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美智子

26946浏览    1974参与
过激杰厨荷某人
摸鱼 是蝶蝶! 渣画轻喷w

摸鱼

是蝶蝶!

渣画轻喷w

摸鱼

是蝶蝶!

渣画轻喷w

寻影之烟

【蝶盲】孔雀的低语 9

       那股冷香就这么直直地窜入海伦娜鼻腔内,她无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她的怀抱明明如此温暖……轻轻蹭了蹭美智子的羽衣,软软的,很舒服。微风拂过,海伦娜才扯回些许理智,自己在做什么啊?不禁脸又红了一分。现在也不能推开美智子,不好意思地别过脸颊。好似察觉到一样的美智子放开了海伦娜,揉了揉她的头发:“留下用午餐……好吗?”这样的语气……如果没有盲目的话,她应该可以看到那人略微担忧的眼神。害怕被拒绝。“请让我跟家里联络一下吧。”还好……收起折扇,轻轻握住海伦娜的手:“来。”
     ...

       那股冷香就这么直直地窜入海伦娜鼻腔内,她无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她的怀抱明明如此温暖……轻轻蹭了蹭美智子的羽衣,软软的,很舒服。微风拂过,海伦娜才扯回些许理智,自己在做什么啊?不禁脸又红了一分。现在也不能推开美智子,不好意思地别过脸颊。好似察觉到一样的美智子放开了海伦娜,揉了揉她的头发:“留下用午餐……好吗?”这样的语气……如果没有盲目的话,她应该可以看到那人略微担忧的眼神。害怕被拒绝。“请让我跟家里联络一下吧。”还好……收起折扇,轻轻握住海伦娜的手:“来。”
       回握着美智子的手,海伦娜此刻只能依赖她。那根盲杖因为太匆忙,并没有被带出来。她没办法独立行走。不敢用力握住美智子的手,又无法找到方向,海伦娜有些无法适应。轻轻摸着美智子的手套以缓解自己的不安。柔软的手套摸起来很舒服,很光滑。美智子被海伦娜摩擦的动作蹭得手背痒痒的,一时间没有考虑到她的不适,只当做是她的好奇心。可是,穿过长长的走廊,海伦娜的动作也没有停止。此时美智子才后知后觉地握紧海伦娜的手,稍稍减慢走路的速度:“抱歉,不要怕。”感受到海伦娜略微加重的力道,美智子才长舒一口气。自己的洞察力大概是有待提升了,美智子心里感慨到。
       小动作被发现的海伦娜还是很开心的,至少美智子察觉到了,不是嘛?总比毫无察觉就让她这么不安地被牵着要好多了。古堡很大,如果海伦娜自己走的话,肯定是要迷路的。书房附近是没有电话的,毕竟玛丽生怕电话的声音吵到美智子,而惹怒她。说到底,玛丽才是这个的城堡主人,到了美智子面前却又完全没有主人的样子。海伦娜也很好奇,美智子和玛丽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呢?“美智子小姐。”“嗯?”“可以问您一些事情嘛?如果很失礼的话,还请您原谅。”美智子笑了笑:“请问。”
       “您与玛丽女士……”还是觉得这个问题很失礼而没有继续问,美智子之前说过她们两个是旧识,只是相处模式上让海伦娜好奇罢了。“艺术天赋高,活泼聒噪,很尊重吾。少有的友人。”听了美智子的话,海伦娜眨了眨眼。看来,玛丽女士在美智子小姐心里的位置很高呢,那只是她们作为友人间的正常相处吧。“很有趣的人。”美智子补充了一句。玛丽跳舞的样子很美。
       美智子很清楚玛丽做得那些事情,远离大厅的书房、刻意放远的电话、堆满的书籍和院内的樱花。“她很珍视您呢。”海伦娜这样说到。美智子应了一声,随即俯身抱起海伦娜:“楼梯。”被抱起的人有些不好意思,当即红着脸小声说了一句:“我……我其实可以自己走的……”可爱的模样让美智子心跳加速:“嗯。”也没有放下海伦娜。她可是个贪心的人呢。

〰香酥可口葱花饼〰
优秀(ಡωಡ)hiahiahi...

优秀(ಡωಡ)hiahiahia

@柠檬是殓吹

是你亲手先点下去的哦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优秀(ಡωಡ)hiahiahia

@柠檬是殓吹

是你亲手先点下去的哦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咸鱼江L
先肝三个线稿,港真后面两张画的...

先肝三个线稿,港真后面两张画的时候明显没有第一张细致了【烟】
天凉了,是时候收拾收拾去肝期末作品了
【人话:可以咕咕咕吗?可以哦】

先肝三个线稿,港真后面两张画的时候明显没有第一张细致了【烟】
天凉了,是时候收拾收拾去肝期末作品了
【人话:可以咕咕咕吗?可以哦】

白易安
我中血扇啦啦啦啦😆😆😆美...

我中血扇啦啦啦啦😆😆😆
美呆了❤️❤️❤️😍😍😍
然後、然後……

我就被人皇虐自閉了…………

我中血扇啦啦啦啦😆😆😆
美呆了❤️❤️❤️😍😍😍
然後、然後……








我就被人皇虐自閉了…………

信鸽有梦-愿不醒
路边有个小蛋糕,不如我们√嘿嘿...

路边有个小蛋糕,不如我们√
嘿嘿😁

路边有个小蛋糕,不如我们√
嘿嘿😁

北挽君

温暖有你

美智子专场

ooc预警           不喜便莫看了,不要让自己难过

            温暖,是冬天里的一杯热可可;温暖,是人间六月天里的一壶清酒;温暖,是当你尝遍人间疾苦后的一颗糖。那个要与你一起沐浴温暖的人会是谁呢……


             “樱花又...

美智子专场

ooc预警           不喜便莫看了,不要让自己难过

            温暖,是冬天里的一杯热可可;温暖,是人间六月天里的一壶清酒;温暖,是当你尝遍人间疾苦后的一颗糖。那个要与你一起沐浴温暖的人会是谁呢……


             “樱花又开了呢”……你趴在窗前,阳光透过窗户,温柔地亲吻着你的脸。就是往常,你定会兴冲冲的跑去庭院里,手捧满怀盛放的樱花,然后向上抛去,任它们你的发梢边擦过。可如今,连续在考场失利的你却只能像个懦夫一般缩在阴冷的小屋中,任自己发霉、腐烂。


               你依旧趴在窗前,不吃不喝。你的双眸随着樱花的掉落,做半阖慢慢转为闭上。“这樱花可真像我的人生啊,起伏不定,不过,我却只剩下伏了”……你自嘲的想着。


                 “咯咯,咯咯咯……”就当你低头思索时,倏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引起了你的注意。你闻声望去,却看见了一女子正在漫天樱花中跳着日本民舞,嘴里哼唱着日本民歌。


                   许是你的目光太过炽热,竟被那女子察觉了。她扬起纤长的脖颈,灵动的双眸与你黯淡无光的眸对上,自此,一眼万年。


                     她向你挥了挥她那双素白的手,招呼着你下去。你愣住了,双颊也因她这一举动而烟视媚行。过了些许时间,你才慢腾腾地走到她面前,低眉垂眼的揪着自己的裙摆。她也不恼,轻轻地将手置于你肩上将那一瓣樱花拾了起来。


                        “您可知,妾身方才在做什么?”你点了点头,道:“你刚才在跳舞,在唱歌”。她轻笑,不作回答,但是慢悠悠的将你拉下置于怀中。开始牵着你的手,慢慢唱起了歌。你半倚于她怀中,鼻息间皆是樱花的香气。你抬起头,却与她那双清澈的双眸对上……


                         她愣住了,回过神来的她望着你的双眸,慢慢垂下脖颈……


                           “咳…哈啊…你,你干什么”?她不回答,只是专心致志地用舌头描绘着你的唇……


                             待她亲够了,你已经面若桃花,正缩在她的怀里,瞪着她。她轻笑,亲了亲你的眼睛。


“妾身,名叫美智子”……




写崩了,写崩了

如果你不喜欢这篇文章,就把它忘了吧?不要让自己烦心

                



Renaissance.

初入门内(死万X第五)

我承认是我年少轻狂不懂事,曾经有人这么问过我,如果你一觉醒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你会怎么办?


我记得我当时轻蔑一笑,大言不惭的回答道:“还能怎么办,躺下接着睡呗.”


然而如今的我——伊索·卡尔,一脸懵逼的坐在松软的沙发上,面前堆满的琳琅满目的美食却只能发出停杯投箸不能食的感慨.


事情是这样的,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面前整整齐齐的矗立着十二扇黑色的铁门,原以为只是自己还没睡醒,随意拉开了一把,便出现于茂密的丛林中,正前方是一栋高大的城堡,心血来潮就以为自己梦见的灰姑娘里的经典桥段,带着想看王子公主谈恋爱的心思推开了门,就看见十几个人排排坐,像看死人一样的看着我.


“...

我承认是我年少轻狂不懂事,曾经有人这么问过我,如果你一觉醒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你会怎么办?


我记得我当时轻蔑一笑,大言不惭的回答道:“还能怎么办,躺下接着睡呗.”


然而如今的我——伊索·卡尔,一脸懵逼的坐在松软的沙发上,面前堆满的琳琅满目的美食却只能发出停杯投箸不能食的感慨.


事情是这样的,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面前整整齐齐的矗立着十二扇黑色的铁门,原以为只是自己还没睡醒,随意拉开了一把,便出现于茂密的丛林中,正前方是一栋高大的城堡,心血来潮就以为自己梦见的灰姑娘里的经典桥段,带着想看王子公主谈恋爱的心思推开了门,就看见十几个人排排坐,像看死人一样的看着我.


“我这梦做的真他妈真实.”


“人都到齐了吧.”傍边男人年轻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我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请问,你们这是在拍电视剧么?”


那个男人放下兜帽,一头暗棕色的头发微卷,浅蓝色的瞳孔会让人想到蓝蓝的天空,看起来也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你看过这么逼真的电视剧么?”他朝我嘲讽性勾起嘴唇,“这里是门,只有强者才能从这里出去.”


也许是我脸上的懵逼神色太过直白,旁边的小姐似乎有些看不下去,她叹了口气,温柔的跟我简单解释了一下.


门,一个为濒死之人设定的扭曲空间,过门的人需要找到钥匙,才能从这个诡异的世界里逃出去,如果失败,将会在现实世界中直接死亡.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脑容量太小,好不容易消化了一切的我呆愣的坐在沙发上,旁边的姑娘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咳,问一下,你是唯物主义者么?”


我僵硬的动了动眼珠,“不是,现实中我是一名入殓师.”


“但愿如此,薇拉·奈尔,合作愉快.”面前的女孩嫣然一笑.


“伊索·卡尔.”


沉重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位穿着日式和服的女人迈着小碎步娉娉婷婷的走在前面,后面苍老却很精神的老人,女人走到餐桌的最前方,对着餐桌前的客人微微鞠躬,她长得算是女性中的佼佼者,姣好细腻的面容和墨黑色的眼眸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欢迎各位的到来.”


老人朝着客人们微微欠身,“再过十日便是美智子小姐的大婚之日,各位能来真是我和小姐的莫大荣幸,还请大家现在在城堡里好好休息.”


那女人娇嗔一笑,拉着椅子坐了下去,嘴里若影若现的哼着不知名的小曲,配上空旷的城堡,硬是让甜美的歌谣显得又些诡异.


不知是不是我的幻觉,这小娘子竟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旁边的薇拉碰了碰我的手,“你不吃么,都快凉了.”


我微微回过了神来,是错觉吧,一旁的青年靠着我的耳旁吹了口气,“观察能力不错.”


我猛的一缩脖子,尴尬的拿起了刀叉,“噗,这么敏感?奈布·萨贝达,雇佣兵,第四次过门.”


“伊索,你知道的.”我兴趣索然的给自己倒了杯果汁,又朝着那女人看了看,一颦一笑都透露着大家闺秀的风范,太正常了,我捏着刀叉的手微微有些发紧,正是因为太正常了,才会让人感觉是刻意所为,就像,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使者刻意伪装成人类的模样一般.


我摇了摇头,但愿是错觉吧.


一旁的奈布好笑的喝了口果汁,“放松点,可怕的事情还没出现呢.”


待大家都已用餐完毕,女人擦了擦嘴边的汤汁,“这十日大家可以在城堡尽心游玩,我的丈夫因身体不好常年要在房间修养,还请大家见谅,不要去四楼的第二个房间打扰他.”女人说完从衣服内侧拿出一把折扇把玩着,“如果有那个小朋友贸然闯进了,我会很生气的,会非常,非常生气的呀.”


各位客人僵硬的坐在沙发上,傻愣的看着那位小娘子,“好好玩吧.”那小娘子似乎很满意这种成果,哼声似娇似嘲,扭着身子走远了.


老人讨好似的朝我们一笑,“各位,时间不早了,让我带你们回房间吧.”


别人可能没看到,但我看到却十分清楚,那女人的折扇里藏着一把不算太长的雕着花纹暗红小刀,我咽了咽口水,“她还是人么.”我扭过头望着一脸镇定的奈布,奈布舔了舔嘴角,“你觉得呢?”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歌声飘渺,一如曾几何时,此去经年.







寻影之烟

【蝶盲】孔雀的低语 8

“举手之劳。”好像怕被误会一样又补充了一句。轻轻拍了拍海伦娜的手背:“吾愿意。”她愿意就会去做。看着海伦娜通红的脸颊,美智子笑意更浓,很想拥抱这个孩子,不过这样会吓到她的。此时海伦娜握着杯子,尽量平复心情,她有些慌乱。


美智子的话语和动作对她的影响已经超乎她的认知了。浅浅抿了一点水,又慢慢喝了半杯,微凉的水让她冷静了不少。海伦娜摸索着要将杯子放下,手被牵住,引导着她放好杯子。对美智子的好感又多了一分。“要吾继续给你读故事吗?”声音轻得仿佛羽毛一样,又软软的撩拨人心。只是读书而已,却莫名多了宠溺和仪式感。微微点头:“有劳您了。”她听到了书页翻动的声音。还有美智子轻柔的嗓音。闻着美智子身上的...

“举手之劳。”好像怕被误会一样又补充了一句。轻轻拍了拍海伦娜的手背:“吾愿意。”她愿意就会去做。看着海伦娜通红的脸颊,美智子笑意更浓,很想拥抱这个孩子,不过这样会吓到她的。此时海伦娜握着杯子,尽量平复心情,她有些慌乱。


美智子的话语和动作对她的影响已经超乎她的认知了。浅浅抿了一点水,又慢慢喝了半杯,微凉的水让她冷静了不少。海伦娜摸索着要将杯子放下,手被牵住,引导着她放好杯子。对美智子的好感又多了一分。“要吾继续给你读故事吗?”声音轻得仿佛羽毛一样,又软软的撩拨人心。只是读书而已,却莫名多了宠溺和仪式感。微微点头:“有劳您了。”她听到了书页翻动的声音。还有美智子轻柔的嗓音。闻着美智子身上的冷香,有些想靠近她。味道淡淡的,很好闻,海伦娜很喜欢。而且被这个味道影响的,有些没办法专心听故事了。


向后靠着沙发背,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只是每呼吸一次,那冷香就入侵一分。这让海伦娜更加难以集中注意力。深呼吸的声音传到了美智子耳中。不,她早就看出海伦娜的异样了。是屋里闷热嘛?透不过气嘛?皱着眉减慢语速,瞄着书上的内容,时刻注视着海伦娜。这个孩子的脸越来越红了,美智子立即合上了书。伸手抱起海伦娜,快步向书房外走去。迎面碰到路过门口的玛丽:“美智子?你做什么呢?”头都没回地抱着海伦娜跑到阳台上:“海伦娜!”有些着急地呼唤怀里的孩子。只见海伦娜蹭了蹭她的胸口:“好香……”似乎是无意识地呢喃。苦笑着看着这个窝在自己怀里的孩子:“海伦娜。”“嗯?怎么了美智子小姐?诶?”好像才意识到什么一样。“别乱动,吾放你下来。”将海伦娜放在椅子上,摸着她的头:“你在想什么?”海伦娜深深吸了口气,慢慢呼出:“说出来请您不要反感。您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我有些……有些沉迷……”摸着自己的脸颊缩成一团。“呵呵呵——你真可爱,海伦娜。”美智子忍不住笑意,展开折扇,遮着自己的嘴唇。


玛丽可算是见了奇观了,美智子抱着人冲到阳台就已经让她惊得目瞪口呆了。她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才慌慌张张跟过来的。现在又看到美智子笑得这么开心,天啊!她有多少年没见过美智子这么爽朗的笑容了。赶紧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才安心。没掉下来,还好。站在走廊远远看着一脸喜悦的美智子,这个冷漠的女子似乎不再那么寒气逼人了。轻轻笑了笑,看着两个人,玛丽抬起脚往花园走去,让她们继续相处吧。


“我……我说得是真的啦……”海伦娜红着脸对美智子说到。美智子眯着眼睛,收了扇子,俯下身子轻轻抱住海伦娜:“谢谢。”


糕🙊🙉🙈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我爱她们!!!!
我太幸福了!!
p10是魔鬼p图,我太棒辽(什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我爱她们!!!!
我太幸福了!!
p10是魔鬼p图,我太棒辽(什

灯灯灯灯灯火

美丽的东西人人都喜欢
我想搞的太多了

美丽的东西人人都喜欢
我想搞的太多了

♡唯

『伞蝶』吓没吓到

※是半次元的百fo文~

※东风小白×仙鹤蝶蝶ww(蝶蝶可爱操作有)

※是cyhen太太的同人漫画改的文(抱歉之前忘记标注明了qwq)

——————

“谢必安~”红蝶慢悠悠地飘到谢必安旁边。

“姑娘有何事?”谢必安淡然看着红蝶。

“我给你看个东西吧?”红蝶脸上多了一抹狡黠的笑容,逐渐逼近谢必安。

“?”谢必安莫名觉得不妙。

“吼吼!”原本是美人相的红蝶,脸上突然多了一个般若面具。

谢必安:…?『一脸淡定』

红蝶:欸…不吓人嘛?『失望』

“噗。”谢必安轻笑,“我见过的鬼多了去了,姑娘这样可吓不到我。”

“哼!”红蝶气鼓鼓地飘走了。

——————

第二天。...

※是半次元的百fo文~

※东风小白×仙鹤蝶蝶ww(蝶蝶可爱操作有)

※是cyhen太太的同人漫画改的文(抱歉之前忘记标注明了qwq)

——————

“谢必安~”红蝶慢悠悠地飘到谢必安旁边。

“姑娘有何事?”谢必安淡然看着红蝶。

“我给你看个东西吧?”红蝶脸上多了一抹狡黠的笑容,逐渐逼近谢必安。

“?”谢必安莫名觉得不妙。

“吼吼!”原本是美人相的红蝶,脸上突然多了一个般若面具。

谢必安:…?『一脸淡定』

红蝶:欸…不吓人嘛?『失望』

“噗。”谢必安轻笑,“我见过的鬼多了去了,姑娘这样可吓不到我。”

“哼!”红蝶气鼓鼓地飘走了。

——————

第二天。

“谢必安!”红蝶朝不远处的谢必安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姑娘又有何事?如果是般若面具的话,可是吓不到在下的哦。”谢必安淡笑道。

“不是啦,你蹲下来一点点。”红蝶伸手去摸谢必安的脸。

尽管不知道红蝶要干嘛,但是谢必安还是乖乖地半蹲下。

红蝶侧捏住谢必安的下巴,然后…

“啾~♡”

“嘻嘻嘻嘻。”红蝶亲完就光速飘走了,剩下谢必安呆呆半蹲在原地。

路过的约瑟夫:你被吓到了。

谢必安:没有。

约瑟夫:你有!

谢必安:…好吧有一点点。

约瑟夫:突然后知后觉被喂了一把狗粮…『气鼓鼓地大跨步走开』

月寒星雨(瑟瑟发抖中)
最近连抽紫皮的我有点惶恐

最近连抽紫皮的我有点惶恐

最近连抽紫皮的我有点惶恐

萧萧
灯火又出了青衣,紫衫,蝶蝶终于...

灯火又出了青衣,紫衫,蝶蝶终于满配了!
给美吱吱老婆填满衣柜的快乐⁽ⁿᵔᵕᵔⁿ⁾

灯火又出了青衣,紫衫,蝶蝶终于满配了!
给美吱吱老婆填满衣柜的快乐⁽ⁿᵔᵕᵔⁿ⁾

寻影之烟

【蝶盲】心爱

【烟岁数大了,记忆力已经不是很好了,需要用文字来记录一下周边的事情了。这只是故事,不带入角色,不针对玩家,也不讨论对错。】


白无垢,之前她并不是白无垢,而是一只魔系白孔雀。一日闲来无事,也是厌倦了每天顶着蝶盲前缀蹲海伦娜的时间,于是一时兴起从游戏公屏上刷广告:卑微白孔雀,蹲只专盲,每晚21:30以后在线。她不过要个下班之后可以抱抱的海伦娜。省了她等匹配和等玩家开机的时间。这个挑剔的白孔雀从那一群私聊里找了看起来最活泼的那个。“绑专嘛!!!这里!甜心蛋糕!”对方发来的消息。“只有九点半之后才闲下来。白天都是挂机。”如此回复。“没问题的!”这看起来是个精神的孩子,白孔雀这么想。“emm……除...

【烟岁数大了,记忆力已经不是很好了,需要用文字来记录一下周边的事情了。这只是故事,不带入角色,不针对玩家,也不讨论对错。】


白无垢,之前她并不是白无垢,而是一只魔系白孔雀。一日闲来无事,也是厌倦了每天顶着蝶盲前缀蹲海伦娜的时间,于是一时兴起从游戏公屏上刷广告:卑微白孔雀,蹲只专盲,每晚21:30以后在线。她不过要个下班之后可以抱抱的海伦娜。省了她等匹配和等玩家开机的时间。这个挑剔的白孔雀从那一群私聊里找了看起来最活泼的那个。“绑专嘛!!!这里!甜心蛋糕!”对方发来的消息。“只有九点半之后才闲下来。白天都是挂机。”如此回复。“没问题的!”这看起来是个精神的孩子,白孔雀这么想。“emm……除了仙鹤你随便点吧……”白孔雀才不卑微呢,除了错过了仙鹤,她几乎是红蝶全皮肤。“白无垢可以吗?她好美。”白孔雀笑了笑:“可以哦~”白孔雀就变成了白无垢,想想也无所谓,不过是换了件嫁衣。


她就成了这只甜心蛋糕的白无垢。之后就经常一起玩,开开自定义抱抱、练习或者一起排位、匹配。平淡无奇。


那日,她那可爱的甜心蛋糕跳着脚说马上刷到阅历给的500灵感而要打匹配。都已经深夜了。白无垢这种时差党倒是没什么意见,陪着她打匹配。没两局,小甜心发来消息说去倒水喝,回房间的时候没有锁门,被她母亲发现她没睡觉而强制被按去休息。噗,这让缩在被子里的白无垢憋笑憋到肚子疼。室友都休息了,她可不想吵到别人。安慰了一下小甜心,她也就跟着去休息了。


一日的忙碌,让白无垢累得要命,下了班就约了甜心蛋糕去打自定义。不过,白无垢换了魔法学员点了甜心蛋糕家的血扇要抱抱。立志要睡血扇的白无垢正在尝试用各种视角偷窥血扇的胸部模型——试图卡掉外套。玩了半天发现尝试失败,放弃,哼,咱下次换个姿势。被放下来的白无垢跑向了地下室门口,那里是她用来卡位置截图的地方。截了几个让人臆想连篇的图,退出了自定义。她要陪甜心蛋糕去刷阅历点了。开了匹配,白无垢拿了先知,换上新刷到的皮肤:历战猎人。毕竟她招鬼招得厉害又不会溜鬼,尤其见了红蝶。吼吼,比赛场:永眠镇。白无垢感慨又要断腿秒倒了,这个图真的烦。她的甜心蛋糕换了弹簧手佣兵。队里其他两个人是空军和冒险家。出生点在靠近墓地的电机旁。瞄了一眼……bug了没看到监管……不会玩人类的白无垢直接冲向了二楼。悄咪咪蹲在窗户附近,发现监管者在楼下转圈圈。诶?这是个佛系的白纹杰克?跑下二楼去摸机器,杰克看了一眼她的先知就跟着冒险家走了。敲敲机器,修机真好,这局没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拿到20点的阅历点,她记得小甜心之前还差300点的阅历。差不多打个20局应该就够了。白天她还在排位,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就剩个100多点?


一边心里敲着算盘,一边看着屏幕按QTE。夜枭什么的最烦了。看到杰克又走了回来,白无垢的先知依旧没动,发信号示意自家的小甜心来修机。佛系跑什么,好好修机。不过,这个空军一定是个疑心重的人,白无垢笃定。因为,只要杰克靠近她就会停止修机,躲避,并发出信号:“监管者在我附近。”杰克估计开门要吃枪了。看到杰克在佣兵旁边转圈,白无垢知道了,这个家伙是想抱抱佣兵。跟自己一样,佛系只想抱抱谁,尤其是海伦娜。看了看屏幕上的佣兵,贪恋温暖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摸了摸屏幕,故意跑开了,白无垢笑了笑:“让你看一会儿,反正你也抱不到。”毕竟,那是她的小甜心。虽然,白无垢很心疼佛系。但是,她觉得她的甜心蛋糕肯定会抗拒被抱,并且疯狂挣扎。想到这里轻轻扬起嘴角,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此时的白无垢在墓地晃悠了一圈,卷进旋风里,又转回之前的机器,发现并没修完,就继续破译。看到杰克在旁边开柜子。白无垢才不想被抱呢,修机才舒服,养鸟!顺便刷个推演。原本是这样计划着的。放了一只鸟出来打算给杰克刷刷分。互相刷分,公平交易。不过杰克并没有攻击她的先知,而是打了一旁跟佣兵一起修机的空军。白无垢一愣,诶?难道喜欢的是空军嘛?空军还在疯狂挣扎,杰克开了个金身转了一圈就把空军扔地上了。白无垢可没心情摸空军,她推演还没拿到呢。机器开了,白无垢跟在自家小甜心的佣兵后面,找机器。杰克也跟着过来。白无垢嗤了一声,还是喜欢佣兵的吧,刚才手残打错人了吧?跟着佣兵晃来晃去,估计就在等开门抱抱人家吧。白无垢扶额,哎,杰克先生,这个小弹簧是不会让你抱的。开门了,果然……杰克打了她家的佣兵。继续摸门,她手里有三只鸟和搏命。门开了,看着佣兵倒地被抱起来之后疯狂挣扎,白无垢知道,杰克一定伤心了。要不然就是只想留下佣兵。思考了一下,顶着鸟站在杰克面前。没有被攻击,卖了换胜利也可以吧。毕竟速战速决比较好。跑到另一个门想看看空军在不在。如果空军开枪的话……算了吧,她开枪就放平局给对面好了。忍了一局想抱抱人还被炮轰,这事儿想想都心酸。还没等白无垢跑到另一个门,屏幕抖了一下……苦笑一下,空军啊空军,您还真没让妾身失望……接着是金身的声音,空军倒地。叹了口气,鸟都没放直接过去挨打。这局放给对面吧,这一枪吃的有点难受啊。一定心寒了……如果自己顶着鸟去救人的话,这个杰克会很受伤吧。笑了笑,他一定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表现的很佛系了,最后只想抱抱人留下一个陪自己。已经预见了结局呢。白无垢叹了口气,这样的事情她经历的太多了……被抱了起来,放到了门口。队友的投降框已经发过来了,白无垢并没有点。她可以爬出去。如果她投降的话,杰克一定会被喷是假佛。而且,那也不是杰克想要的。毕竟,浪费时间等人修机这种事也只有她们这些贪恋温存的闲人才干得出来。她爬出去了。平局。


白无垢已经猜到那个空军绝对会去赛后骂人了。果不其然,空军说那个杰克假佛。明明空军直接走就可以的,非要来开枪,贪四跑。白无垢笑了笑,到底是你太贪婪,还是人家假佛呢?只留下一个心爱的,又有什么不可以的?没准儿,他只想听听佣兵上椅子之后挣扎的声音呢?白无垢是干过这样的事,抱了海伦娜去椅子上,然后等过了半立即投降出去。只是想听听海伦娜的声音,享受绑住她那一刻的靠近。俯身下去,锁住对方,贴近看着对方的样子,专注又迷人,如果放任她想象,她会觉得那是个要亲又没亲到的吻。


杰克说被开了枪不会佛开枪的。空军又是因为觉得杰克假佛才开枪。白无垢早就知道会是如此了,这样的情景她看过太多了。至于为什么杰克要绑了她的小甜心,答案是因为小甜心的佣兵在疯狂挣扎。明明自己那么佛系了,为什么还要挣扎,不给他这个拥抱呢。因为贪恋而卑微,因为卑微而受伤,因为受伤而愤怒。这就是这场比赛了。因为不能交流而有误会,因为对立而猜忌,因为这些而相互伤害……


白无垢看了看屏幕上站在自己怀里的甜心蛋糕,很想伸手揉揉这个孩子。可是甜心蛋糕退出了队伍,任凭白无垢怎么邀请都没回来。叹了口气:“怎么就生气了?”没有回复。她以为甜心是因为她没去救她才生气的。又切了QQ问了她。没有回复,她有点难受,想下线了。小甜心不在,她没什么玩游戏的兴致。不过,不久收到了回复。看着屏幕上发来的消息:“我突然不想玩了。”白无垢皱眉,果然还是因为自己没有救她嘛?不,她想错了。“佛不佛我都没关系,挣扎了就放椅子?”她可爱的海伦娜说只是因为不能接受陌生人的公主抱,又是当着她的面才会挣扎的。“他干嘛一副了不起的样子!我……也没有求他佛系啊……为什么好像施舍一样……”这可爱的发言,白无垢顿时觉得心里有一块陷了下去,软软的。安慰地开了口:“妾身抱抱您吧,不要生气了,也不要委屈了。过来~海伦娜~”没有抗拒,邀请进队。白无垢坐在沙发上等着她过来。迎上去,让小甜心站在她怀里轻轻讲述着白孔雀佛系时候的故事。


曾有一位医生主动要白孔雀抱她,结果白孔雀被医生的双排前锋队友针对了一整局。让白孔雀难受了很久。赛后还要被那个前锋喷:“你算哪根葱,老子的人你也敢抱。”叹气,要是因为这个而次次生气,估计白孔雀早就删游戏了。分手枪,分手球,分手板之类的。习以为常,又备感寒心。匹配而已,至于这么欺负人嘛?佛系不被理解的痛苦。可是那又如何呢,现在她也省了佛系的时间,不是嘛?眼前这个孩子难道是她唯一想要的嘛?当然是。“我们开自定义吧,我想抱抱你……”她的甜心蛋糕这样说。自然地点开界面,选了自定义和万圣节红教堂地图。交换到监管者位置,换好厌离和白无垢。点击准备,等待界面碎裂后寻找她的海伦娜。在教堂门口看到了直接扑到她怀里的孩子。她曾在楼梯上以美人相亲吻过的孩子。看到就觉得很开心。看着她钻进柜子里,在柜子外轻轻听着她喘息的声音。白无垢喜欢这个声音,可爱又娇媚的声音。不过白无垢不会让她的海伦娜等太久的,打开柜子,抓着她的衣服将她抱在怀里:“抓~到~你~了~”她抱着小甜心走进教堂,挂了一会儿。海伦娜的喘息声透过耳机传入白无垢耳中。她对这个声音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抱着海伦娜绕着红教堂的地图走了一圈,还碰碎了三个南瓜头。在地下室里待了一会儿,给小甜心的QQ发了消息:“想把海伦娜锁在地下室里~海伦娜的嘴唇看起来好软,很好亲的样子~”又停在电机前转圈圈,发现怀里的孩子毫无反应。切出游戏在QQ上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睡着了嘛?不回答的话,妾身可要投降送您出去了哦~”她的海伦娜不准她投降。依旧没有回复,看来是睡着了。


摇了摇头,怎么回事,又这么毫无防备的睡着。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白无垢确定,甜心蛋糕肯定是睡着了,怕她醒了之后找不到自己,于是留了言:“妾身去睡觉了哦,游戏挂着了。抱着海伦娜,晚安。”调暗手机界面,充着电扣在一边。抱着枕头睡觉去了。明天可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孩子呢,抱着手机睡觉不是什么好事,硌醒了怎么办嘛。又疼惜这个孩子,困了也不肯离开自己。


“她们好像去休息了呢,海伦娜。”站在教堂内的白无垢说到。“好像是这样呢,美智子小姐。”被抱着的甜心蛋糕回答到。轻轻坐在椅子上,让海伦娜坐在她的腿上,摘下她的帽子,含住她的耳朵:“那,接下来,是我们的时间了对不对?”海伦娜敏感地颤抖了一下,应了一声:“美智子小姐……”美智子放开她的耳朵,勾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妾身很想念您,海伦娜。”一吻过后,怀里的人扭动着身体,换了个姿势,侧身窝在美智子怀里。环上她的脖子,抚摸着,找到美智子的嘴唇,与自己的贴合:“我也一样,很想念您。”


心爱的人在眼前,要如何阻止她们亲热呢?又没有其他人在,怎么可能阻止得了呢~那么,这个夜晚,请,好好享受~


酒觞醉

【第五人格】小姐,您的快递到了!

这,估计?是个搞笑的段子😂

杰克

为了赶时间,开了雾隐,把爪子甩烂弄雾区,以最快的速度将你的快递送到了你家门口,你甚至都能感觉到你买的手工饼干还热着!他看了你一眼,拎着自己可怜的爪子,“小姐,你真的不表示点什么吗?”你皱着眉头,“杰克,你想干啥?”他笑的无辜,抱住你往屋内退,用手锁上门,“小姐的饼干到了,我的甜点也到了,那我,开动了哦!”

你:淦!

裘克

“喂,女人,你的快递到了!”他拿着一个大箱子上来,并一脸嫌弃,“你这都...

这,估计?是个搞笑的段子😂

  

  

  

杰克

为了赶时间,开了雾隐,把爪子甩烂弄雾区,以最快的速度将你的快递送到了你家门口,你甚至都能感觉到你买的手工饼干还热着!他看了你一眼,拎着自己可怜的爪子,“小姐,你真的不表示点什么吗?”你皱着眉头,“杰克,你想干啥?”他笑的无辜,抱住你往屋内退,用手锁上门,“小姐的饼干到了,我的甜点也到了,那我,开动了哦!”

   

你:淦!

   

  

裘克

“喂,女人,你的快递到了!”他拿着一个大箱子上来,并一脸嫌弃,“你这都买的什么啊!火箭筒上都放不下,飙。车差点撞上那个伪绅士!”你蹦蹦跳跳的略过他冲向他身后的箱子,他愣了一秒,反手抓住你的衣领(也就是扼住了你命运的后脖领😂),一脸怒意,“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女人!”你回头看他说,“你别闹裘裘,我可是给你买了好多东西!”你挣脱他的手,打开箱子……

左翻右翻,n件情侣衣,n盒营养品,还有一个……嗯?肾。宝?啥情况?你默默回头,看到他的眼里放光,危险的……

“等等,我不是,我没有!这应该是随机赠品!喂!放我下来!”他拍拍你的屁~股让你闭嘴(他是扛着你的!),“没事,别解释,今晚满足你!”

 

第二天你就发现,某宝的评价里写着:特别好,很喜欢,尤其是赠品!

   

   

威廉

他用了一个整球赶到你面前,将你的快递安安全全的送到你的面前,你看着他额间的汗水,抬手想帮他擦去,但他却往后退了一步,匆匆把快递塞到你手里,挠挠头“小姐,你的快递请签收!”你笑着签下自己的名字,他转身要走,你拉住他的衣角,对他说:“喂,我这里有一个你的快递,你不要吗?”他扭头看着你眨了眨眼,仿佛再说,我还有快递吗?你笑着看他,良久才道:“我,你要不要?”你看他难得的脸红,你抱住愣住的他,踮脚在他耳边说“笨蛋,我的余生可就交给你了!明年我可只过双十一,不过光棍节了!”

他的手也慢慢环住你,点了点头:“好!”

   

  

美智子

一阵的敲门声,你从被子里艰难的爬起,挠了挠头去开门。门外没有人只有一个人箱子,天啊,箱子好大,我买啥了?你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在门口把包裹拆开,拆到一半,美智子便从箱子里冒了出来,你吓得坐在地上,她连忙出来扶骑你,并且仔细检查你有没有受伤,你看他她一脸歉意,笑着说:“啊~美智子的美颜让我腿都软了!”你坏笑着说“美女,晚上要不要来小爷这里啊~”美智子被你逗笑:“xx酱,这可是你说的哦,你快递都拆了,不许退货哦!”她抱住你轻轻的,“爱你呦,xx酱!”

  

  

  

希望各位小可爱都能早点收到快递呦!


芊笙不芒
采食彼岸花的红色蝴蝶啊!——...

采食彼岸花的红色蝴蝶啊!——

你是那濒死的美丽。

是否也拥有一段悲伤的回忆?

才会化作恶魔给予我温柔。

采食彼岸花的红色蝴蝶啊!——

你是那濒死的美丽。

是否也拥有一段悲伤的回忆?

才会化作恶魔给予我温柔。

寻影之烟

【蝶盲】予你苍穹 20

最后一勺麦片粥搭配着一片咸味香肠喂到了海伦娜口中。用手帕擦掉海伦娜嘴角的残留物,递上水杯。这样一顿家常早餐让海伦娜很满足。家庭的味道……微笑着道谢:“多谢款待。”美智子揉了揉海伦娜的头,同样道谢:“谢谢。”站起身,背着手从袖袋里摸出几枚硬币,将它们放到年轻的妇人手中:“多有打扰,那么我们告辞了。”略微俯身,牵起海伦娜的手。似乎对美智子给予金钱的举动表示惊讶:“这……”小妇人捧着硬币,看了看美智子又看了看自己的丈夫,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处理。“这是您应得的,请收下。”美智子轻轻微笑着。这位美丽的妇人激动得嘴唇都在发抖,慌慌张张将硬币塞给自己的丈夫并跑进了厨房。


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布袋,捧着...

最后一勺麦片粥搭配着一片咸味香肠喂到了海伦娜口中。用手帕擦掉海伦娜嘴角的残留物,递上水杯。这样一顿家常早餐让海伦娜很满足。家庭的味道……微笑着道谢:“多谢款待。”美智子揉了揉海伦娜的头,同样道谢:“谢谢。”站起身,背着手从袖袋里摸出几枚硬币,将它们放到年轻的妇人手中:“多有打扰,那么我们告辞了。”略微俯身,牵起海伦娜的手。似乎对美智子给予金钱的举动表示惊讶:“这……”小妇人捧着硬币,看了看美智子又看了看自己的丈夫,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处理。“这是您应得的,请收下。”美智子轻轻微笑着。这位美丽的妇人激动得嘴唇都在发抖,慌慌张张将硬币塞给自己的丈夫并跑进了厨房。


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布袋,捧着递给美智子:“这个请一定收下,路上吃吧。”那不过是一顿家常早餐而已,实在微不足道啊。接过布袋,嗅觉灵敏的美智子已经闻到了一股甜甜的味道,那大约是甜点吧。唇角上扬,她的海伦娜又有吃的了:“由衷地感谢您。”大约是那笑容过于好看,也或者是美智子的样子很迷人,那妇人红着脸摆摆手:“不用谢,您太客气了。”真的只是举手之劳啊。


美智子喜欢心地善良的人,纯朴的人。看着专心吃着点心的海伦娜,美智子不由得笑了起来:“不会觉得撑嘛?”轻轻摸了摸海伦娜的头。小贪吃鬼摇了摇头,从布袋里拿出一小块点心举了起来,轻轻晃了晃:“很好吃。”美智子遮着唇,小声笑着,俯下身子咬住那块被切得正正方方的点心。一口下去,外表酥脆,内陷松软,蓬松的感觉,不干涩,有牛奶的香味。甜甜的,有点像蛋糕的感觉。“嗯,很好吃。”海伦娜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嘿嘿!”摸索着将布袋封好,提了起来。接过布袋,放入自己的袖袋中:“想吃的时候告诉我哦。”点了点头。


并不用担心海伦娜会贪嘴,这个孩子很自律。虽然,她真的还没吃够。不过,再吃下去不仅自己要胃痛,还会影响她们的行程呢。海伦娜可不想被撑得走不动路,即使她的美智子一定会宠溺地背起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真的吃的很饱了。美智子小姐看到自己的动作肯定又是一脸的坏笑吧,她知道的:“美智子小姐,您在偷笑呢。”下意识捂住嘴巴的美智子皱了皱眉,被摆了一道呢。摇摇头,浅浅一笑俯身在海伦娜耳边轻声说到:“因为你太可爱了,海伦娜。”转过脸伸手摸上那人的脸颊,踮着脚亲上去:“谢谢。”便被那人顺势抱了起来,蹭着她的脸颊。“今天走快些的话,我们就可以进入城镇了。可以带你去吃很多美味。”美智子轻轻亲了亲海伦娜的嘴唇。海伦娜搂着她的脖子,轻声应了一声。就在她怀里赖一会儿吧。


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她的恋人一定很美,被这样温暖的光芒包裹着。与她一起哼着那首小调,海伦娜幸福得很。“海伦娜。”“我在,美智子。”“找到旅店的话,想跟你一起沐浴。”没有拒绝的意思:“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