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2950浏览    112参与
布里啾啾迪布利多
姐妹们私戳我拿全集最好企鹅鸭【...

姐妹们
私戳我拿全集
最好企鹅鸭
【3484194712】

姐妹们
私戳我拿全集
最好企鹅鸭
【3484194712】

布里啾啾迪布利多

姐妹们
你们懂得鸭
找我拿全集
私戳/企鹅(2268252968)
评论里会放一次
翻了或链接失效私戳!!

姐妹们
你们懂得鸭
找我拿全集
私戳/企鹅(2268252968)
评论里会放一次
翻了或链接失效私戳!!

考不上三中

《舆》第一章

  x村里一户家的院子里。

  一个黑发还未束起的小孩伸长了手在鸡窝前掏着鸡蛋。

  一个、两个、三个、四……嗯?不对,这是什么?

  小孩将鸡窝里的鸡都感到一脚,把头探进鸡窝,往里瞧,这是……

  “阿娘!大母鸡生小狗啦!”

   ———————————————————              

  小孩摸着小狗的头,灰色毛茸茸的,好小只啊。

  “小子!吃饭啦!”七娘在屋里喊着。

  “来了,阿娘!小狗也...

  x村里一户家的院子里。

  一个黑发还未束起的小孩伸长了手在鸡窝前掏着鸡蛋。

  一个、两个、三个、四……嗯?不对,这是什么?

  小孩将鸡窝里的鸡都感到一脚,把头探进鸡窝,往里瞧,这是……

  “阿娘!大母鸡生小狗啦!”

   ———————————————————              

  小孩摸着小狗的头,灰色毛茸茸的,好小只啊。

  “小子!吃饭啦!”七娘在屋里喊着。

  “来了,阿娘!小狗也要!”小孩抱起小狗往屋里跑。

  “狗吃什么饭,到时候咱吃剩不要的给它。”七娘边说着边将饭菜端上桌。

  小孩不讲话。

  隔天。

  “臭小子!我说了多少次!你怎还把自己的吃食分给它!臭小子!臭小子!”七娘每说一句就用鸡毛掸子打小孩屁股一下。

  小孩边捂着自己的屁股边淌着眼泪鼻涕求饶,“阿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话虽如此,小孩还是日日这么干。没过几月,小狗就胖了一圈。

  —————————————————————

  “阿娘!小狗不见了!阿娘!它是不是被野狼叼走了!哇~”小孩找遍了院子的各个角落,无措的站在院子中央着急的跺着脚,眼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擦都没顾着擦。

  “诶呦!这不是七娘家的小郎儿?这是咋了?那条狗不见了?”院子外路过一个大婶,听到有小孩在哭边停下来询问。

  这时七娘从屋里跑出来,蹲在小孩面前一只手抚着小孩的背,“好了好了,诶,乖,别哭了,咱小孩最乖了昂。

  “七娘,那东西丢了说不准是好事儿呢,村里都传啊,那东西……”大婶表情怪异的盯着七娘和小孩。

  “好了,婶,别说了。”七娘一把抱起小孩走进屋里。

布里啾啾迪布利多

姐妹们
你们懂得
评论里见
翻了私戳/企鹅

姐妹们
你们懂得
评论里见
翻了私戳/企鹅

长庚

随便写写

本文无逻辑,文如其名,就是想随便写写。

若是你们能够喜欢,那便写个评论吧。嘿嘿。

……………………………………………………………………

还记得那是×朝内乱三年后的一个初秋,他们有一个很好的重逢(假的)。

当朝摄政王刚除了江南的水患,正在回京的途上,偶然(咦,我信你个鬼~)遇到了一伙劫匪。

“站住,打劫。”跟在土匪头子那个旁边的那个人冲马车大声喝到。

“噢?劫财还是劫色呀?劫财的话本人有一座王府,戒色的话……看你收不收我了。”马车内的人撩起帘子,望向那张三年未见的脸。

那窗外人亦痴痴的看着他。等他望过来,才慌慌张张回道“本人钱多的是,也不需要,那便劫色吧。”他冲王爷笑了...

本文无逻辑,文如其名,就是想随便写写。

若是你们能够喜欢,那便写个评论吧。嘿嘿。

……………………………………………………………………

还记得那是×朝内乱三年后的一个初秋,他们有一个很好的重逢(假的)。

当朝摄政王刚除了江南的水患,正在回京的途上,偶然(咦,我信你个鬼~)遇到了一伙劫匪。

“站住,打劫。”跟在土匪头子那个旁边的那个人冲马车大声喝到。

“噢?劫财还是劫色呀?劫财的话本人有一座王府,戒色的话……看你收不收我了。”马车内的人撩起帘子,望向那张三年未见的脸。

那窗外人亦痴痴的看着他。等他望过来,才慌慌张张回道“本人钱多的是,也不需要,那便劫色吧。”他冲王爷笑了笑。

王爷盯住他“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再像三年前那样不声不息就走了的话,我就把你锁在王府里,哪儿都不准你去。”

“好啊,那我的王爷,落魄的将军来补救三年前的承诺,现在你可就是我的压寨夫人了。”他嘴角微微勾起,心情似乎不错。

“我的王爷,跟我走可好。”

“嗯。”

…………………………………………………………………………

嗯...不要介意,我只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宝宝(づ ̄ ³ ̄)づ

布里啾啾迪布利多
小姐妹们今晚fu li评论估计...

小姐妹们
今晚fu li
评论估计会翻
翻了请私戳我!(企鹅也行)

小姐妹们
今晚fu li
评论估计会翻
翻了请私戳我!(企鹅也行)

苏木sur

学琵琶

  “稹,你这是在?”居易处理完政务后就直接回家了,所以时间比平时略早一些,却一进门就看见元稹在弹琵琶。

  “嗯,你的生辰不是快到了嘛,他们说你喜欢,我想到时候弹给你听。”元稹从未学习过琵琶,所以初学者的他手指因为练习而有些红肿。

  “谁说的?哪里有的事!”居易握住元稹的手仔细查看起来,还放在嘴边吹了吹。

  “那你写《琵琶行》是因为喜欢那个女子吗?如果你不是喜欢听琵琶的话?”元稹抽手抱住白居易,头靠在他的肩上,说话间的呼吸全部喷在那人颈间。

  “哪里有的事?我不过是感叹官场失意,况且我写的这些东西哪有你写给那些女子的多?”居易想起锁骨处被衣物盖...

  “稹,你这是在?”居易处理完政务后就直接回家了,所以时间比平时略早一些,却一进门就看见元稹在弹琵琶。

  “嗯,你的生辰不是快到了嘛,他们说你喜欢,我想到时候弹给你听。”元稹从未学习过琵琶,所以初学者的他手指因为练习而有些红肿。

  “谁说的?哪里有的事!”居易握住元稹的手仔细查看起来,还放在嘴边吹了吹。

  “那你写《琵琶行》是因为喜欢那个女子吗?如果你不是喜欢听琵琶的话?”元稹抽手抱住白居易,头靠在他的肩上,说话间的呼吸全部喷在那人颈间。

  “哪里有的事?我不过是感叹官场失意,况且我写的这些东西哪有你写给那些女子的多?”居易想起锁骨处被衣物盖住的红痕,亦伸手搂住元稹的腰。

  “吃醋了?以后不写了,只写给你。”元稹的嘴角勾了勾。

  居易没答话,只是将人抱的更紧。


倾寒.酒暖

弹钢琴的罪人(原创)

有些地方写的不太对

不太符合现实

因为我本人也不清楚

请见谅

——————

九韶×延玉

“快!上去梧桐山顶!所有人都跟上,再迟一点就赶不上了!”

“延队还在那里!”

警车堵住梧桐山出口,警笛声响起。

——————

市局接到一个案件。

连环|杀|人|案。凶手仿佛是要告诉警方些什么,总会留下些线索。刚开始还以为是不小心留下的,可是除了这些以外,警方在现场再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在警方毫无头绪的时候,下一起案件又接连发生,总会留下些线索。

每次的受害者的死|法都不同,但都非常惨烈。像是有意折|磨,死|相可怖,亮在警察的面前。每次的受害者数量都不同,少至一两个,多至...

有些地方写的不太对

不太符合现实

因为我本人也不清楚

请见谅

——————

九韶×延玉

“快!上去梧桐山顶!所有人都跟上,再迟一点就赶不上了!”

“延队还在那里!”

警车堵住梧桐山出口,警笛声响起。

——————

市局接到一个案件。

连环|杀|人|案。凶手仿佛是要告诉警方些什么,总会留下些线索。刚开始还以为是不小心留下的,可是除了这些以外,警方在现场再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在警方毫无头绪的时候,下一起案件又接连发生,总会留下些线索。

每次的受害者的死|法都不同,但都非常惨烈。像是有意折|磨,死|相可怖,亮在警察的面前。每次的受害者数量都不同,少至一两个,多至四五个。

凶手也是会挑地点,空荡荡的房间,光线照在血|腥之上,极其诡异。而作|案地点每次都不同,都是不同的山顶上,又像是随意挑个地方。

经过警方调查,受害者都有一个共通处——来自同一个组织。那个组织在底下没少干坏事,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散了。原因就是这起案件。

——————

漆黑的房间,窗外的月色照进微弱的灯光。隐约可见修长的手伸向桌前,打开台灯,照亮了一片。

从外面看进来,像是在等待着。

在等什么?不知道。只是,好久好久,灯都没有熄。还是没有等来催他早点睡觉的人。

【试着留盏灯

    假装陪伴失眠的我

    窗口就有等待的效果】

——————

“延队,还是没有进展吗?”

延玉摇摇头:“没有,做的太干净了。受害来自同一个组织,可是除了死了的那几个,其他人全部都不知所踪。”

“延队,又有受害者了!”外面的警察匆匆跑进来。

第四起了。

延玉调整好自己,大步走出去。

案发现场。

早早就到的警察在场外守着。

“延队。”

“嗯,有什么发现?”

“一张纸。”

房间内,正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纸。

延玉拿着纸张,看到内容后猛地抽起了手,纸张落到地上。

“延队,怎么了?”林副队捡起纸张,看到内容,皱了眉头。

【庭前落尽梧桐,水边开彻芙蓉。《天净沙. 秋》

    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婾乐。《楚辞》】

把纸反过来,画了五个点,组成了一个心形。

延玉把纸折起来收着。转过身和警察说:“把这里处理好。”随即向刑侦队员喊:“所有人都跟我回去,有事情!”

市局。

“你们把这四起案件标在地图上拿给我。”

警察将地图递给延玉。

延玉将那张纸拿出来对比。果然,四起案件的案发地点和纸中的其中四个点一致。那么剩下的最后一个点,延玉拿地图看了一会,只有一个地方——梧桐山。

“什么意思?”林副队看了延玉的动作,不明所以。

“案件发生日期的相隔是三角形数列,下一起案件和这起相隔15天,等吧。地点是梧桐山。”

“你怎么知道?”

“这张纸。”延玉向林副挥了挥那张纸。

“我可能认识他。”不是可能,是肯定。

“!!!”

15天后。

16:30

警局。

“延队,为什么还不出警?”

“我派人守在出下了,没有消息,可能还没有动静。”

[叮咚][叮咚]手机铃声连续响起,分别来自两个人发的消息。

警察:延队,还是没有人,还不出警察吗?

九韶:你会来吧。

梧桐山下。

“我等会自己上去,收到消息就赶上来。”延玉向身后的警察说道。

“这很危险。”林副显然并不赞同。

“我有把握,他不会杀了我。”

“他是杀|人|凶|手,就算你们认识,你也保证不了,他不会杀你。”

“相信我。我必须这么做,他对我很重要。”

“……只有这一次,延队。”

山顶。

别墅。

外面种着银杏树,树叶落了一地。这里是一个很好的观景房,中央只摆了一架钢琴,还有角落的一天保险箱。

男人修长的手指弹着钢琴,大门敞开着,阳光照射着他的半边脸,犹如天上的神明。钢琴声空洞、沉寂,仿佛在等待一会人。

门外人的身影短暂地遮住了照在九韶身上的阳光,随后走进室内。

恰好,一曲毕,九韶停止了动作。

“动机。”延玉只给了简单的两个字。

“我出身在比普通人较富裕一点的家庭,受良好的教育。父亲为人刚正不阿,惹怒了他们。我那时还小,根本看不到社会表面之下到底藏着什么。”

“只是那天回来,我看到了满地尸横。”

他看到地上的尸体,躺着的,是睡着了吗。

然后呢?哦,他们回不来了。

只剩下我一个。

“我记不清当时的细节了。”

“但是我忘不了他们的眼神。狰狞的,疯狂的。我才发现,即使不是一个寒冷的眼神,也能让你冷的发颤。”

“我忘了我是怎么从他们身上活下来的。我只知道,你是我从得救的那一刻开始,成为了我十几年来让我活下去的神明。”

“他们是你的梦魇。你摆脱不了他们,所以你只能成为他们。”

他的侧脸覆满了光明,仿佛带着无尽的希望,眼眸中描绘的是深渊中的绝望沉沦和无边黑暗。他身着白衬衫,用最干净的色彩,诉说着让人心疼的故事。

他也只给他最爱的人留下无边的温柔。

钢琴声再次响起,那是延玉最熟悉的一首。无数个夜晚听着九韶弹琴,一次一次重复着短暂的钢琴曲。

而他现在,却听到了歌声。

嗓音带有磁性,仿佛在说着什么情话,好听得让人心醉,让人甘愿沉沦。

可是延玉听得整颗心都碎了。

他唱:

Lord have mercy    Lord have mercy

求主怜悯                 求主怜悯

Lord have mercy    Lord have mercy

求主怜悯                 求主怜悯

Lord have mercy    Lord have mercy

求主怜悯                 求主怜悯

Lord have mercy    Lord have mercy

求主怜悯                 求主怜悯

“愿赞美归与赦人罪的主;

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为我的罪和过犯得蒙宽怒赦免,我要诪告上主。

求主怜悯。”

罪人站起身,向他的神明走去。神明随着罪人的步伐,一步步往后退。但是他们都知道,这不是逃避。他们只是想贴着墙,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可是神明撑不住了,贴着墙滑坐下去。罪人单膝跪地,手垫住神明的后脑。罪人想:墙好硬好冷的,他要是不舒服怎么办?所以啊,他拿着温暖的手轻轻的垫着神明的后脑,好让他不难受。

九韶好温柔好温柔,可是他撑不住了。

他把头埋在神明的锁骨那里,再也认不住哭了。

带着哭腔的话语。

他说: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延玉什么都没有说,手搭上九韶的后颈。后者抬起头,看着他,说:“让他们上来吧。”

延玉微愣,回过神来,对其余警察下达指示。

——————

“快!上去梧桐山顶!所有人都跟上,再迟一点就赶不上了!”

“延队还在那里!”

九韶撑在延玉上方,逆着光。延玉觉得他耀眼极了,那么好看,那么温柔。九韶的眼眶还是红的,可他还是笑着。

我是不是挡住了光?九韶这么想。

没关系,他的余生还有好多日子可以看夕阳。

【他可真是爱惨了他。】

“我多想|死|在你的手上,可是我不能让你沾上一滴血。”罪人是这么说的。

神明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手遮住了他的视线。他茫然,什么意思?

罪人的薄唇近乎贴在手背上。刹那间,夕阳落下,所有的故事都已完结。

“晚安。”

他说

晚安。

“嘣!”枪声响起。

九韶的头已无力倒下,嘴唇覆上延玉的唇,亲吻。

警察赶到时是这个场景。

手颤抖地拿起九韶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好冰,好冷。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延玉抓起九韶的双手,放到嘴前呼热气,可就是挽不回一丝一毫的温度。

为什么?这么冷。

“延队,保持冷静。”

“快看,那有个保险箱!”

“密码是多少?”

“……”

“我的生日。”延玉说:“我的生日。”

“延队,为什么是你的生日?”

“因为我是他的救赎。”

解释来龙去脉。

保险箱里有许多的文件,都是关于当年满家灭门的事情。瞒过警察的案件终于放到他们前面,所有不堪回首的过住,所作所为,得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

“延队,这是一封信和一个笔记本。

信封。

致我最亲爱的神明:

延玉,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的爱伴随灵魂永远长存你身旁。

我是你身上每一件衣服的香气;我是看着你入睡,远在天上星辰;我是餐桌上永不枯萎的花;我是你触碰钢琴的每一个音符,我是你所感受到的,一切关于我的幻象。

我永远爱你,我的神明,我的皇后。

                                                                           九韶

笔记本。

【愿我所爱之人能在信心和盼望中度过今生的岁月,生命不爱痛苦所缠绕,亦无可指摘,我要诪告上主。

求主怜悯。】

【谁人受痛苦被悬挂在木头

    至高的爱尽见于刺穿的手

    看    血在流反映爱没保留

    持续不死的爱到万世不体

    惟求奉上生命全归主所有

    要将一切尽献于我主的手

    我已决定今天再无所求

    惟望得主称赞已足够

    ———《爱是不保留》】

一段经文,一首歌。

延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他们的家。但是他看到了餐桌上那永不枯萎的花,还有房间里的那架钢琴。

他把九韶做成了标|本,每天都是侧身躺在床上睡觉的模样。

他每天都会去亲吻餐桌上的花,仿佛在亲吻一个人。

他坐上椅子,抚摸钢琴,着手,弹琴。那一刹,身影重叠,两个身体融合。

那一刻,分出天堂地狱。神明拼了命的拉上少年的手。身影拉长,耳边回荡着歌声。

求主怜悯,求主怜悯……

“嘣!”

枪声响起,子弹划过天堂和地狱的分界线。少年甩开神明,坠入地狱,看不见身影。

异口同声

“我爱你,我的神明。”

“我爱你,我的罪人。”

钢琴声停止,万物归干平静。

“晚安。”

晚安

Wanan

我爱你爱你。

故事的结尾似乎极具温柔,可是还有一个要一直一直走下去……

【愿我所爱之人

    能在信心和盼望中

    度过今生的岁月

    生命不爱痛苦所缠绕

    亦无可指摘

    我要诪告上主

    求主怜悯】







玖·SANGYI↘

日常咳cp

沉着冷静——玖·莫及

           Ⅰ卧槽能不能别对男人犯花痴

乐翎靖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综合楼报到,报到处老师到“晚来五分钟你就会被取消入学资格。”乐翎靖淌着冷汗心里嘀咕道:还不是你们学校,设这么多道干嘛,不让怎么会迷路嘛...路痴·乐翎靖没有丝毫自知之明。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还是说道“我因为一些事耽误了,所以.....多亏了大三的慕学长”说着就莫名想到了慕尘晫,想着樱花树下的青年,一身白衣,清澈纯净的眼睛......等等等,,打住打住,乐翎靖心里一...

沉着冷静——玖·莫及

           Ⅰ卧槽能不能别对男人犯花痴

乐翎靖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综合楼报到,报到处老师到“晚来五分钟你就会被取消入学资格。”乐翎靖淌着冷汗心里嘀咕道:还不是你们学校,设这么多道干嘛,不让怎么会迷路嘛...路痴·乐翎靖没有丝毫自知之明。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还是说道“我因为一些事耽误了,所以.....多亏了大三的慕学长”说着就莫名想到了慕尘晫,想着樱花树下的青年,一身白衣,清澈纯净的眼睛......等等等,,打住打住,乐翎靖心里一阵恶寒,艹!自己在干嘛!对一个男人犯花痴o(≧口≦)o                                                        “大三学长?这个时候应该是大三的集体露营活动,不应该啊”“啊.....他叫慕...慕...尘晫”报到处老师想了想,轻声说“原来是尘晫啊,他一向不喜欢这些喧闹的活动。”“这样啊,谢谢老师啊,我去找宿舍了。”             乐翎靖谢过老师到宿舍楼找自己的小窝。边走边想“原来慕尘晫喜静啊...话说他住哪...卧槽,怎么又想他!”乐翎靖不停的嘀咕着,找到宿舍收拾收拾东西。                                                                                   几个室友从食堂回来,看着乐翎靖叽叽喳喳着“这就是要和我们住一起的人?”“看样子没什么特别啊居然被会长特别关注,真走运”“不会是会长亲戚吧”“谁知道呢,反正别惹他就行了”

乐翎靖有些懵逼,他们在说什么?会长哪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啊。理了好一会还是不明白,编敲了敲上铺的床板“兄弟,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嗯?啊....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下家务琐事。”上铺的男生叫柳梓琦,是个暴发户的儿子,挺好相处。

见宿舍里面的人都有所隐瞒,乐翎靖便不再追问。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3点了食堂饭点过了。“我出去吃饭,需要给你们带些什么吗”“啊...不要了,谢谢谢谢。”乐翎靖皱了皱眉,搞不懂室友为什么这么忌惮他。

乐翎靖独自走下宿舍楼准备去学校超市买些自热食品,转角处看见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围着一个女生“呦吼,胆子不小,连我们老大的男人都敢动,不想好了你!”跟班①说道“慕尘晫没有女朋友,我有追他的权利。”被围着的女生不愿示弱反驳道。“权利?呵呵呵,你没钱没样貌,你有什么追慕尘晫的权利,嗯?”被叫做老大的女生揪住她的衣领作势要打她。

“喂你们在干什么!”乐翎靖把被欺负的女生拉到一边。“你们这样会被学校处分的”“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你们听他说什么,处分?呵呵呵。新来的吧,连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老大的爸爸可是校董,处什么分?可笑”几个女生闻声笑道。“小学弟长得挺清秀,不如来当姐姐的小男友啊”一个女生调笑。

靠!慕尘晫我恨死你了,都怪你的烂桃花!乐翎靖心里暗骂着,作势要拉着人跑。却见几个女生神色一变,慌乱说道“慕学长,你别误会,我们只是在给学弟学妹指路!”“我对你们的那些破事没兴趣,请自觉到教务处领处分”慕尘晫以无比平静的声线道,好似已经见惯不怪。“闵裳,我也明确的说过,别再来烦我。”第二句话显得有些不耐烦,闵裳就是被叫老大的女生,听着慕尘晫的话有些愠怒,瞪了乐翎靖一眼便匆匆离开了。

应息.

司渝X纪潮

这里应息

开始在这里不定时更文啦

主要更的长文司渝X纪潮

偶尔来点番外啥的同人文

希望有人能康康我叭

这里应息

开始在这里不定时更文啦

主要更的长文司渝X纪潮

偶尔来点番外啥的同人文

希望有人能康康我叭


是抹额呀

黎英和齐逸(一)

黎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打架。

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为他打架。

“我说啊小朋友,”他笑着挑起了黎英的下巴,却仰头看着他,“我可是救了你诶,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弟啦!”

“...”黎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垂眸看着眼前人墨绿色的发丝,和脸上左一张右一张的创可贴,喉头微动,低低的“嗯”了一声。

“嘿,”他得逞似的笑了声,“叫我齐哥就好啦,齐逸。”

“黎英。”

“啊?”

“我,黎英。”

“哈哈哈哈哈哈”齐逸有些好笑,“我当然认得你啦,”他盯着黎英的脸,扯扯他的领子,退后几步笑着:“毕竟是咱们学校的校草嘛,对不对主席大人?”

黎英看着不远处阳光下的少年,张开口不知道说什么,又听得齐逸在远处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哎呀我也...

黎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打架。

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为他打架。

“我说啊小朋友,”他笑着挑起了黎英的下巴,却仰头看着他,“我可是救了你诶,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弟啦!”

“...”黎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垂眸看着眼前人墨绿色的发丝,和脸上左一张右一张的创可贴,喉头微动,低低的“嗯”了一声。

“嘿,”他得逞似的笑了声,“叫我齐哥就好啦,齐逸。”

“黎英。”

“啊?”

“我,黎英。”

“哈哈哈哈哈哈”齐逸有些好笑,“我当然认得你啦,”他盯着黎英的脸,扯扯他的领子,退后几步笑着:“毕竟是咱们学校的校草嘛,对不对主席大人?”

黎英看着不远处阳光下的少年,张开口不知道说什么,又听得齐逸在远处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哎呀我也是有学生主席当小弟的人了呢!”转身又冲着黎英笑,“以后我有什么事儿,你可得罩着我呀英子。”

“...”黎英还是静静的看着,然后“嗯”了一声。

看了齐逸的背影好一会,黎英脚步一动,追了上去,轻轻的叫了一声:“齐哥?”

“嗯?”齐逸回头。

“疼吗?”黎英拽住齐逸的手腕,看着他小臂上的青紫轻声问着。

“...哎呀没什么事儿的。”齐逸拍拍黎英的手,“我习惯了。”

“....嗯”

“你...你干嘛..”齐逸看着黎英还没放开的手,嘴角微抽。

“不要英子。”

齐逸歪了歪头,嗓子眼里怼出一声“嗯?”

“不要叫我英子。”

“欸你这人儿,说话怎么...”齐逸笑了出来,就那样一只手被拽着弯腰“哈哈哈哈”了好半天,才抬头眼角含泪的,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黎英的肩。

“好,哈哈哈,不叫英子,叫我们黎英阿英好不好?”

“...”黎英没答话,但是松开了齐逸的手,仿佛是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有多幼稚,大步的往宿舍走了。

“哈哈哈哈哈”齐逸在后面快要笑疯了,嘴里边嚷着“阿英等等”边笑着追上去了。


王秋秋。

[杨康×葛佳航]遇见人海(含R)(上)

·真人CP  HE  双向暗恋

·长篇  本篇4k+  两次发完 下篇给  @西临太平洋  当生贺XD(其实是我写不完了

·是我和    @阿阿阿阿语  一起的生贺    @北年  双十一生快!!!!

·有私设  高中设定

·内含婴儿车  第一次写文 ...

·真人CP  HE  双向暗恋

·长篇  本篇4k+  两次发完 下篇给  @西临太平洋  当生贺XD(其实是我写不完了

·是我和    @阿阿阿阿语  一起的生贺    @北年  双十一生快!!!!

·有私设  高中设定

·内含婴儿车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勿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清晨,教室。

葛佳航听见身后略显急促的呼吸和衣料摩擦的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哪个傻逼又迟到了偷着从后门进教室,每次都从那进来,你当老师眼睛是瞎的吗。

    果然,班主任常晓慧看见了大吼一声:“杨康!你怎么回事!又迟到!走廊站着去!”

    被唤作杨康的男孩挠挠头,咧嘴一笑,书包放下就熟练地走向走廊。

    葛佳航顺着窗户向外看,晨光照着走廊里的少年的侧脸,那副金丝边眼镜衬出他那种过分秀气的好看。杨康本在盯着楼下的小卖部的大爷,看到葛佳航在看他,顿时回望回去,毫不吝啬的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葛佳航对他比了个中指,耳根却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

    他喜欢杨康,是那种,看到对方眼睛里会有星星,晚上睡觉之前脑子里会一直想着对方的那种喜欢。尽管他们都是男孩子。可是那又有什么呢?葛佳航心里想。

    盯着黑板上老师龙飞凤舞的板书,他的思绪慢慢飘回到三年前。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杨康。

    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下午,一条来来往往不知道走过多少次的上学的路,在那密密麻麻的看热闹的人海中,葛佳航一眼就看到了他。

    明明看上去那么文静的一个男孩子,打起架来却那么狠,把人摁在地上不要命一样地打,拳拳挥起来好像能听到风声,地上的那个男孩子被粗糙的大地磨破了皮,流了不少血,腥红的血液沾到他身上,把他本来就白的肤色衬的好像是病态一般的苍白。葛佳航看到有人把他们两个拉开,他依稀听到杨康说了些什么,又好像没有,呼啸而来的风把所有声音带离了他的世界,眼里满满都是那个冷着脸的男孩子。

    他对杨康,一见钟情。

    葛佳航想起高一报道的时候冒冒失失冲进教室的这个人,就像一把尖锐的利剑,轻而易举的刺进了他的心房,占据了一大块位置。本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曾经给他带来一刹那惊艳的男孩子慢慢地落进记忆的深处,却突如其来的被人掀开时间一角。以往的记忆流水一般冲刷着那颗很久没有波澜的心。谁又能想到,以为以后只会出现在记忆里的人就坐在自己后座呢。让人不由得感叹,缘分可真他妈的奇妙。

思绪被下课铃声拉回现实,老师例行叮嘱了几句要背的知识点如何如何重要,同学们嘻嘻哈哈的应付过去,老师摇着头,无奈的走了。走过走廊的时候还瞥了一眼隔着窗户和隔壁班同学聊得正欢的杨康。

    葛佳航盯着杨康的侧脸正看的出神,却看他突然回头,毫无防备的撞进了他的眼睛里。一时间,四目相对。

    杨康又和那同学扯了两句,眼睛却一直盯着他这个方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葛佳航心里突然就没来由的慌了起来,呆呆的看着杨康直起身,慢慢地走近,走近。

    终于到了他窗边,他慢慢俯下身,扔给葛佳航一根阿尔卑斯,“被你发现咯。”

    草?

    葛佳航吓了半死,却等来了一根棒棒糖,慢慢撕开糖纸,放在嘴里。
    牛奶味的,葛佳航心想,真甜。

 

    第二节是人人都喜欢的体育,给这帮高三学生平乏枯燥的学习生活带来点点色彩。

    正值盛夏。

    体育老师看着大家跑圈,跑完就让大家自由活动了。体委于政航找老师借器材室的钥匙,那帮男孩子要打篮球。

    葛佳航跑完五圈后随便挑了棵大树躲在下边,累得满头大汗,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还有人要在这种天打球。

    杨康以往也是这群好动分子中的一员,此刻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葛佳航心里正想着,就听见身后一声大吼:“葛!接着!”

    葛佳航条件反射回了头,就见一瓶水向他飞来,他一抬手,正好接住。眼睛聚焦在这瓶水的后面,不出意料,是杨康。

    葛佳航顺势拧开这瓶水,冰冰凉凉的感觉从手流向全身。他喝的太急,水从嘴唇慢慢流下,划过脖颈,喉结,然后和汗水一起流进衣服里,消失不见。

    杨康笑着,一屁股坐在葛佳航旁边,仰头看着他。那含满笑意的眼睛里映着他的身影,葛佳航也坐下,然后拿出口袋里的单词速记。

    杨康从他手里接过水,拧开瓶盖,刚仰头就被打断,“你干嘛!”

    杨康扭头看他一眼,手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喝水啊。”

    “那你喝我的干嘛!”葛佳航瞪着他,“喝你自己的去。”

    “谁说这是你的,”杨康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这我的。”

    葛佳航一脸懵,“你刚喝过了?”

    杨康道;“没有,我不嫌弃你。”

    葛佳航:“你就买一瓶还给我喝!?”

    杨康戏精附体,一脸悲愤:“葛!你不爱我了!喝口水你都嫌弃我!”

    葛佳航愣住,心里想:我不爱你个屁,傻逼。随即无奈摆摆手,“喝吧!”

    杨康盖上瓶盖,把水扔给他,躺下望天:“算啦。”

    葛佳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感觉一阵空荡荡的感觉席卷全身。你在想什么呢,他只是把你当好朋友罢了。葛佳航自嘲地笑着,却忽视了身旁躺着的人眼里的失望。

    葛佳航翻着单词速记,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脑袋里都是刚才杨康的语气。

    “你不爱我了!”

    虽然知道他是在飙戏,但是却还幻想着如果杨康真的喜欢他呢。

    如果呢,如果是真的呢。

    这个念头犹如被春雨滋润的嫩芽,在葛佳航脑子里肆意的生长着。

    脑子里幻灯片一样放着以前杨康的一举一动,听说恋爱的人总会产生这样那样的幻觉,我以为他喜欢我,我以为他不喜欢我……

    此刻葛佳航好像就产生了这样的幻觉,每次和他对视他好像都会看着自己,他口袋里好像有吃不完的糖给自己吃,总是喜欢下课缠着自己,放学总会等自己一起回寝室,虽然他们寝室都不在一栋楼。    

听说恋爱的人眼睛里都会有星星的,葛佳航心想。他低头看着身边的人。

    这个智障正在看着天发呆,眼里满是阴霾,似乎都没有平日的亮。

    果然是吧,自己还是多想了,他只是把自己当成好朋友罢了。葛佳航把乱七八糟的思绪在脑子里团成更乱的一团,他发现自己不能把这个想法彻底扔出脑海,就把它深深的压在心里,不敢再露出一丝端倪。自己真是在垂死挣扎啊,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却希望别人成全。

  葛佳航感觉有一丝热热的液体好像要从眼角溢出,连忙抬头看天。自己可真是没出息啊,怎么会想哭呢。即使不能和他在一起,那就和他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吧。

  下课铃响了,葛佳航连忙整理好情绪,回头竟然发现杨康竟然睡着了。

  合着自己在那彪内心戏的时候,这家伙睡着了?

  葛佳航气笑了,走到他旁边蹲下,刚想要在他耳边大吼一声,杨康却忽然睁眼,坐起,回头。

  一瞬间,葛佳航好像感受到了恶作剧后被揭穿的尴尬,却对上了杨康呆愣的双眼。

  “葛!你竟然在我睡觉的时候想对我图谋不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葛佳航内心刚平复好的心情顿时间风起云涌,他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现在更是看不得杨康飙戏。本来就是不怎么会生气的人,今天这一天被杨康惹起的怒火竟然有两次。刚才做好的心理建设全面崩塌,但是他的脸上却一点也不见生气,反而微笑着,“你过来。”

    杨康好像嗅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干笑着,“马上要上课了,你干嘛去啊。”

    “很快就知道了。”葛佳航竟然硬生生的把杨康从地上拉起,杨康都不知道他力气竟然有这么大。被葛佳航扯着向教学楼走去。

    一楼,二楼,三楼……

    “诶诶!过了!你还上不上课了!”杨康叫着。

    这时化学课代表付然从他们身旁走过,葛佳航叫住她,“帮我俩请个假,说杨康体育课把脚扭了,我送他去医务室。”

    付然毫不怀疑,毕竟杨康皮起来把自己弄伤这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点了点头,走了。

    杨康看着有可能拯救自己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走了,哀嚎着,“我刚就是开个玩笑,你过会下手轻一点……”

    终于走到了顶楼,葛佳航把杨康摔到墙上,一只手捏着他的肩膀。

    杨康绝望的闭上了眼,等待着拳头的到来,却听见葛佳航轻笑了一声,“我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图谋不轨。”

点这上小车

两人眼里同时闪过一丝光亮,然后这丝光在两个少年的眼睛里越放越大,两个人就这么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起初是嘴角微扬,然后就这么笑出了声,笑出了泪水,笑得蹲了下去。

    最终还是葛佳航先出了声,眼角还挂着刚刚笑出的泪花,他的眼里藏不住笑意,却还要故作镇定。虽然有些话已经在行动里表明,但他却还是想把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

    杨康听见他说:“杨康,我有话想对你说。”

    杨康说:“一共几个字?”

    “四个。”

    “里面有‘我’这个字吗?”

    “有。”

    杨康眯着眼,葛佳航的身后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模糊了他的脸,只剩下一片隐隐约约的轮廓,可是他就是能在这片轮廓里描摹出葛佳航的样子,因为他的样子已经在心里描画了成百上千遍,已经是扔在人海里可以一眼看到的烂熟于心。于是他笑着说。

    “葛佳航,我好像知道了。好巧我也是。”

    葛佳航好像忘了上一次杨康叫他全名是什么时候,他的印象里这人平时没个正行,老是给别人取这样那样的绰号,从来不喊别人全名。所以葛佳航从这句话里听出了杨康从未有过的认真。所以他就在此时来了特别不应景的一句,“操,我硬了。”

    杨康僵住了大约两秒,突然笑了一下,“那你晚上来我宿舍啊。”

    两人所读的是本市重点的高校,教学措施很完全,该有的宿舍食堂也不会少,更何况两人都是年级前百的优等生,可以申请单人单间。于是两人都有着自己的一个小寝室,以前也不是没串过寝,懒得回去了俩人挤一个床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可是两人在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之后葛佳航怎么听怎么不对。

    杨康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笑了一下“放心,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葛佳航被他这具有欺骗性的笑容迷惑了,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可是他却不知道过了今晚,自己却把他这话在心里骂了千百遍。

    干起来就不要命的老畜生,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苏木sur

喂药

  “子美,来把药喝了,听话啊,乖”太白斜坐在榻边,手里端着半碗药,旁边的案上放了一罐蜜饯。

  “我不,你先把你给汪伦写诗的事说清楚”子美靠在枕头上,上身只着了一件白色中衣,身子一动就能看见身上的点点红痕。

  “不是都说了嘛,那次喝多了一时兴起”太白暗暗扶额。

  “哦,那是酒后吐真言喽”子美一脸不依不饶。

  “你先喝药好不好,你看我还备了蜜饯。”太白顺手指向桌案。

  “不好!”子美的脸上愈发傲娇

  “那算了,来我喂你”太白将药尽数倒入口中,俯身吻上榻上的人

  “唔。。。。白。。。。”

  “子美,来把药喝了,听话啊,乖”太白斜坐在榻边,手里端着半碗药,旁边的案上放了一罐蜜饯。

  “我不,你先把你给汪伦写诗的事说清楚”子美靠在枕头上,上身只着了一件白色中衣,身子一动就能看见身上的点点红痕。

  “不是都说了嘛,那次喝多了一时兴起”太白暗暗扶额。

  “哦,那是酒后吐真言喽”子美一脸不依不饶。

  “你先喝药好不好,你看我还备了蜜饯。”太白顺手指向桌案。

  “不好!”子美的脸上愈发傲娇

  “那算了,来我喂你”太白将药尽数倒入口中,俯身吻上榻上的人

  “唔。。。。白。。。。”


是抹额呀

他和我.

他从来没有叫过一次我的名字。

当然,我也不会理他。

我们只是金主与小情人的关系,仅此而已。

可是他最近似乎,对我更爱答不理了。

随便呢,管他。


他今天上完就走了,留我一个在酒店。

烦死了,也不知道去找谁。

我闻到他西装的香水味儿了,

他绝对在外面找富婆去了。

渣男。

不对,关我屁事,我也只是被包养拿钱而已。


他这次好好的帮我洗了。

他给我道了个歉。

我有点无语,

他到什么歉?

男人的心思真难猜。


我突然不是很喜欢他一直叫我

“喂”

所以我让他叫我名字。

他竟然笑了?

笑了??

有猫病啊?


他今天似乎有点生气,

干我干的很不留情面。

虽然我不用出门,

但是身上满是牙印红点也不好看好吧!

于是我要他轻点

他他妈更用力了...

他从来没有叫过一次我的名字。

当然,我也不会理他。

我们只是金主与小情人的关系,仅此而已。

可是他最近似乎,对我更爱答不理了。

随便呢,管他。


他今天上完就走了,留我一个在酒店。

烦死了,也不知道去找谁。

我闻到他西装的香水味儿了,

他绝对在外面找富婆去了。

渣男。

不对,关我屁事,我也只是被包养拿钱而已。


他这次好好的帮我洗了。

他给我道了个歉。

我有点无语,

他到什么歉?

男人的心思真难猜。


我突然不是很喜欢他一直叫我

“喂”

所以我让他叫我名字。

他竟然笑了?

笑了??

有猫病啊?


他今天似乎有点生气,

干我干的很不留情面。

虽然我不用出门,

但是身上满是牙印红点也不好看好吧!

于是我要他轻点

他他妈更用力了!

虽然...很爽.

啊我日他妈。


他最近对我很好,

但是很久没来了。

我有点..想他?

怎么可能。


他今天把我叫到办公室了。

我本来以为他要干些什么十八禁的东西呢,

没想到他跟我求婚!

搞什么啊?

我这么..这么...

矜持,对矜持的男孩子,

怎么可能答应!

于是他说他要追我。


他变得好烦哦。

时不时就要来个电话。

我游戏都不能好好打了哦。

烦死人。


嗯...他成功的,

骚扰到我了。

好吧,

被甜甜的恋爱吸引了。

他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咳..挺好的。


他怎么跟只大型犬一样!

以前的高冷总裁人设跑到哪里去了!

恋爱真烦。


...

...

...

我们结婚了。

我很幸福。

也很性福。

但是他!

身上!

有!

香水!

味儿!

好烦。


我忍不住了。

我今天跑去质问他。

可他说什么!

瞧瞧!

他说什么!

他说

“你不要多疑。”

我哔——

我他妈打死他个人渣!


冷战了。

他熬不住了。

好吧,

我熬不住了。

他承认了。

我已经做好离婚的准备了。

嗯..咳..老大不小了,

他怎么还这样啊。

“我想给你买香水来着..往身上喷了闻..然后就就..沾上了..对不起,让你误会了,我会注意的。”

过分!


....

....

....

我就要死啦!

嗯...

说实话...

蛮舍不得他的..

他哭了..

哎呀,老一把年纪了,

哭什么真是的。

真是的...

好吧...

我爱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