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老千父子

42639浏览    145参与
咩里咩气

【主乔西/混部/雷文】荒木王朝_乔家传01

  *君君/阿耶:称呼都是乱编的,就是干爹的意思。

  *契兄弟:男子结亲。

  *这里二乔四乔是伪父子真兄弟,年龄差太大又因为一些内情就认了干爹当儿子养。

  *老千父子「×」老千兄弟「√」

  *嗐,外国猛男演古装剧。一个字,雷。

  *内宅?权谋?战争?宫斗?一切尽在乔家大院,荒木王朝!!「不是」

  *嗐。我好雷,我太雷了。

  

  

  

  

  

  

  

  

  真的很雷!!!!不要康!!!!!!

         尖叫—...

  *君君/阿耶:称呼都是乱编的,就是干爹的意思。

  *契兄弟:男子结亲。

  *这里二乔四乔是伪父子真兄弟,年龄差太大又因为一些内情就认了干爹当儿子养。

  *老千父子「×」老千兄弟「√」

  *嗐,外国猛男演古装剧。一个字,雷。

  *内宅?权谋?战争?宫斗?一切尽在乔家大院,荒木王朝!!「不是」

  *嗐。我好雷,我太雷了。

  

  

  

  

  

  

  

  

  真的很雷!!!!不要康!!!!!!

         尖叫——

  

  

  

  

  

  

  

  

  

  ————————

  

  

  

  新历十四年,荒帝即位,改国号为荒。

  朝中大洗。左相帝师身败辞官,君留臣不授;

  遂罢,御赐良田万顷,绸缎金银,衣锦还乡。

  新帝清明,开海口,用新政,大收人才为之用矣;

  荒历二十二年,启盛世太平。

  同年,太子诞临。帝大悦,特赫天下。

  

  

 

  ——————

  

  

  

  帝京落雪。国都,除岁宴。

  一辆车马踏着风雪跑在通往朝殿中门的御道上。雪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两日,地上铺着层薄雪,踩上去将将能没过大臣的皂靴底子。那三驹并骑的车架在官道上头飞似的跑,踩下去无数蹄印子,拖着车辙,烙下好长两道弯弯曲曲地痕迹。

  等跑到正吉门前,能看清那些立在前头的御林军了,那大车架才好悬缓下来。只见那裹着火狐袍子坐在车前头的男人扬手一鞭抽在地上,左手拽缰疾停,右手食指拇指圈进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呼哨儿。那三匹良驹扬着蹄子,往前挣了段路才嘶鸣着慢慢停下来,晃着脑袋,前蹄跺在雪面上,鼻子里喷白气。

  门前的司礼太监拿着拂尘黄轴满脑门子的冷汗,绷着张脸半响没说出话来,倒是旁边那小黄门机灵,拢着袖子躬身上前问话。

  “前边儿是哪位大人?”

  “是左丞乔家的。”却是那逼停车架的人开了口。“父亲身体不适实在不可远行,这不是特地叫我带了圣旨向圣上恕罪呢。”那人发丝高高束起,滚边的火狐裘上头秀了银线的松鹤,内里是却是深色的胡服短打,撑着胳膊从车上翻身跳下去,却是比前头的御林军都高了小半头。身形挺拔精悍,眉眼倒是弯的活泼轻佻,依稀透着股少年人的轻浮义气。

  小黄门睁着眼睛,瞧清楚这张脸,心中还有什么不晓得,脸上赶忙堆起笑来。上头这位可不就是左丞乔家的二爷。这位可当真是个人物,找个高地儿捏着石子丢下去,砸中十个人里得有九个人认识他,剩下的绝对就是从远疆那边爬出来的土沟子。天子脚下大名鼎鼎的纨绔子,招猫逗狗那都是这位玩剩下的。在圣人还是太子的时候,北边蛮蛮吞了荒朝大半土地,前边那狠人直接拎着金丝鸟笼子抢了虎符入了边境,顶着诛九族的大罪硬是把那群蛮蛮逼退千里,等远疆那边平定下来,他又给自己造了座木囚车,带着铁枷跑回去求刚刚即位的圣人判个“罪不及亲族”。这事轰动朝野在帝京火了好长的时间,就连街边光着屁股蛋的小儿都能咬着饴糖含含糊糊念两句——吾本纨绔心,有志开太平。

  小宦官当时还没入宫,具体章程自是不晓得,只是那罪定然是没往乔二爷身上判。那之后不久,左丞就告病还乡,御林军亲送,金银珠宝拉了好十几驾车,瞧着当真是好大的风光。那位乔家二爷却是留在了帝京,借着圣上的口谕做起了海运生意,又开始成天提着金丝鸟笼呼朋引伴到处晃悠。

  那身着蓝衫子的黄门缩缩脖子,回头瞧着自己干爹。司礼太监禅了禅肩上碎雪,佛尘一甩重新站定。他这干儿子先出了这个面,按规矩自己确实不好继续开口。他现在担了圣人的旨谕,要是现在应声,岂非落实刚刚受惊这起子事。虽无伤大雅,但事后却也可以当个由头纠错。

  心中转着那许多念头,大太监面上却不显声色,只是扬着下巴,侧身,提着调子喊话:

  “许帝师公子觐见贺仪”

  等前边的御林军分开道路排成两列,他再向着前面那小黄门点了点头。

  “二爷,接下来的长乐道都得靠腿走着。”那小太监笼着手跑到前头,身后面还跟着两三个近卫。搓着手仰着脑袋,冲前头男人露出满脸的讨好。

  “我省得。”男人笑呵呵地拍旁边绿螭骢的脖子,将手中缰绳递给在旁边立着的司马监,他几步跨到车架边上,伸手去撩那片厚厚的白毡帘。

  “到吉门了,可快些出来,后头还有好长的道儿要走呢。”

  他探着脑袋冲里边喊。

  有只手伸出来。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手背是玉雕似的白。那只手放到乔家二爷的掌上,扣紧了,没多会便拖出个活人来。

  也是个男人。金色的发,碧色的眼,却是冰夷那边儿的长相。头带鹿儿皮扣玉小冠,发尾松松垂下半束,只拿平簪固定了。男人眼睛下面两片花瓣似的印记,脸上噙着笑,外头罩着青水碧的渐层织花斗篷,严严实实拢着自己,写意风流。甫一露面,只教旁人觉得天都要亮了。时人尚白,君不见多少公子王孙仰着脖子吞咽那五石散,铅粉搓脸配香包,搞得浑身上下透着股弱不禁风的脂粉气。这位公子却不是这样,虽也是文士打扮,然而站在那里却犹有一股气势,令人不敢轻视。那小黄门牵着马,暗暗赞了声好俊杰,心想着江北齐郎倒配得上那般名号,只不知道与这位乔二爷结了契兄弟那日到底有多少黄花闺女要绞碎帕子。

  “就你耐不得脾气,窜上窜下猴儿似的。”江北齐家的大公子开口,官话中混着些北地的音调,扬着尾音拖长半截,饶是抱怨也透着些调侃意味。他拿出件物什塞进对面男人怀里,却是个外头包着锦布的手炉。

  忽的,齐家少爷罩袍边角一阵动。

  从里头探出张糯米团似的脸。

  “呀。”金发的齐大少咧着嘴笑起来,拖着小孩儿屁股颠了颠,伸手轻轻捏了捏那张软乎乎的脸蛋。“这只小猴醒的倒是时候。”

  “君君,到哪了。”小孩儿头发卷卷密密,浓的像是上好的鸦墨,揉着眼睛满面茫然地朝四周看。冰冰凉凉雪粒子打在他鼻尖上,他打了个喷嚏,哆嗦了下,倒是冻精神了。

  “还不快下来。”乔二爷呲着牙,坏笑着去捏男孩耳朵。“赖你君君怀里还能算男子汉吗,乔小四。”

  “我是男子汉!”四岁大的孩子红着张脸吼,也不知道是被气的冻的,他用自己长着肉窝窝的手去拍男人。“松开我!!”

  “礼不可废啊乔小四。”帝京头名的纨绔子又坏笑着朝小童另只耳尖尖下毒手。“你喊声阿耶我就松开。”

  啪。这次是手被打开的动静。

  “胡闹。”齐家大郎斜斜睨着两只玻璃珠儿似的眼,把怀里小童往披风里揣揣。他又伸出手指去戳旁边嘴上能挂油瓶的乔二。“跟孩子闹成甚么样子。”

  “君君。”乔小四坐在他君君手臂上,扯着虎皮当大旗。指向噘着嘴的大男人,振振有词理直气壮。“这人大大的坏,不要理他。”小儿童言稚语,逗乐了在场不少人。连站在后面板着脸的私礼太监都板着张面皮压嘴角。

  当今二丞位置皆有空缺,今上时常烦恼寻不到人才,这位前左相帝师却是值得大大地说道。探花郎,游街巷,榜下捉婿,前半辈子是美谈佳话,后面进了翰林又被圣祖提拔,落为丞相。矜矜业业为朝忙活了四十多年,大儿子却死在夺嫡之斗里,又为自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二儿子操碎颗严父心肠。临到老了,新帝即位,眼看朝野声望怕不是又能作出番成绩。他却是急流勇退辞官归隐,徒留满帝京的唏嘘。不曾想,人家六十多的年纪,居然还叫老妻有了孕,老蚌生珠怀出个金娃娃来。

  便是齐家大郎怀里抱着的这位,齐四爷。

  至于为什么乔小四郎不冲自家兄长的契兄喊叔叔,而是喊干爹那般称呼的君君,这就又是外话。

  

  

  

  天上稀稀落落飘着雪沫子,太阳却是大半都落下去。值岗的守城卫拿白酒浇了火把,点起数列燃烧的长龙。隐约有编钟鼓乐的声音,铛铛铛,却是舞乐司在暖台奏歌起礼,想来宴会不久便要开始。

  长乐道是高祖亲封的天赐道,便是圣人都得靠着双脚走出去,博个天命注定的美誉,其他人更是要如此行事。将怀里短胳膊短腿的小人放下去,那小黄门牵着马像是要再说些什么,那齐家公子倒先抿起嘴角走前几步。

  “四爷前些天才刚刚去了病,怕是离不得照顾,若冲撞了那些贵人倒是我们的不是了。”头往旁边侧侧,那穿着棉衫子的随从便也上前,弯腰摸出个锦袋放进前头小黄门怀里。“还望公公体恤些,再说了,后头总归也是要分席子做的。”那太监摸摸衣襟,被小半包的银裸子硌了手,再略微颠颠重,胸中约摸是有了数。瞧着前头人客客气气的样子,倒也心头舒坦起来。宦官虽说也是官,但朝中看得起倒真没几个。那些武将自不必多说,指着鼻子骂阉狗有的是,文臣明面上不会骂的难听,然轻视推祸也从来不少。实不知现在圣人忌惮内阁做大,有意放权亲近的宦臣以做掣肘。脑子清醒的早些就琢磨透了,打好关系往后才有路子走。那小黄门背后靠着司礼监,既然得了人家江北公子的好脸,他倒也乐意疏通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小几步跑到干爹前边,贴着耳朵咕哝一阵,得了准信,又跑回来,脸上还是笑模样,牵着马给前边三位让开道。

  “几位可快些吧,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开宴呢。”

  齐家大郎笑着谢过。给底下小孩儿正正头顶小髻,和乔二爷各牵起乔家小四的左右手,三个人就这样慢悠悠的朝中央正殿行去。

  

  

  

  

  

  

  

  因为太雷了所以应该没有后续的tbc

37息
歷代jojo jojopp畫風...

歷代jojo

jojopp畫風真的太可愛了,我每天都是快樂房東。

歷代jojo

jojopp畫風真的太可愛了,我每天都是快樂房東。

今日份的XYZ
今天板子数据线断了 只能靠鼠标...

今天板子数据线断了 只能靠鼠标瞎画
然后选择茶绘祸害jo房

是犯了错的老千父子狗狗

今天板子数据线断了 只能靠鼠标瞎画
然后选择茶绘祸害jo房

是犯了错的老千父子狗狗

肉味阿菜

一些补发,没画完的涂鸦,水中白磷的repo,什么都来一丢丢

一些补发,没画完的涂鸦,水中白磷的repo,什么都来一丢丢

疯帽与爱丽丝

摸个梗。
阅读顺序从左到右,p2原梗

摸个梗。
阅读顺序从左到右,p2原梗

土土土土土土土土豆子

是摸鱼,花花被徐伦的幼儿园老师拜托教唱什么的,承花元素有,小孩子们的演出服一定要可可爱爱蓬蓬松松【不会写文案草】

是摸鱼,花花被徐伦的幼儿园老师拜托教唱什么的,承花元素有,小孩子们的演出服一定要可可爱爱蓬蓬松松【不会写文案草】

阿比监护人

很久以前看到的的一个口误梗x

最后一p为公路之星(物理)

很久以前看到的的一个口误梗x

最后一p为公路之星(物理)

颜以知衡
又是我x烂大街的老千父子找透明...

又是我x
烂大街的老千父子找透明婴儿时候的河神梗[虽然烂大街但是我就是想看嘛!.jpg]

又是我x
烂大街的老千父子找透明婴儿时候的河神梗[虽然烂大街但是我就是想看嘛!.jpg]

爬墙人渣地瓜干

今天画亲子!

之所以画仗助这件“我爸超帅”是因为我弟弟有一件这样的哈哈哈哈哈突然就觉得很合适

今天画亲子!

之所以画仗助这件“我爸超帅”是因为我弟弟有一件这样的哈哈哈哈哈突然就觉得很合适

西撒欢儿

🎃Happy halloween!🎃
幽灵亲子要糖大赛开始啦!
他们来敲门的话,都要给一样数量的糖!不能偏心哦w

🎃Happy halloween!🎃
幽灵亲子要糖大赛开始啦!
他们来敲门的话,都要给一样数量的糖!不能偏心哦w

🔢

吉良吉影想过平静的万圣节🎃。


(嗨皮halloween👀)

吉良吉影想过平静的万圣节🎃。


(嗨皮halloween👀)

碳烤虾仁

老父亲返老还童过万圣节啦!p2是乔瑟夫和仗助ฅ^•ﻌ•^ฅ
p3是摸鱼过程中跟姬友发现仗助的头发好像颗南瓜🎃(被打死

老父亲返老还童过万圣节啦!p2是乔瑟夫和仗助ฅ^•ﻌ•^ฅ
p3是摸鱼过程中跟姬友发现仗助的头发好像颗南瓜🎃(被打死

快点起床练波纹啦

🎃🎃🎃
Happy Halloween!!

自家孩子换上了万圣节服装,爸爸们会有什么反应呢w

占tag致歉><
(私心打了二乔的tag)

🎃🎃🎃
Happy Halloween!!

自家孩子换上了万圣节服装,爸爸们会有什么反应呢w

占tag致歉><
(私心打了二乔的tag)

十张作业九张不想画。
是给帝都轰趴的兔兔亲子组吧唧(...

是给帝都轰趴的兔兔亲子组吧唧
(近期微博会有通贩调印,有意向可以关注俺微博

是给帝都轰趴的兔兔亲子组吧唧
(近期微博会有通贩调印,有意向可以关注俺微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