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翔菲

26.9万浏览    1176参与
冬与夏蝉

【多cp迫害全员】快乐来打高中部(13)

把老师们拉出来溜溜不然这个设定就要生锈了

我喜欢小可爱谈恋爱多甜多傻啊

以后写得就快了因为我准备彻底解放了——

—————————

校运会的第二天,龙我战兔就一起坐在了看台上。

“啊——真烦。”龙我的腿被缠上了纱布行动不便,现在整个人陷入抑郁之中,“明明好不容易有我大显身手的机会的……”

“嘛,怕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战兔表面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窃喜的,这样他就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待在看台上无所事事了,还能顺路借口龙我留下来陪他——两全其美。

“哼哼……说起来真是好笑,明明一个月前还是我照顾你的,现在怎么就反过来了?!”龙我挠挠他的炸虾头,“啊真是不爽啊……”

“喂,...

把老师们拉出来溜溜不然这个设定就要生锈了

我喜欢小可爱谈恋爱多甜多傻啊

以后写得就快了因为我准备彻底解放了——

—————————





校运会的第二天,龙我战兔就一起坐在了看台上。

“啊——真烦。”龙我的腿被缠上了纱布行动不便,现在整个人陷入抑郁之中,“明明好不容易有我大显身手的机会的……”

“嘛,怕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战兔表面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窃喜的,这样他就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待在看台上无所事事了,还能顺路借口龙我留下来陪他——两全其美。

“哼哼……说起来真是好笑,明明一个月前还是我照顾你的,现在怎么就反过来了?!”龙我挠挠他的炸虾头,“啊真是不爽啊……”

“喂,能被我照顾你应该感到荣幸好吗筋肉笨蛋!”战兔一书本打在他头上,“还有,你别再给我看那个纱布了!受伤了就好好养伤啊?这样又不会让它长得更快!”他拍掉龙我手痒痒去撩纱布的手,强行按在自己身边。

“我就是心里老想着看看……”龙我嘿嘿笑道,“战兔不用担心我啦!”

“谁担心你了!”

战兔气哼哼甩开他靠过来的手臂,转头决定暂时不要理会这个家伙了。

“……那个,战兔,你书拿倒了。”龙我小心地点点他的手。

“……啊真是!!!”

战兔面红耳赤地翻过来,“啊啊啊你什么都没看见!!!!”

“听见没有!!!”

“啊啊啊我知道我知道。”龙我投降似的举起手,“呐,好了我没看见哦。”

“也没听见!”战兔把他的手用力捂在龙我的耳朵边,捂着捂着就变成了拧,本来是真的想要惩罚一下他的,不知怎么就变成玩闹了。

“哈哈哈战兔别抓我耳朵好疼好疼——”

“就抓——”

战兔玩笑着推搡他,然后一个没坐稳两个人就倒下了,战兔压着龙我一起趴到看台上。

……

“太近了……”

战兔想,他的睫毛甚至能碰到龙我的脸颊,眼前就是温热的起伏的皮肤,只要一动就能贴上他的唇。

好像哪里不对,龙我晕乎乎地想,他想伸手推开战兔,毕竟一个大男生的重量还是很可观的,他被压得喘不上气。

然后战兔迅速地起身了,尽管如此龙我却还是觉得难受。不是身体上的,就是心理上的。

“好了不玩了我要看书了。”战兔随便扯开话题,“龙我你也找点事做。”

“干嘛不看我战兔。”

龙我没坐起来,就这样瘫在地上,“你不看着我说话吗?”

“还是说——你在不好意思?!”

“啊啊啊够了什么鬼我没有!!!!”

难得聪明一次的龙我被战兔一顿暴锤,完了人家一声哼就站起来跑掉了。

“谁要照顾你啊筋肉笨蛋!”

好了,这下龙我就是再傻也知道战兔生气了,可是他没做什么啊?

战兔心,海底针。龙我这样感叹。





“翔太郎,今天真的不用我跟过去吗?”菲利普抱着翔太郎的外套问,今天翔太郎还有一个比赛,却怎么也不让菲利普去看了。

“当然!菲利普今天好好在看台上等着就好我比完了回去找你——”

“可是为什么不让我去看呢?”菲利普不满到,“觉得我碍事吗翔太郎?!”

“当然——不是啊啊啊!!!”翔太郎抓了抓头发羞于启齿,今天的项目是非常毁形象的单脚跳啊单脚跳,当初碍于不能让班级少个人去才答应参加的,现在这么丢脸的项目怎么能让菲利普看见嘛!简直会败坏他的形象!

“——总之,菲利普今天好好休息吧。”翔太郎断然拒绝菲利普的请求一溜烟跑了,连个招呼都不敢打。

当然,如果他能预料到后面发生的事,他是宁愿冒着毁形象的危险也要带着菲利普一起走的。

可惜他不知道。

“啊……”菲利普伸出的手停在空中。

“搞什么嘛翔太郎……最近真的很不对劲啊。”他半恼地扯住袖子,“明明有什么事和我说一声不就好了!”

“来人……?”

菲利普的表情瞬间消失了。

是圆咲文音,她今天估计是想来看他的运动会的。

“你来干什么啊?!”他暴躁地转过头想离开,然后就被拉住了,“来人!”

“这里没有什么来人!”菲利普甩开她的手,“我叫菲利普。”

“来人……”大概是被他凶戾的眼神刺激到,文音受伤地退了几步,“来人,我想和你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菲利普冷硬地拒绝,他一刻也不想多待似的,转身就想离开,手臂就被文音拉住,“来人,我答应你如果解决了这件事我不会来打扰你马上就回去了。”

“……好吧。我勉强听听。”菲利普没有回头,背对她这样说,“就这么说。”

“来人……”文音柔声道,“我不求你原谅我,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你和翔太郎,就不能分开吗?”

“你什么意思!”菲利普怒喝着抽手转身,“别打他的主意!我不可能离开的!”

“来人,不,菲利普,你想过以后吗?你和翔太郎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翔太郎不能一直照顾你,难道你要一辈子跟在他身后吗?!”

“那又怎么样。”菲利普冷漠道,“只要他不放弃我,我不会走的。”

“现在是你觉得——”文音提高了语气,“你只是太久没有人陪了。才会觉得他无可取代——菲利普,翔太郎跟不上你的,现在是学习,以后就会是人生,等到你发现他远远落后于你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菲利普——”

“所以呢?”菲利普打断她的话,“那又怎样?”

“翔太郎是不够聪明,他笨,还懒,还吵,像个唠叨的老人一样烦人!”

“但是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最信任我的人,对我最温柔的人——”

“这样的翔太郎,你怎么可能知道——!!!!”

大概是被刚才翔太郎的态度有些惹恼了,菲利普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因为急切脖子都是一片红色,吼完这句他就后悔了,所以没来得及等文音反应过来他就直接跑进了人群。

“……”文音没有去追,她也知道就算追上了也是没有用的。

“这样啊……太好了啊。”她悄悄从眼底抹去泪水,“看起来他把你照顾得真的很好啊来人……”

菲利普直接跑回了班上。

现在也没什么人在,除去躺在底下呼呼大睡的龙我就是几个不熟的学生,菲利普也没管那么多,跑到他和翔太郎放书包的位置,把整个人埋进去。

“笨蛋翔太郎!”

太阳暖洋洋的很舒服,菲利普抱着书包,然后闻着淡淡的翔太郎的味道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又做了一个梦。

“左菲利普?”他指着自己,“这叫什么名字?”

“这不是很酷嘛……”翔太郎把书翻来给他看,“那,这几个字音组合在一起就是恶魔少年的意思——你的名字很帅啊!!”

“唔……我只是不再叫来人,要这么麻烦吗……”园咲来人咬着手指,因为户口变更的关系他可以决定自己以后的姓和名,其实他不在意叫什么,因为菲利普就是他的英文名叫惯了倒也没什么,可是姓氏还是很奇怪啊……

“可是我没见过和我一个姓的人。”翔太郎沮丧到,“大家都有家人……菲利普也有,你回到国外还是园咲家的人,但是我就只有一个啊……”

菲利普瞬间觉得自己充满了罪恶感,连忙举手道,“那我在国内就和你一个姓好了翔太郎!”

“好嘛!”翔太郎这才满意地笑起来,“以后你就是独一无二的左菲利普哦!对别人而言只是菲利普,只有我知道这个姓啊!”

“当然当然!”菲利普单纯地接受了这个约定。

……

“你真是傻啊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梦里勉勉强强保留着意识的菲利普嘟囔道。

菲利普是被吵醒的。

醒来就看到班上的人都回来了,吵哄哄地挤在一堆。

“啊菲利普你醒了啊!”蹲在一边的翔太郎被他惊起,“菲利普要不要继续睡?我去和他们说一声。”

“不用啦……”

菲利普伸着懒腰,好久没有这么舒服地晒着太阳睡一觉了,虽然做的梦不是很美好。

“那个菲利普……”翔太郎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翔太郎。”菲利普沉浸在梦里的情绪中,现在怎么看翔太郎都是个拐卖儿童的不良少年,再加上刚才和文音的一番对话现在心情真的很是复杂。

“我……你……你是不是又生气了啊……”翔太郎沮丧地低着头,“你生气了和我说吧,随便怎么打我都行我错了……”

“嗯……”菲利普有点想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他很凶吗?

“翔太郎,你真的很不会道歉啊……”最后他这么说,“要是我真的生气了你这样说我也不会消气的。”

“啊?!”翔太郎一副震惊的样子,“菲利普,你没生气吗?!”

所以到底为什么觉得他会生气啊?菲利普突然就懒得思考这个问题,总觉得太浪费他的智商了。

“抱一下翔太郎。”他张开双手,“抱一下我就不生气了。”

“所以还是生气了?”翔太郎困惑道。

“啊——总之抱一下!”菲利普扑了上去。

翔太郎稳稳接住他,然后结结实实地抱紧,菲利普蹭了一下翔太郎的头,像个小孩子似的闭上眼睛哼哼。

不管别人怎么说,他还是不会让翔太郎放弃他的。

除非他自己决定了离开,不然翔太郎就是甩都甩不掉他了。

不过这句话还是别和翔太郎说了……省的他飘飘然。菲利普想象了一下翔太郎知道这句话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实在是……太丢脸了!

今年十四岁的小朋友这么想着。

战兔跑出去的时候也没想什么,出去就出去了,结果出来才发现没带书也没带钱,可是他又不肯放下面子回去——虽然龙我这个家伙肯定是没有察觉的。

“啊……要不找找谁接济一下吧。”

他拍板,这么看来就只有他的好朋友刚能胜任这一重任了啊!

可是诗岛刚在哪里啊?



今天的诗岛刚心不在焉。

他还没从昨天的事反应过来,所以最后chase也还是没有和他说上话。所以到底是什么话啊?!他现在抓耳挠腮真是心痒痒。

“刚?”chase低声问他,“是不是很热?”大热天看他带着相机真是挺累的。

“没有没有哈哈哈……”刚尬笑着扭头。

chase四处看了看,最后看见不远处的摊位。

“等我一下。”

他对好刚说,然后挤进人群艰难地穿到摊位前买了一杯奶茶又挤回来。

“喝一点会好很多的。”他把奶茶递给刚,他却没接。

“喂。chase,你说你喜欢我姐……是不是真的啊?”

刚这才后知后觉出不对,可是chase这次倒是很肯定地回答说,“是。”

“啊。这样。”刚接过奶茶,看也不看戳进吸管“咕嘟咕嘟”就是半杯。

“嗯,我知道了。”

“刚?!你在这里啊!”战兔惊喜地在远处喊他,“喂!!!!”

“啊咧?战兔?”刚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你在这里干什么?”战兔艰难地挤进来站到他们两人身边,“你才是啊干什么来这里,龙我的腿不是受伤了吗?你不去陪他?”

“别提了。”战兔现在一听龙我的名字就不行,“好了借我个地方呆一下我不想回去。”

“怎么,你们吵架了?”刚唯一能想到的解释就是这个,“真是难得啊,你居然能和他吵架。”

“没有!”

战兔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在散心!散心!”

“好好好散心……诶随便你吧。”

刚摆弄起他的三脚架,战兔来了也好,这样他就不用费尽心思摆出表情面对chase了老实说现在他的心情很是奇怪……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感觉错了一边给自己心理暗示:你就是喜欢chase。

真是难办啊……

两位少年同时感受到青春的烦恼。

在他们不知道的角落,教室休息室里,葛城巧正在和其他的班主任诉苦。

“所以说啊,弟弟太聪明也不是什么好事。”他最后总结,阴郁的气场快要凝成实体了。

“嗯,我觉得葛城老师说得在理。”

仿佛有妹妹又仿佛没有的斯沃鲁兹表示赞同。

“小孩子都是这样的。”有了儿子的老师——檀正宗和镜灰马都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这样说,“我们家孩子可是很崇拜我的啊!”

镜灰马骄傲地给所有人展示自己的手机屏幕,正是飞彩某次获奖的照片。

“那我的儿子为什么不崇拜我?!”檀正宗陷入深深的羡慕之中,老实说他的确有时候难以理解自己儿子檀黎斗的思想,不,应该说完全无法跟上他的思路。

“葛城老师也是不容易啊哈哈把弟弟当儿子养?”其他老师打着哈哈。

“唔,这么一说还是女儿好嘛……”石动愡一悠闲地喝了一口咖啡,“我们家女儿可贴心了……”

“美空的确是个好孩子啊!”又一次被檀正宗羡慕,“要是我们家孩子像美空一样听话就好了!”

嘛,不过要檀黎斗听话还不如说要美空暴走来得实际一点。

“说起来,校长的女儿最近是不是……?”

“啊,亚树子啊,听说是个那个照井龙小子谈恋爱了是吧?年轻真好啊——”

大家淡定地喝东西决定这还是瞒着校长好了,否则以那个强行女儿控的校长的行事作风还不得把照井龙狠狠暴打一顿。

“诶,不过校长家那两个小孩……”有人窃窃私语。

“那是校长的事情,你管人家呢。”石动语重心长地叹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都不关我们事。”

——————————————TBC—————————

半月

【漫威+来打】番外:调查表任务

  澪和娜塔莎交往前提。

  一切平息前提。

  ————————————————————

  “娜娜,你明天能陪我去趟别的世界吗?”

  澪手里拿着一叠刚刚别人传真过来的调查表对正在煮咖啡的娜塔莎喊道。

  “当然可以啊,亲爱的,别忘了,我还有一年的假期。”娜塔莎对澪抛了一个wink,同时又有些疑惑的问道,“对了,你别的世界干嘛?”

  “五代‘爷爷’和一条‘奶奶’要做家庭调查,让我帮忙。”澪放下传真,走到娜塔莎背后抱住娜塔莎的腰有些郁闷的说道,“我总觉得他们是想让我去吃狗粮……”

  娜塔莎转身,低头亲了亲澪的头顶说道:“没事的亲爱的,我们也可以喂他们吃。”

  “说的也是。”

  ……

  风都,鸣海侦探社...

  澪和娜塔莎交往前提。

  一切平息前提。

  ————————————————————

  “娜娜,你明天能陪我去趟别的世界吗?”

  澪手里拿着一叠刚刚别人传真过来的调查表对正在煮咖啡的娜塔莎喊道。

  “当然可以啊,亲爱的,别忘了,我还有一年的假期。”娜塔莎对澪抛了一个wink,同时又有些疑惑的问道,“对了,你别的世界干嘛?”

  “五代‘爷爷’和一条‘奶奶’要做家庭调查,让我帮忙。”澪放下传真,走到娜塔莎背后抱住娜塔莎的腰有些郁闷的说道,“我总觉得他们是想让我去吃狗粮……”

  娜塔莎转身,低头亲了亲澪的头顶说道:“没事的亲爱的,我们也可以喂他们吃。”

  “说的也是。”

  ……

  风都,鸣海侦探社。

  “第一个是假面骑士W,翔太郎叔叔和菲利普哥哥。”

  (翔太郎:为什么我是叔叔,菲利普是哥哥?)

  白天侦探事务所是开门的,澪和娜塔莎也没有敲门,直接拿着调查表走进事务所。

  “翔太郎叔叔,我来帮五代……”

  澪的话突然卡壳,整个人愣在原地。

  她看到了什么?!大白天的翔太郎叔叔居然把菲利普哥哥扑倒在了床上?!这不是他们这一对的风格啊!

  娜塔莎贴心的蒙上澪的眼睛把她往后拉了拉,远离了那一对。

  “啊,小澪?!”翔太郎急忙站起来,手忙脚乱的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事情确实不是澪看到的那样,就在几分钟前,菲利普这个“知识暴走列车”又开始暴走了,而且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翔太郎为了遏制住他,才把他摁倒,正好澪和娜塔莎来了。

  三人坐下,翔太郎将事情解释清楚,澪缓过神来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翔太郎叔叔,这是五代‘爷爷’让我拿来的表,你们先填吧,我明天再来拿。”

  “好。”翔太郎收下表,背后床上的菲利普发出了声音。

  “翔太郎……我头好晕。”

  翔太郎转过头,发现菲利普一直躺在床上没动过。

  “怎么了,菲利普?”翔太郎走过去摸了摸菲利普的头,瞪大了眼睛说道,“菲利普你发烧了!”

  “唔……亚树子不是说过,笨蛋不会生病吗……我又不是笨蛋……”

  “你不是笨蛋的话就没人是笨蛋了!!!”

  看到翔太郎手忙脚乱的样子,澪和娜塔莎对视一眼,娜塔莎伸手揉了揉澪的头,澪抱住娜塔莎随手开了个水银墙离开了。

  ……

  “下一个是进之介先生,顺便再去找找刚哥哥和Chase哥哥。”

  “好。”

  走出水银墙,这次澪吸取教训了,就算人家门是开的也要敲门、摁门铃。

  “叮咚,叮咚。”

  “是谁啊?”

  温柔的声音,房门打开,雾子站在里面,看到澪后微笑着说道:“是澪酱和娜塔莎小姐啊。”

  “雾子姐姐。”澪的脸颊微红,她以前还把雾子当做梦中情人呢。

  “快进来吧。”

  雾子将澪和娜塔莎请进屋,温馨的客厅里,英志小小的一团缩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抱歉,英志睡着了,这孩子一旦睡下就不容易叫醒。”

  饭厅,雾子将两杯茶水放到澪和娜塔莎面前,在两人对面坐下来。

  “没事的,小孩子很可爱,尤其是睡觉的时候。”娜塔莎充满母爱的看了眼英志,等以后澪和自己都做好准备,她们也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

  “对了,澪酱和娜塔莎小姐是来找进之介的吗,抱歉,他们警局有事,现在还在忙。”

  “不,我是来帮五代先生和一条先生送调查报告的。”澪将表放到桌上,微笑着说道,“这张表雾子姐姐你可以先填着,我明天再来拿。”

  “好。”雾子收好表格。

  这时,沙发上的英志翻了个身,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软绵绵的说道:“妈妈……”

  “来了。”雾子走到英志面前温柔的说道,“英志醒了啊。”

  “妈妈,爸爸还没回来吗……”

  “没呢,你爸爸他啊还忙着抓坏人呢。”

  看着英志和雾子的交流,澪和娜塔莎对视一眼,觉得还是不打扰了。

  “那,雾子姐姐,我们先走了,还要去找刚桑和Chase桑。”

  “嗯,路上小心。”

  澪和娜塔莎离开泊家后没有立刻开水银墙,澪在伸了个懒腰后,看着天空对娜塔莎说道:“呐,娜娜,小孩子真的很可爱呢。”

  “是啊。”

  ……

  “不知道Chase和刚在不在,不过Heart他们的数据还没收集齐,他们应该不会乱跑吧。”

  澪摁了摁门铃,没人应,又摁了摁,还是没人。

  “不会真的不在吧。”澪歪了歪头。

  “不然等会儿再来。”娜塔莎提议道。

  澪点了点头,还有两家人的调查表要送,耽误太久不好。

  两人正要离开,门打开了。

  “澪?”Chase面无表情的说道,“有什么事吗?”

  “Chase桑。”澪回头对Chase说道,“我有事要跟刚桑说,刚桑现在有时间吗?”

  “刚,在卧床休息,腰疼。”Chase依然面无表情,却没发现澪和娜塔莎的表情变了一下。

  “那交给你也是一样,给,这是五代先生和一条先生拜托的调查表,记得填,我明天来收。”

  “好。”

  Chase接过调查表,澪和娜塔莎刚离开几步,背后房子里传来刚的咆哮。

  “Chase!你这个白痴、笨蛋、钢铁直男、机械脑袋!!!”

  “刚,你现在腰不能动。”

  “你走开!我只是扭到腰了而已!!嘶,疼……”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小可爱的评论就是半月更新的动力。


Pocky Hidari

CAST-PRIX Vol.007
真的很喜欢两人撑着脑袋,躺着的那一组呢

CAST-PRIX Vol.007
真的很喜欢两人撑着脑袋,躺着的那一组呢

士海翔菲天加催婚组织bot

夜间摸鱼(为了🐧扩列)发屑lof上

翔菲szd 映an也szd 俺死啦

如果有想+🐧的p3看一下如果都能适应的话咱就……走程序还是直接来

夜间摸鱼(为了🐧扩列)发屑lof上

翔菲szd 映an也szd 俺死啦








如果有想+🐧的p3看一下如果都能适应的话咱就……走程序还是直接来

牙鳥

两人一体的假面骑士嗷!

图二想做挂件

两人一体的假面骑士嗷!

图二想做挂件

冬与夏蝉

【多cp迫害全员】快乐来打高中部(11)

这次更了!!!!!下一次遥遥无期因为论文还没写完

龙兔翔菲切刚

主要是一点点糖

我的妈呀我绞尽脑汁才写出来战兔骂人那段我真的不行了各位就体谅一下我这个高考完就像没学过物理的女人吧。。。。。

总之知道战兔护短就行了。

运动会如期而至。

桐生战兔今天非常的不舒服,这个阳光,这个空气,这个温度,简直会要了他的命。

 

他抱着物理书郁郁躲在班级的位置上。

“战兔!我下一个项目要上了哦!”龙我换好了运动装,正踏在台阶上做准备运动,“要在终点等着我啊!”

“不要!”战兔非常严肃地拒绝,“才不要!”

“哈?为什么!”

“这天气不好!”战兔闭着眼睛指着晴朗的天,“太晴了!”...

这次更了!!!!!下一次遥遥无期因为论文还没写完

龙兔翔菲切刚

主要是一点点糖

我的妈呀我绞尽脑汁才写出来战兔骂人那段我真的不行了各位就体谅一下我这个高考完就像没学过物理的女人吧。。。。。

总之知道战兔护短就行了。

运动会如期而至。

桐生战兔今天非常的不舒服,这个阳光,这个空气,这个温度,简直会要了他的命。

 

他抱着物理书郁郁躲在班级的位置上。

“战兔!我下一个项目要上了哦!”龙我换好了运动装,正踏在台阶上做准备运动,“要在终点等着我啊!”

“不要!”战兔非常严肃地拒绝,“才不要!”

“哈?为什么!”

“这天气不好!”战兔闭着眼睛指着晴朗的天,“太晴了!”

“……”龙我是傻但也不是白痴,这种劣质借口他才不会信——“好吧。”

“那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啊!”龙我一边叮嘱一边拎起鞋子跑远,“等我啊!!!”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记得啊!!!”

“知道啦!”战兔带着无语的表情挥挥手,这种妈妈上班要女儿看家的既视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呐,战兔不去嘛?”菲利普因为年纪缘故被特许不用参加校运会,不过他还是来了,因为翔太郎有项目,现在翔太郎去帮他买吃的,菲利普一个人坐在这里。

“和你不一样……我可是真的很——讨厌运动的啊!”战兔咋舌地看着菲利普抱着书穿着长袖坐在遮阳伞下,“你不热吗?”

“热啊!”

菲利普理所当然道,“所以翔太郎去帮我买冰棍了嘛!”

“……”战兔无言以对。

“啊,来了。”菲利普远远挥手,“翔太郎!”

翔太郎一个人抱着一大包东西,翻过栏杆走过来,因为袋子太大还显得很艰难。

战兔如果看过中国的近代文学,就应当知道这样奇怪的违和感哪里来了。

——朱自清《背影》(只是个玩笑)

“辛苦你了翔太郎。”他由衷地感叹。

“菲利普!”翔太郎呼哧呼哧地爬上来,“哝,给你的西瓜味。”

“嗯!”菲利普眯起眼睛拿过,“为什么这么多?”

“也不是我买的……”翔太郎挠挠头,“战兔,这是给你的。”他看起来不情不愿,“为什么我要帮你们带东西啊……”

“我?!哈?!”战兔一头雾水,“龙我那家伙刚才去检录的时候拜托我买的说你怕热……就买了好多,除了吃的都是拿来降温的。”翔太郎一脸奇怪,“战兔你这么娇弱的吗?!”

“当然不是啊啊啊啊啊!!!!”战兔简直想抓狂了这个筋肉笨蛋!!!果然他不该高估这人的智商的啊啊啊啊!!!!!

“总之我带到了啊,你先拿着吧。”翔太郎把一袋子冰棍塞到战兔怀里,转头招呼菲利普,“我马上就去了啊!”

“嗯嗯我跟你一起过去……”

两个人边说着边走远了。

 

战兔拎着手里的袋子,里面装了大概五六支冰棒,的确很凉。捧在手上感觉太阳都变弱了一点。

“这个笨蛋……得多浪费钱啊。”

战兔嘟囔着。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很诚实地拿出来一根拆开塞进嘴里。

“笨蛋……买的都是巧克力和草莓的,我喜欢的是海盐味啊!”

他气哼哼地一口咬下一大块,好像把它想象成那个筋肉笨蛋一样。

“笨蛋笨蛋笨蛋……”战兔一边吃一边起身向跑道走去。

“才不是想去看!只是报答一下这袋冰棍而已。”他对自己说。

如果忽视他止不住上扬的嘴角的话,这话还是很有可信度的。

 

 

今天chase也有项目,还是非常令人难受的三千米长跑。

“chase,等会我就在终点等你啊,过来的时候记得摆个超——帅的pose!”诗岛刚捧着相机跃跃欲试,已经想好了一会拍照的姿势也踩好点了就差模特上场了!

“嗯……刚,等会如果我拿了第一,你先别走,我有话和你说。”chase犹犹豫豫地道。

“啊?哦好。”诗岛刚没来由地紧张起来,“你先拿了第一先再说!”

“那,刚,我走了。”chase把外套放在他手臂上,“帮我拿一下外套。”

诗岛刚魂不守舍地捧起他的外套挂在背后,“拜,拜拜。”

 

直到chase走远了刚也没缓过神,“不是,啊啊啊喂你脸红什么啊!!!!”最后他拍着自己的脸大叫道。

说起来,最近诗岛刚觉得自己肯定是哪里倒了霉了,处处都不顺心。

不说上次和战兔美空完全无果的谈话,最近chase总是奇奇怪怪的,哦,姐姐也是。进之介最近有点不怎么和她说话,雾子就陷入一种奇妙的烦恼之中。

还有时不时从旁边投过来的奇怪目光,也让诗岛刚疑惑了很久。

不过现在什么都没有chase的比赛重要,他甩甩头在找好的最佳拍摄点上架起三脚架,调整镜头直到chase的脸正正被取景框框住。

“chase……”

那张脸直直地面对自己,目光凝视,眼神是一如既往的坚定清澈。

尽管知道他看不见自己诗岛刚还是把眼睛移开了。

实在受不了啊……对视什么的。

 

“砰!”

“啊啊啊啊啊啊啊开始了开始了!!!”

人群的骚动让诗岛刚勉强抽回焦点,他强迫自己别去想什么七七八八的东西,只是专注于手里的相机。

“chase君加油呀啊啊啊啊!!!!”

结果旁边的女生的喊叫让他完全无法专心。

“chase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你个头啊啊,没看见有人在这里专心拍照吗没事随地犯什么花痴!!!刚表面毫无波澜实际波涛滚滚地转动镜头,“都怪chase!谁让他去招惹别的女生的!”他愤愤地想,完全不觉得这样的想法有什么问题。

气死他了!

 

然后这么想着chase就跑到了他这一侧。

刚的相机当然很快,“咔咔”就是几张相片出炉,一路追拍到转过大弯,被身后的选手挡住视角。

“真是的这个家伙……跑得还挺快。”

chase现在遥遥领先,身后最近的选手至少都被拖出五十米远,更不用说后头的大部队了,大概最远的都自己能被chase追上再超一圈了。

“喂喂喂,搞不好真的会是第一啊……”刚把相机镜头当成望远镜用,一路追踪过去,满脑子都是刚才chase对他说的话。

“……明明就,很在意。”

“啊啊啊啊啊啊!!!!!”

可是那些女生叫得更厉害了啊!!!!!!

刚忍无可忍地抬头准备看一眼,就见到chase刚好又超过一个人整整一圈,女生的尖叫一下高过一下。

啊,不过,这样也好吧。

诗岛刚不愿意承认他也很想吼两声但是太羞耻了就不敢吼。

 

“准备冲线了!!”有人叫道。

这么快?!一直都在走神的刚慌里慌张地回到相机前,chase已经冲到了直道上,正全力向前冲刺,身前身后都没有人,正是最好的拍摄时机——

“他——”

很难形容诗岛刚发生了什么。

他只是对准相机而已,对焦然后锁定了,眼睛盯住不放了,手指按在快门上了。

然后,他好像一见钟情了。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刚的心跳突然加速到比chase还要快的速度冲过了终点线,他看着chase的眼睛,然后那个矫健的身影从镜头里冲过来。

啊,真近啊。

诗岛刚一向厌弃那些言情小说里描写的浪漫情节,可到底他是个学艺术的,学艺术的就总有点没意思的浪漫想象在。

啊,真好啊。

他闭上眼睛。

睁开的时候,chase正好冲过那条红色的飘带。

第一名。

诗岛刚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他几乎是屏住呼吸,chase在冲过终点后没有怎么停下来,而是缓步踱着向他走来,单手抹开汗水,另一只手接过同学递上的水撬开瓶盖直接喝了几口。

动作简直帅气利落到不行。

诗岛刚猜那些女生肯定又在叫了,为什么是猜,因为他现在正心跳加速到不行,差点就要跳出来了吧,他已经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了,什么都听不见。

他只能被动地接收任何关于chase的讯息,大脑不听使唤,自动过滤掉了所有的杂质。

这就是,恋爱?

 

——

chase走近了。

“刚——”

他还没出口的话被生生折断。

下一秒两人被狠狠地分开,人群里撞出来一群女生,为首的那个手里拿着一封信。

“哦哦哦!!!”周围的人起着哄,大声让chase走近,然而chase只是焦急地扭头一看诗岛刚就不见了。

他茫然站在原地,好声好气和那女生道了歉,没有办法理会她想要哭出来的眼神丢下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转身跑走。

 

——————————————————

战兔到操场的时候还没开始龙我的比赛。

他不想让别人看见他在这里,这样多丢面子!于是把自己藏到人多的地方假装想去看比赛,可是现在挤在前头的都是喊得最大声的,他这个一声不吭的反而更加显眼。

“啊——真麻烦!”战兔跺跺脚,觉得还是离开好了。

“战兔?!”谁成想他的伪装压根就没有用,一眼就被美空看见了。“战兔也来给龙我同学加油啊!我还担心你不来了呢!”美空高高兴兴地拉住他向人群里挤。

“不是,我没有,我!”战兔不(kou)情(shi)不(xin)愿(fei)地跟着美空挤到了自己班上的人占的位置。

“哟战兔来啦!!”大家很好心地把他推到正中间跑道最近的位置。

“喂等等!”战兔手忙脚乱地想要把自己挡起来,可是前方的确视野开阔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无处可藏。

“等会龙我过来大家一起一二三啊——”

“战兔现在最中间别给他挡了啊!”

众人七嘴八舌地交谈。

“诶呀知道了!这种事还用你说啊!”

不是,战兔真的很想知道你们这一副理所当然约定俗成的口气到底几个意思??

合着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龙我绑定了不是?

虽然最近他也好像太纵容龙我了一点。

“啊准备了!”

不知道谁叫着让所有人的目光集中过去,可是等候区的人太多了实在看不清。

“呐,战兔你看看龙我在哪啊!”美空摇摇战兔的手臂。

“这谁能看见啊……”战兔一脸无奈地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没想到还真的一眼就瞧见了。

拜托,这个笨蛋也太显眼了一点好不好!他的目光一过去根本就暴露了啊!

“哝,顺数左边第三排第四个就是。”

末了还疑惑地看了别人一眼,“你们看不见吗这么显眼?没带眼镜?”

“没有。毕竟我们不是你。”美空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大家准备——”接着她就转过头招呼口号去了。

战兔突然后知后觉了什么,浑身僵硬在原地。

这就是不论你在哪里我都一眼看见你?!!!

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好吗!

 

在战兔独自纠结的时候龙我已经站到了跑道上,显然现在他也逃不了了,索性示意性向龙我挥了挥手。

龙我:“哇战兔你来看我了啊!!!!!”

战兔:“……”他后悔了好吗现在全场人都看着这个傻子一样的家伙在跑道上向他挥舞双手好像什么见面会一样!

他不认识这个筋肉笨蛋啊!!!!

“这位同学回到你的跑道!”还好老师很快跑出来阻止,要不然战兔不知道自己会做出多可怕的事来。

 

“预备——”

“跑!砰———”

“一二——龙我加油——”

战兔下意识握紧拳,就算是他在这样的氛围下也有了莫名对比赛的紧张感,虽然还是羞于启齿喊不出口,至少心也提起来了。

“过弯了过弯了——龙我现在是第一啊啊啊!!!”

转过第一个弯的时候龙我还处于领先,第二名勉强跟在后面,不过距离差也是越来越大———

“龙我!!!”

没怎么反应过来,龙我和第二名同时摔倒在地上,看起来还摔得不轻,至少龙我没能立刻爬起来。

“天哪!”美空惊呼,后面的人迅速超过了他们,然后就剩两个人倒在跑道上,老师裁判都涌过去围住了那一片。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太快了我没看见……”

“谁看见了啊!”

好心情没了,所有人叽叽喳喳地闹个不停,战兔摸摸下巴,看见那里闹起来了。

看起来事态不小,有老师跑出去,紧接着来的不是医护人员而是主裁判席上的人。

“……”

“战兔?!”美空一个回头就看到战兔翻越了防护栏直直冲进去,居然没有人拦住他,估计是被那边吸引住了注意力。

“喂战兔——”美空在身后喊他,只收到一个背身的挥手,“我过去看看。”

“啊……”

战兔一下钻进了中心圈。

“我觉得他推我了!”地上坐着两个人,龙我抱着膝盖,另一个捂着腿在大叫,“我肯定不会随便摔跤的啊!”

“同学你先冷静……”有老师劝阻,“说说怎么回事?”

“我没有推他!”龙我鼓着脸喊,“我干嘛要推他啊本来我都跑到前面了!”

“你怕被我超过啊!”那人理直气壮地说。

“哈?!”你有病啊!!!龙我差点就一拳上去了。

“我说这位同学。”

战兔扒开人群站在他俩前面,“你有病吧?”

“什——”

“我说,你跑内圈他跑外圈,你们转弯前他离你至少一米远,离心力是向外的,物理上讲你的加速度没有他大那他打到你要花很大的力气——他是有多恨你才要特地为你放慢速度向后用力踹你一脚然后把自己也绊倒啊?他是驴吗还带蹬腿的?!甚至根据流体力学你的阻力应当小与他至于为什么我解释了怕是你也不懂他是怎么做到转身过来顶着阻力碰到你啊?!”

“这题,出试卷上老师都得羞愧死。”他冷哼一声,转身对目瞪口呆的老师说:“如果老师觉得我没有证据胡说那就去看看监控——这里墙角的监控正好能拍到。”合着你说这么多都是没用的是吗?!

不,还是有用的,至少收获了龙我一个崇拜的目光和那个男生铁青的脸。

战兔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趁着老师裁判急急忙忙去看监控还有闲心和给他们检查伤势的校医闲聊,“看起来是不是残了?”

“没有没有,可能就是抽到一点筋暂时麻了养几天就好。”校医擦着汗不大敢看他,刚才战兔彪悍的嘴炮着实把他吓到了,“哦,那没事不用去校医室了,他皮厚没那个家伙娇贵。”

说完看看龙我的膝盖只是擦伤就把人拎起来一通数落,“你怎么这么笨啊?!随便就给整了!”

“我哪有!”本来沉浸在“战兔来看他比赛”“战兔帮他骂人”的喜悦里的龙我猛然受到质疑当即反驳道,“就是没反应过来!”

“你反应怎么这么慢啊!”

“我!我……”龙我委屈巴巴地闭上嘴。

“真是,回去吧。”战兔把龙我的手臂环到自己脖子上,“下次小心点,我看这家伙故意的。”

“他本来就是故意的!谁没事推人啊!”龙我更委屈了,“我本来能得第一的!”

“是是是你第一。”战兔敷衍了几句,“反正你冠军多的是不差这个啊。”他安慰道。

“哼。”龙我勉强哼哼一声。

两人互相扶持着回到班上。

“天哪龙我你有没有事!!!”大家围上来看,“听说有人诬陷你啊?!”

“哈哈哈没事战兔给他一顿说那人都懵了!”龙我得意洋洋地复述战兔的话,还眉飞色舞地模仿当时的表情,看起来好像骂人的是他一样。

“爽死了你们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刚才谁说委屈的啊……战兔不愿意听龙我的废话躲开了,抱着胸靠在墙上忍不住又笑起来。

真是个笨蛋。

可是谁让他就喜欢笨蛋呢。

————————————————TBC———

小泉阳乃
昨天做的gif!!!这就是苹果...

昨天做的gif!!!这就是苹果糖梗的出处吗ww真的甜死我了啊啊啊啊

昨天做的gif!!!这就是苹果糖梗的出处吗ww真的甜死我了啊啊啊啊

小泉阳乃

之前截的gif( ´ꁖ ` )迷弟翔菲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截的gif( ´ꁖ ` )迷弟翔菲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璐尧

吧唧在cp25场贩。之后会努力出宣哒。

吧唧在cp25场贩。之后会努力出宣哒。

节操五毛——摸鱼是我的快乐源泉

逼乎体:和自己另一半年纪相差太大的烦恼。

*非常短,只有脑洞没有内容,占tag抱歉

*ooc归我

*cp有:帕梦,映an,剑始,翔菲,刚cha

*有太太接这个脑洞写文吗?QAQ,我文笔太差写不出来。


  

  永梦:我家的快十岁了,天天就知道玩打游戏,缠着我要我陪他玩,不过也不算什么大烦恼吧,因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映司:以前他不管季节每天都吃那么多冰棍的确非常让人苦恼啊,比我大那么多,脾气还那么差。不过年龄差太多,最大的苦恼还是我担心余下的时间太短,不够陪他这点吧。

  

  剑崎:他比我大不知道多少辈份,但他还像个孩子一样,会跟我耍小脾气,对我挤柠檬汁,最大的烦恼是我们不能一直在一起。

  

  翔太郎:啊啊,我家的是个比我小好几岁的

*非常短,只有脑洞没有内容,占tag抱歉

*ooc归我

*cp有:帕梦,映an,剑始,翔菲,刚cha

*有太太接这个脑洞写文吗?QAQ,我文笔太差写不出来。


  

  永梦:我家的快十岁了,天天就知道玩打游戏,缠着我要我陪他玩,不过也不算什么大烦恼吧,因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映司:以前他不管季节每天都吃那么多冰棍的确非常让人苦恼啊,比我大那么多,脾气还那么差。不过年龄差太多,最大的苦恼还是我担心余下的时间太短,不够陪他这点吧。

  

  剑崎:他比我大不知道多少辈份,但他还像个孩子一样,会跟我耍小脾气,对我挤柠檬汁,最大的烦恼是我们不能一直在一起。

  

  翔太郎:啊啊,我家的是个比我小好几岁的少年,虽然缺乏常识,不过很懂事,他能回来比什么都好。

  

  刚:他今年五岁了,以前也非常缺乏常识,我曾一度因为他的身份而厌恶他,不过这些都没什么了,我只想他回来,他什么不懂的我会教他。

  

  阿sir看了这帖子把他们全都邀请进橘子里喝茶,尤其是那两个说不到十岁和五岁的被重点关照,剩下的一个也跑不了。

  最后由照井龙和进之介把他们赎回来了。


一叶落兮天下秋i

戒斗的作家之旅(小番外)
ooc*3
全员傻fufu预警*3
算是个小后续吧,这段完事!以后就没有戒斗写小说的剧情了。

戒斗的作家之旅(小番外)
ooc*3
全员傻fufu预警*3
算是个小后续吧,这段完事!以后就没有戒斗写小说的剧情了。

九晞JX
【翔菲CP向视频】勾指起誓|双...

【翔菲CP向视频】勾指起誓|双向小甜饼

今天是可可爱爱的翔菲,我CP太真了!

视频点击→【翔菲】勾指起誓

封面感谢@与卿桃花白

(太久不用LOFTER不会发视频了OTL)

【翔菲CP向视频】勾指起誓|双向小甜饼

今天是可可爱爱的翔菲,我CP太真了!

视频点击→【翔菲】勾指起誓

封面感谢@与卿桃花白

(太久不用LOFTER不会发视频了OTL)

星沫残夕

翔菲.委托

[1] 第一次发文,文笔不好请见谅

[2]可能会有ooc

[3]大概是接48集,私心带一点照井龙×亚树子

[4]如果可以,请↓


  

        “喂,亚树子,你有看见我的糖罐吗?我记得放在这里了啊。”


        “我怎么知道啊,你个half-boiled!”


        “嘭!”随着一声巨响,亚树子的拖鞋又一次拍在了翔太郎的头上...

[1] 第一次发文,文笔不好请见谅

[2]可能会有ooc

[3]大概是接48集,私心带一点照井龙×亚树子

[4]如果可以,请↓






  

        “喂,亚树子,你有看见我的糖罐吗?我记得放在这里了啊。”


        “我怎么知道啊,你个half-boiled!”


        “嘭!”随着一声巨响,亚树子的拖鞋又一次拍在了翔太郎的头上。


        “嘶……亚树子,你别老用拖鞋砸我啊,很痛的,万一砸的我失忆了怎么办!再说了,是hard-boiled!”


        “哼,懒得理你,我去找我家龙君了。翔太郎,你这个笨蛋!”


        随着门被“嘭”的一声关上,翔太郎揉了揉被拍疼的脑袋,开始思考自己最近是不是哪里又得罪了这位大小姐导致她最近一直没有给自己好脸色。


        “哼,照井龙那家伙……竟然能让亚树子喜欢上,反倒是我,现在还没有一位恋人。唉,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属于我的挚爱呢……”


        “话说什么叫笨蛋啊,我又招惹到她了吗?最近没发生什么大事件啊……”


        “没有dopant的风都,连假面骑士都难得的清闲呢……”


        “不过最近委托好像也少了不少,这样下去侦探所会倒闭的吧……”


        “要是……”


        要是菲利普还在就好了。


        被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侦探站起身来,从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了少年的书,翻到唯一有字的一页,抚摸着上面的字迹。


        “还是忘不了你啊。”



        “真是的,这可不像hard-boiled的作风啊,要是被你知道了,或许会笑话我的吧。”


        不过,怕是再也见不到了吧。


        那张熟悉的面庞,那份笑脸,那份愤怒,那份悲伤,那份镇定,那份最后的强颜欢笑。


         一点一滴,构成了名为“w”的回忆,从begin's night开始,两人的命运就被紧密相连,再也无法分开。那个名叫“菲利普”的少年,早已填满了侦探的心,也早已将名为“翔太郎”的人,塞满了自己的心。


        “与恶魔为伍的勇气吗,你有吗?”


        “啊,当然了,从一开始就有了。”


        泪水滑落,默默无声。


        书上的字迹早已被打湿,那是菲利普所交付的,最后的委托。


        “我最爱的城市,就交给你了。”

     

        太阳落山,夜幕降临。


       “菲利普,我会完成的,你的这份,最后的委托。”dopant满脸恐慌地看向眼前全身黑色的骑士。“撒,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我会一直守护着这座你深爱的城市的,作为假面骑士joker。


        疾风(cyclone)已然散去,空余下守护风都的,只剩王牌(joker)。


        “喂,菲利普,我想你了。”


       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一丝回响。亚树子不忍心打扰翔太郎,早已暂时关上了侦探所的大门,空余他一人在这里思念着最重要的人。


        突然,门铃“叮咚”一声,思念被打断的翔太郎不得不去开门。当然,作为一位hard-boiled,他不忘从旁边的墙上拿下一顶帽子戴上。



        “不好意思,最近侦探所不接委……”剩下的话都堵在了嗓子里,翔太郎愣住了,瞪大的双眼写满了不可思议。面前的人轻笑,久违的风再度吹起。


        “我回来了,翔太郎。”


        侦探动了动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他扬起嘴角,将手上的帽子戴到了头上:


        “啊,欢迎回来,拍档。”


废狼_

是余量的贴纸,促销啦

25/3张,希望能把剩下的都卖掉…

是余量的贴纸,促销啦

25/3张,希望能把剩下的都卖掉…

买葡萄的路人甲
Q版杀我OTZ我就是酸菜鱼精,...

Q版杀我OTZ
我就是酸菜鱼精,又酸又菜又多余

Q版杀我OTZ
我就是酸菜鱼精,又酸又菜又多余

士海翔菲天加催婚组织bot

我只能说亚树子太懂了 翔太郎真的太温柔了 翔太郎不能变身w的时候那个表情太让我难过了
菲利普也说了很过分的话,当菲利普和a哥说要不要做我的排挡的那句话把我吓傻了……
然而亚树子却看透了一切,说就因为翔太郎是半吊子硬汉所以才有翔太郎能做到的事情啊!翔太郎不是战斗工具!!!
亚树子太懂了,太懂了5555,翔菲szd
(岳母强掰鸳鸯真的太草了ww)

我只能说亚树子太懂了 翔太郎真的太温柔了 翔太郎不能变身w的时候那个表情太让我难过了
菲利普也说了很过分的话,当菲利普和a哥说要不要做我的排挡的那句话把我吓傻了……
然而亚树子却看透了一切,说就因为翔太郎是半吊子硬汉所以才有翔太郎能做到的事情啊!翔太郎不是战斗工具!!!
亚树子太懂了,太懂了5555,翔菲szd
(岳母强掰鸳鸯真的太草了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