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美少年

16276浏览    2305参与
࿈sakinori࿈
私设 变成了鬼的善逸 “你也成...

私设

变成了鬼的善逸


“你也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私设

变成了鬼的善逸


“你也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sakinori࿈

我就是画不出凯凯的可爱

是线稿

图二是原图,图三是授权

原大大是阿凯吃了吗

微博是GAISUN凯桑

我就是画不出凯凯的可爱

是线稿

图二是原图,图三是授权

原大大是阿凯吃了吗

微博是GAISUN凯桑

blackcatear
画个自拍照,比本人好看多了。

画个自拍照,比本人好看多了。

画个自拍照,比本人好看多了。

Chicool极酷
肖战的最新《红秀》电子刊里最喜...

肖战的最新《红秀》电子刊里最喜欢的一张,有没有校园王子的即视感?!

肖战的最新《红秀》电子刊里最喜欢的一张,有没有校园王子的即视感?!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这叫什么,《强风吹拂》的报纸?按接力跑的顺序来的,挺有意思🏃🏃🏃🏃🏃🏃🏃🏃🏃🏃

这叫什么,《强风吹拂》的报纸?按接力跑的顺序来的,挺有意思🏃🏃🏃🏃🏃🏃🏃🏃🏃🏃

Cecilia鸢鸢
去年高考摸鱼绘

去年高考摸鱼绘

去年高考摸鱼绘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如果那个时候主演耽美,会怎么样 👨‍❤️‍👨

如果那个时候主演耽美,会怎么样 👨‍❤️‍👨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美丘真幸运,能在人生的倒计时里拥有太一💏

美丘真幸运,能在人生的倒计时里拥有太一💏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美丘》俗啊,那些年满大街的纯爱+绝症赚人眼泪,打发无聊都有更好的看。吉高由里子虽然衣装土爆,情绪还挺饱满,遣都弱弱的,有些……呆萌?🙄

《美丘》俗啊,那些年满大街的纯爱+绝症赚人眼泪,打发无聊都有更好的看。吉高由里子虽然衣装土爆,情绪还挺饱满,遣都弱弱的,有些……呆萌?🙄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幼林最美的MV,めちゃくちゃきれい🎵
(最后一张是动图哦)

幼林最美的MV,めちゃくちゃきれい🎵
(最后一张是动图哦)

关掉星光
继续是猫猫拟人,今天的猫猫是朋...

继续是猫猫拟人,今天的猫猫是朋友家的二哥,也是被捡回来的流浪猫。纯白色的长毛,有好看的粉爪爪,品种可能是中华狮子猫。据说在宠物医院看病的时候会发出惊人的惨叫,关上三层门能吓到外面的狗。
但是现在做了绝育,性格温顺很多
大概这就是割以永治叭233333


二传二改商用禁止,私用头像壁纸随意,图是自己微博存的,有水印不许抹掉。

继续是猫猫拟人,今天的猫猫是朋友家的二哥,也是被捡回来的流浪猫。纯白色的长毛,有好看的粉爪爪,品种可能是中华狮子猫。据说在宠物医院看病的时候会发出惊人的惨叫,关上三层门能吓到外面的狗。
但是现在做了绝育,性格温顺很多
大概这就是割以永治叭233333


二传二改商用禁止,私用头像壁纸随意,图是自己微博存的,有水印不许抹掉。

流言~一只想成为老师的萌新

「囚爱」9~绿色版~你果然美得令人窒息。Tu suffoques très belle.

Tu suffoques très belle.

「嗯。可以哟。」まふ桑温柔地伸出手来。

我坐在原地,一下子忘记了呼吸。我们合力解开了过于紧绷的上衣。

「啊……是我先。快吧まふ桑。」

「不行。我已经先一步了哟。」

「まふ桑真狡猾——!唔……!」

「唔……。好可爱。」

「不要……不要这样看着……」

「不行。我一定要看清楚才行。」

「啊……」

「你的一切都那么完美……。我一定要好好看看才行。」

明明是自己先找上まふ桑,现在又被牵着鼻子走……。但是自己也没有拒绝,证据就是我自己也帮忙……解开了衣服带子。华丽的银色缎带散落一地,黑色的外套也随之落下来。接着是白色的衬...

Tu suffoques très belle.

「嗯。可以哟。」まふ桑温柔地伸出手来。

我坐在原地,一下子忘记了呼吸。我们合力解开了过于紧绷的上衣。

「啊……是我先。快吧まふ桑。」

「不行。我已经先一步了哟。」

「まふ桑真狡猾——!唔……!」

「唔……。好可爱。」

「不要……不要这样看着……」

「不行。我一定要看清楚才行。」

「啊……」

「你的一切都那么完美……。我一定要好好看看才行。」

明明是自己先找上まふ桑,现在又被牵着鼻子走……。但是自己也没有拒绝,证据就是我自己也帮忙……解开了衣服带子。华丽的银色缎带散落一地,黑色的外套也随之落下来。接着是白色的衬裙……。

我不由得发出声音。

まふ帮我解开了裙摆。现在我只剩下了有没有都没关系的半长筒袜。

「咕……」

咽了一口口水。我已经像出生时一样出现在他面前——。

「呼——。」他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

「唔……」

他开始摆弄。由于之前的微妙耻感有所变化——但是果然整体还是相当柔软,证据就是它在まふ桑的手下完全变形了……。

抵抗不住奇怪的触感。

「啊嗯——」

「唔——」まふ的唇伸过来。相互渴求着——。我伸出舌头。まふ的身体大概也发热了。他伸出手指——。

「!」我颤抖了一下。「啊,啊……」

「——」

正当此时,他停了下来。

「再进一步就不能回头了。即使如此也要继续吗?」

心想着今天怎么大家都这么问我。我点点头。

「如你所愿——」

他温柔地把我放倒(x)。放大无数倍的他美丽的脸,在灯光下有着若隐若现的妖艳。

「真可爱……不,真是美丽……」

趁着接吻的间隙他这么说。

「唔……」无法思考了。对于突然变近的距离感到疑惑,我发出难以理解的声音。艳丽的银色头发落在我的锁骨上方。有点发痒——。

まふ突然用嘴含住了。

「!」

「真是可爱啊。」

「不要,不……」

「别害羞……。」他更加灵巧地抖弄着舌头。我不由得感到如同电流一般。如此简单地就感觉到了异常……。我真是个异常的人……。我自嘲着。

「现在不行……。放心地把全部都……交给我吧……。」

まふ桑说着,我终于感到恐惧。

「我,还是第一次——」

「明白哟。所以,交给我吧。」

「啊唔,嗯……」

指尖上下游走着,仿佛要沿着我这个人的轮廓画一圈一样……。不行……。太被动了,一点也不像自己……。

「啊……」

一边发出这样的声音,我一边转过身来抱住まふ桑,把他压倒了。

「真是调皮呢,まふ桑。该我的回合了哟。」果然,悲伤也是痛苦也是。羞耻心什么的都消失了。

只有爱。

从我之中满溢而出的爱……

我帮助着まふ。两人都坐起来,正好我在墙角处,まふ顺势把手伸过去。我们搏斗着。我扼住他的咽喉,他则扼制着我的全身。我不能行动,只能在这里失败了。

那里是——

「唔唔唔——」

我装模作样地抗拒着,心里却知道我们是共犯。我伸出手解开腰带,拿出了——。

但是まふ更快一步。果然——我只能失败么?

「嗯,嗯,嗯!」

「手指……如何?」

「唔啊……」全身都湿润了。眼睛也湿润了。果然,他那被情欲浸透的双眼是如此的美丽……在这份美丽面前,我们这些下仆都只能流下感动而悲伤的眼泪。

「真调皮啊,室友前辈。」

突然改换口吻的まふ桑……感觉初见时被骗了。

流言~一只想成为老师的萌新

「囚爱」10来吧。准备好了。Allez, viens. Je suis prêt.

Allez, viens. Je suis prêt.

「不要……」

「现在才说不要有什么用呢……」

仿佛叹息一般,他说。

朝不保夕的现在。我们终于决定把一切都献给对方——。

「我也……」

我用手拿起充满泪水的百合花朵。柔嫩的质感,仿佛要满溢出的眼泪一般。是错觉吗?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好了,不是吗?

「真是不错呢,まふ桑……。如果只是害羞而已的话未免也太害羞了吧。」

「啊……」

轮到他害羞了。

「真是坏孩子呢。」我一雪前耻一般地盯着他,笑着说,「这边——!」

「啊……」

「不可以哦まふ君?这么可爱的话——?」我向内移,碎发拂过他的面颊。我两手托住他的脸庞,眼泪就...

Allez, viens. Je suis prêt.

「不要……」

「现在才说不要有什么用呢……」

仿佛叹息一般,他说。

朝不保夕的现在。我们终于决定把一切都献给对方——。

「我也……」

我用手拿起充满泪水的百合花朵。柔嫩的质感,仿佛要满溢出的眼泪一般。是错觉吗?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好了,不是吗?

「真是不错呢,まふ桑……。如果只是害羞而已的话未免也太害羞了吧。」

「啊……」

轮到他害羞了。

「真是坏孩子呢。」我一雪前耻一般地盯着他,笑着说,「这边——!」

「啊……」

「不可以哦まふ君?这么可爱的话——?」我向内移,碎发拂过他的面颊。我两手托住他的脸庞,眼泪就那样滴在他的脸庞上。「嗯——?忍耐……不住了吧?」

「啊唔……」我看着他充满情欲的绯红双瞳。太美了,实在是太过艳丽——他少女一般美丽的面颊变成纯红色,两颊飞起红霞。

果然……也没什么经验嘛。果然我们都是同一种人,嘴上逞强,到了真的要开始的时候就想退缩——。这次可不行……。我看着他,他痛苦似的闭上双眼,皱起眉头,端正漂亮的五官有点扭曲。我们都已经泪流满面。

被困在这里的现在。说着爱啊什么的,我们理所当然地在一起了。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不会受到惩罚吗?

我用力动起来。如果不能改变的话,想要忘记。想要彻底忘记。我知道的。我们都是这么想的。囚禁我们的地方,不仅是监牢也是我们的伊甸。对我们来说,别的什么都不存在了。我们没有罪恶感。对,即使如此,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也……。

他的神情逐渐变得更加可爱,不但焦急而且又害羞,还夹杂着一丝渴望的神情。他开始叫喊——

「不行,现在不行……!」

感觉到差不多之后,我们重新摆好姿势。在我意识到这代表些什么之前——

在意识到什么之前——百合花已经变成绯红色。被杀害了。被渴望了。弄脏了自己和别人。是我啊……原来如此……是我啊。一直以来被杀害着、渴望着、占有着、期待着的是——是我吗?不明白。无论如何也不明白……。泪水模糊了视野。视线所及之处,只有红色格外引人注目。是把白玉变成血玉的仪式吧——我们一边笑着一边放任眼泪肆虐。

「唔啊啊——!」

「唔——!」

我们同时发出野兽的叫喊声。——痛苦,绝望,快乐,恐惧,羞耻感,劣等感。视界溢满极彩色。

痛苦,排斥反应的痛苦……。我感到极其痛苦,不由得蜷缩起来,然而这样却惹得まふ突然叫起来。

「啊……你没事吧……唔……」

「啊,没事……まふ的话没事……啊……」

像是融化了一样,不适感消失了。只剩下炽热,炽热的悲情。我们二人……炽热的……悲情……。

「啊……室友酱,再快一点……」

「已经……まふ桑也……」

床板剧烈晃动着,我不禁担心我们会不会掉下去。彻底地,我们堕落了……。

「嗯……不行……」

二人不停地发出奇怪的声音。

「啊,まふ桑……啊……」

扭动着。痛……也渴望痛……我吻住了まふ桑的唇。扯出一条条液体丝……。迷离的目光。

无法呼吸……。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落下。啊啊,好痛苦。可是,也好快乐。地板上倒映出巨大的四足兽的影子。黑暗中有着苍青色的影子。他的皮肤呈现苍青色。如此白净,而又如此美丽,以至于我除了不断亲吻以外什么也做不到……。

香气弥漫在室内。那是不可思议的魅惑的迷幻香气。我们踏着这样的香气,飞向极乐世界。

「真的——」

「啊啊,呜呜呜——」

纯白之物充满视野。无比洁白,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也在同一时刻,放声痛哭。

流下不可思议的悲情泪水。他的皮肤宛若奉纸一般柔嫩,而又如同璧玉一般冰冷高洁。也许绝对不能和这个人在一起……可是我的心情,无论多久都不会改变。无论多久都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