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老板组

1115浏览    21参与
Pat

【FSG_火蛛】烟

     通常下睁着眼睛,天路灯地板没有一个是清楚的。

     全糊了层雾,跟烟囱里里飘出的云朵一样缓慢的霸占他整个视线。反正全是灰蒙蒙的,也没多好看。一些一板一眼的标识在灰暗天空下给映衬的像褪了色的血,附在生锈金属上的锈痕。

      都是一个味道,都是一个结局。目的或多或少不纯,所以才显得劣迹斑斑。

     因此格尔比总是很成熟的低垂着发热的眼皮,在噼啪声中半带睡意的面对这个世界,十分漫不经心。毕竟无论酒吧内外...

     通常下睁着眼睛,天路灯地板没有一个是清楚的。

     全糊了层雾,跟烟囱里里飘出的云朵一样缓慢的霸占他整个视线。反正全是灰蒙蒙的,也没多好看。一些一板一眼的标识在灰暗天空下给映衬的像褪了色的血,附在生锈金属上的锈痕。

      都是一个味道,都是一个结局。目的或多或少不纯,所以才显得劣迹斑斑。

     因此格尔比总是很成熟的低垂着发热的眼皮,在噼啪声中半带睡意的面对这个世界,十分漫不经心。毕竟无论酒吧内外,都是在贩卖安全感。只是这个安全感的来源稍微粗暴,带着火药的味道。

       平日里也就这么站着,一言不发,偶尔碰见好友,偶尔遇见交易的怪物,也偶尔遇见不配合交易的怪物。他想到那朵滑稽的花曾被他气的卡通嘴巴上两条胡须僵硬的弯曲,一口白牙擦出刀刃出窍的刺耳....那副模样是格尔比近日占比例最大的消遣,甚至一想到它就忍不住挑起无神的眼角,散掉些平日懒散模样,换上眉梢眼角止不住的讽意,颇有些玩世不恭的模样。

       当然,除了那朵花以外也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例如酒吧的舞女,按箱从这里取红酒的老友,门口一脸神秘的熊...还有烟,烟,烟,地板,烟。

       虽是一副老烟枪的样子,格尔比最近也才刚习惯上抽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根本不用带打火机,还有就是嘴里叼根烟踏实。

       其实溯根求源来说...就在几天前,他从雪镇的某个自助餐厅闻到了十分好闻的味道,大概是什么甜品。黏黏腻腻的,感觉夹杂着蛛丝,其实更像拉丝的蜂糖。

       ——是叫玛菲特吗?

       ——对。是叫玛菲特。

       她的自助餐厅是整个地下世界最甜最柔软的床,她是床上躺着的那个无忧无虑的姑娘。一个贩卖安全感,一个贩卖柔软,听起来简直犹入梦中,像个童话一样。

        其实不一样,当然不一样。玛菲特的甜品干干净净,全是手工制作,全是心意。他的酒杯,军火,甚至连木箱甚至来路都有些奇奇怪怪。想明白这件事情后,格尔比甚至有些不好意思进玛菲特的店,总觉得像隔了层岸一样,她就是白桦树旁边的喀秋莎,特别好,只能在醉了的时候想起来。

         这太让他懊恼了,格尔比用力揉揉自己发光发热的头顶,这样温暖的魔法火焰在一片复杂的心里几乎要沸腾。就这样纠结着纠结着,徘徊着踏步着,一下下晃悠着圈子,他又到玛菲特门前去了。这下好了,腿脚根本就不听使唤,一定是因为这该死的雪镇实在是太冷了,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他可是团火!在冰雪面前总是惴惴不安,即使她柔软又无害。即使他是由魔法组成的,根本没办法浇灭。

        紧接着啪嗒一声水滴落在他的肩头,格尔比纠结的头顶把屋檐上冰刺给烤化了,尴尬的刚想退一步回去,两双娇小柔软的手又撑住他的后背,后退的一步硬生生刹住。

        又是一滴水,沾湿他的肩头。

        ——怎么回事?!

        他眼眶几乎瞪得比鸡蛋还圆,嘴巴里没点燃的烟管骤然落下。第五只手轻巧的接住它,帮他塞回口袋里。他的后背稍带滚烫,却与方才相比温暖了不少。

       然后细细的娇俏嗓子响起来了,

      ——“小心点,客人!”

      ——“虽然很高兴您能光临玛菲特的甜品店,但也大可不必在门前思考菜单。多冷啊!进来吧?”

     玛菲特几乎比格尔比矮了半个身子,此时她三只手扶着胸前的笔记本电脑,一只手捧着杯

饮料,另外一只手稍微推推她鼻子上滑落的眼镜对着格尔比稍加打量,然后眸子睁的圆溜,带上些讶异。

      紧接着她开口,带着显而易见的亲热可爱,

     “A-FUFU——玛菲特时常见到您!相必是老顾客了。”

      她最后一只手半掩着嘴,似乎藏着分狡黠的笑意,格尔比看不清楚,终于开始暗恨他为什么没有戴眼镜。

     “快进来吧!玛菲特一定会给您合适的价格,本店从不忽悠人...”

       无论怎么说,格尔比还是呆滞的跟进了店里。店内的温度明显要更加温暖了,玛菲特舒服的活动指节,悠悠然转身问他。

       “您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

       “我叫格尔比。”

        格尔比嗓子发痒,奇奇怪怪的感觉包围着鼻腔,他的嘴角就要控制不住上扬,于是他努力压着,面上一副比钢板硬的模样。但玛菲特从来对面部表情稀缺的顾客不以为然,服务业嘛——

        “格尔比先生,请自便!”

         这是她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即使句子结构一如既往,但那个“格尔比先生”仍然让他有些心跳加速。他踌躇半晌,踱步走到那个完全没人碰的柜台边轻夹起一个甜甜圈,放在玛菲特的面前。

        “我要这个...打包。”

          没等玛菲特提示价钱,沉重的钱币碰撞声响了起来,伴随着一根棒棒糖落在桌面的声音。然后格尔比开口,他的声音沙哑却不低沉,甚至透出一丝清亮的感觉。

      “祝你开心。”

        紧接着他都没敢瞧瞧蜘蛛小姐错愕的可爱模样,接过打包盒便匆匆的走了,开门时还漏了片雪花落在肩头,然后化成水滴落在门口地板上,徒留玛菲特挑着眉看看那颗糖,又看看门口那滴晶亮的水,嘴角小幅度上扬起来,却又歪着嘴巴把那丝轻飘飘的弧度给抿掉。

       而门外格尔比先生的脚步则愈发快速,他小心翼翼的拎着甜甜圈几乎要跑起来,生怕雪镇的温度会破坏它的口感,等到了家门口,甜甜圈都还没冷,肩头却先是被雪水浸湿了。

        那也不是什么重要事儿,他轻轻放好甜甜圈,洗干净手,对此仔细观摩——并思考完好保存的可能性。

       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不管是那朵搞笑的花还是性格古怪的好友,在知道这件事情第一时间下就会给自己甩一个格外揶揄的眼神。紧接着不会有什么好事。

         格尔比把手揣进口袋扣着那根烟的烟管,无比纠结的呆滞了大概三十秒,还是伸手捻了块甜甜圈下来。松软的面包和糖霜一起融化在嘴里,一如最开始他在餐厅附近闻到的味道。他眯起眼睛,浅淡的呼吸平复着节奏紧张的心跳,慢悠悠想着。

          真甜。

下颌骨

让grillby给大家表演火冒三丈hhh

让grillby给大家表演火冒三丈hhh

祝鸢呀_

【UT 老板组/GrillbyxMuffet】Dance With Fire(下)

*老板组:GrillbyxMuffet
*私设有,注意避雷
*@五月榴花 的点文

Frisk站在礼堂的第二层,手扶着栏杆观察着怪物们。

第二次舞会还没有开始,怪物们兴致勃勃的品尝着Muffet免费提供的甜甜圈和饮料。主角已经到场了,第二次复婚纪念日的来到让两位怪物容光焕发,比上一次更加的激动了。

他看到了sans,穿着礼服却仍旧用一种懒散的态度对二位讲着笑话。Frisk感觉身旁多了什么,这位骷髅直接用“捷径”到了他身旁。Sans的身高刚好可以背靠着倚在栏杆上,两个胳膊向后一搭,转头看向了Frisk。“Heh kiddo.在看什么呢?被Tori的美貌迷住了?可惜她已经嫁给了毛茸茸的好先生了。...

*老板组:GrillbyxMuffet
*私设有,注意避雷
*@五月榴花 的点文


Frisk站在礼堂的第二层,手扶着栏杆观察着怪物们。

第二次舞会还没有开始,怪物们兴致勃勃的品尝着Muffet免费提供的甜甜圈和饮料。主角已经到场了,第二次复婚纪念日的来到让两位怪物容光焕发,比上一次更加的激动了。

他看到了sans,穿着礼服却仍旧用一种懒散的态度对二位讲着笑话。Frisk感觉身旁多了什么,这位骷髅直接用“捷径”到了他身旁。Sans的身高刚好可以背靠着倚在栏杆上,两个胳膊向后一搭,转头看向了Frisk。“Heh kiddo.在看什么呢?被Tori的美貌迷住了?可惜她已经嫁给了毛茸茸的好先生了。”他先开口了,甚至都没用双关语烂笑话。

Frisk摇了摇头,眼神不在Sans身上,似乎是急切寻找着什么,“你看到Grillby和Muffet了吗。”

其实Sans知道这两位聪明的怪物有什么计划,他故意不告诉Frisk,随便找了一个笑话岔开了话题。
Frisk叹了一口气,对此再深究也没用了。


午夜钟声敲响,和一年前一样的古典音乐由小见大。怪物们似乎想起了一年前舞会的回忆,纷纷找来搭档,发出邀请。

Toriel的手搭上Asgore的肩膀,悄声说道:“哦..我没有看到Grillby和Muffet,还没准备好吗?”Asgore对此却毫不担心,大方笑了几声后,颔首对面前的爱人说道:“别担...”这 别担心 还没说完,礼堂的大门被推开了,一瞬间,怪物们的视线纷纷转向那儿,被震惊的语无伦次。Sans示意了Frisk,并拍拍他的后背,笑意更佳浓烈了。


此时此刻,Muffet挽着Grillby的手臂,缓缓走进了礼堂。

量身定制的白色婚纱的末端带着若隐若现的紫色,上面还点缀了地下世界会发光的矿石...谁知道这婚纱花了多长时间才完成呢。平时的双马尾在此刻被盘起,面前拢着一层薄纱,只能隐隐约约的看清面庞,和扬起的笑意。一双手捧着一簇艳丽鲜花,另外的则是挽着一旁的怪物。

Grillby身着白色西装,胸前的口袋别着同样艳丽的鲜花。黑框眼镜一成不变,倒是头颅的火焰显得有些兴奋了。他配合着Muffet的步伐,他们朝正中央走去。

他们踏在正中央的地板上时,甘甜的回忆如同泉水,满满的沁入了心扉,溢满了灵魂,将思绪洗刷的透彻。

.....

“Wowie,伙计。你确定要这样?这可是个难忘到'骨'子里去的惊喜啊。”Sans站在他面前摆出无奈的姿势,对于这个提议有些惊讶,看着他和一旁的蜘蛛小姐毫不犹豫的点头,只好帮他们一个忙。

之后,两位老板去找了Toriel和Asgore,二人都表示愿意接受,并且策划了一些彩蛋送给其他的怪物们。

“一个在舞会上的婚礼。”

......

婚礼进行曲代替了原来的古典音乐,怪物们屏息凝神看着他们,等待着有所动作。

Sans发动了能力,转眼就到了二位身后。
装模作样清了清不存在的嗓子,比划几下说道,“好了好了,别发呆了伙计们..婚礼这就开始了。”



繁琐的宣誓过程不值得记录,只要将最后结局牢记就好了。


“我愿意。”

无名指的戒指十分耀眼,内圈刻着名字,外圈有一颗荧着蓝光的矿石,照亮心底的所有阴霾。他们将这份承诺牢牢把握住,用漫长的一生见证。

接吻。带着火星的手掌扣在对方的后颈,他微微弯腰低头,想着柔嫩的唇瓣更进一步。Muffet用一双手捧起了他的脸颊,指腹摩挲着带有温暖和实感的火焰。

此刻,花瓣从头顶飘落,洒在了他们的肩头,伴随着掌声与祝福的声音:
---唇齿交接,不带有丝毫欲望的吻。




良久,怪物们重新回到了舞会的氛围。
Grillby伸出他的手,如同一年之前,此刻的动作与之前的重合。Muffet将手里的饱含祝福花束抛向空中,并接受了Grillby的邀请。


“Let's dance,my lover.”



.....

花束落在了谁的手里并不重要,反正她牵着爱人的手与她相视一笑。



五月榴花

【UT】 约会 [老板组,sf]

*Grillby×Muffet      Sans×Frisk

*糖

*此为123fo点梗中的一个 @祝鸢_ 

*大队部123fo点梗、总汇

*以往点梗30fo点梗、总结、汇总    60fo点梗、汇总
*私设有

———————————————————————————————

  周遭一片漆黑,期间还夹杂着幽绿色的火焰,光是看起来就给人一种不妙到极点的感觉。这里的环境极为安静,诡谲的气氛悄然升起。

  

  火焰怪物头上的火焰在燃烧着,些许火花被打出,然后在...

*Grillby×Muffet      Sans×Frisk

*糖

*此为123fo点梗中的一个 @祝鸢_ 

*大队部123fo点梗、总汇

*以往点梗30fo点梗、总结、汇总    60fo点梗、汇总
*私设有

———————————————————————————————

  周遭一片漆黑,期间还夹杂着幽绿色的火焰,光是看起来就给人一种不妙到极点的感觉。这里的环境极为安静,诡谲的气氛悄然升起。

  

  火焰怪物头上的火焰在燃烧着,些许火花被打出,然后在空中爆裂开,发出微弱的声音。红色的火焰因周围阴沉昏暗的光芒,而显得格外明亮。

  娇小的蜘蛛怪物有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身旁的怪物,将整洁的衣服都抓出道道褶皱,得以看出她用力之大。

  

  “Grillby……”平时总是显得胆子大,对很多事情都是轻松态度的Muffet,此刻不像以往的她。她身上共有六只手,两只手抱着Grillby的胳膊,在Grillby那侧的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和这只手对称的另一只手害怕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指缝间却还露着星点缝隙,最下面的一双手则纠结地相互交叉,不住地动着。

  

  能看得出来,蜘蛛小姐现在并不冷静。

  

  日常生活在阴暗环境下的Muffet,对于鬼屋这一类刻意伪造出来的恐怖氛围,却意外的抵挡不住。

  

  Grillby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友,沉默的怪物没有多言,他那没有被抓住另一只手抚上了Muffet的头,轻轻拍了拍,温柔的意味尽体现在这一安抚之中。

  

  明明只是简单的一拍而已,Muffet像是被注射了一剂强心剂一般,身体细微的颤抖也停了下来。

  头上的手不像是普通的火焰那样,给人灼烧的感觉,它的温度恰到好处,温暖而又怡人。Muffet抬头看了一眼Grillby,听到了他的话语:“别怕。”

  她镇定了不少。

  

  为了营造氛围,鬼屋让每一个房间之内都只有一组人员来进行探索,整个过道之中只有他们的脚步声,一轻一重地落下,颇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脚步踏过一个转角,靠着黑暗下敏锐的视力,Muffet瞬间便看到了落到额头前,足有巴掌大的蜘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这是假的,面对自己熟悉的物种,Muffet怎么会被吓到呢?

  她瞥了一眼做工精细,可以以假乱真的蜘蛛,然后微微一偏头,就避过了那只蜘蛛。她轻轻地笑了笑,遮着眼睛的手也放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样的一个插曲让她出戏了不少。

  

  他们继续前进,完成自己的鬼屋之旅。

  

  *

  因为是新开张不久的游乐园,这里有很多的人和怪物,各个项目都有人排着队,作为游乐园中几乎是必不可少的摩天轮,这里当然也是具备了的。

  摩天轮前排满长龙,其中大多都是情侣,刚刚登上摩天轮的Frisk和Sans当然也是情侣中的一组。

  

  门被关上,随着摩天轮中心轴的转动,Frisk和Sans所处的这一个“盒子”也逐渐升高。他们面对面坐着,这一对刚刚开始发展恋情的小情侣,对彼此还稍有害羞。

  透过干净透明的窗户,外面的一切景象都非常清晰,视线不断被抬高,面上不知何时出现淡红飞云的Frisk转头。她的头转向窗户一侧,看起来像是欣赏景色一样。

  

  对面的Sans一直看着她。

  

  Frisk感受到了他的视线,羞于直接面对,却还是忍不住看向Sans那一侧。

  

  然后她和Sans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对很多事情都显得无所谓,少有上心的Sans,此刻颧骨上有蓝色浮现。他们凝视着彼此,专注到眼中只有那一人。

  Sans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坐到了Frisk身旁,显得有些不自然。

  

  Frisk紧张地抿了抿唇,眼见着摩天轮越来越高,她终究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说道:“Sans,你听过有关摩天轮的传说吧?”甜美清新的女声在这个小空间之内响起,Sans毋庸置疑地点了点头。他眼眶中白色的瞳微不可查得更亮了一些。

  

  “那……你懂我的意思吗?”

  

  让女士主动开口提出这些,不是绅士所为。就算Sans不是绅士,他对于让Frisk先开口也有些在意。他再度点了点头,然后坐的更靠近了Frisk一些。

  

  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很短了。

  

  然后Frisk就感到自己搭在座椅上的手,被冰冷的物体所覆盖。她视线一垂,便看到Sans的手附在自己的手上。之所以会感觉到冰凉,也是不过是因为骷髅本身就没有温度罢了。她抬眸,表情格外柔和的Sans映入她的眼帘。

  

  “我们不能一直保持这种不近的距离。”Sans凑到了Frisk耳侧。

  

  “所以我约了你来游乐园。”骷髅怪物低沉的声音在Frisk耳边响起,格外清晰。

  

  摩天轮还在继续转着,他们所处的这个“盒子”距离升到最高点也不过是一小会儿的事情了。

  

  两人之间靠的越来越近,唇与齿骨相对,毫厘之间就会接触到彼此。

  

  ……

  烟火在他们心中绽放,璀璨而美丽。

  

  ******

  作为一个不会放过赚钱机会的商人,Muffet在游乐园这样方便赚钱的地方当然也开设了她的的店铺。当她和Grillby游玩时,店铺就由她那些可爱的小蜘蛛们经营。

  当然,她也请了一些人类员工,因为大多数的人类都很恐惧蜘蛛。要不然怎么会在鬼屋里放入仿真蜘蛛呢?

  

  Muffet坐在自己的店铺内,一旁站着正在帮她忙的Grillby,她脸上的笑容看着和以往没什么区别,但却更多了些高兴的意味,只不过不是很明显。

  

  店铺内又进来了两位客人,她转过头,笑眯眯地打了一下招呼:“嗨!Frisk、Sans,要来点什么吗?”

  

  Frisk也向Muffet打了声招呼,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两个甜甜圈和两杯果汁。”

  

  Muffet看了一眼他们两人正握在一起的手,笑容中带上了别样的意味。她表示了解地点了点头,员工则在听到Frisk的话后,就去处理点单了。Muffet向员工说了些话,随后,她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Frisk和Sans在店铺内分别落座,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

  食物很快就上来了,Muffet拦住了正要将餐点送去的员工,她接过餐盘,示意她要亲自去送。Muffet抽掉了餐盘上放着的两根独立吸管,然后换上了一根情侣吸管。一旁正在擦着杯子的Grillby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

  Muffet讨巧地笑了一下,她走出柜台,端起餐盘,踮起脚尖在Grillby脸上亲了一下便走向Frisk那边。

  

  Grillby头上的火焰仿佛更旺了一些。

  

  *

  Muffet将餐盘放在桌子上,狡黠地朝Frisk眨了眨眼,便施施然地走了。

  

  这是……情侣吸管吗?Frisk和Sans都盯着那唯一的一根吸管,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谁来动才好。

  然后吸管被一个骷髅的手拿走了。

  

  将管口差劲分量是两杯蜘蛛果汁的饮料之中,Sans首先噙上了自己那一边的吸管。稍作犹豫后,Frisk也含住了自己这边的管口。两人同时开始喝饮料,液体将吸管之间缠绕的心形漫过,然后通入彼此的嘴中。  

  这样的体验,仿佛将两个人的心都连接在了一起。

  

  果汁味道鲜美,Frisk和Sans的手一直都相握着。

  

  *

  今天的游乐园依旧热闹。

祝鸢呀_

【UT 老板组/GrillbyxMuffet】Dance With Fire(中下)

*老板组:GrillbyxMuffet
*有羊父母,也有很多私设
*@五月榴花 的点文
*注意避雷

Toriel和Asgore的复婚纪念日自然是少不了派对的,经过Frisk的提议,将他们第一次复婚纪念日的派对改成了舞会。

“这样就有机会和喜欢的人一起跳舞了。”
Frisk这样对Toriel说道。

庄重的古典音乐在礼堂奏响,嘈杂的交谈声逐渐消失。礼堂内的每个怪物都穿上了礼服,精致而优雅。

Asgore和Toriel站在中央,头顶的水晶吊灯折射光辉,洒在他们的身躯上。一位的手扶在腰间,另一位的手搭在肩头,屈臂十指相扣紧,脚下步伐随着音乐有条不紊。两位怪物都轻轻阖起眸子,用灵魂感受着浪漫与爱意。

一些怪物...

*老板组:GrillbyxMuffet
*有羊父母,也有很多私设
*@五月榴花 的点文
*注意避雷


Toriel和Asgore的复婚纪念日自然是少不了派对的,经过Frisk的提议,将他们第一次复婚纪念日的派对改成了舞会。

“这样就有机会和喜欢的人一起跳舞了。”
Frisk这样对Toriel说道。



庄重的古典音乐在礼堂奏响,嘈杂的交谈声逐渐消失。礼堂内的每个怪物都穿上了礼服,精致而优雅。

Asgore和Toriel站在中央,头顶的水晶吊灯折射光辉,洒在他们的身躯上。一位的手扶在腰间,另一位的手搭在肩头,屈臂十指相扣紧,脚下步伐随着音乐有条不紊。两位怪物都轻轻阖起眸子,用灵魂感受着浪漫与爱意。

一些怪物被这画面触动,纷纷组合起一对儿来,与他们一同共舞,享受着安宁。


地下世界平时最忙的是两位老板---Grillby和Muffet。这次他们都纷纷卸下重担,将忙碌的工作抛之脑后。

Muffet咬了一口自家生产的甜甜圈,四处张望着合适的舞伴。
值得一提的是,与蜘蛛们一起跳舞是她的一大乐趣,所以她的舞技也不会差了。这就是为什么她还没有选择出来舞伴,虽然这只是一半的原因。

Grillby站在礼堂的角落,远远张望着怪物们。说实在的,他可没想过去礼堂的中间和某一位怪物跳一段。环视四周,他看到了Muffet,而Muffet的目光正好与他相交。

粉色高跟鞋的根部敲击在地板上,发出悦耳的声音,这声音离Grillby越来越近...最后,鞋子的主人Muffet站在他的面前。“Hffff…想要来一口蜘蛛甜甜圈吗?这次免费哦。”

其实Muffet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搭话理由,她就这样站在暗恋的怪物面前,一只手擎着被自己咬了一口的蜘蛛甜甜圈。沉默,只有古典音乐的声音回荡在两位怪物的耳畔。

“.........好。”Grillby终于犹豫着说出了一个词,他记得清清楚楚---唯一一位在他的酒吧喝过热水的怪物,一位可爱的蜘蛛小姐。此刻她的邀请自然不会拒绝。嘴边凑过来了甜甜圈,一丝甜腻的味道充斥在他的四周,唇瓣翕动着,终于是咬了一大口。

面包松软,入口就是享受一般。紧接着味蕾接收到了紫色糖浆的味道,甜美却不觉得腻。二者相混合更是碰撞出了令人惊叹的美味...这股味道,让Grillby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它的作者---蜘蛛小姐 Muffet。这位倔强的、非要将烘焙店建在酒吧旁边的、每天都会坐在吧台边望着他的怪物。Grillby头顶的火苗下意识的旺了些,将这个蜘蛛甜甜圈统统吃掉,然后点头示意,表示赞同。

整理了礼服的褶皱,将黑色领结摆正。颔首弯腰,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则伸向了面前的怪物,摊开手掌。发出了真挚的邀请:Please dance with me.

Muffet先是有点儿震惊,随后接受了邀请,将一只手搭在了燃着火焰的手掌上,向他露出微笑。

之后两只手牢牢握紧,谁也不打算分开。


他们走向礼堂中央,怪物们察言观色,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Asgoro和Toriel也退到一旁了,两位情场老手相视一笑。整个礼堂只剩下音乐,其他的怪物们都站在了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二人的舞蹈。

Muffet第一次和Grillby牵手,虽然是火焰一样的躯壳,但是这个火焰是拥有实感的。不像是人类壁炉里的火焰,离近了就会将皮肤灼伤。这是带有温度的,暖暖的,大可放心的与之接触,像是在阳光下晒过的柔软棉花,这种手感让怪物留恋。Muffet觉得自己完完全全的喜欢上他了,虽然他们根本没有说上几句话,连个眼神的交流都没有几次。

而Grillby的注意力全放在Muffet身上,娇小身躯有紫色的皮肤,配上花纹繁琐手感极佳的公主裙,随着转圈的动作,裙摆轻盈飘起。立刻给他一种错觉---可爱的小恶魔闯进了他的灵魂,占据着一席之地。

.....

Grillby揽住了心爱的蜘蛛小姐的纤细腰肢,重心随着她前倾。靠的很近,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呼吸与共鸣的灵魂。

他的本来就是低沉的声线,此刻更是故意压低了,撩拨的很。这次可没什么犹豫的,就像是冲昏了头脑一样脱口而出,话语清清楚楚的烙在了灵魂深处,

“You are DANCING WITH FIRE.”

Muffet眨了眨眼睛,扬起嘴角对着他说到:

“Come on, let's dance till tomorrow”


这场舞会就像是没有终点……


祝鸢呀_

【UT 老板组/GrillbyxMuffet】Dance With Fire(中上)

*老板组:GrillbyxMuffet
*@五月榴花 的点文
*有私设和OOC
*注意避雷

Muffet其实很早前和Grillby接触过,在她刚刚走出废墟的时候。

Snowin的气温很冷,足以让蜘蛛在冰天雪地里冻僵,Muffet踩在雪地上,紫色肌肤的温度让雪花融化,打湿了衣服。风吹的更加肆意了,每一股都会抽打在瘦弱的身躯上,她快要被冻死在这儿了,站着好久也不能移动几步。

突然,她的面前晃出了一个骷髅,那个骷髅说了几个毫无水准的烂笑话后就用魔法把她送到了一个酒吧。听他说,那个能力叫做“捷径”。但她实在太冷了,根本听不进去这些糟糕的话。

一些毛茸茸的怪物盯着她,似乎他们没有见过六只手、有两根长尖牙的...

*老板组:GrillbyxMuffet
*@五月榴花 的点文
*有私设和OOC
*注意避雷



Muffet其实很早前和Grillby接触过,在她刚刚走出废墟的时候。

Snowin的气温很冷,足以让蜘蛛在冰天雪地里冻僵,Muffet踩在雪地上,紫色肌肤的温度让雪花融化,打湿了衣服。风吹的更加肆意了,每一股都会抽打在瘦弱的身躯上,她快要被冻死在这儿了,站着好久也不能移动几步。

突然,她的面前晃出了一个骷髅,那个骷髅说了几个毫无水准的烂笑话后就用魔法把她送到了一个酒吧。听他说,那个能力叫做“捷径”。但她实在太冷了,根本听不进去这些糟糕的话。

一些毛茸茸的怪物盯着她,似乎他们没有见过六只手、有两根长尖牙的紫色怪物。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Muffet用两双手裹紧了衣服,朝着吧台走去。

刚刚做到椅子上,迎面便扔过来了什么东西,让她的视角一黑。急忙扯下来,一只手拍在吧台上,震的一旁的杯中液体漾起波纹来。干打算大发雷霆时,手掌的触感将她从愤怒的边缘拉扯回来,仔细一看---是一条被加热过的毛巾。

“罪魁祸首”是一个身上带着火焰的怪物,手里握着抹布却不会将它点燃。此刻正泰然自若的站在她面前擦拭酒杯,看到蜘蛛小姐的神情后,扶了一下他的黑框眼镜。端来一杯热水,让旁边的鱼人唏嘘不已:“Grillby..?!你不是不碰这东西吗!”

实际上Grillby可没这么说过。

“Gr..illby.”Muffet在心中默默的念了几遍,并嘬了一口热水。温暖口感在口腔中一点点晕染开来,走过舌根滑向喉咙...最后整个身躯都感到治愈和暖意。于是便贪婪的多喝了几口,空余出来的手擦拭着湿答答的头发,粘在脸颊上的感觉并不怎么样。

其实她不善于表达感情,但她还是犹豫着说一句:“...谢谢!”甜美的嗓音将这份感激之词说出口来,配合脸颊的红,有一种莫名的可爱。

Grillby头顶的火焰好像下意识的更旺盛了些,Muffet的一举一动他都在观察着,举手头足都是带着甜腻的气息,仿佛闻见了就会让怪物一见钟情。---Grillby真的是这样想的,但他当然没对任何人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Muffet处在一种越发尴尬的气氛---那团火焰没有给她任何回应。她真是后悔死了,脸颊的红晕也越发明显。

Grillby有些慌乱,不知道怎么回答,犹豫了好久才蹦出来一个字儿:
“...........嗯。”

这是Muffet第一次听到他说话,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让她想要立刻逃离这里,少女心在此刻越发膨胀。她害羞的抬不起头。




后来Grillby拜托Sans把可爱的蜘蛛小姐送到了Hotland,第一次相遇就暂且结束了。

祝鸢呀_

【UT 老板组/GrillbyxMuffet】Dance With Fire(上)

*老板组 GrillbyxMuffet
*@五月榴花 的点文,进度缓慢
*注意避雷

Grillby站在吧台前擦拭着玻璃杯,他的酒吧仍和以前一样---温馨的暖色灯光照射在顾客的酒杯上,晕染一层淡淡的阴影。时不时发出的清脆响声是碰杯是发出的,还有朋友间的玩笑声也掺杂其中。他扶了一下黑框眼镜,抬头看看钟表,果然,Sans带着Frisk准点出现了。

Sans身为他的老客户,他当然知道这个欠债不还的骷髅需要什么,便从吧台内侧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番茄酱和两份薯条。

“Hey!Grillby!”Frisk坐上椅子,笑着打招呼,Grillby自然是给了一个无声的回应。他有点奇怪,平时的Frisk可没说这些。他...

*老板组 GrillbyxMuffet
*@五月榴花 的点文,进度缓慢
*注意避雷


Grillby站在吧台前擦拭着玻璃杯,他的酒吧仍和以前一样---温馨的暖色灯光照射在顾客的酒杯上,晕染一层淡淡的阴影。时不时发出的清脆响声是碰杯是发出的,还有朋友间的玩笑声也掺杂其中。他扶了一下黑框眼镜,抬头看看钟表,果然,Sans带着Frisk准点出现了。

Sans身为他的老客户,他当然知道这个欠债不还的骷髅需要什么,便从吧台内侧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番茄酱和两份薯条。

“Hey!Grillby!”Frisk坐上椅子,笑着打招呼,Grillby自然是给了一个无声的回应。他有点奇怪,平时的Frisk可没说这些。他把头转向Sans,让他解释一下。懒骷髅的懒果然名不虚传,甚至懒得卖关子,直接公布了答案:“老兄,Tori的舞会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他故意把最后两个字说的清楚些。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Grillby肯定听出来了,沉默许久后叹息一声,“......好。”

Frisk听到这个答复高兴极了,于是追加了一个问题:“Muffet呢?平时她都在啊。”

“.....睡了。”


关于地下世界两位老板不得不说的故事:Grillby和Muffet现在正在交往,并且同居。

故事可以往前追溯一点,到怪物们刚刚安定起来。Grillby到了地上打算继续经营他的酒吧,他很喜欢这个行业。于是他就在挑选地角的时候选定了这里,凑巧的是,Muffet的烘焙店就在他的旁边,两家店紧挨着。

一位在Snowin、一位在Hotland,原本两个人应该没什么交情,可是Muffet总有一些借口到Grillby面前说上几句,在酒吧坐上一回。这个性格开朗活泼的蜘蛛小姐,偶尔会让Grillby困扰,但她还是坚持不懈。


“Hffff…Grillby..?”Muffet的一双手杵在脸颊,一双手放在吧台上。另外的一双手,一只拿着茶壶,一只拿着倒满了紫色液体的茶。

她有着紫色的肌肤,但是却和她的身材极为搭配。公主裙和双马尾让她优雅却不失俏皮,活脱脱的美人儿。这位小姐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不说,仅仅是直视着Grillby忙碌的样子。

没有怪物知道为什么Muffet会每天到访,甚至放着眼前生意给其余的蜘蛛打理。但是怪物们可不打算深度探究,偶尔嚼嚼舌根就算了。

Frisk可不一样,身为调情大师,它一看就知道了---Muffet暗恋着Grillby。


而Muffet自己呢?
她怎么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一位冷淡的、会燃烧的怪物呢。


---
这个短篇大概要分成三段来写。
进度很慢很慢(别打我x
最后会附加一辆结局车!!

喜欢的可以点点小红心心!或者评论/扩列❤️!

句子。G

【Undertale】

大天使組跟US老板組

【Undertale】

大天使組跟US老板組

句子。G

【Undertale】

UT老闆組跟OT老闆組。

【Undertale】

UT老闆組跟OT老闆組。

句子。G

【Undertale】

AU:Overtale

酒吧日常。
有老板組出沒,閉雷吧各位。

【Undertale】

AU:Overtale

酒吧日常。
有老板組出沒,閉雷吧各位。

句子。G

【Undertale】

AU:Overtale、Underflood
Paro:騎士女神。

520的後續。

魚龍、sf、騎士女神跟老板組。

😇老板組是Underflood x Overtale老板組的後續。我也想要這種男人!

【Undertale】

AU:Overtale、Underflood
Paro:騎士女神。

520的後續。

魚龍、sf、騎士女神跟老板組。

😇老板組是Underflood x Overtale老板組的後續。我也想要這種男人!

句子。G

【Undertale】

AU:Underflood、Overtale
Paro:騎士女神

520補圖!

520520!!我愛你們每個人!

【Undertale】

AU:Underflood、Overtale
Paro:騎士女神

520補圖!

520520!!我愛你們每個人!

句子。G

【Undertale】

Underswap
神棍烤二逼和自戀蜘蛛。

蜘蛛小姐姐嚴重缺乏中…快投食蜘蛛小姐姐給我!!!

最後是酒跟烯烯家的杉福。

【Undertale】

Underswap
神棍烤二逼和自戀蜘蛛。

蜘蛛小姐姐嚴重缺乏中…快投食蜘蛛小姐姐給我!!!

最後是酒跟烯烯家的杉福。

句子。G

【UT】短文集1~4。


AU:Fell男女團、Overtale。

有R15鏡頭

前言:
這幾篇都是OT編修小天使TOTO打的,因他本人不願意大肆宣揚…只想當小透明,只好由我幫他發來這平臺了!

筆者:TOTO

【Overtale】

CP:GrillbyxMuffet

「晚上的班。」Muffet整理著一天下來的營收,這間酒吧財務皆有這頂著紫色包包頭的女性管理。

拉張椅子就坐在收營機旁算著賬,一旁安靜擦拭高角杯的男人,只是聽著Muffet說今天入帳多少又支出多少,瞧了她一毛一分錢都計較的模樣只是挑了眉頭,不語。

她拿起賬本滿意裡頭整齊劃一的紀錄,哪裡花掉了哪裡賺進了都寫的清清楚楚,男人將吧檯後方的酒櫃擦拭乾淨...


AU:Fell男女團、Overtale。

有R15鏡頭

前言:
這幾篇都是OT編修小天使TOTO打的,因他本人不願意大肆宣揚…只想當小透明,只好由我幫他發來這平臺了!

筆者:TOTO

【Overtale】

CP:GrillbyxMuffet

「晚上的班。」Muffet整理著一天下來的營收,這間酒吧財務皆有這頂著紫色包包頭的女性管理。

拉張椅子就坐在收營機旁算著賬,一旁安靜擦拭高角杯的男人,只是聽著Muffet說今天入帳多少又支出多少,瞧了她一毛一分錢都計較的模樣只是挑了眉頭,不語。

她拿起賬本滿意裡頭整齊劃一的紀錄,哪裡花掉了哪裡賺進了都寫的清清楚楚,男人將吧檯後方的酒櫃擦拭乾淨才湊到Muffet身邊。

「今晚兒,讓我做莊。」Muffet抬頭張著水亮雙眼瞧著,那詨詐的神色看的男子不知該如何是好「Grillby你瞧,前幾晚我做莊從那群笨蛋手裡賺了好幾筆。」

被叫Grillby的男記憶深刻,應該說對Muffet出老千不手軟又賣弄口舌,賭徒可是被騙的一愣一愣傻,錢也一把一把收進Muffet口袋裡。

「不行。」

「為什麼?」Muffet不理解的站起身雙手插腰,昂著頭盯著Grillby看「我可沒輸過呀。」

搖頭。

「他們也吃不到我豆腐。」

又搖頭。

「你也知道的,就算賭脫衣我也沒讓他們解開我旗袍一顆扣子。」

在搖頭。

「不然是什麼?」

Grillby將身子下壓在Muffet低語,並蜻蜓點水的唇碰臉頰。

隨後,Grillby將賬本收好往廚房走,只留下Muffet像個傻瓜一樣滿臉通紅。

『不喜歡妳在男人面前搔首弄姿。』

2、接續。

「Grillby我說如果…」Muffet乖乖的洗好澡,看著準備繼續營業的Grillby,她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男人自然是回頭看著。

「如果我只是坐在一旁陪你呢?」Muffet撇開眼,嘴抿著唇,Muffet或許從來沒發覺自己有多性感。年紀輕輕的時候活潑開朗外也有成熟的氣質,現在是25歲了。

天生麗質的氣質使她的韻味格外清晰,幾個眼神,幾個小動作都散發出女人媚態,何況這時候帶點小女人楚楚可憐的模樣。

Grillby推了推眼睛,不表態。

Muffet露出失策的表情放開對方,Grillby只是摸了摸她的頭準備接續營業。

Grillby開門往樓下走,

忽然,

一道黑影竄到他身邊,

突然,

一道力量扯住他的衣領,

頃刻,

一雙溫柔的觸感碰至男人臉頰,

然後,

一道女子黏牙的笑聲傳來。

「回禮。」

3、在接續

拗不過Muffet的懇求,只好讓她坐在吧檯最角落,她中規中矩的將自己包的紮實,頭髮也不弄了,乾淨俐落的高馬尾束著。

她晃著玻璃杯,裡頭是沒酒精的氣泡酒,抬眼看了那不打算擦拭的口紅印,得意地小酌一口。

「哎唷…今天行情不錯哦?」一名喝醉的大叔瞧了那口紅印調侃著「是哪個小妞給你種的?」

「什麼?我們這街最帥的小哥被人怎啦?」另頭的醉漢搖搖擺擺地走來,一瞧那明顯的紅印也笑了「你也32了,有女孩這麼熱情就把了帶上床然後結了啊。」

Grillby挑了眉眼神往一旁面色鐵青的Muffet望,對方用著在看就拿叉子戳瞎的氣勢瞪著Grillby。
Grillby只是扯了嘴角,拍了拍剛嚷嚷完就熟睡的醉漢,身旁傳來咬牙切齒的哼聲,Grillby貼心溫柔的在調一杯氣泡酒給她,並小聲地笑著「怎辦?那大叔要我把這吻的主人。」

「滾!」
原本得意之事,現在變羞恥爆炸,換成可惡的老板滿臉春風得意。

時間來到凌晨三點半,店裡的客人也稀少許多,Grillby打掃整理好店面便轉向Muffet,那人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趴在桌上呼吸平穩的睡著了。

Grillby沒叫她,只是靜靜的靠在旁邊伸手撫摸那暗紫色的頭髮,兩人結識至今有七年了。從一名鄉下來的活潑女孩,如今也比以前更加成熟穩重,但那活潑的個性依舊沒變。

收了手,
Grillby思考著,最後公主抱起熟睡的Muffet。

突然頸部被環住,懷中的女子耳根發紅「Grillby…我是說如果…。」

「如果…我告訴你…我…。」

Grillby沒說話也沒等她說完,柔軟的接觸蓋上女孩的唇「不用在如果了,Muffet。」

「老油條!」

紅色染料渲染在Muffet的臉上。

以下R15有

AU:Tirbetale、Overtale、Magictale(Fell男女出道組)

1、【無理】
CP:OF!Sans X OF!Frisk

昏暗的房間,突然玻璃、木板等物品撞落地面的聲音在房裡炸開似。
男子摸了摸額間流下的溫熱液體,他伸了舌舔著沾在手指上的濕熱,新鮮鐵鏽味緩慢地散在牙齦與齒白間,鯊魚齒在黝暗地透著外頭白光反射著,男人上鉤的嘴角使他給人的壓迫感更上一層樓。
窗外快沒電的路燈一閃一閃,用不舒服的方式勾勒房內的情況,一名上裸身材壯碩的男人一手扯著狗繩,一手捏著菸靠在嘴裡吸了口,在吐出一口。
幾分鐘前,他正與他的女人尋歡,但女人突然掙扎並拿一旁的空玻璃瓶砸他,在一陣推擠房內已經凌亂不堪,倒坐在地的女性批散肩頸至腰際的長髮遮住著身上大半肌膚,男人似乎習以為常的將菸熄滅往她的方向走來,女人也不閃躲只是靜靜的坐在那。

「下手一樣重,我的小心肝。」低沉令人著迷的磁性嗓音,勾引著眼前女子的聽覺,沉重的呼吸聲、男人吞嚥口水聲,與納越來越接近的菸味「吶‧‧‧怎麼今天這麼不聽話?」

男人帶著笑的聲音忽然停止,他瞪大著雙眼從驚訝至病態的笑毫無保留展現給他的女人,身子像失去重心往她懷裡倒,女人緩慢地抽出紮在他頸後的針筒。
「Sans‧‧‧。」

甜蜜蜜地女音從身邊傳來,男人靠在牆上看著。
皮帶被抽開。
拉鍊被拉開。
最後一口溫熱吞吐了某個敏感部。

「呵呵‧‧‧今天聽妳的,甜心。」

2、【取鬧】

CP:龐克SansX龐克Frisk

「上哪了?」
門經歷了打開的衝擊也遭遇了關上的撞擊,很正常的左右上下的鄰居都能感受到巨大的聲響,女人連理都沒瞧半眼,越過男人往沙發上走,樓上的碰撞也不太想理會,男人也只是靠在牆邊點起菸看著女人。
瞇起眼睛,手臂上與手掌上似乎寫上了什麼,對方也不避諱拿起手機打著字,正他按下確認時手機已經不在她手上,男人手肘靠在沙發上滑著對方的手機,若無其事般的看女人皺著眉也沒動靜「今天業績不錯嘛。」

「羨慕嗎?」她轉身對面容平靜其實已經殺氣騰騰的男人笑著,還作勢要與他分享今日戰果,手指剛碰觸手機面,男人已經將手機丟到一旁。
「Frisk。」
他一把掐住Frisk的下顎,唇角上鉤,吸了一大口菸並對準女人的臉狠狠的吐了一口,女性正面迎擊二手菸也不示弱,反而對男人笑了笑「什麼時候口味變淡了?」

她正打算繼續激怒眼前的男人時,唇舌被濃郁的菸味霸占,舌尖碰觸對方的舌,女人頓時推拒著反而使男人更緊的抱住她。口舌的征戰男人已經將她抱在身上,除了環住男人尋找支撐點無其他辦法。

一件,
一件,
衣服從客廳沿路的掉落,

「適可而止,親愛的。」

3、【合歡】

CP:MF!SansXMF!Frisk

「嘿!別老搶我的外套。」
「噓‧‧‧他們兩組人馬又發作了。」看著只穿一件恐龍外套的女性,緊緊貼在門邊聽著外頭的動靜,一名骷髏男人瞇著眼打量著,只穿他的外套白皙大腿與臀忽隱忽現的,他摸著下顎骨。

他悄聲來到女子背後,女子一個反應轉身抱住他「抓到你了,Sans!」
「What?」

為了維持平衡兩人疊坐一塊,女生燦爛的笑容掛在臉上,姿勢順從女子理想的樣子坐在他跨上,開始不聽話的親啄她癡迷不悟的男人,男人不閃不躲讓身上的搗蛋鬼任意親碰他,骨節感從她順著頸椎往股溝方向滑。

「等等妳這搗蛋鬼。」

女子進攻親吻男子也回應著她的熱情,她伸進對方衣服撫摸對方肋骨,搔癢感使男人有點彆扭,繞進肋骨間觸碰男人的靈魂核心,細細的擁吻變的激烈,女子揉捏著發著藍光的核心,男人探進女人敏略的花園之中,使兩人都在酥麻間發顫。
「‧‧‧‧‧‧。」男子舔了舔嘴露著笑容他動著鯊魚牙,捧了對方的臉頰邊張了嘴,鮮血的光芒在眼眶裡散著光,他半瞇著眼睛濃稠溢滿的慾望正在燃燒,

女子耳邊穿來沙啞男嗓

「你這是在玩火。」

没了。

TOTO言:
一直都跟在局長身邊幫他修改很多世界觀,很開心這次他又跑來請我幫忙編修OT這AU。我的文都會請局長放來這裡,請大家多多指教了m( _ _ )m

句子。G

【Undertale】

AU:Overtale(fell)

老板組跟OT杉和OF杉!

只是混更而且一日一更沒想到好內容

【Undertale】

AU:Overtale(fell)

老板組跟OT杉和OF杉!

只是混更而且一日一更沒想到好內容

句子。G

【Undertale】

AU:OVERTALE(反轉傳說)

老板組小糖。

這是蜘蛛18歲時剛來到韋伯鎮,跟在烤二逼沒多久的小插曲。

烤二逼除了檯面上是做酒吧,私底下是做非法的情報網與賭場。

【Undertale】

AU:OVERTALE(反轉傳說)

老板組小糖。

這是蜘蛛18歲時剛來到韋伯鎮,跟在烤二逼沒多久的小插曲。

烤二逼除了檯面上是做酒吧,私底下是做非法的情報網與賭場。

句子。G

【Undertale】

一日一更(21/222)

AU:Overtale

今天拿老板組發糖!
讓烤二逼穿旗袍什麼的真是長見識了。
他表面心平氣和其實內心已經在暗算幹掉看到的所有人了(除了蜘蛛)

【Undertale】

一日一更(21/222)

AU:Overtale

今天拿老板組發糖!
讓烤二逼穿旗袍什麼的真是長見識了。
他表面心平氣和其實內心已經在暗算幹掉看到的所有人了(除了蜘蛛)

句子。G

【Undertale】

一日一更(20/222)

AU:Overtale、Magictale。

fell版的MT SF跟OF的SF

最後是OT老板組

【Undertale】

一日一更(20/222)

AU:Overtale、Magictale。

fell版的MT SF跟OF的SF

最後是OT老板組

句子。G

【Undertale】

一日一更(17/222)

AU:Overtale(反轉傳說)

P1~2:杉福糖。
P3:跟著魚姊到處跑的怪物小孩。
P4:剛到老板店裡工作的蜘蛛。

P4對話→
烤二逼:這很重,我來吧。
小蜘蛛:我!可!以!的!

【Undertale】

一日一更(17/222)

AU:Overtale(反轉傳說)

P1~2:杉福糖。
P3:跟著魚姊到處跑的怪物小孩。
P4:剛到老板店裡工作的蜘蛛。

P4對話→
烤二逼:這很重,我來吧。
小蜘蛛:我!可!以!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