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聂远

26834浏览    742参与
雪滴小月瑶
安利一款超级好玩的游戏哟

安利一款超级好玩的游戏哟

安利一款超级好玩的游戏哟

雪滴小月瑶

《魏氏攻略》 第三章 《她也是人啊》

《魏氏攻略》


                                                               第3章...



《魏氏攻略》


                                                               第3章


                                                       《她也是人啊》






      “皇上,娴妃娘娘求见!”




      “朕现在不见人!”




      “皇上,您前几日还说要见娴妃娘娘的!如今怎么不闻不问的?”




      “你也不问问她都干了些什么?”




       “娴妃娘娘没干什么呀?而且……”




      “朕最讨厌卖关子的人,快说……”




      “娴妃娘娘这次来,是来商议关于令妃娘娘的事情的”




      “快让她进来!”




      娴妃进入了养心殿,却发现弘历对她完全像换了个人似的,也不知是怎么了,她也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娴妃,朕不想再听了!”




      “皇上,若令妃生下一个小阿哥不是一件好事吗?为何皇上不想让臣妾为她请一个催孕师啊?”




      “娴妃,是你多虑了,你只是一个妃位,就算这件事情需要,也应该由皇后来策划,你多管闲事了!”




       “朕还有公务在身,李玉!送娴妃回承乾宫!!!”




      “皇上!”




      用膳后,李玉像往常一样的陪弘历聊天




      “皇上,您为什么不让令妃娘娘生子呢?”




       弘历踹了他一脚:“以前总以为,璎珞她是万能的,能给朕一切,可朕知道自己错了,她虽然高高在上,可她也是人啊!”




      “对了,李玉!跟朕去延禧宫”




      延禧宫,璎珞看着弘历送的那把《月露知音》,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便急忙往外跑,巧了!弘历也正好刚刚赶到延禧宫。或许,这就是夫妻缘分吧!




      “臣妾恭请皇上圣安”




      “起来吧”




     “谢皇上”




      “璎珞,朕这次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进殿内讲吧”




      “你……想不想生子?”




      “今日娴妃来找过朕了”




      “臣妾……臣妾曾经服用避子汤,是因为臣妾害怕,但如今臣妾不怕了,愿意为皇上多添1位小阿哥,还请皇上不要嫌弃臣妾怀孕时懒,当然,臣妾肯定会懒的……”






      他抱着她睡了,月光打在紫禁城,他和她,心里都暖暖的,这就是信任的力量吧……


(其实本来想写弘历揭穿了娴妃的,但是后来觉得太早揭穿没意思,所以就写了个这样的剧情。好多西蓝花(我的粉丝)问我:“为什么更新的那么快?”因为此文是有存稿的。还有,以后每一章节结束后,都有一个《我是娘娘》的话本局活动,想演令妃一角没法报名,想演其它角色的都可以来试演哟。就酱紫了哟)




    

















雪滴小月瑶

《魏氏攻略》


                                                            第2章...



《魏氏攻略》


                                                            第2章


                                                 《来之不易的皇子》








      第二天,弘历一醒来就听见有人在大喊着什么,便掀开被子,往外看了看,只见几个小宫女、小太监到处跑来跑去的




      他不忍心吵醒璎珞,便吻了吻她的额头,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李玉,发生什么事了?”




     “回皇上的话,是……瑜妃娘娘最近咳嗽的厉害,张院判为她诊治了,说是……”




     “怎么了?”




     “瑜妃娘娘有喜了”




     “此话当真吗?




     “哎哟,皇上,您可是万岁爷呀,借奴才18个胆子,也不敢骗您呀……”




     “朕要去永和宫看看,一会儿千万不要惊扰令妃”




     “是”




     永和宫,众嫔妃全都来看望瑜妃了,大家都送了些贺礼,什么安胎汤、小米糕之类的,其中最独特的,就要数富察皇后送的——刻有“如意”两个字的青花瓷和纯贵妃送的亲手写的——《吉祥帖》了




     “哎,皇上,这令妃娘娘怎么还不来?”嘉嫔又开始挑事了




     “令妃今日带着二阿哥去玩了,没时间过来”




     “二阿哥是皇后娘娘的孩子,怎能交给令妃娘娘?她从未当过别人的额娘,怕是没资格吧……”




      “谁说本宫没资格了?”




      “臣妾恭请皇上圣安!”




      “嫔妾给令妃娘娘请安!”


 


      “皇额娘!”




      “来,到额娘这儿来!”




      “璎珞,那李玉怎么办事的,怎么把你也……”




      “哼,皇上,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的不跟我说,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令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质问皇上!”纯贵妃十分生气!


 


      “纯贵妃!”皇后对她摇了摇头,“大家别吵了!!!”




      “皇上,瑜妃身怀皇子是好事,大家都是来送贺礼的,还请您做主,我们开始献礼吧!”庆妃也自信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对呀,皇上,开始献礼吧!对了,令妃娘娘,嫔妾斗胆敢问您带来了什么呀?”嘉嫔又是一副嚣张的样子




     “嘉嫔,礼物可要保密,千万不能让别人发现了呀!”




     “令妃!你好大的胆子!!!贺礼宴你姗姗来迟也就算了;跟皇上赌气也就算了;你竟敢躲避纯贵妃的话!还一套一套地反驳!!!真是够没资格做后妃的!!!”高贵妃也忍不住了




     “好!各宫开始献礼!!!”




     “瑜妃娘娘,嫔妾送来的是嫔妾的家乡特产——小米糕,您看,可还行?”




     “瑜妃姐姐,刚才臣妾见嘉嫔献的是家乡特产,而臣妾也献了臣妾家乡的特产——糖霜膏,对于您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十分的有益的,还请您喜欢,这个是可以自制糖霜膏的容器,您如果觉得这糖霜膏好吃,倒杯水,再把糖化开即可品尝了,希望能让瑜妃姐姐笑纳!”




     “瑜妃姐姐,臣妾的家庭都是文艺方面十分出众的,因此,臣妾给您——一支笛子,还希望日后有幸,能为瑜妃姐姐演奏一曲!”




     “瑜妃,臣妾送您一幅绣品,请看……这是臣妾亲自绣的——《龙凤图》,就是等着后宫某嫔妃有孕时,便赠与她了……”




     “瑜妃,本宫就送你一幅本宫亲自书写的——《吉祥帖》,本宫是苏州才女,自然要送瑜妃一些跟文才有关的东西咯!”




     “瑜妃,你瞧,各宫嫔妃都送了礼物,而本宫又怎能两手空空呢?这是本宫特意请人为你送来的《锦鸡图》,还请你笑纳!”




     “皇后,这次大家都有心了,今日给各宫上下重赏!”




     “皇上,臣妾送瑜妃妹妹一对瓷器,瑜妃,本宫不太会说话,你开心就行了”




     夜晚,各宫静悄悄的,却不知即将发生一件大事














     






     




     




      










     


































大事


呃呃呃,其实本来插了 @匆匆来迟RC 大大的图,但由于篇幅关系,我给它删了,嗯,那就酱紫了哟












     






     




     




      










     





































老飞yuffie

【朱宁】半生醉 十

之后几日,阿仁每天睁开眼睛就跑到朱宸濠房里,朱宸濠若睡着就在一旁静静地等着,若是醒了,就陪着说说话,朱宸濠要看书了,阿仁便自己也找一本,总之陪着就是了。后来朱宸濠的关节时不时的疼了起来,阿仁便捏完腿捏脚,捏完胳膊捏手,忙的不亦乐乎。


这回苏有余倒是清闲了,却也头疼了起来,本来朱宸濠确实是轻微的风寒,怎么这病越养越重,瞧着朱宸濠的状态一日不如一日,心里不由得敲起了鼓。可皇上不在眼前,这“公子”的事情,自己可不敢随便做主。


朱宸濠自己似乎并不发愁,每日和阿仁说说笑笑,对自己一病不起之事浑然不觉。


阿仁也是日日都睡不好,常常梦中惊醒,吓得一身冷汗。这日他半夜睡不着,出门透透气,时节...

之后几日,阿仁每天睁开眼睛就跑到朱宸濠房里,朱宸濠若睡着就在一旁静静地等着,若是醒了,就陪着说说话,朱宸濠要看书了,阿仁便自己也找一本,总之陪着就是了。后来朱宸濠的关节时不时的疼了起来,阿仁便捏完腿捏脚,捏完胳膊捏手,忙的不亦乐乎。


这回苏有余倒是清闲了,却也头疼了起来,本来朱宸濠确实是轻微的风寒,怎么这病越养越重,瞧着朱宸濠的状态一日不如一日,心里不由得敲起了鼓。可皇上不在眼前,这“公子”的事情,自己可不敢随便做主。


朱宸濠自己似乎并不发愁,每日和阿仁说说笑笑,对自己一病不起之事浑然不觉。


阿仁也是日日都睡不好,常常梦中惊醒,吓得一身冷汗。这日他半夜睡不着,出门透透气,时节已是隆冬,阿仁只穿了单衣,冷气瞬时布满了全身,好嘛,这回困意全消了。


小成子弓着腰跑了过来,“何公子这么晚了还出来啊,多冷啊。”


“我睡不着,你不用陪着,一会儿就回去了,放心吧。”阿仁知道他必须得跟着自己,也不想他跟着自己挨冻。


“何公子睡不着,不如去小的们房里,咱们说说话,正好他们给公子熬药也没睡呢。”


“这药是苏公公给开的方子?”阿仁来到后院,见一个小太监蹲在炉子旁边认真地扇着火。


“对啊,苏公公的医术可是一流的,想当年,太医院看不好的病,苏公公一个方子就药到病除了!”煎药的小太监兴奋地说道,“苏公公研究药理医理,可是有名的。”


“那大哥的病怎么一直不好?”阿仁没好气地说道,“小小的风寒都治不好,还说什么医术。”


这话说完,两个小太监尴尬的对视了一眼,小成子拉起阿仁,瞧了瞧没人盯着,才悄声说道,“何公子,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阿仁见他鬼鬼祟祟,心里生气,“我就知道我大哥的病越来越重了!”


“这事儿啊不怪苏公公,我以为何公子你也知道呢,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不过不好敞开来说。”小成子拽了拽要发火的阿仁,“公子每日的饮食里都加了些药材,用的久了,身子难免要弱些,感了风寒不爱好也是正常的,咱们煎的都是大补的好药,要不然公子病的会比现在还要重呢。”


“药材?你是说药吗?…什么!”阿仁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抓起小成子的衣领,“你们天天给我大哥下药?!”


小成子突然被抓的双脚离地,吓得哇哇大叫,手脚乱挥,“这都是苏公公吩咐的呀,咱们只是听命行事呀!”


阿仁撇开小成子,径直跑到朱宸濠房前,把苏有余薅了出来。“他都病成这样了,你还给他下药,你想毒死他吗!”


苏有余本在小憩,冷不丁地被拽到房外,冻的他一个激灵

被阿仁劈头盖脸地一顿骂,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何公子,”苏有余冷静了下来,“你该明白自己的立场,小的们平时对你还算尊重,不过你要明白,你自己是什么身份。”苏有余露出了阴狠的一面。


“我什么身份我知道,可是,你们要害他的性命,我就是不让!”阿仁丝毫没有让步。“那个皇帝,他,他不是对大哥……怎么会允许你们害他!”


“这都是陛下的旨意。”苏有余正色道,“你该明白,不但是你,即便是公子,说的好听,不过都是阶下之囚。陛下宽厚才饶了你们一命,不然你们早就……”


“你!”阿仁一拳便往苏有余脸上招呼,却被苏有余轻巧地躲开了。


“主子赏的拳头不敢躲,你这小刺客也敢在我这撒野?”苏有余面露凶色,抬手就要打。


“苏有余。”朱宸濠房里闷闷地传来一声呼唤。


苏有余顿了顿,忍住收了手,应了房内一声,转头对阿仁说道,“我劝你最好回房老实待着,再惹出事端来,谁也护不住你!”

老飞yuffie

【朱宁】半生醉 九

第二天朱宸濠起得身来,照常吃了早饭,信步来到阿仁房里,却见他还蒙头大睡。


若是往常,阿仁早就整理得干干净净,等着朱宸濠来找他,这几日更是蹦着要去院子里活动活动,只是朱宸濠劝他多养几日,才又在床上待了几天。


朱宸濠叫起阿仁,见他精神萎靡,只道是没休养好,伤势又起了变化,“还说要去院子里走走,怎么今天脸色这么差,你还是老实点养着吧。”朱宸濠笑道。


阿仁应了一声,看了眼朱宸濠却不敢对视,目光下移,正好落在朱宸濠领口微露的红晕,顿时涨红了脸。


朱宸濠见阿仁脸色又青又红的,怕他真是身子不舒服,嘱咐了两句便出了房门,让阿仁好好休息。


“你怎么伺候的,昨天让他着凉了吗。”朱宸濠...

第二天朱宸濠起得身来,照常吃了早饭,信步来到阿仁房里,却见他还蒙头大睡。


若是往常,阿仁早就整理得干干净净,等着朱宸濠来找他,这几日更是蹦着要去院子里活动活动,只是朱宸濠劝他多养几日,才又在床上待了几天。


朱宸濠叫起阿仁,见他精神萎靡,只道是没休养好,伤势又起了变化,“还说要去院子里走走,怎么今天脸色这么差,你还是老实点养着吧。”朱宸濠笑道。


阿仁应了一声,看了眼朱宸濠却不敢对视,目光下移,正好落在朱宸濠领口微露的红晕,顿时涨红了脸。


朱宸濠见阿仁脸色又青又红的,怕他真是身子不舒服,嘱咐了两句便出了房门,让阿仁好好休息。


“你怎么伺候的,昨天让他着凉了吗。”朱宸濠有些不耐烦地问着门口的小太监。


“没…没有!公子吩咐了,小的都用心伺候着的,只不过昨天…”小太监见朱宸濠面冷,吓得缩成一团,怯声答到。


“有话直说。”朱宸濠听他欲言又止本不耐烦得要训斥一番,又见他已然吓得不轻,只好忍住不发。


“昨晚苏公公来了,让我们全都去歇着,他陪在何公子这儿。”小太监见朱宸濠皱眉不语,又道,“我问苏公公,陛下那里谁去伺候,苏公公说用不着我们操心,晚上老实在房里歇着就成。”


“这么说昨天不是苏有余在门外。”朱宸濠眼神上蒙了一层霜,“呵,朱厚照。”


话说院子里伺候的,本来只有苏有余和三个小太监,一个做饭,一个打扫,一个跟外面取些要用的物资,苏有余则时时跟在朱宸濠身边伺候。本来是绰绰有余的,谁知道后又来个何廷仁,人手一下子就紧了起来,只得又派了个太监跟在何廷仁身边,便是刚刚被吓得不轻的小成子了。


“成公公,”朱宸濠忽的亲切起来,伸手扶起缩成一团的小成子,“你不用这么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小成子得得瑟瑟的不应声,“以后还有好多事要劳烦成公公呢,眼下还得帮我好好照顾阿仁啊。”


“是是…不!小的不敢!…不是,是,小的一定照顾好何公子。”看着眼前人语无伦次的样子,朱宸濠放心地笑了笑,便回房去了。


又过得半个月,已又深秋入了初冬,朱厚照也没了踪影。院子里的时间仿佛被冷气冻凝了,日复一日地无甚变化。


阿仁许多天都躲着朱宸濠,又躺了半月,实在待不住了,终于披了件棉衣,出了房门。外面可真冷啊,房间里时时都烧的暖和,出得门来才发现,已经是这般时日了。


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只剩些枯了的草木,无甚看头,又转了两圈,才走向朱宸濠的房门。敲了敲门,听到脚步声,苏有余来开了门,进得屋来,只觉得一阵闷热,房里的火盆烧的噼啪乱响,阿仁难受地脱了棉衣,才转眼看到半卧床上的朱宸濠。


“大哥,你病了!”阿仁凑到朱宸濠身边,才过了半个月,朱宸濠整个人又瘦了一圈。


“没有,只是天凉了,感了风寒,过两日便会好了。”朱宸濠虚弱地笑了笑,“你看起来倒是不错,身子应该是大好了。”


“大哥…”阿仁忽的红了眼眶,埋怨着自己这半个月都在干什么,就因为一点小心思,连大哥病了都不知道。


“你别哭丧着脸啊,我又不是要死了,只是身子弱而已。”朱宸濠见他红了眼眶,自己也吓了一跳,开口安慰道。


“呸呸呸!别说这话!什么死不死的!大哥长命百岁,怎么能死在那个混蛋皇帝前面!”


看着阿仁着急的样子,朱宸濠忍不住好笑,这孩子,大概把自己当成了依靠,之前老师死在眼前,就冒冒然跑来行刺,若是这回自己再出什么事…希望能在自己出什么事之前解决这件事吧。

老飞yuffie

【朱宁】半生醉 八

朱厚照见朱宸濠说这话时目光凌厉,知是不假,恨恨地想着事到如今竟还痴心妄想,转念又想,皇叔若非如此,朕又怎会对他如此欲罢不能。


“说的好,”朱厚照笑道,“不愧是朕的皇叔。”说着招呼来苏有余,“今晚朕不走了,留下来陪陪皇叔。”转头撇了撇表情僵硬的朱宸濠,“皇叔觉得可好?”


朱宸濠不应声,径自回了房,朱厚照也不在意,只是跟着,讨好地给朱宸濠倒了茶,自己找了本书读了起来。


苏有余张罗了一番,伺候两人进了晚膳,又打点了小的,回到朱宸濠房门口,准备值夜等着召唤。却见朱厚照出来让他不必伺候,“你今晚不用在这。”


“是。”苏有余应道,“陛下还有何吩咐。”


“那个小刺客,”朱厚照撇...

朱厚照见朱宸濠说这话时目光凌厉,知是不假,恨恨地想着事到如今竟还痴心妄想,转念又想,皇叔若非如此,朕又怎会对他如此欲罢不能。


“说的好,”朱厚照笑道,“不愧是朕的皇叔。”说着招呼来苏有余,“今晚朕不走了,留下来陪陪皇叔。”转头撇了撇表情僵硬的朱宸濠,“皇叔觉得可好?”


朱宸濠不应声,径自回了房,朱厚照也不在意,只是跟着,讨好地给朱宸濠倒了茶,自己找了本书读了起来。


苏有余张罗了一番,伺候两人进了晚膳,又打点了小的,回到朱宸濠房门口,准备值夜等着召唤。却见朱厚照出来让他不必伺候,“你今晚不用在这。”


“是。”苏有余应道,“陛下还有何吩咐。”


“那个小刺客,”朱厚照撇了一眼隔壁的厢房,“恢复的怎么样了。”


“筋骨还得慢慢养着,不过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苏有余以为皇上想让他于饭菜中加些“药膳”,怎知朱厚照却要苏有余去看看那个小刺客,“你去看看他,陪他说说话,”朱厚照冷笑道,“今晚朕留在皇叔这儿,只怕他会寂寞了。”


打发走了苏有余,朱厚照好心情地回了房。朱宸濠正迎着烛火读着书,见他回来,也不多看一眼,便转身脱下了外衣。


“皇叔这是做什么?”朱厚照盯着朱宸濠的背影,戏谑的问道。


“皇上难道不是想让臣侍寝吗,”朱宸濠转过身来,瞧着朱厚照低劣的演技心里就来气,“若是臣会错了意,那皇上就请回吧。”


“不不不!”朱厚照赶忙迎了上去,搂住朱宸濠的腰,“朕只是见皇叔越来越主动,心下欢喜而已。”


朱厚照把手伸进里衣,抚摸着朱宸濠的背,细细滑滑的很好摸,只是肩胛骨有些硌手,“皇叔你又瘦了。”朱厚照心疼地轻轻吻上朱宸濠的唇,朱宸濠虽不躲闪,却也不迎合。


朱厚照把朱宸濠缓缓拥在床上,手指拨开领口,从耳后一直吻到颈根的痣。朱宸濠在颈根,锁骨之上有颗黑痣,平时衣领能刚好盖住,但只要稍有动作,便会露出来,引人遐想,每每朱宸濠毫无防备地松动衣领,朱厚照都狠狠地盯着,只想冲过去扒开衣领咬上那若隐若现的诱惑。


想到这里,朱厚照的动作突然粗暴了起来,由轻吻变成了撕咬,在朱宸濠的脖子和胸前留下了片片血痕。


朱宸濠却并不吭声,他转过去脸,努力让自己表情淡然。


朱厚照并不理会,他不用去看,也不想去看,对朱宸濠心软,这可是要命的事儿。


朱厚照继续着动作,忽而听得门口脚步声,朱厚照会心一笑,让朱宸濠翻过身去,粗暴地进行着。朱宸濠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搅乱了呼吸,上身又被死死地压在床上,只得艰难地吭了几声。


一番云雨搅得朱厚照头晕眼花,今天的皇帝分明一副好心情的样子,动作却是过于粗暴了。


“朕近日有些事要忙,不免要少来皇叔这儿了,好在你得了个玩物,日子应该也不那么无聊。”


说罢朱厚照便彻夜离了行宫,而朱宸濠躺在床上却也未能安寝,轻叹了口气坐起身来,眼中又重新燃起了争逐的火焰。






还有一个小伙子今天晚上也没睡好,就不赘述了2333

想开个新坑,于是这个旧坑就简单填一填吧

格子君_

新三国,帅还是石家庄赵子龙帅!
一出现就忍不住截图!!!

新三国,帅还是石家庄赵子龙帅!
一出现就忍不住截图!!!

07
帝后又合作啦!!我又可以了!!

帝后又合作啦!!
我又可以了!!

帝后又合作啦!!
我又可以了!!

Chris

发一个暴露年龄的视频。

当年看的时候没太看懂,只记得男主帅,女主美,和尚和公主,尺度很大。

重温一遍才看懂很多东西。

高阳要的是一段无条件的爱情,这样的爱情吴王恪、房遗直、房遗爱都给不了她,只有辩机,跨越身份、跨越生死爱她。

因为如果他不去爱她,她的生命将会凋谢,他的爱也是他的慈悲。

在遇到辩机之前,高阳只是佛祖面前一个需要超度的灵魂,辩机超度了她,把自己的生命给了她,换来了新的生命。

近年来的国产剧很少有这么美的爱情和这么美的台词了,还有这么好的演员。

发一个暴露年龄的视频。

当年看的时候没太看懂,只记得男主帅,女主美,和尚和公主,尺度很大。

重温一遍才看懂很多东西。

高阳要的是一段无条件的爱情,这样的爱情吴王恪、房遗直、房遗爱都给不了她,只有辩机,跨越身份、跨越生死爱她。

因为如果他不去爱她,她的生命将会凋谢,他的爱也是他的慈悲。

在遇到辩机之前,高阳只是佛祖面前一个需要超度的灵魂,辩机超度了她,把自己的生命给了她,换来了新的生命。

近年来的国产剧很少有这么美的爱情和这么美的台词了,还有这么好的演员。

忆慕宸竹
只有此刻,他们才是真正寻常百姓...

只有此刻,他们才是真正寻常百姓家的平凡夫妻……


唯一铭记于心的泪点。


吹爆二位演员,


这才叫演技!

只有此刻,他们才是真正寻常百姓家的平凡夫妻……


唯一铭记于心的泪点。


吹爆二位演员,


这才叫演技!

匆匆来迟RC

立方CP || 幸福来敲门啦~

小方:“Knock、knock~请问有人在家吗?”
大黄:“有人!有人!是我的幸福到了吗?!” 


大黄:“我来开门啦!” 


小方:“Knock、knock~请问有人在家吗?”
大黄:“有人!有人!是我的幸福到了吗?!” 


大黄:“我来开门啦!” 




我的辣条呢?
[ 心痛 ] 皇帝落泪只有三种...

[ 心痛 ]

皇帝落泪只有三种可能

一为痛失考妣

二为天降大难

三为国破家亡

但不知不觉朕为你流下一滴泪

[ 心痛 ]

皇帝落泪只有三种可能

一为痛失考妣

二为天降大难

三为国破家亡

但不知不觉朕为你流下一滴泪

雪滴小月瑶

                                                          《魏氏攻略》...



                                                          《魏氏攻略》


                                                                第1章


                                                        《注定是缘吧》








       “皇上!”


 


       “李玉!外面是谁的声音?”




       “回皇上的话,外面是皇贵妃娘娘来了!”




       “快让她进来!”




       “是!”




       璎珞进入了养心殿,才发现弘历刚才又大发雷霆了,瓷器被他摔得到处都是!她身为皇贵妃,有规劝之责,但无奈李玉对她使了个眼神,便明白了不可激怒弘历。




      她便笑嘻嘻地说:“皇上,您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学着小孩呢?”




      弘历听了这话,心中又喜又恼,喜的是璎珞逗他玩,感到异常地开心;恼的是璎珞都已经贵为皇贵妃了,是后宫的主人,还是如此不正经,这有损大清的颜面!




      “皇上……”璎珞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头一晕,而弘历也是如此,突然,他俩醒在了一张床上!!!




      “皇上,皇后娘娘醒了!您快去看看吧!”李玉恭敬地说道




      “皇后?是富察皇后?”




      “当然了!您登基到现在不是只有一个皇后吗?”




      “哦!朕竟然把她给忘了!”说完,弘历便冲出了延禧宫,“皇后!”




      长春宫殿内,弘历捧着容音的手:“皇后,这次机会简直是太棒了!谢谢你又回到了朕的身边!”




      “皇上!”璎珞也冲进了长春宫,“娘娘,您……”




      “臣妾恭请皇上、皇后娘娘圣安!”




      “令妃娘娘啊,您还真是准时!”李玉喃喃道,“皇后娘娘刚醒呢!”




      “璎珞,你……真的成为了皇上的嫔妃?”




       “嗯,她38岁那年,成为了朕的皇贵妃,可时光错乱了,她回到了令妃的时候!”




      “对了,璎珞,这是朕赏赐给你的,拿好了,千万别弄坏啊!”




      “臣妾多谢皇上”




       “李玉,让娴妃明日来养心殿!”




       李玉对弘历的疑问感到十分奇怪:“皇上,有什么事吗?那奴才替您转告好了!”




      “不必了,朕就是想她了”弘历对璎珞和容音看了看,“对了,今日是正月十五,夜晚召集所有嫔妃、阿哥、格格、公主,朕要与她们共同赏月!”














      嫔妃会现场,简直是热闹非凡,但这次,赏月时发生了一大事件——站在弘历左手边的依旧是容音;而站在弘历右手边的却不再是她纯贵妃、也不是高贵妃了


了,而是名列四妃的璎珞!!!




     “皇上,您瞧呀!今夜的月亮真是圆又圆呢!”纯贵妃使尽一切办法讨好弘历,“哎!皇上,这份苏州糕是臣妾宫里的江南厨师做的,您要不要尝尝?”




      而弘历却一心赏月,完全不搭理纯贵妃




      “璎珞、皇后,你们瞧!今夜月亮闪着金光,自从朕登基以来,还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月亮呢!”




      “皇上,月亮是在为您一年来做的善事进行表彰呢!”富察皇后恭敬地回应




      而她魏璎珞,却一言不发,这可让弘历急了:“魏璎珞,你就没什么好表达的吗?”




      “皇上,臣妾学识有限,只不过曾经因为皇后娘娘的悉心教导,才有了深奥的学问,若是皇后娘娘不嫌弃,臣妾愿意再跟皇后娘娘学习几年,再表达感言也不错呀!”




      “是啊,皇上,令妃姐姐认真学习,指不定哪天,就超过皇后娘娘了呢!”舒妃和庆妃也开始对璎珞恭敬起来了




      正月十五的月亮,真的好美啊!




      








      






      




      






      




      








      




     




      


      


                        


                                              


                                 


                              






























匆匆来迟RC

官方盖戳~~
我们的组合“忠言逆耳”正式出道~~o(*≧▽≦)ツ 


官方盖戳~~
我们的组合“忠言逆耳”正式出道~~o(*≧▽≦)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