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翻译

45874浏览    21616参与
Prologue

Chapter 1

苦逼的高三生活加点料吧

将英文翻译成中文使我快乐

The shortest way home 的中文翻译现在开始啦^O^

打算翻译完整本书(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毅力,随缘好了)

第一次翻译先翻译一段试试手吧是,大半夜的。(反正也没有什人看,自娱自乐好了😂)

⊙﹏⊙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酿酒厂竟然会改变我的生活。但是在我三十岁五月的第一个周末,当我走进Bellosguardo 空空的品尝室,一种感觉笼罩在了我身上。就像当你第一次品尝一种新食物,你就知道它会成为你的最爱,或者,当你看见一个家伙穿过一家书店,你就会知道他将会是你的新男朋友。它就像一种直觉。在走进这个空房间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地...

苦逼的高三生活加点料吧

将英文翻译成中文使我快乐

The shortest way home 的中文翻译现在开始啦^O^

打算翻译完整本书(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毅力,随缘好了)

第一次翻译先翻译一段试试手吧是,大半夜的。(反正也没有什人看,自娱自乐好了😂)

⊙﹏⊙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酿酒厂竟然会改变我的生活。但是在我三十岁五月的第一个周末,当我走进Bellosguardo 空空的品尝室,一种感觉笼罩在了我身上。就像当你第一次品尝一种新食物,你就知道它会成为你的最爱,或者,当你看见一个家伙穿过一家书店,你就会知道他将会是你的新男朋友。它就像一种直觉。在走进这个空房间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让我感觉我属于那里,但是这个房间有这个特性。

Yahoo

【授权翻译/德赫梗源大合集】Trope Soup

第十章   狼人

(虽迟但到哈!)


德拉科变成狼人了?赫敏怎么办!!

第十章   狼人

(虽迟但到哈!)



德拉科变成狼人了?赫敏怎么办!!

庭燎

[坡乱坡/授权翻译]第一印象

原文地址在这里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952146

授权图

以下正文:

照心理学所说,第一印象在初见的七秒钟之内已经形成。仅仅七秒。即使一个孩子也会告诉你这点时间甚至不够冲个厕所,然而无论幸与不幸,人类天性的确如此。

在第一秒,人们往往注意到他古怪的整体装束。一顶帽子,一件圆领披风,七五分的裤子,背心,还有领带,对身材较矮的人而言,这些都相当的古怪。接下来的三秒钟他们会注意到他的吵闹,快活,叼在唇边的棒棒糖。最后三秒留给他们迟钝的大脑赶上反应出对他与生俱来的厌恶,并在最终给他贴一个“幼稚”的标签。

“幼稚。”他们这样说他,他在每一场讲究...

原文地址在这里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952146

授权图

以下正文:

照心理学所说,第一印象在初见的七秒钟之内已经形成。仅仅七秒。即使一个孩子也会告诉你这点时间甚至不够冲个厕所,然而无论幸与不幸,人类天性的确如此。

在第一秒,人们往往注意到他古怪的整体装束。一顶帽子,一件圆领披风,七五分的裤子,背心,还有领带,对身材较矮的人而言,这些都相当的古怪。接下来的三秒钟他们会注意到他的吵闹,快活,叼在唇边的棒棒糖。最后三秒留给他们迟钝的大脑赶上反应出对他与生俱来的厌恶,并在最终给他贴一个“幼稚”的标签。

“幼稚。”他们这样说他,他在每一场讲究逻辑的决斗中可以胜过任何人。

“吵死了。”

“讨厌鬼。”

“他在这儿干什么?”

但是他泰然自若,嘲笑那些人的过错,并且巩固了自己的地位,毕竟他是个名侦探,而名侦探绝对不会让这些浅薄的议论伤害到自己。

或者至少,他是这样一直告诫自己的,就在某些不愉快的遭遇之后。

因为那真的很伤人。

失去父母,一开始就像在一个空荡荡的影院看一部B级片,整个世界充斥着灰色的水流。直到后来他才意识到这一点。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肺被剥夺了呼吸,眼睛被盐水灼瞎。太多人早早失去父母,甚至有人生来便没有(看看敦,他想知道哪个更糟糕一点),然而对他而言,他们的失去不仅仅意味着孤独。他觉得自己像个被遗弃的怪物。

他尽力在社会这个令人迷惑却被毫无疑义建成了的复杂迷宫穿行,日子过得时好时坏。

遇见福泽谕吉并被告知超能力,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是很好的一天。糟糕的部分仅仅在于他被绑架的时候,心脏砰砰直跳,快得简直要过劳死掉,来自他自己浓浓的恐惧味道凝结在喉咙口。但是福泽谕吉救了他。是的,他被打了一巴掌,现在回想起来他确实是该,因为是他自己跑掉了的,不管他有多急于破案和证明自己。但是福泽谕吉拯救了他。福泽谕吉足够小心谨慎来拯救他。

有人关心他。

如果你问,他将对你提的关于作为天才的问题一笑了之,还要要求你给他买零食,但他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他知道作为局外人观看其他正常人的生活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对自己发誓要尽己所能去拯救那些同样被强制隔绝的人。

与谢野是他们招募的第一个成员,当他把轮椅上的她从森身边推开的时候,他对着她发表了简短的演讲,字字句句都很认真。人理应被当作人对待,而非被用作某个人的工具,被作为别人的代价支付。从那之后她一直是他坚定的支持者,也是长姐,是他从未有过的朋友。

然后其他人逐渐到来。随着每一个新人的加入武装侦探社越发生气勃勃,整体气氛变得轻松,他暗中享受着所有人都是一个大家庭的部分这个事实。尽管他可能开开玩笑,但他事实上非常珍惜每一个成员,而且永远不能忍受失去他们。他一度以为“这样就很好,这是我可以满意的生活。”

坡成为他的朋友是在他们彼此意识到这一点之前,或者他们其实都意识到了,早在那命中注定的彼此才智的较量之前。与坡一起,他可以用与太宰较量时完全不一样的方式来比试智力。还有额外的优势是深入小说世界,去解决荒谬而可怕的有趣案件。他们拖着比一般浣熊更聪明的浣熊卡尔在没事的时候绕城闲逛。坡不停地写出新的案子并给他介绍最爱的小吃。坡承认并且仰慕他的能力。和坡一起,他最终明白拥有最好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样子。

近来他有那么点不再在意大众对他的攻击。他依旧听他们讲,所有攻击都打在老地方。每根倒钩都是毒刺,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有了勇气将他们摘下来。

他被承认。

他有了家人和朋友。

他被关心。

他被爱着。

世界上所有的侮辱都不能夺走他的知识。他们可以恨他,诅咒他,他们可以畏惧他的存在等等,做他们想做的一切事情。

在最初的七秒之内,如果有人给他贴上了负面标签,他会庄严和真诚地一笑了之。

因为他是江户川乱步,世界上最伟大的名侦探。

 

NOTES:

感谢阅读,希望你享受它!

乱步是个甜甜的孩子!但是人们总是忘记他曾遭受过的巨大苦恼。

如果你还想和我进一步讨论文豪野犬,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Amino@unsolvemymurder

——————————————————
这个翻译被作为给 @贺衡。 的生日礼物了。但是发得迟了一点点。
菜鸡庭燎希望大家看的开心。以后我们群会有更多翻译内容呈现,有意的同好可以来扩!

Mélissa和小黑猫

【翻译】12世纪阿帕德王朝与科穆宁王朝的政治关系(1)

我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多大的坑……

但是真的不得不逼着自己看些学术向的正经东西了。

选自《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作者:Mark Ferenc


第一章 11-12世纪相交之时两国的关系

尽管有很多材料可以证明,在1070s早期的时候,匈牙利与拜占庭之间在许多领域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但根据已有的资料来看,两国间的直接交流到了拉兹洛一世(r.1077-1095)统治时期已经趋于平淡。这种关系的疏远可以归因于当时两国的...

我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多大的坑……

但是真的不得不逼着自己看些学术向的正经东西了。

选自《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作者:Mark Ferenc


第一章 11-12世纪相交之时两国的关系

尽管有很多材料可以证明,在1070s早期的时候,匈牙利与拜占庭之间在许多领域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但根据已有的资料来看,两国间的直接交流到了拉兹洛一世(r.1077-1095)统治时期已经趋于平淡。这种关系的疏远可以归因于当时两国的内外形势都不是十分明朗。

在11世纪的后三分之一时间,拜占庭帝国进入了它历史上最有争议的一段时期之一,并且处在全面崩溃的边缘。帝国中央政府面临的危机还伴随着经济的严重衰退。在1071年曼奇科特战役中击败拜占庭帝国后,塞尔柱人在大约1081年的时间建立了罗姆苏丹国(原文为Sultanate of Iconium,你们都懂得),而曾是帝国核心领土的小亚细亚地区也只剩下一点狭长的海岸线了。罗伯特·吉斯卡德在1071年占领了巴里(Bari),之后诺曼人彻底将希腊人从南意大利赶了出去。之后局势的发展证明,这也是拜占庭帝国最后一次失去意大利的领土。到了1081年的春天,诺曼人还入侵了帝国在巴尔干地区的领地,而罗伯特·吉斯卡德的最终目标则是要加冕为帝国皇帝。为了阻止这样的入侵,科穆宁家族的阿莱克修斯一世(r.1081-1118)不得不求助于威尼斯,在调动帝国的最后一点资源作为交换后,在1085年他得到了回报。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诺曼人的扩张始终是拜占庭对外政策中需要面对的核心问题。与此同时,帝国巴尔干北部地区的局势也在恶化:游牧部落(佩切涅格人,古兹人(Uzes,即乌古斯人部落中的一支)库曼人)的不断劫掠使得他们被帝国统治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佩切涅格人在1086至1091年间发动的袭击。他们在1090年春的袭击更是让帝国的局势跌入谷底。在这次袭击中,佩切涅格人还联合了士麦那的埃米尔扎卡(Tzachas),后者在小亚细亚也对拜占庭帝国发起了一次袭击。这个联盟的主要目标是要占领君士坦丁堡。然而1091年4月29日的拉维尼欧(Levunium)战役中,阿莱克修斯一世在库曼人的帮助下击败了佩切涅格人,与此同时他与尼西亚埃米尔达成协议,让他去对付扎卡。【我真的没看错,但这个时候亚尔斯兰还没上位,亲爹你和阿布勒卡西姆不是死对头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回事啊……】

最终,在1090s初,在外敌猛烈的攻击下,阿莱克修斯还是捍卫了帝国,并且使它的国际地位更加稳固——尽管它的领土比起之前减少了更多。皇帝对帝国在行政、经济以及军事上的改革与重建治愈了帝国内部的衰落——至少暂时性地做到了这点。

在这十年里匈牙利也被自己的内部纠纷所困扰。封建关系下的生产力发展达到了一个关键性阶段,一方面自由人口想要逃避剥削,但他们的流动受到限制,另一方面,土地的所有者加强了对土地的垄断,包括政府以及教会。拉兹洛一世统治时期颁布的法典反映出为了完善封建关系,政府表现出了严厉而强硬的态度。除此之外,为了巩固他的统治地位,拉兹洛一世不得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留心萨拉蒙(r.1063-1074)会卷土重来,为了重夺王位,后者不惜借助境外势力的支持。拉兹洛在叙任权争夺中是站在教会一方的,但萨拉蒙有着日耳曼皇帝的支持。这样的社会以及政治局势使得拉兹洛一世不可能在1090s早期之前采取大规模的扩张政策。但最终,国内局势趋于稳定,萨拉蒙也下落不明,这也为对外的扩张创造了有利条件。【所以一句话拉兹洛一世你到底是要扩张还是不要啊。】

匈牙利人更倾向于向亚得里亚海扩张。拉兹洛首先干预了克罗地亚的内战,借机试图控制克罗地亚。

除此之外,拉兹洛也考虑过占领达尔马提亚,但他首先得保证这里不被库曼人夺取,后者袭击了匈牙利东境并且劫掠了这座城市。拉兹洛要求自己的侄子——克罗地亚国王奥尔莫什出兵对抗库曼人。占领克罗地亚这件事不仅触犯了拜占庭帝国对巴尔干地区领土的宣称权,同时也威胁到了教宗的权威。兹沃尼米尔作为克罗地亚大公,在1076年由教宗格里高利七世加冕为克罗地亚国王,而克罗地亚与达尔马提亚均是由教宗的使节所赐予的领地。拉兹洛对克罗地亚的征服意味着教宗在克罗地亚至高无上的权利被终结了。这场匈牙利人与教宗间的冲突最终导致匈牙利的国王离开了罗马并且倒戈加入了日耳曼国王亨利四世的阵营。许多匈牙利人认为是拜占庭皇帝指使库曼人袭击匈牙利,作为他们在亚得里亚海地区扩张的报复,尤其是在1091年的拉维尼欧战役后,这种观点愈发深入人心。我们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种观点。在所有当代的资料中,安娜·科穆宁的记载是最为详细的,从拉维尼欧战役的背景,到战役经过以及库曼人的表现,直到他们离去,都没有只言片语提及拜占庭帝国和库曼人形成了对抗匈牙利的同盟。一份匈牙利方面的相关资料也显示,1092年拉兹洛发起的对库曼人的反击并没有侵犯拜占庭的领土。这可以证明,库曼人在1091年袭击匈牙利并不断骚扰其的举动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与拜占庭无关,而且他们的目标是想获取匈牙利东部的领土,尤其是特兰西瓦尼亚地区。而促使拉兹洛发动对库曼人战争的动机,也不过是防患于未然。事实上,拜占庭由衷地惧怕匈牙利的扩张,但尽管他们对匈牙利在克罗地亚的征服很不满,他们最不想失去的还是达尔马提亚,后者一直被认为是帝国的附属国,拜占庭当然不想将其交给匈牙利。为了防止匈牙利人继续推进,同时加强帝国对达尔马提亚的控制,在1091年阿莱克修斯一世派遣梅尔菲的戈弗雷(Godfrey of Melfi),一位诺曼人将领并持有拜占庭的sebastos荣誉头衔,率领诺曼佣兵前往达尔马提亚地区。雇佣兵一直驻扎在达尔马提亚直到1093年,确保了帝国对城镇和岛屿的控制。这样的控制即使在他们撤走后也未曾被打破,1095年扎达尔(Zadar)地区的一份宪章证明了他们仍处于阿莱克修斯一世的统治之下。

拉兹洛没有再尝试过夺取达尔马提亚地区的领土。在他统治的最后几年里,他的对外政策一门心思放在对付库曼人,对付罗斯人(1092)以及介入波兰(1093)和波西米亚(1095)的内战。另一方面,奥尔莫什作为克罗地亚国王倒是试图进攻希腊人——这点在1096年他与日耳曼皇帝亨利四世的书信中有所提及,但他最终还是为了亨利四世放弃了这一打算。事实上在大约1095年的时候,奥尔莫什是试图侵占达尔马提亚地区的城镇的,但这将会极大地损害威尼斯人的利益。在1095年,腹背受敌的日耳曼皇帝同样寄希望于威尼斯的大总督拉他一把,所以在奥尔莫什想要进攻达尔马提亚的时候,皇帝赶紧劝阻了他。尽管如此,匈牙利人在亚得里亚海地区的扩张还是使得他们与教皇国、拜占庭帝国以及威尼斯的关系都趋于紧张。


蠟燭
相隔千里(授權翻譯) “你什麼...

相隔千里(授權翻譯)

“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這個問題讓坡忍不住輕輕笑了。他們已經通了兩個小時的視訊電話了,而亂步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問著相同的問題。“我告訴過你了,不是嗎?我下禮拜就回去了。” 在他注視著那名日本偵探的同時,他一邊回答著,一邊用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亂步似乎有些生氣,並將他抱著的那個枕頭抱的更緊了。“但你說過那個案子已經破了啊!你為什麼還不回來啊?你不在身邊真的太無聊了。” 翠綠色的眼睛疲憊的眨了眨,徒勞的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他們現在有13個小時的時差,亂步正在他橫濱的公寓裡,坡則是在波士頓的一間旅館裡。說他們想念彼此或許有些輕描淡寫了。坡輕哼了一聲,他的唇上露了一絲微笑。“你...

相隔千里(授權翻譯)

“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這個問題讓坡忍不住輕輕笑了。他們已經通了兩個小時的視訊電話了,而亂步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問著相同的問題。“我告訴過你了,不是嗎?我下禮拜就回去了。” 在他注視著那名日本偵探的同時,他一邊回答著,一邊用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亂步似乎有些生氣,並將他抱著的那個枕頭抱的更緊了。“但你說過那個案子已經破了啊!你為什麼還不回來啊?你不在身邊真的太無聊了。” 翠綠色的眼睛疲憊的眨了眨,徒勞的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他們現在有13個小時的時差,亂步正在他橫濱的公寓裡,坡則是在波士頓的一間旅館裡。說他們想念彼此或許有些輕描淡寫了。坡輕哼了一聲,他的唇上露了一絲微笑。“你知道是我來這裡見我的妹妹的。自從我來到日本之後我們就沒見過彼此了,當我告訴他我會來這附近破案的時候她簡直開心壞了。我這個禮拜剩下的時間都會和她在一起。”他解釋著。自從他到了美國之後,他大概和亂步說了有一萬次了吧。但是只要這能讓亂步感到平靜一些,不論和他解釋幾次都是可以的。亂步孩子氣的撅著嘴,蹭著他的枕頭。“好吧,好吧…” 他咕噥到,眼睛緩緩的閉上。坡輕輕的笑了。他總是覺得亂步很可愛,但當他感到昏昏欲睡時卻更勝平常。

“你那裡已經很晚了,對吧?你真的該睡了。” 他輕聲建議道。矮小的男性搖了搖他的頭並迅速的再次睜開自己的眼睛。“我還不睏!我們再多聊聊嘛!那裡的天氣如何!這個禮拜剩下來的時間你和你的妹妹要做些什麼呢!你會給我和卡爾帶紀念品回來嗎!卡爾很想你的!還有,因為你沒帶他一起去他還是覺得被你背叛了!” 亂步說著便將原本抱著的枕頭丟到一旁,並將窩在他身邊的寵物浣熊抱到了鏡頭中。“他現在不像被背叛了,他看起來更想睡……你沒把他吵醒了吧?” “當然沒有,我可不是個魔鬼!” 亂步將浣熊放了下去,浣熊立刻又縮成了一團睡著了。 “亂步,你真的也該去睡了。現在已經是半夜了,而且我不認為你的同事會想和一位睡眼惺忪的偵探共事。” 坡再次建議道。對此,亂步撅著嘴並且微微的紅了臉。他還記得他上次在工作中犯睏時的事。與謝野在一個小時後就打了電話給坡,幾乎是用乞求的語氣讓他來把自己帶走。亂步真的覺得那實在是太蠢了。

在他躺在榻榻米上前,黑髮的男性將筆記型電腦從膝上放到了地板上,並將自己轉了個身,這樣他才能繼續看著坡。在他拉過毯子蓋上的同時,一聲呵欠輕輕的從他的唇間溜了出來。 “……如果你也在這裡的話會更舒服的。” 坡的臉因為亂步的話語而微微的紅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個充滿愛意的微笑。在亂步昏昏欲睡時往往是他最誠實的時候,同時他隔天也會忘了他究竟說了些什麼,但是不論他在哪裡,他都十分享受這些甜蜜的時刻。“我知道。” 坡小聲的答道。亂步疲憊的輕嘆了口氣,眼皮緩緩的闔上。“你要趕快回來,所以…所以我們才能擁抱。讓我在夜晚感到溫暖是你的工作,你知道的…還有你…你要帶我出去吃早飯,午飯,還有晚飯…” 他稍微停了一會因為另一個呵欠從他的嘴裡鑽了出來。“還有你要帶我去那間新的甜品點。我也不知道它在哪,大概得問問晶子…” 坡輕輕的笑了。他伸出了他的手,輕輕的按壓了他的電腦螢幕。他十分想念當亂步睡的香甜時在他指間的頭髮觸感以及他胸膛上男性的體重。這最後一個禮拜剩下的時間注定會十分的難熬。“當然,我保證當我回去後我們會將你說的事都做過一遍的。” 他說著,一個小小的微笑在亂步的臉上浮現。在安靜的數秒過後,坡以為亂步終於睡著了。然而,那名日本男性再次張開了他的嘴。

“埃德加?”
“嗯?”
“…我愛你。”
“我也愛你,亂步。”
“陪我直到我睡著?”
“當然,祝好夢。”
“謝了…”

下面是我的廢話orz↓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837540 這個是原文鏈接!
這是我的第一篇授翻!超激動的!然後這裡給原作者下跪磕頭orz因為授權其實暑假就要到了 只是因為我當時趕作業所以一直沒空翻QAQ
還有 發現國外太太似乎很熱衷於給卡爾打tag 所以我也來打一個!(你
最後  @庭燎 感謝麻麻幫我過一遍翻譯!

池西
CloudyclaraQAQ

【奇异铁】(治愈向)The Professor’s Children 家

教授AU


史大颗教授的前传三部曲


老夫老夫可爱日常


作者:groot_the_tree

原文:点我


(一)


当Tony带了一个小男孩回家时Stephen还在书桌前挣扎着把明天的教材完成,他看到孩子的第一反应除了疑惑还是疑惑,示意对方问道:“他是谁?”


“我是Tony,亲爱的,我还没离开得那么久吧,”他憋着笑回应到。


Stephen翻了翻白眼,干巴巴地说了句:“对,你不说我还忘了你。我说的是他。”


“哦,这个嘛。”Tony假装自己是经对方的提醒才明白他所指那个小孩,他轻轻将他往前推,把手保护地环绕着他,对他说:“你自己向他介绍吧。”


小男孩...

教授AU


史大颗教授的前传三部曲


老夫老夫可爱日常


作者:groot_the_tree

原文:点我


(一)


当Tony带了一个小男孩回家时Stephen还在书桌前挣扎着把明天的教材完成,他看到孩子的第一反应除了疑惑还是疑惑,示意对方问道:“他是谁?”


“我是Tony,亲爱的,我还没离开得那么久吧,”他憋着笑回应到。


Stephen翻了翻白眼,干巴巴地说了句:“对,你不说我还忘了你。我说的是他。”


“哦,这个嘛。”Tony假装自己是经对方的提醒才明白他所指那个小孩,他轻轻将他往前推,把手保护地环绕着他,对他说:“你自己向他介绍吧。”


小男孩怯怯地对Stephen展露天真烂漫的笑容:“我叫Harley Keener。”


Stephen点头,“好吧,很高兴认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他尽力保持友善地问道。好奇这个男孩来自哪里和Tony带着他的原因。


“Tony领养了我。”Harley宣布道。


听到这,Stephen反应迅速地维持自己友好的神色,“OK,那你想去厨房吃巧克力吗?Tony和我有话要说。”


“我不要。”


“冰箱里有巧克力。”Stephen强硬地重复。


过了一会小孩子确定还是先到厨房里去,Stephen明白自己刚刚不应该这样对待小孩子,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跟Tony说。


“你到底在想什么?”Stephen尝试压低声音不让孩子听到,“你从来没有说过孩子的事,我根本不知道这事,我们甚至还没讨论过你就出去直接领养了个孩子?”他问道,显然不只是有一点点在意。


“但我今天遇到了他然后他真的很聪明,你懂吗?而且这孩子很善良,他需要一个家和陪伴他的家人。”Tony尝试解释,走到Stephen的身旁。


Stephen叹了叹气,“我们不可以见谁都帮,Tony。我知道你是出于好意,但这是不可能的,你不能领养每一个孩子。”


Tony点头表示他懂,“我知道但这个孩子就是让我…怎么说,他是不一样的。第一眼看到他我就对他有感情了。”他看了看厨房的方向,“我以后都不会这样做了,除了他以外我不会有下次了,你就不可以给他一个机会吗?我们可以好好相处的。”Tony用他那双棕色的大眼睛说道,企图这样能够诱惑对方答应。“而且如果你真的要把他送回去的话你自己去跟他说,给我们一个机会好不?”


Stephen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孩子的人,只要他清楚最后他们会和自己分别他还是觉得孩子挺可爱的,所以他才去当教授。可是恋人看着他的目光实在让他难以拒绝,还有他怎么忍心把孩子亲手送回孤儿院呢?他只好无奈说道:“算了,但以后我要跟你说说这个问题。”


Tony展露出灿烂的笑容,开心地吻上了Stephen:“你会慢慢爱上Harley的。”


“好吧,但我现在很想先喝杯茶?”Stephen问道。


Tony盯着对方好一会才说:“我真的很爱你?”


——————分割线——————


过了几天Dr. Stark终于把孩子的事办妥,他久违地回到教室想学生们宣布:“我成功了。我领养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虽然我没有事先告诉我老公。“他似乎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自豪,不过这就是Dr. Stark一向的风格,对不?


“你先生一开始的反应是怎样?”一个学生问道。


“当然啦,他刚见到孩子的时候不是很接受的,而且似乎气我没有事先和他商量。不过最后我劝他给我们和孩子一个机会,他们现在相处得蛮好。”Tony笑着说:“其实那晚我还是惹上很大的麻烦了。”学生们的笑容立刻向诡异的方向发展,有些人还是不愿听到自己教授的私生活详细内容的,只得哀嚎起来。


——————分割线——————


几小时之后就是Dr. Strange的课了,他走进来时看上去十分疲倦,就像好几晚没睡的那样。老实说现在的他看上去更像个学生而不是教授,一杯廉价的特浓咖啡和赶了好几晚通宵般的黑眼圈,根赶论文的学生没两样。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他抱歉地说,深知没有一个学生介意他的迟来。他也曾经是个学生,教授迟来可是他们日日夜夜祈祷着发生的事,“最近睡的不是太好,家里来了个不用睡的孩子,我要陪着他到天亮。”他解释着,不打算回应学生们之后的问题,如果他不是累得要死其实他会说更少的。


一小群有上Dr. Stark的课的学生交换了几个心知肚明的眼神,看起来Dr. Strange比Dr. Stark预想的更喜欢新领养的孩子,看来Harley会成为Dr. Stark以外的另一个特例。



光也

[翻译][吕克特]在太阳光辉中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在太阳光辉中

让我在这多一个小时逗留
在太阳光辉中,
与花朵分享生命的喜和忧
在太阳光辉中。

春天到来,在玫瑰花瓣撰写
一篇梦的诗歌
关于乐园,我读那金色的阕
在太阳光辉中。

夏天到来,烧尽尘世一切
用上天的灼热
我看见玫瑰垂落下花茎
在太阳光辉中。

秋天到来,把生命带回故里;
我看见它靠近
将玫瑰放它手中匆忙离去
在太阳光辉中。

我欢迎你,生命的所有景象!
我在这里看到
在我周围徘徊,匆忙归去
在太阳光辉中。

我欢迎你,生命的漫游者!
没有我在身旁
只陪我漫游过一段时日
在太阳光辉中。

我回头看见花开的谷间
如此轻盈起伏,
那山陡峭,我曾经攀登得...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在太阳光辉中

让我在这多一个小时逗留
在太阳光辉中,
与花朵分享生命的喜和忧
在太阳光辉中。

春天到来,在玫瑰花瓣撰写
一篇梦的诗歌
关于乐园,我读那金色的阕
在太阳光辉中。

夏天到来,烧尽尘世一切
用上天的灼热
我看见玫瑰垂落下花茎
在太阳光辉中。

秋天到来,把生命带回故里;
我看见它靠近
将玫瑰放它手中匆忙离去
在太阳光辉中。

我欢迎你,生命的所有景象!
我在这里看到
在我周围徘徊,匆忙归去
在太阳光辉中。

我欢迎你,生命的漫游者!
没有我在身旁
只陪我漫游过一段时日
在太阳光辉中。

我回头看见花开的谷间
如此轻盈起伏,
那山陡峭,我曾经攀登得费力
在太阳光辉中。

我要让生命甜蜜的倦怠
此刻得到休息,
让地上的悲喜此刻痊愈
在太阳光辉中。

Im Sonnenschein

Noch eine Stunde laßt mich hier verweilen
im Sonnenschein,
mit Blumen Lust und Gram des Lebens teilen
im Sonnenschein!

Der Frühling kam und schrieb auf Rosenblättern
ein Traumgedicht
vom Paradies,ich las die goldnen Zeilen
im Sonnenschein.

Der Sommer kam,das Ird'sche zu verzehren
mit Himmelsbrand,
ich sah die Ros' erliegen seinen Pfeilen
im Sonnenschein.

Es kam der Herbst,das Leben heimzuholen;
ich sah ihn nahn,
und mit der Ros' in seiner Hand enteilen
im Sonnenschein.

Seid mir gegrüßt,ihr Bilder all des Lebens!
Die hier ich sah
um mich verweilen,mir vorübereilen
im Sonnenschein.

Seid mir gegrüßt,ihr Wanderer des Lebens!
Die ohne mich
und die mit mir gewandert einige Weilen
im Sonnenschein.

Zurück ich blick' und seh' die Blumentäler
so leicht durchwallt,
und selbst den Berg,einst schwer erstiegen,steilen
im Sonnenschein.

Ich geh',die süße Müdigkeit des Lebens
nun auszuruhn,
die Lust,den Gram der Erde nun auszuheilen
im Sonnenschein.

micu

我不行了我实在呕了,大家请看💀

我不行了我实在呕了,大家请看💀

沅子不是阮子

【搬运/翻译】【已授权】

画师:@EIRRI

画师主页链接:
Twitter:https://twitter.com/EIRRI?s=09

授权图详见置顶√

【搬运/翻译】【已授权】

画师:@EIRRI

画师主页链接:
Twitter:https://twitter.com/EIRRI?s=09

授权图详见置顶√

Ladious

[授翻-Destiel] 飞翔~Flight 61

飞翔  Flight 61

by NorthernSparrow


原文连接见01


完整字体见 AO3 works/18360050

或SY


△△△


Cas终于安分点了(稍微)。但接下来那一小时,每当Dean往后视镜一瞥,他都能看到Cas像是仍处于高度警觉的状态,不停地往左右两边的窗户望出去,或是扭回头看向后窗,或是通过前挡风玻璃热切地扫视着前方的地平线。

看着外面广阔的世界,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Dean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说:“嘿,Sam,能换你开车吗?”Sam瞥了他一眼,有些奇怪,因为Dean只开了一小时。但他点点头。...

飞翔  Flight 61

by NorthernSparrow


原文连接见01


完整字体见 AO3 works/18360050

或SY



△△△

 

 

Cas终于安分点了(稍微)。但接下来那一小时,每当Dean往后视镜一瞥,他都能看到Cas像是仍处于高度警觉的状态,不停地往左右两边的窗户望出去,或是扭回头看向后窗,或是通过前挡风玻璃热切地扫视着前方的地平线。

看着外面广阔的世界,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Dean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说:“嘿,Sam,能换你开车吗?”Sam瞥了他一眼,有些奇怪,因为Dean只开了一小时。但他点点头。他们在加油站短暂停了一下,换了位置(顺便加满油),Dean坐在小面包车后头的侧座上。

就在Cas身边。他把Cas的背包放在腿上。

还有一把尺子,一把剪刀,以及一堆他买回来的形状各异的泡沫块,当然还有针线。

接下来Dean花了半小时改造那个背包,就近征求Castiel的意见,他将底部完全切开,让翼尖得以穿过,并将长的那一片在后面加宽。然后Dean在里头衬上泡沫。他在Cas的翅膀上反复尝试,而Cas则让自己适应那些泡沫填充料。Dean又切又缝,加上填充物,然后调整每一处细节,直到最后Cas宣称这已经很舒服了。然后带子还需要再稍微改动一下,要把这玩意套上,Cas还需有人稍微帮他一下,但只要他摆弄好了,事实上这看起来很有说服力。

“好了,我想这就没问题了,”Dean宣布道。“Sam,下个加油站我们最好能停一下。我们可不能冒着没油的风险。”

“呃,Dean,我们半小时前才加过油。”Sam指出。

“但你可不想冒险让油不够吧。而且你知道,要是你能找个小超市,Cas可以冲进去给我们弄点咖啡。”

“啊……对。”Sam说着,刻意看了看油表。“哇哦,Dean,油箱只剩十二分之十一是满的!几乎要空了!这让我太紧张了,竟然放任它都快空了。是啊,我们最好停一下。”

Cas耐心地解释道:“Sam,十二分之十一实际上比十二分之零更接近十二分之十二。但……如果你们俩真想要点咖啡或小吃,……我们可以停车。”

“我超想喝点咖啡。”Dean说。

“没有咖啡我就快不行了,”Sam说,“我们最好马上停下来。”

Sam把车开进下一个加油站——正巧是Gas’n’Sip。他几乎还没把车停稳,Cas突然就打开侧门,背着他的新背包跳了出去,像个超级英雄般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等等,老虎。”Dean说着,跟着爬了出去。“让我先看看。”

Cas勉强停了下来,Dean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背包。Sam也从驾驶室里出来,绕过车头走到他身边。Cas仍被面包车挡着,没人看到他。兄弟俩花了点时间在充足的光线下审视着那个背包。

看起来确实很有说服力。唯一的问题是翼尖明显太突出了。经过一番商讨,Sam用车上的一条毯子将它们捆在一起,Dean用几段绳子把毯子绑在背包底部。当Sam放手时,毯子很好地固定住了。

Dean说:“也许有点乱,但我觉得它大概会被当作类似奇怪的睡袋。好了,让我们瞧瞧,身体向前,这样看起来就像背包装满了。”Cas向前倾斜了一点,双手拉着背包带有如在支撑着它的重量,Dean评论道:“完美!我们得把你弄脏点——其实要是你把胡茬留多点应该不错。而且我们得给你搞双登山靴。但看起来相当不错。”他递给Cas一张20元钞票,“拿着,恶棍,别把它全花在买醉和小妞身上。哦,还有——一份奶油,两块糖,我要的。”

“一份奶油,无糖,这是我的。”Sam说。

Cas点点头,认真地说道:“你们可以信赖我。”像是这次为了喝这杯咖啡将是一次极其危险的荒野探险。

他大步走出去,笔直冲向Gas'n'Sip。Sam和Dean全都有点焦虑地远远看着,就在20码外,停车的位置。

起初Cas看上去有点犹豫,他小心地穿过Gas'n'Sip的大门,环顾四周,像是警惕着有谁在埋伏。但服务员只是无聊地瞥了他一眼,压根就没注意他。Cas看了他一会儿,明显鼓起勇气,挺直身子,稍微放松了一点。Sam和Dean看着他走到咖啡柜台,在那儿他要了三杯咖啡,然后他们又看着他走到前台付款……然后不知怎的就和对方聊了起来,时间有点长,令人惊恐。接着Cas和Gas'n'Sip的服务员全都消失在另一个柜台后长达一分钟,Cas俯身在某个东西上头,只看得到背包的顶部。

Dean不安地挪着脚,想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也许Cas需要救援?Sam在他身边低身说道:“冷静点,Dean,没事的,他很好。”

确实,Castiel几分钟后就出现了,提着装在小纸板箱里的三杯咖啡。他走了回来,浑然一副背包客的范,小心翼翼地把咖啡递给他们。

“销售助理的名字是Tyler,”他把Sam的咖啡递过去,报告着,然后是Dean的咖啡。“不错的家伙,有点缺乏经验但非常努力。他三个月前才找到这份工作。他说这里的就业形势很糟——给你奶油,Sam,这是你的,Dean——他很担心,因为这是他上大学的第一年,他正努力付自己的学费,因为他父亲去年失业了,现在全家人都靠着他妈妈的当清洁工的兼职来过活,但收入并不可观。所以我给了他一些建议,像是换成夜班——这是你的糖包,Dean——夜班工资更高,而他还能继续学习,而且还有个员工学费补偿计划,我认为他可能有这个资格——我给你带了根搅拌棒,Dean,你就不需要用手指了——然后我又修好了那台冰沙机,他们真该更新一下冰沙机维修手册了,它根本就没写清楚。他似乎很感激,Dean,然后他说要替我们的咖啡买单。所以,这20元还你。”

Cas拿出那张20元的钞票。

Sam伸出手,在Cas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欢迎回到人类世界,Cas。”Dean则举起咖啡杯以示敬意。

不夸张地说,Cas到这一刻一直表现地非常完美,但他突然露出了罕见的微笑,一边嘴角微微扬起,害羞地低下了头。这实在太可爱了。当他们回到车上,Cas脱下背包,Dean一点都不惊讶于发现他的羽毛好像全都蓬起了。

那些羽毛在那一天其余的时间里一直蓬松松的。



______

碎碎念:

昨天回来太迟了,加上SY在维护,无法更新,所以早上更了。

今天这段买咖啡——我感觉北麻在这里刻意描绘得非常夸张,当然部分是因为卡的心情转换,但这部分也确实特别可爱(卡感觉特别小)。

买咖啡这段,他蹦出去的时候,我直接脑补了钢铁侠那类的,或者钢炼里的阿尔,全副武装信心百倍的画面。

另外再一次,卡靠着自己积累的知识换得了咖啡。

只要原剧稍微好好拍,fic作者能写出多少好文啊~

fraysa

SOSの猿 校对版22

“这不是你一直在想的嘛。”

“是一直在想,但是如果把心里这个状态用画描绘出来的话,不就是在花丛中飞舞的蝴蝶嘛。所以心中的风景,就是这样的吧。”

“原来你是蝴蝶啊。”我想着认为太过美化了,然后立即叨念着心中的风景,这还从来没有想过呢。

“人的感觉不是简单的能用一两句话概括的,不是嘛,连文章也不一定能表达。”

“但是在科幻故事中,有能读取对方心思的超能力。”

“虽然如此,但是虽然能把现在我很生那个男人的气这一点表现出来,但是大部分的感情是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吧,朦朦胧胧的那种。”

“大概是吧。”

“就是这样啦,所以很难用文字来表达人的感情,即使本人也难以做到,硬要说的话就是感情的表达...

“这不是你一直在想的嘛。”

“是一直在想,但是如果把心里这个状态用画描绘出来的话,不就是在花丛中飞舞的蝴蝶嘛。所以心中的风景,就是这样的吧。”

“原来你是蝴蝶啊。”我想着认为太过美化了,然后立即叨念着心中的风景,这还从来没有想过呢。

“人的感觉不是简单的能用一两句话概括的,不是嘛,连文章也不一定能表达。”

“但是在科幻故事中,有能读取对方心思的超能力。”

“虽然如此,但是虽然能把现在我很生那个男人的气这一点表现出来,但是大部分的感情是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吧,朦朦胧胧的那种。”

“大概是吧。”

“就是这样啦,所以很难用文字来表达人的感情,即使本人也难以做到,硬要说的话就是感情的表达。”

“用什么来表达呢?”

“难道不是画画什么的么?”

听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诊所的一个环节,就是让小孩来画画的疗法,画画大概能表现出心里的东西吧。

“二郎也许就能看到人们心中的那副景象,人的内心。”

“我也要把它写进简历咯。”我开玩笑道。

“如果画画还不足够的话,还有二郎你们国家最重要的文化呢。”

“是什么呢?”

“漫画呀。”

“啊啊。”

“心中的风景就是漫画。”

我只能啊啊的回答。

接着罗兰还问起我是不再画画了么,“你难道不是为了那个来意大利的嘛。”

“虽然画画很开心,但不知为何总觉得做这个真的好吗。”我对于这个世上明明痛苦的人那么多,而我却在那里悠闲的画画这样真的好么这样的想法感到厌烦了,然后我直接的表达了对罗兰父亲的感谢,“不过到最后还是不知道驱魔到底是什么,那个到底是真是假,恶魔到底存不存在呢。”

罗兰是因为想让我客观的做个判断,才把我介绍给他父亲,但现在看来好像怎样都行了。

他摆了摆手道,“那个随便啦,我说二郎,你觉得神父会有妻子么?”我吃了一惊。

“什么意思?”

“那个不是我父亲啦。”

“哎。”

“一般来说神父是没有孩子的。”

原来一开始就是我搞错了,神父和父亲在意大利语中是一样的,我听错了,误认为神父是罗兰的父亲,而察觉此事的罗兰,觉得我这样认为就不会拒绝去看驱魔这件事了,所以反而比较好,因此就没有去纠正。

“你不惜做到这一步让我看驱魔是为什么呢,你和神父又是什么关系呢。”

“我母亲曾经被那个神父救过。”罗兰咬着牙,带着尽可能不想想起过去回忆的表情微笑道。

我正犹豫着是否要说出脑中所浮现的想法时,罗兰抢先坦白道,“驱魔的就是这个神父,来我家好几年了。”

“效果呢?”

“有啊,母亲基本恢复正常了,只是我对那个仪式的真实性一直很半信半疑。”

“所以才想让我确认?”

我并没有认为是被骗了,说起来和神父说话时,有好几次都对不起来,我以为是我意大利语不好的原因,但现在看来也许是因为还存在着误解,就像已经改了名字而且也过了被叫做姐姐的年纪,但是仍然被称为边见姐姐是一样的,即使知道神父不是罗兰的父亲,但是对我来说,那个神父却成了只能被称为罗兰父亲的存在。罗兰自己笑说神父是大家的父亲,这样解释也行得通。

“在日本也许也有被附身的人,看到这些人后,二郎应该会给他们驱魔,不,应该是确定会。”

“这个是那个神父说的么。”

他咬着嘴唇,展现出他自己所说的让女性倾倒的罪恶的微笑说道,“不,是我自己这么觉得的。”

“这可没有说服力啊。”我说道。这时我看到罗兰的背后出现了大海,并不热闹,而是没有人的沙滩,那里有一艘等待出发的小船,虽然刚想仔细看就消失了,但是这就是罗兰所说的内心的风景吧。

回到日本后,我没法无视罗兰的预言,开始了驱魔的工作。

刚开始是罗兰的父亲特地从意大利打电话过来,说在东京有想要求助的家庭,二郎难道不试试去做一下么。

就算不是正式的请求,虽然我最初觉得即使我做着助手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做到驱魔的,结果最后还是答应了,一定是因为心底某处的我想拯救发出SOS求救信号,被恶魔附身的人吧。

然后这个家庭就告诉了别的家庭,别的家庭再告诉了别的家庭,不知不觉,驱魔就变成了副业一样。

而虽然自己没有做出强硬的决定,但是我却不再画画了。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九話】

嵐:小~杏~讓你久等了!

嵐:哎呀,已經重新開始工作了嗎?⋯⋯嗯,接到聯絡後還發呆太浪費時間了?

嵐:果然是小杏啊。這樣也好,我大致確認了下作業的流程,精細的縫製就交給小杏

嵐:而剪布就交給人家負責可以嗎?

嵐:那麼剩下的四件,就一起加油吧♪

嵐:那個,我可以坐你旁邊嗎?那麼就失禮了~

嵐:⋯呵呵,用尺直接測量布相當困難呢

嵐:雖然剛才也是這樣,本來我是想好好準確測量的,但還是有些微妙的誤差啊

嵐:欸?即使是小杏也有不能直接測量的時候嗎?

嵐:那要的話,有誤差也是沒辦法的事啊⋯什麼的,可不能同意呢。為了盡可能的不要有誤差,...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九話】

嵐:小~杏~讓你久等了!

嵐:哎呀,已經重新開始工作了嗎?⋯⋯嗯,接到聯絡後還發呆太浪費時間了?

嵐:果然是小杏啊。這樣也好,我大致確認了下作業的流程,精細的縫製就交給小杏

嵐:而剪布就交給人家負責可以嗎?

嵐:那麼剩下的四件,就一起加油吧♪

嵐:那個,我可以坐你旁邊嗎?那麼就失禮了~

嵐:⋯呵呵,用尺直接測量布相當困難呢

嵐:雖然剛才也是這樣,本來我是想好好準確測量的,但還是有些微妙的誤差啊

嵐:欸?即使是小杏也有不能直接測量的時候嗎?

嵐:那要的話,有誤差也是沒辦法的事啊⋯什麼的,可不能同意呢。為了盡可能的不要有誤差,不更加謹慎的測量可不行呢

嵐:雖說是這樣⋯但不管是要測量布的長度、裁切、還是裁縫

嵐:像這樣累死人的工作平時都是小杏一個人在做,真是令人欽佩啊

嵐:欸?支持偶像是製作人的工作,所以完全不會覺得累?

嵐:雖然你這樣說人家是很高興,但那些就算不是小杏也能做到的工作⋯

嵐:比如說像現在,人家在用尺量布對吧。像這樣簡單的工作人家覺得交給我們來做也可以喔

嵐:嗯?啊啊,小杏說過「不能讓偶像做雜事」

嵐:但是,這次人家來幫忙了對吧?嘛,人家拜託了好幾次,這次你終於點頭答應了

{嵐CG圖}

嵐:⋯好啦,線畫完了。接下來用裁切的方式把布剪下來吧~喀嚓喀嚓~

嵐:啊啦?怎麼了?小杏?該不會是弄錯了?

嵐:我應該著重在準備演唱會上?說起來還沒告訴小杏呢,其實發生了如此這般的事情

嵐:啊哈哈,嚇了一跳啊,嗯?為什麼人家沒被嚇到?

嵐:說的也是啊,雖然人家也有嚇到,但『國王』他啊,不管是不知道跑到哪裡還是和小泉吵架都是常有的事喔

嵐:雖然現在消失了,但正式演出時還是會出現的吧。所以,我們不要著急,朝著正式演出的方向去準備就行了

嵐:還有,也是因為小司和小凜月有去找『國王』了呢

嵐:對了對了,馬上就找到昨晚在公園看見『國王』的情報了喔

嵐:應該再過不久,就能依著這情報找到『國王』了吧

嵐:好啦,裁切完成!就照著這狀態繼續下去吧~

嵐:嗯?呀,小杏⋯不可以扯制服喔

嵐:⋯欸?你說「心裡有數」⋯⋯?欸欸?是這樣嗎?

{場景轉換}


凜月:啊哈哈~傍晚的天空好紅,就像血一樣啊♪

泉:是是是。說起來,你的身體沒問題嗎?你本來的活動時間是從晚上開始的吧,在錄音室休息到晚上不是比較好嗎?

凜月:果然今天的小瀨很溫柔⋯嗯,即使要行動也沒問題的喔

凜月:⋯⋯小瀨現在是要回家嗎?

泉:嗯,想回去思考一下演唱會的曲子

凜月:喔⋯呐,小瀨。如果就這樣找不到『王』的話,要怎麼辦?

泉:什麼要怎麼辦,至今為止都沒變過吧

泉:『王』回來那時後也是,要不要參加knights的活動都是看那傢伙的心情決定的

泉:『王』不在的時候就四個人行動,還不是一樣的結果

泉:不管那傢伙在不在,對我們都沒有多大的影響,一直以來『王』不在我們也能夠辦得到,所以這次也可以想辦法

泉:⋯⋯⋯就算沒找到,也沒關係的

凜月:(確實,正如小瀨所說)

凜月:(但是,現在的knights可是連『王』也在的五人的knights,這點小瀨也是知道的)

凜月:(明明『王』回來的時候比任何人都還要高興)

凜月:(不管有沒有~什麼的,都說岀了這種討人厭的話,很不坦率的在強詞奪理啊)

凜月:(明明說了就算找不到也沒關係,但還是小心翼翼的注意著馬路,果然是在強詞奪理)

泉:⋯⋯?睡間,你想說什麼嗎?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臉看

凜月:沒,什麼都~沒有

凜月:(啊⋯不知道小瀨有沒有意識到,他在繞遠路)

凜月:(平時是往右轉現在卻往左轉⋯⋯啊,是這樣啊,打算去公園呢)

凜月:(接下來太陽下山後就是晚上了,回家也沒什麼事可做,我也跟過去吧)







丧甚

《fracasitos》第一辑!

大嘎吼!好久没见!中秋节快落!

丧也要做很多很多很多事情!这样我们不仅可以享受到丧还能享受到压力焦虑和脱发带来的双重快感

一直在想发东西会不会掉粉而纠结到半夜的陈吨吨

各位晚安呀

《fracasitos》第一辑!

大嘎吼!好久没见!中秋节快落!

丧也要做很多很多很多事情!这样我们不仅可以享受到丧还能享受到压力焦虑和脱发带来的双重快感

一直在想发东西会不会掉粉而纠结到半夜的陈吨吨

各位晚安呀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八話】

泉:(⋯真是的,不管是新鮮感還是什麼的,『王』不在就沒辦法啊)

泉:(雖然很後悔⋯但就像鳴君說的那樣啊)

泉:(不只是最近的,也該考慮把一些過去的曲子加進來嗎)

泉:(確實是在這桌子的抽屜裡,正好放了那傢伙做的曲子⋯)

泉:(哇,因為都沒動過所以沾滿了灰塵啊)

泉:(哇,好懷念啊,這樣的曲子也有呢)

泉:(「因為看了結局很令人絕望的漫畫所以心情很差,所以我準備了一個明亮幸福的結局!」突然這樣說了)

泉:(然後就在正式表演前一天換了曲子)

泉:(雖然給無端捲進的我們惹了大麻煩,但最後就如那傢伙新準備的曲子一樣,帶著明亮幸福的心...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八話】

泉:(⋯真是的,不管是新鮮感還是什麼的,『王』不在就沒辦法啊)

泉:(雖然很後悔⋯但就像鳴君說的那樣啊)

泉:(不只是最近的,也該考慮把一些過去的曲子加進來嗎)

泉:(確實是在這桌子的抽屜裡,正好放了那傢伙做的曲子⋯)

泉:(哇,因為都沒動過所以沾滿了灰塵啊)

泉:(哇,好懷念啊,這樣的曲子也有呢)

泉:(「因為看了結局很令人絕望的漫畫所以心情很差,所以我準備了一個明亮幸福的結局!」突然這樣說了)

泉:(然後就在正式表演前一天換了曲子)

泉:(雖然給無端捲進的我們惹了大麻煩,但最後就如那傢伙新準備的曲子一樣,帶著明亮幸福的心情結束了表演)

泉:(啊哈哈,是個在正式表演時擅自改編曲子的傢伙呢)

泉:(還給搞不清楚狀況又混亂的我們下達了「開心的唱歌跳舞吧!這樣就好了!」如此模糊的命令啊)

泉:(就那樣放肆的唱歌跳舞意外的不賴呢)

泉:(⋯⋯⋯⋯)

泉:(等等,不能再想下去了,得考慮演唱會的曲子組合)

泉:(唔⋯如果這些是過去的曲子的話,說不定也有些沒發表過的曲子啊)

泉:♪~♪〜♪~嗯?我不記得唱過這首曲子啊,該不會,真被我找到『王』未發表過的曲子了?

凜月:嗯~唔唔~喔。不,這個表演過一次喔

泉:嗚哇!等、睡間!你什麼進來錄音室的?!

凜月:嗯~差不多剛才吧。我好歹也是有邊說「呦~呼♪」邊走進來的

凜月:因為看起來很專心,所以小瀨沒注意到吧

凜月:比起這個,小瀨在找『王』的樂曲啊,怎麼了嗎?

泉:金絲雀館的表演不是變成要用Knights的現有曲了嗎?

泉:但是,鳴君說了現有曲的話就沒有新鮮感了

泉:我認為拿些過去的曲子來用,也許碰巧有沒發表過的曲子,所以在找

泉:說起來睡間怎麼會回到錄音室?從鳴君那裡得知,你和司君一起去找『王』了不是嗎?

凜月:嗯,但是我交給小司負責了

凜月:雖然很努力的在改正日夜顛倒,但果然這種時間點就起來活動還是很辛苦啊⋯⋯

凜月:連回家的力氣都沒有了,我想說到錄音室休息一下所以就來了

泉:呼⋯那樣的話我不在你比較能安靜休息對吧。我會盡量不吵到你的所以讓我繼續工作吧

凜月:啊哈哈,小瀨習慣性照顧人呢,我的話會睡在後面,你不用擔心會吵到我的

凜月:我也沒到要睡床上的程度,我坐在椅子上發個呆就足夠了

泉:阿是嗎?那我就不客氣的繼續工作⋯⋯啊

泉:呐,睡間,這首曲子,你說了演唱過一次對吧?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凜月:應該不是小司剛進來的時候吧。是我和小瀨小鳴和小司四個人唱的歌

泉:啊⋯我也漸漸想起來了,這是『王』即將休學前寫的曲子

凜月:嗯,我只唱過一次,我已經不記得演唱會時的結果了

凜月:嘛,那時的我不怎麼積極的參加活動啊

凜月:小瀨和小鳴也都只在自己開心的時候才來參加活動,也許是因為時間不合而不唱的吧

泉:⋯⋯⋯⋯

凜月:啊咧?小瀨,為什麼把這樂譜放到包包裡?

泉:因為這曲子的氛圍跟金絲雀館的形象很合,但這首使用起來如何我還不知道,所以先放在候補第一的位子

凜月:呼~畢竟曲子的構成是由小瀨負責的,就算使用那首曲子我也不會有異議的喔

凜月:嗯~陪小瀨聊天喉嚨好乾啊,小瀨,去幫我泡冷茶

泉:蛤?為什麼是我啊?⋯⋯真是拿你沒辦法啊。看在你似乎很努力在尋找『王』的份上,今天就特別對你溫柔點吧

泉:還有,我包包放這裡別給我隨便亂看喔

凜月:好好~呵呵,不一一說明溫柔的理由就不會溫柔,小瀨還真是麻煩呢

凜月:啊,說到『王』就讓我想到,我們獲得了昨天在公園看到『王』的情報喔

泉;欸,真的嗎?不是謠言吧?

凜月:嗯,因為是從看見『王』的目擊者本人⋯柯基那裡得來的情報,應該是不會錯的

泉:『王』在這麼近的地方啊。嘛,不是在哪裡橫屍街頭就不錯了啊?

凜月:小瀨⋯⋯

泉:呼,會半夜在公園裡作曲什麼的,好像就是那傢伙了啊,不會給除了我們以外的其他人帶來麻煩嗎?

凜月:啊,是啊,給柯基帶來了麻煩

泉:果然⋯⋯給,冷茶。希望這種事別再發生第二次,先嚐嚐味道在喝吧,睡間





玉声

[试译]1984•第一章(3)

非英专业,自娱自乐。所用原文是Signet Classics出版社1961年版的,后记由Erich Fromm 撰写。


电子屏的声音依旧在他身后喋喋不休说着生铁、说着第九个三年计划超额完成。在播报的同时电子屏也在录音,除非是极其小声的耳语,温斯顿发出的任何声音都会被录进去;此外,只要他站在金属板的范围之内,就会被监控拍到。你根本不知道你在什么时候会被监视,也猜不到思想警察会在什么时候连接随便哪个谁的什么系统,也可能他们监视着所有人,不论何时何地。但无论如何,他们随时可以连接你的电子屏。你必须习惯生活在这种可能里,除了黑暗之中,你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被听到,每一个动作都被仔细检查——不习惯也...

非英专业,自娱自乐。所用原文是Signet Classics出版社1961年版的,后记由Erich Fromm 撰写。


电子屏的声音依旧在他身后喋喋不休说着生铁、说着第九个三年计划超额完成。在播报的同时电子屏也在录音,除非是极其小声的耳语,温斯顿发出的任何声音都会被录进去;此外,只要他站在金属板的范围之内,就会被监控拍到。你根本不知道你在什么时候会被监视,也猜不到思想警察会在什么时候连接随便哪个谁的什么系统,也可能他们监视着所有人,不论何时何地。但无论如何,他们随时可以连接你的电子屏。你必须习惯生活在这种可能里,除了黑暗之中,你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被听到,每一个动作都被仔细检查——不习惯也得习惯,直到变成本能。

温斯顿背对着电子屏,感觉更有安全感:尽管他知道,即使一个背影也会被检查。千里之外他上班的地方,巨大而洁白的真理部正矗立在肮脏的风景之上。他模糊又厌恶地想:这就是伦敦,一号航道的主要城市,大洋洲第三大人口省份。他试图挤出一些童年的记忆证明伦敦一直都是这样的。像这样到处都是侧面用木材支撑、窗户用纸板修补、屋顶用变形的铁镶嵌、花园凌乱荒芜墙壁摇摇欲坠的腐朽的19世纪房屋吗?被轰炸的地方也像这样,石膏粉尘在空中盘旋、柳树等植物散落在瓦砾堆上,炸弹清出的宽大路边不断涌现鸡舍一样肮脏拥挤的木棚屋吗?但没有用,他记不起他的童年,只有一系列记不清背景的光明小片段,大部分还不符合条件。



原文:


Behind Winston's back the voice from the telescreen was still babbling away about pig iron and the overfulfillment of the Ninth Three-year Plan. The telescreen received and transmitted simultaneously. Any sound that Winston made,above the level of a very low whisper, would be picked up by it;moreover, so long as he remained within the field of vision which the metal plaque commanded, he could be seen as well as heard. There was of course no way of knowing whether you were being watched at any given moment. How often, or on what system, the Thought Police plugged in on any individual wire was guesswork. It was even conceivable that they watched everybody all the time. But at any rate they could plug in your wire whenever they wanted to. You had to live——did live, from habit that became instinct——in the assumption that every sound you made was overheard, and, except in darkness, every movement scrutinized.

Winston kept his back turned to the telescreen. It was safer:though, as he well knew, even a back can be revealing.A kilo-meter away the Ministry of Truth, his place of work, towered vast and white above the grimy landscape. This, he thought with a sort of vague distaste——this was London, chief city of Airstrip One, itself the third most populous of the provinces of Oceania. He tried to squeeze out some childhood memory that should tell him whether London had always been quite like this. Were there always these vistas of rotting nineteenth century houses, their sides shored up with balks of timber,their windows patched with cardboard and their roofs with corrugated iron, their crazy garden walls sagging in all directions? And the bombed sites where the plaster dust swirled inthe air and the willow herb straggled over the heaps of rubble,and the places where the bombs had cleared a larger path and there had sprung up sordid colonies of wooden dwellings like chicken houses? But it was no use, he could not remember nothing remained of his chirldhood except a series of bright-littableaux, occurring against no background and mostly unineligible



单词:


babbling away 喋喋不休

overfulfillment 超额完成

simultaneously 同时地

given moment 特定时期

plugged 插入

conceivable 可能

at any rate 无论如何,至少

wire 电线

instinct 天性

assumption 假设

scrutinized 仔细检查

Ministry 部,执政期,神职

vast 巨大的

grimy 肮脏的

vague 模糊的

Airstrip 飞行跑道

Oceania 大洋洲

squeeze 挤压

vistas 令人愉快的景色,展望

rotting 腐朽

shored up 支撑

balk 障碍,错误

timber 木材

patched 补丁,修补

corrugated 所称皱纹的

sagging 下垂

willow 柳树

herb 香草,草本植物

straggled over 散开

heaps 很;堆

rubble 瓦砾碎石

sprung up 涌现

sordid 肮脏的

colonies 聚集地

tableaux 舞台造型,场面

unineligible 不合适的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七話】

泉:(和成喵分開後本想直接回家的心情都沒了,所以回到了錄音室)

泉:(嘛,目前還沒有決定演唱會要開哪一首,又不能老是在上課,差不多該決定下來了啊)

泉:(那傢伙,說了「瀨名比較有品味」,毫不在乎的給了我壓力啊,真是麻煩)

泉:(哈⋯就算在心裡不斷發牢騷,也改變不了不得不用現有歌曲的事實)

泉:(不轉換心情、集中精神來想想演唱會的表演曲子可不行啊)

泉:(⋯啊、這首曲子也許跟金絲雀館的形象很相近,那首感覺也不錯)

泉:(多虧了『王』像笨蛋一樣的作曲,用現有的歌也能組合成很好的表演啊)

泉:(⋯可是,怎麼回事。這種回到一開始的感覺...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七話】

泉:(和成喵分開後本想直接回家的心情都沒了,所以回到了錄音室)

泉:(嘛,目前還沒有決定演唱會要開哪一首,又不能老是在上課,差不多該決定下來了啊)

泉:(那傢伙,說了「瀨名比較有品味」,毫不在乎的給了我壓力啊,真是麻煩)

泉:(哈⋯就算在心裡不斷發牢騷,也改變不了不得不用現有歌曲的事實)

泉:(不轉換心情、集中精神來想想演唱會的表演曲子可不行啊)

泉:(⋯啊、這首曲子也許跟金絲雀館的形象很相近,那首感覺也不錯)

泉:(多虧了『王』像笨蛋一樣的作曲,用現有的歌也能組合成很好的表演啊)

泉:(⋯可是,怎麼回事。這種回到一開始的感覺)

泉:(是因為那傢伙沒有出現,就彷彿回到過去一樣所以才不安吧)

泉:(雖然『王』會休學是因為天祥院,還有一些各式各樣的原因,但最根本的還是我的錯啊)

泉:(然後,這次又是因為我說的話⋯)

泉:(那傢伙曾經支離破碎過,好不容易恢復了,但並不是全部)

泉:(和會因為小事情而壞掉的那傢伙有糾紛會發生什麼事情,明明我是知道的)

泉:(嗯⋯⋯?欸,門打開了?該、該不會是雷歐君?!)

嵐:嘿⋯咻

嵐:呵呵,果然兩手拿滿東西的情況下開門很累呢⋯哎呀?

嵐:果然是小泉啊。因為錄音室的鑰匙被借走了,我就想你會在這裡喔

泉:⋯⋯⋯⋯⋯

嵐:小泉?一聲不響的盯著人家的臉,怎麼了嗎?

泉:沒什麼,什麼事都沒有。說起來,你剛說了「果然在這裡」,剛才是在找我嗎?

嵐:嗯,想給小泉看一下演唱會的表演服

泉:表演服?⋯⋯說起來,鳴君有說過要幫忙杏做衣服來著,是嗎,已經完成了啊?

嵐:只有一件喔。反映了我們的意見所以變成了很棒的表演服呢,你看你看~

泉:⋯呼,一方面有著Knights的風格,一方面有著金絲雀館的形象。嗯,這不差嘛

嵐:小泉這樣說的話那就是合格了呢。得趕快告訴小杏才行呀

泉:說起來,單憑我的判斷可以嗎?不是應該問問其他提出意見給杏的成員嗎?

嵐:別擔心,在傳訊息給小杏的同時,我也傳了表演服的照片給小司他們了

嵐:⋯啊啦,已經回信了呢。嗯嗯,小司和小凜月都說表演服很OK喔

泉:嗯?他們同時回信嗎?

嵐:啊,小司和小凜月是一起行動的

嵐:小泉那時候是第一個走出錄音室的所以不知道,小司說要去找『國王』喔

嵐:然後,小凜月也去幫忙⋯

嵐:順便說一下,雖然是從小司那裡收到回信的,但小凜月的意見似乎也一起傳過來了

泉:欸,懶人般的睡間竟然在幫忙真稀奇啊

泉:最近他都老老實實的參加knights在白天的活動,說那是披著睡間的皮的冒牌貨我也不會意外呢

嵐:啊真是,別講這種失禮的話啊

嵐:小泉也很認真的努力著,也向大家傳達了這一點,也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了對吧?

嵐:尋找『國王』這事就交給小司和小凜月,我們來集中精神做好彼此該做的事吧

嵐:接下來,人家差不多要回去小杏那邊了

泉:啊,等一下鳴君!雖然還沒完成,但我想了一下表演方案,你可以來看一下嗎

嵐:沒問題喔。⋯嗯,是那種即使沒有『國王』也成立的表演啊

泉:嗯,『王』連正式表演會不會來都不知道,至今為止只有四人也進行的很順利,沒問題的

嵐:說的也是。因為不管那首歌都是在沒有『國王』的情況下唱過的,所以就算真的沒有『國王』也是有辦法的呢

嵐:不過,這部分是給『國王』負責的對吧?

泉:⋯⋯姑且還是有考慮下那傢伙會來正式表演,就算真的沒來,那時候再交給我負責就好了

泉:那麼,既然沒有意見我就這樣繼續弄了喔

嵐:嗯~大致上是沒問題,但缺乏新鮮感呢。畢竟是現有的曲子所以也沒辦法

嵐:嘛,還有點時間,在稍微調整下會更好吧?

嵐:雖然歌曲組成和演出都是小泉負責,但我們也會幫忙的,若是遇到瓶頸,就來找我商量吧

泉:⋯⋯⋯⋯⋯⋯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六話】


{昨天晚上}

晃牙:里昂,到公園了喔~

晃牙:哎呀,手忙腳亂的~我找到遛狗場了,不用催我也會把狗鍊解開的。

晃牙:唔、啊哈哈哈~看起來好開心啊~果然有狗鍊就會感覺被束縛啊

晃牙:不過啊,這是人類社會的規則,忍耐一下吧

晃牙:哈哈~舔臉頰很癢的啦~里昂~

晃牙:你是說為了本大爺要忍耐嗎?最近,因為UNDEAD的活動太忙,連散步都無法了啊

晃牙:久違的帶你來散步開心嗎?

晃牙:好~雖然已經到這個時間了,但今天還是讓里昂玩到滿意為止吧~

晃牙:來,這個。為了里昂新買的球喔,嘴巴張開,把這咬著吧

晃牙:啊哈哈,嚇到了吧?發出...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六話】


{昨天晚上}

晃牙:里昂,到公園了喔~

晃牙:哎呀,手忙腳亂的~我找到遛狗場了,不用催我也會把狗鍊解開的。

晃牙:唔、啊哈哈哈~看起來好開心啊~果然有狗鍊就會感覺被束縛啊

晃牙:不過啊,這是人類社會的規則,忍耐一下吧

晃牙:哈哈~舔臉頰很癢的啦~里昂~

晃牙:你是說為了本大爺要忍耐嗎?最近,因為UNDEAD的活動太忙,連散步都無法了啊

晃牙:久違的帶你來散步開心嗎?

晃牙:好~雖然已經到這個時間了,但今天還是讓里昂玩到滿意為止吧~

晃牙:來,這個。為了里昂新買的球喔,嘴巴張開,把這咬著吧

晃牙:啊哈哈,嚇到了吧?發出了「噗嘰—」的聲音喔,真有趣~

晃牙:那麼,我把這丟出去,你去把它撿回來吧

晃牙:嗚喔!稍微投太遠了嗎?里昂那傢伙,追著球跑就這樣跑掉了

晃牙:喂~別跑太遠啊!

晃牙:⋯⋯⋯⋯

晃牙:(完全沒有回來,聽到了「喀嚓」的聲音,是跑到雜木叢那邊去了嗎)

晃牙:里昂~?喂~里昂~?如果聽到本大爺的聲音就回來啊~?

{雷歐CG圖}

雷歐:♪〜♪〜♪〜

雷歐:呼呼~被治癒了啊~果然動物治療效果絕佳啊!

雷歐:哎呀哎呀,在稍微老實點吧~多虧了你,才能寫出好曲子來啊

晃牙:啊,里昂,你在這兒啊!

雷歐:嗯?誰叫我?(註一)

晃牙:欸,這不是作曲混蛋嗎。說起來,本大爺叫的是里昂啊

晃牙:該不會是里昂猛撲過去的吧?但是啊~里昂訓練的很好,應該是不會攻擊任何人的啊?

雷歐:嗯,如果我是在這兒作曲的話,那他就只是突然衝進草叢而已

晃牙:作曲?幹嘛要在這麼暗的地方作曲啊。選更明亮的地方,像是家裡之類的比較好吧

雷歐:在在家裡的話無法湧現靈感啊?雖然靜得下來,但刺激不足

雷歐:啊但是,小琉可是不一樣的!不管什麼時候都很可愛,都能刺激大腦!但是這樣一來,就變成為小琉可而做的曲子了喔

雷歐:嘛,我的事不管怎樣都好啦!比起我應該是你吧。這麼晚了在這裡幹什麼呢?話說回來,你是誰啊?

晃牙:本大爺是大神晃牙!會來這裡是因為陪里昂散步,用了下新買的球⋯對了,球有飛過來這裡嗎?

雷歐:球?這個嗎?

晃牙:啊,就是那個。謝謝。和里昂一起玩而丟過來了

雷歐:了解!接住~⋯嗯嗯?

雷歐:哇哈哈!這什麼啊!一按就讓人分神的聲音啊!

晃牙:就是那樣的玩具。好了,別一直玩了交給我吧

雷歐:欸~?再讓我玩一下嘛!再等一下,就有有趣的曲子浮現出來了啊!

晃牙:那種事本大爺不知道啊。我可是要讓里昂玩到滿意為止,少廢話了快還我啊

雷歐:~♪

晃牙:喂!不要無視我!啊啊可惡,使用暴力的話會有抱怨聲的啊。喂,拿過來啊!

雷歐:哇、別耍手段搶球啊!你這個掠奪者!我一定不會把它交給你的!嘎嗚嗚嗚!

晃牙:說什麼掠奪者⋯這顆球是本大爺的東西,你這傢伙才是掠奪者吧?!

雷歐:哇哈哈,別戳我的痛處啊!放心吧,我會好好還給你的,再一分鐘⋯不對,再等五分鐘!

雷歐:為了表達感謝這首曲子就送你吧!想拿它做什麼隨妳的便!啊不過,我並沒有放棄它的著作權這點還請你見諒喔

晃牙:曲子什麼的我才不要啊。本大爺想要的是球啊跟你說過多少次了?

雷歐:哼哼哼~♪靈感湧現出來啦~湧現出來啦~

晃牙:嗚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再「靈感湧現出來湧現出來」了啊!


{回到現在}

晃牙:嘛,就是這麼一回事

司;那個⋯ leader給你添麻煩了!真的非常抱歉!

晃牙:嗯?為什麼是你這傢伙在道歉?

晃牙:確實沒拿回球這事很累,但作曲結束後我也陪里昂去散步了

晃牙:里昂也很懷念月永學長,雖然玩球的計畫打亂了,但能讓里昂開心真是太好了

凜月:呼⋯『王』還是一樣隨心所欲的過日子,真是鬆了口氣啊

司:沒錯,雖然總給別人添麻煩是個問題,但這也是leader一直以來的行為,曲子看上去也很歡樂,我也安心下來了呢

司:嘛,依舊沒找到leader,不管怎樣,能知道他平安無事就是萬幸了啊

晃牙:雖然還不是很明白,你們在找人這件事,就代表那傢伙要參加knights的活動對吧?

凜月:嗯,不過他一直都這樣,即使是作曲,也有作曲的精神在吧

凜月:(雖然我不關注事態的發展,但有在行動真是太好了。多虧如此我也掌握了『王』的情況。)

凜月:(呐,以前的我。現在的我好像也成長了一點呢)


註一:雷歐和里昂的日文發音只差一個鼻音而已




Carbon

似乎要以异世界迷宫最深处为目标 – 第零章 外传空间 – 109.3 – 思诺其一

作者:割内@タリサ

来源:小説家になろう

翻译/校对:Carbon

原文:https://ncode.syosetu.com/n8589ek/

译者声明:

原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刊载仅为翻译笔记,仅用于个人记录及翻译同行交流参考,请勿作他用,如有复制粘贴,请在二十四小时内及时删除。

转载请提前私信招呼,如需转载,请务必保留全部文本不做改动。

水平有限,如有问题欢迎回复指正。

该小说已文库化,此处翻译的是WEB版。独树一帜的异世界题材,偏重故事性和角色塑造的正统幻想系作品,包含残酷描写,15岁以下请自觉绕行。


第零章 外传空间 – 109...

作者:割内@タリサ

来源:小説家になろう

翻译/校对:Carbon

原文:https://ncode.syosetu.com/n8589ek/

译者声明:

原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刊载仅为翻译笔记,仅用于个人记录及翻译同行交流参考,请勿作他用,如有复制粘贴,请在二十四小时内及时删除。

转载请提前私信招呼,如需转载,请务必保留全部文本不做改动。

水平有限,如有问题欢迎回复指正。

该小说已文库化,此处翻译的是WEB版。独树一帜的异世界题材,偏重故事性和角色塑造的正统幻想系作品,包含残酷描写,15岁以下请自觉绕行。

 

第零章 外传空间 – 109.3 – 思诺其一

 

“狭小的天空……”

竞技场中看得到的狭小天空让我苦笑。

四分之一决赛的竞技场构造有些特殊,哪怕一个也好,为了能让更多的人观战,观众席堆叠得很高,成了那种斜塔似的形状。

简直有种被关进圆柱状笼子的感觉。

即便如此,我也继续拼命地仰头望天。

天空让我想起了过去。

展开龙翼,乘上风,在广阔天空中四处飞行,这是我童年时的梦。

我曾想,无论如何,都要朝着更高更远的地方起飞。我曾想,不被任何事物束缚,就那样自由地环游世界。我曾想,在天空中舞动,得到在地面上爬行的人们的羡慕眼光。

一直把高远之处当作目标的童年时代——

很怀念,同时也会感觉到空虚。

我童年时曾怀抱的梦与希望——全部消失了。

不能像过去那样来。

每过一岁,我都会了解到自己的极限。

脚——不对,龙翼发软。

飞翔很可怕。

认真地起飞,我在天空世界中就会是独自一人。

然后只会被在地面上爬行的人们击坠吧。

我喜欢天空,却也程度相当地害怕天空。

像是在嘲笑这样的我一样,今天是万里无云的晴好天气。

受惠于不错的天气,竞技场中的观众们兴奋到了顶点。

也不考虑别人的心情,正期待着接下来将会开始的激战。

欢声在圆柱状的场地内回响,热意正在打旋。

在这漩涡正中,我跟她们相对。

正打算夺走我十分重要之物的存在。

打算把[涡波]拉回[克里斯托]的累赘们。

勒巴恩教的现人神,拉斯缇娅拉芙兹亚兹。

大陆传说中的使徒,西斯。

前无上之七骑士的兽人,塞拉・雷伊蒂安托

这恐怕是这场[舞斗大会]中最强——不,[舞斗大会]史上最强的队伍。

她们认真战斗的话,涡波啊洛汶啊都没有胜机。即便是那个最凶恶的守护者提伊达,我也想象不出他取胜的情景。

面对强大的敌人让我脚下发软。

我害怕跟这三人战斗也没有办法。

不,只是战斗那还好,我怕的是更加不同的事。

——认真地战斗很可怕。

面对这三人,我就无可否认地必须认真地战斗。

只是想到这一点,我的身体就在颤抖。

过去的记忆复苏。

我过去只认真过三次。

只不过,结果全都成了[染满鲜血的地狱]。

这是我的心结。

心结侵蚀内心,低声对我说“放弃吧”。

“又会有人因自己(思诺)认真起来而死哦”,这么说着威胁我。

不过,我努力回过神来,取出之前准备好的借口。

假设我认真起来了,成了[沾满鲜血的地狱],那也不是我的错。

是帕林库洛的错。

都是因为那家伙给予希望,使得放弃的我认真了起来。

这么一想,颤抖不可思议地停止了。

心结放开了我。于是,只能通过把责任推给别人行动起来,自己这样的本性让我发笑。

正因如此,我才做好了不退让的觉悟,睁大眼睛瞪视对面的三个人。

——我绝对会赢。

我回想起那一天。

失去全部,放弃全部的那一天——

回想起到此为止的绝望与不幸。

那些不断失败,痛苦的日子——

不能在这里取胜,那些日子就无以为报。

细细咬碎过去的记忆,这次可让我成功吧。

把那些过去的记忆收回心中——

 

◆◆◆◆◆

 

思诺・沃尔卡尔过去的记忆——

那些是我怎样失败过的记忆。

——第一次失败是我的故乡,一切从此开始。

我的故乡是位于大陆一端的龙人隐居之地。

我曾是其中最受期待的孩子。

大陆开拓者们发现迷宫,开拓周围土地时,我们的隐居之地被发现了。

所幸拜勒巴恩教教义所赐,不至于发展为纷争,不过作为交换,要指派最优秀的龙人协助邦联国家象征友好。

当时我是个傲慢的孩子。

龙之血比谁都浓,比谁都更加充满才能,因而自我展示欲很强烈。

这种小小的隐居之地容不下自己的本领,自己应该生存在更加广阔的世界中,我曾一直这么觉得。

我才是[最强],生来就是[英雄],我真心这么相信过。

因此,应该让我的名声响彻大陆全境,我这么想着认真战斗了。碾压所有候补,成为了协助邦联国家的代表。

一直憧憬广阔天空至此,得以起飞让我格外高兴。

我当时10岁左右。

即便如此,我也已拥有足以碾压其他龙人的力量。才能过于充盈,并非只是边境村落的[荣光],我也想要世界的[荣光]了。

这是不幸的开端。

之后的情况是很有节奏感地逐渐落入地狱而已。

那些事的有趣之处仅仅在于我的愚蠢,毕竟仅此而已也没有办法。

只是不断重复着弄错而已,然后逃离所有的那些,仅此而已的情况——

离开家乡后,我成了代表邦联国家的大贵族沃尔卡尔家的养女,代表家乡为国奉献成了我被赋予的使命。

即使现在我还能鲜明地回想起来。

那一天期待填满心间,我飞到了外面的世界。

马车摇晃,风景逐渐变化着。

心跳很快,兴奋得停不下来。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这辆马车中遇到了眼神很凶的赤铜色头发的青年。

他进入沃尔卡尔家的契机与我相近,好像是其他隐居之地最受期待的孩子,他是日后被我推给[最强]之名的哥哥。

在这些过去的事中,重要的登场人物很少。当然有不少配角,不过算了跟现在没有关系。

既是当时的[最强],又是公会[英雄追寻者]创立者的维鲁・沃尔卡尔。莱格西家的神童帕林库洛。日后成为[最强]的古伦・沃尔卡尔。还有我,知道这些就没问题了。

顺便一提,这些才正是将迷宫[正道]铺到20层的最强探索者队伍中的核心人物,在探索者之间成为了传说。

长兄维鲁・沃尔卡尔是个大人物,他是唯一一个我到现在都还尊敬的大人。

虽是经沃尔卡尔家之手捧成的[英雄],他却从不自甘堕落,沉默地不断战斗,他无疑正是过去[最强]的探索者。

只不过我很愚蠢,当时一直把维鲁・沃尔卡尔看作竞争对手。我才是[最强],才是头号[英雄],我曾一直这么觉得。

为了得到名誉,我曾接连不断地为了国家战斗再战斗,不断地战斗。即便无聊,也甚至能从中感受到生存价值。

为了超越维鲁・沃尔卡尔,不论多么危险的委托我都完成了,我曾拥有足以将其完成的力量——真是不幸。

在此过程中,我达成了[屠龙]。

由于当时只有维鲁・沃尔卡尔拥有[屠龙]称号,我也有意跟他竞争。

接着猎杀又猎杀蔓延大陆的众多大型魔物,不断猎杀,因为我曾觉得这样做就总有一天能比肩维鲁・沃尔卡尔。

从结论说起,我在邦联国家的评价足以比肩[最强]了。

只是猎杀大型魔物过度,大陆的生态系统有些失调了,好像猎杀了之前压制着凶恶魔物的龙最为糟糕。

因此,很多凶恶魔物流窜到了附近的某个村落,我听到了这样的报告。

某个村落就是指我们的隐居之地。

仅此而已。

——我的故乡就这样消失了,很干脆。

我急忙返乡,那里却只剩了凄惨又沾染鲜血的地狱。

掩埋同族们惨不忍睹的尸骸真的让人难受,结果也不知道哪些是家人的尸骨,我哭着掩埋了所有尸体。

——我不怎么愿意回想起来。来说第二次失败吧,这次是在迷宫里发生的事。

承受不来故乡的毁灭,我期望着赎罪。

只是我很不成熟,能选的路很少。

最后我决定了,并非为了自己的名誉,而是为了故乡的名誉不断战斗。

因为我觉得,这个时候后退就会白费一切。

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龙人的代表,我寻求了[荣光]。我曾相信,要是成了[最强]的[英雄],我就一定能得到回报。

由于当时是开拓迷宫的全盛期,那曾是个能延长[正道]就能出名的时代,这次成了在迷宫探索中出力。

为了过去的选择后悔也没有办法,我一直觉得,只能靠新的选择挽回。拼命完成工作,推进着各种各样的计划。

于是经我提议,由公会[英雄追寻者]的精锐们下迷宫进行挑战。

结果,我们到达了前人未到的20层。

等在那里的当然是场惨剧。

经被唤醒的20层守护者提伊达之手,公会[英雄追寻者]的精锐们基本被屠杀殆尽了。

打算认真地赎罪了,结果却又堆尸如山了。

——邦联国家最强的精锐们就这样消失了,又是因为我

过去是[沾染鲜血的故乡],这是凌驾其上的[染满鲜血的地狱]。

幸存的不过几人。

我至今还记得。

被撕裂到惨不忍睹的同伴们。

守护者提伊达伴着大笑屠杀[英雄追寻者]的同伴们。

维鲁・沃尔卡尔早早地放弃了胜利。

然后,让最年幼的我逃走,他这样想着保护了我,脑袋碎在了我的面前。

[最强]的[英雄] 维鲁・沃尔卡尔为了保护我而死。

临终前,他一直看着我。眼神非常温柔,是那种仿佛在期待什么的眼神。

为何他不惜性命也要救我,在那之后我才明白。

真正的[最强]就这样死去,生还的我和古伦哥被捧为下一任[英雄]。

明明应该是为了逃离那种让人想死的责任而战,我却担上了更像是会让人疯掉的责任。

身处现在也还想自刎的后悔中,我靠不断战斗保住了自我。

我相信,杀死那个守护者就能销账,再次挑战了20层。可是那家伙不在那里,我和古伦哥成功越过没有任何人的20层延长了[正道]。

为了不让同伴白白死去,把迷宫[正道]延长到了极限。

为了不让故乡白白毁灭,接二连三地屠龙,试着开拓了大陆。

在这些的尽头,沃尔卡尔兄妹得到了[荣光],成为了人人羡慕的[英雄]。

只不过,等在终点的是跟童年时梦想过的完全相反的世界。

哪里都没有什么碧蓝天空,身处非常狭窄的笼子中。

——最后,来说第三次失败,我打算逃离邦联国家时的事,这就是最后了。

邦联国家有意选择思诺・沃尔卡尔接任[最强]。

说到[最强],并不是可以得到的称号,而是被邦联国家供奉起来的存在,没有邦联国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无法成为[最强]。

我用模糊不清的回答接受了。

然而,等在那里的是不自由的生活,自由二字其中哪个字都没有。

每天被人运去参加舞会,问候国家要职人员,为名高的家族居间协调。为受惠于国家的商家发声宣传,为沃尔卡尔派阀的支持政策表示赞赏,为国内通货没有停滞地循环留心注意。

好像正是因为都由[英雄]来做,这些才能发挥出极大的效果。

我很想吐。

明白自己在做正确的事,然而,这无疑跟我一直以来所憧憬的[英雄]不同。

这种玩意——这种人造的、丑陋的的、讨人厌的存在在,不应该是[英雄]!

我对着为此而死的人们大叫。

然后在墓前喃喃。

“——啊,啊啊,所以维鲁哥建立了[英雄追寻者]啊,我终于明白他的心情了。愿意帮助身为[最强]的自己,维鲁哥之前一直在寻找这种[真正的英雄]……一直在找,一直在找……!!”

得到[最强]称号的[人造英雄]在寻求[真正的英雄]。

在寻求曝出自身虚伪,并给予救赎的真货。

[最强]保持笑容是强制要求,很强被人当作理所当然。如同过去我曾憧憬维鲁・沃尔卡尔,我被不认识的什么人憧憬,依靠。我却不能吐出一句丧气话,[英雄]帮助什么人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且什么人都无法帮助[英雄]。我一肩担起很多期待,明白了没有回应就会让很多人悲伤。

邦联国家的人们甚至愿意相信着这样的[ 英雄(我)]。

所有人都眼神纯真无垢地期待着。

人们确实会对我投以羡慕和憧憬的眼神,童年时的梦其中之一实现了。

不过,那种眼神跟在看活在笼子里的动物一样。

仿佛是在嘲笑毁灭故乡并杀死同伴的我,让我难受得不得了。

“……我是为了这种玩意来到这里的么?……牺牲了一切?爸爸也好妈妈也好,维鲁哥也罢,大家家,都为了这种玩意死去了啊?”

我在几天内崩溃,逃离了全部。

我打算把至此为止的所有功绩推给古伦哥,一直逃到没有任何人认识我的远方。

延长过[正道]也好,屠过龙也罢,把一切都算作古伦哥做过的事,算作我只是偶然在他身旁。

所幸,我们搭档行动的情况很多,因而可以调整。

确认我在精神层面崩溃后,沃尔卡尔同意了这项调整。

同意并顺利完成了。

归根结底,[最强]也好,[英雄]也好,[荣光]也罢,都是可以像这样顺利交接的[浅薄之物]。

从第二天起,“古伦・沃尔卡尔才是[最强]的[英雄]”,这样称颂起来了。

这平滑的转移让我干笑出来。

意思是我之前一直寻求的就是可以如此轻易交接之物。

意思是就为了这种玩意,我堆筑了尸山。

我确信了。

全都是我弄错了。

追求不相称的梦也好,来到沃尔卡尔家也好,得意忘形地屠龙也好,探索迷宫也罢,所有的一切都弄错了。

我既没变强,也不是[英雄],更不想是。

名誉啊[荣光]啊,都不需要,无聊。

因此,我想重新来过,在不是这里的某处。

我逃离了沃尔卡尔家。

当然了,这次逃亡会以最糟糕的形式失败。

沃尔卡尔家对我穷追不舍,看起来我好像还有利用价值,他们希望留下龙人的血脉。

这倒也是吧。只是能够稍微[龙化],哪怕这样的傻姑娘都能模仿[英雄]了,寻求强者的沃尔卡尔家不可能放过我浓厚的龙之血。

我一直想要开始新的人生。逃到了比我们隐居之地更远的边境村落,这次我打算谦虚地生存,通过更加简单的方法向死去的人们赎罪。

我助人为乐,边境村落的村民们很喜欢我。

终于有了会当我是朋友的人,我也应该跟村里的大家关系不错了。我还以为,能在这里变得幸福。也是不自量力,我还以为终于找到了容身之处。

在这个村落看得到的天空很广阔,跟我童年时憧憬过的天空一样。

在邦联国家时曾让我感到狭小的天空竟这么地广阔。

我一直寻求的天空就在这里。

在这跟故乡一样的小小村落里——

——当然了,这里也堆尸如山。

追兵赶到,也不停歇,多次在我的活动范围内现身。甩掉本身很简单,对方也不傻。不会正面面对身为[最强]的我,使出各种各样的小手段惹我厌烦。

对方明白不能打倒我个人,那么理所当然地会对我周围的人出手。

结果,不幸的事故接连发生。

继续斗争就必然会出现死者。

我从邦联国家逃亡至此,亲切地予以收留的老夫妇——死去了。

村落给予了我真正的容身之处,因意外事故从地图上消失——死去了。

终于得到的朋友,直到最后都在为我担心——因为我,死去了。

大家都死得很惨。

之前给予我精神寄托的朋友死去,那一天我的内心从根本上咔吧一声受挫了。

——就这样,我失去了一切,然后放弃了一切。

我没有记忆,不过在我精神恍惚期间,追兵将我捆缚并带回了沃尔卡尔家。

反抗的气力啊生存的气力啊都没有了。

我已经不想看到什么人死去了,什么人因我做出的选择而死去让我难以忍受。不论多么轻巧的责任,我都已经不想担负了。

已经什么都不想做了。

我很强所以幸存,可我周围的人都死去了。

我接受这样的命运,放弃了全部。

我接受着沃尔卡尔家的监视,同时像个死人一样活在沃尔卡尔家。

甚至传出了“亡灵正住在沃尔卡尔家”的传闻。

只不过沃尔卡尔家不能容许我的怠慢。

我之前是打算只做底限的事,可是被人责备“你要履行身为沃尔卡尔家人的义务”后,我被送入了艾路托拉琉学院。

有很多贵族和权力者的孩子在那里学习,意思是要我挑选能为沃尔卡尔家带来利益的结婚对象。

艾路托拉琉学院。

是个让人恶心得不得了的地方。

是个有钱的学生施展权势,用家世决定最初的朋友,让人很想吐的世界。

轻易动弹不得,无论如何都不自由。

麻烦、肮脏、惹人厌烦——狭小。

白天在学院跟贵族的孩子们演出闹剧,晚上在舞会不情愿地不断装出陪笑,每一天都如此喘不上气。

内心早已受挫,我成了沃尔卡尔家的人偶。

变得做不出任何选择后,我把所有选择交给了他人。

——很痛苦。

对于曾经追求广阔天空的我来说,这样的生活是与之完全相反的世界。

从这里看得到的天空非常狭小。

然而动弹不得,不能逃跑。

要是做出那样的决定,那就又会犯下无从挽回的失败了,这样的预感不断地把我的腿钉在原地。

然后我注意到了一点。

这样下去,按照沃尔卡尔家的意愿跟贵族结婚,我到死都会持续呆在这个世界中——

这个惊悚的事实如同蚂蟥,爬过并侵蚀我的身体。

——我不要,这样的人生,我绝对不要。

即便如此,我的身体也动弹不得。

受挫的心放弃了全部,一动也不肯动。

动弹就总是会适得其反。

又会有什么人死去,我又会为此后悔了。

我感觉不是自己做选择的事都顺利地进行着,只要不是我做选择,事情就不会很糟糕。

只要不做选择,我就甚至可以不用担负什么人死去的责任……

这样我心里非常非常轻松……

只要不认真起来,我也就不会认真地后悔。假设有什么人死去了,只要我不认真起来,心境就会很平稳。

一旦内心像这样变质,就没有放弃以外的选项了。自己就是这种人,我完全相信了这一点。

——这就是我,思诺・沃尔卡尔。

于是,现在。

[英雄追寻者]之前像是风前烛火,听说经由生还的帕林库洛・莱格西复兴了,我去看了看情况。

见我面目全非了,帕林库洛・莱格西也跟以前一样对待我。

然后,简直像是早就全都知道了一样,他邀请我说。

“——怎样?你要是没事做,不来重新加入[英雄追寻者]吗?”

我什么也没有回答,没有气力回答。

然而,帕林库洛不在乎地接着说。

“不,错了吗。你还是在籍状态啊,没有申请退会吧?这是个好机会,不试试让这个[英雄追寻者]重新经你之手成名吗?我觉得你这样做的话,沃尔卡尔家也一定就不会急于婚约了啊?”

“……我,我不要……已经不想做任何决定了。”

“不想做决定——是么,果然变成这样了吗。期待的妹妹变成这样,那两个妹控也就得不到回报了啊。啊啊,顺便一提我不觉得遗憾,从最初起我就一直觉得你是这样的人啊。”

“……欸欸,就是这样的人,我啊。请不要管我,今天只是有些在意才会过来。”

“是怎样呢,你的情况,无意识地来确认[英雄追寻者]有没有[真正的英雄]了吧?”

“……啊啊?不可能是这样。”

没这个打算,我真的只是顺便过来而已。

我不喜欢仿佛看透一切的帕林库洛,正要离开。

“等会等会,是我不好,说过头了……我很清楚你变得没有气力了。正因如此,你才该回到[英雄追寻者]啊。怎么,要是你讨厌担起责任,那就由我担起全部责任吧。发生什么事都是强行邀请你的我不好,这样的话怎样?这是个不用负责,远离婚约者问题的机会。”

“……重新,回到[英雄追寻者]?”

“是啊,重新来[ 找寻英雄的公会(英雄追寻者)]。[真正的英雄]之前一直是空席,迎接入会的准备也差不多完成了。你真的来得正好啊,思诺。”

“……欸?……[真正的英雄]?”

“留在这里就能见到哦?”

我没能相信。

什么维鲁・沃尔卡尔一直在寻找的[真正的英雄],我一直觉得只是空想的存在。

“真的,就算是维鲁也无疑会认可那个人啊。”

那个帕林库洛断言了。

我被他那甜美的诱饵吸引了。

已经失去了全部轻快起来,我摇摇晃晃地摇摆不定。

“——那好……这样的话,我就只确认这一点……话先说下,我什么都不做。还有,请你为这件事负责。”

“可以啊,毕竟是我邀请了你啊。”

“……只是,现在要上学院……长假时才能正式地参加吧。”

“我知道,那样就行,刚好是那个时候前后。”

——我就这样回到了[英雄追寻者],这或许会是第四次的事情开端。

然后,我跟黑发少年相遇。

首先是在迷宫中。

初次见面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少年就是帕林库洛选出的[真正的英雄]。为了学院课题推进迷宫途中,少年救下了赫鲁贝鲁夏因姐弟。

于是,再次遇到。

那是在为了芙兹亚兹的仪式列席大圣堂时。

如同故事中的[英雄],少年掳走了芙兹亚兹的公主殿下。简直像是童话里的王子殿下一样,我这样想着笑了。

看到他飒爽现身救下别人,我稍有些感觉到了命运,这一点没有错。

只是,同时也很烦躁。我那时没有出现什么[黑发少年],我也想像她们一样被人救下,我希望他也能救下死去的维鲁・沃尔卡尔。

然而他没有救下我们。

这一点让我非常烦躁……

在那之后,帕林库洛带来那个黑发少年,公开宣布了他就是[英雄追寻者]的最终目标。

慎重地消除记忆后带过来了。通过这没有容赦的行为,我明白了帕林库洛是认真的。

帕林库洛留了话。

“随意就好你只需要随你喜欢啊

当然了,不打算做任何事,不过就只让我确认吧。

我来代替维鲁哥断定。

我为了这个才留在这里。

——我就这样了解了涡波。

他比理应是邦联国家史上最强的我还要强,得到神明垂怜般的才能,故事的主人公般的背景。过于温柔的性格,天然的英雄气质。不仅如此,还对我很好。

真的是刚好合适的[英雄]。

不过,跟[真正的英雄]稍有不同。

我从至今为止的经验中学到了。

期望[英雄]之人成不了[英雄],在这个时间点上就会失去资格,成了也是名为[人造英雄]的小丑。

即便不期望自己是[英雄]也成为了[英雄]的人,这才是[真正的英雄]。

单论素质,涡波合格了。

然而他就快成为人造的[英雄]了,那种被人捧起,造作而出的[英雄]不是[真正的英雄]。

他身为[造作之物]的感觉有点强烈。

只不过,他的强大弥补这个缺陷绰绰有余。

像是吸气一样助人,也会替我处理所有工作,虽然这样却还很从容。

跟涡波一起就没有痛苦过。

不管做什么,我都能感觉到轻快。

没有不安。

对我来说,这曾是非常幸福的事。

他并不是[真正的英雄],却一直愿意做对我来说的[英雄]。

希望浮现出来。

我已经明白不能期望,不过涡波为早已放弃一切的我带来了光明。

我期望了,涡波愿意帮助我。

代替我做出选择,代替我解决一切,不仅如此还比我更强,所以不会死去。

很完美。

于是在舞会上,现实摆在眼前时,我听古伦哥说——听到了。

“——把你(涡波)立为思诺・沃尔卡尔的婚约者,由我和帕林库洛进行推荐!”

他说要我跟涡波结婚。

听到这句的时候,我完全理解了。

帕林库洛早就明白了一切。

那个非常讨厌的同事之前就比我还要理解我。

他一直都明白,把我跟失去记忆的涡波凑在了一起。

之前觉得涡波是跟我无关的诡计中的一部分,然而实际上不对。在帕林库洛的计划中,我才是发挥主要作用的部分。

为此,他准备了涡波做我的夫婿。

于是,我回想起帕林库洛的话。

“随意就好,你只需要随你喜欢啊。”

思诺・沃尔卡尔抓住相川・涡波别让他离开,之前那句是这样的指示。

我理解了帕林库洛准备好的[牢狱],我才正是把涡波关进[牢狱]的最后的钥匙。

啊啊,换句话说……

意思是随意对待这人(涡波)就好……?

意思是抓住这人(涡波),我就能变得幸福……?

意思是让这人(涡波)为我做选择,让他引导我……?

意思是温柔又对我好,没有记忆又满是破绽,让这个[英雄]属于我就好……?

我抵抗不来。

受挫的软弱内心在逃往轻快的那边。

确信了,我的本质不是强大,而是[依靠]。

我在忏悔。

一边忏悔,一边却又讨人厌,眼神讨好地依靠涡波。

维鲁哥,对不起,我还记得你曾很期待的眼神。可我不能够啊,我做不到,只会再次失败。我是个只能依靠什么生存,可怜兮兮的活物啊。我与你一直寻求的[真正的英雄]相差甚远,[英雄]是这个人,涡波,所以我会依靠这个人生存下去。因为那样很轻快,因为放弃一切后,依靠什么人比较轻快。因为被什么人当作[英雄]依靠过,我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明白。即便如此,我也会再次认真起来。最后再认真起来一次而已,我真心想要涡波——

想要仅属于我的[ 英雄(人)]——

我认真起来了。

这是帕林库洛准备好的世界吧,可是怎样都好我不在乎。我已经知道了,在这里就已经不会痛苦了。

少年救下了芙兰琉蕾和拉斯缇娅拉大人,那么这次轮到我了,会这么觉得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而且这次失败我也不在乎,这一点很重要。

这不是我做的选择,而是那个帕林库洛的选择。

会变成这样都是他的错,不是因为我,是因为帕林库洛。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是说真正糟透了,我认真起来把邦联国家变作凄惨又染满鲜血的地狱,那也并不是我的错

这么一想,颤抖就停止了。

我从心结中——恐惧中得以解脱。

——我就这样开始了求婚。

 

————————————————————

 

作者留言

或许有些画蛇添足,可我还是会写思诺和洛汶的故事。

应该再稍微了解点三章的幕后。

思诺和洛汶两人之间基本不会说话,不过他们在根本上能够互相理解。按阿璐缇的说法,这是所谓的人生亲和性很高。

在作为涡波视角幕后的思诺视角幕后,很多人有过很多的行动。

 

 

译者随记:

心情复杂。被墙了,姑且还能译完思诺的部分。或许是马上10月了,没准10月7日以后就行了?算是想个办法弄到了思诺其二,但是后面的就拿不到了。总之休更,等等看。或许我会去找合宜的木弟子,或许我会去买原作,平均70一本真心肉疼。这就是所谓的“不可抗力”,知道原因与否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接下来可能会译之前在括弧读读到的校园类的补缺,具体容后再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