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老屋

2020浏览    425参与
噫~

四个憨批5点起床爬山,爬了3个小时才到山顶__(°ω°」∠)_

四个憨批5点起床爬山,爬了3个小时才到山顶__(°ω°」∠)_

Leslie c

老屋与时光

短墙的黑泥间纠结着野花细草

高墙呢

塌得斜切过一半

触手是尘土的细腻与石块的凉

青苔斑驳生在台阶上

踏过 走近

枯枝堆满 菜园不再


最高的立柱是大锅灶的烟囱

我曾生过一次烧着了自己的火

再走

是原先的房间

我从这里的木床上踢下过无数次被子

是后院吗

后院的鹅啄哭了我

继而成为我的胃中之臣……


潮水般涌来的记忆片断式零星

断断续续

停在了拆旧建新


新房悄然立起

粉墙雪白 黛瓦黑亮

历尽雨雪风霜

老屋逐渐被遗忘


时光不复

短墙的黑泥间纠结着野花细草

高墙呢

塌得斜切过一半

触手是尘土的细腻与石块的凉

青苔斑驳生在台阶上

踏过 走近

枯枝堆满 菜园不再


最高的立柱是大锅灶的烟囱

我曾生过一次烧着了自己的火

再走

是原先的房间

我从这里的木床上踢下过无数次被子

是后院吗

后院的鹅啄哭了我

继而成为我的胃中之臣……


潮水般涌来的记忆片断式零星

断断续续

停在了拆旧建新


新房悄然立起

粉墙雪白 黛瓦黑亮

历尽雨雪风霜

老屋逐渐被遗忘


时光不复


晗晗啊

老屋。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老屋。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孤行者

如果你不在

         文/ 孤行者

一阵风
吹散了屋顶的炊烟
那些脚步声近了,又远了
篱笆外,总是
天边披裹晚霞的茫然

布满尘灰的窗台
静静地,撒下一片银色的月光
是那么的远,那么清凉
我把笛声停在窗口
让梦飞越山岗

乡愁被沉落在时光里
一字一句的刻骨铭心
将心底的思念拉长
那些飞扬的雨丝
淋湿了远方

当我路过深秋的雨巷
秋雨打湿了斑驳的旧墙
如果你不在
请允许我带走一片红叶
让我走出这一世的沧桑

如果你不在

         文/ 孤行者

一阵风
吹散了屋顶的炊烟
那些脚步声近了,又远了
篱笆外,总是
天边披裹晚霞的茫然

布满尘灰的窗台
静静地,撒下一片银色的月光
是那么的远,那么清凉
我把笛声停在窗口
让梦飞越山岗

乡愁被沉落在时光里
一字一句的刻骨铭心
将心底的思念拉长
那些飞扬的雨丝
淋湿了远方

当我路过深秋的雨巷
秋雨打湿了斑驳的旧墙
如果你不在
请允许我带走一片红叶
让我走出这一世的沧桑

孤行者

故乡(组诗)

         文/孤行者

《山的回音》

仿佛听到山的回音
我再一次呼喊
粗犷的嗓音
何必惊醒
曾经稚嫩的语言

不必急着回应
最好在喊出的一刹那
完全被冰封
当我回来的时候
也许
冰雪已经化作了春水

《暮色》

父亲的扁担
一头挑着梦想
一头挑着夕阳
母亲的炊烟
把我的梦托起

如果无法记住
飘雨的日子
那就做个美梦吧
不要让那些鸡鸣惊醒

《牵牛花》

总是在晨曦
吹响你的小喇叭
一滴朝露滑落
请不要忘记
草尖上还有我的足迹

你爬上了篱栏
把整个夏日缠得很紧
蜂蝶是否抱怨我
指尖上还残留着余香

《小河》

为何总想拉我入怀
在母亲...

故乡(组诗)

         文/孤行者

《山的回音》

仿佛听到山的回音
我再一次呼喊
粗犷的嗓音
何必惊醒
曾经稚嫩的语言

不必急着回应
最好在喊出的一刹那
完全被冰封
当我回来的时候
也许
冰雪已经化作了春水

《暮色》

父亲的扁担
一头挑着梦想
一头挑着夕阳
母亲的炊烟
把我的梦托起

如果无法记住
飘雨的日子
那就做个美梦吧
不要让那些鸡鸣惊醒

《牵牛花》

总是在晨曦
吹响你的小喇叭
一滴朝露滑落
请不要忘记
草尖上还有我的足迹

你爬上了篱栏
把整个夏日缠得很紧
蜂蝶是否抱怨我
指尖上还残留着余香

《小河》

为何总想拉我入怀
在母亲的责骂声中
或许那一尾小鱼
已经记住了我的名字
在那个夏日

蓝梦

家,就是妈妈


  文  蓝梦


樱桃红了的时候





家,就是妈妈


  文  蓝梦











樱桃红了的时候


        

        

片片落叶情

【原创散文】老屋(5)

       岁月不居,时光如流,转眼二姐也有了幸福、和美的归宿。这样,昔日承载了一家六口的老屋,又注定因我和弟弟外出就读而逐渐枯萎了曾有的欢声笑语。

       老屋里,孤灯下,唯有父母相依为命。翻开装帧着童年的记忆,那些月光下的歌谣,那些屋檐下的故事,那些树底下的婉转,那些父母亲的呵护,渐行渐远,化为一道伤。

       原来,是父亲和大姐二人共同撑起了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在我...

       岁月不居,时光如流,转眼二姐也有了幸福、和美的归宿。这样,昔日承载了一家六口的老屋,又注定因我和弟弟外出就读而逐渐枯萎了曾有的欢声笑语。

       老屋里,孤灯下,唯有父母相依为命。翻开装帧着童年的记忆,那些月光下的歌谣,那些屋檐下的故事,那些树底下的婉转,那些父母亲的呵护,渐行渐远,化为一道伤。

       原来,是父亲和大姐二人共同撑起了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在我二姐、我和弟弟打小记事开始从未有过缺衣少粮的愁眉。后来,家庭的重担只有让父亲一人扛。

       父亲终于积劳成疾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尽管父亲病得已经很严重了,但是他还是念念不忘地乘车至百里之外的学校去看我,那成了父亲陪伴我的最后一个晚上。

       父亲终究还是走了,丢下了弱小的母亲,扔下了还在求学的我和弟弟,在那个临近我高考的日子,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凌晨,痛苦地离开了我们。

       老屋里,只留下母亲一人。在我读大学的那些年,母亲坚强地学会了原先从未干过的农活,茹苦含辛地供我和弟弟读书,而母亲曾经姣美的脸庞和柔软的纤手已不再光滑。

       我参加工作后,弟弟执意辍学而外出打工,那些年母亲完全可以歇息下来,不必再为我们操心。但是母亲还是赋闲不住,继续打理着那一、二片茶山。

       后来,我成了家,母亲不得不离开世居的老屋而来到县城,照看她的孙女。后来,弟弟也成家了,母亲又辗转到弟弟家里帮着他照看孩子。从此,人去屋空,冷落了老屋。直至前年母亲离世,她再也没有回到过从前的老屋了。

       光阴如水,淹没了过往,但老屋的养育之恩难以忘怀。一路逶迤而行,四季更迭,落花戏水,黄叶悲天,梦中时时氤氲起挥之不去的乡愁。而老屋就是我存放乡愁唯一的地方。

       五一前夕,二姐来了电话告诉我,老家要准备旧村改造,搞什么新农村建设,那两间老屋需要拆除,村里问我是否同意。说真的,于情我要牢牢保护好老屋,那是我们存放记忆的地方;于理我要以大局为重,支持美丽乡村运动。

       五一节后,老屋倒了。

                                           (2019年5月16日写于小山城)

何辛子
Day 12 我留不住岁月,岁...

Day 12

我留不住岁月,岁月却留住我。

Day 12

我留不住岁月,岁月却留住我。

片片落叶情

【原创散文】老屋(4)

       那年冬天,雪下得特别的大,老屋完全融入了一片白皑皑的世界。

       大姐要出嫁了。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相聚老屋,欢声笑语,忙得不亦乐乎,那情景倒是像为她们自个儿儿女娶亲嫁囡办喜事一样。因为我大姐自从迎亲的队伍进屋那一刻起,就一直躲在楼上哭泣。

       听说乡里的风俗是女儿出嫁时她一定得哭泣,至于何故我因年幼不明白想不通,反正后来我二姐出嫁时,她是...

 

       那年冬天,雪下得特别的大,老屋完全融入了一片白皑皑的世界。

       大姐要出嫁了。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相聚老屋,欢声笑语,忙得不亦乐乎,那情景倒是像为她们自个儿儿女娶亲嫁囡办喜事一样。因为我大姐自从迎亲的队伍进屋那一刻起,就一直躲在楼上哭泣。

       听说乡里的风俗是女儿出嫁时她一定得哭泣,至于何故我因年幼不明白想不通,反正后来我二姐出嫁时,她是笑若桃花的。

       当屋外响起四下鞭炮声时,老屋知道起身的时辰将至。

       母亲哭了。她一边整理着嫁妆,一边千叮咛万嘱咐,眼见相依为命二十年的骨肉分离在即,一旦跨出家门就像泼出去的水,女儿最终成了他家的人了,她哪能不伤心呢。

      父亲流泪了,我唯一一次看到铮铮铁骨的父亲在众人面前毫无顾忌地泪洒胸襟,他为了褒奖大女儿嫁前所付出的辛苦,将可以盛装粮食的所有嫁柜(箱)装的沉沉的。

        我哭了,大姐再也不会带着我去看电影看戏了。

        雪,纷纷扬扬,嗽嗽作响,飘进了老屋的窗口,依恋在艳红的嫁妆上,倾刻化为斑斑水珠,最终,分不清到底是水还是泪。

       大姐结婚之前没有谈情说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到一个离家十里地的穷山沟里。父亲认为那山沟好,开门就是山,出门便是田,砍柴种地近,只要青山在又不愁没柴烧。而大姐则一百个不愿意,每次那个后来成了我姐夫的男人来老屋,她就像老鼠怕见猫儿一般躲到朋友家去。好几次,父亲让我去喊大姐,她死活不肯回家吃睡,直至男人离去。世事难料,如今的那个穷山沟已摇身一变为全省的新农村示范村。

       雪,越下越大,如棉絮一拔一拔地从天而降,降落在迎亲队伍的身上,这是我有记忆以来山村里下过的最大一场雪。

       按风俗,这一天作为大舅子的我尊如贵宾,要陪伴大姐入夫家的,可瞧我父亲这德性,因担心耽误我的学业,他硬是不肯让我陪同。

       大姐在一大群统着红妆的伴娘们簇拥下,依依不舍地迈出了这道闭眼也能感觉出高低的门槛,在阵阵炮仗的祝福声中,融入了为她而来的迎亲队伍中去了,踏上了新的生活。

       再见了,风雪迷茫的老屋。

                                                                        (待续)

                                            (2019年4月11日修改于山城。图片来自网络,致谢作者)


片片落叶情

【原创散文】老屋(3)

       山村的历史是一部诉不完道不尽的的辛酸史,而老屋便是这段苦难历史的见证者。

       七十年代,每当春暖花开的季节,老屋便心事重重,长吁短叹,笛声凄凉。青黄不接的乡里乡亲迫于生计而陆陆续续地踏进老屋,借大米的借大米,借面粉的借面粉,借玉米的借玉米,凡是老屋里储备的食粮均有人借。

       我家因父亲和大姐都是队里的正劳力,挣得工分多,分的粮食也多,年年有余...


       山村的历史是一部诉不完道不尽的的辛酸史,而老屋便是这段苦难历史的见证者。

       七十年代,每当春暖花开的季节,老屋便心事重重,长吁短叹,笛声凄凉。青黄不接的乡里乡亲迫于生计而陆陆续续地踏进老屋,借大米的借大米,借面粉的借面粉,借玉米的借玉米,凡是老屋里储备的食粮均有人借。

       我家因父亲和大姐都是队里的正劳力,挣得工分多,分的粮食也多,年年有余。母亲是位出了名的勤俭持家的能手,过了大年三十,她就开始计算着新的一年一家六口所需的口粮,将多余的粮食无偿出借。我家平时的生活相当俭朴,有时吃地瓜饭,有时嚼大麦饭,父母还时不时地告诫我和弟弟要“粒粒皆辛苦”。

      母亲不识字不会记帐,但记忆特好,哪家借了什么东西借了多少数量,她一毫不落地记在心中。但她从不主动催还,那时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先拿去吃了再说”。先拿去吃了再说,结果,许多人借了再也不还了。

       老屋清楚地记得,我的那位小伙伴,他家五口人,父亲长年卧病,弟妹年幼,一家人只有靠其母亲挣工分,上顿不接下顿,是老屋借粮的常客。有时,我家开饭的时候,他会拉扯着弟妹眼巴巴地站在门口,好多次我母亲无耐“狠心”地关上了大门,却终关不住他们那乞求的眼神和老屋的叹息。

       这样的情形持续到分田到户。之后,山村的生活翻天覆地,老屋的唢呐又吹起了喜洋洋。

忆苦思甜,富裕了的乡亲每每回首那段往事,无不称颂老屋的恩德,感谢党的好政策。

       好人会有好报。是啊,老屋坚信这句话。当积劳成疾的父亲躺在病床上,一双双焦虑关切的眼晴祈求着好人一生平安,一声声炽热的问候温暖着厚积的老屋。当父亲离开人世时,又有那么多的乡亲扼腕落泪,又有那么多的乡亲匡扶老屋。

       老屋,有人还记得你,记得那一扇紧闭褪色的大门,记得那一道斑驳沧桑的门槛。

                                                                     (待续)

                                      (2019年4月11日修改于山城。图片来自网络,致谢作者)


片片落叶情

【原创散文】老屋(2)

       七岁那年,我穿着花格子衣裳,被父亲驮进了村里的小学,开始了漫长的求学生涯,老屋便成了我放学归来后写作业的第二课堂。每每父亲收工回家,卸下锄头,第一件要事就是检查我的家庭作业,或教我背诵课文。

       至今我也弄不明白,当初小小的我竟然不是念书的料,常常被班主任陈老师留在教室里补课,看着其他同学高高兴兴地放学回家,我委屈地直抹眼泪。一学年下来各门功课都不及格,班主任陈老师跑到我家,建议父亲让我留级,父亲坚决不同意,理由是我在老屋所做...


       七岁那年,我穿着花格子衣裳,被父亲驮进了村里的小学,开始了漫长的求学生涯,老屋便成了我放学归来后写作业的第二课堂。每每父亲收工回家,卸下锄头,第一件要事就是检查我的家庭作业,或教我背诵课文。

       至今我也弄不明白,当初小小的我竟然不是念书的料,常常被班主任陈老师留在教室里补课,看着其他同学高高兴兴地放学回家,我委屈地直抹眼泪。一学年下来各门功课都不及格,班主任陈老师跑到我家,建议父亲让我留级,父亲坚决不同意,理由是我在老屋所做的作业很少出现过差错。这样,陈老师也就勉强同意了我跟班。

       我钦佩父亲的果断英明,他的一句话将我最终送进了大学的校门。

       其实,个中的秘密只有我和隔壁的堂哥知道,还有始终缄默着的老屋。堂哥比我高一个年级,为了找我玩耍,他替我做好了所有的家庭作业。这个秘密在老屋里埋藏了许多年,直到父亲去逝,我也没有勇气面对他说出来,更重要的是我不忍心伤害那颗饱经风霜、望子成龙的心。

       小学虽然我读了五年,可老屋发黄的墙壁上、毛主席的画像下,始终没有粘贴过一张奖状,这也是我父亲生前所遗憾的。

       我最喜爱看父亲写毛笔字了。每当过年,父亲会亲自执笔写上两幅春联,粘贴在老屋的前后门框上。我羡慕他那根身杆发黑的毛笔,得心应手地在大红纸上飞舞。从此,我知道了什么叫行书。放学回家,看读老屋的对联几乎成了我的习惯,我爱上了书法。我用稚嫩的铅笔,对着春联照样画弧,在父亲鼓励的目光下,从春练到夏,从秋练到冬,看着老屋门联由红转黄,又从黄变白,我的硬笔字也成了同学们的练帖。

      父亲爱读报,那时全村只有一份省报,存放在代销店里。闲暇之时,父亲常常会借回家细读,同时也拉着我陪伴在其身边。父亲曾当过几年的小学代课老师,在村里也算是个有文化的人。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读报时,父亲时不时地故作不识字,实际上是在考我。当我读不出的时候,他会叫我查字典,并照典解释。对于好文好句好词,他会让我多念几遍,牢记在心,而我不知道父亲那时的用心良苦。老屋成了父子俩习文的百草园。

       在父亲良好的熏陶下,我的书法和文学在当地也小有名气。每当夜籁俱寂,我独自关进书房,抚摸着红得发烫的一本本获奖证书,仿佛再现当年老屋之温馨。

       我更加怀念父亲和老屋了。

                                                                      (待续)

                                    (2019年4月11日修改于山城。图片来自网络,致谢作者)


片片落叶情

【原创散文】老屋(1)

       像我家一样的老屋,在江浙一带的农村原来遍地皆是。

       屋子木头结构,泥墙黛瓦,前后各开一叶窗、一扇门。一般分上下二层,下层是日常活动的场所,上层供就寝、存放东西之用。

       我家老屋历史不算长,年纪没有母亲大,是因火灾后再度重建,但也年过半百,似有风烛残年之态了。...



       像我家一样的老屋,在江浙一带的农村原来遍地皆是。

       屋子木头结构,泥墙黛瓦,前后各开一叶窗、一扇门。一般分上下二层,下层是日常活动的场所,上层供就寝、存放东西之用。

       我家老屋历史不算长,年纪没有母亲大,是因火灾后再度重建,但也年过半百,似有风烛残年之态了。

       看着别处的老屋一片一片的倒下,洋楼一幢一幢的立起,我家老屋更寂寞、更荒凉、更孤单、更沧桑了。

       老屋的洋(煤)油灯,点燃了我童年美好的记忆。

       孤灯下,一双灵巧的纤手穿梭在或明或暗跳动着的光线里,母亲将温暖缝进衣裳,将至爱纳入鞋底,而我依偎在母亲身旁,眼花缭乱地看着她飞针走线,直至迷迷糊糊地睡去。

       那时,母亲还年轻,大姐执意不肯上学,在家帮忙,就这样两个女人在昏暗的老屋里精心地编织着一家人的幸福。

       父亲,永远是老屋里的顶梁柱,除了挣工分,还非常勤快地负责家里的油盐米醋和穿戴,母亲和大姐只管做菜烧饭。不久,弟弟出生了。

       记得每到晚上,二姐放学归来,老屋便圆了一家人的快乐。乐观豁达的父亲不会忘记那把自做的心爱的二胡,拉起了《梁祝》小调,低吟浅唱,乐得洋油灯儿扑哧扑哧地舞蹈起来。

       后来,山村通了电,从此沾满着油腻、飘逸着油香的洋油灯,安静地离休在老屋一隅。老屋更光明了,可我始终没有忘记那盏照亮我童年的洋油灯。

       夏天的老屋阴凉爽快。夜晚,大家围坐在弄堂里,艾草氤氲,一把蒲扇有节奏地上下左右挥动,驱赶贴近耳根嗡嗡作声的蚊子。山村里蚊子如潮,成群结队的扰乱人的休息,夜半三更,常常从睡梦中听见父亲大巴掌拍击蚊子的脆响,那时一顶蚊帐竟成了老屋里的奢侈。

       然而,更可怕的倒也不是蚊子,是暴风雨肆虐时老屋摇摇欲倒的恐惧。台风来时,哗啦哗啦地卷飞屋顶的瓦片,撼动得老屋咯吱咯吱地作响,墙上的泥巴不断地往下掉。

       多少回,父母抱着我和弟弟从楼上躲藏到楼下,听着雨柱从楼板的罅隙间穿流而下,诚惶诚恐地干等到天明。母亲嘴里念念有词,焦急地祈求风雨早些过去。 从那时起,我感觉父亲是多么的伟大,他以健壮宽厚的胸怀呵护着我们一家人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于是,我幼小的心灵烙下了一个最大的心愿,将来一定要建一幢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楼房,让一家人俱欢颜!

       多少年过去了,梦实现了,可父亲苦等不及终弃我们而去,老屋在历经无数次风雨摧残后依然坚强地挺立着,如父亲伟岸的身躯。

                                                                           (待续)

                                                  (2019年4月11日修改于山城。图片来自网络,致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