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义勇

43288浏览    453参与
恋小乌

【COS】鬼灭之刃-锖义-

锖兔: @恋小乌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2050747383

义勇: @妍浠子w 新浪微博:https://weibo.com/u/2421728562

摄影:菲姬

后勤:沙华

后期&化妆:自理

吃饭团短漫的画手为Rioeq太太,面具挡脸kiss的画手为咸味炭烤鱼太太,非常感谢两位~



最后以美好的kiss结尾~


锖兔: @恋小乌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2050747383

义勇: @妍浠子w 新浪微博:https://weibo.com/u/2421728562

摄影:菲姬

后勤:沙华

后期&化妆:自理

吃饭团短漫的画手为Rioeq太太,面具挡脸kiss的画手为咸味炭烤鱼太太,非常感谢两位~







最后以美好的kiss结尾~



HARU

手里拿着锖兔的面具一个人等待着什么的义勇


(我只是想搞男寡妇罢了)∠( ᐛ 」∠)_

手里拿着锖兔的面具一个人等待着什么的义勇


(我只是想搞男寡妇罢了)∠( ᐛ 」∠)_

路ㄘ会飞

摸了只义勇,他真的好好康
p1完成图p2草稿

摸了只义勇,他真的好好康
p1完成图p2草稿

久木

埜3

夜里,玖铭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身体上的上,痛得直吸冷气“这鬼的爪子也太锋利了吧,好痛的说”,上好药,穿好衣服,理了理长发“睡觉”倒下去两三秒就睡了。


早上他是被自己的链鸦阿叶给啄醒的

“啊啊啊啊!别啄了很痛的”

“现在请立刻起床前往东南方向做任务”

“我昨天才斩了一只鬼啊”阿叶又开始啄玖铭了“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揉了揉被啄的地方“好痛啊”

等他到了东南方向时,这里是一个安宁的小山村,这里的人过着平凡但是幸福的生活

“这里看来并没有什么危险啊”

“跟我来跟我来”玖铭跟着阿叶走,看到一个荒凉的地方,“这里是?”然后他看到


一堆尸体上坐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唔,这是来了新的玩具吗?看这样子好像还不错,...

夜里,玖铭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身体上的上,痛得直吸冷气“这鬼的爪子也太锋利了吧,好痛的说”,上好药,穿好衣服,理了理长发“睡觉”倒下去两三秒就睡了。


早上他是被自己的链鸦阿叶给啄醒的

“啊啊啊啊!别啄了很痛的”

“现在请立刻起床前往东南方向做任务”

“我昨天才斩了一只鬼啊”阿叶又开始啄玖铭了“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揉了揉被啄的地方“好痛啊”

等他到了东南方向时,这里是一个安宁的小山村,这里的人过着平凡但是幸福的生活

“这里看来并没有什么危险啊”

“跟我来跟我来”玖铭跟着阿叶走,看到一个荒凉的地方,“这里是?”然后他看到


一堆尸体上坐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唔,这是来了新的玩具吗?看这样子好像还不错,应该可以玩很长时间,来吧做我的新玩具吧”,随后旁边的一些已经死去但仍被操纵着的人向他跑来,玖铭一边向旁边跑去一边想对策“还是不要逃哦,不然你会更痛的”

玖铭斩下攻击他的操纵人的头“为什么不逃啊,不逃我会死的

”玖铭快速的向女骸靠拢“叶之呼吸  壹之型  落叶”

玖铭看见那个女孩子坐在一棵树上,看着刚刚被划到的地方,很快的愈合了“你这人很不懂礼貌欸,竟然划伤女孩子的脸,我生气了”然后操纵着操纵人向玖铭攻击着,玖铭随手握了几片叶子,向鬼飞去,叶子划破空气,然后斩断了操纵人的脖子


趁着空隙“叶之呼吸   柒之型   埜”随后身体化成叶子向那个女孩子飞去,正当快要靠近的时候,面前被操纵人挡完了

那个女孩子也坐到其他地方了“不行,一定要趁还有力气的时候斩断她的脖子”然后又向她的方向袭去

“还是很天真啊,我可以没那么被杀”当那个女孩看见玖铭转换了几次方向都没砍到她的脖子,轻笑起来“还是来做我的玩具吧”玖铭倒在地上,浑身没有一丝力气,他想着自己还是很没用啊,看来要死在这里了。

随后看到女孩子向自己走来,并伸出手,他闭上了眼睛

“水之呼吸 贰之型   水车 ”斩断了鬼的手

“可恶,是谁”她看见一个有着一头粉色头发的男孩

“唔,又来了一个,哦不是两个,这下好玩了”

“义勇”义勇看了一眼锖兔,默契地配合着锖兔的攻击,在两人的攻击下,女孩被斩下了头

“可恶可恶啊,我还没玩够”看着自己逐渐消散的身体,留下了不甘的泪水,然后灰飘向了远方,或许飘向了她原本的地方

“玖铭你没事吧,醒醒”然后拍这玖铭的脸,“看来是昏过去了,我背他下山吧”“好”

————————

就更到这里,有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来


职 业 摸 鱼 人

“放心吧!弥豆子从小到大头发都是我扎的哦!”

“放心吧!弥豆子从小到大头发都是我扎的哦!”

幽霜霜
開始感到孤單的義勇(離察覺戀情...

開始感到孤單的義勇(離察覺戀情、還有X00000日


已授權:https://upload.cc/i1/2019/09/25/am0pA6.jpeg


作者:@_hani_0


https://mobile.twitter.com/__hani__0


翻譯:幽霜(新手翻譯,若有錯誤,望能提醒)

開始感到孤單的義勇(離察覺戀情、還有X00000日







已授權:https://upload.cc/i1/2019/09/25/am0pA6.jpeg



作者:@_hani_0


https://mobile.twitter.com/__hani__0


翻譯:幽霜(新手翻譯,若有錯誤,望能提醒)

久木

埜1

这是一篇自设文,不习惯的话可以不看

时间在最终选拔的时候,自设人物的呼吸法是自己想的

小学生文笔

——————————

“叶之呼吸  壹之型   落叶”(刀刃迅速的斩下一个鬼的头还有些绿色的叶子旋在周围)“嘛,感觉好像没那么困难,应该能通过”(然后把刀放回身侧)

“欸!小心后面有只鬼!”

(玖铭瞳孔放大,侧身躲过鬼的攻击)“还真是麻烦活着不好嘛”一边躲过鬼的攻击一边使出型,斩下鬼的头

“谢谢你啊”然后看向那个提醒自己的人

“不用谢,不时刻注意身旁的情况,不是男子汉的行为”

“嘛,还是谢谢了,我以后会注意的,你们也是来参加选拔的吧”(突然想起这就是...

这是一篇自设文,不习惯的话可以不看

时间在最终选拔的时候,自设人物的呼吸法是自己想的

小学生文笔

——————————

“叶之呼吸  壹之型   落叶”(刀刃迅速的斩下一个鬼的头还有些绿色的叶子旋在周围)“嘛,感觉好像没那么困难,应该能通过”(然后把刀放回身侧)

“欸!小心后面有只鬼!”

(玖铭瞳孔放大,侧身躲过鬼的攻击)“还真是麻烦活着不好嘛”一边躲过鬼的攻击一边使出型,斩下鬼的头

“谢谢你啊”然后看向那个提醒自己的人

“不用谢,不时刻注意身旁的情况,不是男子汉的行为”

“嘛,还是谢谢了,我以后会注意的,你们也是来参加选拔的吧”(突然想起这就是选拔赛进鬼杀队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锖兔,这位是富冈义勇”(玖铭这才看到他身边的那个人)

“我叫卿昇玖铭,请多指教,这个选拔还是挺危险的,我们一起吧”

“可以”“好,走吧”

三个少年都在不停的斩鬼,直到异形鬼的出现

“村田,你带着玖铭和义勇先走,我来对付他”

“锖兔你在说什么,我不走,我要留下和你一起斩了他”(然后看向村田,你带着他先走我们随后来找你们,然后看了看昏迷的义勇)“快走!”(看着村田带走义勇)

“来吧,一起斩杀这只鬼吧”

“不自量力的小鬼,竟然想斩杀我,真是开玩笑啊”(异形鬼捂嘴笑了)

锖兔一边躲闪一边挥舞着刀,玖铭在鬼的身后攻击着

“可恶的小鬼”鬼有些招架不住了让手从地面下穿过,想要攻击锖兔“小心!”眼看锖兔快要被抓住了,(不行我不能让锖兔死,这绝对不行)“叶之呼吸    肆之型   流花飞叶”尽全力的斩断鬼的脖子“giao,给爷去死”(突然爆粗)鬼的脖子被斩下来了,锖兔也得救了“你没事吧,还能动不”玖铭心有余悸的问道

“还行,男子汉可不会这么弱的”(随后想站起来却发现力气用完,脚完全使不上力了)

“这还叫没事,我扶着你走”(然后好哥们的扶着对方的肩一起走)

义勇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锖兔和玖铭哪去了”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已经过去五天了,或许已经。。。”

“不,这不可能”(然后义勇哭了)

“义勇你哭什么,这不是还好好的吗?哭不是男子汉的行为”锖兔和玖铭一起搀扶着来了

义勇擦干泪“嗯嗯,看来大家都没事”

然后大家一起到总场地听注意事项,和选取锻铁用的钢领取了队服。

“那么再见了,以后再见”

“好,再见”

——————

总的来说,我后面还会更,毕竟还想写,如果有不当还请指出来

一只土豆酱

是上周的抽奖,恭喜以下三位小伙伴  @糯米丸子  @懒鱼啊  @长歌获得钥匙扣+徽章一套,私信领取

没抽到的小伙伴也不用灰心,从lofter过去购买的,留言备注,即可赠送礼品一份。购买即送徽章x1,满66加送钥匙扣x1,^_^

 购买戳: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8149145.0.0.122c1aecEOBR57&id=607900820991&_u=624jdpr54018


是上周的抽奖,恭喜以下三位小伙伴  @糯米丸子  @懒鱼啊  @长歌获得钥匙扣+徽章一套,私信领取

没抽到的小伙伴也不用灰心,从lofter过去购买的,留言备注,即可赠送礼品一份。购买即送徽章x1,满66加送钥匙扣x1,^_^

 购买戳: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8149145.0.0.122c1aecEOBR57&id=607900820991&_u=624jdpr54018


浮生一劫

鬼滅之刃同人《時空戰士》

作者:浮生一劫


第三话【和尚的袍裳】


不知道是不是施展水疗大法太累,义勇先生累得趴睡在我的背上。


他的脸庞紧紧贴着我的侧脸,呼吸就喷洒在我的耳蜗,湿润且沉重,在这寒冷的天……义勇先生的汗水与气息,让我感到十分温暖。


虽然温暖难拒,但那股花味芬芳,愈发浓烈,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这周遭好似正在酝酿什么?


都说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只要有一个念想萌生,就会像滴墨入水般,不停扩散,这股不安感此时就像这滴墨,不断地晕散开来。


于是,我温柔地帮义勇先生躺在榻上,细心地帮他擦去额上的汗珠,褪去羽织,看他睡得很熟很香,我不忍吵醒他,托了义勇先生...

作者:浮生一劫


第三话【和尚的袍裳】


不知道是不是施展水疗大法太累,义勇先生累得趴睡在我的背上。


他的脸庞紧紧贴着我的侧脸,呼吸就喷洒在我的耳蜗,湿润且沉重,在这寒冷的天……义勇先生的汗水与气息,让我感到十分温暖。


虽然温暖难拒,但那股花味芬芳,愈发浓烈,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这周遭好似正在酝酿什么?


都说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只要有一个念想萌生,就会像滴墨入水般,不停扩散,这股不安感此时就像这滴墨,不断地晕散开来。


于是,我温柔地帮义勇先生躺在榻上,细心地帮他擦去额上的汗珠,褪去羽织,看他睡得很熟很香,我不忍吵醒他,托了义勇先生的福,我背上的伤也不这么疼了,完事后,我下意识地借了义勇先生的日轮刀,往外走去。


我绝对相信我的嗅觉,那花香味道绝不单纯……而我必须在义勇先生睡着的时候,保证他的安全!


打开了推门,是一条看不到底的黑长廊,一盏烛火都没有,气氛显得诡异非常,首先迎入耳朵里的是外园景的盛水竹筒流水声。


滴答……


滴答……


对比早些时候饭桌上的暖光,眼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让我的嗅觉更加的灵敏,我鼓起十二分勇气,循着花香而去……但越往后院去,花香愈浓!


作为借宿的客人,我该跟和美子打招呼的,但和美子并没有告诉我们,她住在哪间房,而这间屋子的构造,好似也比外观看起来的还大得多,我小心翼翼地沿着回廊走,并没有发现屋内有任何一盏灯光,就更别说找到和美子了。我只能不断地摸着黑向前走。


忽然间!


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掠过前方,我想也没想地拔刀,快步跟了过去,经过柱的各种训练,我的脚程已经比过去快得许多,结果,我玩命地追却连对方的影子都看不到!才过了一个转角,声音就悄然消失了,一切过程极快,就像刚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一般。


这……是幻觉吗?


还是……真的有人能跑这么快?


「炭治郎,有什么事吗?」我身后传出和美子的声音。


我一转身,和美子大约距离我一个拳头近,她手上提着一个红色的灯笼,火光正照着她的下巴,看着她弯弯且水嫩的嘴唇,立即吓得我不自主地退了几步……


这怎么可能?她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后?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一瞬间我像是被夺了魂魄一样,一句完整的话也吐不出来。


和美子见了我惊愕的样子,便露出了笑容:「炭治郎,你是在找我吗?」


「和、和美子,你刚刚是怎么过来的?」我勉强挤出一句话。


「过来?」和美子露出一脸疑惑,又说:「我刚刚看到你在原地跑步,我就走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原地跑步!?和美子为什么这么说?


「炭治郎,炭治郎,你没事吧?」她问。


我摇了摇头,随便搪塞理由,说是要出来小解,和美子亲切地带着我往屋里的茅房而去,从茅房出来的我,没有看到和美子,所以我又在附近转了一下,这间屋子的后院是开放的,有道门不知道通往哪里,但我知道花香就是从门后那一头传出来的,好奇的我戒备地往那儿去。


我看到的花很奇特,全株是粉绿色的,叶长且椭圆形,单生枝头,大型而艳丽,我仔细一瞧,花瓣有红、紫、白色,全都向上开放,这是……罂粟花吗?


我心生一种奇妙且违和的感觉,我看过罂粟,这花不算稀有,但不都是夏季开花吗?怎会在这寒冷的天里面开得这么灿烂,而且还花香飘逸?


我揣着一颗警惕的心,继续沿着花径走,我看见花径的更远处,正冒着氤氲,那雾气蒸腾的地方有什么?难道是鬼吗?我咽了咽口水,手已经不自觉地抚在了刀柄上,我向前奔去,越过花径,看到了一座温泉,而温泉中有个的女人,没错,是和美子!


和美子坦着胸膛向我招手,我害羞地避开视线,在她身上,我确实闻不出任何鬼的气味,只是觉得十分诡异,这时,我忽然想到了杀死鬼的那把小太刀,和美子既然不是鬼杀队的一员,那把小太刀究竟是哪个鬼杀队的队员遗留在这里的?


打从进了这间屋子之后,好像每一件事情都细思极恐,眼前和美子又热情地招手,我该过去吗?


我深吸一口气,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走了过去,和美子亲切地问我要不要下水一起洗个温泉,在日本,男女一起泡澡其实并没有这么奇怪,但害羞的我只敢坐在岸边的石头上泡脚,我腼腆地问:「和美子,你是不是看过其他鬼杀队的队员啊?」


「看过啊,我丈夫先前跟一个鬼杀队的队员是好朋友。」她笑着说。


「那……傍晚看到的那把小太刀,是他的啰?」我小心翼翼地刺探着。


「是的,那位朋友特别取来放在我丈夫的庙里,说是能加乘力量,好对付那些恶鬼。」和美子搓揉着自己的身子,发出难以形容的声响,随即她又说:「炭治郎啊,你知道吗?宗教的力量,就是能在人绝望的时候,安抚人心。」


我没敢多看和美子的动作,但我好似听到了什么,于是皱起眉头又问:「你丈夫的庙?和美子的丈夫是修行者吗?」


和美子没有回答我,但在我的眼角余光处,好似传来了淅沥沥的声音,原来是和美子上了岸,并穿上了衣裳,她问也没问地就坐到了我的身边,说:「炭治郎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穿上衣服的和美子才让我显得没这么尴尬,我朝着她点点头,她幽怨地说:「我丈夫本来非常爱我,是近佐卫门一个非常厉害的武士,有一次他奉命参与当地的斗争,武艺高强的他,不但胜利了,还捡了一件衣服回来,跟往常一样向我炫耀着他的英勇。」


我展开了笑颜,附和地说:「那真是太好了。」


「谁知从那之后,他就像着了魔般,整天抱着那件衣服,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还拿着刀把自己的头发一搓搓给削了去,做了和尚。」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和美子失神地喃喃自语。


我的笑容僵住了,和美子的故事一点都不精彩,她说起这段往事时,彷佛被抽去了灵魂,无论我怎么叫唤她,伸手摇晃她,她就只是不断重复着一句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这又是什么情况,这一次我彻底笑不出来了!


不行!这情况太过诡谲,我得先把义勇先生叫起,赶紧离开这间鬼屋,心念一转,我没有再理会和美子,火急火撩地往原本的房间奔跑,深怕待会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


谁料,一回到房间,令人诧异的一幕出现在我的眼前,义勇先生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袍裳,挺着身下巨物,我吓呆了!那巨物瞅着有六吋长,还微微地冒着青筋,一副磅礡待发的样子,我第一次看着义勇先生露出挣扎的表情,彷佛正使用全身的力量抗衡这一切,他咬着牙喊:「炭治郎……楞着干什么!拔刀啊!」


拔刀?


我怎么能对义勇先生拔刀!?


正当我内心挣扎时,义勇先生朝着我缓缓走过来,眼神似乎已经失焦,嘴里还喃喃说着:「给我!」


幽霜霜

我也要看啦🤭🤭🤭🤭🤭


已授權:https://upload.cc/i1/2019/09/25/am0pA6.jpeg


作者:@_hani_0


https://mobile.twitter.com/__hani__0


翻譯:幽霜(新手翻譯,若有錯誤,望能提醒)

我也要看啦🤭🤭🤭🤭🤭





已授權:https://upload.cc/i1/2019/09/25/am0pA6.jpeg


作者:@_hani_0


https://mobile.twitter.com/__hani__0


翻譯:幽霜(新手翻譯,若有錯誤,望能提醒)

朽葉ye

🐴个进度,锖义白无垢婚服ver.

草稿流画手终于要上色了👍但是色差恶心一批肉色变粉色我要讲脏话了🤬

每次上完色之后就觉得草稿真好看(脏话

🐴个进度,锖义白无垢婚服ver.

草稿流画手终于要上色了👍但是色差恶心一批肉色变粉色我要讲脏话了🤬

每次上完色之后就觉得草稿真好看(脏话

K-imo

我好快乐,我在给表情包上色!

我好快乐,我在给表情包上色!

浮生一劫

鬼滅之刃同人《時空戰士》

作者:浮生一劫


第二话【致命的芬芳】


夕阳西垂,在茂密树林中撒落了几抹余晖。


我半低着头,觉得有些刺眼,脚步仍不停地跟着前方那袭半花色的羽织,不知道跑了多久,相较义勇先生有力的双脚,伤重的我,显得有些步履阑珊,背后伤口隐隐作痛,血水似乎渗透了我的衣服,有一种黏稠感,那条伤痕我感觉有一尺长,像是一道裂缝,冷风吹过有一种刺骨的疼痛……


好险祢豆子不在我身边,否则我得再背个盒子,那又硬又坚实的触感,磨擦起来肯定会更加疼痛,我一向不喜欢那样的磨擦。


啊!越跑越疼……


除了背部,还有我的下半身,至今我还能感觉到温热的湿润感,但那湿润感已逐渐随着奔跑而消失,我心里知...


作者:浮生一劫


第二话【致命的芬芳】


夕阳西垂,在茂密树林中撒落了几抹余晖。


我半低着头,觉得有些刺眼,脚步仍不停地跟着前方那袭半花色的羽织,不知道跑了多久,相较义勇先生有力的双脚,伤重的我,显得有些步履阑珊,背后伤口隐隐作痛,血水似乎渗透了我的衣服,有一种黏稠感,那条伤痕我感觉有一尺长,像是一道裂缝,冷风吹过有一种刺骨的疼痛……


好险祢豆子不在我身边,否则我得再背个盒子,那又硬又坚实的触感,磨擦起来肯定会更加疼痛,我一向不喜欢那样的磨擦。


啊!越跑越疼……


除了背部,还有我的下半身,至今我还能感觉到温热的湿润感,但那湿润感已逐渐随着奔跑而消失,我心里知道,义勇先生给我做的水疗已经快到头了。


终于……我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很疼吗?」


这是一路上,他开口所说的第一句话,想是他察觉我的呼吸紊乱,我还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义勇先生停下脚步,说:「这里到炼刀师之村还有一段距离,如果继续赶路,天色就彻底暗了,鬼也该出没了。」


「义勇先生,那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我说。


「这附近没有紫藤花纹的民家……」


义勇先生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就领着我不断往前探路,虽然他没有多说一句话,但我能感觉他的内心是温热的,因为他把脚步放慢了,母亲曾经告诉我,要看穿一个人的心,不是听他说什么,而是看他做什么,这句话我永远记在心上。

 

不久后,我们见到不远处,有一缕灰烟飞起,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间屋子,四方合院,屋顶朴素结实,连接着古色古香的大门,门上虽有几道裂缝,却不妨碍整体观感,从裂缝中瞧不到门后景色,我紧接着抬头一望,便看见屋檐末端还点缀着几条花穗,花穗是粉色的,举手触碰还有一些花粉,芬香扑鼻,我思忖着这屋子看上去虽然简单,但屋主肯定是个对生活非常讲究的人。


「还没发现吗?」义勇先生说。


这句话让我警戒地嗅了嗅鼻子,不会错的!这屋内飘出一股难以言喻的腥味,是花穗的香味也盖不住的。


是鬼的气味!


而且还是一股恶臭难闻的血腥味!


义勇先生瞥了我一眼,似乎是在征询我的意见,而我也象征式地微微点头。


只见义勇先生将手轻轻按在刀柄上,刀刃缓缓离鞘,刀根上『恶鬼灭杀』四个字,足以震慑一切恶鬼,他眼神一凛,伸手拉了铁环,敲了门!


叩叩叩……叩叩叩……


这时,义勇先生抬抬下巴,示意要我将身子贴着一旁的梁柱。


我清楚地知道……只要确认门后是鬼,义勇先生绝不会吝啬手上的刀锋。


屏气凝神!


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我手上没有日轮刀,如果待会真的打起来,我告诉自己,得专注周围环境的变化,绝不能成为义勇先生的累赘!


不好!味道越来越近了……


十步……八步……


六步……


脚步声缓缓响起,我隐约能看到隙之线从门后拉出,连接至义勇先生的刀刃,他猛然一握手上的日轮刀,随着吱吱开门声响,刀锋横斩而出!


「你好!」


迎入耳畔的是甜美的女子声音,义勇先生也实时收住了刀!


我看到义勇先生紧锁眉间,我走了两步看向门后,那刀就停在那女子的发梢前,惊险万分!想当然而门后可爱女子的脸,已吓得扭曲了起来。


「你们……」那可爱女子防备地后退,说:「是来抢劫的吗?」


义勇先生真是个孤傲又耿直的人,面对这般可爱的女子,也只是面无表情地推开了她,持着长刀直闯府邸!


「你们要做什么?」女子有些慌张,但那慌张一露即隐。


我尴尬地露出笑容,说:「真是抱歉,我们是外来的剑客,天快黑了,不知能否借宿一晚?」


话还没说完,我又见到地上,有具焦黑的男性肉身正在消逝,他神色狰狞扭曲,痛苦万分,而一旁的义勇先生仍紧紧握着手中的刀,女子也正用复杂的眼神,死死盯着义勇先生……


那一瞬间的气氛让我背脊发寒!完全无法预料下一刻将发生什么事情……


那肉身拚尽最后一丝力气,用沙哑且哀怨的声音说:「千万别相信他……」


别相信他?


谁……


他要我们别相信谁?


直到那肉身完全消失,那女子终于开口:「看你们的表情,肯定知道那是什么,你们是鬼杀队的人吧?」


义勇先生说:「刚才有些冒犯了。」


「没关系!我猜你们心里面还是会有疑问,其实……刚刚死去的鬼,是我丈夫的朋友。」那女子低下头,浏海挡住了他的双眼,看上去有点阴沉,她说:「我们家积欠他一笔钱,我丈夫死之后,他就把我关在这座宅院里。」


「妳为什么不逃?」义勇先生冰冷地问。


那女子语气镇定地说:「他是鬼,我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我也是刚刚才杀了他。」女子指着不远处的一把小太刀,小太刀的锋刃上确实沾着血,我闻着也有鬼的味道。


我和义勇先生同时对了眼,他彷佛看穿了我的疑问,没错!那把小太刀竟也是日轮刀,出自炼刀师之村的手艺,这一点,我们是绝不会认错的!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义勇先生敲门是她来应门,一开始还显得慌张,为什么现在却显得如此镇定?难道真的是大仇得报,所以心就镇定下来了吗?我的疑问始终没有说出口,只是看着那恶鬼的位置,低头祈愿,心中默念着:「希望死去的鬼魂,下一世不要再遭此折磨……」


那女子要我们称呼她为『和美子』。


后来,和美子借了一间房间给我们,但义勇先生怕尴尬,仍是跟和美子多要了一间房间,但和美子以其他房间没有收拾为由,拒绝了义勇先生。


饭后,我因背伤,光着上身就趴在榻上,而义勇先生坐在一旁擦着他的日轮刀,异常的宁静,那令人恶心的腐臭味,早随着时间消失,鼻下嗅到的是花的芬芳,我说不上是什么花,可能是门口的花穗吧,那种花香确实很特别,令人印象深刻……


那花香让人感到心情平静,同时也让人昏昏欲沉,就连义勇先生也一样,偷偷打了个哈欠,但他仍保持着一定的警戒,我想这就是身为柱的警戒,这种警戒感是与生俱来的。


想着想着……我背上的伤痕,又传来一阵剧痛,让我不自觉地叫出滋声,我猜应该是跑了一整天,伤口迸开了吧?不一会儿,义勇先生也观察到我的身体不自然地扭动,他放下了手上的刀,一言不发地坐到我的身边。


「是伤口裂开了。」义勇先生说


那冰冷的手,轻轻抚着我的伤痕,沁凉至心的触感,让我的身体不自主地颤抖了起来,逼得我只能转移注意力地问:「义……义勇先生受过这样的伤吗?」


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立刻就后悔了,这才发现自己的问题多么愚蠢,他是水柱,身上的伤肯定比我多得多,义勇先生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有低鸣的呼吸声在这寂静的空间回荡。


「这伤……我帮你缝上吧,可能会有些痛。」义勇先生说。


缝?难道义勇先生身上还带针线包吗?


疑问还没有答案,尖锐的刺入感,一下子就让我叫出声来,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伤痕正在肿热,而我额上汗珠顿如雨下,转眼渗湿了半张榻,义勇先生缝的技巧并不是很好,他下的每一针虽然谨慎却也时不时出错,针与线在他手上不断拉扯着我的皮肤。


相信我!就算换成是不怕挨打不怕痛的伊之助趴在这里,一样也会叫出声音的,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也放声叫着。


突然间,我的下半身像是有强大水柱注入般,冲击着上半身的肿热,我僵硬地转头,我看见义勇先生已经跨坐在我的身上,他额上也有几颗汗珠停滞,垂垂欲滴,他嘴张得开开的,呼吸是这么地沉重且有规律!


我明白了!


义勇先生这是怕我忍不了疼痛,于是将身上水柱的力量,灌入我体内,就像是我那时醒来一样,只是当时的我意识模糊,我说:「又来了,这是义勇先生的水疗吗?」


啊……


这真是我难以形容的感觉,针线刺入我的背上肌肤、水柱之力也像是惊涛拍岸般不断袭向我的下半身,层层迭起,又痛又痒,又热又凉,所有尖锐所带来的不适感,彷佛在我的身体里全都得到了中和……


「不要乱动!」义勇先生喘着气说。


说完,他的汗水不慎滴落在我的伤口上,汗水里的盐份,瞬间让我的痛感更加剧烈,义勇先生也同时加强了水柱之力,我哪承受得住这样的刺激?在那一瞬间,一切的感官似乎失灵麻痹了,我仍趴在地上,嘴角不禁上扬,输力过度的义勇先生也精疲力尽地趴在我的背上。


很热……我们的汗交融,让一切都变得湿黏。


而鼻下那股芬芳,越发浓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