亲热。


“你是绞刑架吗?”


“不是,断头台。”


“……”


拉祖米欣知道罗佳现在估计是想把他先送上断头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看对方的这种神情,感到有些被冒犯却又不知该不该气恼的无奈,像一个前半生离群索居的隐士忽然身处人群中,明白人们开的无伤大雅的玩笑,严肃的天性却让他想反驳和压制。当他第一次见到罗佳的时候,拉祖米欣就看出了他近乎冷傲的孤僻和脆弱像坚冰一样阻开了他烈火般炽热又极不稳定的心灵。他身体很弱,但却很不喜欢别人照顾他,也许是出于恐惧,也许是出于自逞,但总之拉祖米欣是个例外。只有拉祖米欣才有机会做现在这样的事——坐在床边欣赏他油画一般精致的漂亮,拉起窗帘让阳光把它最柔和最恬静的一部分撒到他的眼帘上,让他动人的嘴唇在明亮里有一点血色。


拉斯科尼柯夫感到很懊恼。按理来说他应该用最合乎礼仪的方式向拉祖米欣道歉,然后回到自己家里去(如果那个橱柜大的地方也能叫家的话),并保证自己以后再也不会麻烦他了——但他没做。他没做。他现在还躺在拉祖米欣的床上。


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原因,还有精神上的。他愈发强烈地意识到,自己是离不开拉祖米欣的,尤其在他的思想疯狂向上,向混乱飞去,几乎要挣脱肉体的时候。他奄奄一息的生命力需要从拉祖米欣那里得到补充,他像蔓藤一样需要缠绕别人的飘忽思想只有依附着拉祖米欣强而有力的乐观和笃信才能蓬勃生长。他同时又感受到自己的孤独和渺小,希望渺茫。拉祖米欣无疑是能为自己赢得朋友的,可他不一样,他常常感觉孤独,走在人群中冷得要命。他曾经为此而自命不凡,但没有勇气在拉祖米欣面前表露出来。


他轻轻握住拉祖米欣的手。拉祖米欣感到拉斯科尼柯夫在颤抖,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沉重,他的眼睛慢慢模糊起来。


“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错了……拉祖米欣,你在听吗?”


“我在听,罗佳。”他把罗佳的手握得更紧了。他掌心过分的温热让人不自觉内心躁动起来,他的轻柔温和的动作通过轻轻推拒让拉祖米欣感受得到。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罗佳还是挺可爱的,只要他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


“我喜欢评判别人,这让我感到失望和难过。我看到的全都是破碎,卑劣,空虚……可是我自己能好到哪里去……我就是个毫无生命力的傻子,看到一个鲜活的人,活生生的人,面部线条和说话的语气生动得让那些空无一物的哲学都失去了意义。我快死了,我没有资格嘲笑活的人……那你嘲笑我吧,我一无所有……”


“我不能答应你,”拉祖米欣镇静地说,“因为你在该死地发疯。”


拉祖米欣很难相信自己的话,虽然他怀疑罗佳是否头脑清醒,但对方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他觉得很理智,并让他难过,想安慰他,告诉他,他并非一无所有。


“你还有我呢。别吵吵了。”


“厚颜无耻。”拉斯科尼柯夫立马回答。


“……”


“对了……”他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睛。


“怎么了?”


“谢谢你……德米特里。”他含糊地说道。


“你说什么?”


“谢谢你。”


“还有呢?”


拉斯科尼柯夫调皮地笑了笑。


“德米特里!”


蓼花明

【自制】罪与罚角色印象一览表

不全
抱走请带上一份原图
欢迎交流wwww我是罗厨

【自制】罪与罚角色印象一览表

不全
抱走请带上一份原图
欢迎交流wwww我是罗厨

会说话的小鸭子

【随笔】十宗罪1

   论恐怖气氛的渲染,只服蜘蛛。

   每次总是平平常常的文字里,突然冒出一句让人心惊肉跳的话来。

【随笔】十宗罪1

   论恐怖气氛的渲染,只服蜘蛛。

   每次总是平平常常的文字里,突然冒出一句让人心惊肉跳的话来。

不耐老
“每个人至少要在一个地方会得到...

“每个人至少要在一个地方会得到人们的同情”
《罪与罚》

“每个人至少要在一个地方会得到人们的同情”
《罪与罚》

魉鳶。ツ

嗯。。

罪与罚这本书实在晦涩难懂,必须精读。

但也隐藏着许多道理,大多都是作者发自内心的东西,主观的,带有讽刺意思的,对当时社会环境的,对人和事物的讽刺。

不过,现在好像明白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这如同烂泥,如同沼泽般的内心世界。


嗯。。

罪与罚这本书实在晦涩难懂,必须精读。

但也隐藏着许多道理,大多都是作者发自内心的东西,主观的,带有讽刺意思的,对当时社会环境的,对人和事物的讽刺。

不过,现在好像明白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这如同烂泥,如同沼泽般的内心世界。



Prolefeed:

最近的一些7-20分鐘限時摸魚😇
(從新到舊)

攢一波水TAG來拉低平均水平

最近的一些7-20分鐘限時摸魚😇
(從新到舊)

攢一波水TAG來拉低平均水平

一条动物

在陀翁的《罪与罚》中,主人公犯罪前梦到儿时亲眼目睹的悲剧:一匹不堪重负的小母马被主人无辜打死,他从人群冲进去,抱住死去的马脸,亲吻它的眼睛、嘴唇…
《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竟也有段男童(老卡私生子)虐猫的描写。
这很难不联想到《都灵之马》跟《撒旦探戈》。说塔尔没读过陀翁我都不信了🌝

在陀翁的《罪与罚》中,主人公犯罪前梦到儿时亲眼目睹的悲剧:一匹不堪重负的小母马被主人无辜打死,他从人群冲进去,抱住死去的马脸,亲吻它的眼睛、嘴唇…
《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竟也有段男童(老卡私生子)虐猫的描写。
这很难不联想到《都灵之马》跟《撒旦探戈》。说塔尔没读过陀翁我都不信了🌝

拔丝碎玻璃

他的心是一隻時鐘

Summary:完成復仇的哈姆雷特變成了奧菲利婭。


閱讀警告:是《無雙》跟《罪與罰》的crossover。有流(那個)產(那個)和抹(那個)布(那個),可有可無的ABO僅僅為了懷(那個)孕(那個)設定。十分混亂邪惡,完全沒有意義,是作者內心黑泥小劇場,請謹慎閱讀。引用《哈姆雷特》和《哈姆雷特機器》的台詞已經不是劇本原意了,我又在玷污名作真的對不起。


請點這裡。


Summary:完成復仇的哈姆雷特變成了奧菲利婭。


閱讀警告:是《無雙》跟《罪與罰》的crossover。有流(那個)產(那個)和抹(那個)布(那個),可有可無的ABO僅僅為了懷(那個)孕(那個)設定。十分混亂邪惡,完全沒有意義,是作者內心黑泥小劇場,請謹慎閱讀。引用《哈姆雷特》和《哈姆雷特機器》的台詞已經不是劇本原意了,我又在玷污名作真的對不起。


請點這裡。



桐碎
看完《罪与罚》辽不得不说陀总是...

看完《罪与罚》辽
不得不说
陀总是天才。

看完《罪与罚》辽
不得不说
陀总是天才。

觉

Day 11 《三大师传——陀思妥耶夫斯基传》

啊,你们别相信人是一个统一体。


一般看小说也好,看影视作品也好,我都很难被主角吸引,原因可能是:对于主角,作者往往要花上大量笔墨,可是人物本身却不够复杂,于是便成为了只是几种品质的堆叠、几个词汇可以概括的形象,过于单薄了,自然也不真实了。而配角往往只会被赋予一两个闪光点,匆匆一撇,便有了无数想象的空间。所以能把主角写好的作者真的非常厉害了。

我曾经还总结过自己看小说的偏好:第一种,人设好、情节吸引人,但是并不相信这个人的存在,尽管会喜欢也是三分钟热度,比如《基督山伯爵》;第二种,人设不那么完美,但我相信他的存在,像旁观者那样看尽他的一生,如果文笔不错加上这本书的格局思想都能打...

啊,你们别相信人是一个统一体。


一般看小说也好,看影视作品也好,我都很难被主角吸引,原因可能是:对于主角,作者往往要花上大量笔墨,可是人物本身却不够复杂,于是便成为了只是几种品质的堆叠、几个词汇可以概括的形象,过于单薄了,自然也不真实了。而配角往往只会被赋予一两个闪光点,匆匆一撇,便有了无数想象的空间。所以能把主角写好的作者真的非常厉害了。

我曾经还总结过自己看小说的偏好:第一种,人设好、情节吸引人,但是并不相信这个人的存在,尽管会喜欢也是三分钟热度,比如《基督山伯爵》;第二种,人设不那么完美,但我相信他的存在,像旁观者那样看尽他的一生,如果文笔不错加上这本书的格局思想都能打动人,那么我会爱上它,比如《了不起的盖茨比》;第三种,我能代入到小说中的一个或几个人物,以他们的视角看世界去思考,也能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一面,这个很主观了,哪怕其它方面不那么完美,也依然会喜欢,比如《百年孤独》,以及解释了我为何会沦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脑残粉。

那么就谈谈陀翁笔下的人物吧

因为平时健康的、单纯的人世,其天性的出发点和终结点是日子过得幸福,并将永远都是如此,而对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物而言,日子过得幸福却是极端无所谓的事情。


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既不想贯彻自已的意志,也不想坚持什么,整顿什么。他们并不节省自己,而是尽情自我挥霍,他们并不盘算,永远捉摸不定。他们想要感觉自已和生活,但并不想感觉生活的影子和映像,外在的现实性,而想感觉宏伟的神秘的原始力量,宇宙的伟力,生存的感觉。


生活就是生活,不是追名逐利,也不是消极避世。

就是爱zuo吧,不停的寻找那些自己也弄不清的东西。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追逐什么,或者说追逐了一段时间后,又会陷入迷茫,所以要通过不断地去尝试去了解自己。想起尼采似乎说过:我们终究是要失去一切的,所以对待生命不妨大胆一些。

 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人物,谁想要这些?谁也不想,他们什么地方也不想停住脚步,即使在幸福之中。他们大家都想要继续向前,他们大家都有颗折磨自己的“更高的心”。过幸福生活,他们漫不经心,心满意足,也无所谓,发财致富,与其说是他们所企望的,毋宁说是他们藐视的。这些奇怪的人,他们对于我们整个人类想要的东西,他们都不想要。他们没有人之常情,他们对于这个世界一无所求。


普通人的幸福真的是幸福吗?无论如何,年轻的时候总不需要过得太安逸吧。这样说来陀翁笔下的主角几乎都很年轻。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物是一些新开始的人。尽管他们天资聪明,理解力如钻石一样犀利,却拥有孩子的心,孩子的欲望:他们不要这,不要那,他们想拥有一切,而且十分强烈地拥有一切。善与恶,热与冷,近与远,他们都要。


他们既不想学会人生,也不想征服人生,就仿佛他们只想赤裸裸地感觉人生,当作生存的极度欢乐来感觉人生。


这是我认同的价值观,也是陀翁的作品最吸引我的地方。没有简简单单的善恶与说教,而是给你一双眼睛、一种身份,带着你去经历一段人生,然后再为你提供一些思路,而最终收获便是这一段经历。也正因为如此,陀翁小说的后劲特别足。看完很久以后,突然在现实生活中被某个场景触动后,便又会陷入到那段阅读体验中去,而此时的感悟可能又不一样了。看陀翁小说最后记住的不仅仅是人物形象,更重要的是人物在某些特定状态下的体验。

而陀思妥耶夫斯基最终推崇的是爱。

 他所有的长篇小说谈论的都是这个最后的人:社会的特点,社会的中间阶层连同其半吊子的骄傲和变了样的仇恨都已克服,这个自我之人已变成众人之人,他的心怀着无限的谦卑和炽热的爱,欢迎兄弟,在每个其他人身上欢迎纯正的人。


这点就比较形而上了,但是在其小说中收获到的感动往往与之相关。

另外,陀翁笔下的梦太吸引人了!旋毛虫、妓女般笑容的女孩、累死的马……

他不是一个冷静的研究者。作为一个热烈唤起幻想的人,他俯视人生的深处,犹如俯视一个妖气十足的惊悚之梦。可是慢着,他那跳跃式的幻觉比那种井然有序的观察要完美得多。他并不收集,却拥有一切。他并不计算,可他的尺度却没有差错。他的诊断,那具有慧眼的诊断,在现象的热病之中就能抓住其神秘的根源,无需按事物的脉搏。


而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不是依靠误会、巧合而构成的,而是“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一切似乎在开头就已经注定好了。沙托夫注定要被“五人小组”杀死、娜斯塔霞知道选择罗果仁便是选择了死亡、所有人都知道老卡拉马佐夫会死,而伊利亚·彼特罗维奇也一直知道拉斯科而尼科夫的罪行。

 他不是在角力时把读者摔倒,而是像个杀人犯似的、一连几小时绕着他的受害者转来转去,然后突然一刀、在猝不及防的瞬间戳穿读者的心脏。


最后,大家一起继续热爱陀思妥耶夫斯基,热爱生活吧。

我相信,我们大家都必须学习热爱生活。


Prolefeed:

— А-зе здеся нельзя, здеся не места! — встрепенулся Ахиллес, расширяя всё больше и больше зрачки
Свидригайлов спустил курок.

"您要幹什麼,這裡不行,這兒不是地方!""阿喀琉斯"忽然慌了神,瞳孔變得越來越大。
斯韋德里蓋洛夫扣動了扳機。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與罰》,第六章
————————————————
@即墨清潇 太太的點梗,選的是斯韋德里蓋洛夫在離陌生人三步遠的位置蘇伊賽的場景。
原作這裡很震撼,可惜我沒能表...

— А-зе здеся нельзя, здеся не места! — встрепенулся Ахиллес, расширяя всё больше и больше зрачки
Свидригайлов спустил курок.

"您要幹什麼,這裡不行,這兒不是地方!""阿喀琉斯"忽然慌了神,瞳孔變得越來越大。
斯韋德里蓋洛夫扣動了扳機。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與罰》,第六章
————————————————
@即墨清潇 太太的點梗,選的是斯韋德里蓋洛夫在離陌生人三步遠的位置蘇伊賽的場景。
原作這裡很震撼,可惜我沒能表現出來那種衝擊力OГZ

上面也只是截取了圖片對應的一小段,斯韋德里蓋洛夫的自•殺見第六章Ⅵ

(似乎這一段的"到美國去"和基裡洛夫到美國"體驗地獄苦難"還曾經被人作為陀預言美俄矛盾的證據WWWWWW有理有據)))

——————————
順帶一提 畫完所有點梗之後的產出會湊夠九圖再發,所以大家不用為我太水TAG擔心。還是感謝大家的包容。

墨千色

老陀美男团x
图1《卡拉马佐夫兄弟》三弟阿廖沙,图2《群魔》斯塔夫罗金_(:з)∠)_
这么说伊万也超帅咯!因为老陀写他和阿廖沙的老妈“美貌异常”耶!!!
老陀对美男到底有什么执念【烟】
拉斯柯尔尼科夫是个穷帅哥,斯捷潘·特罗菲莫维奇是个老美男,就连跑龙套出场的彼得·福米奇·卡尔加诺夫都是个年轻帅哥,让人误以为会很有戏份【。】
啊老陀美男团【躺平】

老陀美男团x
图1《卡拉马佐夫兄弟》三弟阿廖沙,图2《群魔》斯塔夫罗金_(:з)∠)_
这么说伊万也超帅咯!因为老陀写他和阿廖沙的老妈“美貌异常”耶!!!
老陀对美男到底有什么执念【烟】
拉斯柯尔尼科夫是个穷帅哥,斯捷潘·特罗菲莫维奇是个老美男,就连跑龙套出场的彼得·福米奇·卡尔加诺夫都是个年轻帅哥,让人误以为会很有戏份【。】
啊老陀美男团【躺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