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义炭

270.1万浏览    3325参与
wistaria汐

今天你杀死我了吗? 01

*和 @封语 拼文产物,“/”开始和“/”结束是封语的段落

*all炭  杀手pa


  发现目标。


  富冈义勇扯了一下在手上戴好的黑手套,收敛气息,他的身影在墙壁后面的阴影所笼罩,水蓝色的眼眸像是不经意的看向迎面走来的炭治郎。

  蓝色的波纹在身边浮现,阳光透过飘飘扬扬的波纹,折射出绚烂的色光。


  微凉的手指已经附上了剑鞘,富冈义勇不喜欢看见杀人时涌出躁动的血液,他应该会给这位马上靠近的少年一个短暂的死亡瞬间。


  炭治郎。

  是这一次要杀死的目标。...


*和 @封语 拼文产物,“/”开始和“/”结束是封语的段落

*all炭  杀手pa




  发现目标。


  富冈义勇扯了一下在手上戴好的黑手套,收敛气息,他的身影在墙壁后面的阴影所笼罩,水蓝色的眼眸像是不经意的看向迎面走来的炭治郎。

  蓝色的波纹在身边浮现,阳光透过飘飘扬扬的波纹,折射出绚烂的色光。


  微凉的手指已经附上了剑鞘,富冈义勇不喜欢看见杀人时涌出躁动的血液,他应该会给这位马上靠近的少年一个短暂的死亡瞬间。


  炭治郎。

  是这一次要杀死的目标。



  炭治郎闻到那股海水的味道,大海的静谧下面藏着疯狂,就像这股味道平静又危险。

  他相信自己的鼻子和直觉,就像现在,被紧盯着的感觉,到处都是触发死亡的丝线。

  他要被杀死了。



  蓝色的波纹随着剑的出鞘,涌向炭治郎,刀尖划破空气,也划破了炭治郎的手臂。

  带出来的鲜血撒入云雾,炭治郎拔出剑,他紧紧盯着要杀死自己的对手。


  烈焰披在刀身上,发出的火光照入炭治郎的眼中,对手的气息没有波动,他能闻到人身上的感情。

  但面前这个人什么气味也没有,就像没有感情一样。

  

/

   鲜血的味道逐渐在空气中蔓延开,炭治郎皱了皱鼻子,他看了一眼被义勇刺到的的地方,虽是无伤大雅的划伤却也还是有些影响他的发挥。


  水蓝色的刀光泛着危险的气息,似是下一刻就能将人悄无声息的斩杀,炭治郎紧张的握住手中的日轮刀,我想不到眼前这个人为什么要来杀他。


  但是没时间想这么多,眼前的男人可不会给他分析的时间


  他动了。


  “水之呼吸 肆之型”


  围绕在刀身上的浪花变得更加汹涌,美丽,也危险。


  “打击之潮”


  面色平淡的义勇将刀尖向炭治郎挥去,海浪在空中像是在谱写优美的乐曲,将指挥棒一样的刀尖送向终点,


  水的气息扑面而来,让炭治郎险些招架不住,他迅速反应过来,将火红色的刀身挡在身前,架住了这一击。

  

  他清楚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深吸一口气,稳住下盘,用尽全力将对方的刀推开,快速侧身想要攻击义勇的侧腰,却被识破计划反被踢了一脚。


  那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炭治郎的胸膛上,使他整个人倒飞出去,他用刀奋力刺向地面想要减缓冲击却还是退了几米远。


  “炭治郎!”


  金色的身影飞快挡在炭治郎的身前,拦住已经走过来打算了结炭治郎的义勇。


  “你没事吧!我接到信号就立刻赶过来了!”


  “我没事”


  炭治郎抚刀起身,手腕上的袖口闪着光泽,隐隐约约能看见上面有个难以察觉的按钮。


  看来今天是杀不掉他了。


  义勇退后几步,缓缓将刀收回腰间,他打开耳边的通讯设备,对着另一边的人说了什么,走进小巷的黑暗里不见了身影。


  “未成功刺杀目标,任务失败。”


/


  他消失和出现仿佛只过了一瞬,炭治郎真的能确定自己惹上什么麻烦事情了。




  “炭治郎!!!!炭治郎!!!刚刚那个人是谁啊?好吓人啊,炭治郎为什么会认识那种人啊,我还以为要死掉了!”

  “炭治郎———要补偿诶!我的羽织被他划破了!你看,你看,好过分的!炭治郎——炭治郎!我手上流血了啊啊啊啊啊!炭治郎,你没事吧!你的手上怎么流血了啊!没事吧!炭治郎———你不会死了吧!说好要保护……”


  炭治郎伸出手指顶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知道的,我会一直保护善逸的,这是个小伤口没有事情的,让你担心了很抱歉啊。”

  炭治郎眯着眼睛朝我妻善逸笑着,眼尾弯弯。


  看起来没事啊……

  个骗子。


  我妻善逸跳到炭治郎的背后,“呜哇!”一口咬在炭治郎的头上。

  “诶???”


  “你个混蛋!你以为我听不见你手臂颤抖的声音吗?”我妻善逸砸了砸嘴气势汹汹地说。


  “是这样吗!对不起!”炭治郎双手合掌,头上还有一圈我妻善逸的牙齿印。


  “哼!”善逸从炭治郎身上跳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嘴巴。

  牙好痛!炭治郎那个家伙头硬的不正常啊!!



  不过—

  我妻善逸盯着炭治郎那只流血的手臂,把自己的手掌张开。

  “你看,炭治郎!我一道,你一道,我们就是两口子了!”


  我妻善逸用那激昂的高音诉说着自己的新发现,炭治郎叹了口气,那还真是感谢啊…

  他还是露出眯着眼的笑容。



  我妻善逸最受不了的就是这幅笑容,笑起来就像一个温柔而体贴的长兄,不像一个就在他旁边的人。

  没有人会露出这种“炭治郎”笑容。




  “最讨厌炭治郎!”





  


毒林檎

食之呼吸 第一型 不会起名

食之呼吸 第一型 不会起名

咕咕/霉酒

⑤【水呼组◢锖炭义/小长篇】成年未满

※是非常突兀的告白,万事不如一句“我喜欢你”

※下一章是车,但不至于非常唐突的刚告白完就来3p,那很混,我不喜欢orz

※等久了我会尽量把下一章赶紧赶出来的

 

距离高考仅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学生们早早被通知放了学回去准备第二天的考试,炭治郎坐在办公室里捧着加多了炼奶的咖啡正美滋滋地饮着,手机突然收到条消息,是上层领导发来的,通知自己明天不要忘记去xx中学担任考官的事,炭治郎习惯性地回复一句“收到”便不再搭理,抬头看了看表,起身收拾桌面上的东西篡着兜里的钥匙转身往家走。

 

悄悄进门不敢折腾出一点声响,他踮着脚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轻手轻脚往自己的房间走,正巧路过锖兔...

※是非常突兀的告白,万事不如一句“我喜欢你”

※下一章是车,但不至于非常唐突的刚告白完就来3p,那很混,我不喜欢orz

※等久了我会尽量把下一章赶紧赶出来的

 

距离高考仅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学生们早早被通知放了学回去准备第二天的考试,炭治郎坐在办公室里捧着加多了炼奶的咖啡正美滋滋地饮着,手机突然收到条消息,是上层领导发来的,通知自己明天不要忘记去xx中学担任考官的事,炭治郎习惯性地回复一句“收到”便不再搭理,抬头看了看表,起身收拾桌面上的东西篡着兜里的钥匙转身往家走。

 

悄悄进门不敢折腾出一点声响,他踮着脚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轻手轻脚往自己的房间走,正巧路过锖兔房间时透过那半掩着的门缝望见他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歇息了,炭治郎也不忍再进去打扰,迅速迈了几步往自己房间走。轻车熟路地放好东西再去浴室冲个凉更衣上床,沉入梦境前他还在心里为养子们祈祷在明日的大战上他们能够做到有条不紊毫不慌乱。

 

再多的口头鼓励都不见得一个真挚的拥抱来的实惠。义勇这般想,在出门前再次同锖兔一起抱紧了炭治郎。

 

“你想考到哪里去锖兔?”毕竟平日里义勇话就少,能够主动搭话的次数用手指头都能数出来,被问的人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挠了挠脑袋回他“鬼灭学院吧”

 

“哦,”义勇埋头转了转笔尖,“我也一样。”

 

“...加油。”

 

“...嗯,你也是。”

 

 

炭治郎做着自己本分的事,仔仔细细地监督每一位考生以防范高考内有人进行大胆的作弊行为,虽情况少之又少,可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没有人不会这么做,他也不希望自己能在这样安静到落针的考场里打破平静抓出一个不听话的小青年来场不带严厉的数落——那种他自己看来十分严厉实际上非常温柔的数落。

 

“感觉这回高考试卷有点难度啊...光数学就有好几个学生连倒数第二题都没有写出来...”

 

“这次试卷的难度相比前些年难度又增大了哎。”

 

“相信他们吧,”回到办公室的炭治郎将鼻梁上的眼睛取了下来,微笑着望向善逸与玄弥,“毕竟是我们带出来的孩子们,我们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地把一切交给他们并在考完试之后给予适当的奖励与放松就够了。”

 

夜晚炭治郎给两人提前准备了晚餐转身回到房间里,掏出那本自己每年都会整理的染上岁月枯黄颜色的回忆录,翻开第一页,是炭治郎与妹妹和师傅的三人合照,他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刚被师傅收养不过才11、2岁,留着长辫子还常常被人误以为是女孩子;等自己上了高中学业稳定了才匆匆把锖兔义勇真菰从孤儿院接到家里来,而由于某些原因,祢豆子不得已被送去国外留学,最终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就是他们了...炭治郎惬意地笑了笑,翻开下一页,衣着小裙子的两个小男孩扭扭捏捏地扒拉着裙摆,长长的头发被扎成了双马尾垂在耳畔边,俩小孩面庞精致皮肤细嫩,着上小裙子就像是两个精致的布娃娃被定格在了画面里一样。

 

这件事到现在大家都忘得差不多了,明明他们上初中那会儿真菰还会偶尔提几句开开玩笑,现在基本上都不会提及了,性格上行为上言语上也分别开始稳步变得成熟起来,该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吗。炭治郎仰天长叹一口气,瘫坐在木椅上。

 

这一届要毕业了,孩子也要成年了,转眼间就快过去8年了...

 

“好快啊。”炭治郎眯着眼喃喃道,脸上惬意的表情在一瞬拧紧而后迅速回归平常,他直起腰将相册合上放回了书架上,转身开门离开房间转进浴室洗漱。

 

明天,明天一过他们就可以放松一段时间了,自己还要再去别校改卷...说起来,祢豆子那边好像放假了,她该回国了吧。炭治郎关上花洒旋钮,拿过铁架台上的衣服匆匆换上开门走了出去,怔愣一瞬,与站在浴室门口擦着湿漉漉头发的青年对上眼。

 

“锖兔君...明天还要考试,你不去睡吗?”

 

“额...嗯...”以为炭治郎你还没有回家就想来看看你。这句话锖兔依旧还是没法说出口,有些慌乱地用毛巾蹭了蹭自己的额角掩饰尴尬。现在的自己和炭治郎还仅仅维持在养父子和师生身份的条件上,想要再先一步提升关系的可能性不大,万一哪一步走错了炭治郎要是跟义勇走了怎么办...锖兔抿着下唇思索了好一会儿又转过脸来郑重其事地对炭治郎说:

 

“炭治郎明天晚上有时间吗?”

 

“啊,明天的话...嗯,有时间,锖兔君怎么了吗?”

 

“...炭治郎愿意把明天晚上的时间留给我吗?”锖兔静静的望着他,眼底冒出的星不是能够轻易忽略的,如果说他长了耳朵和尾巴炭治郎绝对能够清楚地看见它们摇的飞快,顿时母性光辉涌上心头,他伸手揉了揉锖兔的脑袋,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不急,锖兔君你先好好准备明天的考试,考完了我们再谈好吗?”

 

“...好。”锖兔垂下眼有些委屈的撅了撅唇,下一秒神色一转平静,灰溜溜地道晚安返回自己的房间,炭治郎听见门落锁的声音才总算舒缓了一口气,转身进了自己房间,却瞥见义勇正端正坐在自己床沿边上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看,上下打量。

 

“义勇君还不去睡吗?明天可还有几场考试的啊!”炭治郎走上前搓了搓他的脑袋,望他目光有些呆滞,不由得又叹了口气,“是打算约我明天晚上出去吗义勇君?明天晚上我有时间哦。”三个人一起去关系不大,反正有自己也有他们俩本人,就当瞒着真菰酱来个充满男人味的“约会”吧!炭治郎暗暗想着,见对方也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认为他是累了才闹的脾气,便俯身往义勇额头上轻嘬了一口,微笑道,“去睡吧,乖,祝你和锖兔君在成绩出来时能够拥有一个令自己信服的好成绩”

 

“只要你们心底觉得满意,那我也就满意了。”

 

义勇机械地点点头,手脚齐并缓缓将身体挪回了自己房间,翻身上床。

 

事实证明是炭治郎自己多虑了,三人从考场里出来后反馈均是良好感觉考得不错,正想着带三人去上次偶遇新恒希结一的饭馆把晚饭吃了,真菰收到胡蝶忍和甘露寺蜜璃的讯息很快就向他们道了别头也不回地离开,眼下仅有他们三人并排走在肩上。义勇顿了顿,先开了口:“炭治郎,走吧,我们去约会,锖兔就早点回去不要打扰我们了。”

 

锖兔望他拉着炭治郎的手就要走,反过来左手拉住炭治郎的右手不自觉合掌扣紧十指,“炭治郎答应了和我把今晚时间交给我,你就早点回去洗洗睡了吧义勇。炭治郎跟我走,我带你去买冰淇淋。”

 

“炭治郎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吃热腾腾的荞麦面。”

 

“炭治郎跟我走...”

 

“炭治郎跟我走...”

 

 

 

“呼~市中心这里湖边的风吹着好舒服啊,你们也多吹吹。”炭治郎两手一搭趴在石柱上,缨色的眸中印着暗色的偶尔带点凌光亮映的湖面,风轻轻吹着,却还是禁不住得让炭治郎打了个喷嚏,本还在心中郁闷暗讽对方的两个护卫被惊扰后顿时反应过来,齐齐围住炭治郎将他抱紧在怀,拥护在中间,间隙的补漏使得风吹得没有刚才那般凉爽迅速,炭治郎也因而从两人身上汲取到了那点温度,伴着微裂似于酒精的男性荷尔蒙,他任他们环环抱着自己,言道“谢谢。”

 

“还好有你们在。”

 

白光闪过大脑,几乎是同一时间,锖兔和义勇俯下身子,一并亲吻了炭治郎两边的脸颊,发出轻轻一声“啾”。唇瓣恋恋不舍的离开稚嫩光滑的皮肤,它们动了动,伴着同一时间收紧手臂的动作二人低沉地凑去炭治郎的耳边轻轻咬着,喃喃:“炭治郎,我喜欢你。”

🍓蔓越莓🍓

他是湖。

也可以是河流。

他是能因為竈門炭治郎掀起瀾的。

他是可以穿越一切來擁抱他的太陽的。

不論是風雪、時間、兆年。


他是湖。

也可以是河流。

他是能因為竈門炭治郎掀起瀾的。

他是可以穿越一切來擁抱他的太陽的。

不論是風雪、時間、兆年。


lai布的头发

剪的贼渣∠( ᐛ 」∠)_莫喷

剪的贼渣∠( ᐛ 」∠)_莫喷

佛子

《灵药》

 义炭


正文:

 

富冈义勇在吃早饭,难得的闲暇时间,他给自己的萝卜炖鱼配了三碗米饭,奢侈至极。外面打扫院子的人看着他疯狂扒饭,不禁觉得这位水柱之前可能过得很惨,心中顿时一片怜惜。

 

此时此刻,胡蝶忍翩翩飞入围墙,像只真的蝴蝶似地凌空转个圈,恰好落在盛放萝卜炖鱼的大锅边。

 

炭治郎中毒了。这是她的第一句话。

 

很可怕的毒药,令人神志不清、口吐白沫,那孩子一直喊着要你去陪陪。这是第二句。

 

胡蝶忍,一个干练的女人,做事向来不拖泥带水,两句话说完就准备飞走。但是,胡蝶忍又是多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富冈义勇会...

 义炭


正文:

 

富冈义勇在吃早饭,难得的闲暇时间,他给自己的萝卜炖鱼配了三碗米饭,奢侈至极。外面打扫院子的人看着他疯狂扒饭,不禁觉得这位水柱之前可能过得很惨,心中顿时一片怜惜。

 

此时此刻,胡蝶忍翩翩飞入围墙,像只真的蝴蝶似地凌空转个圈,恰好落在盛放萝卜炖鱼的大锅边。

 

炭治郎中毒了。这是她的第一句话。

 

很可怕的毒药,令人神志不清、口吐白沫,那孩子一直喊着要你去陪陪。这是第二句。

 

胡蝶忍,一个干练的女人,做事向来不拖泥带水,两句话说完就准备飞走。但是,胡蝶忍又是多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富冈义勇会对此追问,特地把袖子往他那个方向挥了一下。

 

什么意思,什么毒?富冈义勇如同鱼儿上钩般抓住了那片衣袖,神色凝重。他现在如何?

 

不太好,你去看看吧。胡蝶忍垂下眼睫,注视着水柱脸上的米粒和裤子上的鱼骨头,捏紧了拳头。我先去忙了,回见。

 

说着就扯回衣服,飞快消失了。她得回去换件外套,袖子上居然留了个油手印。

 

这边,富冈义勇焦躁了。他的师弟中毒了,还是烈毒,怎么办,连胡蝶忍都露出为难的表情,看来有危险。但是作为师兄,他必须磨练炭治郎,受伤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疼痛是必须习惯的事情,和吃人的怪物斗智斗勇,谁还没在鬼门关走过一遭?

 

他端着饭碗思考片刻,稍稍释然,虽然担心,但也不准备立刻冲过去探望了。要让炭治郎自己成长起来。

 

于是富冈义勇继续吃饭,但饭变得不那么好吃了。他觉得鱼汤不够香,萝卜味道太淡,饭没煮熟。身上的衣服扎皮肤,头发掉进眼睛很烦躁,外边的鸟叽叽喳喳,池塘蛙声轰鸣,自己太过多余,该去死。

 

又来了。他赌气似的把东西撂下,转身去卧室里枯坐,抱着刀一下一下擦。那古井无波的钢面如同镜子般映出富冈义勇的蓝眼睛,被困住的浪在瓶子里渴求自由。

 

时间一下子放慢了,他好像灵魂出窍,飘忽在半空看着石像般的自己。那个年轻的男人和死人有什么两样?富冈义勇灵肉分离,他想去看看炭治郎到底如何,但是身体动不起来,僵硬得宛若凝固千万年的冰。他感到冷,然后便是累。

 

吃中饭的时候,富冈义勇去把早晨的剩饭吃掉了。然后他坐在门廊上擦刀,刀面映照出碧蓝的天空。一只蝴蝶飞进来,落在他面前。

 

真的不去看看吗?富冈先生?蝴蝶笑眯眯的说。

 

嗯,不去。富冈义勇微微点了一下头,亦或许只是垂下眼睛罢了。

 

不要后悔啊。

 

不会,他自己可以熬过来。

 

蝴蝶扇了扇翅膀,飞到他身边。他中的毒需要你,去一下吧,富冈先生。

 

我不会医术。富冈义勇疑惑地问。到底是什么毒?

 

哈哈,不知道呢。蝴蝶又飞走了。

 

他盘腿坐着,捏紧了刀柄。

 

蝶屋种着很多紫藤花,有些甚至攀出砖瓦,在风里招摇。富冈义勇低着头,蹭着门框进去,然后贴着墙快快走,在病房外停下脚步,朝里面偷看。

 

炭治郎好好的,他坐在病床上和另外两个孩子说笑,虽然被打得头破血流,断手断脚,但一点也不像中毒了。

 

他稍稍放松了,转身离开。

 

夜里,富冈义勇吃完晚餐,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给师弟带一点。他拎着食盒,披着月光,在屋檐上飞跃着,最后落进那间病房,如同一滴水落入湖面。

 

义勇先生……!炭治郎还没睡着,坐在床头发呆,看见鬼影似的师兄很是惊讶。

 

给,多吃点。富冈义勇把夜宵搁在桌子上。胡蝶忍说你中毒了。

 

嗯……其实不是毒,是喝的药与外涂的伤药有冲突。炭治郎支支吾吾的,说他也不清楚到底有什么副作用。

 

你要好起来,不要被打倒了。富冈义勇对他很是信任,鼓励道。不过是区区的一点小事,吃完就睡吧。

 

炭治郎拽住富冈义勇的袖子。

 

我真的能,真的能……让祢豆子变回人类吗?我真的能打败无惨吗?义勇先生,我觉得很害怕。

 

富冈义勇扭过脸,伸手按了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我也不知道。他轻轻地说,声音像雪粒划过绸布。但是,我会陪着你一起的。

 

炭治郎对他露出一个暖洋洋的微笑,安心的躺到了。他握着那只带有夜色凉意的手,好像只是以一个小孩的身份存在,而不再肩担着许多负荷。

 

富冈义勇留了下来,坐在椅子上一直盯着窗外的月亮。

 

他想了一夜,即使万劫不复,死无全尸,也要帮助获得炭治郎所希望的东西。他什么也不是,不值得别人的好,只能尽力燃烧自己,把那么一丁点光芒送出去。

 

富冈义勇对这个想法颇为惊讶,他对炭治郎的在乎远比自己认为的要深。那颗荒草地似的内心,被便宜师弟弄得到处长出嫩绿的芽,复生般勃勃跳动起来。

 

不过富冈义勇是个不懂自己的人,因此他剖不开自己的灵魂,只能等着别人来救。好在炭治郎手里拿着榔头,一下就敲开了。

 

总而言之,在失去了那么多后,他早就死了。好在一个心地善良的小孩把这具尸体从水里捞出来,换了新衣服,灌了一肚子滚烫的汤药,每天都念叨着假如义勇先生能活过来就好了。

 

如他所愿,富冈义勇活过来了。

 

可真是一副灵药。

可达鸭嘎嘎嘎🦆

迫害义勇哈哈哈哈

起因是看到了p5

于是乎自己p了一下(p4)


然后脑了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怎么这么沙雕哈哈哈哈哈


(不会画义勇orz)

迫害义勇哈哈哈哈

起因是看到了p5

于是乎自己p了一下(p4)


然后脑了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怎么这么沙雕哈哈哈哈哈


(不会画义勇orz)

浊水含玉

58mm吧唧cp光栅车,单图50起做,3r/个,20号截稿,上车快敲我185832053拉群

58mm吧唧cp光栅车,单图50起做,3r/个,20号截稿,上车快敲我185832053拉群

菠萝bolo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周边宣传~

前排感谢宝贝芽芽的神仙稿子!实在太可爱啦!!!

蝴蝶组三人都太可爱啦,一直想出一个她们三人相关的东西,这套约稿的时候我跟芽芽说想要三个女孩子都放下负担甜甜地抱在一起地感觉,芽芽超棒的!要求说出来就能完美实现!
蝴蝶组抱抱亚克力立牌:
画手:芽芽 @蹲在坑边等发芽 
尺寸:10cm
价格:30 RMB
吧唧:
尺寸:75mm
工艺:覆镭射彩虹星星膜
价格:10 RMB(预售及场贩购入前20赠送吧唧)

义炭的立牌准备做闪粉板,这样会有星空的感觉!一开始想做水晶球布景,然后发现这东西运输实在太麻烦了orz,估计就我自己捣鼓几个玩玩,cp25放摊位展示下了2333
义炭...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周边宣传~

前排感谢宝贝芽芽的神仙稿子!实在太可爱啦!!!

蝴蝶组三人都太可爱啦,一直想出一个她们三人相关的东西,这套约稿的时候我跟芽芽说想要三个女孩子都放下负担甜甜地抱在一起地感觉,芽芽超棒的!要求说出来就能完美实现!
蝴蝶组抱抱亚克力立牌:
画手:芽芽 @蹲在坑边等发芽 
尺寸:10cm
价格:30 RMB
吧唧:
尺寸:75mm
工艺:覆镭射彩虹星星膜
价格:10 RMB(预售及场贩购入前20赠送吧唧)

义炭的立牌准备做闪粉板,这样会有星空的感觉!一开始想做水晶球布景,然后发现这东西运输实在太麻烦了orz,估计就我自己捣鼓几个玩玩,cp25放摊位展示下了2333
义炭看星星亚克力闪粉立牌:
画手:芽芽@蹲在坑边等发芽 
尺寸:10cm
价格:30 RMB
吧唧:
尺寸:75mm
工艺:覆镭射彩虹星星膜
价格:10 RMB(预售及场贩购入前20赠送吧唧)

以及,最后就是

蝴蝶组传送门: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c.w4002-6871033411.60.420563e3OJUMkT&id=607566220155

义炭传送门: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c.w4002-6871033411.54.63c363e3VsT9Fv&id=607822925250

綿綿綿菓子

好き勝手に描いた捏造甚だしい継.子妄想義炭と錆炭。何方も年齢操作有り。閲覧ご注意ください。

https://twitter.com/kutiha002/status/1195889134797086720

好き勝手に描いた捏造甚だしい継.子妄想義炭と錆炭。何方も年齢操作有り。閲覧ご注意ください。

https://twitter.com/kutiha002/status/1195889134797086720

鲈鱼

【义炭】奇思妙想故事 (1) - 《信》

起因是我太想找人聊义炭了于是开了点梗贴

将收到的六个cp向梗整理后,惊觉可以连成一篇文了,于是开个坑一天更一段千字左右的!留点余力填旧坑~

※写梗的顺序按自己设想的故事逻辑来,不按投稿顺序,请见谅


————


#1投稿内容:《信》  

 @蚊帐之外 

想看炭炭经常给义勇写信讲述自己周围的一切,义勇读信后的心理活动和不知道怎么回信的纠结心情……(说实话我只是想看看师兄的内心想法和两个笨蛋之间的憨憨恋爱_(:з」∠)_)


别人问灶门炭治郎,富冈义勇从不回信,你干嘛还写。

炭治郎总是体贴地说,...

起因是我太想找人聊义炭了于是开了点梗贴

将收到的六个cp向梗整理后,惊觉可以连成一篇文了,于是开个坑一天更一段千字左右的!留点余力填旧坑~

※写梗的顺序按自己设想的故事逻辑来,不按投稿顺序,请见谅

 

————


#1投稿内容:《信》  

 @蚊帐之外 

想看炭炭经常给义勇写信讲述自己周围的一切,义勇读信后的心理活动和不知道怎么回信的纠结心情……(说实话我只是想看看师兄的内心想法和两个笨蛋之间的憨憨恋爱_(:з」∠)_)



 

别人问灶门炭治郎,富冈义勇从不回信,你干嘛还写。

炭治郎总是体贴地说,柱都很忙,而他的餸鸦又很老了,没法回信也不奇怪。

而且他会看的。

 

义勇当然看。炭治郎的信,内容总是很充实,在他交到朋友后,还变得很有趣。义勇经常把信揣在怀里,杀鬼的闲余就拿出来看一看。比如吃饭的时候,这样就没人会想“会让他笑出来的居然是一碗鲑大根”;比如奔波在外无人知晓地负伤静卧的那几天,拿出来看一看,伤口也没那么疼了。

 

他自己是不写的。考虑到他言简意赅的处世宗旨,也不是没有时间写,只是,无事可写。

 

并不是说他的人生无事可写,事实上,自从当年放过灶门兄妹之后,他的人生中早就凭白多了很多东西。

 

他只是不知道有什么是可以在信里对那位后辈说的,炭治郎会写到朋友,而他没那么多朋友;炭治郎会写任务、写杀鬼,这他是认同并且想要指点的,然而指点这么重要的事情,必须当面一对一说,通过写信的方式,既危险又浪费时间;炭治郎会提到想与他分享的新奇事物和美食,他也觉得无可厚非,可自己没什么物欲,一道鲑大根能吃到天荒地老,有什么好多写的;炭治郎会说想念他,祝他武运隆昌,早日归来,多多休息,而自己会继续努力,绝不辜负他和师父。这时候他就有点作为被那少年依赖着的前辈和指引者的自觉,而这要怎么回话?“我也很想念你……何时能来代替我继任水柱”——这句话他和对方说过,他们自有默契在,不需要重复强调吧?

 

综上所述,一张信纸随身带了三天,记录下来也只是“前天杀了一匹鬼,今天赶到此地又杀了二匹,接下来去XX地,似乎是只恶鬼。托你来信告知那里麦田丰收之事,明天去吃荞麦面。”这点内容。

 

夜深人静,义勇恹恹掂着毛笔,桌上的墨瓶中,一半墨水是干涸掉的。

他瞥了一眼自己那只躺着睡觉的餸鸦,它确实很老了,在它将信件送到炭治郎手上之前,他大抵先到了。

 

所以为什么要写信?

 

这日,炭治郎回到蝶居,远远看到富冈义勇在门外站着。

 

不及思索“那人为何不进去”这样十分正常的疑惑,他已经迈开两条腿跑了起来。

 

义勇远远望见他,快步直走几步,见他跑起来,又停在原地。

 

蝶居入口处人来人往,人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人在相距半米时停下了。

 

少年看着水柱,水柱看着少年,又扭过头不看少年,少年依然看着水柱,眼睛亮晶晶的。

 

“乌冬面。”水柱大人忽然说,“XX地方盛产小麦,只做乌冬面。”

 

所有人都觉得非常困惑。

 

第二天炭治郎起了个大早,带着生面和食材去了义勇家。

 

一觉睡醒的义勇同样非常困惑。

 

 

汤面很好吃,炭治郎这天在他的道场停留了一整个白天。

 

该指导的指导了,想说的也都说了。义勇觉得不写信也挺好。

 

晌午时候,他注意到炭治郎的餸鸦一天要来回飞很多次。

 

原来他笔友也是有很多个。

 

义勇不那么好声好气地问他道:“可真会找事,修行不够你累?”

 

他更多的是在关切对方休憩时间是否还充裕,而炭治郎永远不会误读他意思。

 

果然,少年展开信纸,柔柔笑道:“和修行一样,只要养成习惯,自然是有时间的。”

 

义勇不语,心底生出一点莫名的难言的微小滋味。轻轻扫了眼他手中的信,花街的小姑娘识字不多,信中满是假名,为数不多的几个汉字写错了,比他没能寄出的那封内容空洞的信还难读。

 

可炭治郎看起来很是高兴。

 

他又觉得寄不寄信这回事自己不妨再斟酌一下,便把手中本想拿去扔掉的笔和墨瓶又收回口袋。

 

炭治郎发现师兄在自己身边呆愣了许久,闻到他身上有墨水味,又拿出下一封师父的信,欢欢喜喜地问那人要不要一起回。

 

 

义勇总是在犹豫,而炭治郎从不催促或过问。

因为在炭治郎看来,这是自己单方面发出的邀请,只要那人没有表现出嫌恶和麻烦,这事就可以持续下去。

因为他们足够理解彼此,也体谅关心彼此。

他们既不强求别人,也不强求回报。无论其他人怎么做,怎么算计,怎么想,都不会令他们自己的心动摇。就算被辜负,他们也依然懂得珍惜身边的善意。

所以回信也好,不回也好,这样两个温柔的人在一起,便永远充满阳光。

 

以及意外之喜。

 

不久之后,水柱又单独去到某地巡视,月余,不闻音讯。

 

灶门炭治郎忽然收到一封来自富冈义勇的回信。

 

他匆匆看了,脸色一变,带上着刀,背起木箱,披星戴月赶往了那人最后出现的地方……

 

 

TBC

 

※下期预告:是另一位朋友点的幼化义!

 

※关于义勇不回信这件事也是常见梗了,我很喜欢看同人里各种发挥,自己倒是没好好考虑过。借这个机会想了想,能想出来的居然是“义勇的餸鸦太老了”和“义勇认为炭把写信的精力拿来休息,反正他话少有事见了面说就好了嘛”这样非常不浪漫的理由……

 

※感谢大家的理睬和陪聊,很开心!


垃圾箱

潦草杂乱的像葱花炒蛋。

潦草杂乱的像葱花炒蛋。

安度
微笑吧, 或许明天你会看到太阳...

微笑吧,

或许明天你会看到太阳照耀你。

SMILE AND MAYBE

TOMORROW YOU`LL SEE THE

SUN COME SHINING THROUGH.

在哪看到的一句话。

微笑吧,

或许明天你会看到太阳照耀你。

SMILE AND MAYBE

TOMORROW YOU`LL SEE THE

SUN COME SHINING THROUGH.


在哪看到的一句话。

miosole
相遇在冬季,相爱也在冬季。 讲...

相遇在冬季,相爱也在冬季。


讲述一个憨憨上完课衣服都不换就去约会小恋人,然后冻成狗的故事。

相遇在冬季,相爱也在冬季。


讲述一个憨憨上完课衣服都不换就去约会小恋人,然后冻成狗的故事。

速食面奶黄
意识流有🚲⚠️

意识流
有🚲⚠️

意识流
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