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老板

20976浏览    1124参与
秦囚

你不再是孤独一人(赤锁)

【老板生贺】

生辰,原为大喜之日,人们为恭贺新生而杯盏交错。

不过,对老板来说,生辰这一天和常日无异。

在看到太阳像平常一样升起,老板静静地坐在柜台前。他算过了,今天医生轮值夜班,从下午两点到晚上十一点半。这个点,估计医生还在睡觉吧!

老板没再多想。反正,医生那个大咧咧的性子,也不会想到今天是自己的生辰。看了会儿书,照例把所有古物挨着挨着擦了一遍,算算时间,已经是快是中午了。

“老板——”医生突然闯了进来,这一嗓子直接吼破音了。向来稳重的老板也被这一嗓子吓到了。看着医生风风火火地进来,不禁皱着眉头问了句:“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急急忙忙的。”医生没有说话,拉着老板就往外冲。到了路边,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把老...

【老板生贺】

生辰,原为大喜之日,人们为恭贺新生而杯盏交错。

不过,对老板来说,生辰这一天和常日无异。

在看到太阳像平常一样升起,老板静静地坐在柜台前。他算过了,今天医生轮值夜班,从下午两点到晚上十一点半。这个点,估计医生还在睡觉吧!

老板没再多想。反正,医生那个大咧咧的性子,也不会想到今天是自己的生辰。看了会儿书,照例把所有古物挨着挨着擦了一遍,算算时间,已经是快是中午了。

“老板——”医生突然闯了进来,这一嗓子直接吼破音了。向来稳重的老板也被这一嗓子吓到了。看着医生风风火火地进来,不禁皱着眉头问了句:“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急急忙忙的。”医生没有说话,拉着老板就往外冲。到了路边,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把老板塞进去了。

“怎么了?”老板颇为不解。“老板,呼呼,我,呼……”医生还在喘着粗气,老板让他先顺顺气,在好好说话。“师傅,麻烦到市中心,谢谢。”医生终于平复了呼吸,给司机师傅说了地点,再回答老板的问题。

“老板,生日快乐!”医生一开口居然是这么一句。老板有些吃惊。还没有等老板反应过来,医生就接着说了下去:“你看你这不是生日了嘛?刚好我朋友给了我两张自助餐的优惠券。我正愁不知道怎么给你庆祝一下,这不,还省了一大笔开销。”

对于医生这种从不征求当事人意见就擅自做决定的性格老板也已经习惯了。不过,对于医生知道自己生日这件事,心中除了惊讶,更多的则是喜悦。他头一次感受到了温暖,在他生日这一天。

到了餐厅,像往常一样,医生不停地往老板盘子里夹菜,一边吃一边不停地叨叨叨。让老板久违地感觉到了人间鲜活的气息。

“啊?都一点一刻啦!完了完了,老板,我去结账我要先撤了。马上就要迟到了,今晚回来给你带惊喜!”说完医生又是一阵风似的走了。

就因为医生那么一句话,老板居然头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作“如坐针毡”心急火燎地想知道医生到底会给自己准备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11:59,店里民国时期的西洋钟显示出来的时间让老板愈发心急,这么晚还没有下班吗?老板担心医生的安危,决定亲自出门找人。这时,古董店的大门被打开,医生站在门口,手里提着的是……一盒蛋糕?

原来医生那么久不回来,是为自己准备蛋糕去了?

“老板,快快快,打开了看看,这可是我跑了好多家店才买回来的。这个点只有一家店才卖的。你快打开许个愿。”

老板有些感动了,他小心翼翼地打开蛋糕的纸盒,看着被花花绿绿的奶油和水果、巧克力覆盖的蛋糕,他插上一支蜡烛,医生将为了点蜡烛特地买的打火机拿出来点燃,昏暗的古董店自带停电效果,老板闭上眼睛,在医生的“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中,默默许下一个愿望。睁开眼的那一刻,一滴清泪落下。

“老板,你怎么哭了?过生日怎么能哭呢?”

“无妨,只是,从未有人陪我共度生辰……”

“那以后,我陪老板过吧!每一个生辰都陪着你过。”医生信誓旦旦地说道。

“真的?”“真的!”

“那,余生,你可否愿意与我共度?”

“你可否,成为我最好的礼物……”

今夜无眠,满室旖旎,春色撩人,


老板,你将不再是孤独一人……


杭州卑微市民牧森
瞎jb搓了一个头像,诶嘿嘿嘿嘿...

瞎jb搓了一个头像,诶嘿嘿嘿嘿嘿嘿嘿_(:D)∠)_

瞎jb搓了一个头像,诶嘿嘿嘿嘿嘿嘿嘿_(:D)∠)_

江若兮

孤烟墨柳 14 (扶甘/高虐)



世事难料,总是天道好轮回,当甘罗在冒顿王子怀里看到被铁链囚禁住的扶苏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这个人很傻。

当扶苏带着异样的目光瞥向他时,甘罗心跳都漏了半拍,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来,​站在扶苏面前,扶苏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当甘罗鼓起勇气与他对视时,还是败给了自己。

扶苏虽然被锁住...



     

      世事难料,总是天道好轮回,当甘罗在冒顿王子怀里看到被铁链囚禁住的扶苏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这个人很傻。

   

      当扶苏带着异样的目光瞥向他时,甘罗心跳都漏了半拍,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来,​站在扶苏面前,扶苏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当甘罗鼓起勇气与他对视时,还是败给了自己。

   

      扶苏虽然被锁住了,可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并未减弱丝毫,那双曾经那么温柔的注视着他的眼眸,此时带着他所不熟识的讥讽和寒霜,他开口,“上卿在此地看来风生水起啊,嗯?”​

    

      “有我在,韩信他自是不会受半分委屈。”​冒顿王子抱臂站在一旁,扶苏不知是怜悯还是什么,却不知何处萌发的一丝窃喜,虽然他明明知道甘罗不把真实姓名告诉冒顿王子是为了不给他惹麻烦。

   

      甘罗还在揣摩冒顿王子把扶苏抓来的意图,以及他说的那句扶苏是自投罗网的。手中便传来一阵刺骨的冰冷,他低下头,看到一块烫红的烙铁。​

    

      身躯猛的一阵,他想干什么?!

    

      “本是想亲自动手的,不过既然你身上的烙印是他留的,就给你一次机会吧。”​甘罗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试探,如果他不下手,两人的性命都岌岌可危,可如果他下手……

        

      他的手有些颤抖,视线一点一点爬上扶苏的​锦衣,随即愣住了。

     

      扶苏温和的笑着,就像江南朦胧的烟雨,就像六月的微风轻抚着河边的杨柳,就像暗夜中划破长夜的曙光。

     

      “毕之。”​他唤道。“过来。”

     

       甘罗僵硬的一步步靠近他,“我不想你感到为难,”​扶苏那双褐色的眸子清澈似水,“让你为难的事我都不会去做,所以——”

     

      “我不怕痛的。”​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小细节,在此之前的小苏苏叫阿罗都是叫上卿的。

不要对转甜抱有任何希望,特此说明。​


洛逸轩
这只甘罗猫我可以吗!!!

这只甘罗猫我可以吗!!!

这只甘罗猫我可以吗!!!

洛逸轩
我太菜了我不配画老板呜呜呜呜呜

我太菜了我不配画老板呜呜呜呜呜

我太菜了我不配画老板呜呜呜呜呜

江若兮

孤烟墨柳 13 (扶甘/高虐)

     

      匈奴族的地图是画在羊皮上的,虽然粗糙且带着独特的腥味,却是精准无比。​清晨的光使甘罗熠熠生辉,他简单分析了一下地形。

    

      扶苏虽大兵压境,可匈奴占领的山口易守难攻,且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按人数和军队素质强行突破,倒是也有一线希望,可这么做无意对两方都会造成很大的损失。

    

   ...

     

      匈奴族的地图是画在羊皮上的,虽然粗糙且带着独特的腥味,却是精准无比。​清晨的光使甘罗熠熠生辉,他简单分析了一下地形。

    

      扶苏虽大兵压境,可匈奴占领的山口易守难攻,且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按人数和军队素质强行突破,倒是也有一线希望,可这么做无意对两方都会造成很大的损失。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阻止这场战争。

     

      冒顿王子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他的背后,附身双手轻轻撑住桌子,在他耳边轻语道,“看什么呢?”​甘罗心里咯噔一下,仓促间回眸,那张俊逸且棱角分明的脸近在咫尺,两人呼吸相闻。

    

      “我前日在宴会上听说你是个断袖,而且对扶苏一厢情愿?”​冒顿王子不但不觉得失礼,反而向前逼得甘罗微微向后顷身。

    

      你这哪是一厢情愿啊,虽然不曾说过一句话,可冒顿王子仍记得他望向扶苏的眼神,那从眸中漾出的柔情——

                   让他很不爽。

     

      他眼神晦暗不明,​一副欲吻不吻的模样,甘罗抵在他胸前的手臂感到力量进一步加大,惊慌间用力推开了他,“不要——!”甘罗手撑着桌子,半边衣衫因为刚才的动作微微滑落,就像草原上无辜洁白的绵羊。

   

      手擦过唇边,冒顿王子心想是自己过于心急了,毕竟韩信是中原人,这些事,还是慢慢来吧,“刚才和你开玩笑的,走,带你去看好东西。”​他拉起甘罗的手就想出去。

   

      甘罗警惕的看着他,“什么?”​冒顿王子对他们磨磨唧唧的性格扰的有些愠怒,一手揽过他的腰大步走出去。

    

      “当然是让你看看你日思夜想的心上人。”​

     

      震惊的抬眸看着他的侧脸,甘罗一时竟说不出话,“陛下……?”​

     

      “对啊,不过这次可是他自投罗网,怪不得我。”冒顿王子轻笑一声,稳稳的抱着他向着一处方向走去。

    

      他其实没有恶意,只是觉得这样可以讨这孩子的欢心,至于把不把这位九五至尊放回去,那当然是顾全战局了……

          

          

      ​

江若兮

孤烟墨柳 12 (扶甘/高虐)



扶苏手撑着边缘缓缓坐起来,十指插入柔顺的栗色发丝,竟然梦到那么久之前的事情……那时月华依旧透彻,人心依旧温暖。​

东方即将拂晓,扶苏站在一个小山丘上,看着那抹橘色一点一点变得圆满,太阳每天都会是新的太阳,就像那个人,就算你把他狠狠踩进污垢里,当他再次站在你面前时,却依旧那样的一尘不染,哪怕没有阳光,既然明媚。

 ...

      

    

      扶苏手撑着边缘缓缓坐起来,十指插入柔顺的栗色发丝,竟然梦到那么久之前的事情……那时月华依旧透彻,人心依旧温暖。​

   

      东方即将拂晓,扶苏站在一个小山丘上,看着那抹橘色一点一点变得圆满,太阳每天都会是新的太阳,就像那个人,就算你把他狠狠踩进污垢里,当他再次站在你面前时,却依旧那样的一尘不染,哪怕没有阳光,既然明媚。

    

      该死,为什么总是想起他。​

   

      扪心自问,真的对他没有感情吗?不是的……若是没有感情,他有如何牵动自己哪怕一丝一毫的情绪,​可是自己现在这么对他,有算得了什么呢?

   

      剑未配妥,出门已是江湖。

      

      自从践祚以来,他慢慢开始变得多疑,怀疑身边的顾存,怀疑毕恭毕敬的臣子,怀疑看似人畜无害的胡亥,甚至开始怀疑甘罗。

    

      人人对着九五至尊趋之旁骛,却不知这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心灵的牢笼。

    

      天亮已经破晓,第一道光照在他的身上,​天边层层的云浪在他身边翻滚着,飞鸟在岁月看不见的火焰低吟。

   

      罢了,既然已经如此,便回不了头了,毕之,若有来生,我定会好好珍惜你。

    

      一个鬼鬼祟祟的士兵打破了这静谧的氛围,“你是什么人?”​扶苏低沉的声音响起。那小兵吓了一跳,见是天子,连忙附身行三跪九叩大礼,“禀报陛下,顾存大人让鄙人去匈奴营中找一个人,说莫要让人看到我出去……”

   

      不用说也知道是去找甘罗,扶苏勾唇轻笑,“哦?那朕同去可好?”​

   

  

这章是小苏苏的心描,感觉自己啥也没说的亚子……不过这个剧情有没有很带感​???!!

或许你们可以期待一下三更??(我没有我不是)​


低产导致流产

嗲真好看啊!动作有参考(模特小姐姐也真好看啊))
想约稿救救孩子太穷了,,,

嗲真好看啊!动作有参考(模特小姐姐也真好看啊))
想约稿救救孩子太穷了,,,

ivsmd
通话中🙉🦑📞📞📞📞...

通话中🙉🦑📞📞📞📞📞

通话中🙉🦑📞📞📞📞📞

白二白

哑舍×万圣节(三)

       *给胡亥和老孙一个结局

       *下一篇继续嗑糖


        “老板,胡亥旁边那个人是谁啊?”医生猛地抬头,一眼便看到了那个伫立在胡二公子身边,默然无语的人。

  

  老板闻言一愣,也抬头看向胡亥身侧,哪里有半个人影?

  

  “你看到他身边有人?”老板蹙了蹙眉,沉声道:“会不会是今日鬼气太重,招惹来了什么孤魂野鬼。”

  

  此言一出,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我看不到胡少爷...

       *给胡亥和老孙一个结局

       *下一篇继续嗑糖


        “老板,胡亥旁边那个人是谁啊?”医生猛地抬头,一眼便看到了那个伫立在胡二公子身边,默然无语的人。

  

  老板闻言一愣,也抬头看向胡亥身侧,哪里有半个人影?

  

  “你看到他身边有人?”老板蹙了蹙眉,沉声道:“会不会是今日鬼气太重,招惹来了什么孤魂野鬼。”

  

  此言一出,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我看不到胡少爷身边的人。”陆子冈摸了摸下巴,问到:“医生,你能通灵?”

  

  “……不会吧,有这么玄乎?”医生不大相信,自己当初变成过九龙杯,可看到古董们修炼出的灵体,可眼前这人,就宛如一个没有生气的木偶一般,只是低垂着首,看不清表情。

  

  胡亥沉默,却将手中的茶杯逐渐攥紧了。

  

  “你看到,此人,相貌如何?”须臾,胡亥生涩地开口,问到。

  

  “嗯…棕色头发,圆脸,年纪差不多……二三十?”医生细细看了看那人,“他低着头,我看不大清。”

  

  胡亥的手颤了颤,溅出一片清透的茶水。

  



  原来,他还在。

  

  胡亥放下手中茶杯,理了理衣衫,发自肺腑地对老板施了一礼。

  

  “谢过先生。”

  

  语罢,他转身,不顾众人错愕的目光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他顿了顿,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却最终缄默,迈步走出哑舍。

  

  于他来说,屋中那人,如青冥一般,自己穷极一生也无法拥之。只能仰望,一路追逐他的步伐。而他却忘了,忽视了,一个在他逐梦路上默默守护的人。


         曾几何时,也不是孤单一人。几千年前,也有一个服侍在他身边,宽容他,用一生守护他,最终也无怨无悔的,敦厚的少年。

  

  “孙朔,”他轻唤了声。

  

  寒风刺骨,扯的他身上单薄的袍子凛凛作响,回应他的,只有风,和街边喧闹的人声。

  

  ……

  

     虫响灯光薄,宵寒药气浓。

        君怜垂翅客,辛苦尚相从。


        ……




  



  “小公子。”


白二白

哑舍#万圣节(二)

  *胡少爷最美腻

        *接上


        “您是,徐福先生?”扶苏有些惊讶,看着着盲了双目的清雅男子,不禁感叹。

  

  “正是在下,公子崇安。”师傅饶有兴致,“这名字很久没人提过了,您若是不说,我恐怕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名字。”

  

  “诶,汤圆,为师让你带的东西呢?”师傅唤了声逗弄三青的小娃娃,“在这个时代,与诸位都是初次见面。薄礼赠上,望海涵。”

  

  汤圆解开小包包,掏出一堆四四方方的小木盒。里面装的无一不是圆润饱满的...

  *胡少爷最美腻

        *接上


        “您是,徐福先生?”扶苏有些惊讶,看着着盲了双目的清雅男子,不禁感叹。

  

  “正是在下,公子崇安。”师傅饶有兴致,“这名字很久没人提过了,您若是不说,我恐怕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名字。”

  

  “诶,汤圆,为师让你带的东西呢?”师傅唤了声逗弄三青的小娃娃,“在这个时代,与诸位都是初次见面。薄礼赠上,望海涵。”

  

  汤圆解开小包包,掏出一堆四四方方的小木盒。里面装的无一不是圆润饱满的丹药。听主人一一介绍完用处后,众人都啧啧称奇。医生拿着一颗红色的小药丸,放在灯下研究了半晌:“这东西,真的能让人力大无穷?”那不就是大力丸吗。

  

  “用者自知。”汤圆学着他师傅的模样,装腔作势道。

  

  不得不说,无论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对丹药这种东西都有一种莫名的热情。

  

  这一桌的小药丸,十分招人稀罕。

  

  胡亥倚着一根柱子,默默地看着众人,目光无非就是在两个人身上徘徊。

  

  一是扶苏,一是老板。

  

  目光停留在老板身上时,他的思绪不由得有些缥缈。

  

  这个人,不应当最恨自己吗?

  

  “这个铜权衡,你收着吧。”一天前,胡亥来到哑舍,一见面,老板就将他找了许久的东西送到了他面前。

  

  老板眉头微微皱着,道:“他的灵魂我用灵气滋养过,可之前他本体受损太严重,我只能堪堪让他不魂飞魄散。”

  

  “你若想让他活,就好生温养着。”老板淡淡道,“带在身上,对他的修行最有利。”

  

  胡亥记得自己当时是很高兴的,只不过出于习惯,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自己的欣喜,更没有向老板道谢。

  

  他只是“哦”了一声,就走了。

  

  如此一来,倒像是自己礼数不周了。胡亥正想着,忽见那被自己注视许久的黑发男子与扶苏低语几句,扶苏笑了笑,并未接话。

  

  扶苏是他的兄长,也曾是他的四方天地。

  

  后来,天塌了。他便只剩下了脚下踩着的土地。一路泥泞,迷茫恍惚。

  

  暗无天日,如此两千余年。他踽踽独行。

  

  老板寻得扶苏转世,心中至少有寄托。而他……还剩下什么?

  

  他拥有的一切,他热爱的一切。到头来,在他第一次喝的酩酊大醉后,他方如梦初醒。

  

  竟无一与扶苏无关。

  

  这个人,早已不仅仅是他高高在上的天了。


白二白

哑舍×万圣节(一)

  *ooc快乐

  *当老板成为众矢之的

  *温油老板在线发糖




  “老板!!!!万圣节快乐!!”医生像个欢脱的兔子似的进门就给了老板一个熊抱。

  

  嗯,欢脱的兔子。老板暗自点了点头。

  

  “万圣节,中元鬼节,乐在何处?”一个幽幽的声音从哑舍某个角落不合时宜地响起。

  

  医生抬头,见那一头银发的年轻俊美的男子正坐在一太师椅上,品着茶,其身侧站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胡亥?!”医生心道好好一个万圣节本来想忽悠着老板一起出去逛街,这胡二公子一来,自己的计划恐怕实现不易!

  

  胡亥挑了挑修长的眉:“怎么?”

  

  医生一肚子怨气无处撒,只能可怜巴巴地...

  *ooc快乐

  *当老板成为众矢之的

  *温油老板在线发糖




  “老板!!!!万圣节快乐!!”医生像个欢脱的兔子似的进门就给了老板一个熊抱。

  

  嗯,欢脱的兔子。老板暗自点了点头。

  

  “万圣节,中元鬼节,乐在何处?”一个幽幽的声音从哑舍某个角落不合时宜地响起。

  

  医生抬头,见那一头银发的年轻俊美的男子正坐在一太师椅上,品着茶,其身侧站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胡亥?!”医生心道好好一个万圣节本来想忽悠着老板一起出去逛街,这胡二公子一来,自己的计划恐怕实现不易!

  

  胡亥挑了挑修长的眉:“怎么?”

  

  医生一肚子怨气无处撒,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老板。

  

  “老板,他怎么在这……QAQ”

  

  “是我带他来的。”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哑舍的屏风后传出。紧接着,一个翩翩身影转出,手中还提着一只笔。

  

  医生欲哭无泪。

  

  “日……他怎么也来了……”

  

  “不用介绍了,我是扶苏。医生,幸会。”扶苏的声音恰如其人,温润如玉,让人难以生出恶感,医生看着一边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老板,十二分不情愿地伸出手和那人握了握。

  

  “幸会。”医生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字。

  

  “大公子。”老板走到扶苏身前,躬身欲行礼,被扶苏双手托住。

  

  “毕之,你我之间,何时用这些虚礼了?”扶苏眼中倒映着面前人的影子,有久别重逢的惆怅,又有异样光芒流转。但转瞬间,便恢复了往日的温文尔雅。


  胡亥抬眼,垂眸,继续品茶。

  

  “咳咳咳,今天人到的真齐啊。”医生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扶苏将目光从老板身上移开,看着哑舍的大门,笑呵呵道:“呵呵,恐怕还有未到齐。”

  

  “诶对哦,炉子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医生挠了挠头,“还有小汤圆,我刚到家时没看见他,还以为他自己来店里了。”

  

  “子冈带他去找师傅了。”老板道,“他们很久没有见面……”

  

  “砰!”

  

  “……”

  

  法阵落处,光芒四射。

  

  “二师兄!!”汤圆两只小短腿倒的飞快,直向老板跑来。

  

  垫在汤圆下面,被自家小徒弟踩了几脚的师傅安然站起身来,潇洒地拍了拍身上的脚印,笑眯眯地朝众人问了声安。

  

  “师傅,您怎么也来了。”老板一手摸了摸汤圆的小脑袋,眼中似乎有些惊喜。

  

  “许久未见,自是想念毕之了。”师傅眯眯眼,笑道。

  

  “哼,你分明是想念酒心巧克力……”汤圆超小声在他师兄怀里拱了拱。

  

  酸。

  

  医生有点酸。莫名其妙的酸。

  

  他一把掐住汤圆的脸巴子,笑嘻嘻道:“汤圆儿~想不想叔啊~”

  

  “可想了!不过我们才半天没有见面……”小汤圆识时务者为俊杰,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四下环顾。

  

  “咦?刚刚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哥哥呢?”

  

  “……”陆子冈缓缓葱地上爬起来,额头上青筋跳动。被那一大一小两个神棍当成肉垫的滋味着实不爽。缓了许久,后背还是隐隐作痛。看来得找医生给自己提供义务劳动了……


  他们自己家里那点穷事,莫挨老子。


江若兮

孤烟墨柳 战损梗 (扶甘/高虐)



◎你们点的病梗我是真的不会写,我都写了五篇废稿了……(强颜欢笑)

​◎有ooc致歉,祝各位食用愉快。

血腥味像条小蛇一样攀上他的身体,最终唤醒他脑海中无边无际的恐惧。他从未如此害怕过,哪怕面对父皇的天子之怒都未曾。

可现在他怕了,非常怕。...



   

◎你们点的病梗我是真的不会写,我都写了五篇废稿了……(强颜欢笑)

​◎有ooc致歉,祝各位食用愉快。

   

   

      血腥味像条小蛇一样攀上他的身体,最终唤醒他脑海中无边无际的恐惧。他从未如此害怕过,哪怕面对父皇的天子之怒都未曾。

    

      可现在他怕了,非常怕。

   

      绿袍少年的半张脸都被血色浸染,他安静的躺在那里,月华如水般投过窗沿洒落在他身上,当扶苏能控制自己身体的时候,他轻轻抱起绿袍少年,他身上的温度已经所剩无几了。扶苏紧紧搂着他纤细的腰身,再也不顾什么太子的身份,带着满腔的怒火一步步走出去。

   

      在外等候的小太监早已心急如焚,这时看到原本什么时候都温暖如春的大公子面色阴沉的走出他,而且他先闻到的,是那股浓重且不详的血味,想也没想便屈膝跪了下去。​

   

      “查。”​他居高临下的吐出一个字,带着人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的手隐藏在玄色的衣袍下微微颤抖着,恐惧铺天盖地的席卷了他的身体。

   

      毕之,你不会有事的,下午新搬来的奏折你还没有过目,大秦帝国的繁华还没有一起实现,我还有话没对你说……

   

      一直以来绿袍少年都陪伴在他身边,他从未想过失去他会怎么样,一脚踢开寝宫的大门,深褐色的眼瞳瞥了一眼身边兢兢战战不知所措的宫女,声音略发沙哑,“看什么?还不快去叫御医?”​

   

      恐惧慢慢褪去后,他才感到深切的悲痛,就连身旁橘黄色的烛火都被染成了灰色,“毕之,你醒来好不好,是我错了……”​

  

      大秦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单膝跪在床榻边,手中紧紧攥着那只苍白的手,嘴唇紧抿着,一滴晶莹的液体滴落在身下的地面上。

  

      御医听是太子亲自传唤,马不停蹄的赶来,却被深深的震撼在原地,这个未来的统治者此刻宛若一只受了伤的野兽。

   

      扶苏听到响动,微微偏过头来,依旧是那样棱角分明的面庞,黑夜般的眼瞳直直看向他的眼睛,他道。

   

      “若我的毕之有恙,株连九族。”​

      

     ​


低产导致流产
抓到之后养在水族馆的那种鱼缸里...

抓到之后养在水族馆的那种鱼缸里,

想养想看老板怀孕(划掉

抓到之后养在水族馆的那种鱼缸里,

想养想看老板怀孕(划掉

北京写字楼资讯
北京办公室出租资讯!W-x g...

北京办公室出租资讯!W-x gong众号: qyfwbj

北京办公室出租资讯!W-x gong众号: qyfwbj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