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羡羽

2185浏览    9参与
枯鱼过河泣

曦桑cp《上错花轿嫁对郎》

反正ooc了  干脆全部ooc吧

                         四

这天一早,聂怀桑从床上起来后就出门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自艾自怜,担心害怕的。而且对于蓝曦臣也没有像一开始那样排斥,甚至还有一些小许的依赖。尽管他对于夫妻之间的床事十分的不愿,但由于力量的悬殊对比难以抗拒,只能半推半就的随着蓝曦臣。...

反正ooc了  干脆全部ooc吧


                         四

这天一早,聂怀桑从床上起来后就出门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自艾自怜,担心害怕的。而且对于蓝曦臣也没有像一开始那样排斥,甚至还有一些小许的依赖。尽管他对于夫妻之间的床事十分的不愿,但由于力量的悬殊对比难以抗拒,只能半推半就的随着蓝曦臣。

有一件事他非常不解。那就是堂堂正正,温文尔雅的蓝宗主怎么一看到自己就变得那么的变态和禽兽。

但这种事并不值得细思,因为只要一想到蓝曦臣就会脑壳疼。

“唉……”

作为被认错新娘还被上的聂怀桑此时此刻又陷入了惆怅。虽然云深不知处十分的不错,飘飘欲仙的,但严格的家规和单调的饮食起居让他好不无聊。

真不知道他们这些蓝氏子弟都是怎么承受下来的。果然修仙的都是很厉害的,不像他连丹也都是勉勉强强才结的,更别提修仙和练刀的。提起练刀他就想到了自家大哥,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久没回清河他会不会想自己。

虽然以前在家大哥经常提刀追着自己跑,还扬言要打断腿。但终究是自家大哥,从来没有真正动过手。这一次把自己远嫁肯定舍不得。一想到大哥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头更不好受了。

蓝湛本来也是趁闲出来走走,没想到在半道就瞧见一个人站在树下低着头走来走去的,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心里头好奇走近一瞧,眼睛瞬间放光,别提多开心。

这不是兄长刚过门的小妻子吗。蓝湛压抑住内心的欢喜,故作镇定地走过去。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冷冷的口吻:“你在这干什么?”

“是谁?”

聂怀桑吓了一跳,立刻转身。一张略微熟悉的脸映入眼帘,“蓝曦臣?哦不,你不是他。你是?”

他心里有些失落,这才几天没见小嫂子就不记得自己了,唉,真难过。虽然如此,但他依然冷着脸,重重地哼一声:“贵人多忘事,嫂嫂就不记得我了?”

“什么?”聂怀桑有些迟疑地看了看,觉得此人太过眼熟,就是名字想不起来了,“你……你是?”

“蓝湛。”

“哦~”聂怀桑瞪大双眼,猛地点头,“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含光君啊……”

听到这话,蓝湛有些不高兴,眉头轻皱:“传说中的?”

“是啊,听其他人说姑苏蓝氏的含光君长得特别高大,俊美,而且特别厉害。”

“呵——”

蓝湛有些不屑,轻笑一声,转而注视着他。看着小嫂子那圆圆,嫩嫩的脸蛋,越发心痒,恨不得咬上一口。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趁着小儿不注意一把将人搂进怀里,低头,重重地吻上去。

“唔……”

聂怀桑吓傻了,直接呆住。两个大眼睛睁得圆溜圆溜的,一双手紧紧揪住蓝湛的衣服。他搂着人吻了一会儿,还觉得不够,心里的火越烧越旺了。将人一松开,就说:“你跟我走。”

“嗯?”聂怀桑还没反应过,歪着头看他。

噌的一下,蓝湛心里的那团火一下子烧旺了。二话不说拉起小人的手,就往回走。就这样,聂怀桑稀里糊涂地进了蓝湛的屋,受了蓝湛诱骗,稀里糊涂地和某人做着某些不能见人的事。

当然,这些蓝曦臣是不知道的。他不能知道,一定不能。

而另一边,自从上次被魏无羡捆绑在床上做这做那的,莫玄羽就像变了个人,越发颓废,越发提不起精神了。怎么看都像纵欲过度的样子。他一开始就知道那人不是聂怀桑,那人也不隐瞒什么的,直接告诉自己他是魏无羡,云梦人氏。

莫玄羽当场就傻了,魏无羡谁不认识啊,远近闻名的小混混啊。不好好修仙,偏偏做那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还说是遵循什么家族。

鬼信。

一想到自己摊上个这货,内心更加绝望了。前途一片黑暗,没有救赎。迟早死在床上。

“唉……”

莫玄羽坐在台阶上垂头叹气的,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只觉得头顶突然暗了下来,也没多想,依然低着头。

“玄羽,你在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响起,条件发射似地抬头。一眼就看到笑得一脸灿烂的金光瑶。猛地站起,差点撞上金光瑶的下巴。

“啊……瑶哥,我……我太冲动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金光瑶倒是没觉得什么,只当是不小心,依然宠溺地笑着,伸出手揉揉了眼前的小脑袋。莫玄羽,嗞的一下软化了。摇摇晃晃的。

“你啊……”金光瑶无奈地开口,伸手将人扶住,“都娶亲的人了,还这么不知分寸。”

一听这话莫玄羽就不高兴了,立马抓住他的手,叫道:“瑶哥,别提他。我不喜欢他。我只喜欢你。”

“呵呵……”金光瑶笑笑,“我也喜欢你啊,玄羽。”

“瑶哥,嘿嘿。”

莫玄羽这边冲金光瑶傻笑,另一边魏无羡就黑着脸走了过来。

敢情这爱哭鬼居然趁自己不注意在这里勾搭外人,还拉拉扯扯的。看我怎么收拾他!

魏无羡气得牙痒痒,脸色更加阴沉,十分恐怖。

一靠近莫玄羽就拉着他的手,一把拽进怀里。莫玄羽蒙圈了,刚想问发生了什么事,一抬头就对上了魏无羡凌厉的眼神,吓得腿直抖。

“跟我回去!”

魏无羡也不跟他多说,拖着人往前走,把金光瑶一个人撩在那里。一回屋二话不说就把莫玄羽的衣服扒了,直接抗起往床上丢。

“哎哟……”莫玄羽疼得直叫唤。

魏无羡冷着脸除去自己衣服,压了上去,动作干净利落。

“禽兽!混蛋!臭流氓!”

枯鱼过河泣

曦桑cp《上错花轿嫁对郎》

强迫什么的最好不过了。

 

                              三

新婚之夜聂怀桑有苦难言,在震惊中忘记了挣扎反抗,被新郎逮到了机会。就这样与姑苏蓝氏的宗主蓝曦臣有了夫妻之实。

一夜折腾是令人崩溃的,蓝曦臣清楚地记得刚开始时少年是多么的乖巧可爱,让人总有狠狠疼爱的冲...

强迫什么的最好不过了。

 

                              三

新婚之夜聂怀桑有苦难言,在震惊中忘记了挣扎反抗,被新郎逮到了机会。就这样与姑苏蓝氏的宗主蓝曦臣有了夫妻之实。

一夜折腾是令人崩溃的,蓝曦臣清楚地记得刚开始时少年是多么的乖巧可爱,让人总有狠狠疼爱的冲动。虽然他是这样做了,但是后来,少年突然的挣扎和哭泣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好端端地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虽然蓝曦臣心中生起无数个疑问,但面对着良辰美景和秀色可餐的人儿,他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问。毫不犹豫,英勇果敢地将聂怀桑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吃了个遍。早晨起来时还意犹未尽,狠狠吻上了正在熟睡中的人儿的樱唇。

聂怀桑从梦中惊醒,一睁眼就是放大无数倍的陌生男人的面孔,吓得他瞳孔睁大,呼吸停止。最后,在蓝曦臣的深吻中缴械投降。

此时此刻的聂小公子一脸怨妇像地坐在一处不知道什么名的地方唉声叹气,自怜自哀。本来嫁人就非他所愿,如今倒好既嫁错了人又失了身,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又不是蓝曦臣口中的魏公子,日后肯定瞒不了多久。万一被揭穿会发生什么呢?一想到这里他就担心得不得了,恨不得找个机会直接开溜。

显然,逃跑是个十分不明智的想法,放眼一看全是蓝氏子弟,插翅也难飞。如此,就更加郁闷了。坐在某个石块上继续叹气。

蓝曦臣一处理完族中事物就急匆匆地来找他的小妻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新婚之夜恩爱完了以后,他的一颗心就挂在了小妻子身上,一离开他就思念得紧,恨不得时时刻刻把小儿搂在怀里恩恩爱爱,做这做那的。

要不是今天早上顾念到小妻子的身体,他早就做了该做的事。

“咳咳……”想到小妻子那美妙的身体,脸就有些发烫发热,忙干咳几声回过神来。

蓝曦臣并没有在新房中看到小妻子,这让他有些失望。明明有让他好好休息的,怎么就跑出去了。他从房中退了出去后就开始四处寻找起来。

途中偶遇一名弟子,经他的指点,终于看到了坐在石块耷拉着脑袋的小妻子。

本来好端端坐着的聂怀桑突然觉得有人靠近,刚想回头眼前就落下了一道阴影,下一秒被腾空抱起。

“啊!”他吓得连忙双手环住来人的脖子。待冷静后看向来人时,猛然挣扎起来。

“放开我!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蓝曦臣只当他是害羞,轻轻安慰道:“无妨。没人瞧见的。”

小媳妇的身体轻飘飘的,软软的,抱起来舒服极了。蓝曦臣一脸满意地抱着,忍不住转了几个圈。

“啊啊!放我下来!蓝曦臣!放我下来!”

聂怀桑几乎要哭了。

或许也察觉到有些过了,蓝曦臣抱着人坐下,吻了吻那颤抖的唇,道:“对不起,是我冲动了。”

怀里的人惊魂未定,双眼睁得极大,可爱极了。蓝曦臣看着不免有些情欲涌动,也不管人同不同意。直接扣住那小脑袋狠狠吻了上去。

“唔唔……”

是谁说的姑苏蓝氏的人个个雅正,形如君子。这分明是个禽兽!还是处在发情期!

聂怀桑崩溃地想。

后来,蓝曦臣不满这简单的吻,直接抱起人往新房赶。一脚踢上门,转身就将人往床上一放,便开始脱衣服。

“你你你你……你别过来……”

聂怀桑步步紧退,退到无路可退。蓝曦臣将最后一件衣服脱下,便欺身压上。

啊!救命!

而另一边的兰陵金氏,此时的莫玄羽被扒光了衣服,呈大字状被绑在了床上。他不仅动弹不得,嘴里还被塞上了手帕。呜咽着,一脸惊恐地看着正宽衣解带,一脸邪笑的男人。

魏无羡抬手甩了甩头发,随即丢下最后一件衣服,勾勾唇,邪魅一笑:“小娘子,为夫这就来了~”

“唔唔……”

莫玄羽猛然摇着头,泪如雨下。

眼前这个人是魔鬼,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他肯定不是那个什么聂怀桑。

救命。爹爹。瑶哥。

上一秒,莫玄羽还在心里哀嚎叫救命,下一秒,魏无羡就如狼般扑了过来……

他说的没错,这个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不过,这被吃的也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霭

万代风华(1)

重度ooc 逆官配

不萌勿入

私设重多 不喜勿喷 勿怼

这里私设时间在求学刚过的时期

吾主粉桑次澄

————————————————————————

“靠!!!”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落入了一个看似缥缈的空白页面中,“哎呦,我的屁股”屁股着地实不雅观。他起身来看着眼前这片空白迷茫,慌张他向前走了几步,突然,背景沙化……

一个礼致彬彬的小女孩从沙化的背景后走来“魏无羡?”

“这是哪儿?你是谁?”见还有人,魏无羡冲到女孩面前,出于礼和对方是个十一二岁的女生所以没有用吼的。

“别急,可以叫我落,这里是我的地方——时空缝隙,不会有危险”

……

面对魏无羡那一脸的无辜和茫然落礼貌性的解释了一遍

“时空缝隙——一个连接多次元的机...

重度ooc 逆官配

不萌勿入

私设重多 不喜勿喷 勿怼

这里私设时间在求学刚过的时期

吾主粉桑次澄

————————————————————————

“靠!!!”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落入了一个看似缥缈的空白页面中,“哎呦,我的屁股”屁股着地实不雅观。他起身来看着眼前这片空白迷茫,慌张他向前走了几步,突然,背景沙化……

一个礼致彬彬的小女孩从沙化的背景后走来“魏无羡?”

“这是哪儿?你是谁?”见还有人,魏无羡冲到女孩面前,出于礼和对方是个十一二岁的女生所以没有用吼的。

“别急,可以叫我落,这里是我的地方——时空缝隙,不会有危险”

……

面对魏无羡那一脸的无辜和茫然落礼貌性的解释了一遍

“时空缝隙——一个连接多次元的机器,站在你的角度来说,你知道一张纸吧,用笔在上面写个字它就是一次元,画一个则小人图那就是二次元,而(捏了捏魏无羡的脸)像这样看得见摸得着的就是三次元,还有四次元就是感受……”

“我……那个,问几个问题什么叫站在我的角度来讲?”“勤学好问”的魏无羡在线问问题

“为了让你更好理解吧,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魏无羡现然很难接受,可落不会管的“我是时空缝隙的主人,来救你们”说着背景虚化变成了——血洗莲花坞3D场景

“不!不可能!江……江叔叔和虞夫人都那么强……还!还有几千弟子呢?!!”魏无羡急红了眼双手抱头粗鲁地扯着落的手迫切地想要答案。

“这个你要帮我个忙”落也是“一脸高冷”地说着,“今年清谈盛会把这个带上”她从袖中取出一个圆核一样的东西,魏无羡颤抖着接过“好……”

她施法把魏无羡送走后……

“落姐你牛啊!”场景又变了——如一个大型演唱会现场,几名女生从后台走出。

“废话,我可是这个空间的主人。”落完全换了一个态度话语声中还透着几分骄傲?傲娇?

————————————————————————

我不太会用角色见谅

问题来了

落身后跟着的是什么身份:

A:落的崇拜者代表们

B:小说角色崇拜者代表们

C:落的亲信们

下次见了,白~


枯鱼过河泣

曦桑cp《上错花轿嫁对郎》

好吧   更了更了

这章副cp


                                二


兰陵金氏。


经过一段时间的长途跋涉,迎亲队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金光善忙领着一众金氏子弟出来迎接。轿子缓慢地落下,四周人等皆安静地侯着,唯有喜婆走上前来,只...

好吧   更了更了

这章副cp


                                二



兰陵金氏。


经过一段时间的长途跋涉,迎亲队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金光善忙领着一众金氏子弟出来迎接。轿子缓慢地落下,四周人等皆安静地侯着,唯有喜婆走上前来,只见她一脸笑意地喊到:“请新郎踢轿门,迎新娘。”


莫玄羽还从未见过这样大的阵仗,睁大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喜气洋洋的大红花轿,看得一愣一愣的,就连喜婆的大嗓门也置若罔闻。金光善见自家儿子半天没有反应,脸色兀的不好,皱着眉,回过头一看,但见小儿子傻楞着一动不动,双眼发直,眼珠都要掉下来似的。


如此,脸色越发不好了。心里叫着“丢人!”忽而又抬起手来,拽住莫玄羽的衣领,一把把人给拽到了花轿前,低声喝道:“还不快去把你媳妇接出来。”


莫玄羽摸着脑袋,似懂非懂地上前。


这边,将新娘迎出了轿门,就火急火燎地催促着两位新人拜堂成亲,好洞房。魏无羡本就不是个闲得住的人,这样压抑规矩的氛围着实让他憋得难受。撇撇嘴就想把头上的劳什子给扯下来,却被眼疾手快的喜婆一把按住了手。


“还没拜堂成亲,盖头可不能揭。”


一旁的莫玄羽咧嘴笑了笑,柔声道:“新娘乖哦。”


魏无羡一听,着实打了个冷颤,而后翻了翻白眼,在心里吐槽道:呸,傻子!到时候看本大爷怎么收拾你。嘿嘿。


这样一想,嘴角边荡漾开一抹促狭的笑意。


两人匆匆忙忙地拜了堂,就被稀里糊涂地送进了洞房。那喜婆又在新房念叨了好一会儿后才关上门出去。此时此刻,只剩下这对新婚夫妇。


莫玄羽没有经验,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见新娘规矩地坐在床边,自己也就挨着坐下。时间缓慢地流逝,屋里的红烛尽情地燃烧。莫玄羽歪着头凑近身边之人,一只手也不知不觉地往旁边移动。


“你个傻子!竟敢对大爷我动手动脚?看我不打死你个好色之徒!”


谁知还没碰到,便见新娘猛然扯落了红盖头,噌的一下站起,气急败坏地冲他吼了起来。这下可把莫玄羽吓坏了,坐在床边直哆嗦。


魏无羡却不管,剑眉一挑,伸手就拉着他的领子,稍稍一用力便把人整个给提了起来。莫玄羽害怕极了,胡乱地挥动双手挣扎起来。


“别……别这样……放开……放开我……”


瞧见这人涨红了脸,大气不敢出一声。魏无羡气焰更加嚣张了,轻啐一口,把人丢在了地上。看着此时摔疼了的人心情大好,嘲讽着:“你个变态,还想娶本爷为妻?我看你是活得太好,欠调教。从今以后,就让你魏大爷我来教你怎么做人!”


说完还不忘伸脚踢了踢躺在地上装死之人。紧接着脱下那一身的喜服,回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莫玄羽委屈极了,他从来没受过这样的虐待。如今被人丢在地上不管不问,又无可奈何。越想越气,竟隐隐哭了起来。越哭越委屈,身子抖得越厉害。


大半夜,魏无羡好不容易睡个踏实的觉,却被一阵啜泣声给惊醒。他没好气地从床上坐起,皱起了眉头。那阵啜泣声却是越来越清晰,听得心烦意乱。


他阴沉着脸走下床,低头看到那身子一抖一抖,暗暗哭泣的人更加没什么好脸色了。二话不说就把人拽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那张沾满泪水的脸和那双红肿的眼。


瞬间,怒气消了大半。


“你个大男人哭什么哭,我又没打你。”魏无羡嘟囔一句,随之放开他。看了看,又说:“得了,别哭了。赶紧睡吧。”


说着往床那里走去。可是,那莫玄羽却是没动静,呆呆地站着,一个劲儿地哭。魏无羡烦躁地抓了抓头,吼道:“够了!别哭了!”


莫玄羽吓得一抖,立刻止了声。


魏无羡抬头又瞧了一眼,命令道:“过来!”


莫玄羽满脸泪痕,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快要靠近他时,被一把抓住了手,而后给带上了床。魏无羡不顾他的挣扎,硬生生将人抱在怀里,盖上了被子。


“别动!睡觉!”抬手捏了捏莫玄羽的腰。


也不知怎的,本来是两个人安静地躺着,到后来那魏无羡居然嫌那莫玄羽身上的衣服太多,硬是将人扒了个精光,又嫌自己身上仅剩的衣服,果断而又干脆的也给脱了。


然后,一翻身将人压住,低头吻住那一张惊呼的嘴。


再然后,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直接霸王硬上弓,把人给上了……


春宵苦短,夜太长。


霭

万代风华

想开一个坑

一个偏魔道祖师阅读体

逆官c 骨科邪教

不要ky 不喜勿入

还有本人喜欢江澄 底线怀桑谢谢

重度ooc 瞎写的

作者学生党一周随机更

如果太久未更可能开启了罗小黑式更新。

双聂 凌澄 双璧 羡羽 双道长 恶友

其它待定

再说一遍不喜勿入 不萌勿入

本人新手多多指教

想开一个坑

一个偏魔道祖师阅读体

逆官c 骨科邪教

不要ky 不喜勿入

还有本人喜欢江澄 底线怀桑谢谢

重度ooc 瞎写的

作者学生党一周随机更

如果太久未更可能开启了罗小黑式更新。

双聂 凌澄 双璧 羡羽 双道长 恶友

其它待定

再说一遍不喜勿入 不萌勿入

本人新手多多指教

花榭·怜霜「考试~不定时更」

论表达心意的51种方式·2

13.【忘羡】红尘焉有忘机语 梦醒原为无羡人

14.【伽蓝】为遇一人 身入红尘 人去我亦去 此身不留尘

15.【薛晓·晓薛】自以为心若顽石 却终究人非草木

16.【花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但我一定不会离开你

17.【花怜】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18.【花怜】为你花开满城 为你明灯三千 为你所向披靡

19.【双道长】负霜华 行世路 一同星尘 除魔奸邪

20.【忘羡】可谁曾知晓 在那云深不知处 有一个固执的问灵十三载 只为等这个...

13.【忘羡】红尘焉有忘机语 梦醒原为无羡人

14.【伽蓝】为遇一人 身入红尘 人去我亦去 此身不留尘

15.【薛晓·晓薛】自以为心若顽石 却终究人非草木

16.【花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但我一定不会离开你

17.【花怜】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18.【花怜】为你花开满城 为你明灯三千 为你所向披靡

19.【双道长】负霜华 行世路 一同星尘 除魔奸邪

20.【忘羡】可谁曾知晓 在那云深不知处 有一个固执的问灵十三载 只为等这个不归人

21.【薛晓·晓薛】你一开口我就笑 我一笑 剑就不稳了

22.【花怜】如果不知道你活下去有什么意义 那么就姑且把我当成你活下去的意义 把我当成支撑你活下去的支柱吧

23.【冰秋】师尊 我们在一起

24.【忘羡】酒很香 很醇 也很辣 大概就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喜欢 喝他喝过的酒 受他受过的伤 种他种过的思追

25.【忘羡】蓝湛 看我 快看我

26.【双道长】霜华敛去君自重 再无明月送清风

27.【忘羡】他并不怕摔 这些年来 也摔过很多次 但摔倒地上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 那就再好不过

28.【羡羽】我独自徘徊在孤苦世间 耗尽元神精气 宁可魂飞魄散 也想见你一面 但这一见 就是最后永诀

29.【忘羡】羡青山有思 白鹤忘机

30.【曦瑶】蓝曦臣 我这一生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 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31.【忘羡】魏婴 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 讨人喜欢 百看不厌

32.【忘羡】天天就是天天 少一都不行

33.【忘羡】魏无羡 我所承受的三十三道戒鞭 恰是你姓名的笔画

二之魚

這個合集終於可以更新了QwQ!2個月前就為了這設定創了資料夾, 但發張小羽毛後就各種因素(?)一直往後延…結果今天塗得太hi好像變成粉紅世界了…(抹臉

大概會雷死很多人的OOC …慎!慎!雷的可以屏蔽這個tag ->彷若曇花餘夢

羨羽】…雖然標羨羽,但情感上其實只能算是羨←羽 清水單向戀....(´・ω・`)

鬼道師徒…不會取名,就先這樣叫ㄅ(

是個自爽萌很久的腦洞設定…

這是剛得夷陵老祖稱號的羨&剛被接入金家16歲的小羽毛,
竄改了原作前生的時間線,假設兩人在同一時間與時空下相遇的IF

記個大綱,肯定有很多BUG,看看就好 ...

這個合集終於可以更新了QwQ!2個月前就為了這設定創了資料夾, 但發張小羽毛後就各種因素(?)一直往後延…結果今天塗得太hi好像變成粉紅世界了…(抹臉

大概會雷死很多人的OOC …慎!慎!雷的可以屏蔽這個tag ->彷若曇花餘夢

羨羽】…雖然標羨羽,但情感上其實只能算是羨←羽 清水單向戀....(´・ω・`)




鬼道師徒…不會取名,就先這樣叫ㄅ(

是個自爽萌很久的腦洞設定…

這是剛得夷陵老祖稱號的羨&剛被接入金家16歲的小羽毛,
竄改了原作前生的時間線,假設兩人在同一時間與時空下相遇的IF

記個大綱,肯定有很多BUG,看看就好 (...如果有人有興趣也歡迎來跟我討論哈哈



假設,老祖在救了溫情一派之後,於亂葬崗上並未因此事與江澄正式決裂,其中主因是身為第三見證人的金光瑤暗中出手,有「條件」地讓金家賣給老祖和江家一個"人情",羨原先是不願意的,但在江澄威嚇、金光瑤的能言善道雙重攻擊,即使多方不爽與心感有異,但也不得不承認確實比他原先要走的"決定"來得好。

金光瑤對世外給了一套說詞,夷陵老祖與三毒聖手一番交戰後,老祖重傷被擒,但在激烈的交戰途中諸多疑點卻一一顯露,江澄提出要求此事必須再義,兩方家主最後決定先壓下此事,將老祖帶回金家地牢之後接受審訊,而溫情一脈則限制在亂葬岡永世不得離開,由金家與江家輪流監管。後來在藍家慎密調查下發現果然多有誤會,但其私自喚醒兇屍殺人(即使是有仇)仍是不爭事實,最後以重罰(數十道戒鞭吧?)贖他所犯下的罪

之後雖重傷,羨依然如願地參加了師姐的婚禮(當然不是用本來面目(?))而在金家雖處處收到監視,活動範圍受到侷限,但也過了一段還算可稱為"自由"的日子,然後在這段時間,羨遇見了被接入金家的莫玄羽

那是羨在一次散步(?)途中,隨手救了正被金家客卿欺負的小羽毛,本只是看對方能力靈力皆低得不忍視,便隨手教他幾招防身的技巧(至少不會再被欺負的那麼慘)但不知是真的天賦不足或基地本就沒打好,小羽毛招式沒學得多好頂多勉勉強強,反倒在一次教導意外下羨發現玄羽在鬼道方面很有天份,但這畢竟是條不歸路的獨木橋,羨並未打算讓玄羽踏上去,因此隱瞞不再提起

但不只怎麽,金光瑤卻得知了,他私下與羨密談,希望羨能多多「關照」他這個年幼的「弟弟」,甚至祭出之前的「條件」與兩人未公開的「私下契約」,羨最後臉色不佳地被迫答應

之後玄羽三兩天便會往羨的住處跑(金家有備一間客房給他,地處超級偏遠…)
但即使人煙稀少也極度偏遠,這樣的動靜依然引起了不少人注意,漸漸地,不好的傳聞便傳地沸沸揚揚

"金家一名門生誰不好勾搭居然勾搭上臭名遠播的夷陵老祖果然不檢點…"之類的

大概這樣,之後會慢慢慢(真的很慢...)畫一些這設定下相關的小插圖或故事

-------------------------------------------------------------------------------------




是瑜不是鱼

一个有关莫玄羽的脑洞

新手上路第二弹

      莫名觉得魏无羡和莫玄羽好配, 拆官配,感觉有点对不起忘叽兄

  1. 观音庙的时候,莫玄羽穿着魏无羡的壳子坐在轮椅上,被金光善推进来,然后他也操纵着聂明玦。

  2. 莫玄羽之前有奇遇,献舍附身到魏无羡的尸骨上,设置魏无羡骨头还在,在献舍后到观音庙这段时间,莫玄羽都在让魏无羡的骨头长肉。

  3. 因为新生的肉体很敏感,很容易感觉到疼痛,莫玄羽希望与魏无羡尽快交换身体,交换身体的方式是念咒之后舌吻。

  4. 设置灵魂是会和身体互相影响的,莫玄羽身体是有病的,魏无羡回到自己的壳子之后发现跟蓝忘机的感情没那么好了。莫...

新手上路第二弹

      莫名觉得魏无羡和莫玄羽好配, 拆官配,感觉有点对不起忘叽兄

  1. 观音庙的时候,莫玄羽穿着魏无羡的壳子坐在轮椅上,被金光善推进来,然后他也操纵着聂明玦。

  2. 莫玄羽之前有奇遇,献舍附身到魏无羡的尸骨上,设置魏无羡骨头还在,在献舍后到观音庙这段时间,莫玄羽都在让魏无羡的骨头长肉。

  3. 因为新生的肉体很敏感,很容易感觉到疼痛,莫玄羽希望与魏无羡尽快交换身体,交换身体的方式是念咒之后舌吻。

  4. 设置灵魂是会和身体互相影响的,莫玄羽身体是有病的,魏无羡回到自己的壳子之后发现跟蓝忘机的感情没那么好了。莫玄羽回到壳子之后,虽然说还是有点疯疯癫癫的,受魏无羡影响已经好多了。然后因为交换壳子的缘故,两个人有种莫名的联系。

  5. 莫玄羽对他爹金光善有种执念,遂挖坟练尸。

  6. 之后魏无羡跟蓝忘机分开,和江澄说开,回到江家,莫玄羽也在云梦定居了。

哎呀,感觉好对不起忘叽兄,( ˘•ω•˘ )然后其实魔道里面真的好喜欢江澄,希望舅舅不要有遗憾。

希望有大大可以认领


末日中的小丑

阴间记事录

羡羽

忘川河上,鬼魂们来来往往,接过孟婆手中的汤,便匆匆赶去轮回。惟有一对男子,双双牵手来到了孟婆的面前,接过汤来,就喝了下去,不像其他鬼魂一样婆婆妈妈。猛的孟婆叫住了黑衣男子道:“且慢,小女子有一件事情要想告知于老祖”魏无羡笑嘻嘻地转过了头:“不知姑娘有何事相告?”“不知老祖是否还记得乱葬岗时是如何死去的?”在一旁的蓝忘机皱了皱眉头,终还是没说什么,魏无羡答道:“自然,百鬼吞噬,魂飞魄散,怎么有问题吗。”孟婆苦笑一声:“是啊,没有问题,但你可知这献舍之术只能献舍于魂魄齐全之人.”魏无羡挑了挑眉说:“那又如何。”孟婆咬牙切齿地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可以召回残魂的秘籍,只不过是莫玄羽用自己的三魂...

羡羽

忘川河上,鬼魂们来来往往,接过孟婆手中的汤,便匆匆赶去轮回。惟有一对男子,双双牵手来到了孟婆的面前,接过汤来,就喝了下去,不像其他鬼魂一样婆婆妈妈。猛的孟婆叫住了黑衣男子道:“且慢,小女子有一件事情要想告知于老祖”魏无羡笑嘻嘻地转过了头:“不知姑娘有何事相告?”“不知老祖是否还记得乱葬岗时是如何死去的?”在一旁的蓝忘机皱了皱眉头,终还是没说什么,魏无羡答道:“自然,百鬼吞噬,魂飞魄散,怎么有问题吗。”孟婆苦笑一声:“是啊,没有问题,但你可知这献舍之术只能献舍于魂魄齐全之人.”魏无羡挑了挑眉说:“那又如何。”孟婆咬牙切齿地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可以召回残魂的秘籍,只不过是莫玄羽用自己的三魂五魄替你补全的。”魏婴不屑地转过身,拉起来蓝忘机的手,扬长而去,只给孟婆留下一句“那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远方传来暧昧的交谈声,像是他对莫玄羽嘲讽.

emmmmm……太可怕了,我居然把魏无羡黑成了这样.

瑶羽

“莫玄羽,你真的愿意代金光瑶受五千年的畜生道,五千年的恶鬼道,五千年的扒皮道,永不转世?”

“我⋯⋯愿意,划地为牢,受扒皮之苦,永不入轮回,只望他可以来世安好.”

哦不,太虐了

桑羽

“聂怀桑,你生前害人无数,需受三千年忘川之苦,你可有悔?”

“无悔.”

突然,那令聂怀桑为之疯狂的妙人出现了,他说“我愿与他共受忘川苦.”

恍惚间,聂怀桑想起来从前,那日他因一些琐事被大哥所罚,而那人就像现在这样跪在大哥面前,要求与我共受,事后他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嘻嘻地为自己温柔地上药,傻乎乎地问自己疼不疼……

“玄羽…,我想以前是我错了,对不起.”

善羽

“不要再等了,他不会有转世的.”

“不……羽儿是不会骗我的,我一定会等到他的”

不知一百年还是一千年甚至说更久,金光善的身后猛然响起了一声叹息“爹爹,久等了.”

……………………………………………………………

呵呵,玻璃渣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